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丸吧 关注:183,057贴子:3,661,828

【原创】妖非(杀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言
长大以后又重新看了一遍犬夜叉,有了和以前不一样的见解。无论官方怎么定义杀生丸的感情,看客的你们如何解读,我始终不认为玲和杀生丸之间是一种爱情。他对于玲是甘愿保护,一生相随。这种感情很类似亲情,我却不认为不是爱情。我觉得杀生丸在犬夜叉里并没有参透爱情,只是玲帮助他拥有了一颗悲悯之心明白了何为保护何为陪伴。(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种见解,这个理解只代表我个人。不喜勿喷)
因为我理解的爱情是相互羁绊相互纠缠,有爱亦有恨,有阳光和黑暗两面的。从某种意义上杀生丸重走了犬大将的路,但我想杀生丸不会重蹈她父亲的覆辙,因为杀生丸更理智坚强。所以我写这篇文,塑造了一个同为犬妖女主来让杀生丸明白爱护与爱,区分开想陪伴和想占有,彻底体验何为爱情的故事。杀她向,男女主同为妖怪 共同体验成长,经历爱与伤害。喜欢的客官可以往下看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2-03 23:23
    楔子
    她近来时常觉得,于她而言时光太漫长。
    她坐在屋前的梅树上看月亮,以为自己已经发呆了很久,可是一低头,分明地感受到,手里的茶还是温热的。
    她喜欢这棵树。
    只因为那个妖怪曾经,喜欢站在这棵树下。那个犬妖的手指舞出漂亮的光鞭,扬起片片梅花。
    很相衬。当时她这么想。那个犬妖和梅花,如此的相衬。
    光鞭声落,他清冷好听的嗓音传进她的耳朵,他说:“纱荣衣,待走完这条霸道之路之时,便是我杀生丸娶你之时。”
    她记得当时他的眼神清冷而干净。
    她记得她说,“那就一言为定。”
    彼时的她不懂情爱。她只是臣服于他高贵的身份。
    彼时的诺言无关情爱。他只是认可她同为大妖怪的力量。
    可是……
    “已经三百年了啊。”她轻轻叹道。
    她真的住进了这座宫殿。那个犬妖,并没有食言。
    三百年时光匆匆而过,那棵梅树如今变成了她宫殿里的风景,六角梅花成了他衣服唯一的纹饰。可是那个他却再也没有出现在树下舞动光鞭了。命运的嘲弄与纠缠让他和她在时光里都变了个模样。而事到如今,她才恍然大彻大悟。
    你是否爱过一个人。
    你是否恨过一个人。
    暮然回首,爱恨情仇里,她和他之间,只剩下伤情二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2-03 23:26
      第一章 初识宫粉梅
      她叫纱荣衣。
      作为犬大将麾下第一猛将嵘牙与北国公主夜卉仙姬唯一的女儿,纱荣衣生来就是具有强大力量的犬族妖怪。纱荣衣生来尊贵,本该一世无忧。若不是……
      若不是三百五十年前,父亲誓死保卫犬大将而战死于龙骨精一役;若不是犬大将也随后因人类而死去。她本来,不会和杀生丸有任何瓜葛。
      父亲和犬大将的死讯传回西国。那一天,她被母亲带着进了宫殿。
      她以为那一天和她生命中走过的每一天无甚差别,是以从没料想过,踏入那宏伟宫殿的每一步,都是走向她命中最难舍的劫。
      见过凌月仙姬之后,纱荣衣便退出了大殿。拒绝了引路的宫侍,她沿着小路漫无目的地走着。父亲就这样死了,她实在感到恍惚和迷茫。在她的印象里,父亲伟岸而强大,是拥有绝对力量的王者,怎么会……
      即使是力量强大如父亲的存在,也会悲惨的死去吗?强大的力量也不能稳保自己一世安稳吗?倘若如此,那她活在世间,又该是去追求什么呢?
