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弃夫妇吧 关注:20,409贴子:129,808

【嫌弃夫妇】《眉间雪》秦明(张显宗)x岳绮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留给嫌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2 22:05


    ...呆了多久了?

    抬眼之间一片黑暗,就连这洞里的鬼也都尽数停下了运动不再乱吵乱叫,岳绮罗试着动了动手臂,许是因为呆的久了多少也有些麻木。似是阴云消散,唯一的洞口渐渐撒下一片月光,一片,泛红的月光。

    同样是鬼,这洞里的鬼自然打不过她,只不过当初和无心的那一战伤了根本,加之当初险些一并被吞噬,才使得岳绮罗待到了现在——她不是不想走,她在等一个时机。

    洞中一瞬陷入嘈杂,隐隐约约岳绮罗听见身边几个小鬼念叨着:<终于可以出去了!>

    时机到了,她岳绮罗终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顺着这帮在血月之时破洞而出的小鬼从这里出去了,也可以去寻张显宗了。

    她欠张显宗一条命,只是亏欠吗?岳绮罗清楚的知道绝对没那么简单,但现在的她并不懂那些其他的情感究竟是什么。

    回忆像是一根线,缠绕在她的脑海重复着当初的记忆,牵牵扯扯那根疼痛的牙齿神经,缓缓抬手抚上右腮,张显宗曾抚摸过留下的温度仿佛还在那,

    <张显宗...我牙疼。>

    ......

    <诶诶诶,同志们同志们,今天外面的月亮是红色的!>李大宝一手一个外卖袋跑了进来兴冲冲的喊着,<真的?>林涛颇有兴致的放下了手里的笔滑着办公椅到了窗边,<还真是!老秦!>林涛见呼唤无果,回过头看了一眼,后者从始至终头都不见抬起来,只一心研究着手中的文件,<老秦!>

    <光线的折射会产生血色月亮,这就相当于灯散发出了白光之后遇到了红色的物体,折射的光使得本体发生了色变。>秦明扣上笔帽摊手看着窗边两人,<这点常识都没有你们怎么当的警察?>

    林涛学着样子摊了摊手,无趣的撇了撇嘴,随后反手拿过李大宝的外卖袋屁颠屁颠又滑回原来的位置,<吃饭咯!>李大宝模仿的夸张了些,还嫌弃的白了秦明一眼,<我来也!>

    秦明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摊着的两只手,最后无奈收了回去,尽管知道道理,可他的目光仍是不自觉看向窗外,一瞬间竟是发了愣。

    一闪而逝的画面,同样的血月当空,一座破屋里,一个红衣萝莉用剪刀掏空了脸色苍白之人的内脏,赫然望去,那人正是自己的脸,不过却是一身军装。画面定格在那人凝视着萝莉,他清楚的看到那个解剖颇为熟练的萝莉眸中竟格格不入了几分伤感和心疼。

    秦明眉头蹙在一起转过身不再看那月亮,有些不适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原来他不止晕雨还晕月亮...>一旁李大宝压低了声音却止不住笑意,林涛别过眼也强忍着笑,秦明静静的盯着两个人良久,两人悻悻埋下头吃饭。

    <你,是谁。>

    ......

    离子时还有一阵子,岳绮罗趁着这会儿功夫到处活动着这副皮囊,想当初不知她吞噬了多少这洞中的鬼煞才得以修复这副皮囊,她可是宝贵的很这皮囊。

    其实岳绮罗沉睡了几十年,她做梦了,做了一个她都不记得的梦。

    她记得凡人称那为前世。

    她是只小狐狸,青丘的狐仙,她名花月,风花雪月。

    他是个穷书生,凡夫俗子,他名刘子固,深情执固。

    可笑的是,那一世,竟是她岳绮罗喜欢上他张显宗,最后穷极一生容貌尽毁,却仍是看着他和别人长相厮守,无怨无悔。

    自那之前,她从没信过所谓前世今生。

    梦里那时月凉风稀,他们坐在湖边,张显宗不过玩笑提起,<花月,如果有来生,你会叫什么?>

    <我会活千千万万年,那有什么来生。>

    <如果真的有呢。>

    <恩...那我可要起个像样点的名字。月...就姓岳吧!>

    <那名呢?>

    <你看我适合什么?>她站起身,月光投射下她旋转的影子,一身华丽的绮罗。

    <绮罗...>他不自觉失了神,启唇轻唤。

    百年之后,一语成谶。

    使她回神的是周围渐乱的声音,任凭周围鬼影飞逝卷起她的长发后者缺毫不在意,孤身而立的人脸上勾起一丝鬼魅的笑意,<子时到了。>

    山里连虫鸣鸟叫都显得突兀而诡异,凭空而起一声惊雷般的爆破声,随后整座山都陷入一种阴凉的氛围。倒是岳绮罗,一身民国的黑裙早已破烂不堪,身上披的是张显宗的披风,除了落了些灰并无其他破损,不会有人怀疑她的衣装打扮,谁会去看一个小乞丐。

