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爱海天吧 关注:41,756贴子:2,103,970

【口味适中】梦里寻他千百度(重生情商负数残受×面瘫冷血攻)之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的面瘫脸,离我远点重发,之前开坑没有把名字想好,这个名字太不严肃,强迫症的我越看越头疼,于是决定重新开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3 11:08
    1.
    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枯枝败叶虽萧条,却也挡不住年的味道。
    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一声声鞭炮响起,伴随顽童阵阵笑闹,年味迎面而来,虐的苏小杰眼泪都快出来了。
    “嗨,小杰,回来了。”张嫂一家正在门口贴春联,看见苏小杰缩着脖子,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旧棉袄,怀里抱着几个卷轴,哆哆嗦嗦的从巷口走过来。
    “啪”一个鞭炮在苏小杰脚边炸开,吓了他一跳。
    “铁蛋,再调皮我揍你哟。”张嫂吼了一声,铁蛋嘻嘻哈哈地往院里跑去。
    苏小杰站在原地,吸了吸鼻子,礼貌的喊了声:“张嫂。”
    张嫂走过来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道:“三十了还出去卖画呀,好多铺子都关门了,哪里还有做生意的。”
    苏小杰抬袖子抹了一把鼻涕,太冷了,他穿的袄子又破又旧,一点也不挡风,脚上的布鞋已经被雪水湿透了。
    “嗯,铺子都关了,我正要回去。”他低着头,又紧了紧怀里的画。
    “等我一下。”张嫂赶忙进屋用油纸包了两个馒头和几块酥肉道:“拿回去吃。”
    苏小杰接过来,鞠躬谢道:“谢谢张嫂,祝您新年快乐,全家幸福。”
    张嫂看着孩子远去的背影,一阵唏嘘:“可怜的孩子哟,母亲死的早,父亲又是那个样,哎哟,老天爷真是哟,啧啧啧。”
    “老娘们哭个屁,还不来帮把手。”张嫂老公一手举着春联,一手搅动浆糊,骂骂咧
    咧的。
    张嫂赶忙摸了泪,跑去帮忙。
    苏小杰刚到家门口,隔壁就闪出来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看见小杰便眉开眼笑喊道:“小杰,你终于回来了。”
    “干嘛。”苏小杰不耐烦道。
    “找你玩呀,哎呀,这一天把我无聊的。”男孩走过来,瞧了瞧他道:“这大冷天还去卖画呢?”
    苏小杰“嗯”了一声,往屋里走去。
    一间瓦房,泥巴土墙围了个小院,地上铺了厚厚一层雪。
    “我没时间玩,还有事么?”
    “明晚明候祠前要办一个大庙会,听说还有花魁游街表演,你去不去看。”男孩看着十三四岁,个子高了苏小杰半个头。
    “不去。”苏小杰头也不回,推门而入。
    男孩也跟着进了门。
    屋里就更简陋了,外屋一个破桌子,三把椅子,铺开一层灰,一看便是许久未用。
    里屋连个门都没有,一抹藏蓝色破布帘挂在上面,风一吹,呼啦啦直扇风。
    苏小杰把画放在外屋的竹篓里,看着手里的油纸包,努力挤了一个笑容,掀开门帘进屋道:“阿爸,我回来了。”
    男孩也跟着进屋,朝床上靠坐着的人笑呵呵喊道:“苏叔叔,我来了。”
    床上坐着一个面容苍白的男人,眉眼俊秀,可惜一脸病容。男人靠着身后的枕头,十分畏寒的把破被子拉到了胸口,身上披了一件黑色厚棉袄,破了好几个洞也没有补。
    床上架了一个矮桌,桌上放着一本经书,一些散落了抄好的经文。
    “回来了。你和小虎去外面玩会,我还有两篇就抄完了。”
    男人说着,活动了一下右手腕,俯身准备继续干活。他似乎坐不稳,动作缓慢笨拙,左手肘抵着桌沿,手指松松的捏着拳头,四指捏着拇指握了一个空心拳。
    小虎上前看着纸上一个个漂亮楷书,啧啧称赞:“苏叔叔,咱们邻居四五年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小虎的印象中,隔壁那个瘫在床上的男人就是一个废物,吃喝拉撒全部靠老婆伺候。前几个月,他的老婆病死了,一个老爷们就靠儿子养。可怜苏小杰十三岁,和他一般大,可惜长期营养不良,长的豆芽菜似的。他娘常说:“隔壁那个苏睿,长的好看有个屁用,年纪轻轻就瘫在床上,也就一个右手能动一动,跟个活死人有什么差别,这么拖累个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男人老婆是个顶梁柱,顶梁柱倒了,这个家自然就塌了。邻里四方见这家人实在可怜,隔三差五施舍点饭菜,两爷子也就掉了一口气,活不好死不了。
    一个月前,瘫子久病不治,半夜咽了气。苏小杰赤脚奔了二里地,半夜拍打城头老大夫的门,鬼哭狼嚎了一个时辰,那大夫实在烦的要命,给他开了两幅药,送瘟神般把孩子赶走了。
    苏小杰回家的时候,苏睿身体冰凉,一口气也喘不出来,躺在床上已经死硬了。
    小虎爸叫林庚,是衙门捕头,老实实诚,老婆子不停说晦气别管闲事,他还是过来帮着苏小杰料理后事。
    苏小杰看着林庚用被子把苏睿卷起来准备扛走,突然就疯了一般朝林庚撞去。林庚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个狗啃屎,还没站稳就被苏小杰推出门外。
    “他没死,我阿爸还活着。”苏小杰哭喊着,把苏睿身体摆好,盖好被子。
    他一边抽泣,一边去厨房熬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浓浓的药汁发出阵阵苦味。他一勺一勺喂苏睿,药汁从嘴角流下也不管,一碗喂了干净。
