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小说吧 关注:20,682贴子:783,298
  • 22回复贴,共1

【原创】不见之歌(已完结)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画渣,yy的劫和女主镇楼,此为小说中的一个情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2-03 00:50
    首先这里新人透明,高三狗一枚,画完画还是忍不住想把文发上来,然后因为已经开学,所以应该是一天或两天一更但量不会多,不过本来也就只是个短篇嘛。

    关于小说,女主角是原创角色,服饰参考舰娘。我想象中的劫,年少时应该是一个孤独的,冷漠无情又有点心高气傲的人,他会为了理想努力去奋斗。所以这样一个孤独的人,我觉得他需要的更多是无声的陪伴。

    最后有意见可以提但是请不要在本文中刷劫的其他cp,什么劫慎劫刀劫辛都不要让我看到,不然我就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2-03 01:00
        01
        劫敢指天发誓,他这辈子从没这么烦过一个人。
        准确地说,那是个女孩子。
        劫第一次见到她,似乎是在他刚进教派的时候。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淡金色的长发在艾欧尼亚这个地方显得格外醒目,柔柔弱弱却又生得娇美。她被几个品行不怎么好的师兄弟围在角落里调戏,害怕地瑟瑟发抖却不敢哭出声来。
        平日里素被称作“野狼”的恶名昭著的劫无意路过,本没有心思去多管闲事,但想到听说那女孩和自己一样是被师父收留的,走过去几步之后还是停下来,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几个,别太过分了。”
        为什么劫会被他们叫做“野狼”?一是因为他是被师父收留的来路不明的野孩子,二是因为他向来凶狠,平日里师兄弟们相互切磋时从不手下留情,没人敢和他比试,除了大师兄慎。再加上他平时冷冰冰的,眼神表情都不友善,因此也没人和他有交集,都在背后诋毁他,但又害怕他。
        几个人一看是劫,都有些忌惮,但又觉得仗着人多再怎么也不能丢了面子。最年长的男孩无视劫的警告,伸手摸了摸那女孩泪迹斑斑的脸,又凑近她耳旁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看着女孩惊叫起来蹲下去抱住双膝,把脸埋进臂弯里呜呜的哭起来,男孩子们嚣张而得意的大笑起来。
        这时,一把苦无从几个人的门面堪堪擦过,笑声戛然而止。
        “滚。”
        劫只说了这一个字。
        几个男孩脸色青青白白,最后只是装模作样地丢下一句“你给我记住”便落荒而逃。
        劫扫了一眼角落里仍在哭泣的女孩,她哭得叫他心烦,便也不做停留地离开那里。
        那时候自己应该是十七岁吧。劫后来回忆的时候,这样判断到。
        彼时的劫,还没有用冰冷的面具将自己清俊的面容遮住,还是心高气傲,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所以平时都是一副别人难以接近的样子。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劫固执地认为这就是自我保护的最好方式。
        要强,要狠,要无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03 01:02
          02
          老实说,劫对所有的事情,都是选择性记忆的。他认为不重要的事,很快就会被忘记。
          所以在某一天的早训结束之后,当他被那个女孩叫住道谢时,他觉得特别奇怪。
          面前的女孩穿着训练用的黑色忍服,淡金色的长发松松绾在胸前,额前覆着薄薄一层汗水浸湿发丝。
          一看就是体质弱的不行,这点训练量就累成这样。劫在心里留下了不怎么好的第一印象,又见女孩纯净的蓝眸恳切地望着他,轻柔的声音也昭示着她不像是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劫师兄,谢谢你那天帮我。”
          帮?劫疑惑地皱眉,仔细想了想,终于回想起来几天前的那件事。
          “没什么,不必谢我。”劫面无表情地转身,赶着去自己练习。要变强要打败慎要受人重视敬仰,可不是站在这儿闲聊就能办到的。
          “那个……我,我叫希尔达。”见他离开,女孩急忙说道。
          劫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继续往前走,并没有回头看她。那时他觉得,自己是永远不可能会与那些弱者有半分交集的。

          后来也慢慢听说了那女孩的身世。
          似乎是德玛西亚一位贵族家的独女,父亲在家族斗争中死去。母亲带着她逃亡,到了艾欧尼亚也染病去世。师父见她可怜,就收留了她。
          曾经也是被公主般宠爱着,过惯了舒适生活的人。这样一来,如此柔弱的体质也有了解释。因为弱,又长得漂亮却孤苦无依,她总会招来男孩子们的戏弄和女孩子们的欺负。不过有一个人总会护着她——未来将会继承母亲【暗影之拳】名号的阿卡丽。
          劫是很欣赏阿卡丽的,作为同自己年纪一般的女孩,他很乐意同她交手。
          而对于那个曾经的贵族小姐,劫从不同情她。即便现在同为孤儿,她也是享受了十多年快乐无忧的日子。劫不知道从天堂坠入地狱是怎样的感觉,而他也不可能体会得到。因为他一直都是身处地狱,只不过越陷越深罢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03 01:05
            03
            因为身体孱弱,师父渐渐也发现那女孩不适合修行,便不再强迫她,让她在教派里做些零碎小事,多数时候,她喜欢到厨房去帮忙打下手。
            劫原本都要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可她却总在他快要遗忘的时候,忽然出现。
            那天发生了什么?
