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比优斯吧 关注:14,691贴子:400,087

【原创】《记忆の时光》×慢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前的贴镇楼图有点乱,所以开贴重发
  
@碎落月 审核,么么扎(๑•̀ㅂ•́)و✧

芬理希梦镇楼,1L备用,2L豪华版碎碎念

未见TBC勿C,不过一般都是一楼一章,除非字数超限制了

已发章节全部挪过来之后旧贴会删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27 14:04
    3L备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27 14:05
      4L豪华版碎碎念


      这里是林七柚,因为觉得茶九辞读着很怪,所以改,称呼随意w,统一柚子也可以w

      本帖可以水,但是,拒绝长水,长水者禁

      如题,文文慢热,一周三更,过年易断更

      如果悲结局的话,可能会有第二部,第二部女主不变×迫迫,50%的可能性
        
      本文曾经在奥吧用小号@匹诺曹等谎言 发过,后删帖,女主变身后名未变,剧情大改

      最后,来求个微博关注,可互关吖

      最后的最后,认真地重复几遍,柚子真的是个不高冷的人,柚子真的是个不高冷的人,柚子简真的是个不高冷的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关于艾特,需要艾特的好友请主动加好友,尤其是ID很繁琐容易打错的,谢谢

      于是碎碎念结束,打扰了吖

      求不吞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27 14:08
        5L旧贴链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27 14:09
          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1-27 14:10
            7L艾特楼

            需要艾特的回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27 14:16
              001.



              距光之国约一百七十万光年,K97星云,行星瑞亚。
                
              原本祥和的行星瑞亚一片烟火弥漫,大地上碎砖裂瓦遍布着,令人悲痛欲绝的光粒子漂浮在空气中,将这个和平之星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奥特曼的血液是由光组成的,受伤或死之后,光便回飘散到空气中,最后消失于天际。
                
              不难想象,原本的和平之星在几夕几朝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残忍战争。
                
              尼莫西弥的右手腕上扣着黑色的枷锁,枷锁连着锁链,整个身子被吊在山崖上,旁边还挂着一具已经没了气息的身躯。
                
              “哥哥……”尼莫西弥伸出那只依旧自由的手,努力想拉住那具身躯的手。
                
              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的兄长……
                
              为什么传说中的神不出现?
                
              为什么跟他们交好了千万年的光之国没有来人?
                
              一道诡异的黑雾缠绕在了那已没了气息的身躯上,慢慢地将他手腕上的枷锁腐蚀而去,吸噬着他身上的力量来源。
                
              “你走开,不要动我哥哥,你不准动他!”尼莫西弥拼了命地嘶吼着,左手腕处开始有金色的血液飘出。
                
              他们一族死后,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恢复成光粒子的形态,回归到神坛那里等待着以后的转世……
                
              尼莫西弥不知道那些家伙用了什么办法,竟让她的哥哥死后一直保持着奥特曼的形态……
                
              她看到那团黑雾从她哥哥的身上吸取了不少银色的光粒出来,那是他们一族特殊力量的来源。
                
              当最后一粒光粒被那黑雾吸收后,她哥哥的身躯也在那一刻化为了灰烬,再也没有了转世的机会了……
                
              尼莫西弥绝望地望着随风飘荡的灰烬,这里,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了……
                
              一道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气息出现在了她的附近。
                
              一只手挑起了她的下颚,阴冷的声音慢慢响起,“我和光之一族的战争,就由你们瑞亚开启,要恨,就恨你们是光之一族……”
                
              “你有本事就把我手腕上的封印去掉!”她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将全身包裹在黑雾下的家伙,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轻笑了几声,便去掉了她右手腕上的封印,然而还没等她开始攻击,她的周身就卷起了一阵风。
                
              “什……么?”只是几秒,尼莫西弥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了一个茧里头,身体里的能量也越发的少……
                
              胸前的彩色计时器急促地闪烁着,却不曾彻底暗下去。
                
              陨石一样的石茧浮在空中,而后被黑雾缠绕着送出了行星瑞亚,似乎是任由它在宇宙中飘荡。
                
              当光之国的奥特曼来到这里时,这里已经荒无人烟了,没有奥特曼,没有侵入者,除了那遍地的建筑残骸。
                
              “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艾斯沉重的声音在寂静的这里响起。
                
              “梦比优斯那家伙要难过很久了。”泰罗的一句话让所有人又沉重了一层。
                
              一行人回到了光之国,却没敢将事实全部告诉梦比优斯,只是告诉他,你们会见面的,一定会的……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27 14:17
                来了,柚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27 14:19
                  002.



                  距离那次和安培拉星人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三年零三十七天了,也就是说,未来也已经离开他们三年零三十七天了。
                    
                  “哲平桑,我好想未来……”已留了长发的木之美趴在桌上抱怨着,手里紧紧握着未来留给她的兔子护身符。
                    
                  木之美的一句话让原本嬉笑欢乐的指挥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如今的指挥室已经比三年前大了起码有一倍,也多了两位新人。
                    
                  新人也只是从GUYS的成员档案里简单略过那个名叫日比野未来的人,并不太了解,也未曾深入了解过。
                    
                  “木之美前辈,那个叫未来的人对前辈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吗?”秋川悠子打破了这寂静到诡异的画面。
                    
                  她突然对那个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既然想念,为什么不去见他?
                    
                  是不能,还是见不到……
                    
                  三年的时光,早已将三年前的那场大战淹没在了时光的长河中,只有少部分的人还记得那场近乎让他们失去希望的大战。
                    
                  安逸的生活让大部分的人逐渐忘记了那段恐怖的过去,那张笑脸和为了地球拼上命的身躯也逐渐在这安逸中淡去,甚至连日比野未来这个名字也不太被人所提起。
                    
                  “嗯,未来是我们很重要的伙伴!”木之美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笑道。
                    
                  “也不知道那个笨蛋过的怎么样了。”真理奈托着腮回忆着以前的许多事,勾起了嘴角。
                    
                  一旁低头抱着足球的贞治抬起头,很是幽怨地看了一眼沉浸在回忆里的真理奈,而后酸溜溜地开口说道:“真理奈,我才是你的男朋友……”
                    
                  贞治的内心是伤心欲绝的,他追了三年才追到手,什么时候才能娶回家?
                    
