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者3吧 关注:82,347贴子:1,508,028

【九国轴心】之苍狼意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系列将展现二战期间九大轴心国的称霸历程,大体定位为小说向,当然也有百分之十的几率会触发滑稽。
本篇为第一季“苍狼意志”主要讲述德国的崛起之路,虽然吧内已有很多德国战报,但楼主将会努力探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新思路,请大家多多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3 11:12
    2樓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3 11:17
      3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3 11:23
        4楼成功登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03 11:23
          在正式开始之前,我们先来看看邪恶轴心及其追随者们,看看自己认识多少面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3 11:24
            全认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3 11:35
              表示历史不是白学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3 11:35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3 11:36
                  催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2-03 11:42
                    催更


                    回复
                    10楼2017-02-03 11:48
                      这就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3 11:52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3 14:13
                          1939年7月9日
                          【柏林·总理府】
                          阿道夫·希.特勒的内心近日颇不平静,如果换成是其他人必定会借烟消愁,但他根本就不抽烟,甚至到达了反感的地步。
                          “斯大.林那糟老头子整天烟不离手,满口的黄牙将会像邪恶的共.产主义一样行将就木。”这句话希特勒每天总会说上好几遍,他为自己身体的健康感到非常满意。
                          门外充满着绿意,高大的树木在太阳的照射下投射出惬意的阴凉,一条小小的便道从侧门悄悄的延伸出去,直到消失在绿荫的前方。
                          希特勒独自一人斜倚在门口,心中反复的推演着一些早已烂熟于心的东西,一撮小胡子不知不觉间有了些许汗意,他用手轻轻的揉了揉,眼睛死死的盯着便道消失处,眼神迷茫,目光呆滞:“帝国最近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已经引起了英法等国的怀疑了,开进莱.茵非军事区、合并.奥地利、慕尼黑.协定等等,虽然我们都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但其中的过程可谓是步步惊心、如履薄冰。他们为什么会纵容我们呢?难道是因为没有合理的开战借口在寻找机会?不不不!进入莱茵非军事区就已经触犯了凡尔赛和约了,他们随时都可以以此为借口和我们开战。难道是因为他们想利用我们去对付苏联人?不不不!帝国现在已经通过这些行动实力大增,以重视人权自居的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最痛恨的就是独裁专制的.共产主义,他们是断不会容忍另外一个专制国家兴起的。难道是他们想和我们结盟共同主宰全世界?绝不可能!一山不容二虎,他们特别是法国人恨不得将我们永远的踩在脚底下永世不得翻身……”
                          门外的太阳越升越高,炎热的夏季让树上的蝉喘不过气来,一浪高过一浪的鸣叫声在希特勒的耳中回旋往复。
                          约摸一刻钟后,一位穿着齐整纳粹军服的人悄然从便道消失处出现,他意气风发,精神抖擞,他就是第三帝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阁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3 21:16
                            希特勒看见里宾特洛甫向自己走来后慢慢的缓过神来,他已经等候这位部长已有多时。
                            “元首大人,我这次前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和您商议一下。”
                            希特勒皱起了眉头:“难道……?难道他们拒绝了……?”
                            里宾特洛甫极其从容的解释道:“这倒没有,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他故意将声音压的很低凑到希特勒身边做出神秘兮兮的样子。
                            总理府的这个侧门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只有一些极其重要和高度机密的信息才能从这里流进和放出。这一切完全是为了安全着想,希特勒的疑心自从他当上帝国元首后就一天天的加重,甚至对身边的侍卫也不很放心,万事机警似乎成了他做任何事的态度。
                            “意大利希望能和我们合作,他们驻柏林的大使已经向我们提出会晤的申请,我们要不要同意他们呢?”里宾特洛甫在这句话结束的末几个字时故意加重语气强调了一下。
                            “绝对不行!”希特勒脸霎时间红透了,声音犹如闷雷撕裂天空,但他迅速的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将两束豺狼般的目光投向里宾特洛甫温柔的脸庞:“你忘了他们在二十年前是怎么出卖我们的吗?一群为了利益而违反誓言的人迟早会遭报应的!”
