日本战国时代吧 关注:15,418贴子:303,500

深坑开荒,日本战国著名人物代表传记翻译(最后付综合个人总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人新人一枚,自去年开始我迷上了日本战国史,虽然有看过一些书,但还是在摸索学习阶段,希望吧内的各位大大指点。
由于是在日本留学,所以可以接触到不少的这边对于战国的研究与资料。我这个坑可能开的有点大了,或许十几年也不一定能搞定,不过也仅仅希望能给各位打发打发时间,如若赏脸一阅,便是我的荣幸。
我打算将目前对于各位战国著名人物目前最新具有结构性的研究(传记)进行翻译,不过小说的话我这里就不涉及了,所以传记其实会有一些枯燥,请大家多包涵。再者,本人也不是专业的翻译家,对于日本战国了解也没有各位精通,所以难免有错误的地方,承蒙大家指正,对于本人也是很好的学习。在翻译完毕后,我会根据客观的史料对于传记的人物进行统兵、武勇、智略、内政、天运、人和六方面进行尽可能的数据化。
最后由于本人现阶段也在求学和有研究自己课题的任务,所以可能不能翻译的那么快,希望各位多多包涵,不过至少每3天一定会更新。


回复
1楼2017-01-20 12:18
    那么我这就开始了,第一位其实算是我最欣赏的治部少辅三成,我这边选择的是2周前刚发售的中野等老师的《石田三成传》,传记根据了67本文献著作、20余篇研究论文以及10本表记而集之大成。


    回复
    2楼2017-01-20 12:21


      《石田三成传》


      序——被贬低的三成与真实的三成

      作为支撑着丰臣政权的“五奉行”之一,石田三成一直以来背负着主君丰臣秀吉逝世后,打破和平并向德川家康挑起战争,最终却战败于“关原合战”的负面评价。之后的江户时代(德川幕府),只要是曾经向他们的“神君”德川家康刀剑相向的人物,无一例外会遭到诽谤,亦或是刻意被贬低。而根据近代历史学的研究,诸多关乎石田三成的研究、著作都以将三成从这些歪曲中解放出来,还以历史上真实的三成为目标。在诸如此类点滴的累积下,可以想象石田三成身上的“污名”已经被洗刷去了大半。虽说人各有好恶,但如今三成的形象有了重大的变化,确切的说应该是像换了个人一样。最近,褒义的文笔描述他的作品也有不少,甚至在游戏、动漫的世界三成也貌似压倒性的拥有了众多的簇拥者。
      关于游戏和动漫世界里的一个角色而活跃的三成我们先放在一边,目前常用于形容三成的标签有“秀吉的亲信”、“政权的能吏”,或者“智将”、“智慧的参谋”,给人一种能够合理又稳健地处理一切必要政务的印象。1999(平成十一)年,在滋贺县长滨市的市立长滨城历史博物馆举办的为纪念三成离世400年的《石田三成展》以及翌年的《石田三成 第二章展》上,使用了“辅佐秀吉的智慧的参谋”、“驰骋战国的秀吉奉行”此类的副标题,不管哪个都是非常贴切的。三成的一些地方已经能够正确的面向大众。
      本书基本的目标和方才列举的诸多评判一样、尽力能够触碰到三成真实的形象。说到具体的方法的话,不论是授予方还是接收方,尽可能涉猎到所有与三成有关的文书,并对其进行解读。如今针对“石田三成”的史料环境和从前比起来就算说是有翻天覆地的改善也不为过。即使是关于三成的第一手史料,倘若细心去检索的话,到手也并不是非常困难的。
      三成授予的文书因为职务的缘由,大半都是秀吉文书的“副状”。“副状”也写作“添状”,不仅仅是对于秀吉文书的重复,还会添加一些以便于接收方能够更彻底的理解秀吉的意图而对文书内容进行详细说明的内容。
      另外,秀吉发布的文书,有一些场合是因不得不维持体面而酌句暧昧的,这种情况下三成等奉行众便要通过“副状”将秀吉真正的意图给反映出来。所以在另一层面上,“副状”决不仅仅是附随品,更何况之前也已证实三成会在发出的书状中展现出个人的趣味和嗜好。比如说,三成非常迷恋猎鹰的事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或许因为谈到三成大家先入为主的印象一般都是在书桌上奋笔疾书的姿态吧。


      上图是三成给一位官职为“中纳言”的人物的书状。文书料纸为竖纸,封式是结封式,也就是说就像是私信一般。极有可能是三成自己撰写的文书。
      虽然有一部分观点认为收信人的“中纳言大人”是织田秀信,但此处应该是上杉景胜,因为文中提到的“城州”应该是指上杉家老直江山城守兼续。信中内容判定三成向景胜送去了秘藏的鹰肉,“肉色”是鹰的胸部中央沿着龙骨两侧的肉。文中提到的“肉色当て”意为用手指触摸肉块以辨别肉块的品质,以此来判别鹰的飞行能力。信中三成写了不少关于鹰的细致的情报。另外,三成还希望景胜可以借给他其他品种的鹰来赏玩。三成自豪地讲述着鹰的无与伦比的兴奋与欢乐之情,我们可以从整篇书信中感受到。想象一下和公务无关,毫不掩饰对于鹰的喜爱,执迷于猎鹰的三成的样子。所谓真实的三成,意外的原来还有这一面也说不定。
      说起猎鹰,不但能够对目的地进行视察,也有着进行军事训练的实际利益的一面,何况三成对于鹰的喜爱或许还涉及到了更多的领域。无论如何,真实的三成绝不是人们所说的那个在书桌前的“奶油小生”,甚至可能是处事果决大胆前行的人物。所以说本书不会以“文治派 石田三成”这种陈旧的观点来理解他。详细的内容还是交给本篇叙述吧。我一直在思考像“武断派”、“文治派”这类划分究竟在历史上是因为何种制约而导致的。而作为具体的人物而言,并不应该存在理所当然的形象。
      不过,终究我手头上的信件是有限的。再者说了,根据史料而复原的人物形象自然也是有不充分的地方的。像三成这类人物,直到作为奉行来辅佐秀吉后才能尽可能的确认他的真本领。也就是说,我感觉距离历史上真实的石田三成还是有一段非常遥远的距离。不过本书终究还是没有参考后世的传闻和摘要,极力的为大家呈现根据一手史料诞生的作品。
      考虑到一般读者的缘故,在引用史料的地方会附带现代汉语的译文,译文前会附带◇号。不过像这样著者稚嫩的读解力呈现在大家面前,按道理应该尽可能回避的,但是为了能让大家更近一步了解三成这个人除此之外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翻译的略显笨拙但还是在能让大家理解的范围内下了一番功夫。虽说这样说可能有些矛盾,但如果觉得引用的史料实在难以理解的话推荐大家单单就读译文便可。另外,因为过于繁琐,译文的地方日期、发起方和接收方容我省略。还有关于袖书一般都是以三字以下的形式的缘故,这边就放在本文里了。


      收起回复
      3楼2017-01-20 12:23
        第一章——三成抬头

        一 叫做“佐吉三也”的年代

        三成的出生




        石田三成于永禄三年(1560)出生于近江国坂田郡石田村(现滋贺县长滨市石田町)。幼名或者说儿时的名字叫做“佐吉”,也有记载为“左吉”的。另外,关于“三成”这个名字,有种说法是读作“kadushige”,不过我们这里还是按照一贯的读法,读作“mitsunari”。
        三成的父亲是石田乡里著名的土豪——藤右卫门正继,当时据说臣服于北近江的战国大名浅井氏。三成的母亲据传是浅井氏家臣土田氏的女儿。根据与石田家渊源颇深的京都妙心寺的塔头寿圣院中的《灵牌日鑑》记载,三成父亲的实名叫做“为成”,三成自己则叫做“宗成”。虽然其他关于三成父亲的史料有不少记载为“为成”的,不过这里还是允许我以“正继”来叙述下去。
        元龟元年(1570)6月,织田、德川联军与浅井、朝仓联军的姊川合战后,后改名丰臣秀吉(当时苗字木下)的木下秀吉作为城将进入近江国横山城。当时织田信长给秀吉的任务是封锁浅井氏的行动。而在这之前有不少的地方势力从浅井氏那里转投秀吉麾下。比方说元龟二年(1571)十月的时候,宫部继润就投降了秀吉,所以可以判断石田正继当时也一并臣从了秀吉。接下来的天正元年(1573)9月,浅井氏被织田信长攻灭,论功行赏把浅井的旧领湖北三郡赐给了秀吉,于是秀吉顺理成章的进入了“今滨”(之后改为长滨)。
        根据渡边世祐的《稿本 石田三成》,三成确实有一个名叫“弥三正澄”的亲哥哥。虽然说可以推测佐吉三成或许随父亲和哥哥一起臣从了秀吉,但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并不能准确的断定。顺带说一句,在刚刚提到的《灵牌日鑑》里,非常仰慕秀吉的三成(书中记载为“左京宗成”)当时记载在播磨姬路仕官,但是否确有其事仍旧无法得知。关于三成的动向在史料中有明确记载的内容最早也要到天正十一年(1583)。在这之前的三成,虽然说作为秀吉的近侍呆在秀吉身边这种说法是比较讲得通的,但是却并没有一手的史料能够证明这一点。


