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羽吧 关注:15,311贴子:570,570
  • 33回复贴,共1

【征文】山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家板绘镇楼


回复
1楼2017-02-03 16:54
    前排吃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3 16:55
      羽她向,坑渣雷慎,不喜右上角,谢谢合作


      回复
      3楼2017-02-03 16:56
          史书中这样记载,在翊国的旗帜插上赤霄国的都城时,赤霄这个国家便不复存在,数十万流民四散而逃。
          对于大多数的流民来说,这个小镇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这里是耶迦。
          曾是前往天照国必经之路的边陲地带在数百年的时间中由于天照的强盛而兴旺起来,无数商贾使节在此停留又离去,带来数不清的金银珠宝,钱带来了更多的人,商人、游侠、士兵、女人。
          然后这里变成了耶迦城。
          现今的耶迦是王畿北方的门户,出去便是翊国的领土,再往北就能见到塞外的三万里黄沙,飘飘杳杳,直上九霄。
          耶迦每天都会送走众多的客人,每天也会迎来更多的客人,行色匆匆的人们终于找到了休憩的地方,于是他们狂欢享乐,耶迦成了除帝都以外的又一个不夜城。
          城西有一碧波湖,湖边四季如春,鲜花绿草明艳无比,是朔方难得的景象,而耶迦西市便建在此处。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除此之外还有那烟花柳巷,笙歌不歇,吹彻高台。
          当真是个销金窟般的存在。
          只是塞北风沙里终究养不出真正的娇花来,比之江南青黛画眉红锦靴的名妓,到底是落了媚俗,因而心高气傲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皆不屑到此处享乐。
          直到他的到来。
          男人方才及冠,身上着的紫衣暗纹密布,看得出是用上等蜀锦制成,穿在他身上更是显得华贵不凡,衬得旁的人皆暗淡了。
          姑娘们揣测着男人的背景,在他偶尔向她们一瞥的时候发出满足的叹息。
          神仪明秀,剑眉星目,当真是副好皮囊。
          原本因了那几位熟客准备叫出他们熟悉的蒲桃的老鸨一见那客人便立时改了主意,转而叫了玉雨出来接客。
          “这次来的客人许是都城那的富家公子,玉雨你可得好生招待些。”
          玉雨擅琴,又是这里长得顶细腻顶像江南那边的人,男人是喜欢风雅的动物,即便那是附庸风雅,明面上的架子也算端上了,是以招待新来的贵客叫她上去总没错。
          女人点了头,抱着琴步入厢房,于那珠帘之后拂袖落座,轻拨琴弦。
          她隔着影影绰绰的珠帘偷眼瞧向那位面生的客人,客人手中的茶盏是上好的薄胎青瓷,那薄胎的瓷器本是富商寻遍天下方找出来的饮酒酒盅,但客人拒绝了青稞酒的邀请,转而换了一壶骏眉。
          他手持青瓷杯低头饮茶,没有丝毫不习惯的表示。
          她想了想,慷慨激昂之音从涂了蔻丹的指尖流泻出来。
          第一个音出来,男人就放下了茶盅,转过头望向她。
          那是一首很古的乐曲,调子反反复复简单无比,但面上慷慨激昂的意思一些都不少。
          一曲毕了倒也称得上余音绕梁。
          “这曲子叫什么?”贵客终于开口了,一口贵音珠圆玉润。
          “《山河》,是故赤霄的曲子,妾偶得之。”
          旁边当地的富商先行开口:“是首好曲,雄图霸业江山多娇,好一个山河锦绣,姑娘的琴艺又精进了。”
          玉雨笑了笑:“谢先生夸奖。”
          贵客拿一双黑黢黢的眼睛睃她:“当真是这意思?”
          “琴本无意,听者有心。公子认为是什么意思,便是什么意思。”
          男人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玉雨。”她垂头。
          “柳絮飞时花满城。”贵客怔了一会儿,却如此说道,旋即伸出手,“过来罢。”
          
          当夜,客人宿在了她的房中,芙蓉帐暖,一夜春宵。
          客人会让她睡在没有风的里侧,不过他的温柔也仅此而已,与先前的客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仿佛察觉到她的视线,身侧的男人开口,道的却是:“空。”
          “空?”
          “雄图霸业都是空。”男人依旧闭着眼睛,侧脸冷硬如铁。
          她笑了:“公子多虑了,睡吧。”
          男人不止想被取悦,还想要知己,但这个知己不能驾临在他之上。一曲山河确是雄图霸业一场空,可她只能说到雄图霸业。
          ——这世上又有哪样东西到头来不是一场空?
          