                            “我还是请元首大人理智一点,虽然帝国现在的实力已不可同日而语已但仍旧势单力薄缺少盟友的帮助,既然意大利已经主动请求联盟,那我们为什么不趁势而上呢?况且二十年前那个出卖我们的.意大利政府早已不在,现在当政的是墨索里尼,他和您一样也是一个狂热.的战争片分子。如果德意.结盟,我们的胜算将更大一些啊!”
                            “不用再商量了!帝国不会重蹈覆辙!请便吧。”
                            希特勒怒气冲冲的向屋内走去,只留下里宾特洛甫在门口杵着。
                            “元首大人!请您三思啊!”
                            “元首大人!”
                            “元…”
                            希特勒转过走廊不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03 21:17
                              顶顶,楼主文笔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03 22:18
                                很好,收藏为敬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2-03 23:03
                                  1939年7月13日
                                  【维也纳·议事厅】
                                  匈牙利此前和罗马尼亚因为领土问题闹的不可开交,德国瞧准了这一嫌隙决定趟趟这滩浑水。
                                  “你们凭什么把我们的特兰西瓦尼亚划给匈牙利!你们凭什么来指手画脚!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这个仲裁是无效非法的!我们坚决不同意!”杜米特斯库据理力争道,双眼直冒火光。
                                  里宾特洛甫端起茶杯轻轻的吹着凉风狡黠的笑着,从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极具杀伤力:“您最好识趣一点,这些土地本来就属于匈牙利,你们不过是从奥匈帝国那里生拉硬拽的抢夺了别人的土地,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奥地利由于新近和德国合并尚且沉浸在喜悦之中,大街上小巷里到处都张贴着纳粹的各种标语和图案,人们能为有一个统一的德意志民族而无不感到振奋。维也纳的议事厅就坐落在城西南角,空气清新、风景秀丽。
                                  由杜米特斯库率领的罗马尼亚访问团是昨天下午抵达维也纳的,他们的到来受到了里宾特洛甫的亲切接待。杜米特斯库觉得这是一个好时机便抓住了一个机会请求他在仲裁时能够偏向罗马尼亚一边,里宾特洛甫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而在此稍早之前由匈牙利摄政王霍尔蒂率领的访问团也到达了维也纳。
                                  “元首大人代我向您问好。”里宾特洛甫的双手紧握住霍尔蒂的双手久久不愿放开。
                                  “我们匈牙利的国书您递交给元首了吗?”
                                  “您放一万个心,元首已经同意了您的计划,我们德匈两国世代友谊,不管是二十年前还是现在,我们都是一条心。”
                                  霍尔蒂听完后如释重负,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曾经的奥匈帝国是多么的辉煌,足够与德国比肩、与俄国争霸、与英国称雄,如今却只能龟缩于阿尔卑斯山里任凭强国摆布,就连本该属于自己的领土也要由他国仲裁。都是意大利!意大利!意大利!这根墙头草断送了帝国的未来,如今我们的日子不好过,我们也要让你们的日子不好过,大家都别想过好日子!你们不是想和德国结盟吗?做你们的白日梦吧!我已经写了一封国书交给了希特勒,他是绝对不会容忍你们这种国家和他们结盟的,为什么?因为你们不配!匈牙利才是德国坚定的盟友,昭昭历史可以见证!”