        收起回复
        4楼2017-01-20 12:26
          筑州家中1的政务要员

          不过三成这个人其实从更早的时候便已经被很多其他势力知晓。从《宇野主水日记(显如上人贝塚御座所日记)》天正十一年(1583)7月4日记载的“浅野弥兵、石左吉、羽柴久太郎、羽柴美浓守イズレヘモ御書、御音信ハ無之”这段来看,“石田左吉2”这个名字数次出现于后半年该日记中(收录于上松寅三编、校订的《石山本愿寺日记 下》,本书中引用的部分均简略为《宇野主水日记》)。如果我们默认石田三成是永禄三年(1560)出生的话,当时的年龄推断在24岁上下。(本书默认三成于永禄三年出生)
          回头看该年7月在《宇野主水日记》中记载的这篇“筑州家中出頭面々3”,其中出现的名字有:杉原七郎左卫门家次、浅野弥兵卫尉长吉(后改名长政)、增田仁右卫门长盛、石田左吉、羽柴小一郎秀长、堀久太郎秀政、蜂屋兵库助赖隆、织田左兵卫佐(津田信长)。这里的“出頭”是指开始在主公的身边参与政务以及要务的意思。虽说这篇表记可能是后来补写的,但是能够推断补写的时间并没有间隔太久。不管怎么样,这篇东西毫无疑问地说明了当时本愿寺对于筑前守秀吉麾下的他们一行官员所处地位的认可。
          为了探讨当时三成的地位,我们简略地谈一下一起出现在名单上的其他几位。这些人当中的位居中心地位的是羽柴小一郎秀长、杉原七郎左卫门家次、浅野弥兵为长吉(后改名长政)三位被称为秀吉亲属的要员。羽柴秀长(原名“长秀”)就不用说了,作为秀吉的亲弟弟,纵观其一生都在辅佐秀吉。且在信长的麾下时便已经被授予了但马4的支配权。秀吉和明智光秀的山崎合战中也作为秀吉阵中的一军之将参战。另一位杉原家次则是秀吉正室杉原氏(宁宁)的叔父(也有说是伯父),从信长的时代便和秀吉成了亲家,作为老臣一直辅佐秀吉。本能寺之变5后,和待会儿要提的浅野长吉一起担任了京都的奉行6。最后一位方才提到的浅野长吉,是织田家中安井重继(弥兵卫尉)的长子,后作为浅野长胜(右卫门尉)的女婿被收为养子,继承了浅野家。又因为秀吉正室的杉原氏(宁宁)是浅野长胜的养女的缘故,秀吉和长吉可以说是连襟关系,所以没什么血亲的秀吉非常重用这位“义弟”,并于天正九年(1581)把播磨国75000余石高8的知行9封给了他。
          除上述三人以外,作为原来织田家家臣,也就是本来是秀吉同辈的堀久太郎秀政、蜂屋兵库助赖隆、织田左兵卫佐(津田信长)三人中。堀秀政自小就作为侧近侍奉信长,不就当上了马回众10的笔头11。并在“清须会议12”(虽然清须这个地名的确有记载为“清州”,但本书还是统一称为“清须”。该会议是在信长亡故后家督13和知行以及石高如何划分的会议,而且会议的具体内容并无法知晓。该会议据推断考察是织田信雄、信孝两兄弟以及羽柴秀吉、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池田恒兴等织田家重臣一系列正式、非正式的商谈的合称)之后担任了继承了织田家成为当家主的三法师(织田信忠的嫡长子、后改名秀信)的老师。在之后羽柴秀吉和柴田胜家之间的贱岳合战14中,驻军于近江国佐和山城15。
          另一位蜂屋兵库助赖隆也是出生于美浓国16,早年便侍奉信长了。天正初年被授予了近江国爱智郡的肥田城17。之后在本愿寺18离开石山后,转封岸和田开始治理和泉国19的大小事务,而后直到本能寺之变之前一直作为信长的三男信孝征讨四国20的副将。最后一位津田信长,原本是织田一族的人,天正五年(1577)左右开始担当纪伊21方面的军政管理,之后和蜂屋赖隆一起转封岸和田治理和泉国。
          最后和他们一起提到名字的增田仁右卫门长盛和本书的主人公石田左吉。从年龄上看,最年长的是出生于大永七年(1527)的津田信长。比较小的有天文十六年(1547)出生的浅野长吉以及天文二十二年(1553)出生的堀秀政。不过很遗憾增田长盛的出生年月不详,传言是说出生于天文十四年(1545)。和一开始说的一样,三成是永禄三年(1560)出生的。也就是说比起浅野长吉年轻13岁,比起堀秀政也小了有7岁。再者,若是增田长盛的生年按照上述传言的话,三成便是比他年轻了有15岁。
          综上所述,三成属于这群人中的后辈,论之前的经历来说远不及方才提到的这些人,可是三成的名字却和这些人一并出现在了“筑州家中出頭面々”这篇表中,足以表明他的价值。虽说方才20岁出头,但他因卓越的才华已经能在秀吉的家臣当中成为备受瞩目的存在了。

          注解:
          筑州家中1:因为秀吉之前担任筑前守,所以这里筑州我们可以看做指羽柴秀吉势力,家中是说明家臣,所以综合起来这里是指秀吉的家臣门。
          石田左吉2:石田三成的曾用名。
          筑州家中出頭面々3:同本段题名。
          但马4:日本古代令制国之一,相当于现在兵库县北部。
          本能寺之变5:天正十年,即将统一全日本的织田信长被属下明智光秀反叛于京都本能寺自尽。
          奉行6:日本古代官职之一,奉行种类比较多,涉及各个政务领域。
          播磨国7:日本古代国令制国之一,相当于现在兵库县南部。
          石高8:粮食收成单位。日本古代以粮食收成来计算各个封地的大小。石是容积单位,1石=10斗=100升=1000合。
          知行9:指日本古代的俸禄亦或是土地或财产。
          马回众10:指主将或主君的直属警卫队。
          笔头11:组长、老大的意思。
          清须会议12:也做“清州会议”。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死后,各家臣们针对信长公的继承者和地盘的瓜分等事宜进行的一系列商谈的会议。
          家督13:家主、势力或国的继承人,一般由嫡长子继承。
          贱岳合战14:不满于清须会议的结果,织田家重臣羽柴秀吉与柴田胜家分别拥立信长公三子织田信雄和二子织田信孝,双方矛盾激化,与琵琶湖北面的贱岳发生的决战,最终秀吉方获胜,柴田胜家兵败自杀。
          佐和山城15:位于现滋贺县彦根市,日本古代近江国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城池。后石田三成成为佐和山城城主,被称为三成一生不配拥有的两样东西之一。
          美浓国16:日本古代国令制国之一,相当于现在岐阜县南部。
          肥田城17:位于日本古代尾张国爱智郡。
          本愿寺18:日本佛教净土真宗的本山,后迁移至现大阪石山,遂称石山本愿寺。成为日本战国农民起义“一向一揆众”的指挥中心。后与信长发生军事纠纷,被后者一把火烧了石山和寺庙,信长死后与秀吉谈和,与京都重建。
          和泉国19:日本古代国令制国之一,位于畿内。相当于现在大阪府大和川以南。
          征讨四国20:实行天下布武的织田信长为统一全日本命六大军团从不同方向平定各诸侯。征讨四国也被称为南海道军团,由信长三子信孝统领,重臣丹羽长秀辅助,主要为降服以统一四国的长宗我部氏。
          纪伊21:日本古代国令制国之一,相当于现在三重县南部及和歌山县。


          回复
          5楼2017-01-20 12:27
            顶、顶、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1-20 14:40
              支持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20 15:34
                滋瓷滋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21 09:54
                  支持


                  回复
                  18楼2017-01-21 22:13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21 23:42
                      初见三成的文书

                      在《宇野主水日记》中出现名字后,文书中开始在写着接收方或授予方的地方能够确认到三成(石田左吉)的名字。有一封日期为十二月八日称为中左近的人物给“增田仁右卫门尉”、“石左吉”、“大纪介(大谷)”、“胁甚内(胁坂)”、“片加兵卫(片桐)”5人写的一封书状(现藏于大阪历史博物馆)。内容是关于给秀吉传的话,虽说具体那一年并没有详细记载,但是根据对于这5人的称呼来看,估摸着是在天正十二年(1584)之前的史料。
                      另一方面,作为书信的发起方确认到的比较早的三成的文书是在天正十年与秀吉平定的淡路的洲本城相关的两封信件。虽然该书信也是未标明年代,但是一封给“千权兵卫大人(千石)”的最后写有八月某日,另一封给“广田蔵丞殿下”的明确的写着正月23日。这里就相对年代比较能够判别的后者进行一下详细的介绍。
                      原文:
                      尚以、連々申承候儀、我等少も如在有間敷候、尚近々可得御意候、以上、
                      一昨日廿一日之書状、昨日廿二日二拝見、畏入存候、仍関を被出、菅平右家来を被討捕、其上生捕、誠御手柄共可申様無之候、即権兵衛より増田仁右衛門尉方迄被上候間、被致披露候、我等同時二貴所事御取成可申候処、秀吉少々御気相悪候て、面へ無御出候間、重而御手柄之通可申上候、於時宜者可御心安候、随而内々被仰聞候御知行被吓候事、先度権兵へも次兵へも申入候へハ、少も如在有間敷由、於此方被申候へ共、如此之儀、不及是非候、何も秀吉へ重而可申上候、恐々謹言、
                      石田左吉
                      正月廿三日(天正十一年) 三也(花押)
                      广田蔵丞殿 御報
                      (兵库县洲本市·《广田文书》)

