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吧 关注:105,639贴子:2,007,159

【原创】今天也没有吃耀(练笔合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题,练笔合集,长短不定。
镇楼图:@亭枭 (王耀像素画)
@Alice88 (王耀异瞳模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30 20:3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30 20:43
      嗯,大家好,这里是泠音,耀厨一只,想给耀写文,奈何耐心和功力皆欠佳,遂决定开段子帖磨练一下,献丑了
      泠音是博爱党,耀allall耀都喜欢,奈何不会写攻气满满的耀,所以本贴以all耀为主。涉及cp包括联耀,丝路,牡丹莲,省拟等等等,也可能会有黑塔其他cp,故每个段子会标明组合以方便大家避雷。
      在国设中,众省拟除了港澳台外没有名字······原谅我不会起名。(如果有小天使愿意帮我起名就太棒了
      省拟是各自所辖县市的长兄/姐,对老王称先生或者老师,且省拟之间辈分有点混乱,但是非国设中,王耀和省拟可能会有亲兄弟设定。在国设中叫老王大哥的是勇洙本田越娘等,原谅我想把省拟和国家对老王的称呼做区别,原因很简单,湾湾小香是我们家的孩子,和勇洙本田不一样)
      最后,楼主文笔依然很渣,求进步,求小天使们的回复做鼓励。
      OK,开始吧!(咋那么多废话


      回复
      5楼2017-01-30 20:47
        1.【丝路组】初恋
        曾有人问过:“王耀先生,您可还记得自己的初恋?”
        王耀微微一愣,回答说:“这么久的事情,谁还会记着呢?”
        可是啊,丝路霓裳,衣带如云;梦境隔世,此情未息;沧海阳关,长风绘海。
        因为千年已过,故人的白骨都被漫漫黄沙淹没,再次提起只会带来心口的刺痛,所以告诉自己:我忘了。
        可是还是会喜欢那条曾经覆盖了丝绸的华美之路,那条彼端已经见不到故人的路。
        (春晚节目中,2015年《丝路霓裳》,2016年《丝绸之路》,2017年《千年之约》)