    枕头湿透,黑发也被药汁打湿,苏小杰呆望着双目紧闭的阿爸,扑在阿爸身上放声痛苦。
    “阿爸醒醒呀,小杰会很乖,会照顾阿爸,给阿爸弄吃的回来,只要阿爸活着,不要丢下小杰。”他哽咽着,绝望和寂寞笼罩全身,他浑身颤抖,除了哭泣,他什么也做不了。
    喉咙哭到沙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整个人浑浑噩噩,突然有人摸了摸他的头发,他猛的睁开眼抬起头,和床上的男人四目相对……
    苏小杰无限感概的看着苏睿,起死回生的父亲仿佛变作了另一个人,不过没关系,活着就好,能陪着小杰身边就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3 11:08
      第二段
      苏睿抄完最后几个字,偏了偏头,才后知后觉发现苏小杰和小虎站在屋里,并未离去。
      “你们怎么不出去玩?”他揉了揉鼻梁,手上的墨汁便印在了鼻子上。
      苏小杰把手中的油纸包放在矮桌的一角,转身去墙角摆放的盆里拧了一条毛巾,走过去帮着苏睿擦干净脸,把他手里的毛笔取出来,把拿笔的手一并擦干净。
      苏睿画画写字都不错,就是没怎么用过毛笔,总是弄的一手墨。
      苏睿的手指竹节似的修长好看,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惜又没有富贵人的命。
      被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照顾,苏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谢谢小杰,我总是给你添麻烦。”
      苏小杰扶着他坐好,让他微微后躺,靠在身后的枕头上,然后托着他的左手,把他虚软无力的手指一根根打开,把左手手心和指缝也擦了一遍。
      一个来月了,苏睿还是没习惯这样的身体,床边又站着一个小虎,好奇宝宝似的一直看着,害的他老脸都红了。
      苏小杰摸了一把他的额头,担忧道:“不会发烧了吧。”
      “没。”苏睿偏了偏头,赶忙岔开话题,看着放在桌角的油纸包道:“那是什么?闻着好香。”
      苏小杰收拾了桌上的经书纸笔,一边往床旁五斗柜里放,一边道:“张嫂给的,阿爸饿了吧,你先吃,我去做碗汤。”
      小虎吸了吸鼻子,道:“好香,肉味。”
      苏睿赶忙招呼:“小虎也来吃。”
      苏小杰皱眉:“阿爸,总共也没几块,能不能别这么穷大方,他家吃的能比我家差。他爸吃皇粮的,能缺了他的嘴?我们哪能和他比,画卖不出去,我们就得喝西北风。”
      苏睿习惯性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画没卖出去?”叹了一口气又道:“哎,我那些都是世界名画,还原度很高的,竟没有一个识货的人。不应该呀,这种新兴事物,全国上下怕是就我一人懂吧,不说挣大钱,果腹的银两应该不难呀。”
      小虎凑到苏小杰耳旁,低声道:“你阿爸又开始说胡话了。”
      苏小杰已经见怪不怪,想当初他花了三天才让苏睿相信自己是他儿子,那时候的苏睿才是满口胡言乱语,天方夜谭。
      “你阿爸以前脾气暴躁,这大病一场性情也大变,越变越可爱了。”
      苏小杰撇了他一眼,看着特别碍眼,不耐烦道:“你怎么还不走。”
      小虎道:“我约你明天去看大庙会呀。”
      苏小杰道:“我要照顾我阿爸,不去,不去。”
      话音刚落,就听见苏睿道:“大庙会?古代的大庙会?我想去,我要去。”他本就生的一双微扬的桃花眼,双目黑若点漆,楚楚可怜看过来,苏小杰就觉得心肠怎么也硬不起来。
      “小杰,我都还没出过屋,外面的世界什么鸟样都不知道,我想去看看,好吗?”苏睿老脸不要了,谁让他如今落魄如此,吃喝拉撒都要倚仗这个儿子,行动不便,那么态度必须端正。
      小虎赶忙煽风点火道:“苏叔叔想去,你若不让就是不孝。”
      苏小杰微微蹙眉,看了一眼自家阿爸被子下面腿的轮廓,心里苦涩的直叹气。
      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可是阿爸,你虽然瘦削,可是身高在那摆着,我哪里背的动你。
      此刻苏小杰心里恨不得一夜之间长大长高,可以背着阿爸去想去的地方,可以求得一口饭碗养活阿爸。
      门帘突然掀开,走进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饺子,笑道:“苏兄弟想去有何难的,明日我不当班,我带你去可好。”
      苏睿脸上顿时多云转晴,望着林庚……准确的说望着林庚手里的饺子,咽了一口口水道:“多谢林大哥。”
      林庚把饺子放在桌上,憨厚笑道:“你嫂子包的,大过年的,吃个团圆饺,新的一年身体健康,步步登高。”
      苏睿道谢:“多谢多谢,一直以来深受林大哥一家照顾,小弟无以为报……小杰,你把那张蒙娜丽莎的画送你林叔。”
      苏小杰取了画递给林庚,林庚打开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画的什么。
      “什么娜……什么沙……这是何方神圣?”林庚没见过这种画法,画面上的女人美则美矣,就是穿的太暴露,长的也不像中原人士,还露着肩膀,这要拿回去,还不被他家母老虎一巴掌拍死。他干笑道:“我一个大老粗,看不懂这玩意,你留着自己看,哈哈,不早了,我回去了,有什么事让小杰来叫我。”
      他说着,把画往床尾一丢,拖着小虎跑了。
      苏睿眨巴眼看苏小杰:“我的画就这么难看?送都不带要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3 11:09
        第三段
