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墨吧 关注:514贴子:5,010
  • 5回复贴,共1

【伪长篇】《天狱》(BG向+主双蓝/龙墨+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治(zhi)愈(yu)向同人,LZ自称“从不写BE的无良写手”所以放心结局肯定是圆满的(相对而言)。




该说什么类型的小说呢?其实我也不好分类,各位将正文看下去就知道了(笑)



LZ高中狗,更新勿催,我会努力的。



糖很多,请自备足量狗粮我保证你们吃到爽。



那么END,请勿在发表序章前插楼,谢谢合作。




回复
1楼2017-01-20 14:49
    ——食用说明——
    1、中v各人设皆加入了私设,接受不能者请右上。
    2、有多甜就有多虐,有多纯就有多黑。
    3、小说中的一些占卜术语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切勿当真。
    4、前期双蓝主线后期会过渡到龙墨,我会极力实现双线并行的。
    5、文笔剧情技术构造不妥当的话请轻喷,轻喷,轻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6、小心被摩柯和龙牙撩到。(沉重地)


    回复
    2楼2017-01-20 14:49
      Part0 序

      维卡洛蒂学园,一周年学院庆典。

      本该是个格外热闹的活动日,我却哭丧着脸无助地望着那一罐被打翻的墨水瓶不知所措,天知道为什么会有一只野猫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从面前那团林荫道的灌木丛中体态灵活地蹦到占卜台上,抓了抓木质招牌上斜挂的咒幡,啃了啃台案上小巧的附魂锁,然后伸出毛绒绒的小爪“噗叽”一下打翻了没有合上盖子的墨水瓶,最后示威似的朝我咧咧嘴,“喵喵”叫了两声,耀武扬威地扬长而去。

      这家伙,一定是猫咪界的一颗毒瘤!我无奈地撇了撇嘴,有些难过地捏住了之前那张还在被我奋笔疾书的符纸的一角,小心翼翼地将它从墨渍中剥离,丢在了脚下的纸篓里。这可是我的成功制作的第一枚护身符,本来还打算能卖个不错的价钱,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

      我一边用纸巾吸拭着占卜台上的墨汁,一边歪着头思索着。我分明记得昨天在为自己占卜的时候卜卦上显示着的不是“大吉”吗!难道说今天的运势失去了召唤灵的庇护加持?也不对,上一次召请灵体不是就在三天前吗……

      懊恼得想用咒幡来撞自己的头,一个歌咏社的女孩子却刚巧从我的占卜摊前路过,看到摊位的招牌后便欣喜地打了个招呼:“早啊天依,你今天也出来摆摊吗?”

      我点点头,放下了刚刚从招牌处拿在手里的咒幡:“你也早,今天的运势不太好,一只野猫刚刚才把我的场子砸过呢,真是糟心。”

      女孩听到我的话忍俊不禁地捂嘴偷笑:“一定是你之前驱逐过的灵体附在猫身上来报复你了。啊对了对了。”她眼睛调皮地一眨,转过身指着不远处一辆正被人推着缓慢移动的餐车,补充道,“知道你旁边的摊位卖的是什么吗?”

      她压低了语气,似是在期待着我的反应,然后才慢慢地,拉长声音说道:“是——包——子——哟!”

      包子!

      热气腾腾,还在向上弥散着蒸汽的包子!

      我感到自己的眼睛仿佛在瞬间就亮了起来,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是是是……是真的吗!包子什么的!”

      她点头:“还是烹饪社的指导教师和社员们亲自操刀,精心制作出的水晶小笼包喔!”

      唔嗷嗷嗷嗷嗷!我觉得我已经被饕餮大人附身了!就在听完那番话之后!

      此时的我已将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包子车上,满心巴望着它的移动速度能变得再快一些,甚至开始犹豫起自己要不要给推车的人写个附灵咒符附个力灵之类的存在。

      直到女孩的一句话又击碎了我可怜的幻想:“可是据说这种包子只能用摊主的荣誉徽章来兑换才行哦。”

      荣誉徽章是学校的一个特殊的奖励机制,学生们从摊主那里购物的时候,用的是学校分发的特制“硬币”。当累计满十枚的时候,便可以换成一个荣誉徽章——虽然学生们更愿意称它为宝石硬币。

      可是,迄今为止,我也才收集了八枚普通硬币而已,而像烹饪社指导师和社长亲自出马做成的美食,怕是不到一刻钟就要被抢购一空吧。

      我失落地垂下眼帘,抿紧了唇瓣。现如今的科学社会,人们早就不信这套鬼神之说了,之前来占卜的几个人,也都是抱着玩乐的态度。

      轻叹口气,我没有再注视着餐车,强装笑颜和女孩道了别,我又低头开始收拾之前被猫咪弄乱的占卜台,泼在桌台上的墨水已经开始有干涸的趋向了,如果再不及时处理,估计这木质的桌台就要被烙下一些永久性的,不可磨灭的印记……

      正当我将被点染了些许墨斑的咒幡重又挂在刻着“占卜”两个字的招牌上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响起了:

      “请问,我现在可以占卜吗?”

      说话的是个有着深蓝色头发的少年,他微微一笑,眉眼如冰雪雕刻的玫瑰般精致,肌肤白润细腻,在阳光的照耀下,生出几分柔和的光彩。

      “嗯……嗯!可以,可以的!”我慌乱地埋头从抽屉里翻出一摞卡牌,感到这个少年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

      他依旧是温柔地笑着,看着我展平卡牌,抚平牌背上的褶纹,再按次序将它们翻向整理好。

      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请选择三张你第一眼看上去就有欲望选择的卡牌。”

      他垂眸,伸出手指缓缓地将三张卡牌抽离出了序列。

      我深吸一口气,翻开了他抽出的那三张卡牌。

      “麝壹为空,转骨成贰,玉烛叁分,黎火居肆。四念双沉,燃空烬野。”

      他念出了这句话,神情陡然变得悲怆:“我说的对吗?”