    <张显宗,>岳绮罗漫步而行,眉眼之间分明夹杂了些期待,<百年之后,你回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很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2 22:08
      赞w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2-02 22:35

        从那洞里出来的鬼魂大多四散投胎,只少数鬼煞留在那偏僻山上修炼,这其中便有岳绮罗。
        这山里人罕见,走兽倒是不少,几个随身的纸人来来回回寻找几次便留下了一片尸体——留着等岳绮罗一时兴起挑几个解解馋。
        另一边,接到通知的林涛四下打量着这孤僻的山林,不自觉的便苦苦发出哀叹,<这要搜查到什么时候去...>身后收拾好东西的李大宝拍拍他的肩膀,满脸的正直,<就当是露营了,我听说这种林子里晚上会有不少...>
        突然之间,李大宝像是嗅到了什么,停止了对林涛的调笑,随着鼻子闻到的气味走进林子,秦明和林涛相视一眼便跟了上去,随后便听见李大宝有些不可思议的声音,<老秦林涛,你们快来看...>
        两个人闻声加快步子,到了地方也一样愣住了,一地的野兽,明明都还新鲜却没了精神气,<这...爆炸造成的?>秦明的眉头难得蹙在一起,带好了手套蹲了下去,<你见过爆炸有这么完整尸体的?>林涛一下子被噎住便摆正了态度四下搜查。
        清脆空灵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气氛,<张显宗?>岳绮罗回来的时候便看见三个人对着自己的猎捕圈研究,正起了补身体的念头却见了那人熟悉的侧脸。
        眉毛,眼角,鼻梁,嘴唇...每一样,都与当年火光里若隐若现的脸相吻合。
        怕再次失去后来不及,所以望着你。
        岳绮罗死死盯着秦明,只一瞬,那双空明黝黑的眸子就闯进了秦明的心,随后产生的感觉,我们叫它是悸动。
        <小姑娘,荒郊野外的你怎么在这?>林涛见其他人都不说话便先开口问道,另一边的秦明不语,平静了心情冷脸起身,一时之间岳绮罗只觉得三束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每一束都包含着怀疑和不信任,那是岳绮罗最讨厌的东西。
        <张显宗。>她像是听不见,只执着的一遍一遍唤着那个名字,她不信张显宗会这么看自己,他可能,只是有点记不得自己了。
        可是,他凭什么不记住自己。
        <张显宗。>再一次的呼唤,语气中明显包含了怒气和不耐烦,<你,叫我?>秦明见她的目光一直旁若无人的看着自己,抬手指了指自己有些不确定,<世上再无一人能叫张显宗。>语气中不容置疑的霸道和阴沉让三个人不禁一惊,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怎么像个天山童姥...
        <那个...小妹妹,他叫秦明,我们是警察。>李大宝嘿嘿笑了笑指了指秦明又指了指自己的证件,岳绮罗只是淡淡扫过她一眼便又落回到秦明身上,空气一时之间凝固,异常的尴尬。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秦明发现眼前这个小姑娘只回答自己说的话后便正色凝视着她的眼睛寻找着哪怕一丝破绽,<因为我住在这。>岳绮罗回答的干脆,<住在这?>这次没等到岳绮罗的回答便被跑来的警察打断了,<林队长,局长让我们回去一趟。>
        <我可以跟你回家吗。>不是疑问句,干净利落的肯定句竟令秦明一时失去了冷静,<为什么?>他从不喜欢说些废话,而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在重复着一些话,一些在他看来不知为何一定要问出来的话,<因为,我没有可要落脚的地方。>逆着阳光的萝莉勾唇笑的单纯,秦明竟不自觉看出了神。
        许是内心黑暗,寂寞的久了,竟开始不自觉依赖这种暖阳般的笑了。
        后来他答应带岳绮罗回去的时候李大宝和林涛都震惊了,而他本人只是清了清嗓子别过头故作镇定道,<说不定和案子有关联。>等他转身,身后傻了眼的两个人才回过神,默契的相对视猥琐一笑才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上车之后岳绮罗和秦明坐在了后座,岳绮罗头一回见着这新奇玩意,相比于当初坐的车,这东西要舒服的多,她的脸几乎贴在玻璃上,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她倒是有些郁闷的敲了敲玻璃。
        通过后视镜看到岳绮罗幼稚动作的李大宝和林涛一时失笑,就连秦明也别过头,脸上情绪不明<小姑娘,你不会没见过吧?>林涛边开车边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着身后两个人,岳绮罗仍是没回答,也只有她停下打量的举动才能让林涛知道这个小丫头是真的听到了自己的话。
        <诶,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总不能一直这么叫你吧。>林涛和李大宝都是喜欢交朋友的人,李大宝回过身笑问,出乎意料的是岳绮罗竟然回答了,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好听的紧,<我叫岳绮罗。>
        其实林涛有些吓着了,这像个少女一样稚嫩的人真的是刚才上车的天山童姥?
        <张显宗,>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秦明本就不喜多计较便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她若是喜欢便由她叫吧,反正,自己对这个名字也并不排斥,<我们要去哪儿?><警局。>岳绮罗本就不笨,大概消化了一下便多少知晓了这地方久视当初捕快待的地方,<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家?><结束。>
        岳绮罗不喜欢秦明这种态度,要知道自己卑躬屈尊的找他,本就是他一个凡夫俗子的荣幸,如今他倒是不冷不热。可他就是张显宗,自己不可能搞错。
        <哼。>越想越气,岳绮罗轻哼一声转过了头,一时之间前排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这...怎么突然发脾气了?倒是秦明觉得岳绮罗现在这样子有些孩子气的可爱。
        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从第一眼开始,他心中就有一个执念,那一团执念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他这辈子都要全心全意都这个女孩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2 22:40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2 22:44