                      译文◇:
                      二十一日的书状昨天二十二日方才拜见,惶恐至极。听说殿下把菅达长的使者被抓住了,而且是活捉,这可谓是大功一件。此时已通过仙石秀久向增田长盛报告了,可能秀吉大人也应该被告知了。当然我也是希望尽可能筹措大人的相关事宜,可是现在秀吉大人身体有恙,无法执笔写表。不过秀吉大人也毫无疑问认为这是大功一件,所以请殿下稍安勿躁。之前密谋的关于给殿下的俸禄的事情方才已和仙石秀久大人商谈过了,并没有什么问题。虽然在这里向殿下直接如此传达有所僭越了,但也没有其他办法。不管怎么说,已经郑重的向秀吉大人报告了。
                      关于此书信的内容,在下应该已经没什么遗漏的了,近期会再行联络。

                      可以看出那个时候三成的实名是叫“三也”。另一方面,书信的接收方广田蔵丞是淡路的土豪,当时貌似将从属明智光秀的菅达长的部队击破了,并将此事报告给了三成。当时仙石秀久屯兵与淡路的洲本城,广田应该是在他的统领下。从袖书的记述来看,这封信并不像是两者之间的最初的信件,从书信落款处的“御报”两字可以得知此信是广田之前给三成信件的回信。或许是广田那边向三成请求恩赏的样子。不过不管如何,说明三成作为秀吉的侍从已经有了一定的发言权,且也被其他周围人认可是毋庸置疑的。
                      天正十年(1582)六月,在山崎合战击破明智光秀,之后在“清须会议”上也手握主导权的秀吉一方势力的抬头渐渐开始动摇了原本织田家的秩序,并打破家臣团体的均衡。其中对于秀吉积怨最深的信孝(信长三男),勾结了信长盯着信长家臣笔头之位的柴田胜家,力图打压秀吉方。另一方面秀吉则拥立信长的次男信雄来与之对抗。


                      回复
                      21楼2017-01-22 18:59
                        担任与上杉家交涉的外交官

                        在这情况下,秀吉开始寻求与上杉景胜的联盟。之前被信长北上的柴田胜家军团夺走越中的据点鱼津城而一度处于劣势的上杉景胜在本能寺之变后夺回了该城,并且进行反扑。但是最后还是和柴田胜家进入僵持。作为秀吉重要的一个外援,景胜对于胜家、佐佐成政以及前田利家部队的牵制着实有效。
                        上杉景胜

                        天正十一年(1583)刚一年初,景胜就派遣蔵田左京助(当时越后糸鱼川的伊势领地的代理行政官)和西云寺(越中瑞泉寺的塔头僧)携书状和誓书上洛拜谒秀吉。这一系列的动向可以从秀吉给上杉家重臣须田相模守满亲2月7日的书状里读到。
                        原文:
                        正月十二日之御状令披見候、従景勝芳札幷御誓词、一昨々四日到来、何茂披見、則信雄江致披露候処ニ、御入魂之儀、别而满足被申候、然者、我等誓紙之儀被仰越候、即血判を以申入候、自今以後少茂相違有之間舖候、可被御心安候、委細西雲寺·蔵田左京助江申渡候、恐々謹言、
                        二月七日(天正十一年) 秀吉
                        须田相模守殿
                        御返報
                        (<历代古案>·《上越市史 别编2》上杉氏文书集二-二六五五号文书)

                        译文◇:
                        正月十二日的书状已参阅。上杉景胜的书信和誓书四号送到的时候便已经拜见了,并呈给织田信雄阅览了。对于从今两家能够开始亲密的交往非常满足。对于您希望我方能够送去我的誓书这件事,事不宜迟,我会马上送去我的血印书。我想这样双方就不会后什么后顾之后了,请尽可放心。其他琐碎的事项,我会通过西云寺和蔵田左京助给您带话。

                        就这样,秀吉通过了织田信雄同意,与上杉景胜正式结盟。而此时秀吉身边处理复杂琐碎的实务的便是石田三成、增田长盛和木村吉清。再者,和上述书状同一日期,三者联名给西云寺的一封“觉”以复写本的形式遗留至今(<片上光一氏所藏文书>·《上越市史》上杉氏文书集二-二六五六号文书)。在此书信中,三成他们涉及到了上杉和德川、北条两家之间的一些问题,并且陈述了秀吉希望能够居中调停上杉家和德川家的争执的用意。最为要紧的便是要求景胜方即可出兵越中以牵制佐佐成政。另外,秀吉以誓书(起请文)的形式对其他更为详细的内容进行了传达。
                        顺便提一句,书信前一天的二月六日,增田长盛给直江兼续(与六)的书信中写道:“如仰、未申通候処”(至今久疏问候)。看得出这个时间段羽柴家和上杉家的交涉才处于起步阶段。换句话说,最早承担和上杉家的外交实务的便是三成、增田长盛以及木村吉清他们。


                        回复
                        22楼2017-01-23 09:19
                          资辞


                          回复
                          23楼2017-01-25 01:23
                            呲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25 11:24
                              贱岳合战

                              趁着越前北之庄的柴田胜家由于积雪的影响无法行军,秀吉伺机夺下了美浓国和近江国。天正十一年(1583)春,秀吉的军队与北伊势的泷川一益对峙。三月,胜家率兵进入北近江,向秀吉施加压力。两边的阵营的军势到了一触即发的局面。当时三成给近江国浅井郡的尊胜寺的分院称名寺的文书现今还残留在世。和之前写给广田蔵丞的文书一并作为三成单独发起的最早的书状。
                              原文:
                              尚以、筑州より御直礼にて被仰候之間、為我等不□□候、已上
                              柳瀬ニ被付置侯もの罷㷌候とて、御状御使者□上趣、具申上候処、一段御満足之儀候、重而も彼地人を被付置、切々被仰上尤存候、尚追而可申承候、恐々謹言、
                              石田左吉
                              三月十三日(天正十一年) 三也(花押)
                              称名寺 貴報
                              (滋贺县浅井町《称名寺文书》)

                              译文◇:
                              (为了刺探军情)派往柳濑的人已经回来了,对于此事御状和使者的口头陈述秀吉大人非常满意。另外还是希望贵处能够在那边继续安插细作,频繁向我们报告,一切都有劳了。
                              再者,这是秀吉大人直接陈述的想法,我仅仅是传达者罢了。


                              之前一直在伊势的秀吉迫于柴田胜家的南下当时回到了近江国内,并从长滨向木之本转移。而这篇正是这段时间三成执笔的。书信开头叫“柳濑”的地方,是胜家本阵所处的地方。三成当时利用称名寺的关系网在刺探柴田军的动向。而秀吉从长滨向木之本的移动也是基于该情报所制定的战略罢了。秀吉在木之本为了牵制胜家的部队制作了大量的城栅,而这些城栅的配置部署或许也是借鉴了该情报所做的判断吧。虽然一手史料仍旧残缺不全,不过当时作为侧近的三成的任务很清楚是对于敌军情报的收集。
                              在经过一个月的僵持后,两军的战事一触即发。4月21日秀吉于近江国的贱岳击败柴田胜家,并一鼓作气攻下了胜家的本城越前北之庄,逼得胜家最终自尽。同年六月,秀吉进入大阪城,5日对贱岳之战进行论功行赏,并在8月1日对自己的家臣们进行封赏。就拿几个来具体说的话,福岛正则获封近江国栗太郡内以及河内国八上郡内合计5000石;加藤清正获近江国栗太郡内、上山城以及河内国讃良郡内共3000石;加藤茂胜(实名房次、嘉明)播磨国明石、上山城、近江国栗太郡内、河内国八上郡内合计3000石;加须屋真雄获播磨国加古郡内、河内国河内郡内共3000石;船越景直除原领地淡路国外获封河内国丹南郡内、天野郡内共2400石;片桐贞隆封播磨国揖东郡内、上山城、河内交野郡内1033余石。但是很遗憾,当时并没有对于三成的待遇这边能够确证的史料的记载,所以具体的情况这边无法判断。不过,之前中村质在里斯本市郊外的葡萄牙国立图书馆内发现的日本屏风文书中有一封三成给安威五左卫门的书信。因为破损非常严重,信中的内容已经无法充分的解读,所以这边只是顺带提一下(中村质<丰臣政权和基督教—围绕里斯本的日本屏风文书—>《近代长崎贸易史的研究》、一九八八年)。
                              另一方面,天正十一年(1583)八月一日给萱生左大夫的俸禄状中有一句“石田弥三郎官内、三千石を以て令扶助”(守屋文书)。可见当时三成的亲哥哥弥三郎正澄是秀吉直辖地的代官。另外,天正十二年(推定)八月十二日的一封给“长滨町人中”的秀吉朱印状中也能看到“鋤鍬取寄候為、奉行石田弥三郎遣候”的文字,可见和三成先后侍奉秀吉的正澄也在秀吉阵中担任着一官半职。


                              回复
                              26楼2017-01-26 11:08
                                三成的婚姻