        苏小杰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干脆装没听见,去厨房取了筷子,脱鞋上床,盘腿坐
        在矮桌对面,打开油纸包,递给苏睿一个馒头。
        苏睿看着馒头唉声叹气,道:“毕生所学竟无用武之地,天要亡我,何必救我,他大爷的,这不是玩我吗?”
        苏小杰低头吃馒头,噎着了就喝一口饺子汤。
        苏睿看着苏小杰头大身小长的小萝卜头似的,就觉得难过,道:“小杰,我不是一个好父亲,看把你饿的,一脸的菜色。你说……我这画没人要……如果抄的经书也卖不出去怎么办?”
        苏小杰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之是不能这样下去了,与其饿死,还不如
        拉下脸去寺庙门口要饭去。
        苏睿看着苏小杰的脸,突然道:“小杰,我长得好看么?”
        苏小杰端着碗喝汤,敷衍的“嗯”了一声。
        苏睿认真道:“把我卖去青楼能换到钱吗?”
        “噗……”苏小杰一口汤喷了出来,瞪着苏睿喊道:“阿爸!”
        苏睿呵呵一笑:“开玩笑开玩笑,这破烂身体也卖不出去的。大过年,我活跃一下沉闷的气氛。”
        “……”苏小杰额头胀痛,他看着苏睿,只觉得人还是那个人,魂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怪胎。不过没关系,再疯癫也是他阿爸,活着就好,陪着他就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3 11:09
          加油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3 11:12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3 11:13
              太好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3 11:17
                大大加油,辛苦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2-03 11:21
                  冷血攻?小受好让人心疼


                  收起回复
                  13楼2017-02-03 11:24
                    嗯嗯,等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3 11:32
                      今晚有更新?期待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2-03 11:5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2-03 11:57
                          好的,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2-03 12: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3 12:5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2-03 13:07
                                占位!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3 14:24
                                  楼楼加油!文名突然文艺了许多 之前那个我也很喜欢啊哈哈哈 感觉很逗比~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2-03 14:54
                                    楼主加油!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3 16:55
                                      等等我,等等我, 我又追着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03 19:14
                                        你的人气真不是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3 20:52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3 21:07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3 21:38
                                              原本的第二章删除了,谢谢渐渐同学给的宝贵意见,我确实又犯了老毛病,过早交代了剧情,看过的就当被提前剧透受受的生世,没看过的也没关系,不影响观看。以后找合适的机会在把原本的第二章贴出来,没有机会就当番外也行。再一次谢谢渐渐,感谢你认真看问,还帮我思考故事框架😚

                                              正文第一段

                                              2.