                  “我想未来跟你是我男朋友有什么关系?”真理奈奇怪地问道。
                    
                  周围人都忍不住掩着唇笑了起来,除了发呆中的龙。
                    
                  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那个傻瓜已经回去三年多了……
                    
                  正当众人欢笑间,指挥室里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
                    
                  “怎么回事?秋川。”龙皱眉问道,却从容不迫。
                    
                  “队长,有不明物体正朝地球坠落,98%的可能性会坠落到……”秋川突然顿住了,有点不相信这个可能性。
                    
                  秋川抬头望了一眼龙,“98%的可能性坠落到大熊火山附近,预计……三分钟后。”
                    
                  “陨石吗?”哲平站在秋川身旁看着显示屏。
                    
                  “不确定,目前没有生命迹象,但是有奇怪的反应。”秋川敲了几下键盘才回答着哲平的话。
                    
                  显示屏上的红点突然消失了,哲平瞪大了眼睛,“诶?消失了……”
                    
                  引起指挥室警报的不明物体就这么消失了?
                    
                  “GUYS,Sally Go!”龙说道。
                    
                  “GIG!”
                    
                  真理奈和贞治几人也是条件反射地应声,却在几秒后反应了过来:“抱歉,都忘了已经不是队员了。”
                    
                  是啊,从三年多前的那一战结束后,真理奈、贞治、哲平还有木之美都是恢复了平常人的身份,只是偶尔还会回来看看……
                    
                  “既然你们都应了话,怎么还能说这些话呢?你们的队服还留着,去吧。”龙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笑道。
                    
                  嘛,好久都没有一起战斗过了……
                    
                  大熊火山附近。
                    
                  真理奈望着这熟悉的画面,眼眶有些酸涩。
                    
                  那一年,那个叫未来的笨蛋在这里中了巴顿的毒;那一年,他们懂了彩色计时器的含义;那一年,他们知道了奥特曼并不是不死之身……
                    
                  “队长,3点钟方向有生命反应。”留在指挥室的秋川连接了和龙的通讯。
                    
                  “继续观察情况。”龙对着通讯器说道。
                    
                  “GIG!”秋川道。
                    
                  春崎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一步一步地移动着,眼神如鹰眼一样犀利。
                    
                  “哲……哲平桑……”木之美突然躲到了哲平的身后,害怕地喊着他的名字。
                    
                  “木之美,怎么了?”哲平担心地问道。
                    
                  木之美揪着他的衣角,“3点钟的方向,有……有……东西。”
                    
                  “木之美你是不是不舒服,哪里有东西?”真理奈摸了摸她的额头问道。
                    
                  “啊咧……”木之美抬手揉了揉眼镜下的眼睛,“我刚刚还看到的啊……”
                    
                  龙无奈地笑了一下,“木之美你还是那么胆小啊。”
                    
                  “龙,看那里。”贞治突然喊了一声龙的名字,示意他看他望的地方。
                    
                  一袭白色纱裙的少女躺在乱石堆里,沾满着泥灰的脸上看不出样貌,只是依稀觉得那人韶颜如月。
                    
                  一个少女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任谁都觉得诡异……
                    
                  “先带回总部。”龙迟疑了很久才下定了这个决心。
                    
                  “队长,我的初抱可是要留给我女朋友的!”春崎坚决地摇了摇头,他不背也不抱。
                    
                  剩下的两个男士也主动地往自家那位身边靠了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27 14:23
                    .
                    .
                    .
                    于是龙只好自己将这不知名的少女抱回了雁猛虎号上,内心想骂人不解释。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27 14:24
                      003.



                      M78星云,光之国。
                        
                      梦比优斯正站在训练场外看着一批新人在泰罗的指导下对战练习,他的泰罗哥哥果然是光之国最好、最厉害的教官!
                        
                      “梦比优斯,泰罗,请速回等离子火花塔!”浅绿色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奥特签名。
                        
                      泰罗和梦比优斯对视了一眼,而后便对着训练场里的新人说道:“继续练习,不要偷懒,注意点到为止。”
                        
                      “是!泰罗教官!”
                        
                      两人一齐飞回了等离子火花塔,都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都来了?”梦比优斯看到那些平常不在光之国的奥特曼都聚在了这里,不由得奇怪地呢喃着。
                        
                      阿斯特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呦,好久不见了,梦比优斯。”
                        
                      “好久不见。”
                        
                      奥特之父凯恩和奥特之母玛利从塔内部缓缓走来,凯恩说道:“今天把各位都召集过来,是想告诉各位,有她的消息了。”
                        
                      “她?尼莫西弥吗?”梦比优斯立刻想到了瑞亚的她。
                        
                      玛利点点头,“是的,光之国昨天在地球附近捕获到了她的能量反应,只是只有一瞬间。”
                        
                      “母亲,把我们都叫过来,肯定不止这么点事吧?”泰罗却有些沉重地开口问道。
                        
                      “是的,在地球附近不仅捕获到了尼莫西弥的能量反应,还捕获到了黑暗的能量反应,那个原本已经消失了的黑暗能量。”凯恩的语气很是沉重,“地球可能会再次陷入怪兽频繁期。”
                        
                      为了消灭那个家伙,他们光之一族可是战死了不少的奥特曼,付出的代价极其惨重,没想到如今又……
                        
                      “大队长,我请求去保护地球……顺便带回尼莫西弥,不会让她被黑暗所利用!”梦比优斯请求道。
                        
                      “嗯,也好。你们两个原本就……”凯恩突然给他来了个哑迷。
                        
                      梦比优斯疑惑,“我们原本就是什么?”
                        
                      “没什么。梦比优斯,去吧,再一次地守护你心爱的地球,再一次地保护她。”凯恩抬起了手中的奥特哑铃。
                        
                      一道光落到梦比优斯身上,随后他的肩上便多了一条红色的披风,和他哥哥们一样的红色披风。
                        
                      “是!我走了,大队长。”梦比优斯飞出了光之国。
                        
                      米娜,我回来了。
                        
                      “他毕竟也是黑暗看中的猎物,你这样同意他去地球,会不会……”玛利担心地问道。
                        
                      “无限选中的奥特曼有他的使命。”凯恩转身望向等离子火花塔的深处,那个光之国的命脉所在。
                        
                      旁边的一堆奥特兄弟都觉得自己被忽略了,把他们找来就是让他们看他们的?
                        
                      “赛文,你留心观察地球周围的情况。”
                        
                      “泰罗,你继续训练新人,加强光之国的后备能力。”
                        
                      “阿斯特拉带赛罗回王那里,等候命令。”
                        
                      “剩下的……原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
                        
                      留有一手,是凯恩最近特别喜欢做的事。
                        
                      地球,日本GUYS总部。
                        
                      “队长,这是那个女生的体检报告,跟人类完全相同。”秋川将出来的体检报告在第一时间交给了龙。
                        
                      龙接过报告单翻看了几眼,心中的怀疑这才降低了不少,“她醒了吗?”
                        