        回复
        7楼2017-01-30 20:48
          2.【牡丹莲】安静
          濠镜是一个安静的孩子,自幼就是。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了,只记得,沙滩,渔民,大海,还有各种各样的海鲜,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孩子们,他们在沙滩上奔跑打闹,跳到海中抢夺不安分的鱼,当然,还有他们的哥哥,一个口味独特的家伙,时不时在晚饭时给他们加一道菜:蛇羹。周围的孩子们吵吵闹闹的,吵架,讲笑话,揪妹妹们的辫子,抢正中央的蛇肉羹,而濠镜始终很安静,独坐一角,安静地吃完饭,安静地看着他们。
          即使多年以后,粤再回想起当年的时光,都会忍不住向周围人吐槽说:“那些小鬼们小时候其实真闹腾,除了濠镜。老实说,如果不是先生当年问起我,我都不知道我还有个这样的小弟弟。而现在······”
          而作为当事人的濠镜却是展扇一笑,薄薄的镜片下一双黑色眸子满含笑意,缓声道:“粤哥,不要用往事试图转移话题,你输了。”
          “得得得,我掏钱!”粤把手里的扑克往桌子上一丢,心疼地看着大哥面前的一摞红票子上又多了一张······肉疼!
          “阿粤怎么了?来来来,接着玩啊,说好了我和濠镜一组,你们过来挑战的。”王耀的情绪很振奋,他身着一身红衣,因为喝了点酒,加上屋内暖和,酒气上脸,眼角染上了几缕绯红,而脑后的发辫因为绑久了有些松散,墨发松松垮垮搭在肩上,配合着流转着笑意的眼眸······
          “咳咳”濠镜单手将王耀鬓前的一缕头发撩至耳后,低语着:“先生放过他们吧,粤哥可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了······”王耀感觉丝丝暖气掠过耳廓,情不自禁发抖了一下,可是接着又闹起来:“不行不行,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呢!”
          先生喝醉了,京暗自与津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冀哥,如果没记错,他今天带了衡水老白干来着。冀哥翻了个白眼,开玩笑,又不是我一个人带酒了好吗,琼妹还带了椰子酒呢!
          “不行不行,那个不来,剩下的继续,阿京阿津,你俩来,我们接着打牌!”王耀双手撑到桌子上,双目热切地把对面的京津冀三人吓了一跳。
          “先生你喝多了,先去休息吧!”濠镜忽然把王耀打横抱起,转身留下一句“我带先生去卧室”,无视后面兄弟姐妹们噼里啪啦的眼神攻击。
          走廊上的风带来些许寒意,远处的天空上绽放着一朵朵烟花,王耀往濠镜的怀里瑟缩了一下,嘟囔了什么。“先生说什么?”濠镜用手肘推开卧室的门,将王耀放在床上,轻声问着。
          王耀睁开眼睛,满满的是温柔的笑意,“我说你啊,是最安静的。”
          “······”
          “和嘉龙比也是,和晓梅比也是······”
          “我第一次见到阿粤的时候,一群小鬼们围着我,只有你最安静,就在一边站着,墨黑墨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就问阿粤,‘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啊?’阿粤‘哎呀’一声,说‘这是我的小弟弟?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你太安静了,到后来,我才知道梭罗已经在你那里住了那么久······”
          “你啊······”
          濠镜听着王耀的喃喃低语渐渐消散,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人的呼吸声,濠镜俯下身,看到王耀微张着的红唇,上面似乎潋滟着水光一般······
          “砰!”一颗较近炸开的烟花把夜空渲染地五彩斑斓,濠镜似乎是被烫到一般快速坐直了身子,单手覆上额头,啧,还真是······不是时候啊!
          卧室的门被轻轻关上,再次走在走廊上,看着远处天空上依次绽放的花,“还有机会和时间的”,濠镜这样安慰自己,“我可以等下去的,一直等。”


          【注:1.王耀所说的‘还有一个’是指湾娘,晓梅,没回家。
          2.时间设定为大年三十,老王一家人除了不回家的湾娘以外吃完年夜饭打牌···小赌怡情。
          3.濠镜过去是广东省的一部分,所以粤是他的长兄。
          4.濠镜是泠音的男神······写完这篇之后泠音想打自己一巴掌感觉濠镜被自己写崩了】


          收起回复
          8楼2017-01-30 20:53
            3.【红色组】老伴儿(来自春晚脑洞)(搞笑向预警!)
            王耀失忆了,他的老伴儿,大水管生产商伊万·不拆cp不舒服司机【?】想尽办法,请邻居汉堡商二肥·琼斯先生假装劫匪抢走老王同志的钱包,燃起已经年过七十的王先生的战斗激情,坐在轮椅上狂追中年发福的二肥三公里,再现当年夕阳下奔跑的逝去青春,直至一片向日葵花海,早已准备在此的苛刻男先生将上气不接下气的二肥拖至花丛并给他塞了块死扛补充体力,老年西施弗朗先生为伊万抱上一捧向日葵花束,保证朵朵水灵鲜嫩诱人【?】,水管先生心情紧张万分,对,他就是想要再现一下当年的场景,村里一枝花小王同志【!】追小偷迷路跑到了当年向日葵养殖大户家中,正好看见那地主家的傻儿子【??!】抱着一捧向日葵沐浴阳光,那人将怀中向日葵送给了他,俩人自此一见钟情干柴烈火双宿双飞宁羡鸳鸯不羡仙······(咳咳,扯远了)
            总之,当愤怒的王先生一路超车摇着轮椅冲进向日葵花海时,只见对面站着那个围着白围巾的身影,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他的身影已经不再高大,水管也换了多个,可是他就那么站在花海中,沐浴着阳光,对自己微笑着,喊自己“小耀”,温柔的声音,和煦的阳光,梦境般的花海······似乎有什么,在脑海中被唤醒了。
            那人走到他的面前,伴随着“咔嚓咔嚓”的骨头声响,艰难地半跪下来,与他额头相抵,紫宝石般的眸子深情望着他,轻声问着已经泪眼模糊的他:“小耀,你可还记得······”