                                三成的婚姻具体是什么时候举行的,确凿的史料并没有残留下来。简单来说的话,三成的正室传闻是宇多下野守赖忠的女儿。赖忠原本苗字“尾藤”,尾藤家原本的籍贯是信州中野乡,而赖忠有一个名叫尾藤甚左卫门尉知宣(实名为“知定”)的哥哥在秀吉还叫藤吉郎的时候便作为家臣侍奉其左右。作为秀吉初期的重臣之一,尾藤知宣早在织田信长尚在的时候便获封了播磨国内5000石的俸禄,并在小牧长久手之战中作为战死的森长可托付遗言的人物被很多人熟知。天正十三年(1585)八月,被秀吉授予播磨国多可郡11110石俸禄(尾藤家传来御书写),四国平定后更被授予了讃岐国的领地。估计赖忠对于秀吉的臣从也是因为他哥哥的缘故吧。
                                虽然对于三成婚姻详细的情况无法知晓,但从一手史料中三成的活动来判断的话,最有可能的推测是三成在25岁之前便已经完婚的假设。我们反过来看,或许正是因为能够通过婚姻获得尾藤知宣这位靠山才使得之后三成能够在秀吉的麾下迅速崛起的吧。顺便说一句,赖忠的另一位女儿嫁给了真田昌幸。也就是说,虽然昌幸比三成大了有十岁之余,但是三成和昌幸可是连襟的关系。另外,赖忠的儿子河内守赖重(实名为“赖次”)迎娶了昌幸的女儿为正室,所以说当时尾藤(宇多)家和真田家是双重姻亲关系。
                                不过虽然一直记载真田昌幸的正室其实是“山手殿”(法号“寒松院”),也就是据说是菊亭(今出川)晴季的女儿,可是作为区区武田家麾下家臣的真田家能够和堂上公家(禁里御所清凉殿处获得世袭认可的家族性质)进行联姻着实不可信。多半是在近代,为了刻意隐藏真田家和石田三成的姻亲关系,但又生怕后世进行讨论与评价而用这种方式而搪塞过去的吧。


                                回复
                                27楼2017-01-28 11:57
                                  贱岳合战后对上杉家的交涉

                                  三成在贱岳合战之前就和木村吉清、增田长盛一起担任对上杉家外交的一职。天正十一年(1583)四月,柴田胜家灭亡,之后能登的前田利家和越中的佐佐成政相继投靠了秀吉。而佐佐成政刚一表示臣服,秀吉便送出了下面的这封书信。
                                  原文:
                                  越後儀、弥遂相談、国切ニ於相澄者、執次之儀、貴所へ可相定候、越後存分相滞儀も在之者、秀吉出人数、急度申付、彼国之事者、其方可被任覚悟候、其為如此候、恐々謹言、
                                  羽柴筑前守
                                  卯月廿八日(天正十一年) 秀吉(花押)
                                  佐々内蔵助殿
                                  御□□□□
                                  (<互尊文库所藏文书>-《新泻县史》资料编5中世三所收二四二四号)

                                  译文◇:
                                  终于要开始和越后(上杉家)交涉了,(上杉、佐佐两国领地的境界线,也就是越后和越中的)国境一旦要是定下来的话,(上杉家)那边的“执次”就由阁下担任了。倘若必要的场合,我秀吉一定会派遣军队迅速讨伐之(越后上杉家),让越后他们做好充分的觉悟。

                                  北陆的旧织田领地压制并收于囊中后,由于和上杉家领地相邻,秀吉和上杉家的关系便急剧的变得紧张起来。虽然一直以来作为远交近攻策略,秀吉和上杉家保持着同盟国的关系,但对于正在头疼国内新发田重家的谋反的上杉景胜而言,面临着关东、信浓地区的不安定因素,没办法马上回应秀吉的请求。在这种状况下,秀吉将越后上杉家的“执次”一职授予佐佐成政,让他去进行划分国境的这种困难的交涉。这里插一句,佐佐成政当时向新发田因幡守重家送去了希望对方尽快向秀吉表明友好的信件,信中“猶以、飛驒国之儀、弥令入魂、上方へ之儀、拙者御取次申候”来看成政当时任职飞弹国的“取次”(<石坂孙四郎氏所藏文书>-《新泻县史》资料编5中世三所收三三三五号)。
                                  在这种情况下北国的情势出现了巨大的转变,于是三成和木村吉清以及增田长盛等秀吉的侧近继续开始担任对上杉家的交涉任务。当年六月,作为对战胜胜家的秀吉表示祝贺的上杉景胜的使者,大石播磨守元纲造访了秀吉处。不但向秀吉赠送了一把太刀和一匹骏马,连和木村吉清以及增田长盛一起接待大石元纲的三成也从景胜那里获得了骏马和丝绸,作为一直以来两家友谊的见证。(《上越市史 别编2》上杉氏文书集二-二八〇二号文书,以下引用该文书均略称《上越市史》)
                                  之后八月十六日,三成和长盛联名向直江山城守兼续、狩野讃岐收秀治送去了“觉”(《上越市史》二-二九六六号文书)。信中涉及到了上杉家应向秀吉派遣证人(人质、史料上一般表示为“质物”)和“御縁辺之儀”(也就是政治婚姻)的议题。信中还牵涉到了信州德川家的“郡割”以及越中佐佐成政等相关一系列的问题。另外从“出羽·奥州·佐州之儀、景勝様御取次之段、先度如被申談候たるへき事”看出奥羽和佐渡的“取次”委任于景胜的这项既定的事情也重新正式公告了。次年三月,景胜派遣舟冈源左卫门尉作为使者上洛拜见秀吉以示修好。此时的三成仍然和木村吉清以及增田长盛一起担任对时臣的接待一职(《上越市史》二-二九〇一号文书)。


                                  回复
                                  28楼2017-01-30 11:57
                                    小牧之阵

                                    不过,天正十二年(1584)三月,统领浓尾的织田信雄突然以谋反为由诛杀了三名老臣,并表示与秀吉断交。虽说之前秀吉一心拥立信雄,与织田信孝和柴田胜家势力开战,但之后便开始不把信雄放在眼里。感到心里不怎么舒服的信雄开始和德川家康勾结,得知此事的秀吉立马决定率先出兵。
                                    此战的秀吉军队的编成《浅野家文书》(大日本古文书《浅野家文书》一二号)的立阵书中有详细的记载。部队由东备25000、西备26500,再加上秀吉的直属部队10000组成。东备和西备是指织田家家臣团各位家臣的主力构成的军势。不过,西备军中最为瞩目的莫过于秀吉的亲弟弟羽柴秀长率领的7000人的最大部队。而在10000的秀吉直属部队中,最大的部队是由浅野弥兵卫尉长吉率领的1500人的后备部队,之后便是同样属于后备军的福岛市兵卫尉正信的300人。其余,松下贺兵卫尉之纲、山内伊右卫门尉一丰家的老兵,同加藤清正虎介以及加藤茂胜孙六各自带领的150人。


                                    《宇野主水日记》天正十二年四月二十日的内容中确认到三成和增田长盛也在秀吉尾张国犬山的阵中,但在之前提到的立阵书中却没有出现他的名字。或许三成和长盛仅仅是作为秀吉的近侍而非领军打仗的将领吧。
                                    四月九日,秀吉军在“长久手”战败(根据当时的史料应该是在“长久手”南边的“岩崎”的地方),之后,两军开始陷入胶着,对峙于尾张国北部。之前,和织田信雄、德川家康联军结盟的纪州的杂贺一揆众时不时袭击和泉与河内两地,威胁秀吉的背后。北国越中的佐佐成政也响应信雄、家康开始行动,并试图在当年五月寻求与上杉景胜的结盟。因为佐佐成政的领地被秀吉这边的前田利家(柴田胜家灭亡后,本城自能登七尾迁移至加贺金泽)和上杉景胜包夹,所以无法轻易行动。
                                    上杉景胜并没有回应成政的邀请,不过因为这事态的发展,秀吉要求景胜尽速派人质上洛。由于不得不警戒成政带来的威胁,景胜方的同盟对于秀吉而言异常的重要。于是当年六月,上杉景胜把上杉一族的上条政繁(上杉谦信的养子,当时已出家,法号“宜顺”)的儿子义真收为义子,然后作为义子送去秀吉处。暂时回到尾张的秀吉七月十一日就景胜派遣人质上洛一事向景胜处送去了直写书。落款为同一天的由三成、木村吉清、增田长盛三人向直江山城守兼续送去的连名状中,告知后者秀吉对于景胜将人质送来一事非常喜悦(《上越市史》二-二九五二号·二九五三号文书)。
                                    于是乎来到九月,劝诱上杉景胜不成的佐佐成政开始攻打前田方的末森城,但随后遭到上杉、前田两军的夹击,反而最终陷入了苦战的窘境。


                                    回复
                                    30楼2017-02-03 10:33
                                      秀吉任职大纳言、内大臣

                                      天正十二年(1584)十月,这场战争还在进行着的当下,秀吉上洛拜见正亲町天皇,官位由原来的从五位跃升至从三位的权大纳言。从给秀吉的口谕来看,虽然记录着秀吉从一开始的从五位下左近卫权少将(天正十年十月三日)、从四位下参议(天正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但是这据说也是之后补上去的(藤井让治《天皇和天下人》讲谈社、二〇一一年)。因为官位从五位下一步跃升至从三位权大纳言太过不和规矩,中间的少将和从四位下参议的任命后来被追赠的可能性很高。
                                      进入十一月后,原本和秀吉对立的织田信雄不顾德川家康私自和秀吉和解。虽然德川家康关于和解一事坚决持反对态度,但是最后也因为信雄和秀吉的谈和导致德川方失去了继续打仗的大义名分,于是在十二月不得已停战也向秀吉请和。就这样,小牧之战在只有长久手局部地区稍微打了几场瞩目的小交锋后落下了帷幕。
                                      三成也貌似在小牧之战的前半阶段担任秀吉阵中的一名近侍。但在十月下旬,秀吉开始在北伊势的各地往返移动,三成似乎也并没有一直跟随着秀吉。实际上,在标注日期为天正十二年(一五八四)十一月二十七日,尼子六郎左卫门、石田左吉、宫木长次、丰田龙介、森兵吉和中村扫部助一起署名的《江州蒲生郡今在家村检地账》中可以确认到三成当时的行动(《引接寺文书》)。说明当时三成有很高的可能性当时亲自在检地的现场进行指挥,所以说三成在小牧之战还在进行中的时候便回到了近江国着手开展着检地的相关活动。
                                      新年过后的天正十三年(一五八五)二月,上洛的织田信雄在秀吉的表奏下就任正三位权大纳言。在这之前,秀吉辞去了从三位权大纳言的官位,所以说当时信雄的官位高于秀吉。然而仅仅半个月后,秀吉就任正二位内大臣。通过利用朝廷的官位体系,秀吉自织田家剥离,正式解除了一直以来对于织田家的主从关系。战国时期以下克上那般的主家篡夺不同,通过传统官位制的规则,秀吉成功拿掉了织田家家臣这一个标签。开始作为“天下人”的秀吉进一步地巩固自己的地位,于是乎新的中央政权“羽柴政权”就此诞生。