                      “暂时还没有。”秋川摇摇头。
                        
                      “龙桑,有客人。”木之美面前的显示屏上突然出现了申请对话的请求。
                        
                      龙走到木之美身边,同意了请求,而后两人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未来?!”
                        
                      “纳尼纳尼?未来回来了?”哲平几人也围了过去。
                        
                      “我回来了,不放我进去吗?”望着挤满了脸的显示屏,未来笑道,一如三年前那般。
                        
                      得到了指挥室的同意,未来很快就进入了基地。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龙锤了一下他的肩部,眼中有泪花闪烁。
                        
                      未来笑而不语,他们是不可以随便来地球的。
                        
                      只有在地球出现危机的时候,他们才能来这里;或者他们已经丧失了变回奥特曼身姿的能力时,他们可以选择留在地球当个普通人。
                        
                      “未来前辈?”秋川打开资料,把人和照片对比了下照片,惊愕地发现三年后的他跟三年前居然一模一样!
                        
                      “怎么了?”未来笑着问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单纯。
                        
                      “你是不老的吗?”秋川有点羡慕。
                        
                      未来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龙咳嗽了几声,替他解围道:“他三年前被派去了宇宙中工作,没什么变化也正常的,毕竟地上一年天上一天嘛。”
                        
                      “也是啊,还是真羡慕呐。”秋川自言自语道。
                        
                      迫水为了让未来以后回来对新队员有个解释,特意将未来的档案填成了派去火星基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27 14:24
                        .
                        .
                        .  
                        看到秋川信了他的话,龙也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又不得佩服迫水的机智!
                          
                        多亏了迫水队长以前那个他觉得多余的举动。
                          
                        前天真理奈他们选择了回归GUYS,今天未来又出现了,龙觉得真是皆大欢喜了,此生无憾!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27 14:24
                          004.




                          躺在病床上的人突然幽幽睁开了眼睛,所有的东西在那一双海蓝色的眸子中,似乎格外的渺小。
                            
                          她褪下身上宽大的病号服,将原先及地的白色长袖纱裙换了上去,光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
                            
                          柔顺的及腰墨发凌乱地披在肩背上,却又不失美感。
                            
                          她感受到了,来自光之国的熟悉的气息,只是已经没有用了。
                            
                          这里是人类的地球,她没有死,但她比临死前还难受……
                            
                          她还很清楚地记得,她的哥哥笑着告诉她“七海友纪,是你人类形态的名字”。
                            
                          “七海友纪……”友纪苦苦地笑了一声。
                            
                          身处和平之星的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成为孤身一人。
                            
                          “队长,病房传来消息,那个女孩从病房里消失了!”秋川突然紧张地说道。
                            
                          “消失了?”龙拍案而起,皱着眉头,“秋川和木之美留在指挥室,其他人跟我去基地医疗区找人。”
                            
                          “GIG!”
                            
                          虽然他刚刚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未来还是一起跟了出去。
                            
                          “龙桑,那个女孩是?”未来好奇地问道。
                            
                          “一个普通市民,不过因为是在陨石预测地发现的,就带回来了。”龙回答着未来的问题。
                            
                          未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后又问道:“那陨石预测地又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下午,指挥室得到GUYS空间站的消息说有奇怪反应的陨石会坠落到大熊火山附近,但是却中途消失了,反正最后就是我们去了大熊火山,没发现陨石,倒发现了一个女孩。”龙是个急性子的人,即使是过去了三年也没怎么改变。
                            
                          跑了大半个医疗区后,龙终于在有着落地窗的三楼窗边找到了友纪。
                            
                          “我说你啊,怎么能乱跑呢?要是身体突然不舒服了怎么办?”龙扶着友纪的肩膀,一副责备的口吻。
                            
                          “病房……太闷。”友纪望着他说道。
                            
                          一旁的未来看到了那双海蓝色的眸子,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好漂亮的眼睛……
                            
                          “鞋子也不穿,你这个人很让人不省心呐。”龙有些无奈,他怎么觉得他带回来一个大号的熊孩子?
                            
                          当未来的目光偶然间触及到友纪额头上的眉心链时,心头突然一跳,那个东西的材质是宇宙里的……
                            
                          “未来,你把她背回病房。”龙双手叉着腰。
                            
                          未来懵逼,指着自己问道:“我?”
                            
                          “不需要,我可以自己回去。”友纪冷淡地说道,随后提着裙摆从椅子上起来踩在了地板上朝病房的路口走去。
                            
                          “对了,我想申请加入GUYS,我是七海友纪。”友纪突然转身说了这么一句话,很认真地说着这句话。
                            
                          龙沉默着,七海这个姓……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见他沉默不语,友纪倒也是不介意,谁会同意一个不知道来历的人加入呢?
                            
                          “龙桑,你在想什么?”未来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七海这个姓哪里看到过,还是在机密档案里。”龙按了按太阳穴,“回指挥室吧。”
                            
                          龙一回到指挥室就坐在了电脑前,翻出了加密又加密的机密档案。
                            
                          GUYS的机密档案大范围上只分为两种,一种关于防卫武器,另一种则是关于奥特曼。期中,防卫武器又分为武器、开发者和试验地等等各种各样的机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27 14:25
                            “七海夏树,出生于火星,为火星基地研究成员,一年半前于研究所消失,父母同为基地成员,死于火星怪兽袭击……妹妹七海友纪交于友人照顾!”读到最后,未来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这个信息,很爆炸!
                              
                            龙也是被这记录给惊得不轻,好久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但是一样的姓名也说明不了什么啊。”虽然不懂他们在查什么,但木之美还是把心里的话给讲了出来。
                              
                            “未来不是可以看透宇宙人的真身吗?问下未来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哲平的一句话让龙瞬间懵逼。
                              
                            他怎么没想到这层关系!
                              
                            未来看指挥室里的人都盯着他,默默地吞了吞口水,“那个……她是人类没错,但是她身上的东西却是来自宇宙的,就像她额头上戴着的眉心链。”
                              
                            “既然未来都这么说了,那你该怎么做?”真理奈将刘海撩到了耳后,对着龙说道。
                              
                            “不知道。”龙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贞治几人都是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三年了,他还是一点都没变,什么事都那么等迫水队……总监来决定……
                              
                            警报声忽然响起,木之美快速地将事发点的视频切到了主屏幕上。
                              
                            “大熊火山?”哲平猛地站了起来。
                              
                            果然那天还是他们疏忽了吗?
                              