      因为思绪飘的太远,纱荣衣停下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胡乱走到了哪里。她本打算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一股强大浓郁的妖气伴随着梅花的香味,闯进了她的鼻息。
      顺着这股妖气走去,她走进了一件院落。院落深处,她看到一棵巨大参天的宫粉梅。宫粉梅树,又唤落叶乔木。乔木树下,翩翩少年。
      树下的少年和她一般,金眸尖耳。
      白发随意披散在身后,脸颊上暗红色妖纹与额间紫色弯月映出他的俊美,那少年着一件水仙花样式外袍,正用光鞭击打着被风吹落树下的梅花,无一不中。
      这幅画面一直记在了纱荣衣的脑海里。梅花与光鞭缱绻缠绵,竟是这般好看。她从那时就觉得,他和梅花,最是相衬。
      杀生丸老远的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渐渐靠近自己。只是妖气中未有杀气,他便没有回头——如果这个妖怪还不快离开的话,他不介意用他的方式送这个妖怪离开。见那妖怪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杀生丸转身一击挥动光鞭。几乎是同时,对面的妖怪伸出拳爪,一串光镖向他而来,敏捷又精准。
      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杀生丸站定望向这个闯来的妖怪:那妖怪同为犬妖族,眼角下可见两条闪电状墨蓝色妖纹,银发束成高髻,身穿水蓝色琼花纹样十二单衣。
      对突如其来的鞭子没有丝毫意外,那犬妖不走近也不离开,只是嘴角微扬似有笑意。
      “你是嵘牙之女。”他看着那个女妖。
      她嘴角扯出上扬的弧度,眼眸中却是一片冷清,勾起的笑意半真半假,她道:“嗯,我叫纱荣衣。初次见面,杀生丸大人。”
      初识。两人根据彼此的气味便获知了身份,毫无悬念,也毫无浪漫。
      她听见他说,“纱荣衣,留在这里,你是我杀生丸选择的对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03 23:27
        第二章 霸道之巅和一世安稳
        纱荣衣住在西国四方宫殿里,如今已有五十年。
        这五十年里纱荣衣最常去的地方只有一个——玉粉梅树下。这五十年里纱荣衣的任务亦只有一个——作为杀生丸的对手。
        她年长杀生丸一百岁,起初的时候,杀生丸用尽全力尚不能战胜她。
        五十年岁月一晃而过,如今的纱荣衣,哪怕用尽浑身解数,也再不能与杀生丸打成平手。
        纱荣衣明白,到了她该走的时候了。杀生丸已经不需要她这个越发不长进的对手。
        离开的前一夜,纱荣衣坐在梅树最高的枝桠上,对着月亮喝着她私藏的梅花酿。
        杀生丸不嗜酒,自然他身边也就无酒可寻。可纱荣衣却是个酒鬼,寻酒不得,竟自己动起手来,在梅花树旁挖了个小酒窖,酿起了梅花酒。她留在四方宫的第一夜开始酿的酒,时到今日醇香刚好,正应了这良辰美景。
        诚然这五十年她都在枯燥的陪练中渡过,可如今真的要离开,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她未曾有过的情绪,扯的她微微发痛。
        月光婉转,纱荣衣半倚枝桠,擎着半真半假的浅淡笑意,望着远方走来的身影,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你可是因着这梅花酿而来吗,杀生丸?”
        纱荣衣低头望向他,夜色朦胧让杀生丸也好似柔和起来,三千银丝随风扬起。
        他说:“纱荣衣,我明日将踏上修行之途,寻求新的霸道之路。”
        是啊,如今她已不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只是她会离开,杀生丸自然去也会另寻新的对手。
        “杀生丸,分别在即,不如今日破例,尝尝我的酒。”
        纱荣衣望向他,良久,杀生丸并没有答复。
        纱荣衣又举起酒杯,轻轻叹道:“五十年了,我以为我们已经有了可以一起喝酒的交情。“
        杀生丸没有接过伸来的酒杯,只是坐在那儿,望着月亮。
        他开口发出清冷的嗓音:”纱荣衣,你为何追求变得更强大?”