            此刻已经是影流之主的劫高居上位,眯起猩红的血眸想了想,然后奇迹般地回忆了起来。
            “劫师兄,你饿坏了吧,这个给你。”那天,那个已经穿上了艾欧尼亚传统服饰的女孩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微笑着双手递给他一个打开的木质饭盒,里面装着四个卖相不怎么好的饭团。
            劫看着那个比自己小了三四岁的女孩,面无表情,没有接受她的好意。“你难道不知道,违反规定帮助受罚的人,自己也会受到相同的惩罚么?”
            劫记得那次似乎是因为在训练中不小心打伤了一个师兄,伤的还挺重。再加上本就看劫不顺眼的人火上浇油,师父当真以为劫是故意要伤人,罚他五天不许吃饭。
            “我没关系的,我做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吃东西也没关系。”女孩眯起湛蓝的双眼笑着说,“可是劫师兄每天都要训练,那么辛苦,怎么能什么都不吃呢?”
            劫觉得这个孩子有点好笑。
            他站在训练用的木桩上,半蹲下来还是高出她一个头,于是低头看着她。“怎么,”劫的口气波澜不惊,“你不怕我么?”
            女孩用力摇了摇头,认真地说:“劫师兄从来都不欺负我。那些怕劫师兄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怕劫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在那之后很久,劫想起这句话,眼前就会浮现出那个淡金色长发的女孩纯净的蓝眸。当真是不谙世事,即便失去了双亲也不曾憎恶这个世界。甚至在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反差之后,就天真地认为,不欺负自己的人,便是好人了。
            空旷的训练场被入夜前澄黄的夕阳涂抹,场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劫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突然伸手勾起那女孩的下巴用力拉向自己。女孩被迫踮起脚尖,有些惊慌地看着他。
            “知道了么,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劫故意装着凶恶的语气说完,把女孩放开站起身,“别再来烦我。”
            忽然被放开的女孩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站稳后刚想说什么,一抬头却发现劫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有些失望地垂眼看着捧在手中的饭盒,伸长胳膊把它放在木桩上。
            站在树上被茂密枝叶遮挡住身形的劫望着那女孩慢慢离开,又看了看那个小小的木质饭盒,无动于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2-03 13:18
            是的上面这一段就是镇楼图的出处!虽然没有夕阳(老子不会画),但是有花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2-03 13:20
              那会儿话的时候我就跟我朋友说:救命啊劫开樱花刀啦!然后我基友:mdzz话说有没有人觉得白毛劫更帅一点?可是那样不就成卡卡西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2-03 13:24
                  第二天那女孩还是来了。
                  她和前一天一样,笑着双手递给劫饭盒,清脆地叫他“劫师兄”。
                  劫冷漠地看她一眼,施展还不成熟的奥义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同样站在将身形隐蔽的极好的树上,看着那女孩慢慢地手收回来,忽然想起什么,又跑到前一天放饭盒的地方。
                  见饭盒还是原模原样地放在哪里甚至未被移动过,女孩咬了咬下唇,用今天的饭盒把昨天的换下来,抱在怀里慢慢离开。
                  直到现在,身为影流之主的劫享受尽了所有人的尊敬与畏惧,他想起那个女孩,还是觉得她烦到不行。
                  因为那个女孩第三天也来了。
                  这次劫远远地看见她便避开去,那女孩四处张望了一下不见劫的身影,就径直走到木桩前把新的饭盒换上去。
                  同样的,昨天的饭盒还是没被动过。