                                  议事厅里坐满了人,德国人、匈牙利人、罗马尼亚人,还有德匈两国都极度憎恶的意大利人。会议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其中进行了许多看似重要实则无关紧要的流程,最终由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做出最后的仲裁结果:将罗马尼亚的特兰西瓦尼亚划给匈牙利。
                                  “里宾特洛甫!你这个无耻小人!”杜米特斯库咆哮道,抓起桌上的茶杯向其砸去。
                                  电光火石之间,早已埋伏在议事厅周围的德国宪兵冲进会场夺过茶杯并将杜米特斯库制服。
                                  刹那间会场一片哗然,罗马尼亚代表团全体起立表示抗议,气氛一度高度紧张,火药桶将会立刻爆炸。
                                  就在这令人窒息的情形下,意大利外交部长齐亚诺操着一口浓重的意大利地方口音搭配其本人常用的戏谑语气说道:“哟,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开一个会怎么个个都凶神恶煞的?我说杜米特斯库啊,特兰西瓦尼亚本来就不是你们罗马尼亚的,这叫还给人家。我说的对吧,嗯?我听说苏联人也在窥视着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那,那里可是你们的固有领土啊!你们只要将本该属于匈牙利的还给他们,我们就会帮助你们阻止苏联人的企图。您说好不好,嗯?”
                                  杜米特斯库仰天长叹:“罗马尼亚啊!我的祖国啊!您怎么这么命苦啊!”
                                  里宾特洛甫向宪兵们使了个眼色,杜米特斯库被立即松绑。
                                  “这就对了嘛,大家坐下来和和气气的商量事情不是很好吗,嗯?”齐亚诺嬉皮笑脸的说道。
                                  霍尔蒂看了看正在说话的齐亚诺,心中又是生气,又是感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3 23:21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4 00:03
                                      顶贴。话说不偏离历史的很难写,我的古巴存档改了三遍了。


                                      收起回复
                                      20楼2017-02-04 11:20
                                        1939年7月25日
                                        【柏林·国会大厦】
                                        希特勒最近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讨论会,一派为赞成派,一派为反对派,两派之间可以相互争辩反驳只要不大打出手就行。
                                        “我赞成出兵支援佛朗哥政府,苏联人支持下的共和政府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只要我们帮助其夺取政权,不仅能挫败苏联人的阴谋还能增加一个亲德政府。”里宾特洛甫抢占先机,捷足先登。
                                        “我坚决反对!英法早就对我们疑虑重重,假若我们出兵干涉,他们必会趁机攻打内部空虚的我们。到时候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况且捷克斯洛伐克等地游击队异常猖獗,我们没有多余的兵力派去西班牙。”前外交部长康斯坦丁针锋相对。
                                        “那些游击队对我们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只要与他们达成协议,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就能对帝国俯首帖耳。至于出兵西班牙,还有一个国家也有这个想……”
                                        “是他们!?”希特勒突然打断了里宾特洛甫的讲话。
                                        里宾特洛甫依旧从容的笑着解释道:“不是他们,是意大利。”
                                        会场突然间沉默了,刚才还在唇枪舌剑的争论现在却瞬间鸦雀无声,因为大家都知道,元首最痛恨的是意大利。
                                        康斯坦丁发现了其中微妙的联系便提高嗓门好像势在必得一样:“多说无益,我们直接让议员们投票表决不就行了?”
                                        里宾特洛甫做出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望着希特勒。只见希特勒的头像捆了铅球一样重重的点了两下,并没有说出什么话。
                                        于是乎,在元首的默许下,议会的投票开始了。
                                        “赞成出兵西班牙的请举手!”
                                        举起的手像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笼罩着整个国会大厦。
                                        “反对出兵西班牙的请举手!”
                                        与刚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时零零星星的举起的手像四散逃命待宰的羔羊。
                                        半小时后投票结果终于浮出水面:赞成票231,反对票52,弃权票17。
                                        康斯坦丁被这一结果吓的目瞪口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这些议员是怎么了?元首是怎么了?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最终他得出了这么一个可怕的结论:疯了!疯了!都疯了!
                                        里宾特洛甫望着台下的议员嘴角微微上翘道:“感谢大家投出自己宝贵的一票,帝国的未来因为有你们而前途无量!我们将立即组织军队奔赴西班牙,散会!”