                                      回复
                                      31楼2017-02-04 21:33
                                        纪州、四国、越中攻略

                                        天正十三年(1585)三月下旬,秀吉为讨伐杂贺一揆众向纪州进军。紧接着,秀吉对之前加入织田信雄和德川家康的反羽柴阵营开始实行个个击破。这一连的作战也成为了秀吉的全国统一站的开端。
                                        《宇野主水日记》当年三月二十五日的内容来看,三成也随军参与了这一系列的战斗。四月十日,秀吉催促高野山方面迅速归顺,而高野山方面也在十六日向秀吉送去了表示臣服的请愿书。在这之前,高野山的木食应其一直在为高野山的根来寺和金刚峰寺就与秀吉和睦一事周旋,而高野山也通过应其表示了对于秀吉的降服。说到木食应其,原本也是近江国出身,所以说在当时和三成的关系也是非常亲近的。同年四月二十五日,纪州太田城在秀吉的攻势下开城,当时三成也在秀吉太田的阵中(《宇野主水日记》)。
                                        之后终于秀吉决意讨伐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了。元亲之前同柴田胜家结秦晋之好,就连当时也与织田信雄以及德川家康相呼应而蠢蠢欲动。作为秀吉的四国讨伐军,羽柴秀长、秀次势从阿波,宇喜多秀家、蜂须贺正胜、黑田孝高势从讃岐,小早川隆景的中国势从伊予三面上陆,开始对长宗我部氏的攻击。此战,直到最后秀吉都没有亲自渡海去到四国战场,所以我们判断作为秀吉侧近的三成也并没有亲临四国的战场。遭到秀吉军攻击的阿波、讃岐和伊予的长宗我部军的城池一个接一个的陷落,最终在八月上旬,元亲降服,秀吉对其送去了仅仅保留土佐一国的安堵状。之后,获封阿波一国的蜂须贺家开始作为秀吉政权与长宗我部氏的中间人而活跃着。
                                        在降服了长宗我部元亲后,秀吉紧接着开始为征讨佐佐成政而向越中进军。《宇野主水日记》中:“八月上旬,秀吉向北国进发”描述的那样,对越中的攻略大军是由秀吉亲自率领的。事已至此的佐佐成政向秀吉赶忙送去了降服状,受到秀吉的应允后,领地减封到只有越中的新川一郡。这个阶段针对三成动向的史料并没有留下,所以详细的内容就只能留给后人进行考量了吧,如果从至此为止三成的动向而推测的话,或许作为秀吉的近侍参与了越中的攻略战。


                                        回复
                                        32楼2017-02-13 09:32
                                          今天考横国博士生前期笔试考崩了,唉~还是学艺不精啊,最近备考放慢了翻译进度在这里向大家抱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15 21:53
                                            二 作为秀吉的侧近而崛起

                                            秀吉进位关白与三成跻身诸大夫行列

                                            在四国讨伐战和越中攻略战之间的天正十三年(1585)七月十一日,秀吉进位从一位关白一职。当时认近卫前久为叔父的秀吉利用五摄家(近卫家、九条家、鹰司家、一条家、二条家五家)的内部纷争登上了关白之位。在这之前,任命为关白一职的人还没有出现过非藤原氏血脉的五摄家以外的先例。而秀吉作为武家却爬到了作为臣子第一高位的关白之位。之后,秀吉便作为朝廷政务的执掌者权倾朝野。秀吉就任关白不用说自是推进丰臣政权的决定因素,而且同时对三成他们这些秀吉的家臣们也有着不小的正面影响。
                                            在之前反复谈到的《宇野主水日记》中,秀吉担任关白之后的天正十三年(1585)九月十日,记载着“脇坂甚内·宮木藤左衛門両人同道シテ御礼ニ被参ナリ、御三所御対面、後刻、石田治部少輔御礼ニ被参”。三成的名字从之前的“佐吉”变成了“治部少辅”。虽说可能当时三成经过秀吉的默许用官名自称,但这边更倾向于认为是三成被朝廷正式任命从五位下治部少辅之官位。作为参考,记录着四位以及五位官职继任者的《历名土代》中“石田治部少輔 藤三成 同(天正)十三·七·十三”这段很清楚的记载着三成作为藤原姓就任“治部少辅”,那年的三成二十六岁。
                                            另外,在《宇野主水日记》同一年的七月十日条目中记载着“関白ニナリ給フニツキテ、殿上人・諸大夫ナリニナリタル衆十人モアリ”。说明随着秀吉的任职关白,一门以及家臣中跻身殿上人或诸大夫的有十人。殿上人是指那些官阶在四位或五位之间、内里清凉殿那里获得升殿准许,并且辅佐摄政、关白、大臣等上流的公家而出仕的人物。虽说诸大夫原本是指官位在四位和五位之间的人物,但是通常来说武家的诸大夫一般都是五位。所以,从五位下的任职也被称为“跻身诸大夫行列”。
                                            不管怎么样,从《宇野主水日记》中我们了解到,秀吉的一族和家臣中正式进位从五位下以上的官位的人有多达十人。这些“跻身诸大夫”的家臣之中有确确实实的被认可的事绩的有天正十三年(1585)七月十三日就任从五位下左卫门大夫的福岛正则和同一天被任命的从五位下大炊头津田重长。在此之外,从五位下弹正少弼的浅野长吉(之后改名长政),同官阶的式部少辅中村一氏、伊豆守一柳直末等也有很大可能性包含在内。
                                            而三成的话,确认到的使用“治部少辅”之名也要到当年九月份了,不过恐怕实际上也和其他人一样天正十三年(1585)七月十三日便就任了从五位下治部少辅,跻身诸大夫。顺便说一句,《宇野主水日记》中天正十三年九月十四日记载着秀吉去泡有马温泉的随从,“石田治部少輔、增田仁右衛門、大谷紀介ナド御供ナリ”,可见当时三成也已经正式使用官名了。
                                            话说回来,加藤清正当时在天正十三年(1585)九月一日收到的秀吉朱印状中抬头还是“加藤虎介”,说明当时的时间节点加藤清正还没有跻身诸大夫行列。而在天正十四年正月送出的关于领地和俸禄增加的朱印状中抬头变成了“加藤主记头”,看来当时才升任从五位下主记头。增田长盛也多半和加藤清正同时期跻身诸大夫,直到天正十四年前半一直作为右卫门尉。天正十四年(推测)正月十八日给上杉景胜的连名状(《上杉家文书》八〇九号)中,方才出现了“增田右卫门佐”的署名。而在之前天正十四年六月十七日给小笠原贞庆的文书中还是以“仁右卫门尉”自称。所以说明贞庆还在京城的时候长盛还没有就任该官职。
                                            虽说秀吉家臣的排序并不是根据官位体系的,不过秀吉就任关白以至于三成跻身诸大夫还是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也许是在秀吉的家臣集团中,被认可为特别有为的人物的关系吧。


                                            回复
                                            34楼2017-02-17 00:36
                                              枪迷支持一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2-22 11:17
                                                秀吉的东国政策与三成

                                                天正十三年(1585)这一年的年末,上杉景胜派遣年终的使者富水备中守上洛(或者说上阪)。作为回应,和十二月二十八日秀吉的返礼书信一起,三成写了以下的副状。这封书信中,三成用的署名已经从“三也”改成了“三成”,可见三成的改名是在这段时间内。
                                                原文:
                                                為歳暮之御祝儀、富水備中守殿被差上候、遠路御苦労之段、殿下御祝着被思召候、随而私御太刀一腰·千疋被懸御意候、每事御懇之至難申謝候、就中、東国之儀御使者申渡候条、可為御演説候、其表所々境目堅固被仰付候段、是又尤存候、猶重畳可得御意候、恐惶
                                                謹言、
                                                極月廿八日(天正十三年) 三成(花押)
                                                景勝様 貴報
                                                (大日本古文书《上杉家文书》八〇八号)