                  “……岚婆婆明明都说,我做的越来越好了啊……”女孩小声自言自语着往回走,劫看见她抬手揉了揉眼睛,也不知是不是哭了,“为什么劫师兄还是不肯吃呢……”
                  劫看着女孩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见,便从树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在地上。他来到那个木桩前正在犹豫,肚子终于也很配合地响了起来。
                  三天没吃饭,只靠喝水撑着,训练量又极大。
                  劫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伸手拿起饭盒,打开后发现里面仍旧是四个饭团,只不过卖相比第一次要好一些罢了。
                  劫只拿了一个,又把饭盒盖上放回原处。他只是要让身体能够得到些许充能来支撑之后的训练,并不在意是否能吃饱。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大概是因为太过饥饿,劫觉得那个饭团好吃得出奇。
                  但也正因如此,近十年过去之后,劫也依旧记得那个饭团的味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2-04 13:17
                    也就是在同一天,傍晚劫回息舍的时候,家常便饭一样撞见那女孩又被男孩子们欺负。劫停在拐角处,只是听着,没有走过去。
                    “听说你每天都去给劫送饭?”即将成人的少年们的嗓音已经带上了一丝浑厚,是轻薄的、带笑的语气,“真是个可爱的小师妹啊!”
                    女孩低着头缩在墙角,怀里抱着饭盒瑟瑟发抖。
                    一个少年伸手抚摸着她的脸,故作惋惜般说:“生得这么好看,脸蛋又嫩,要是就这么给劫糟蹋了多可惜。”
                    “哎,你想干什么啊,人家还是个孩子呢!”“什么啊,你们不是也早就想试了么!”少年们又哈哈大笑起来,张狂得不知天高地厚。
                    “好啦,小师妹,让师兄看看你给劫送些什么,下次要是师兄受罚,你也给师兄送怎么样?”一个少年夺过女孩怀里的饭盒,打开之后看到里面四个满满当当的饭团,放声大笑起来,“什么啊,劫根本不吃啊。小师妹,以后专门给师兄送吧,我这么喜欢你,一定会全部吃光的噢。”
                    “我才不会送给你……”女孩双眼含泪,轻弱的声音带着哭腔,“劫师兄是好人,他跟你们不一样……”
                    少年歪了歪头,“哦?劫是好人啊……看来你真是被劫下药了,师兄来帮帮你吧!”说着便将饭盒狠狠地摔在地上,狞笑着捏住女孩的下巴欺身压上。
                    女孩惊恐的哭喊和少年们起哄的笑声混在一起。劫莫名的心里一紧,刚想冲过去,却见阿卡丽正远远走来。于是他佯装平静,走过去仿佛随口一提,“你那个小师妹正在那边被欺负。”
                    “你怎么不帮帮她?”阿卡丽皱眉问。
                    “我没兴趣。”劫冷漠地继续往前走,不做停留地越过阿卡丽,“那种连自己都无法保护的弱者的死活,关我什么事。”
                    阿卡丽不和他争辩,匆忙赶去救那女孩。
                    后来发生了什么,劫没有兴趣,倒是阿卡丽主动来告诉他的,但她的口气更像是兴师问罪。
                    那天少年们见阿卡丽赶来都急忙跑开,但带头为非作歹的那一个还是被阿卡丽抓住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那女孩缩在墙角抱着双膝哭泣,阿卡丽便把她抱进怀里,替她整理好衣服,轻声安慰道:“没事了,希尔达,别哭了,我在这儿呢。”
                    女孩自己擦掉眼泪,强忍着难过对阿卡丽露出笑脸,“我没事,师姐,谢谢你。”
                    “那些家伙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明天我就告诉师父去。”阿卡丽愤愤地说。
                    可那女孩却请求阿卡丽不要告诉师父,这样总被欺负不但丢脸,师父也会更加觉得她没用。她向阿卡丽保证会保护好自己,求她不要向师父提起。
                    软弱无能之徒。听阿卡丽说完,劫不动声色,在心里做了这样的评价。
                    “如果那天我没有经过,你就打算那样事不关己地走掉了是吗?”那时候,阿卡丽是这样生气地叫着的,“她一个女孩子,要真出了事怎么办!”