                                        议员们有的欢天喜地,有的则垂头丧气,有的表情麻木,有的则表情扭曲。他们如潮水般涌进会场,又如潮水般四下散去。
                                        晚上十点,从康斯坦丁府上传出消息:德意志第三帝国前外交部长康斯坦丁因突发脑溢血而病逝在家中。仅仅在半个小时之内柏林城内就不断的传出政府各大要员病逝的消息。
                                        第三帝国举国震动!
                                        但细心的人们迅速的找到了其中的规律,这些集体暴病而亡的人都是在下午举行的议会投票时投反对票和弃权票的人。
                                        截止到晚上十点半,报告病逝的人数已经达到69人。
                                        其实,这一场闹剧只是希特勒布的一个局,他巧妙的利用政治手腕达到了一箭多雕的效果。
                                        首先,帝国虽然现在蒸蒸日上,所有的建设都已进入快车道,国民凝聚力得到提高,军队素质得到加强。但始终有一些保守分子和外国间谍串通一气企图破坏、颠覆帝国政府。他就借这次商讨是否出兵西班牙的机会摸查出所有的反动分子,至于那些摇摆不定的骑墙者也不手软,统统一次性解决掉从而清除异己。此外他还趁此机会撤换了身边的贴身护卫,换上了自己信赖的人选,从此他便高枕无忧了。
                                        第二,他借议会投票改善了与意大利的关系。他确实痛恨这个国家,但自从十几天前在维也纳的那场仲裁案以及主动请求配合德国出兵西班牙使他看到了意大利的诚意。墨索里尼他早有耳闻,他是法西斯主义的开创者,一个战争疯子,与他们合作会使帝国如虎添翼。
                                        第三,他借议会投票震慑了国内的民心,胆敢再有像这些无知者的人定会遭到如此下场。此外对活跃在新占领区的游击队同样起到了震慑作用。
                                        希特勒对自己的行动感到非常满意,至此,他再也没有去过总理府的那个少有人知的侧门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04 12:38
                                          1939年8月15日
                                          【华沙·司令部】
                                          “很高兴您能来到华沙做客!”希米格维笑吟吟迎接着来自德国的贵宾。
                                          里宾特洛甫此次来到华沙有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说服波兰交还但泽走廊给德国。
                                          “互不侵犯条约已经签订五年有余了,德波两国各个层面友好关系得到长足的发展。”里宾特洛甫正在见缝插针的寻找机会。
                                          每年的八月已到盛夏时节,士兵们总会在出完早操后赶紧躲回屋内纳凉,冰镇的水时常会因为供不应求而在士兵中引发小小的骚动。德国的士兵如此,波兰的士兵亦是如此。
                                          在临走之前,希特勒嘱咐里宾特洛甫一定要完成目标,这关系到帝国日后的决策和行动。里宾特洛甫轻松的点头答应了,然而使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愚蠢的波兰人居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但泽走廊是不可能割让给你们的,我国拥有此地的主权,绝不可能允许他国介入。”
                                          希米格维态度异常强硬,让里宾特洛甫有点始料未及。
                                          “不用再说了,我们不同意!您是贵宾,我们自然会好生招待你,但我们绝不允许其他国家对我国的领土主权抱有任何幻想!”
                                          简单的会晤后里宾特洛甫极力掩饰着快要爆炸的内心,表面上却和蔼可亲的离开了华沙。
                                          【柏林·总理府】
                                          “对不起,元首大人,我没有完成您交代给我的任务。”里宾特洛甫懊丧的说道。
                                          出乎意料的是希特勒并没有暴跳如雷,他只是静坐在椅子上沉吟了一下,嘴里嘟嘟哝哝的念了一些听不清的东西。接着用一双凌厉的目光扫向里宾特洛甫。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你做的很好!”
                                          “什么!?”