        她偏头看向他,习惯性勾起嘴角,道:”只是想要一世安稳罢了”,她眸色一暗,继续说道:“你也晓得吧,就算是大妖怪,死去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只是为了能让自己能安稳的活着,所以想要更强。”
        一世安稳…吗。
        “你留在这里,纱荣衣。“杀生丸亦转过头看向她,道:“纱荣衣,待走完这条霸道之路之时,便是我杀生丸娶你之时。”他欣赏她身上强大的妖力,如果要选一个妻子站在自己身边,纱荣衣很合适。
        她扯出一丝笑意,想道:如果是杀生丸的话……
        “那就一言为定。“
        夜色渐深,纱荣衣的颜神却格外明亮。
        她带着醉意,痴痴的笑起来,不再像往日般半真半假。
        犬妖一族素来生的美貌,纱荣衣自然更是这其中的翘楚。杀生丸从来知道纱荣衣的美丽,只是这样的月光这样的她,五十年来他未曾见过。
        纱荣衣和杀生丸其实都一样。生来被给予期望,年纪小小却背负了家族未来,少年心性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下一片冷漠和老成。
        而今夜她就这样笑的一派天真,终于让人想起,她不过一个三百五十岁的少年而已。
        纱荣衣的笑意仿佛传染给他,他突然觉得心情很好。就连即将踏上的修行,也好似变成了一个约定,听起来不再那么孤寂和凶险万分。
        光鞭卷过她手里的酒杯,杀生丸说到:“我走后,你不可懈怠。“
        知道未来要站在他杀生丸身边,那么她万不会止步于此。
        “等他回来,要再次打败他。”她在心中暗暗计较着,抬头应着,“嗯,要活着回来,杀生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03 23:43
          楼楼加油!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04 00:43
            加油↖(^ω^)↗楼楼,文很好看哦!(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04 06:10
              欢迎原创发文~

              因为本吧有同人文管理规定,所以写文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以避免踩雷,导致文章被处理:http://tieba.baidu.com/p/3138926681

              新文发布请往新文登记楼登记以便审核,未做登记的文章将会做删除处理:http://tieba.baidu.com/p/3622683160

              违规文章实例可供参考:http://tieba.baidu.com/p/774619684
              谢谢合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4 10:10
                第三章 懵懂少年心
                杀生丸离开四方宫第一年,纱荣衣扩大了梅花树旁的酒窖,一心一意酿着梅花酒,一心一意精进着自己。
                杀生丸离开四方宫的第二年,纱荣衣除却每天用功精进,大部分时光赖在凌月仙姬的寝宫里和她看些人类写的妖怪故事。
                这是杀生丸离开的第三个年头。
                她从父亲处承了明剑七日月。
                七日月原是他父亲斩杀七恶童子之后,刀刀斋用其心脏打磨所得。
                七恶童子创有七层幻境魅惑敌人,是以打造的七日月倚靠窥探对手内心而将其斩杀。
                因着七恶童子的心脏,七日月能与使用者互通心意,亦正亦邪。
                刀刀斋说,想要完全使用这把剑,还需用它幻化出自己独有的招式。七日月画心为牢,招式中皆显示自己的资质,方能被明剑认可。
                纱荣衣不敢懈怠。她在梅花树下参详三十六日,终于与七日月互通心意。她的剑挥出幻境,剑中幻化阵阵梅香酒香,中剑者则皆陷入幻境。
                纱荣衣求的是一世安稳,她从不追求杀戮。是以她的剑困住对手,并未夺其性命。诚然,倘若三天走不出她制造的幻境,便会永远留在那里,但纱荣衣给了对手机会。
                加以不断的练习,纱荣衣幻境愈发扩大,等豹猫族来犯的消息传来,她的幻境已足够一剑陷千妖。
                她要去战场,她知道,杀生丸在那里。
                而她,想见杀生丸。

                离开四方宫的第一年,杀生丸寻找着顺手的武器和父亲留下的铁碎牙从云牙。
                杀生丸承认,他的确对父亲的刀很执着,不仅是因为那是象征着强大的父亲的。
                他也试过寻找其他顺手的武器。那些听起来无比厉害的刀,承不下他杀生丸的妖力,到最后都是断掉的结局。