                                              苏睿被一阵鞭炮声吵醒,偏头一看,苏小杰已经起床了。
                                              院子里有轻微声响,应该是孩子在收拾柴火堆。
                                              好不容易当回父亲,真的什么忙也帮不上,这让他非常愧疚。
                                              有些费力的动了动右脚大脚趾,那是他下肢唯一能活动的地方,睡了一觉身上难受的紧,只能靠这么一点点细微的动作来缓解不适。
                                              他的左半个身子感觉麻痹,尤其是左下肢,冷热痛觉一概没有。左腿萎缩的厉害,比右腿细了一圈。左足下垂严重,因为没有很好的护理和复健,脚趾有些内蜷,足背看着也很凸出。左侧身体的感知平面一直到乳头才有些触觉,左胳膊只能抬到胸口,手指无法灵活运动,还好手腕保留了些功能,可以扶着桌子稳住身体,好腾出完好的右手做事。
                                              右下肢有触觉温觉,可惜是个鸡肋,完全无法活动,除了费力的动一动大脚趾。这点感觉对苏睿来说一点也不值得高兴,因为一天时间,基本上都在痛,尤其是早上,一觉醒来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右腿膝盖脚踝每一处骨骼肌肉都在痛。
                                              “苏睿同志,你这是遭遇了什么,真是遭老罪。”苏睿伸出右手拉住房梁上垂下的麻绳,把身体往上提了提。这是他让林庚帮他绑上去的,毕竟是现代人,比古代人懂一些复健常识,有了辅助工具,虽然只有右手能动,他也能靠自己坐起来。
                                              苏睿的身体常年卧床,胳膊力量欠缺,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虽有改善,却还是虚弱。
                                              而且营养不良导致体位性低血压也很严重,尤其是早晨。
                                              苏睿把身体拖起来,还没坐直,就觉得头晕眼黑,只能把头斜靠在床头直哼哼。
                                              他反手捏了捏腰,捶打着右侧髋骨,又捏了捏屁股蛋。他推测这具身体定是从高处摔落,当时腰椎和尾椎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受了重伤,又是个穷逼,没有很好的医疗救助,所以后遗症非常多。肢体的不便就不说了,坐也坐不稳,久坐尾椎还会很疼。
                                              刚醒来那会,他也被自己的身体吓了一跳。他前世也是苦逼屌丝,结果再来一次还是
                                              穷鬼,他心底直感叹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可是,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哪怕这样破烂的身体,他也倍感满足。上一世死的太窝囊,太多的遗憾,太多的不甘,死的时候都还是处男,除了自己撸过,没插过也没被插过,没有爽过的人生怎么可以就此结束。
                                              稍作休息了一会,拉着绳子一鼓作气坐了起来,披了一件棉袄靠在墙上,伸手把窗户推开了一条缝。
                                              苏小杰干巴瘦的身子,蹲在墙角,卖力的干活。
                                              苏睿看着小杰的背影,心里突然升腾出一股父爱。他心里纳闷,也不知道是他本身就同情心泛滥,还是苏睿的壳子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他。总之,他觉得他越来越不像自己,骨子里有一股坚强的力量悄然滋生,支撑着他,改变着他。
                                              “小杰。”他喊了一声,冷风灌进嘴里,开始咳嗽。
                                              什么破烂身体。他关了窗子,自我嫌弃一番。
                                              连着下了三天的雪,院子铺了厚厚一层雪,萧条的没有一丝人气。
                                              苏小杰听见他阿爸叫他,把柴火往墙角一丢,赶忙进了屋。
                                              “阿爸,你醒了。”苏小杰走过去,帮着苏睿穿好衣服,给他身后垫了几个枕头,然后把地上的矮桌子架在床上。
                                              苏睿尽可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身体得到有效的运动,能缓解骨骼的僵硬疼痛,还能起到一定的复健作用。
                                              这个身体还没有完全报废,他相信经过努力是可以改善一定的功能。
                                              苏小杰把牙杯放在桌上,在牙刷上撒了点竹盐,递给苏睿。
                                              牙刷是苏睿指导着苏小杰做的,用筷子和小块海绵制作。
                                              竹盐是小杰娘亲储备的。储备室还有玉米棒,土豆,不过已经快见底了。