            回到了警局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聚在了办公室,正中间的局长神情有些严肃,抬眼看见了岳绮罗有些疑惑,<这位是?>回想刚才的情节,就连秦明也不免有些无奈。
            <你在这待好别乱跑。>秦明将岳绮罗带到了办公室,却没想到刚走几步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你不能去。>警察局有一项死命令,就是除去内部人员无论什么原因其余人都不得参加会议,这也是为了保密工作。
            <我要保护你。>秦明闻言仔细的看着说出这话的小姑娘良久,竟从她的眸子里看到了不可动摇的认真。
            秦明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带了条饿狗,而自己就是传说中的肉骨头,身后的人是怎么甩都甩不掉。秦明最厌恶的就是迟到,他自然也不能容忍自己迟到,只得带着岳绮罗一同去,想着到那之后能有人想办法把她弄出去,毕竟他看着那双眼睛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狠话的。
            <小姑娘,警局开会的内容是机密,你去门外等着吧。>岳绮罗淡漠扫了那人一眼又看了看秦明,<张显宗你真是够蠢。>转世了竟还是别人的下属。听见岳绮罗叫秦明张显宗,不止是局长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有些纳闷,而当事人则有些无措,自己,说什么了?
            <局长,这件事有些说来话长,等会后我再跟您解释。>林涛忙出来替秦明打了圆场,岳绮罗虽是看不上这些凡夫俗子,却也因此举动多多少少对林涛有了些好感。
            岳绮罗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白板上的照片,随后一愣便又看了回去紧盯住思索了一番,随即释然扬起一抹不明的笑意,<我见过他。>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这个乞丐打扮的小姑娘身上,<你见过?>局长起身,<我这次叫他们回来就是因为他,这个人是邻市警察局送来的尸体,也是在那座山发现的,报案人找的是邻市,因为那儿是我们的管辖所以尸体送了过来。>
            岳绮罗确确实实见过他,在那个洞里,还没出去的时候有人扔进来的,那时候还没死透,却是被鬼煞们一人分一杯羹给吞了。
            <在洞里,他被扔下去了。>岳绮罗并没多大念头想去帮忙,只是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中这群人唯一能接受的,<我们现在去做尸检。>局长点了点头,还没等说让她留下配合调查就被岳绮罗抢了话,<我可以帮你们,前提是,我要跟着他。>秦明不明所以的看着笑的无良的萝莉,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局长做了一番思考随即点了点头,<任何线索都不能丢。秦明,你暂时让她跟着你罢。>
            岳绮罗本就喜静,不捣乱不发出声响这点秦明十分喜欢,她就安生的坐在一边的桌子上,娇小的身躯窝在那有种别样的美感,像个小孩子似得摆弄着自己的头发晃悠着腿,秦明第一次在工作上分了心。
            <这个人的死因有点奇怪阿...>秦明不语,似是认同了李大宝的观点,而岳绮罗只偏头静静的看着两个人忙忙碌碌却配合默契的身影,一时竟有些莫名的烦躁,要知道,他张显宗上辈子可是无时无刻不围着自己转,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对待过自己,还...和一个女人...
            岳绮罗思索间秦明早已注意到这个明显分神且周身环绕不爽二字的小女孩,<你...在哪发现的死者?>秦明的话有些别扭,因为其实他说想问你怎么了,结果开了口就变了。