            “哈哈哈哈记着记着当然记着啊!哎呀妈呀,可找着了!”老王同志喜极而泣,激动地抱起那捧向日葵,“哎哟大兄弟就是这种向日葵,老子当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一捧,带回家炒了瓜子老香了,这么多年咋就没有再见着呢?大兄弟这捧向日葵送我吧,回头炒了瓜子给你带点!”
            “KROUKROUKROU······”


            因为老伴儿失忆而且爱上了向日葵从而在向日葵花海旁租了个房子最后被遗忘在家中成为空巢老熊的!伊万大水管子先生,今天依然烦恼怎么让老伴儿恢复关于自己的记忆。


            收起回复
            9楼2017-01-30 20:55
              今天先放三个,下次更新大概是明晚,内容可能是男体湾湾和耀······只要楼主的脑洞没有开偏
              顺便求小伙伴们的回复哟


              回复
              10楼2017-01-30 20:58
                啊啊啊啊啊啊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1-30 21:18
                  忽然发现林青竹×王耀那篇可能会被我写成中篇虽然本来就是从私设的大长篇中截出来的一段,嘛,感觉明天应该码不完字……以及很气愤文稿都在电脑上手机里啥都没有……明天去外婆家肯定带不了电脑……手机码字算了-_-||
                  话说我是在自言自语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30 23:03
                    4.【男体湾耀,双港,港燕,微港耀,双湾】九尾狐(古风)

                    注意:OOC天雷预警,人物性格严重变形
                    血腥恐怖场面有
                    角色死亡有
                    大概算be
                    恩恩怨怨何时了,中华兄妹相爱相杀
                    其实这就是中华兄妹在作者死缠烂打下出演的狗血连续剧
                    全篇约4500字
                    “道坤”是女道长的意思

                    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青蒦]。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山海经》
                    大悲山,无稽崖,常年妖气笼罩,四周廖无人烟,倒是那苍萝怪木漫山遍野,颇有遮天蔽日之势。
                    这天,山上却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一身乌袍,头戴高冠,手拿拂尘,似一个道人打扮,可是却是面容稚嫩,瞳孔之间满是惴惴不安之情。喏,原来是一个小道士。
                    这小道士名唤林青竹,其师父为大名鼎鼎的仙道姑梅坤道,闺名林晓梅,自修行以来救死扶伤,捉妖缉鬼,并且收养教习众多徒弟,林青竹便是其关门弟子。
                    梅坤道捉妖很少遇到对手,可就在半月之前,当今君主的幼妹嘉琪公主前来求助,言她的夫君,定国将军王嘉龙被一狐媚子所迷惑,那狐媚子与将军通常于子时在郊外亭中相会,来去如风,旁人不可靠近,将军却深陷其中,言所见者为天仙之流,近日以来更是白日昏睡不起,夜晚幽会仙子,情况堪忧。
                    梅坤道原以为那只是一般狐媚之流,稍作收拾,便带领几个弟子尾随嘉龙将军前去,只见将军一身战甲,如痴如醉般望着面前翩翩起舞的女子,那女子一双金瞳,眼波流转,眼角绯红画出媚人弧度,舞态翩跹如仙,却无法掩盖身上渗出的丝丝妖气。
                    梅道坤布下捉妖阵,原想一击致命,谁料想那女子竭力挣脱,妖气四溢,梅道坤与众弟子躲闪不及,严重负伤,那女子花容失色匆忙逃窜,留下重伤的道者和一头栽倒在地的将军,梅道坤强撑抬起头,只见月下一银白身影逃过,身后毛绒绒的竟是九条狐尾——大意了,竟是九尾妖狐!
                    面对师父师兄重伤,将军昏迷不醒,公主哭哭啼啼,林青竹年轻脑热,顺着妖狐逃窜方向追赶,直至上了这大荒山。
                    到底一时年轻冲动,如今夜色已深,周围森森古木,幽幽哀鸣,兼干粮告罄,林青竹一手拂尘一手灯笼,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内心叫苦不迭,没留神摔了一跤趴倒在地,嘴唇碰到冰凉一片,定目一看,竟是一个白森森的骷髅!
                    林青竹再也忍不住了,去他一边的气淡神情!他抓起灭了一半的灯笼尖叫狂奔,逃出去!走出去!有个人来啊!
                    半个时辰后,林青竹气喘吁吁倚在一株劲竹处,心脏雷锤如鼓,手里的灯笼早已熄火。而他刚刚喘口气,就被突兀响起的笛声摄住了心魄。他抬眼望去,只见十步距离外的竹林空地中,一红衣男子长身玉立,眉目如画,手间是一竹笛,笛声悠扬,竹林间竟像是起了风一般,竹叶纷飞,月色皎洁,月下美人,林青竹一时间竟是看傻了。