                    劫没有回答,转身走开。
                    即便是放到现在,真要影流之主给出个答案,他也会说,当然会去帮她。
                    如果那天阿卡丽没有经过,去救那女孩的,就一定会是劫了。那个挑事的受到的教训,也会比阿卡丽给的重得多。
                    但是,劫对那女孩任人欺凌的软弱始终是不待见的。
                    所以他对每一个进入影流的人都说过,软弱无能的人,趁早离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2-04 13:18
                      后来的两天,那女孩也依旧来给劫送饭,劫也依旧避着她。
                      很明显的在前一夜哭得红肿的眼睛,在看到少了一个饭团的饭盒时弯成了新月,蔷薇般娇嫩的嘴唇也勾起一个弧度。
                      “太好了,我要告诉岚婆婆,劫师兄肯吃我做的东西了。”女孩的长发用缎带松松地绾在胸前,淡淡金色在夕阳中耀眼至极。她高兴地把新的饭盒换上,再带着前一天的饭盒回去。
                      劫站在树上,看着那女孩开心离去的背影,在那一瞬间忽然有些歉疚。如果那时他早点站出来,那个天真的要命的女孩就不会受到那样的欺侮了。
                      “我只是想,如果那个时候来帮我的,是劫师兄就好了。“后来劫问起她这件事的时候,并不清楚真相的她这样笑着说,“……不过那副狼狈的样子……也不好意思让劫师兄看到呢。”
                      她真的是他见过的,最天真到近乎愚蠢的人了。如今是影流之主,这个想法在劫心中也更加明晰。
                      劫还记得,那一天的饭团,他吃了两个。
                      第五天那女孩更加高兴,劫也在她走后把四个饭团全部吃光。
                      后来罚期到头,那女孩就不再来,劫也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从来没有人像她一样,这样不厌其烦地关心他。虽说他并不需要这样的关心,可他也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如果自己有一个妹妹,像她一样,劫觉得那也不错。
                      不过,如今举目无亲没有牵绊,他才能毫无顾忌地去做一些事情。
                      因此,劫是不可能被威胁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2-04 13:20
                      之前女主的人设草稿(=゚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2-04 18:48
                          04
                          后来再见到那个女孩,也是她自己来找劫的。
                          劫万分清楚地记得,那是在和慎的比试中输了之后,她来找他。
                          因为在先前的训练中不小心伤了双手虎口,在比试时伤口受到撞击撕裂开来,握不住手里剑,因而输给了慎。劫并不想去解释什么,输了就是输了,但是那时受到的嘲笑和侮辱,他发誓会变本加厉地还给那些人。
                          那天晚上女孩在屋顶上找到了劫,带着从诊疗处要来的治伤药。
                          “你来干什么?”劫并不看她,清冷的声音是女孩本不想惊扰到他的轻盈步伐顿了顿。
                          她还是慢慢地走到他身边跪坐下来,把抱在怀里的瓶瓶罐罐放在自己腿上,“劫师兄,我知道你受伤了,但是我不知道你是皮外伤还是伤了筋骨,就要了这么多药来……”
                          她很聪明,知道输给了慎,劫的心里一定不好受。于是她绝口不提比试的事,小心翼翼地说:“……劫师兄,让我看看你的伤吧。”
                          “谁告诉你我受伤了?!”劫转过头,目光凌厉地扫过她的脸。
                          女孩被他的眼神吓得轻颤了一下,不过她还是迎着他带着怒意的目光,回答说:“……每次挡下慎师兄的进攻,我都会看到你的眉毛皱紧一点,好像在忍受什么……而且你的攻势也不像平时一样有力,拿武器的手势可以看出来,你连手里剑都握不稳……”
                          没等她说完,劫便转过头去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再说。
                          劫是很清楚的,每一次和慎比试,每一个人关注的都是他的失误,他的漏洞,以用作日后嘲讽的把柄。从来没有人像这个女孩一样,细致入微地观察他的表情和神态,发现他受过伤,还这样关心他。
                          女孩见他半天不说话,小心地偏着头叫他:“……劫师兄?”