            <那座山的洞里。>似是觉得不对劲,岳绮罗突然蹙起眉头,<你要去那?>正放下手术刀准备换衣服的秦明听见岳绮罗这么问不得不说还是有些怀疑,因为那是警察的本能,而他却依旧没停下手中的动作,因为那是他的本能——相信她。
            岳绮罗正想说不准,但转念一想,那洞里的东西自己也能对付,倒不如借此机会看看能不能将张显宗的记忆找回来,想到这她扬起嘴角笑的明媚,<我陪你去。>秦明倒是没想拒绝,不然他们去了找不到地方也是没用,上下打量了一番岳绮罗,随即转头看向李大宝,<你们先去,我带她去换身衣服。>
            岳绮罗闻言笑意更浓了,而李大宝只是坏笑着打了个响指,一脸八卦的跑了出去。
            她适合红色的衣服。
            只一眼,秦明便下了定论。秦明先是送她回了家让她清洗一下,而后自己驱车去为岳绮罗买了衣服,包括内衣。内衣店的服务员一直没把他当变态,或许是因为秦明西装革履外加气质?她们只一心犯着花痴同时羡慕着他的女朋友。不过...这个女朋友的胸好像有点小。
            这一系列准备从头到尾秦明用了不到十分钟,而回去后却见岳绮罗垮着脸穿着他的衬衫坐在沙发,头发也没擦干,男男女女的尸体看了那么多,秦明自认从没有过非分之想,而看到岳绮罗他却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才想起来走过去将衣服递给了她,<快些,要来不及了。>
            岳绮罗的脸更冷了,要知道她本身就憋着气,刚才秦明把她一个人扔在浴室,她怎么知道现在这东西怎么用,四下摆弄的时候突然一股冷水把她浇个透,一时慌张她便转到了另一边,随后差点被热水烫伤。<张显宗,>她憋着嘴,<你怎么不看我了。>
            你怎么不看我了。
            你的目光,怎么不单单停留在我身上了。
            你怎么,不专属于我了。
            秦明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个明显有些委屈的小姑娘,内心深处竟有些撕扯般的疼痛,因为不善言辞,他不懂得怎么哄女孩,只能略显别扭的抬起手揉了揉岳绮罗柔顺的头发,僵硬的牵扯起嘴角,他都快忘记怎么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2 23:3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2 23:41
                接上
                <愚蠢。>岳绮罗看着他笨拙的动作,竟有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在心底,她记得无心说过,那感觉叫满足。
                <那些衣服就扔了吧,已经不能穿了。>秦明的目光落在被叠的整整齐齐的破旧衣服上,而岳绮罗却是三步做两步跨过去紧紧抱住那个披风,<不能扔!>那是张显宗的披风,那是唯一有他存在过痕迹的东西了。<很重要的东西吗?><比命都重要。>脱口而出的话就连岳绮罗自己都愣住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一个凡夫俗子的东西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张显宗了。
                <先走吧,>那明显是男人的东西,应该是军装吧,秦明竟有些不爽,<回来我清洗一下还给你。>岳绮罗这才放下了衣服,抬起头的瞬间竟严肃了神色,<张显宗,到了那你绝对不能离开我。>
                一些莫名其妙的回忆使得秦明没有对这句话产生反驳,也是因为他自己本身想去保护岳绮罗,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他怕她出事,<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2 23:44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3 00:03