                                                译文◇:
                                                作为年末使者被大人派遣来的富水备中守舟车劳顿辛苦了。秀吉殿下对此事本人揣测也应该是满足的。另外,连本人都能有幸得到殿下的太刀一柄和钱1000贯的厚礼,对于殿下长久以来的关照感激之情本人不胜言表。特别对于东国政策的事宜贵处的使者已经向我方传达,相信贵使者应该已经向殿下报告过了。殿下的国境线争端眼下相当激烈一事这边已经知晓。最后,我方还会继续同殿下保持联络。
                                                信中三成向上杉景胜陈述了关于东国的相关事宜将通过使者富水备中守来传达给他。此时的天正十三年末,越后国内的新发田重家的抵抗仍旧延续着,另外关东方面,与德川家康勾结的北条氏直也持续向周边地区施压。此外,由于家康许诺将真田家的上州沼田割让给北条氏直,导致真田昌幸的不满并与家康决裂,转而向上杉景胜求援。在这不容乐观的东国形势之下,三成估计向景胜阐述了非常细致的应对策略。当然这自是基于根据秀吉对于大局的指示,但也可以看出作为三成而言对于上杉氏的东国战略也持有着相当的关心程度。
                                                稍稍在这之前的天正十三年(推测)十月十七日,秀吉向真田安房守昌幸处送去的“直状”中写有“未申遣候之処”的字样,对之前双方没有任何书信的往来表示致意。武家身份的权高者在发出书信的时候,“奉书”是指以其麾下奉行者的名义发出的信件,与之相对“直状”或者说“直书”是指以本人的名义发起的。从这封直状来看,秀吉和真田家的直接交涉便是从这里开始的(《真田家文书》)。而在这封直状发出的翌日,三成向真田家的重臣,镇守上野沼田城的矢泽纲赖送去了下面的这封书状。
                                                原文:
                                                雖未申通候、去比就阿波守殿儀、自景勝千坂対馬守·村山安芸守以両使、巨細被仰上候条、関白殿へ達上聞、阿波守(安房守)殿御存之通、彼両人申渡候、拙者事景勝御儀馳走申事候間、向後别而御用可承候、就中此使僧関東へ被差遣候条、被入御精可被送届旨御語候、軈而又自関東使者衆可被罷上候間、路次無異儀様被仰付尤候、右候ハ、間御貴所之儀も、疎略在之間敷候、御用等可被仰越候、将又去九月十四日天徳へ之御状、其文令披見、則披露仕候、猶委細之段、此使僧可為演説候而令火略(省略)候、恐々謹言、
                                                十月十八日(天正十三年カ) 三成判
                                                矢沢殿 御宿所
                                                (<真武内传附录>《大日本史料》第十一编之二十二所收)

                                                译文◇:
                                                虽然在这之前未曾与阁下有过亲密的往来,但之前真田安房守昌幸殿下的事情已从上杉家使者那里详细的听说了。关白殿下(秀吉)也已然知情,并向上杉家的使者传达了就让真田昌幸随其己意的想法。鄙人作为同上杉家的外交负责人,之后势必承蒙阁下多多关照。现在将这封书信带给阁下的僧人使者之后将会被派往关东,能否有劳阁下周到的送一程呢。另外,可能不久从关东就会派使者过来,能否恳请阁下让其没有问题的通过您的领地呢。倘若阁下能够如上述般协助的话,之后鄙人也会毫不含糊的对待阁下,假使有何贵干请尽管说出来。此外,九月十九日天德寺的书信已经参阅过了,也向秀吉大人告知了具体的内容。更详细的内容会让这个僧人使者传达给阁下,这里就先行省略了。
                                                自武田家灭亡后,关于真田家的归属问题几经巨大的周转。就如方才所说的那样,当时的真田家归属于上杉家,且正与家康对峙。顺便说一下,刚才作为收信人的矢泽纲赖在十一月三日被景胜授予了上野国内的官职。关于真田安房守昌幸的身世,景胜在为祝贺越中攻略战获胜后派往上方处的家臣千坂对马守景亲和村山安芸守庆纲已经对秀吉详细的报告了,而三成正好担任了两位使者的接待一职。虽说秀吉与真田之间有着天德寺宝衍(本姓佐野,佐野房纲)的中间人存在,但不用说三成其实是由于上杉家这个前提而开始与真田家接洽的。补充一点,三成因为他正室宇多氏的关系与真田昌幸成为了连襟,所以当时作为秀吉对于信浓、关东的政策而言,三成作为外交核心原本也是不二的人选。就如同此文书表述的那样,三成向关东派遣了僧人使者,并致力于东国政策的相关任务。


                                                回复
                                                36楼2017-02-27 22:56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7-02-28 08:49
                                                    与德川家达成和睦

                                                    天正十四年(1586)正月十八日,三成和木村吉清以及增田长盛一起向上杉家送去了一封联名状(《上越市史》二—三〇七七号文书),这封联名状是秀吉执笔书的副状。及时到了天正十四年,担任与上杉家外交一职的的依旧是这三位没有变。此时,秀吉已经压过织田家一族,并且在迫使原来信长的旧臣们服从的过程中,与上杉家的关系也势必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秀吉在平定越中后,仅仅把新川一郡给了佐佐成政,其他领地均封给了前田家。虽然说这样确定下了越中国的领地分配,但是另一方面也把原本上杉家在越中的领土给吞并掉了。于是原本同盟关系的秀吉和上杉景胜之间渐渐带上了主从关系的色彩,而景胜也最终下定决心上洛,也意味着服从秀吉。
                                                    得知景胜下定决心上洛后,三成向北关东的主将送去了书状。下面这篇是给宇都宫弥三郎国纲送去的书状。
                                                    原文:
                                                    大関弥七郎方、態飛脚被差下候条、令啓達候、先日景勝天徳寺使者ニ御返事之通、近々可有 御上洛候由、相聞候、於我等満足此事候、併御為可然候、若御上候儀、北条方承候而、可差止為計策至足利号、出勢其元へ可相働旨、内々令沙汰、御上を可相支調略可有之候哉、其内北条骨肉之仁を差上、公儀可相勤事治定候、縦其表へ之動必定にて、一旦御分領雖被及御遅著候、有御上洛公儀相済候者、結句御仕合可然存候、彼方之調儀風説ニ被驚、御上延引之間ニ、北条陸奥守被罷上、種々被申掠候者、既御為不可然候哉、菟角一刻茂被急、御上国奉待候、御進上物等何之御造作御無用、被抛万事、先上専一存候、於此方御用等、為我等可申付候、可御心安候、恐惶謹言、
                                                    三月十一日(天正十四年) 三成 花押影
                                                    宇都宮弥三郎殿 参人々御中
                                                    (<小田部庄右卫门氏所藏文书>一五三号文书·《栃木县史》史料编·中世二所收)

                                                    译文◇:
                                                    给大关弥七郎晴增大人,此番派人飞报传书实则有要事相告,首先请容我向大人问一声好。前几天,通过上杉景胜使者的天德寺宝衍已确认景胜即将要上洛的讯息,鄙人心中异常欣喜,想必这也是宇都宫家应该效仿的。不过最近有传闻说,倘若大人上洛,北条家会以讨伐足利的借口派军来妨碍,所以说北条家说不定也正在瞄着大人上洛。不过话也说回来了,不管之后北条家派遣一族中的谁来上洛,对于我方的臣从这件事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所以说就算这次大人上洛后被北条家借机夺去了领地,只要上洛拜谒秀吉大人表示臣从的话,鄙人认为之后也会有相应的好事等着大人的。反过来要是由于北条家会袭来这个传言大人延迟上洛的日程,反过来北条陆奥守氏照比大人先一步上洛的话,大人所处的局面可就相当被动了,到那时或许大人可就追悔莫及了。总之鄙人这边静候大人先一步上洛。对于携带的贡品什么的也请大人务必操心了,所有东西之后都可以再做打算,当务之急是请大人先行上洛。需要的东西我这边都会事先准备好的,就清大人安心好了。
                                                    三成在信中向宇都宫国纲宣告上杉景胜即将上洛觐见秀吉的消息,并同样催促国纲尽快上洛。虽说趁着国纲不在北条家很有可能会伺机攻打宇都宫家的领地,不过北条家反正也是总有一天要归顺秀吉的,到那时把被夺走的领土还给国纲便可。但倘若要是北条陆奥守氏照捷足先登上洛觐见秀吉的话,宇都宫家可能就会被迫陷入非常不利的窘境了。从宇都宫家的立场来看,虽说这是相当乐观的推测,但该史料也能体会到位居距离天下一统最近的政权中显耀地位的三成散发出的那种自信。
                                                    进入五月后,秀吉开始与在天正十二年(1584)的小牧之战后一直处于胶着状态的德川家进行交涉。秀吉的亲妹妹朝日姬在天正十四年五月十四日,为了实现秀吉和家康的和睦,嫁给了家康并入住家康的本城远洲的滨松城。朝日姬一嫁过去之后的五月十六日,三成就与木村吉清(当时名为清久)和增田长盛一起,向上杉家的直江兼续送去了联名书状。
                                                    原文:
                                                    御状拝見本望候、家康事、先書ニ如申入候、種々御侘言被申上、御赦免被成候、殊更御縁者ニ被成候て、既に御興を被入候、然者深重 殿下様之儀、不被相背仕合候、人質・誓紙重々被相越候、如此之上、追日東国之儀被任御覚悟候、関東境目等不相究候以前、景勝御上洛被成候ハ、御為可然候ハんと存候て、申入事候、西雲寺如口上之者、頻ニ可成御上洛由候、其方御立被成候、定日相究候者、越中迄も御迎ニ可被出候間、慥ニ可被仰越候、委曲口上ニ申渡候間、不能巨細候、恐々謹言、
                                                    五月十六日(天正十四年) 长盛
                                                    三成
                                                    清久
                                                    直江山城守殿 御返報
                                                    (<景胜公诸士来书>·《上越市史》上杉氏文书集二—三〇九八号文书)