                          “……不用你管,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劫有些不耐烦,但口气已经好了不少。
                          “落下病根怎么办?”女孩故意激他,“那下一次比试,岂不是在身体上就输掉了么?”
                          劫并不觉得虎口上的伤会留下什么病症,但看那女孩坚持,便认输般将遮住双手的拳套解下,把右手伸过去给她看。
                          清亮的月光下,未被处理过的伤口结着血痂。
                          女孩伸出双手,轻轻握住劫的右手,像是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劫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忘记,那时那个女孩细嫩的双手触碰到他长满薄茧的右手时,那种清凉的,却是温柔至极的感觉。
                          世界上真的有那么柔软的手,比自己的手整整小上一圈。
                          劫任由她察看自己的伤口,看见她湛蓝的双眼中有复杂的神色,但什么也没说。女孩动作轻柔地替他清理掉伤口上的血痂,不时抬起眼来问他:“会不会太疼了?”劫总是摇头。
                          这样的疼痛,比起那些恶毒的人言,算什么?比起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又算什么?
                          女孩并不知道劫在想什么,她先是用清酒清洗了伤口,又轻轻抹上药粉,用纱布包扎起来起,最后在上面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劫哑然失笑,又见她仍不自知,依旧这样处理他的另一只手。
                          “你打这种结,我这双手怎么见人?”
                          那女孩瞬间为自己的失误红了脸。她只是想到,这种结是自己很喜欢的很漂亮的结。以前用丝带绑在手腕上,就像一只蝴蝶停在上面,当他跑动的时候就振起翅膀。但她也知道,蝴蝶再也不可能停在她手上了,所以那样小小的洁白的蝴蝶可以停在劫师兄手上,不是很好么?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女孩也还是说:“那我把它拆掉,重新……”
                          “算了。”劫转回头去,把黑色拳套戴回手上,“反正这样也看不见。”
                          女孩高兴地点点头,又忙把治外伤的药挑出来递给劫,剩下的又自己收好。
                          劫记得那时自己问她,那些药还留着干什么,丢掉好了。她回答说这样下次劫师兄再受伤的话可以马上送过来。说得劫哑口无言。
                          “她好像很希望我受伤一样。”后来劫和阿卡丽说起她时,这样皱眉说道。
                          又那样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劫望着夜空中璀璨的星辰,声音平平淡淡,“你回去吧,不早了。”没等女孩回答,他又站起来,偏过头看着她。
                          “算了。”他会她伸出手,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语气,“我送你回去。”
                          只是担心她在回去的路上又被欺负罢了。劫的理由很正当,但时至今日,他也承认,那时的他也是存了一点点私心的。
                          他想再碰一次,那双凉凉的,柔软如棉的手。
                          劫看着女孩抬头望向他的双眼亮起来,笑着把手放进他掌心里。他就握住她的手拉她起来,然后把她打横抱起。
                          当真是弱不经风,抱在怀里都是轻飘飘的。劫这样想着,身影闪动几下,便消失在苍茫夜色中。
                          那天的最后,劫问那女孩,为什么为他做这些。
                          “因为劫师兄是我进教派之后,第一个对我好的人啊。”她理所当然地回答。
                          什么对你好。劫暗自汗颜。只是见不惯那些欺负弱小的人,又看在她也是个孤儿的份上,举手之劳罢了。“你也从别人口中听过有关我的事吧,不怕我么?”