                    秦明和岳绮罗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拉好了警戒线,林涛和李大宝磕磕巴巴指着岳绮罗半天愣是没叫出名字。
                    为了便于行动,秦明买给岳绮罗的不是裙装而是真丝竖条纹的打底衬衫,除了黑色条纹以外是一色的鲜红,紧身的黑裤勾勒了岳绮罗保养良好的身材,一身艳色倒也衬得她更加雪白——也难怪没认出来,换了谁也不会把刚才那个小乞丐和现在的岳绮罗联系在一起。
                    四周阴寒之气浓重,旁人看不见不代表她岳绮罗看不见,这周围多少鬼煞虎视眈眈着这群鲜活的生命,而这仅仅是山边。
                    <尸体上有什么发现吗?>跟着领路的岳绮罗行走的时候林涛开口询问,<初步判断这是一起谋杀案,但是因为证据不全证明不了所以暂时不能强制性进行解剖,尸表有几处很明显的摔伤,岳小姐也说了,她是看见尸体掉下来的,所以目前可以解释,现在判断致命伤有些牵强,我们检查一下现场才能准确分析,但有一处很奇怪,死者胸部中央位置有一处伤口,说是刀伤却有很明显的棱角,说是枪伤也不对,所以还需要确定案件性质解剖之后再做进一步的判断。>
                    岳绮罗很喜欢现在的张显宗,他这一系列分析语气中都有不容置疑的威严,起码她有些觉得,现在的他和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了。
                    不知不觉便走到了那个洞穴附近,岳绮罗并不喜欢那儿,当初无心用来布置法阵的木桩还在那,每次到这岳绮罗都有种想杀人的冲动。而且岳绮罗可以明显察觉深入山林之后鬼煞更多了,只要一入夜,甚至在现在的白天,都会有几个警察死于非命。
                    正欲靠近,岳绮罗却被林涛拦下了,<别破坏现场,>林涛努了努鼻子看向秦明,<老秦会生气的。>岳绮罗有些不以为意,她倒还想看看这张显宗生起气来会是什么样子,可见林涛有种不戴上鞋套和手套你就别想进去的架势,岳绮罗还是强忍着掐死他的想法戴好了一切。
                    <说说你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李大宝在搜查之余走到岳绮罗面前正色询问,岳绮罗倒是有些漫不经心偏头沉思了片刻,稚嫩的声音才缓缓流出,<他从这儿摔下去了,摔下去的时候还活着,后来就死了。>
                    岳绮罗的语气大有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甚至提到死者死亡都有些平淡到像是在喝茶的样子,这令三个人一时起疑,<看到他还活着你怎么不去救他?>林涛没想到的是岳绮罗竟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笑了出来,<我为什么要管他。>秦明从那些木桩旁边站了起来,再看向岳绮罗的时候眸中不禁多了些怒气,<那是活生生一条人命。>
                    人命?可笑,她岳绮罗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凡夫俗子的命...张显宗,只有他才能是个例外。秦明的脸色确是一时镇住了岳绮罗,<愚蠢。>岳绮罗狠狠瞪了秦明一眼便不再作声,<等等,你说死者掉下去了,你又是怎么判断他当时还活着还有后来死了的?>李大宝像是找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般死死盯着岳绮罗,这点岳绮罗倒是不以为意,只是觉得这群警察实在是烦,她淡然指向更深处的一个方向轻启薄唇,<洞的那边,我住在那。>
                    她没说谎,在被无心缩进这洞穴之后岳绮罗才发现这洞与她积攒灵魂修炼的避难所相通,这才使得她修炼之时无人叨扰,毕竟那锁魂阵是岳绮罗法力鼎盛时期设下的,即便她身受重伤也可以抵挡所有鬼煞。
                    <我们可以去看看吗。>林涛用的并非疑问句,即便岳绮罗不同意他们也是要去搜查一番,只是岳绮罗却是蹙起眉头,若是进去了必要经过锁魂阵,张显宗这凡胎肉体又怎能过得去?
                    她倒是从没考虑过其他人。
                    想到了一个主意,岳绮罗勾起嘴角轻轻点了点头,林涛挥了挥手,<小黑,弄条绳子过来扔进去,小心点。>岳绮罗没兴趣关心那些,只是走到秦明面前仰起头,<张显宗,别忘了你答应我的。>秦明只一瞬便想起这小丫头让自己时刻跟着她的要求,挑了挑眉算是听见了。
                    绳子扔下去后,林涛正准备打头阵下去,一旁的李大宝却发出声呼唤,<你们来看这个。>她手中拿着的是一把基督教惩罚罪人时用来把锥头方钉钉进去用的锤子,秦明微蹙眉头打量良久,脑海一瞬闪过死者胸口不明的伤口,<我想我们可以解剖了。>