                            “GUYS,Sally Go!”
                              
                            “GIG!”
                              
                            友纪微微阖着眼感受着大熊火山附近的动静,又要来怪兽了,她倒是挺好奇光之国来的那位是谁。
                              
                            由于刚刚恢复,友纪身上的能量很微弱,旁人感应不到她是谁,她也感应不到旁人是谁。
                              
                            在GUYS到达之时,那熟悉的巨大身影从地面破土而出,泥石飞溅,附近的森林一如三年前那般枯萎了大半。
                              
                            “巴顿?”留在指挥室的哲平和木之美都不由自主地惊呼出了声。
                              
                            秋川却不懂为什么这两位前辈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激烈,不是曾经打败过它吗?为什么还要这么惊讶?
                              
                            “大熊火山这里,到底藏着多少只巴顿……”真理奈皱眉。
                              
                            他们很确定三年前的那只巴顿是被完全消灭了。
                              
                            未来刚准备变身,却被驾驶座上的龙制止了,“未来,当初我们见证了你的成长,三年后的今天,换作你来见证一下我们的成长!”
                              
                            未来笑了一下,收回了梦比优斯气息,“好。”
                              
                            “开始攻击!”
                              
                            “GIG!”
                              
                            听着那一句又一句熟悉的充满热血和坚定的“GIG”,未来心中感动到落泪。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27 14:25
                              005.



                              “流星技术,解禁!”龙抿了抿唇说道,眼中的自信和坚定不言而喻。
                                
                              “机动模式,切换!”
                                
                              未来能清楚地感受到流星技术比起三年前,已经强大了很多,甚至已经拥有了堪比梦比姆射线的力量!
                                
                              当未来的视线触及到那一分钟的倒计时上面时,他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有些力量对于人类来说,是有着极大的诱惑力的,能不忘记一分钟的初心,他很开心。
                                
                              “幻影飞行,开始!”龙说道,手拉下了操纵杆。
                                
                              雁飞翼号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的幻影,巴顿吐出的火球被一一躲避开来。
                                
                              “布灵格扇,启动!”贞治看准了时机。
                                
                              巴顿被出自雁猛虎号的龙卷风卷起,最后坠落在一旁。
                                
                              “斯佩修姆弹头导弹,发射!”
                                
                              “捕获之矩,发射!”为了在危急时刻能及时救助他人,GUYS所有的战斗机上都安装上了捕获之矩。
                                  
                              金色的射线击中了那张牙舞爪的巴顿,捕获之矩也在瞬间将它包裹,痛苦的怒嚎从它嘴中发出,却戛然而止。
                                
                              巴顿巨大的身子随着金色射线的减弱猛地炸裂开来,尸体的碎片落在地面上,仿佛是那么的不起眼。
                                
                              “成功啦!”指挥室里的木之美忍不住跳起来和秋川击了个掌。
                                  
                              “龙桑,很厉害呐!”未来也很佩服地赞叹道。
                                
                              “那当然!”龙显然很享受这声赞叹。
                                
                              他们,终于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替奥特曼们守护地球了……
                                
                              “不对,这不对劲!”紧盯着屏幕的哲平突然激动了起来,跑回自己的电脑面前快速地敲击着键盘。
                                
                              “哲平?”贞治皱着眉喊了一声。
                                
                              他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不对劲!”哲平只是重复着这三个字,虽然知道不对劲,但却又查不出哪里不对劲。
                                
                              后座的真理奈突然喊了一下驾驶座上的贞治,“贞治,快看那里!”
                                
                              贞治瞪大了眼睛,刚刚被他们消灭掉的巴顿,竟然又开始重新复活了,一步一步地复活着,而且比起之前,似乎更恐怖了些!
                                
                              “怎么回事?”龙攻击了几下,却都被弹开了。
                                
                              黑色的雾气缭绕,最后附进了巴顿的身体内。
                                
                              明明和原先的样貌一模一样,半点的变化都看不出来,却让龙几人瞬间觉得不寒而栗。
                                
                              和龙同一架战机的未来绷起身子,紧张地望着那一动不动的巴顿。
                                
                              这一次把巴顿给他的感觉,和三年前完全不一样!
                                
                              他很确认复活前的巴顿和三年前那只有着差不多的攻击力,但是复活后的巴顿,就好像被人刻意注入了不属于它的强大力量!
                                
                              果然大队长所说的黑暗的力量,已经侵入了这个和平了三年之久的地球了。
                                
                              未来的心不自主地沉了沉,总觉得这一次地球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说不定,连他们奥特一族都……
                                
                              “可恶,复活了又怎样,再来!”龙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两架战机一连攻击了十多次都没有对复活后的巴顿造成什么伤害,而流星技术的再解禁时间也要在十二个小时之后。
                                
                              “龙桑,交给我吧。”未来拍了拍有些躁动的龙的肩膀,不等他同意便变了身出现在巴顿的面前。
                                
                              对战曾经使自己中毒的怪兽,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更何况如今的巴顿跟一往出现过的都不同!
                                
                              梦比优斯握紧了拳头,便冲上了前去与巴顿对战。
                                
                              他没有理由可以消耗太多的时间。
                                
                              “呵哈!”梦比优斯一拳打在巴顿的腹部,却没有什么成效,巴顿的腹部就好似一层盔甲!
                                
                              甚至可以这样说,复活后的巴顿,仿佛就是一个移动着的坚硬盔甲!
                                
                              GUYS病房。
                                
                              “原来是他……”友纪睁开眼,有些惊愕光之国居然会派梦比优斯回来,就不怕他的能量被黑暗控制吗?
                                
                              梦比优斯和她,一个继承了无限环,一个继承了虚之光……
                                
                              又或者说,在很久往前,他和她是无限环和虚之光的实体化。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友纪复杂地望向了奥特之星的方向,她该说他们太放心,还是该说他们太不在意?
                                
                              那边的梦比优斯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巴顿的进攻了,喘着气紧盯着巴顿的动作,胸前的彩色计时器也开始闪烁了起来。
                                
                              友纪的心突然紧了紧,再讨厌光之国的奥特曼,她也是讨厌不了他吗……
                                
                              从第一次见到梦比优斯的时候,她就莫名地很喜欢他的气息,感觉很熟悉,好像已经相识了很久一样。
                                
                              右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微微闪烁着光芒。
                                
                              友纪变了身,她还是不想他受太多的伤。
                                
                              左手划过戒指,微微曲起的右手伸向空中,金色的光芒照耀在了友纪的身上,最后随着光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27 14:31
                                006.