                                                    译文◇:
                                                    承蒙能够拜见殿下的书信,荣幸之至。就像之前信上写的那样,家康已经来谢罪了。秀吉大人不但原谅了他,甚至还和他缔结了姻亲关系,把朝日姬嫁了过去。秀吉大人认为这等好机会或许不会有第二次,于是也已经向家康索取人质与誓书了吧。这样的话,东国那边也渐渐向秀吉大人所想的那样发展了。在下认为要是在关东各势力的国境还没有决定的时候景胜大人能够上洛的话那便是极好的。西云寺这边给鄙人的传话是景胜殿下口头上已经承认了心里有上洛的想法。假若上洛的具体日程决定的话,我方会去到越中来迎接你们,请务必与鄙人保持联络。更详细的内容就交给使者口述了,这边也就不再赘述了。
                                                    就这样,三成他们趁着秀吉和家康结成姻亲的机会,要求上杉景胜尽快上洛。和家康和睦后,东国也基本上已经纳入秀吉的掌控了,所以在各势力的国境还未规定之前首先上洛则是最划得来的手段。
                                                    实际上,早在和家康和睦之前,秀吉便已经在积极地展开他的东国政策了。五月二十五日秀吉给东国的各势力送去了朱印状,根据该书状的大意,石田三成和增田长盛也发出了两人的联名书状(与秋田县立图书馆所藏《秋田藩家藏文书》<佐竹左卫门义命并组下角馆给人及家臣盐谷民部方纲并组下角馆给人家藏文书>)。我们知道白川义亲也收到了一样的文书,这边的话就介绍下给宇都宫家的重臣盐谷义纲(后任伯耆守)的那封。
                                                    原文:
                                                    佐野事、無異儀之段尤候、自然之儀入魂専一候、家康事種々縁辺等儀迄令懇望候条、誓紙・人質以下堅相卜、令赦免候、然而関東之儀、近日差越使者、相立堺目、可属静謐候、若相渋族於有之者、急度可申付候条、其間之儀、聊尓之動不可有之候、委細相含山上道牛候、猶增田右衛門尉·石田治部少輔可申候也、
                                                    五月廿五日(天正十四年) (秀吉朱印影)
                                                    塩谷弥六とのへ
                                                    (家藏文书三<盐谷民部方纲并组下角馆给人文书>七一号·《茨城县史料 中世编Ⅳ》)

                                                    译文◇:
                                                    关于佐野家的事情,大家没什么异议的话就这样吧。为了不出现万一,我认为能好生相谈才是最为重要的。与家康这边已经接下来姻亲的关系,誓书以及人质等交给我后也已经打算赦免他了。所以说,关东这边近日会派去使者,一方面为了确立各势力间的国境,一方面也为了能够稳健的安抚好此事。倘若要是有势力胆敢妨碍我的话,到时一定严惩不贷。到那时除了采取军势行动外别无他法。详细的内容就从请山上道牛那边询问,另外增田长盛和石田三成也可以。

                                                    原文:
                                                    就佐野之儀、被成下 御書候、彼家中無別儀候段、尤被思召候、弥御入魂専用由被仰出候、惣別東国之儀、不日被差下御上使、静謐可被仰付候条、其間之儀、聊尓之動不可有之旨、委細山上道牛被仰含候、恐々謹言、
                                                    五月廿五日(天正十四年) 长盛(花押影)
                                                    三成(花押影)
                                                    塩谷弥六殿
                                                    御宿所
                                                    (家藏文书三<盐谷民部方纲并组下角馆给人文书>七三号·《茨城县史料 中世编Ⅳ》)

                                                    译文◇:
                                                    想必佐野家的相关事宜秀吉大人信中早已告知殿下,因为佐野家中并没有出现什么混乱,所以也就随他去吧。今后也盼请殿下与佐野家的联系更近一步。总的来说,这边马上就要准备派遣使者去往关东,希望能够尽可能不发生武装冲突而稳健的完成对于那边的支配。更详细的内容就劳请大人向山上道牛询问了。
                                                    下野国的佐野家当时正逢家主宗纲战死,家主继承人成为佐野家最主要的问题。不过,正是由于佐野家出乎意料的没有产生什么纠纷,秀吉这边也就默许了。秀吉在家康表示顺从后,为确定东国的国境而向诸东国的大名们派遣使者,对其下令从此以后严惩私自出兵。“入魂専一”和“入魂専用”是某种关键词的意思,表示当时东国各诸侯应该以佐野家为榜样的意思。而携带这两封文书一一拜见各诸侯的,便是信中提到的山上道牛。不过道牛也只不过是先行使者,确立诸侯国界的正式的使节当时还没有被派遣出来。
                                                    不管怎么说,此番的行动,主要目的便是牵制小田原北条氏,并辐射常陆的佐竹家和南奥州地区。截至目前为止来看,与北关东众势力的交涉是由三成和增田长盛负责,发布副状便是很好的证据。顺便说一句,三成当时并不在京城,而是为了迎接上杉景胜一行人去到了北陆道。虽说这封联名状看上去是正文,实际上是增田长盛利用“判纸”印上三成的名字而单独做成的。


                                                    回复
                                                    38楼2017-03-03 12:16
                                                      上杉景胜首次上洛

                                                      天正十四年(1586)五月十六日由三成、木村吉清以及增田长盛给上杉家重臣直江兼续的联署状上记载的那样(三五页),三成为了迎接初次上洛的上杉景胜,沿着北陆道北上,五月二十八日在加贺森本一带接待了景胜一行人。下面,关于景胜一行人上洛的记载,就按照现上杉博物馆所藏的《御上洛日账》(《上越市史》二—三一〇六号文书)来说明。
                                                      隔天的二十九日,景胜受邀在金泽城受到了前田利家的款待。之后,三成便与景胜一起,六月七日开始,经近江国大沟,在刚过夜五更(午后八点左右)抵达了京城。虽说当天,有人提议姑且在坂本暂停留一天再上路,不过最后还是顺着三成的意思赶路到了京城。之后六月十日,三成作为秀吉的使者再次来到京都的百万遍,拜谒了景胜。而景胜之后十二日向大阪移动,十四日抵达大阪拜谒了秀吉。十五日,三成在大阪的自家中设宴招待了景胜一行。六月二十四日,上杉景胜离洛,七月六日回到了越后的春日山城。
                                                      之后接待了前来告知平安归国的景胜使者(吉田肥前守)的三成,与增田长盛两人向景胜发去了作为回信的联署状。遵照秀吉的意图,是关于当下直面的东国政策的一系列详细的事宜的告知。具体来说的话,比方说关于违背秀吉的意图至今没有上洛的真田昌幸,以及佐渡国的处置等。真田昌幸当时由于一方面在上野方面与北条氏在进行着激战,另一方面与德川家康的关系依旧紧张的缘故,一直没有上洛,为此大为光火的秀吉给昌幸取了个“表里比兴”的绰号。信中严格命令景胜,为了不知何时讨伐家康出兵做准备,不允许越后对真田家派兵援助。另一方面,关于佐渡地方的一切处置都人品景胜拿捏。另外,还告知今后只要是秀吉向关东和奥羽送去的朱印状,都会先经由上杉家再到指定的大名处(《上越市史》二—三一二四号文书)。
                                                      虽说臣从了秀吉后,上杉景胜在东国的存在感大幅度的提高了,但就景胜而言最为关心的事还是越后以及佐渡的支配权的问题。来到九月,秀吉为了处理与景胜敌对的新发田重家,将木村弥一右卫门尉吉清派去了越后。这个决定在注明为九月六日的秀吉给景胜的执笔信中提到,并且三成在翌日给直江兼续的书状里也提到了此事(《上越市史》二—三一三五号·三一三六号文书)。信中秀吉向景胜传达了越后国内的敌对问题不论是对天下还是东国都并不是什么好事。而话里的含义便是要上杉家与新发田重家和解,集中兵力讨伐真田家。
                                                      三成、木村吉清和增田长盛给新发田因幡守重家及其重臣送去的联署状(《上越市史》二—三一三八号·三一三九号文书)中,也阐述了与景胜的对立并不仅仅关系到越后一国内的领土纷争。对于已经臣服于秀吉的上杉景胜的不服从,便是违背了为天下泰平而努力的秀吉等,总而言之就是说服其早日归顺景胜。不过,新发田重家对此并不理会,处于对服从景胜的不满,依旧持续进行着抵抗。终于,恼怒的秀吉一改之前致力于两家调停的方针,在注明九月二十五日的执笔信(《上杉家文书》八一五号)中,同意景胜出兵攻打新发田。
                                                      不过,希望此事早日尘埃落定的秀吉,意会景胜即可与木村吉清进行商谈与处置。信中除了关于新发田外,还有针对真田家的指示,以及关东方面的应对等。由于此信附随着三成和增田长盛的联署状,那在这里就拿来作为参照好了。

                                                      原文:
                                                      尊書之趣、具遂披露候、則以 御書被仰出候、
                                                      一、新発田事、被責詰、近々可有一途之由、尤被思召候、様子木村弥一右衛門尉ニ被仰含、被差遣候キ、何之道ニも急度被明隙候様ニ被仰付、尤候事、
                                                      一、真田事、是又最前如被仰出候表裏者候ニ付而、御成敗之儀、雖被仰付候、先今度之儀被加御遠慮候事、
                                                      一、関左幷伊達·会津辺、御取次之儀ニ付て、御朱印相調、進之候、御才覚専一存候事、猶、条々追々可得御意候、恐惶謹言
                                                      九月廿五日(天正十四年) 长盛 三成
                                                      謹上 上杉少将殿
                                                      (大日本古文书《上杉家文书》八一六号)

                                                      译文◇:
                                                      殿下书信的主要内容已经向秀吉大人详尽的阐述了,所以这边是对于殿下的指示。
                                                      一、关于攻打新发田的一事,近期便可有定论,届时请听凭指示。详细内容木村吉清这边已向木村吉清传达了,届时会予以传达,不管是以何种方式应该都是能够尽快解决的吧。
                                                      一、关于真田一族,就如同之前所说的那样,是个虚伪的小人所以应讨伐之。不过这次就先放他们一马。
                                                      一、关东、乃至伊达和芦名(会津)的相关事宜,秀吉大人的朱印状已经准备先行送去殿下处,到时希望殿下能够妥善处理此事。