                离开四方宫的第二年,邪见出现在他面前。邪见虽然弱小,却也忠诚。杀生丸默许了邪见的跟随。
                每到夜晚,杀生丸会望着月亮,他想他总有一天要成为超越父亲的大妖怪。他想起他和父亲最后一次的对话,也想起他和一个犬妖有过约定。
                这是离开的第三年。邪见告诉他,豹猫族再度来犯。
                他自然是要踏上战场的。
                父亲的很多旧部纷纷问声而来给予支持,杀生丸冷漠外表下亦翻涌着热血。他感念这些妖如今的声援,但更多的是想给这些妖怪看一看他杀生丸的力量。这些人见证了父亲的鼎盛时代,他想在他们口中得到关于自己的评价。
                本该是即刻启程的,迟迟未动,不过是他的心里还在等。等他的弟弟。
                可是邪见告诉他,他的弟弟不会来了。
                “那个家伙是因为胆小而不见踪影了吗?还是说他不愿祝我这个兄长一臂之力?”杀生丸问道。
                “不是……犬夜叉被封印了。他爱上了人类的巫女,被夺了心神所以让人有机可乘。“邪见诚惶诚恐。
                “愚蠢的家伙。“邪见还在附和着什么,他却没有听了。
                以前他偶尔会故意路过去看看他那个弟弟唤做犬夜叉。他像他母亲多一些,而犬夜叉则更像父亲。犬夜叉过的并不好,因为半妖的身份而时常被人欺负。他有时顺手,也会救上一救。
                彼时杀生丸对犬夜叉没有后来那么多的恨。彼时他还是一颗少年的心,虽然渴望强大性格冷情,却并不冷漠也并不可怕。他从小长起来,只是一直很孤寂。突然间有了弟弟,杀生丸只想他的弟弟也能快些长大,同他较量。
                可是他的弟弟却如此愚昧。如今他即将奔赴战场,为他的父亲再战,前途未卜。而犬夜叉却在最该出席的场合缺席了。
                又是因为人类,又是因为女人。一个两个都一样。杀生丸不是不生气。只是他没时间再想。
                大战在即,是该启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2-04 20:56
                  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04 22:51
                    第四章 你在这里,我来寻你
                    许多年后,当冬岚又来找上他,杀生丸回忆起这场大战时,觉得自己本不能取胜的。
                    他记得她风尘仆仆地赶来,挥舞着她父亲的七日月。她说:“杀生丸,我是来寻你的。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我想见你。”
                    -----------------------------------------------
                    那日,杀生丸抵达战场的时候,豹猫妖的军队在西国边境已渐成合围之势。眼见形势险峻,杀生丸已来不及仔细部署,只能按照来时路上的计划,命父亲旧部兵分三支,来阻止豹猫族合围。而他,则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击败冬岚夏岚等猫妖,结束战争。
                    光鞭在周身环绕,尽管冬岚等四人合力纠缠,却丝毫占不得他半分便宜,杀生丸不妄为杀生丸。
                    此时已连续攻打纠缠数日,双方均疲惫不堪。
                    莹莹光鞭还在不断挥舞,后方却传来消息,杀生丸父亲的旧部野狼干等妖怪,因不敌豹猫族攻击,已经全部卸甲逃走了。
                    战中私逃,与背叛无异。
                    只消一会的功夫,杀生丸眼见所有的豹猫妖向他的方向围攻而来。他纵然强大,可连续多天的战斗已然让他力竭。腰间的天生牙毫无战力,他仅凭指尖的光鞭硬生生地扛到了今日。杀生丸的步伐也已不易察觉地慢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虽无甚变化,身上的伤却逐渐加多。
                    此时他处在战争的中心,心里竟没有激起半分波澜。
                    杀生丸从不畏惧死亡。
                    只是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言败,亦不允许他畏缩胆怯。胜则生存,败则死去,生而尊贵,死也骄傲。这是属于杀生丸的贵气和风华。
                    他的瞳孔开始变红,已然准备妖化。
                    突然间,一股熟悉的气息钻进他的鼻子令他冷静下来,眼前的秋岚随之倒下,他就这样看见了她。仿佛是来的匆忙,她显得有些风尘仆仆。
                    她还是老样子。嘴角带着半真半假的笑意,随意的将名剑七日月抵在肩上,一动不动地望向他。