                                巴顿扇起了它那巨大的翅膀,风起尘扬。
                                  
                                巴顿的亏,梦比优斯三年前就领受过了,如今也不会再像三年前那样直冲了。
                                  
                                梦比优斯朝后翻了好几下,原以为不会再重蹈三年前的覆辙了,却没想到巴顿竟从扬尘中朝他冲了过来。
                                  
                                “未来!”
                                  
                                “未来!!”
                                  
                                战斗室里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喊着他的名字,同样揪起了心,又不甘心地攻击了几次,还是和之前那样,都被弹开了。
                                  
                                他们要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他在他们面前被伤害了吗?
                                  
                                就连梦比优斯都以为自己这回又得中了巴顿的毒时,一道光团却突然从他身侧冲出,将巴顿撞到在地后又回到了他身侧。
                                  
                                光团渐渐消失,留在原地的,是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奥特曼。
                                  
                                “新的……奥特曼?”龙愣怔,其余的各位也是。
                                  
                                红银相间的身躯,甚至连脸部轮廓都和梦比优斯差不多,只是这新来的奥特曼比梦比优斯小上了不只一号。
                                  
                                娇小的身躯就好像是……个女的……
                                  
                                当看到那和他同样是菱形的宝石蓝色计时器时,梦比优斯立刻确认了来者是谁。
                                  
                                所有的奥特曼里,只有她和他的计时器的颜色和形状是一样的!
                                  
                                巴顿被打得昏头晕脑,站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朝她冲来。
                                  
                                “尼莫西弥!”梦比优斯一惊。
                                  
                                尼莫西弥手腕上的尼莫西弥气息微微闪了闪,转身对着巴顿便发射了尼莫西姆光线。
                                  
                                梦比优斯见她想速战速决,便转换成了炎之勇者形态,在胸前聚集了火焰,使出了梦比姆爆裂,配合着尼莫西姆光线一同冲向了打算掀起翅膀的巴顿。
                                  
                                “吼!”巴顿痛苦地惨叫着,却逃不过被彻底粉碎的下场。
                                  
                                战斗机和指挥室里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刚刚将梦比优斯吊打的巴顿,就这么被两个人……奥特曼给消灭了?
                                  
                                是两个奥特曼的合体光线太历害,还是后来的那个新的奥特曼太历害?
                                  
                                “尼莫西弥,跟我回……”梦比优斯刚开口,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整,对面站着的尼莫西弥却突然无力地倒下,最后消失在半空中。
                                  
                                梦比优斯仔细感知着她的气息,但是不管他怎样感知,都无法感知到,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梦比优斯恢复成人间体,沉默地坐在后座上。
                                  
                                “未来,回到基地,你可要好好跟我们说一下那个奥特曼的事。”龙将战机转了个头,而后笑道。
                                  
                                总感觉那个奥特曼,跟梦比优斯有着不浅的关系。
                                  
                                未来依旧沉默不语。
                                  
                                GUYS指挥室。
                                  
                                “未来,给那个新的奥特曼取一个名字吧。”龙拍了拍沉默在座位上的未来,大刺刺地笑道。
                                  
                                “她叫尼莫西弥。”未来低着头说道,眼中的神色被额前的碎发掩盖。
                                   
                                龙望着投影幕上的图象,略带惊愕地说道:“果然是个女的,女的奥特曼啊……感觉很罕见啊。”
                                  
                                “是挺罕见的,过去的几十年间,女性奥特曼不过两个,一个是奥特之母,一个则是爱迪的恋人尤利安。”哲平将资料调到了投影幕上,抬起头。
                                  
                                或许是因为未来的回归太激动了,龙几人完全忘了指挥室里还有一个前几个月刚入队,完全不知情的秋川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27 14:34
                                    
                                  “她也是奥特之星的奥特曼?”真理奈好奇地问道。
                                    
                                  “不,她不是。”未来摇了摇头,“虽然同是奥特曼,但是尼莫西弥却属于另外的族类,拥有着神秘力量的一族。”
                                    
                                  秋川盯着那边的几人,怎么感觉未来前辈什么都知道一样……
                                    
                                  “奇怪了,明明她跟你那么像,我还以为是兄妹呢。”真理奈尴尬地笑了笑,原来完全不是一个族类,好尴尬……
                                    
                                  未来一愣,是啊,他们两个明明那么像,却不是兄妹。
                                    
                                  “啊!我想起来了!三年前的大战,有个记者爆出未来前辈就是梦比优斯的事实,而GUYS也承认了!”秋川惊叫出声。
                                    
                                  她终于想起来了!
                                    
                                  指挥室突然一片诡异的静寂,龙和贞治几位都一同望向了秋川。
                                    
                                  对于才入队几个月的秋川,他们是有意识隐瞒了未来的真实身份。
                                    
                                  未来却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沉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行!我要出去冷静冷静!”秋川突然捂着脸尖叫着跑了出去,她居然能跟梦比优斯的人间体在同一个地方工作!
                                    
                                  啊啊啊,好激动!!!!
                                    
                                  除了低着头想事情中的未来众人都是愣愣地望着门开又门关,仿佛连时间都被静止掉了,好半天的时间才有人反应过来,眨了眨因为瞪太久而酸涩的眼睛。
                                    
                                  “好想听听尼莫西弥的故事啊,未来你给我们讲讲吧?”木之美走到未来的身边,弯腰笑着提议道。
                                    
                                  未来却猛地站了起来,手紧紧地握成了拳,“抱歉……我先离开一会。”
                                    
                                  说完后便跑出了指挥室,留下懵逼的一室人。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27 14:34

                                    说一件事,文文的世界设定是有一个bug的。

                                    因为打倒了安培拉之后,在外传暗黑铠甲里未来又回了一次地球,然后被告知可以休假了。但是文设定是未来三年都没回来过。

                                    然后柚子懒不想改了,嗯,就是这样,求不介意 ,虽然我自己一直很介意这个bug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27 14:35
                                      007.
                                        
                                        
                                        