                                          “你是帝国的大功臣啊!”
                                          “元首大人,您可能是悲伤过度了,应该去休息一下了。”
                                          “波兰拒绝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向这个愚蠢的国家开战啦!大帝国!德意志帝国!千百年的梦想就要由我来完成啦!”
                                          希特勒一直苦于找不到借口向波兰开战而整天愁眉苦脸,哪知这次却因祸得福开心的嘴巴也合不上。
                                          里宾特洛甫做事一向谨慎,英俊的外表下深藏着一颗冷静的心:“如果只是以他们拒绝了我们的计划为借口而向他们开战会不会太牵强附会了?”
                                          希特勒比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显得更加成熟老练许多:“希米格维这个蠢货,当初和我们一起瓜分捷克斯洛伐克时就已经得罪了苏联人,现在又不肯将本属于我们的但泽走廊还给我们,也就是说他同时得罪了两个强大的邻居。”
                                          “你记住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希特勒补充道。
                                          里宾特洛甫顿感疑惑:“您的意思是……?”
                                          希特勒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似乎一场巨大的阴谋即将浮出水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4 18:25
                                            樓主寫得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04 20:59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2-04 21:02
                                                1939年8月23日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正当德国积蓄能量蠢蠢欲动时,在欧洲的另外一个角落里,苏联人正在敲着他们的如意算盘。
                                                这个庞大的红色怪物长着一张贪婪的嘴,继承了沙俄衣钵的苏联仍旧保留着侵略霸占的恶习。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几乎和身边所有的邻居争吵过,特别是自斯大林上台后就对芬兰、波罗的海沿岸三国、波兰、罗马尼亚的领土垂涎欲滴,然而他们总是找不到借口和理由在东欧大地上施展拳脚。这时他们隐约看到了一匹钢铁般意志的苍狼正从中欧大地上崛起,思维敏捷的苏联人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德国也在扩张,以欧洲宪兵著称的英法两国居然没有采取任何反制措施。于是乎,一个大胆的想法横空出世了。
                                                莫斯科的夏季非常凉爽,往常会有许多来自欧洲各国的游客来到这里避暑纳凉,但自从欧洲各国视共产主义为邪恶势力后纷纷对这个国家实行限制出入境政策,这直接导致了苏联经济的下滑。
                                                苏共中央总书记斯大林、苏联总理莫洛托夫于正午时分在克里姆林宫接见了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此次会晤两国政要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取消了各种诸如迎宾会、招待会等等繁杂的流程,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此次会议的目的极其重要性。
                                                “我听说波兰最近拒绝了你们要求他们归还但泽走廊的方案?”狡猾的斯大林一半落井下石,一半诱敌深入的问道。
                                                “波兰野心太大了,和你们瓜分捷克斯洛伐克时还嫌少分了一杯羹。”莫洛托夫趁机补刀。
                                                里宾特洛甫本是聪明人,作为堂堂帝国外长的他将自己功力深厚的语言艺术施展在他眼前的这两个犹如跳梁小丑的可怜鬼身上实在有点大材小用。
                                                “贵国前不久不是也和英法两国进行了意在遏制我国发展的谈判吗?可能是因为贵方难以满足英法两国的请求而被迫无果而终的吧,我仅代表德意志第三帝国向贵国表示遗憾。”
                                                历时五个多月的英法苏三国谈判最终在英法两国毫无诚意的态度下尴尬收场。从此他们互相采取了措施报复了对方:英法两国拒绝了苏联提出的保障中欧和东南欧国家安全的建议。而苏联则针锋相对,直接和德国进行谈判。
                                                斯大林青筋暴起强颜欢笑道:“既然我们都没能从对方那里捞到好处,所以今天我们两国才能坐在谈判桌前交流啊。”
                                                “我们两国都想多争取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空,至于中间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国家我们可以适当的支配一下他们的命运。”经验丰富的莫洛托夫发现场上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便将对话转到正题上来。
                                                还没来得及里宾特洛甫张嘴,斯大林抢先一步说道:“我们想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纳入势力范围。”
                                                里宾特洛甫头脑里迅速的回放着元首大人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当然可以。”
                                                “我们还想要得到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
                                                里宾特洛甫没有做声,只是双眼上下打量着金碧辉煌的克里姆林宫的彩墙。
                                                “那波兰怎么处理呢?”斯大林将这个问题抛给了里宾特洛甫。
                                                “很简单啊,我们控制西波兰,你们控制东波兰,中间留出一块地建立一个不抵抗的新政府,将波兰人都送到那里去,腾出的地方给我们的国民居住。”
                                                斯大林喜不自胜,连连拍手叫绝,他不得不佩服德国人的聪明才智。
                                                “那我们就让这个协议以十年为期限吧,希望我们两国能够同心协力共同主宰整个欧洲!”