                    回复
                    13楼2017-02-01 00:12
                      些许是感到旁人的目光,那男子放下笛子,朗声问道:“道长有何贵干?”林青竹如梦初醒,拱手答道:“贫道追捕一狐妖而来,在贵地迷了路,可否请公子指点迷津?”
                      那男子似是用了什么法术一般,转瞬间便凑到了林青竹面前,与他呼吸相接,金色的眼眸定定望着他,忽然间又眸间含笑,在他的耳边吐气道:“原来是你 ······”
                      美人相近,从小清心寡欲的林青竹身体都僵硬了,更别说耳边热气,将他的骨头酥了大半,模糊间听见美人相邀:“小道长可愿与我在此人间仙境共度余生?”
                      林青竹整个人如坠云雾,正准备应答,才想起这是大荒山,妖气四溢,更兼之红衣男子的金瞳······竟是与那妖狐一致!
                      林青竹狂叫着推开面前的人,转身狂奔,未料没几步就撞上了来时遇到的骷髅,那骷髅已经立起,空洞的眼窝盯着他,身后更是传来了轻笑声:“怎么,还要再背叛我一次吗?”面前的骷髅掐住林青竹的脖颈,渐渐收缩,小道长挣扎不得,竟然眼冒金星,呼吸困难,正想着吾命休矣,却听到一柔弱女声唤:“兄长”,不消片刻,那骷髅就松开了手,直直倒在地上。林青竹死里逃生,捂着脖颈狂咳不已,泪眼模糊中看到那团红影逼近,想逃却动不了,转瞬间就被提住衣领,那男子眼中愤慨万千,转瞬又是满满笑意,言道:“看在家妹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也罢。既然你不愿留下,那么我就跟你去了解一桩恩怨也好······你可不要耍什么小心思,那个骷髅——我的旧相好,就是因为动了些小心思,才变成了现在这种模样!”然而可怜不及弱冠的小道士,早就无力瘫倒在地上了。
                      接下来几日,竟是那红衣男子一路带领林青竹回京城,一路上非客栈不住宿,夜间更是纠缠与他共宿,林青竹惊恐万分,只怕那男子要与他行阴阳相合之事,被男子提着后颈甩到床铺上时简直想要大呼救命,然而男子只是脱了外衣后缩到林青竹怀间,分明把他当作保暖工具。林青竹内心忐忑,好不容易微入梦境,却被脸颊柔软饶醒,一醒来只见怀间男子背后九条雪尾正不安分地扫来扫去,小道士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见祖师爷去了。乖乖,难道这人就是那天的狐妖?
                      晨光熹微,小道士在此迷迷瞪瞪,却不知怀间人已经醒来细细打量他,呵,面容未变,眉目间似乎柔情依旧,可是曾经山盟海誓到底已成为镜花水月,更何况,是你先负我!
                      “兄长,今日······可是最后一日?”柔柔的女声再次在耳边出现,男子掏出一个精巧银制镂空葫芦,轻声道:“正是,但是,燕子莫要心急,兄长定会助你。”“我并不着急,成功与否随缘,大不了烟消云散就是了”那女子回答道,“我只是没由来地心慌,有些担心您。”“怕什么!”男子脸上的笑竟然有些苍凉,“我王耀,向来喜欢血债血偿!”
                      将军府中,沉睡了不知几天的嘉龙将军忽然醒了过来,人也清醒了,府中上上下下忙作一团,公主命人去请伤还未愈就四处找小徒弟的梅坤道,自己亲自下厨给夫君熬了热鸡汤端过去,却见自家夫君已经穿戴整齐立于卧房之中了。
                      “夫君!”公主连忙向前,问道,“怎么起床了呢?您刚刚清醒,何不再多躺一会儿?”“有劳公主费心了”嘉龙单手抚上妻子的鬓角,看着年轻的妻子脸红而微垂的面容,面前浮现的却似乎是另外一张年轻少女的面孔,对他笑着,说,“喂,你不觉得这战术有些漏洞吗?”她笑着,美丽的面容似开在边塞的一朵珍卉;她笑着,听着他允诺的十里红妆;她笑着,金色的眸子中含满泪水,喷溅的红色似上好的丝绸一般飞上战旗;她······
                      “夫君!夫君!”公主的声音把将军飞往边塞的神智拉了回来,他闭目回了会神,问道;“公主,您可知道,我之所以能娶您,是因为我在边塞立下了赫赫战功?”
                      “自然知道。”
                      “那您可知,我为何能够功勋显著,我的军队最后又是如何以一敌百攻至敌国王都?”
                      “这······”
                      “是因为一个女子!”他艰难地回答自己的问题,“是一个女子,一个在那里游历的女子。”
                      “她说她仰慕我已久,想要给我做一个参谋军师。”
                      “我本耐不住她的纠缠,谁料她真是一个奇才。”