                    刚爬下去又爬上来的林涛有些不明所以,秦明拿起那把锤子说出了他的思路,<这把锤子是基督教用来钉铁钉的,死者胸口的奇怪伤口我没想错,应该是基督教的铁钉,那种铁钉是锥头方形的,我看过一本有关的书上说,基督教会把那种钉子钉进罪人的体内,直到体表看不见任何痕迹,也就是说,我没猜错的话死者体内应该也有同样的钉子。>
                    <可是死者人死因还是很奇怪。>一旁的李大宝有些困惑,<基督教的这种方法只是个惩罚,一般都会避开体内所有会导致死亡动动脉,就算不去医治用不了多久也会愈合,最多也只是留下些后遗症。>秦明一时也陷入沉默,尸表动伤口确实不处于任何一个动脉上方,当然这也可能只是个推测。
                    (基督教那块纯属瞎编乱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3 00:06
                      下次@我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3 00:12
                        接上
                        <我们先去岳小姐...家看看吧。>林涛实在不知道该不该把一个山洞称之为家,一边的岳绮罗有些无趣的听完了一切分析,其实她就算不听也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而且就算解剖了怕是也没有什么太大发现,心脏等重要部位早就被那帮鬼煞分着吃了,就连她也分到了份脑花,凡夫俗子又怎么能想到这种事,况且在鬼煞做来是没有任何痕迹的。
                        岳绮罗眸中人一切情绪皆被秦明收入眼底,他一直想不通份不止是案子,还有便是岳绮罗眸中的深邃和沉稳,那不属于任何一个这般年纪的女孩。
                        <秦明!快下来阿。>李大宝在洞底喊着秦明,秦明走到洞边看着还站在那的岳绮罗,<你先。>岳绮罗其实是想直接跃下去的,可这五米多的高度她要是毫发无损跳下去了怎么可能不引起怀疑,一向嫌麻烦的她冷着张小脸顺着绳子爬了下去。
                        趁着三个人都在洞底搜索,岳绮罗放在衣兜里的葱指轻勾,食指指尖散发出诡异的红色妖光,这洞中的纸人无处不在,几个隐蔽角落的纸人得了灵魂从通道悄无声息的溜了进去,到了铁门的时候轻而易举顺着门缝钻了进去便紧紧贴在了门锁上。
                        做好一切的岳绮罗轻勾嘴角,另一边,三个人有用的线索发现的不多,陆陆续续的却是发现了岳绮罗的纸人,她倒也不厌其烦的拿起每一个被找到的纸人然后收好,搞得三个人相互对视意味不明,<你放这些纸人干什么?><装饰。>秦明一时无言,林涛见也没什么重要的线索便吩咐了其他警察留在这搜查,自己则和秦明李大宝一起随岳绮罗去了那条隧道。
                        <岳小姐...><叫我绮罗。>秦明的话被打断,若是换了平时一定会冷脸,可他不但没发脾气,竟还显得有些无奈,<绮罗,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尸体?><子时之前。>岳绮罗用的描述词令三个人一瞬有些懵,而警察有一项必不可少的能力就是在话语中找出不对劲的地方,<你又没有手机,是怎么知道的时间?><手机是什么?>又是一片死一般的沉默,然而看着岳绮罗难得认真的眼神几个人实在没理由认为她在说谎。
                        <这有个铁门。>眼尖的李大宝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铁门,快步跑过我试着推了推却怎么也打不开,林涛拍拍她的肩膀代替了她的位置,同样也打不开,后来三个人一起推也不见得有任何松动,<连我们三个人推都没有任何松动,这里面估计很久都没有能进去过了。>秦明看样子像是认同了林涛的想法,只四下打量一番便没再多做停留,<我现在回去做尸检。>
                        跟在李大宝和秦明身后的岳绮罗心里正悄无声息的密谋着什么,这案子像个无底洞,岳绮罗自知无论这群人再怎么查也不可能抓几个根本看不见的鬼煞,所以,无论在岳绮罗和那群鬼煞之前是谁扔的人,她都要让那个人,成为这个案子唯一的凶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3 00:39
                          好长= ̄ω ̄=!!吃的一本满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03 00: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03 00:44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03 03:53
                                一下这么多,满足。
                                老岳帮秦明破案什么的最喜欢了,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3 04:12