                                                最终,里宾特洛甫和莫洛托夫在秘密协议上签了字。然而,从这两个人的面部表情上不难看出他们在各怀鬼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4 22:54
                                                  火前留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4 23:40
                                                    1939年8月31日
                                                    【柏林·总理府】
                                                    希特勒早早的起了床,他今天异常的激动,就连拿起笔写字时也止不住的发抖。
                                                    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插满了帝国的国旗,人们乌压压的跪在地上虔诚的膜拜着前方,口中反复的齐声呼喊:帝国万岁!元首万岁!他被侍从们涌向至高的宝座,一个外貌极像里宾特洛甫的年轻男子双腿跪地双手向他呈上象征着无上权利的王杖,正当他准备接过时,那个年轻人露出了丑陋的表情,而他手中的王杖瞬间变成了一颗即将引爆的手榴弹。
                                                    “元首大人,您没事吧。”
                                                    希特勒如梦方醒,吓得一身冷汗。
                                                    “您确定是明天行动吗?”
                                                    希特勒依旧惊魂未定。
                                                    “元首大人?”
                                                    “元首大人?”
                                                    “啊!?”
                                                    豆大的汗珠在他的额头上似瀑布一样向下滚落,头发早已湿尽,在他的头的上空冒着缕缕汗气,那搓独有的小胡子像乱麻一样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您安排好了具体的人选了吗?”
                                                    希特勒没有说话,依旧在写着字。里宾特洛甫没有再问。
                                                    大概过了几分钟,希特勒终于将手中已经写好的文字交给了里宾特洛甫,字迹扭扭歪歪大小不一:
                                                    特此下达德意志第三帝国军队部署安排。
                                                    东线由驻哥尼斯堡的保卢斯第5步兵师、驻卢布扎的古德里安第19装甲军配备第2航空队、驻布拉格的莫德尔第12装甲军配备第7摩托化师以及驻俄斯特拉发的凯特尔第9轻装甲师组成。前两者属于北方集团军群第3集团军管辖,总指挥屈希勒尔上将;后两者属于南方集团军群第14集团军管辖,总指挥龙德施泰特上将。北方集团军群务必从西、北两个侧面对华沙进行合围;南方集团军群务必从南面对华沙进行包抄,罗马尼亚友军将会协助作战。务必在一个月内灭亡波兰!