      我的呼吸滞顿了一下,在望见他的面容后,心里像在一刹那被绝望的哀恸所填满。

      我记得他。

      他是我生命中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世界在霎时间被苍白所浸染,像是一点点消亡的像素块一般,大片大片地以我和少年为中心轰然坠落。

      “然后你会诉说我的未来,而我只是静静地听完后,对你说了一句话。”

      “你还记得我说的是什么吗?”

      少年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外界濒临崩溃的影响,翕动嘴唇,向我伸出了一只手:

      “天依,我喜欢你。”

      “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

      ……

      没有回声。

      阳光温暖明媚,占卜台前空无一人。

      占卜卡还规规整整地存放在抽屉,一旁的餐车已运送完毕,正掀开了蒸笼,袅绕的香气刺激着人们的味蕾。

      我自嘲地笑笑,以为那只是个虚无的幻境。

      但目光落及之处,一枚崭新的猫眼石硬币,正闪烁着夺目的亮芒。

      一如他在最后一刻的眼眸,流动着似星辰般细碎的微光。


      收起回复
      3楼2017-01-20 14:50
        Part 1 那道影

        深吸一口气,缓缓翻开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三张卡牌。

        “轻壹成香,堕花划贰,辰月叁当,缘结匿肆。”

        洛天依若有所思地念出占卜的结果,兴奋地拍了下手:“嘿,结果不错呀!今天是个缘结桃花的好日子呢,快去和你喜欢的人表白吧!”

        “诶?!是真的是真的吗?”将双手紧扣在一起放在胸前的女孩子满脸期待,声音也因激动变得微微颤抖,“虽然一直都相信天依你的占卜结果,但是,这次真的是万无一失对吗?!”

        洛天依点点头,朝她比了一个心:“这可是今天我接的第一单,命中率绝对100%呢!吸收了我24h积攒下来的幸运能量的你就不用担心啦,去做你一直想做的事就好了!”

        “谢谢谢谢!”跃跃欲试地将占卜费放到洛天依的桌子上,女孩双颊微红地小跑出了社团的大门。洛天依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的最尽头,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她从半年前就天天到我这占卜了吧……问的问题也都是与之相关的,今天终于要和心上人修成正果了吗?”

        意味着客源又少了一个——

        洛天依无奈地伸了伸懒腰,将凌乱的纸牌摆放整齐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没事,反正占卜也只是副业,少几个人根本就没关系的,嗯……

        说什么没事啊!每晚的夜宵要少了多少样小菜呀!

        “天依……”

        宛如幽灵一样的声音幽幽地从她耳后传来,洛天依一个激灵从座椅上跳起来反手一张咒符贴了上去:“妈妈妈妈妈呀怨灵退散!我只是占个卜而已我没干其他坏事!”

        “又在烹饪社社团练习的时候给别人占卜呢?”副社长强忍住喷涌而上的滚滚怒气,微笑着撕下被贴在脸上的的咒符放慢语气朝洛天依说道,“哎呀,我们社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恪·尽·职·守的社员呢?”

        烹饪社的副社长特意加上了“恪尽职守”这四个字的重音,将双手撑在桌子上目光灼灼地逼视着洛天依,一副她不道歉就绝不事罢干休的气势。

        洛天依紧张地吞了口唾沫,声音不由得弱了几个分贝:“对不起……我不该在烹饪社社团活动的时候自作主张地给别人占卜,我下次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所以诚心恳求副社长大人的原谅!”

        说着她便合掌弯下身子摆出祈求原谅的姿势可怜巴巴地望着副社长,就像是一个偷吃糖果被发现的孩子。

        “你每次总是这样说,下次还不是照犯不误?”副社长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反正你来烹饪社只是为了来蹭饭吧……真是服了你了,作为惩罚,就像往常一样下次带来食材吧,不带来的话,是不准随便吃其他社员费尽心思才做出来的美味喔?”

        “明白!”感知到“美食”这两个字的洛天依转眼间就变得振奋无比,“为了社长大人的手艺,我一定会带来最佳的食材的!”

        副社长点点头,刚准备再叮嘱天依几句,便因为后方社员们的一阵喧哗而皱起了眉头。

        “干什么呢?突然这么聒噪?”不满地诘问他们一句,副社长在转过头去,在瞥见眼前之景时却忽然哑声。

        “是推理社的人来大驾光临诶?!”

        “听说推理社的人可都是颜值高的学霸,性格也都是很乖僻,居然还会出去和其他社团外交吗?”

        “啊啊!听说现任的学生会委员长乐正龙牙也经常在推理社出现哎,要是我的智商能跟得上,我也……”

        洛天依抽了抽嘴角,心中打定主意准备从烹饪社的后门偷溜出去。自古科学和灵术就是不共戴天之敌,推理社的那群怪胎要是在这碰见自己,巴不得会用概率学理念来批判自己的“迷信”行为,要是惹火了他们说不定还会发动人民力量来对自己发动全民通缉……

        总之,她是一刻都不愿与这类古板的家伙多待,与其自己先被找上麻烦,还不如溜之大吉呢。

        正当洛天依悄悄打开后门的那一刹那,她鬼使神差地朝前门望了一眼。

        或许是因为想看看推理社的人颜值究竟有多高么?还是其他不明的缘由?

        透过向大门围拢过去的熙攘的人群中,海蓝的身影。

        似曾相识般,如悉心雕刻的玫瑰般精致的眉眼,冷漠地凝视着聚拢的人群,简直就像个没有表情的冰雕呢。


        回复
        4楼2017-01-29 12:29
          好文w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29 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