                                      未来撑着冰凉的栏杆,仰起头望着那依旧闪烁的奥特之星,而后又望了眼那个已经毫无生气的行星瑞亚,最终颓败地低下头。
                                        
                                      他至今都无法接受那个事实,那个行星瑞亚已经成为一个死行星的事实,那个他承载着他童年的瑞亚已经不存在了的事实,那个比光之国还要和平的瑞亚已经彻底被摧毁的事实。
                                        
                                      他近来总是在深夜被噩梦惊醒,梦见满身伤痕的尼莫西弥在责备他为什么光之国没有救下他们,梦见瑞亚的居民化身为一道道的怨灵缠绕着他,梦见那些怨灵联合了怪兽进攻了光之国并且将光之国变成了下一个瑞亚……
                                        
                                      未来沉浸在自责和一些不知名情绪的困境中,连拐角处站了个人都没有察觉到。
                                        
                                      惨白着脸的友纪扶着墙面,咬唇默默望着未来的背影,她不喜欢这样的他,一点都不喜欢!
                                        
                                      “不去陪陪他么?”不知何时,友纪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这样问道。
                                        
                                      友纪很是防备地盯着来者的眼睛,然而由于柔和的韶颜,再加上惨白的脸色,只是让人觉得她微微皱起了眉头。
                                        
                                      “抱歉,忘了介绍了,我叫迫水真吾,是GUYS前队长和GUYS JAPAN总监。”迫水笑了笑说道。
                                        
                                      友纪收回盯着他的视线,略带着尴尬说道:“我又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去陪他?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是吗?”迫水笑,转身在友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着未来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刚好把未来从自责中喊了出来。
                                        
                                      友纪见未来慢慢朝这里走来,转身便走,只是才走了半步身后就传来了让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不是说不认识么?为什么又要临阵脱逃。我可以把你的行为定义为心虚吗?”
                                        
                                      “队长。”未来习惯性地用这个词称呼了迫水。
                                        
                                      迫水也不在意这些细节,只是这样说道:“这是GUYS的新队员,就交给你带了。”

                                      未来和友纪同时惊愕地望着他。
                                        
                                      “我可没对你说过要加入GUYS……”友纪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低着眉眼慢慢说道。
                                        
                                      “我可是从相原队长那里听说了有一个叫七海友纪的女生对他说申请加入GUYS哦~”迫水摸着下颚,笑意满满地说道。
                                        
                                      友纪被他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反驳他,她确实是跟相原说过这句话……
                                        
                                      其实友纪不知道的是,只要她立刻拒绝说她又不想进了,就没有她什么事了,但她毕竟才在地球上待没几天,哪里懂什么小心机这个东西。
                                        
                                      “半个月的训练时间。”迫水临走前又停下了脚步转身对还在懵逼的未来说道。
                                        
                                      “队长,半个月的时间……会不会太强人所难了?”未来急急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迫水。
                                        
                                      半个月的时间,只能通过最基础的几门考试,战斗机驾驶这门考核根本通不过的啊。
                                        
                                      迫水却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未来有些苦恼地盯着地面,才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他要怎么让她把要考核的东西学会,战斗机的驾驶考核又怎么让她过关……
                                        
                                      总觉得前途一片茫然啊。
                                        
                                      “友纪,我带你去量制队服,大概后天就可以拿了。”未来纠结了大半天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友纪点点头,跟着他走在基地里,看着他跟一个个熟人笑着打招呼。
                                        
                                      他还是原来的他,虽然更成熟了些,但心性还是跟以前一样单纯。
                                        
                                      而她却不再是原来的她了,在经历了亲友被残忍杀害的变故后,她心中的保护感似乎少了不少,简单明了点说就是,她不再像曾经那样喜欢保护比她弱小的生物了。
                                        
                                      母亲曾对她说,他们的力量,就是一份必须承担的责任,一份保护、守护弱小的责任。
                                        
                                      但是心都死了,还谈什么保护呢?况且,以她的能力又能保护什么呢?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27 14:35
                                        008.



                                        迫水对未来说的话很快就传到了龙耳中,然后他也一起懵逼了。  
                                        半个月的时间要学会所有的考试考核项目,迫水对长您老当她是神呐?
                                          
                                        “我怎么觉得队长他有点坏心思在里面?”贞治皱了皱眉头说道,顺便转了转手中的足球,“感觉他是故意的。”
                                          
                                        龙耸了耸肩,迫水队长的高深的心思他就从来没搞懂过!
                                          
                                        “要不一起帮帮她?最基础的考试我们还是可以替她整理资料出来的。”木之美小声地提议道。
                                          
                                        当年她为了通过几门基础的考试科目可是打印不少的资料出来标注了不少的笔记呢。
                                          
                                        “这个主意好。”龙拍了一下桌子起身说道,突然间拍案而起的声音倒是将一旁的木之美吓了一跳。
                                          
                                        而哲平已经将考试要用到的资料拷进了U盘当中,“资料我已经拷进U盘里了。”
                                          
                                        毕竟是考过的人,找起资料来也是得心应手得很。
                                          
                                        “哲平,等未来带她过来的时候你记得交给她。”龙撑着头说道。

                                        哲平点点头,将小巧的U盘收进了抽屉里,而后继续盯着显示屏上的飞速前进中陨石。
                                          
                                        指挥室里的几人又自做自的事情去了,偶尔传来哗哗的翻书声和敲击键盘的声音。
                                          
                                        “你们说,未来他是奥特曼,进入了GUYS,那个尼莫西弥会不会也跟未来一样会加入GUYS呢?”哲平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们都太把注意力放在未来回来上面了,都没有联想到这一点。
                                          
                                        根据以往的经验看,正常发展路线应该是,新的奥特曼出现,新的队员入队……
                                          
                                        但是尼莫西弥毕竟不是同为奥特之星的奥特曼,万一就走了不同的路线了呢?
                                          
                                        “多留意那个新队员吧。”龙想了想说道。
                                          
                                        奥特曼在人类眼中都是很强大的,人间体也没有过于虚弱的,所以见过友纪的未来跟龙都没有把她往奥特曼那一方面想去,因为友纪看上去真的太孱弱了。
                                          
                                        完全联想不到一起去。
                                          
                                        带着友纪量制了身高等之后,未来便领着她来到了指挥室。
                                          
                                        看到友纪的那一刻,龙果断地将尼莫西弥跟她的关系给撇得远远的。
                                          
                                        这么孱弱的人怎么可能跟那么强大的奥特曼有关系!
                                          
                                        其余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你是友纪吧?美丽的女孩请收下。”贞治突然蹿到了她面前,手里举着不知道从那里变出来的红玫瑰。
                                          
                                        真理奈扶额,怎么还是老样子……
                                          
                                        好想拒绝承认他是她的男朋友……
                                          
                                        友纪微微后退了半步,躲在了未来的身后,没有接过贞治手中的红色玫瑰。
                                          
                                        未来却是替她接了过来,递给她,并且解释道:“他叫斑鸠贞治,这是他表达友好的方式。”
                                          