                                                      关于新发田的讨伐,会有木村吉清详尽的传达过去,到时只消按照指令尽速解决便可。而关于之前预定的讨伐真田一族一事,当下先行暂缓。最后一条是令关东诸大名及伊达氏和会津芦名氏向秀吉臣从一事,将全权委任上杉景胜。希望作为说服东国诸大名归降秀吉的景胜能够充分了解秀吉的意思吧。
                                                      另一方面,从一直以来为秀吉给上杉景胜书信书写副状,并向景胜的重臣直江兼续进行细致指示的三成、增田长盛和木村吉清的表现来看,无疑同“奏者”一般。所以之后,以秀吉指示为中心与诸大名进行外交的三成他们的职责,请恕我以“奏者”相称。
                                                      天正十四年(1586)五月,秀吉以自己的亲妹妹朝日姬和家康的政治婚姻为手段,和家康达成和解。而十月家康亲自赴大阪向秀吉表示臣从,从那时开始秀吉便将实现东国“无事”的任务全权委托给了家康。“无事”虽说本来是“和睦”的意思,这里是制止一切武装冲突,使经常引起战乱的领主们归顺秀吉的意思。秀吉将终结东国纷争,各势力归附自己的使命交给了家康去完成。
                                                      在十一月四日秀吉向景胜告知家康上洛的执笔信写有两点(《上越市史》二—三一五九号·三一六〇号文书)。自此,关东交由家康管辖,真田昌幸、小笠原贞庆、木曾义昌归属家康,尤其是真田家已不再从属于上杉氏。秀吉尽可能不和上杉氏撕破脸的情况下解决了真田家的问题,希望上杉能够专心讨伐新发田,统一越后。这样东国的问题基本上告一段落了。
                                                      和佐竹氏一样,常年备受北条氏压迫的常陆结城晴朝和多贺谷重经在天正十一年(1586)六月向秀吉送去了亲善书状。家康臣从秀吉之后的天正十四年(1586)十二月,秀吉向多贺谷修理进重经送去了以下执笔信。

                                                      原文:
                                                      対石田治部少輔書状遂披見候、関東奥両国迄惣無事之儀、今度家康ニ被仰付条、不可有異議候、若於違背族者、可令成敗候、猶治部少輔可申候也、
                                                      十二月三日(天正十四年) (豊臣秀吉花押)
                                                      多賀谷修理進とのへ
                                                      (<多贺谷隆经家藏文书>·《结城市史 第一卷 古代中世史料编》所收)

                                                      译文◇:
                                                      给石田三成的书信我已经看过了,接下来就听从家康的指示,保持关东和奥羽的泰平,不得有误。要是出现违背者就讨伐之。再者,也可向石田三成报告。

                                                      从书信开头看,能很明确的知道多贺谷重经给三成送去过书信。恐怕,结城晴朝也一样吧。由于结城氏与多贺谷氏也是和佐竹氏一样,地盘位于常陆,所以一直以来作为佐竹家的“奏者”的三成对这两家或许也担任着相同的工作。顺便说一句,多贺谷重经的嫡长子右近大夫一开始实名叫“光经”,之后才改名的“三经”,据说是被赐予了三成的“三”字。总之不管如何,三成之后虽然执行着他对于上杉家以及东国“奏者”的使命,不过至少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主要政务重心将会转移到西国那边。


                                                      回复
                                                      39楼2017-03-11 16: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3-12 22:47
                                                          三 九州平定

                                                          就任堺奉行与西国的相关事宜

                                                          天正十四年(1586)六月,从织田信长时代便一直任职于堺政所的松井友闲被罢免,之后的工作交给了继任的三成与小西立佐(朝尾直弘<织丰期的堺代官>《朝尾直弘著作集》第三卷所收)。这里和三成一起被任命的小西立佐(表记为“隆佐”)虽说是堺的本地人,不过家族和详细的亲戚关系都清楚。之后,在小西家和堺豪商日比屋家建立了两重、三重的姻亲关系开始,小西家也可以说算是堺里具有影响力的商人家族之一了。和日比谷家一样,小西家也拥有对外贸易的关系网。而且,由于和弗朗西斯科·萨比埃鲁相识,小西家也和日比谷家一样,组内基本上都是基督教教徒。顺便提一下,立佐的长子如清(和泉)在天正二十年立佐去世后承袭其父担任了堺的奉行。另外立佐的次子便是小西行长(弥九郎,封地为“日向守”,之后改封“摄津守”)。
                                                          这时的小西立佐具考察已经年近六旬(根据路易斯·弗洛伊斯的评价,天正二十年的时候,立佐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头了”)。虽说是同事关系,但对于当年才20过半的三成(按永禄三年(1560)来算,当年三成27岁)来说,两人之间差了一代。恐怕当时的三成是作为丰臣政权下行政机关的管理者就任该职位的。不过,就任奉行的三成却并不受基督教会的待见。耶稣教会的路易斯·弗罗伊斯在《日本史》中有如下记载。
                                                          “关白殿下任命了两名堺的代官。其中一人是小西隆佐(立佐),现海军总司令小西弥九郎行长的父亲。这位小西立佐是一位非常好的人,是都内最早的基督教会的一员,也是我们教会和基督徒们的好友。和他一起的那位代官是叫做石田佐吉三成的关白殿下的家臣,是反对关白殿下暴政的小西立佐大人的敌人,也就是我们基督教会的敌人。是位嫉妒心重,态度傲慢的野心家。其他方面也是一位恶贯满盈的人物。担任堺的代官的就是以上两人。”
                                                          (松田毅一·川崎桃太译《完译弗洛伊斯日本史》·中央公论社)
                                                          在三成就任堺奉行两个月后,堺的豪商也是基督教会一员的迭戈·日比屋了珪的女婿路斯卡宗礼就被三成判了罪。就如刚才所说,小西立佐是小西行长的父亲,小西家和日比屋家又是姻亲关系。所以三成这行为实际上得罪了小西和日比屋两家。不管怎样,这些事也是说明了耶稣教会对三成怀有非常强的敌意。
                                                          另一方面,三成很早之前就皈依了大德寺春屋宗园,当时正为了森忠政(森可成之子)和宗园他们,在京都大德寺建造塔头三玄院。在这之前,备受岛津氏压迫的丰后的大友宗麟,为了寻求秀吉的庇护而上坂,天正十四年(1586)四月六日与秀吉进行了会面。同时,岛津义久也派遣使者(镰田刑部左卫门尉政广)来拜访了秀吉。秀吉当时提出了相关诸大名在“分国治理”的前提下保持和平的这个想法。这个“分国治理”的概要是以筑前为丰臣政权的直辖领地,而九州其他的地盘交由毛利、大友和岛津三国瓜分。按这个来看的话,毛利家获九州北部(丰前北部、肥前);大友家则在本国领土丰后之外获封筑后、丰前南部以及肥后北部;岛津家的话坐拥肥后南部和萨隅日(萨摩、大隅、日向),同时也有使毛利家割让领国的东部来作为前提的可能性。
                                                          按照这个方针,天正十四年(1586)四月十日,秀吉给毛利辉元送去了盖有朱印的十四条“觉”(大日本古文书《毛利家文书》九四九号)。“觉”的主要前提内容虽说是准备向九州派兵,不过诸如“分国置目、此節可申付事”、“簡要城堅固申付、其外下城事”、“海陸役所停止事”、“人数揃事”等等,其中即有关系到毛利家领内的支配策略,也包含着濑户内的海运相关的条款。
                                                          而三成就任“堺奉行”一事,恐怕也和丰臣政权对西国的该方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五月份虽说和德川家康缔结姻亲关系而达成了和解,但实际上不可否认的是只要德川家康对秀吉没有俯首称臣,秀吉这边是万不敢大意的。所以说在和家康的紧张关系没有缓解的情况下,秀吉是不会安心离开京城或大阪的。所以对于和岛津家的出兵便委任给了中国的毛利家和四国的势力。是年九月,讃岐的仙石秀久(表记苗字为“千石”)作为四国军的监军抵达了丰后。十月,毛利家自丰前上陆。
                                                          而当时堺的商人们控制的贸易线路就这样作为了前线的兵站补给线。也许派三成任职堺奉行就是以这个为目的的吧。另外,一开始担任和岛津家交涉一职的除羽柴秀长外,还有细川幽斋和千宗易他们,不过自三成任职堺奉行后也加入了进来。九月下旬,得知四国和中国的军势已渡船抵达九州的岛津义久立马派遣家臣长寿院盛淳和大善房快顺远赴京都向秀吉解释。而当下的秀久则尽可能的与秀长、施药院全宗以及三成进行周旋。(《鹿儿岛县史料 旧记杂录后编》第二卷所收、一八三~一八八号文书,以下略记为《萨藩旧记杂录后编》二—一八三~一八八号)。
                                                          是年十月,家康终于决心上洛向秀吉称臣。来到大阪的家康被秀吉命令填补堺周围的战壕,并在十一月亲自出马进行对于战壕的填补工程(《宇野主水日记》。朝尾直弘<织丰期的堺代官><《朝尾直弘著作集》第三卷所收>)。虽说最后战壕还是留下了一半,不过作为西国的政策和九州出兵的前提,在政治、军事两方面对于堺的压制是毋庸置疑的。之后,三成的这个堺奉行一直当到了天正十六年(1588)末(松田毅一《近代初期日本关系南蛮史料研究》、金井林太郎《石田三成》)。


                                                          回复
                                                          41楼2017-03-16 23:55


                                                            补一张细川幽斋(藤孝)的图


                                                            回复
                                                            42楼2017-03-17 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