                                  手术刀从伤口中间位置下滑,手起刀落之间,一条血沟赫然出现。
                                  <死者胸口伤大部分血都积存在了胸腔里,不出所料这里确实有一颗铁钉。林涛,你先派人去排查本市所有的基督教堂库存的教徒名单,看看有没有最近被用过这种刑法的人。>林涛蹙眉沉思了片刻随即抬起头,<现在本市的教堂共计有两处,可万一是没有经过注册私立的小教堂怎么办?>
                                  站在一边的岳绮罗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尸体,因接触过大量鬼煞,尸体周身被阴气包围,那些肉眼看不见的气流在岳绮罗眼里却是清晰可见,而这些气流顺着尸体皮肤上的每一条纹路流淌,而这些气流仅有一处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这儿。>三个人顺着岳绮罗所指望去,那只是一片皮肤,没有任何不同。
                                  秦明转身拿放大镜凑近仔细看了看,随即有些不可思议的直起身体,<死者这部分的皮肤纹路被人为改变了,如果没猜错,那个教堂的信徒腹部位置应该都有一处被改变的纹路。>另一边的林涛和李大宝还凑在放大镜前仔细研究,<我的天阿...绮罗你眼神这么好!>
                                  林涛再次站了起来的时候眉眼间都有了几分轻松,如果有这条线索那他就不用一个人一个人那样排查,只需要在每个教堂挑出一个信徒最后锁定一个教堂就可以了。
                                  秦明意味深长的看着岳绮罗良久才别扭的吐出来两个字,<不错。>倒是岳绮罗竟因这两个字有些莫名其妙的自豪感,正准备出门的林涛和李大宝对视一眼挑了挑眉。
                                  转眼间两个人便再次沉迷于工作,岳绮罗本就不是什么能专心看别人做事的人,看了没一会就无趣的打了个哈欠,后来她突然皱了皱眉,一声不响的出了屋子,秦明全当她是出去透透气倒也没多问。
                                  关上门的一瞬间,岳绮罗眸中染上了几分阴寒——她饿了。眼角那血点正逐渐扩散,似是在宣泄它的不满,一阵一阵的痛觉席卷岳绮罗的神经。
                                  她或许该去会会她的凶手了。
                                  她没看到是谁扔下来的,不代表她的纸人没有看到,她的纸人遍地都是,岳绮罗只需要找到一个恰好能看到洞外一切的角度便能知道一切。况且这阵子她也没闲着,就在刚才秦明解剖的时候,她的一个纸人就将那个人所在的地点告诉了岳绮罗。
                                  另一边的林涛有些严肃,他已经锁定了教堂,同时也在教父口中得知死者因触碰了神的声誉而被处刑,按照规定行刑后的二十四小时都不得有任何人去见他,所以对于死者已故的事情他们毫不知情。
                                  警察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没有说谎,而对于基督教这种不正当的行为也不是他们警局说管就能管的,当然现在不应该考虑这个,调查至此也就是说明,那个林子确实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而凶手另有其人。
                                  岳绮罗已经到了那个人门前,是一处普通人住的公寓,尚未等打开门,岳绮罗便因异于常人的听力听见屋内的哭声,<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别来找我...>岳绮罗一向懒得跟这些凡夫俗子多说些什么,只遣了个纸人过去化成死者的样子,刚说了让他去自首他便尖叫着冲了出来,看样子是疯了。
                                  屋里随之追来一个男人,两个人似乎是兄弟,可那人正欲去追却惊觉自己动弹不得,随后便有两个纸人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我可不想让任何人破坏了我的计划。>岳绮罗勾唇笑的无害,薄唇轻启念出一串咒语,许是怕太吵,岳绮罗又放了一个纸人堵住了他的嘴,没过多久,那人一声闷哼便断了气。
                                  林涛刚进了警察局就看见一个人疯疯癫癫的在里头嚷嚷自己杀了人,秦明将自己在尸体颈部发现的指纹与其相比对确实对上了,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可...死者的心脏和大脑究竟是怎么回事?>
                                  <鬼!鬼!那地方有鬼!>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一直念叨着自己杀人了的疯子突然惊恐的叫了起来,<好多好多的鬼,他们吃了他!吃了他!>
                                  桌子底下一个纸人正观察着所有的过程,办公室内的岳绮罗紧紧攥住了拳头,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因为看到了她和那群鬼煞才疯了的。没多犹豫,她便默念出一串咒语,与此同时,那个在他喊着去自首出门时候钻进他衣服内的纸人红光闪烁,审讯室的那个人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任凭周围人怎么呼唤也听不见什么,只一会功夫便没了气息,趁着一群人不注意,桌下的纸人和衣服内的纸人也都凭空化成了灰烬。
                                  若非岳绮罗也参与了那次吃人的行为,她又怎么会有这闲工夫收拾残局。
                                  岳绮罗思索之际秦明三个人已经快步进来,直奔她的位置蹙眉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当时在洞下面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岳绮罗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毫不畏惧的盯着秦明的眼睛,<张显宗,你在怀疑我。>
                                  <告诉我,>秦明靠近了一步,<你是谁。>就在刚刚那个人死去的一瞬他突然将岳绮罗的脸与那个手持剪刀的萝莉相重合,同时,脑海里再次出现了不属于他的记忆。
                                  记忆里那个和自己一般模样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将萝莉的脚放在怀里轻柔的揉捏着,<张显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秦明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嗡的一声安静了下来,张显宗,那个男人便是岳绮罗口中的张显宗,萝莉的脸清楚的放大在秦明的眼前,她就是岳绮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3 10:48
                                    接上
                                    <因为我爱你。>张显宗目光宠溺,而岳绮罗眸中却出现了些困惑,<不是只有两情相悦才叫爱吗?>张显宗闻言愣怔,勾唇浅笑有些勉强,目光中是难掩的苦涩,<两情相悦是叫爱,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两情相悦,更多的,是像我这样的。>
                                    秦明只想找岳绮罗问清楚,他想让她告诉他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了,他,想知道自己不是那个叫张显宗的男人的替代品,
                                    <你,是谁。>
                                    <我...又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3 10:51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2-03 11:01
                                        加油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3 14:49
                                          坐等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03 15:17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3 15:18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3 18:34
                                                亲爱的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2-03 20:30
                                                  等后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03 21:05
                                                    好看好看!求更新求艾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2-03 21:26