                      回复
                      14楼2017-02-01 00:13
                        “我与她日久生情,我许她十里红妆。”
                        “军中粮草渐少时,又有士兵得了瘟疫,军中大量减员,我外出求援。”
                        “一位游历至此的坤道说军中出了妖,只有杀妖祭旗,才能破解瘟疫,剩下的士兵也才能如狼似虎。”
                        “我回去时,她人头落地。”
                        “她······”
                        “她是我的妹妹,叫燕子!”忽然出现的红色身影将两人吓了一跳,只见一男子忽然出现在卧房中,外面的丫鬟卫兵都像睡着一般东倒西歪,那红衣男子将手提的小道士扔到一边,缓步走来,背后逐渐舒展出来了九条银尾······九尾狐狸!
                        公主尖叫一声瘫软在地,倒是嘉龙面色不改,“你果然来了。”
                        “当然!”王耀上前抓住嘉龙的衣领,“燕子对你的执念太深,加上那坤道对她下了咒,若今日之前不能借助你的阳气堕入轮回道成功转世,燕子就会灰飞烟灭!若按照前几日我与你接触,每晚吸取你的阳气给燕子作引,虽使你丢失一半阳寿,却也不会让你丢掉性命!而前几日坤道让我负了伤,耽误了几日的时辰,现在,只能让你用命偿还了!”
                        “噗叽”一声,嘉龙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他清晰地看到,一只皓腕在自己的胸前搅动着,血红色顺着那白皙手腕缓缓滴落,面前的人原本美丽的面容却无比狰狞,唯有那金色的眸子,好像···好像···
                        “燕子···”当王耀把手拔出来时,他听见倒下的人喃喃着自己的妹妹的名字,“放心吧,燕子并不知道自己能够成功转世的代价是什么,她现在临近大限,也听不见外面正在发生什么。”王耀抹去溅到脸上的血迹,竟似狰狞厉鬼,“也就是说,现在的燕子也许还在怨恨当初你为什么没有能够早些回去救她呢。”
                        王嘉龙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在向上升,向上升,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是一片黑暗了。
                        一时间妖气大起,轮回道打开,王耀将银制镂空葫芦抛至旋涡中,燕子转世可以成功了,她不会灰飞烟灭了,她的来世可以找一个好人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接下来,就是去找那个坤道报仇,那个杀了燕子又打伤自己的坤道!
                        王耀沉浸在自己的打算中,丝毫没有注意那个被自己扔在一边的小道士,嗯,和他也有账要算,可惜现在不是时候······
                        然而林青竹在发抖,他的全身都在发抖,他刚刚看到了什么!杀人!当着他的面杀人啊!这可是妖啊,灭了他啊林青竹!你可是道士啊!
                        他挣扎地站起来,藏在拂尘柄中的,师父赠予他的剑,贴上符咒,灌注内力,拼死一试,一定要灭了这个狐妖!
                        轮回道渐渐闭合,王耀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感到胸口一阵冰凉,他定眼一看,斩妖剑,那把可以散了妖的三魂六魄的剑,那把曾经刺入他的族人身体,让九尾狐一族几乎被赶尽杀绝的剑,那把,那个人的剑···
                        “为什么?为什么?”王耀歇斯底里般挣脱了剑锋,鲜血顺着胸口流下,他转身打出一掌,将浑身发抖的林青竹击飞至墙壁。
                        林青竹咳出一滩血,他看到那一个疯狂的狐妖扑过来掐住他的脖颈,硕大的泪珠一滴滴砸到他的脸上。“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背叛我啊?为什么!”
                        恍惚间,林青竹似乎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那个少年,崩溃般看着他手中还在滴血的剑,看着周围毛色各异的九尾狐尸首,看着呜呜哀鸣的幼狐,少年像疯了一般将手中的武器刺入持剑人腹中,少年哭喊着“我答应和你走了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家人?难道就因为我是妖你是人吗?!”