                                                    南线由驻维也纳的斯图登特第5摩托化师以及驻格拉茨的迈尔第56装甲军团组成,两支部队务必在匈牙利友军和保加利亚友军的配合下占领贝尔格莱德。
                                                    北线由第19轻装甲师和第6步兵师组成向北务必夺取丹麦和挪威,驻柯尼斯堡港第3舰队配合行动。
                                                    西线由驻科隆的博克第22装甲军配备第8航空队、驻亚琛的曼施坦因第10装甲军、驻慕尼黑的里布第5火箭炮师、驻奥格斯堡的格莱姆第3野战炮师配备第8航空队组成。前两者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迫使荷兰、比利时投向并从北方对巴黎形成钳制态势;后两者务必绕过法国设置的马其诺防线借道瑞士并在意大利友军的帮助下向南夺取马赛切断法国与其北非殖民地的联系,更加方便意大利和西班牙两国在这些地方的行动。
                                                    海上方面,邓尼茨率领第1舰队偷袭位于大西洋上的英国舰队并切断其运往欧洲大陆帮助敌人作战的补给线。巡逻大西洋,对敌军海运部队进行打击破坏。
                                                    总司令部驻柏林,由戈林的第1装甲军配备第1航空队镇守柏林并随时支援各线部队。
                                                    军队部署安排如上,各位将士们!为了我们伟大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而奋勇前进吧!
                                                    里宾特洛甫将信纸接到了手里,奇怪的是他的手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当希特勒抬起头望着这位年轻有为的外长时发现他早已涕泗横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05 13:52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7-02-05 18:17
                                                        1939年9月1日
                                                        【维伦·波兹南西北部】
                                                        凌晨四点,北纬50度的天空还沉浸在黑色的暗夜之中,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安静的有点令人可怕。
                                                        驻哥尼斯堡的保卢斯率领着他的部队悄悄的跨过但泽走廊来到了维伦城下,当波兰的军队发现其的不轨行动时,德国军队给了他们一个见面礼。
                                                        “大事不好啦!德国人对我们发起进……”
                                                        话还没说完,这个波兰的电话接线员就被炸弹炸的粉碎。
                                                        就连起床的时间都没有,甚至有的士兵还在做梦。就这样,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几百名未来得及做任何抵抗的波兰士兵就再也没能看见明天初升的太阳。
                                                        【波兹南】
                                                        凌晨四点,德波边境波兰一侧军官们围坐在城内酒吧里喝着夜啤酒。
                                                        “我……我告诉你们一……一个秘密。”长着一张马脸的军官举起酒杯红透着脸眼神迷离的故弄玄虚着。
                                                        屋内一共坐着三个人,一张马脸、一个高鼻梁,一个络腮胡。
                                                        高鼻梁军官醉意熏熏的连忙问道:“什……什么秘密?”
                                                        马脸军官这么一听,便来了兴致:“我们和德国签订了签订了互……互不侵犯条约,这几年他们就算再厉害也打不到我的波兹南来。”
                                                        “我们都知……知道这件事啊!”络腮胡军官笑着说道。
                                                        昨天晚上部队训练结束的非常早,士兵们急不可待的回到了营房里休息,有聊天的、有打牌的,当然还有睡觉的。军官们不屑和士兵们整天混在一起便组队来到酒吧喝酒,一喝就是通天亮。
                                                        “你知道就好!哈哈哈哈哈!”马脸将军笑的前仰后附。
                                                        这种冷笑话一直是这位将军的拿手绝活,他时常会拿出来显摆。
                                                        笑声过后,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向一颗飞毛腿导弹向他们射来。一名表情扭曲的士兵顾不得规矩破门而入:“报告军长!维伦遭到德军进攻!”
                                                        那三名军官顿时傻眼,手中的酒瓶纷纷坠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都说不上一句话来。
                                                        【波兹南·城外】
                                                        凌晨四点,古德里安率领着第19装甲军在第二航空队的掩护下冲过德波边境一路碾压到波兹南。
                                                        “保卢斯那边怎么样了?”古德里安焦急的问着参谋长。
                                                        “报告长官,一切进展顺利!”
                                                        “太好了!传我的命令!第8装甲旅和第12装甲旅立即封锁波兹南通往华沙的道路,第二航空队对城内的兵营、指挥部、粮仓以及基础设施进行地毯式空中打击,其余部队对波兹南进行试探性攻击,等待保卢斯将军方面到来后发起总攻!”
                                                        当晚,波兹南的天空如白昼一样透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5 2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