                                                      岳绮罗看见了一向冷静的秦明眸中出现的波动,那不是与情绪相挂钩,岳绮罗活了快五百年,她很清楚,一个人只有受到一些不可能存在却发生了的事情都打击的时候才会露出那样的神色——张显宗,是不是会回来了?
                                                      <我是岳绮罗,而你是张显宗,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张显宗。>岳绮罗深邃的眸子只一眼望去就像是要把人拉入万丈深渊,而听到了这般答复的秦明语气却是冷了下来,<我叫秦明。>这是第一次,秦明向岳绮罗亲自强调自己的名字,<只是秦明,不是任何人,更不是什么人的替代品。>
                                                      <这个案子,我绝不会就此罢休。>身后不明所以的李大宝和林涛长叹一口气正欲随着转身的秦明离去,却听见明显有了怒气的岳绮罗一声怒吼,<愚蠢!你难道还想去找一群鬼煞负责任?>
                                                      三个人的背影同时愣住了,秦明蹙眉转身看着岳绮罗,她确确实实生气了,好看的眉有些微蹙,就连眸中都染上了几分杀意,<你...什么意思?>岳绮罗越想越生气,他张显宗什么时候敢跟自己对着干了!<字面意思。>她抬眸冷声嘲讽,<凡夫俗子,蠢得可怜。>
                                                      岳绮罗甩手离开,擦肩路过秦明的时候蹙着眉不甘心的侧眸瞪了他一眼,不顾李大宝和林涛的劝说离开了。
                                                      其实秦明后悔了。重新冷静下来的秦明难得后悔了,自己还什么都不能确定,单是因为不知是真是假的画面自己就冲着岳绮罗发火,还气走了这个没地方落脚的小丫头,秦明双手交叉拄着额头发出一声长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冷静了...
                                                      <我说老秦,人家绮罗怎么惹着你了...>林涛将手中的水杯放到秦明面前,倚在办公桌一角,<不明不白你就对人家发火,好歹绮罗也帮了咱们。>坐在一边椅子上的李大宝有些恨铁不成钢,<怪不得你没有女朋友...>秦明周身的气压又低沉了几分,林涛瞪了李大宝一眼李大宝无奈挑了挑眉不再出声。
                                                      <诶我说老秦,绮罗身上可什么都没拿,你现在去追说不定还追的上,况且最近龙番市可不太平,听说邻市有个跨省逃逸的杀人犯,专挑那么大的小姑娘。>
                                                      秦明手中原本好好的纸杯瞬间被捏变形,随后本好好坐在办公桌后的人便飞似得出了门,林涛朝李大宝吹了个口哨朝门口努了努嘴,<桥我们可都帮着搭好了,希望老秦能把握吧。>
                                                      秦明几乎是跑着出的警局,四下环顾却不见那小人的影子,没多做思考,连西装扣子都还没系好的秦明快步跑了出去。
                                                      <秦明!秦明!>从楼上追下来的林涛左右看了看都没有人影,看着手中的车钥匙摇了摇头语气带了几分嫌弃,<果然恋爱的人都是傻子。>身后跟来的李大宝闻言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不是?>
                                                      岳绮罗只有那个山洞可以去。沿路奔跑的秦明却怎么也找不到,不可能阿...一个小姑娘能走多快,她又没钱坐车,不会...真的出事了吧。秦明越想越自责,有些烦躁的解开了自己衣领的扣子。
                                                      <绮罗!绮罗!岳绮罗!>这估计是秦明这辈子最傻的一次了,路过的行人都侧目看着他议论纷纷,就在秦明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秦明回身,那个心心念念的小丫头就站在那笑的明媚。
                                                      天知道秦明有多着急,他内心深处的灵魂已经濒临疯狂,他平生头一回失去了那个叫冷静的东西,他只知道,岳绮罗他不能丢,这辈子都不能丢,就算他死了,她也不能出任何事。
                                                      秦明冲过去紧紧环住岳绮罗,恍若隔世,这个拥抱,真实的让岳绮罗的眼眶有些发涩。
                                                      她孤寂了几百年,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需要其他人,遇见无心也不过是因为他也是个异类,直到遇见张显宗。
                                                      她口口声声说不爱他,却习惯了转过身就有那人宠溺的目光;她口口声声说不爱他,却开始依赖那个傻傻的只对自己好的人;她口口声声说不爱他,却在被封印的这百年一心想着她的张显宗;她口口声声说不爱他,却不知道那个寒冬里给她温暖怀抱的男人早已住进她自私的心,早已纹刻于她不灭的魂。
                                                      <绮罗...>
                                                      <恩。>
                                                      秦明松开怀中的人,紧紧看着她的眸,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我信你,不管你是什么,我秦明,相信你,任何时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03 21: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03 21:38
                                                          第六章较短,同时也希望亲故们能不要嫌弃...第六章我写出来的是我心里的嫌弃,岳绮罗只是不懂得爱,像无心说的一样,她本就是自私的,就像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刚出生就会跑。不过文中的岳绮罗还没彻底领悟自己的想法,凡事都有个渐变嘛,只是我老秦开始相信老岳了,不是见到老岳施法阿什么的,只是因为张显宗的灵魂,发自内心的相信老岳了。
                                                          只因为他是张显宗,而她叫岳绮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03 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