                          “别人怎么说是别人说的,我心里知道劫师兄是什么样的人就够了。”
                          如今劫每每想起这句话,总会觉得有一股光的溪水潺潺流进自己心里,明亮堂皇。
                          但是,影流之主冰封起来的心,现在是再也不可能被照亮解冻了。
                          ——因为那女孩死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7-02-06 00:47
                            05
                            十九岁,本该是女孩子们最青春美好的年纪。
                            那个女孩也出落得亭亭玉立,越发明艳动人。她的美是清丽的,像一枝百合,安静地盛开在均衡教派。
                            而她最亲近的人,除了教派里的管事婆婆岚,便是劫和阿卡丽。
                            在教派五年,自从那晚和劫熟悉起来之后,她常给他送去自己做的小点心,也常常向他说一些自己最近的心事。可实际上劫多数时候都是心不在焉地听完,有时候就直接走掉了。
                            她的那些事应该找阿卡丽说。劫总是这样想。
                            他的抱负依然还在,虽然他承认那女孩对他挺好的,但他还是认为听那些朦朦胧胧的少女心事就是在浪费时间。
                            女孩知道劫不想听,但平日里去找他,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有劫受伤时、受罚时、失意时,她来找他才名正言顺,这时她待在他身边,才会万分安静。
                            劫或许知道女孩的心思,又或许不知道。他已经二十二岁,已经是个男人,心里整天挂念着的,也是如何才能打败慎,而不是总战成平局。
                            每天的训练之后,劫就留下来独自练习,女孩给他送吃的来,在一旁陪着他。
                            似乎都已经成为了习惯,那时的劫也认为,这样平淡无奇的日子会持续很久。
                            确实只是认为而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7-02-06 13:13
                              劫永远都不可能忘记那一天,他所在的一番队接到命令,要外出执行任务。匆匆赶往集合地点时,路上遇见那女孩。
                              她像往日一样微笑着叫他“劫师兄”,把他拉住说了什么。
                              “你一定要来啊。”女孩最后这样对他说。
                              劫一心赶着去集合,随口答应下来便匆忙离开。
                              等完成任务回到教派,已经是月升中天。
                              劫记得那女孩说,傍晚在训练场等他,但是现在已经是半夜,想来她等不到他早该回去睡了。于是劫就没有前往约定的地点,想着下次见面赔个不是就行了,回到息舍便将劳累的躯体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训结束,劫走出训练场便碰到了那女孩,于是就叫她的名字:“希尔达。”
                              女孩的精神有些恍惚,脸色苍白眼神也空空的。听到劫叫她,便转过头来,眼睛也亮起来一些,“劫师兄……”
                              “你昨天怎么……”她大概是想问劫为什么失约,但问话又戛然而止,泪水滑落下来,哽咽着声音问不下去。
                              怎么连这都要哭。劫皱了皱眉,想想确实是自己不对去,于是道歉说:“对不起,我昨天是去出任务,回来已经是半夜了,反正那那么晚你也睡了吧?别哭了,下次不这样了。”
                              虽然只是敷衍着想让她别哭,但那时的劫绝对不会想到,早就已经没了下次。
                              那时候女孩抿了抿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然转身离开。
                              劫记得自己当时不悦地皱眉,奇怪这小鬼今天怎么了。但终究没有多想,和其他师兄弟一样去吃早饭。
                              如果那时追上去,也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后来劫再度回忆,总是后悔不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7-02-06 13:13
                                06
                                之后的一天,女孩的死讯便传到了劫耳朵里。
                                大概是在半夜,或许是更晚一些的时候,躺在床上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人也早已气绝身亡。
                                她被白布盖住脸从房里抬出来的时候,劫看见她右手紧握着一把匕首,是两年前他送给她的。
                                那时女孩问他:“劫师兄为什么送我这个?”