                                              自制牙刷当然比不得现代的,但是在简陋的古代,用起来还是挺顺手的。
                                              苏睿有些小洁癖,忍受不了身体口腔的异味,刷牙特别认真卖力。
                                              苏小杰站在一旁看,觉得阿爸刷牙的姿势挺心颖的。
                                              “你今天有认真刷牙么?”苏睿含了一口水,涮了涮口腔,扶着桌子稳着身体慢慢往前探,把嘴里的水吐在桌上的盆里,问道。
                                              苏小杰没用惯这玩意,反正起得早,能不用就不用,清水涮涮了事。
                                              苏睿一看孩子表情就明白了,拿着牙刷道:“这东西早晚认真用,能有效的防止龋齿。”
                                              苏小杰疑惑:“龋齿?什么是龋齿。”
                                              苏睿道:“就是牙齿里面长虫,跟树木生虫一样,虫子会把你牙齿吃掉,还会吃你的牙根,你就会特别疼,懂吗?”
                                              苏小杰似懂非懂点点头,想着牙齿里面也会生虫子,就觉得一阵恶寒。
                                              苏睿看他表情拧在一起,心里笑了笑,安慰道:“当然,你只要学着认真刷牙,牙口就好,吃嘛嘛香。来,看着我,阿爸再给你示范一次正确的刷牙方法,这叫巴氏刷
                                              牙法。”
                                              说着,呲着牙又认真的刷了一遍。
                                              苏小杰崇拜的看着他,觉得阿爸大病之后,变得好厉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画画写字也独具一格,还会制作什么牙刷,还有这个什么巴氏刷牙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03 21:59
                                                第二段

                                                苏小杰见他刷完牙,去墙角拧干净毛巾,帮他擦了一把脸,道:“阿爸,想小解吗?”
                                                纵然苏睿一张老脸,听了这话也是面颊一红,不好意思道:“还没什么感觉,再等等吧?”
                                                这是非常尴尬的事情,不管苏睿怎么安慰自己,怎么去习惯残疾的身体,可这事还是让他觉得有些自卑和羞愧。
                                                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觉得自己百般无用。
                                                苏睿刚醒来那阵,基本控住不住两便,第一次尿湿裤子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感觉,只是右腿感到一阵湿热,然后他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
                                                真的好尴尬呀。
                                                苏睿捂着脸都不敢直视苏小杰,倒是苏小杰习以为常,帮他换了裤子,重新铺了棉絮。
                                                家里棉絮少,有时一天尿湿四五次,之前的还没晒干,自然没有换的,小孩子没有办法,只能把家里有的衣服垫在他的身下,两爷子睡在硬板床,冻得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他觉得自己不能一直这样拖累孩子,便回想着以前偶然看的一期截瘫病人护理讲座,重新训练自己的膀胱反射。
                                                他本就保留了一些感知,经过辛苦规律的训练,他现在基本上不会出现失禁的尴尬,小解能憋一憋,就是腹部力量弱,要靠手辅助才能排出,而且若是水喝少了,还会尿痛。
                                                大解就有些困难了,每天除了躺就是坐,肠蠕动缺乏,三四天排不出便是常事,每次都要把皂角切成一条一条的塞进肛门,润滑许久才能困难的排出便来。
                                                他也明白想要改变现状,就要系统复健,练习站立,增加肠蠕动,多吃粗纤维食物,才能有效改善便秘情况。
                                                可惜想归想,他家穷的都靠邻里相亲接济过活,哪里还能讲究那么多呢?
                                                就好比现在,看着摆在面前的黑糊糊的汤水,真是一点食欲也没有。
                                                苏小杰盛了两碗糊了的米汤,还有昨晚吃剩下的半个馒头,坐在桌子对面稀溜溜的喝了起来。
                                                “今早林婶给了我一碗米,我熬了米粥,水多了点,我把米盛出来中午吃,阿爸,早上我们就喝一点汤好吗?”