                        回复
                        15楼2017-02-01 00:14
                          耀?耀,对不起,耀,师命不可违,是我骗了你,骗了师父,我爱上了你,我奉命清除九尾狐一族,但是我想要你好好活着···
                          恍惚间,似乎有什么记忆重合了,林青竹将那只疯了般的狐妖按到自己胸前,不顾自己正在吐血和濒死的狐妖身上燃烧的熊熊火焰,费力贴上他的嘴唇。
                          耀,对不起···

                          当梅坤道赶到将军府时,清醒过来的丫鬟小厮们在烧成火海将军府前的乱作一团,说公主和将军不见了。梅坤道挥开准备阻拦自己的弟子们冲进了火海,她想,她要把嘉琪公主救出来,毕竟,公主是无辜的,公主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无辜的。
                          梅坤道想,也许世间很多事都是那样恩恩怨怨的。她知道自己有一个兄长,名字也唤林青竹,曾经是这一门派有名的捉妖道士,手拿的斩妖剑,可以让妖散了魂魄。
                          兄长的师父极其痛恨九尾狐,欲灭之而后快,而作为得意弟子的兄长却爱上了一只九尾狐。师命不可违,爱人不愿伤,但是九尾狐伤人愈发猖狂,各门派云集剿之,九尾一族几乎全灭,只留下两只,而兄长,则倒在了他的爱人怀中。
                          梅坤道为报仇而拜师,她寻找到了兄长的转世收为自己的弟子,她除掉了留下的两只九尾狐中的一只,一只化作女子在边疆游历的幼狐。
                          可是世事难料,命运兜兜转转,似乎给她开了个玩笑,看到卧房火海中相拥永眠的两个身影,她这样想。
                          罢了罢了,这火海,怕是出不去了。

                          数月后,嘉琪公主产下将军的遗腹子,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小名雁子,那双眼睛在阳光下笑起来仿佛璀璨的金色宝石。而为了报答梅坤道以命相救之恩,在小公主满百天之际,嘉琪公主代替女儿对着坤道的牌位三叩首,拜梅坤道为雁子的干娘。
                          ——完