                    -----------------------------------------------
                    杀生丸与冬岚秋岚纠缠之时,纱荣衣正在赶来的路上。她拦下了落荒而逃的野狼干,粗粗问过缘由。盘问过后,纱荣衣皱起了眉头。
                    他的处境一定非常凶险。
                    她了解他,他绝不会降。倘若宁死不退,那么他此刻一定凶多吉少。
                    来不及多言,纱荣衣加快脚步赶赴战场。
                    远远地,一眼就看见那个男妖。再见到他,他已不再穿离开时的那件水仙花外袍,一身六角梅花纹样外衣,如同初见他时被他击落身上的梅花,更衬他的风华。明明周身布满伤口,却丝毫不显狼狈,一张纵然山川崩坏而巍然不动的脸,带着漠然和坚定。
                    她正是为了见这一张脸,匆匆赶来这里,生怕来不及。七日月划过,眼前的妖怪轰然倒地,她缓缓开口道:“我是来寻你的。就知道你一定在这里,我想见你,杀生丸。”
                    他的目光转向她的剑,“七日月?”
                    “是啊,七日月。只不过如今在我手里,却不再是什么斩杀的好剑。”纱荣衣答道。
                    “这三年,你没有懈怠。”七日月带有妖气且魅惑心神,若非妖力强大,绝不能将其驾驭。
                    “这是自然。不过这三年,你更没有懈怠就是了。”能与四个豹猫族首领周旋数日不败,实非寻常力量所能匹敌。
                    纱荣衣又开口道:“我既来寻你,自然是抱着与你比试的心意。还是快将这战场收拾利落,同我一战更为……诶?……”
                    杀生丸并没有听她说完,留下一句“无聊。”便投身于战斗中。
                    诚然,她匆匆前来确实并没有抱着和他比试的心意。她只是想见见他。
                    可眼下被杀生丸直接拆穿,纱荣衣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为了夺回面子,纱荣衣也在战场卖力地打的火热。
                    二妖合力自然是势如破竹。
                    数以千计的猫妖沉睡于她的剑下,又数以千计的猫妖死在杀生丸的光鞭之下,豹猫族见大势已去,留下一句“ 改日再战!”夹着尾巴统统逃了。
                    这一战,杀生丸胜的凶险。可这一战之后,杀生丸的名字已无妖不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2-05 01:59
                      写得真好,很生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5 19:06
                        第五章 怎了心乱
                        豹猫族逃离后,诺大的战场只剩下纱荣衣和杀生丸两个。空气骤然变冷,方才想要讨回面子的话此刻正堵在喉咙里,纱荣衣竟说不出一句话来打破这诡异的沉静。
                        她正暗自纠结着,却见杀生丸已迈开步子准备离去了。纱荣衣只好止住思绪跟了上去。
                        夜色渐深,她随杀生丸沿着这条西国边境的小路已不知走了多久。
                        可杀生丸没有想停下来。
                        空气中有很重的血腥气味弥漫,纱荣衣知道,那血的气味是杀生丸的。
                        透过月光,他的外衣有多处被撕破,染满斑斑血迹。和着衣服上开的灿烂的六角梅花,一眼望去,只觉得令人晕眩,分不清他究竟伤有多深。
                        坚持对战了那么久,他受的伤一定不会是小伤。可他却对此只字不提,甚至没有丝毫的痛苦外露。她只觉得心疼。
                        纱荣衣似是有话要说。她唇齿轻启尚未发出任何声音,就在下一秒生生地改变了轨迹,变成了她一贯挂在脸上的一抹笑意。
                        她轻轻地笑着,将想要关怀的话用力地压回心里。
                        不能说。关怀的话都不能说。
                        这个时候,就算是关心的话,杀生丸也不会接受吧。毕竟他把尊严看得那样重。
                        这样边想边走,突然撞上一坨软绵绵的东西。纱荣衣抬头一看,原来杀生丸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而她顾着胡思乱想,一时间没有注意,撞上了杀生丸结实的后背。
                        浓重的血腥味里仿佛有清冷的梅香一道钻进了她的鼻息。就是因着那一丝清冷香气,她竟生出了一种冲动,好想学着那些她看过的妖怪故事里的主人公的样子,去拥抱眼前这个犬妖。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纱荣衣暗暗叹气,果然不能总赖在仙姬那里看故事了。