                                                苏睿鼻子一阵阵发酸,他想出去挣钱,想给孩子买一件过年的新衣服,想买一双厚棉鞋给孩子穿上。可是如今的他却连床都下不了,无法去厨房给孩子做一顿可口的饭菜。
                                                不行,他不能再呆在家里坐以待毙,他要想办法去推销自己的画,最好能接到点别的书画生意,有比较稳定的收入。没想过挣大钱,能养活自己跟小杰就好。
                                                他端碗喝粥,把脸埋在碗里,掩盖发红的双眼。
                                                两人把飘着糊锅巴的米汤填进肚里,只觉得倒进了无底洞,一点饱的感觉都没有。
                                                我想吃肉……苏睿仰天叹气,前世过的就够穷了,但是好歹温饱是可以解决的,到了这一世,好家伙,连肚子都填不饱,几天都见不到一点点荤腥。
                                                难道我真的是天生苦逼命?重生一回还是要受尽人间疾苦吗?
                                                苏小杰抬头,看阿爸盯着房梁长吁短叹,把馒头往前推了推,道:“阿爸,你吃。”
                                                苏睿赶忙收起了自己伤春悲秋的心情,低头笑了笑,把馒头往苏小杰面前一推,笑道:“小杰吃,我不饿。”
                                                肚子偏偏和他唱对台戏,咕噜噜叫个不停。
                                                苏小杰看着他,正要说“阿爸吃,我也不饿”,话还没说出口,肠鸣音就奏起了乐曲。
                                                两人皆是一愣,低头笑了笑,都不再说话,独留半个馒头孤零零躺在桌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03 22:01
                                                  第三段

                                                  最后苏睿用不太灵活的左手轻轻按着馒头,右手把馒头掰成两块,递给小杰一块,道:“既然都饿了,那就一起吃吧!以后咱们相依为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吗?”
                                                  苏小杰眼框含着泪光,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穷觉得委屈,还是被他一番慷慨言论感动,眼睛盯着馒头看了好久,才伸手接了过去。
                                                  半个馒头屁大点,两个人都是两口下肚,两颗小石子落入深渊,还是饿得厉害。
                                                  苏睿安慰道:“再忍忍,过了年,阿爸想办法弄钱。”
                                                  苏小杰望着他,脸上一条眉毛挑了挑,表情表示了自己的怀疑,不过怕伤阿爸自尊,还是很懂事,很违心的“噢”了一声。
                                                  苏睿摸了摸鼻子,本想吹吹自己的画技如何如何牛逼,国际上都是获过奖的。低头一眼瞟见自己蜷缩的左手,便一个屁也放不出来了。
                                                  大年初一,屋外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孩童们的笑闹在院外响起。
                                                  苏小杰眼巴巴望着窗外,抿着唇站在床旁。
                                                  苏睿揉着肚子,越着急越觉得尿不干净。
                                                  一双手伸入被窝,帮他按摩腹部。他抬头看了一眼低垂眉眼的苏小杰,孩子认真耐心没有一丝一丝抱怨,等他尿干净了,又拿出夜壶出去清洗。
                                                  苏睿半躺着,等苏小杰收拾完毕,掀开门帘进来时,对苏小杰道:“小杰,我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去找小虎玩会吧。”
                                                  苏小杰坐在床沿,握住他的左手,帮他一根根把手指打开活动。
                                                  “不了,我陪阿爸。”
                                                  苏睿觉得内疚,赶忙道:“我这么大的人,不需要陪,你帮我把笔墨纸砚拿出来,我自己画画。”
                                                  苏小杰起身取出笔墨纸砚,在桌上摆好,把毛笔上多余的墨汁刮掉,递给苏睿。
                                                  “我看阿爸画画。”
                                                  “这孩子。”苏睿叹了口气,没有再劝他。
                                                  有点糊味的米饭配了点咸菜,就是这两爷子的午饭。
                                                  家里储备的粮,生活迫在眉睫,苏睿想他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人还搞不定古代的老古板吗?
                                                  开玩笑。
                                                  他靠在床头脑补未来推销计划,苏小杰缩在他的身旁午睡。
                                                  他低头把孩子垂下的发丝拨到耳后,静谧中只有窗外落雪的声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3 22:01
                                                    共三段,请查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03 22:01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2-03 22:06
                                                        越看越觉得小睿睿穷逼+苦逼了 父子俩都快饿死啦 小睿睿尿裤子连棉被都尿完了 羞羞脸啊 脏臭脏臭 窝吃窝拉 被嫌弃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2-03 22:1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2-03 22:34
                                                            所以小攻什么时候能出来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2-03 2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