                          回复
                          16楼2017-02-01 00:15
                            恩,这篇是楼主的抽风之作,估计再也不会写古风了还有因为白天没空所以只好晚上偷偷码字,差点就被骂了啊
                            所以请小天使们如果看帖留个回复啊,即使是喷也可以的。楼主平时也很忙码字什么的还要抽时间,如果没有人看或者看的人特别少楼主也是很伤心的啊,那样总感觉自己是在自娱自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01 00:29
                              《九尾狐》大概就是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感觉,感觉每个人都被我写崩了,想哭(┯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1 00:31
                                下一篇写什么呢?在扑克设定的米耀开个车和ABO设定的好茶家族日常之间犹豫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1 00:33
                                  果然没有人呢(=゚Д゚=)不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1 10:13
                                    这,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21楼2017-02-01 11:40
                                      啊啊,金钱组的车肝出来了(๑>ڡ<)☆ ,楼主新手,大家刷卡上车呦~话说楼主还真是胆大,和爸爸妈妈还有弟弟一起坐在客厅,他们在看电视而我在码字开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1 22:59
                                        【金钱组,红茶会】梅花一夜(一辆玩具车)

                                        扑克设定,第一次开车有点紧张。

                                        KQ为夫妻设定,政治联姻

                                        阿尔和亚瑟互相给对方戴绿帽

                                        阿尔16岁,亚瑟20岁,王耀23岁

                                        空口大使亚瑟告诉我们小黄书要藏好

                                        金钱组竹马设定,老王带熊孩子

                                        冷战组宿敌设定,黑桃国和梅花国停战谈判失败,遂直接开怼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不然梅花国卫兵就听了一场活春宫了





                                        “臭小鬼等着回去被我教训吧!”这是王耀躺到床上之前对阿尔弗雷德丢下的一句话。

                                        黑桃国K阿尔弗雷德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头,像一个被训斥后赌气的熊孩子。

                                        他们现在在梅花国王宫的一个卧房里,门外有成排的梅花国士兵,而原来守卫在此的黑桃国士兵则不知道被调到了何处。

                                        对,他们现在是被软禁了!

                                        想起来几个小时前在会议室发生的事情王耀就气不打一处来,合着自家K和梅花国K伊万就是天生的小冤家是吧!谈判桌上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蛮横的北美小野牛和霸道的北极小白熊,两个刚满16岁的小鬼,发起疯来谁也拦不住,反而引发两国士兵冲进来一场混战,混乱中伊万的妹妹娜塔莎公主不知道被谁打伤,而王耀为了护住那小野牛——加之不愿意事态闹大而没有敢大打出手,反而在右手臂处被谁不知道刺了一剑,虽然伤势不重,但已经把事情闹大了。

                                        得,现在娜塔莎公主没醒,黑桃国又抓住骑士被刺伤这一项,双方暂停谈判,等待黑桃国Q 亚瑟赶来重新会谈。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臭小鬼!因服过药而发困的王耀心里还在盘算着亚瑟来到之后怎么进行下一轮会谈,如果到时候自己假装伤重又能多有几份筹码,啧,如果亚瑟不是因为重感冒而缺席谈判该多好,他可比这臭小鬼靠谱多了!

                                        细细簌簌的声音响过,背后猛然传来的温暖让王耀意识到一直像犯错的孩子一样站在床边的小国王爬上床了,还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到王耀的背上——像小时候一样。

                                        “耀耀~”阿尔把脸抵到王耀颈窝处磨蹭着,“hero不想让亚蒂来,亚蒂来了耀耀就又不要hero了。”

                                        但亚瑟比你靠谱多了···虽然总是进厨房让人蛮头疼的···王耀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然后秉承教导K的想法劝导说:“阿尔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动不动就粘着我好吗?还有亚瑟为人很不错,他现在是你的伴侣,不要总是躲着他。再说哪有K在与自己的Q结婚一年还每天睡书房的?你要是不要亚瑟我可带走了!”