          旦日,玉雨起身梳妆打扮,方梳好发髻便见男人亦披衣起身。
          “时辰尚早,公子再睡会儿罢。”她道。
          男人摇头:“睡不着。”
          玉雨缓步行至案边为他沏了壶茶,随手在琴上弹拨两下,是首耶迦当地的短曲,欢快活泼。
          一曲终了,房中静默片刻。
          “你说听者有心,然弹者亦有意。”贵客轻声开口。
          女人没上妆的脸颊着实素寡:“有些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件好事。”
          二人两两相对,从朝阳升起到夕阳鸿雁,又入了夜。
          湖心的岛上又有笙歌响起,窗外夜幕无边,细碎的星光洒下来,湖面波光粼粼,水晶一般耀眼。
          男人终于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女人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公子手中趼子应是常年练武所致,步幅亦是极其严谨的二尺二,剑眉星目,当真是个将军的好面相。”
          贵客哑然,良久轻笑出声,连道三声好:“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听闻新帝登基,京城的将军都被抄了满门,名单上头唯有那项氏独子不知身在何处,天照通缉令榜上有名。”
          他苦笑:“你很聪明。”
          “不过是打小练出来的本事,公子谬赞了。”她说着又给他倒了杯茶,“——因而妾不愿意。”
          “为何?”
          她斜睨着他:“公子你知道为什么青楼这儿的姑娘都是花名,顶好的姑娘又被叫做花魁吗?”
          “……”他确实不知晓。
          “因为这儿的姑娘都是花,娇贵难养,不堪流离——便如瀛州玉雨不可去往北方一般。
          “话本子里被赎身有好结局的好姑娘都是清倌,没有一个是咱们这般的——这在我及笄时便晓得了。
          “这路只能公子一人走,旁的人是断断无法相陪的。”
          “确是我唐突了。”男人叹了一声,“数代为将却终被忌惮,功高盖主落得如此下场。”
          玉雨又问:“公子是否真有此心?”
          他沉默良久,抿了抿唇:“……我不知道。”
          她笑了:“那倒也算不得冤枉。”
          男人起身推开房门,有酒气胭脂气扑面而来,他淡淡道:“三年或归。”
          旋即转身离去。
          桨声灯影之中,隐隐有笙歌传来,玉雨轻声: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从此山长水阔,永不相逢。
          
          到底三度花开花落,翊国举兵南下攻打天照,新帝手段稚嫩刚愎自用,终落得自缢下场,天照一夕纳入翊国版图。
          紫衣的男人成了身披甲胄的将军,将军牵着年幼的翊国国君一步步走上那座紫宸殿。长长的阶梯九百九十九级,他们慢慢地走上前去,而他为了照顾到幼帝不得不佝偻下身子缓缓前行。
          而这时,他听见城墙下的平民中有人说道:“那个人样子好怪呀。”
          “哦,我也看到了,他好像条狗啊。”
          他抬头望向熟悉又陌生的紫宸殿,恍惚听见一曲山河,慷慨激昂,山巍水长,却在最盛大的时候戛然而止。
          有人轻声笑了起来。
          ——这路呀,只能公子一人走。


        回复
        4楼2017-02-03 16:56
          注:瀛州玉雨,梨花的别名。


          回复
          5楼2017-02-03 16:57
            老年人的叨逼叨:
            没什么要说的了,一个突发脑梗,蟹蟹能戳进来看的每一个人
            文章末尾有引用大话西游的那句话,过年的时候和家人一起看的大话西游,想想还真是情怀……
            文稿画稿……我觉得我也要成一条狗了……
            【算了我还是去刷狗粮换花鸟卷吧……
            ——来自帅破宇宙炸裂苍穹的珊珊的PC端


            回复
            6楼2017-02-03 17:10
              花鸟卷我前几天抽到漂亮小姐姐啦但是这也意味着非酋之路又中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3 18:12
                好棒,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3 22:05
                  写的很好,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4 00:05
                    后排依旧吃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4 15:50
                      我就来酱油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6 12:06
                        喜欢这样的文风w
                        但其实觉得作为原创会更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2-11 18:48
                          吃完这篇粮之后满脑子都是——跪求少主今晚翻我的牌子【shenmegui】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5 00:44
                            楼楼写得好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1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