                                “因为你太弱了。”劫淡淡看她一眼,拿过匕首随意比划了两下又递给她,“被欺负的时候拿着防身,只管刺,反正你也伤不了那些人。”
                                听完他的话,知道他嫌自己没用,那女孩虽有些低落,但还是高兴地笑着说:“谢谢劫师兄。”
                                而她就是用那把他送她的匕首,结束了自己十九岁的生命。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自杀。悲痛欲绝的阿卡丽来问过劫,之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但劫又怎么会知道?难道就仅仅是因为那天失约了么?劫拼命地回想那些蛛丝马迹。
                                到最后遗体下葬,他都没有勇气揭开白布看她最后一眼。她临死时是怎样的表情?是安详的,后悔的,还是绝望的?劫不敢猜测,更加没有勇气去看。
                                在听到她死讯的那一刻,劫以为这是个玩笑。直到亲眼看到她的遗体被抬出来,他才猛然觉得,心里的某个部分瞬间被抽空了,难受得要命。
                                他不觉得自己在难过,可是却心痛得连呼吸都变得钝重起来。
                                再也不会有人笑着叫他“劫师兄”。
                                再也不会有人在训练结束后给他送饭,闲着没事就给他做点心。
                                再也不会有人在他受伤后抱着一堆药跑来,每次都在绷带上打一个蝴蝶结。
                                再也不会有人明知道他不爱听,却还不厌其烦地给他讲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
                                再也不会有人烦他了。
                                因为那个如百合花般纯洁天真的女孩,死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3楼2017-02-09 01:59
                                  她的死并没有在教派里掀起多大波澜,不过是师兄弟们感叹着香消玉殒,渐渐地也没人再提起。
                                  劫每天都去那女孩的墓前,静静地站一会儿便离开。曾经是贵族家的小姐,死后的墓却十分简陋。没人知道她姓什么,墓碑上也就只刻写了“Hilda”这个名字而已。
                                  劫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再也没有人想要进入他的世界,而他也不允许。他愿意为自己只是习惯了那女孩在自己身边的日子,等慢慢适应回来也就没事了。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不会被任何东西牵绊住。
                                  如果他没那么细心,也许确实不会。
                                  那一天距离女孩死去更好半个月,这个时间劫记得非常清楚。
                                  傍晚他独自留在训练场练习,不经意间来到那根木桩前——她第一次来给他送饭的地方。
                                  又见旧物,仿佛再见故人。那一声声清脆的“劫师兄”又在劫耳边回响。
                                  劫一拳砸在木桩上,用力之大震得手没了知觉。“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总来扰乱我的心神?!”他恶狠狠地质问着,不知在质问谁。
                                  过了几秒,劫忽然发觉,这根木桩下的青草是刚长出来的,鲜嫩的颜色和周围的深绿一对比,明显得刺目。
                                  劫愣了一下,随即跪下去不顾一切地用手掘开那一小块地。那土质松软,他更加确信里面有东西,加快了挖掘的速度。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把什么东西买在这里了。
                                  劫因为情绪激动,用力挖着地面的双手也颤抖起来。
                                  忽然之间,他停了下来,喘着气死死地盯着那个从土里露出一角的盒子。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她曾经给他送饭团时用的木质饭盒。
                                  劫又使劲把周围的土刨开,把那个木质饭盒取出来。
                                  他把饭盒拿在手里,紧张地喘着气。然后他把上面的土抹掉,解下自己的拳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饭盒打开。
                                  里面只装着两张纸,写满了女孩清秀的字迹。
                                  劫把信纸完全展开,开头便见那女孩赫然写着——“劫师兄,如果你看到这封信的话,我应该已经死了。”
                                  这算什么?劫冷笑起来。早就计划好了死亡,又留下这样无用的东西么?
                                  不过,紧接着印入眼帘的字句和纸张上的几滴泪迹让劫心里一紧。他急急地读下去,那着信纸的手逐渐攥紧,脖颈和额角青筋暴起。
                                  那女孩在心中说明了一切,包括自己的死因。
                                  原本那天她约劫傍晚相见,是想跟他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到最后她也没有写到,那件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只是,那天她没有等到劫,却被几个平时就喜欢戏弄她的,喝醉了酒偷偷躲开门禁回来的师兄弟撞见。
                                  这一次他们不再只是调戏她,劫和阿卡丽也不在教派中。月黑风高,任凭她再怎么求饶,再怎么哭喊着求救,也没有人来帮她。
                                  一直到天色灰蒙,她才被那些禽兽放回去,并且警告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一个女孩被夺了清白,怎么会有颜面去告诉别人呢。只是,她真的无法再忍受这样的自己,只能选择死亡。
                                  虽然那女孩在遗书中丝毫没有任何责怪劫的意思,但劫知道,若是那天他在见到她时是另一种态度,或许事情还会有一丝转机。可那时自己不耐烦的神情,彻底毁掉了她最后的希冀。
                                  “劫师兄,你的恩情我都记在心里,只是我没法再报答你了。不过我死了以后要是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会变成星星,我也会一直注视着你的。永别。”
                                  女孩最后的话像针一样细密地刺进劫心里。他抑制不住地扯住自己的头发吼叫起来,一拳一拳狠狠地砸在坚硬的木桩上,右手鲜血直流。
                                  是的,他现在就像个疯子,彻底成了疯子。他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她,他知道她用她送他的匕首自杀,就是在告诉他,她是因他而死。
                                  如果那天晚上他能来看看她是不是还在等,就不会发生她短暂的一生中最可怕的事情。
                                  而事实是正当她在忍受痛苦的凌辱之时,他却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她才十九岁啊,才刚刚成年,还天真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可是,这样如百合花般清丽的女孩,就因为他的过失,早早的死去了。
                                  ——“为什么这样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你们都要将她逼到至死的境地?”