                                        最后一句明明是调侃,可是阿尔弗雷德的动作却突然停住了,王耀刚想再说些什么,就感到手腕被抓住,天旋地转一般仰躺向上,抬头看见的是双臂撑在他的枕头两侧的阿尔弗雷德,小野牛像是被激怒一般,湛蓝色的眼眸中竟然游闪着火光一般。

                                        “阿尔,你,唔!?”话未说完,阿尔弗雷德就怒气冲冲地啃了上来,对,啃!毫无经验和技巧的啃噬,王耀能清晰感觉自己的嘴唇是如何被另外一个人含住,舔弄,啃咬,丝丝血腥味道在两人唇间传递着。

                                        王耀的两只手腕都被阿尔弗雷德紧紧抓住摁在床铺上,那臭小子完全忘了他的手臂上有伤,别扭的姿势使伤口开始发疼,王耀竭力抽出左手,接着就是一拳狠狠砸到了阿尔的脸上。

                                        “阿尔弗雷德,你疯了不成!”王耀稍稍撑起身子,擦去唇上的血迹,啧,该死的,被他咬破皮了!

                                        阿尔弗雷德被打得脸偏向一侧,眼镜不知飞到了哪里,俊脸上青黑一片,真是够狼狈的。

                                        王耀见他沉默着,不扭头也不说话,竟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难道刚才下手太重了?还是我刚才说什么刺激到他了?

                                        “阿尔,你这是···吃醋了吗?”王耀试探性问着,谁承想那小家伙直接带着哭腔扑了上来,“hero 我就是吃醋了!”王耀一时被K的哭腔震撼住,未来得及反抗,阿尔把被两人揉搓下来的枕巾拧成一股,死死抓住王耀的手腕绑住,王耀向他的胸口踢过去的一脚也被阿尔抓住,轻而易举分开那两条修长的腿并挤了进去。

                                        眼看阿尔伏在他的胯间,一双修长的手已经攥住了王耀的腰带,王耀感觉自己有点懵了,这,这是···

                                        “阿尔弗雷德,你住手,唔!!”滚烫的嘴唇又贴了上来,这次更有掠夺性,一只手还牢牢地扣在王耀的脑后防止他逃脱,另外一只手不老实地在他的身上游走着。

                                        臭小鬼连换气都不会,也许我会因为接吻被憋死而不是战死沙场!王耀被吻得眼冒金星,还苦哈哈的地自我吐槽。

                                        等到这小野牛放开他时,王耀迫不及待地大口喘气,丝毫没有注意睡裤已经被褪到了膝部以下,衬衫的扣子也被解开,美人衣衫不整,双眼迷离,皓腕上缠着绯红的丝巾,水润的嘴唇微微喘着气···操!

                                        王耀稍稍定了神,发现面前的年轻K脸上带着些许羞涩,他倒是衣衫整齐,黑桃国国王装束一样不少,如果能够忽略那天蓝色外套也遮不住的胯间东西···靠!这臭小子干什么!?

                                        “耀”阿尔弗雷德贴了上来,胯间巨物与同类厮磨,“耀,接下来该怎么做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01 23: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1 23:02
                                            诶,图太小了,待会儿截图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1 23: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1 23:07
                                                恩,发图防吞,车先放一半,对,楼主就是光明正大的卡个肉
                                                顺便请小天使们回复啊,你们的回复才是我码字的动力和信心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1 23:10
                                                  楼主卡肉是会怀孕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02 08:20
                                                    楼主加油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02 12:02
                                                      加油!更新求艾特owo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2-02 19:07
                                                        好!很好!亚瑟捏碎了一旁的扶手。

                                                        很快,我就要到达梅花国了呢,王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02 21:32
                                                          额,果然前面大段肉被吞了只剩后面的了,还是截图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02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