                                        友纪这才伸手接过了玫瑰,这种时候应该是要说谢谢的吧?
                                          
                                        “谢……谢。”友纪有些别扭地说道。
                                          
                                        她的哥哥,曾经跟她讲过很多关于地球上的事情。
                                          
                                        “那里的是贞治的女朋友,风间真理奈,是个赛车手,拥有着过人的听力。”
                                          
                                        “坐在你正前方的是被称作怪兽博士的久世哲平。”
                                          
                                        怪兽博士?
                                          
                                        友纪觉得这个称呼挺有趣的。
                                          
                                        “那边的两位是天海木之美和秋川悠子,再旁边的是春崎彼方。”未来简单介绍了一下。
                                          
                                        “坐等你通过考试考核,新队员。”哲平有些拘谨地笑着说道。
                                          
                                        “加油。”其余的几人也道。
                                          
                                        很友好的一群人……
                                          
                                        大概,就这样生活在地球上,不去憎恨,不去复仇也是可以的吧?
                                          
                                        友纪曾经这么想着。
                                          
                                        父母和兄长都说过,复仇是不应该存在在她的心中的,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不能去复仇。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27 14:35
                                          009.



                                          半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

                                          在这半个月中,友纪的学习和记忆能力完全超乎了几人的想象。

                                          哲平给她的评价就是,高智商中的高智商。

                                          “恭喜正式成为GUYS JAPAN队员。”身着灰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将合格证书交给了友纪,同时还有那套完成很久的队服。

                                          “谢谢。”友纪道了声谢,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合格证书和整齐叠装在塑料袋里的队服。

                                          未来见友纪从考核室里出来,连忙走了上去,“友纪。”

                                          “通过了。”友纪自然是知道未来是想问她什么,微微一笑说道。

                                          听到这个他想听到的答案,未来不由得弯着嘴角笑了起来。

                                          友纪有些被这笑容迷了眼,迷了心。

                                          指挥室的众人早就很期待地待在指挥室等着未来来给他们带来好消息。

                                          那毕竟是新队员啊……

                                          友纪额头上的眉心链早已被她摘下收了起来,那件及地的白色纱裙也换上了普通的白衬衫配黑白格子裙,收敛了淡漠表情的她就好似一邻家女孩。

                                          未来领着友纪一进指挥室,吵闹的指挥室就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望向了未来和她。

                                          友纪紧抱着队服,朝未来身后退了小半步,将整个人都藏在了他的身后。

                                          “哲平桑,我们好像吓到她了……”木之美附在哲平的耳边,小声地说道。

                                          龙也意识到了他们的表现太过激了,尴尬地握拳掩唇咳嗽了几声,“咳咳,欢迎新队员!”

                                          “欢迎!”

                                          “欢迎!欢迎!”

                                          秋川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兴冲冲地说道:“队长,要不然我们办一个郊外烧烤来欢迎友纪新队员入队吧!”

                                          龙愣,好熟悉的场面。

                                          好像之前香子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跟迫水队长申请的……

                                          未来也是想起了第一次带香子来基地用餐处时候的场面了,他好像也是很久没有见过香子了。

                                          “同意。”龙对着秋川做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他批准了。

                                          下午的天气正好,不热不凉,很适合郊外烧烤。

                                          指挥室不能没人,而身为龙也不想留在这里,于是他纠结了。

                                          是去呢,还是留在这里呢……

                                          “去吧,这里有我跟总监在。”美崎雪突然从磁门外走了进来,面带笑容地说道。

                                          “代理总监!我真是感谢死你们了!”听到这句话,龙的眼睛瞬间就亮起来了,“不过队长不应该在巴黎的吗?”

                                          迫水拿起边上的咖啡壶,慢条斯理地泡咖啡去了,“怎么,我提前回来了不欢迎?”

                                          “没有没有!”龙摇头。

                                          迫水忍不住勾着嘴角,三年了,虽然说龙成长了很多,也有了队长还有的责任心,但有时候还是会像以前一样。

                                          “那我们先去准备材料了,未来你记得等等带友纪过来。”龙领着剩下的几人一起出了指挥室上街购物去了。

                                          因为迫水之前的事,友纪目前对他还没什么好感可言。

                                          从迫水进来的那一刻她就一直低着头把玩着衣角。

                                          那种不喜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更别说迫水这个快要成精的人了。

                                          迫水默默耸肩,他是无辜的。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27 14:35
                                            010.



                                            友纪摁着控制板,将副驾驶座上的车窗降低了不少。
                                              
                                            微凉的风吹在脸上,披散着的发丝被风扬起,微乱地飘着。
                                              
                                            如果他们都在,该有多好?
                                              
                                            想到已经死去的亲人和朋友,友纪怎么都没法将心情提上去。
                                              
                                            友纪垂着眉眼,时而转转手指上的变身戒指,时而拿起拿起车台上梦比优斯的小手办把玩着。
                                              
                                            “友纪,你以前是在哪里生活的?”未来突然问道。
                                              
                                            友纪抬起眼侧首望着开车的未来,而后慢慢说道:“不记得了,大概是在哪个可以生活的星球上面吧。”
                                              
                                            她难道要说她以前生活在瑞亚?
                                              
                                            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未来在内心忍不住责备了自己几句,他怎么能因为一个饰物就要怀疑她是伪装的侵略者呢!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未来很认真地道了个歉。
                                              
                                            宇宙中不乏友好的宇宙生物,或许她以前确实是生活在宇宙的某一处,而有些星球的居民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存在而抹去离开者以往的记忆。
                                              
                                            “对了,友纪你对夏树这个名字有印象吗?”未来试探着问道。
                                              
                                            虽然说有可能是巧合,但是七海友纪和七海夏树两个名字,再加上那句妹妹七海友纪交于友人照顾,未来不得不将两个人的关系联想到一起。
                                              
                                            “大概有点。”友纪实话实说。
                                              
                                            他们一族跟光之国的一族不同,他们可以随时随地来地球,甚至长期住在地球,不需要什么理由,而光之国的他们却不能随便来地球,一般只有在怪兽出没或者特殊情况下才会被要求来地球。
                                              