                                  劫再站起来时双目血红,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暴怒到想要杀人。
                                  心生了邪念,在后来无意找到那个装有暗影力量的盒子时,暗影的力量轻而易举地注入了他的身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4楼2017-02-09 02:01
                                    劫已经强到极致。
                                    他实现了一直以来的夙愿,打败了慎,离开教派创立影流,用坚硬冰冷的钢铁面具遮住清俊的脸,又回来复仇。
                                    劫夺取了盒子里最后的暗影奥义,杀死了师父。并且带领他培养训练的暗影忍者,誓要将均衡教派屠门。
                                    他不知道侮辱那女孩的是哪几个人,但在他看来,均衡教派那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都该去死。
                                    最后在均衡三忍的顽强抵抗下,还是有一小部分均衡弟子得以逃生。不过劫也立誓会将他们一个个找出来,赶尽杀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5楼2017-02-09 02:02
                                      现在劫已经实现了年少时的愿望,受尽了人们的畏惧和尊敬。他是至高无上的影流之主,强大得令人发指。
                                      没有人再敢嘲笑他是孤儿,也没人敢再诋毁他的力量。
                                      但是相应的,也没有人再关心他,毫无保留不离不弃地站在他身边。
                                      劫总以为自己会将那女孩忘记,可是她却从未离开过他的记忆,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根深蒂固。
                                      女孩的遗书和那个饭盒他一直保存着,却不敢再看那遗书的内容。
                                      夜里劫独自坐在屋顶上望着明亮璀璨的星空,凉凉的夜风吹过就像那女孩的双手轻柔地拥抱着他。
                                      那时你想告诉我的事是什么?劫的视线划过一颗颗星星。如果你真的也在注视着我的话,现在就告诉我吧。
                                      希尔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6楼2017-02-09 02:03
                                        07
                                        “哎,听说了么,师父带回来一个小姑娘,是个孤儿,听说长得不错,去看看么?”
                                        十七岁的劫靠在树上小憩,树下几个师兄弟经过时叽叽喳喳的议论声灌入耳中,他便慢慢睁开了眼睛。
                                        ……也是孤儿么。
                                        劫抬眼望着树叶间漏下的斑驳日影,并没有对他们议论的女孩产生多大兴趣,再一闭眼便不再去想他们议论的内容。
                                        只是。
                                        劫抬手按住胸口,觉得那个地方隐隐作痛,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他想大概是因为做了个噩梦的缘故,可他无论如何也记不起那个噩梦的内容。
                                        他只记得那个梦极为悲伤,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
                                        十七岁的少年从树上一跃而下,站在明媚的阳光里,走向那条改变了一生的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9楼2017-02-09 02:05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0楼2017-02-09 02:05
                                          @陌伊族 短篇申精。吧主好像阵亡了,不知道管短篇的小吧在不在。我这篇文,除了女主死的很狗血之外,我自我感觉还比较良好😂高三狗都是手机码的字,如果出现错别字还请海涵,重点就是求个文评啦。谢谢小吧ww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17-02-09 02:1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4楼2017-04-24 18:45
                                              你们都说像慎……那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5楼2017-07-09 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