                                            友纪不止一次从他的哥哥口中听到七海夏树这个名字,他说那是他的兄弟……
                                              
                                            友纪的哥哥和七海夏树初见的时候,是在一个雨季,夏树在祭拜父母,而他因为能量不足掉落在了附近,然后当着夏树的面变成了人类模样,再然后就兄弟相称了。
                                              
                                            夏树确实有个叫‘友纪’的妹妹,但是体弱多病,几个月大就离开了,后来友纪的哥哥就借了这个名字给她。
                                              
                                            一个完美的身份。
                                              
                                            未来亮了亮眼睛,可能两个人真的是兄妹呢!
                                              
                                            “未来。”友纪喊道。
                                              
                                            “嗯?”未来疑惑地看着她。
                                              
                                            友纪有些恶趣味地开口提醒道:“你开过头了。”
                                              
                                            “欸???!”
                                              
                                            未来猛地踩了刹车,看着后视镜里的木之美,连忙将车倒了回去,“友纪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忘记了。”友纪笑。
                                              
                                            未来面无表情地将车停到了停车位中,然而内心是崩溃的。
                                              
                                            什么叫她忘记了!忘记了!
                                              
                                            “未来你真是……”木之美推了推眼镜,柔柔地说道。
                                              
                                            她很想知道未来刚刚在想什么事情,她那么大一个人站在边上都没有看到……
                                              
                                            “抱歉木之美!”未来鞠着躬道歉道。
                                              
                                            “以后开车要注意周围哦。”木之美提醒小孩子一样提醒着他。
                                              
                                            不愧是幼稚园的保育员。
                                              
                                            “我知道了!”未来应声。
                                              
                                            友纪望着他们之间的互动,他在地球的那些日子,她没有参与过……
                                              
                                            心里有点难受呢。
                                              
                                            好想回到那时候参与一下他在地球的那些日子……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27 14:35

                                              准备过年中,没时间码字,我就不急着挪旧贴里的文过来了

                                              等过段时间给你们补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27 14:39
                                                除夕夜快乐

                                                以后旧贴就不要回复了,都来新贴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27 20:31
                                                  除夕夜快乐


                                                  收起回复
                                                  26楼2017-01-27 20:34
                                                    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27 20:46
                                                      来了!顶!——楼主竟然更了那么多!


                                                      收起回复
                                                      28楼2017-01-28 05:08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28 10:37
                                                          011.
                                                            
                                                            
                                                              
                                                          友纪坐在边上的小凳子上,看了看对面忙活着烤肉的贞治,然后伸手拿起了边上一串还带着碎冰的生肉串放在了烤架上面。
                                                            
                                                          这样做,应该没有错吧……
                                                            
                                                          “这些事情不用友纪来做的,友纪只需要负责后面的吃就可以了。”贞治朝着友纪和善地笑道。
                                                            
                                                          “就是就是,友纪你呀,就负责吃成品好了,本来就是为了你才办的野外烧烤。”真理奈抱着瓶瓶罐罐的汽水朝着她走开,抬了抬手,“友纪你要喝什么?”
                                                            
                                                          友纪看着那些瓶瓶罐罐上面的字,摇了摇头。
                                                            
                                                          真理奈也没有生气,将怀中抱着的汽水分给了其他人。
                                                            
                                                          友纪有些无聊地捡起草坪上依旧翠绿的几片树叶,翻来翻去地看个不停。
                                                            
                                                          “友纪,苹果吃吗?”未来从塑料箱里拿了一只通红好看东西走到了她面前,弯下腰问道。
                                                            
                                                          红色的……
                                                            
                                                          “吃。”友纪接过了苹果捧在手中,而后轻咬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苹果……很好吃。
                                                            
                                                          于是,苹果成了友纪最喜欢吃的东西,就好像未来最喜欢吃咖喱一样。
                                                            
                                                          野外微凉的风吹在友纪的身上,她掩着唇轻轻地咳嗽了几声,这让一直默默注视着她的龙果断否定了心里的不确定。
                                                            
                                                          这么弱的人怎么可能是尼莫西弥的人间体!
                                                            
                                                          妈的智障,他是为什么要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不放?
                                                            
                                                          龙猛地摇着头,将心里的想法给甩了出去,不过真的好想知道那个奥特曼的人间体是哪个啊……
                                                            
                                                          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龙的身后,幽幽地说道:“看来龙你对她的身份也是蛮抱有疑惑的。”
                                                            
                                                          “现在没什么疑惑了。”龙拍了拍脸颊。
                                                            
                                                          “为什么?”哲平疑惑了。
                                                            
                                                          龙双手环抱着,微微皱着眉头说道:“虽然说是奥特曼都会进入当时的防卫队做队员,但是既然是奥特曼,人间体原先再怎么孱弱,融合之后也应该跟正常人一样……”
                                                            
                                                          “说的也有道理。”哲平对于这个观点是有些赞同的。
                                                            
                                                          “贞治烤得差不多了,去吃吧。”龙拍了拍哲平的肩膀,坏笑着说道。
                                                            
                                                          哲平一时间有些懵逼地望着他的背影,所以在这里待着有部分原因还是为了做伸手党?
                                                            
                                                          exm????
                                                            
                                                          “啊!龙你干什么!这不是给你吃的,松嘴松嘴!”贞治惨叫着掰着龙的手指,然并卵。
                                                            
                                                          他的烧烤!
                                                            
                                                          友纪默默啃着苹果,而对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就吃你几串嘛。”龙很欠揍地笑着,手里握着已经光掉了签子。
                                                            
                                                          “你那哪里是几串!十几串都有了可不可以!”贞治心疼地望着那些签签。
                                                            
                                                          真理奈跟木之美都是很无奈地扶额,心好累……
                                                            
                                                          “嘛嘛,烤串吃掉了可以再烤。”未来左右手各拿着七八串带着冰碴的肉串横在两个人的中间笑眯眯地说道。
                                                            
                                                          贞治从未来手里接过了肉串,坐回小凳子上继续烧烤去了,烤好的第一时间就交给了友纪,“给。”
                                                            
                                                          “谢谢。”友纪接过签子根包了纸的几串烤串,张嘴就咬,却被烫得眼泪都出来了。
                                                            
                                                          友纪泪眼汪汪地望着未来,“烫……”
                                                            
                                                          真理奈憋着笑,这时候的友纪真的是意外的可爱呐!
                                                            
                                                          未来手足无措地递上了一瓶开了盖的矿泉水,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直接咬上去……
                                                            
                                                          友纪仰头喝了好几口凉水才将舌尖上那刺痛感消去了不少。
                                                            
                                                          经过了这次惨痛的教训,友纪学会了吃烫的东西不能太急,哪怕味道很香也不可以……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4 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