                        她定了定神,开口道:“不走了?啊,原来是没有路了。”纱荣衣歪着身子向远处一望,明白了为什么杀生丸停住了脚步。
                        杀生丸却没有在听纱荣衣说话,更没有在意她刚刚的莽撞。他就这样直直望着眼前的断崖,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一般,眼神里竟渐渐露出了一丝温柔和悲伤。
                        良久,杀生丸开口说道:“纱荣衣,你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吗。”
                        夜安静得出奇,他本没想得到回应,却听见她好听的嗓音响起,她说:
                        ”有。我想保护你。”
                        没有任何犹豫,仿佛是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她脱口而出,却叫杀生丸愣住了。
                        一丝从未有过的情绪漫上心头。
                        他生来强大,足以自保,从未有谁对他说过这种话。父亲母亲,都不曾有。可是她却说得那样认真。
                        这是父亲在世上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倘若他能预见的话……倘若还能再回答一次……
                        他始终对自己当时的答案无法释怀。
                        他并不是不需要,杀生丸心底也不得不承认,他只是不知道保护应该是什么。他只是本能地觉得这种名为保护的东西会让他的弱点暴露在外,会让他像父亲一样变得畏手畏脚。所以那时,本能的厌恶驱使他说,他不需要。
                        这不是父亲满意的答案,亦不是他满意的答案。他外出修行,也渴望找到想保护的东西。
                        今次与豹猫族一战,杀生丸本没想过纱荣衣会来的。本该被托付战斗的妖怪们,弃战而逃、舍他而去之时,他已做好战死的打算。但是她风尘仆仆地赶来,帮他打下了这场恶战。
                        是以鬼使神差地,他将她带到这个他五十多年来未敢涉足的地方,问出了他心里的迷惘。
                        其实他也没想过会听到一个答案。可是她却那样回答了。她的话脱口而出,带着些平常未有的真意。她说,想保护他杀生丸。
                        今夜的他不似平时的他,而她亦不是他记忆中总是笑的一片虚情假意的样子。
                        “你如何知道,你想保护我?”杀生丸不明白。
                        “如何知道…… 如果我能早预见这一战你会受伤,我会赶在你前面,让这些伤落在我身上。”纱荣衣轻轻答道,她嘴角半真半假的笑意消失不见,神色竟是十分认真。
                        “保护就是替他受伤吗?”
                        “我想,保护是怕他受到伤害吧。如果知道一定会受伤,那宁愿希望是自己,也不想是那个被保护的对象,”纱荣衣仿佛想到了什么,她上前一步,迎着杀生丸的目光低低道:“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之间必然有一个要死,我会选择赴死来保全你,心甘情愿地。”
                        有风吹过,她同杀生丸并肩而立,彼此的发丝和衣袖在风中缱绻摩擦,占染上对方的气息,好似生出一丝情欲的味道。
                        风停下来,她听见杀生丸清冷低沉的嗓音响起:“纱荣衣,想保护我杀生丸,你还不够强。回去之后,继续修行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2-05 21:20
                          写得好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2-05 22:55
                            很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6 00:23
                              第六章 是耶非耶莫问
                              杀生丸离开了。
                              她知道他该离开了。他要找个地方来养一养身上的伤。她本想随他一道而走,可她也明白,他不会带上她。
                              看他身边有个小妖怪跟随,最起码的照顾,应该不是问题吧。
                              纱荣衣听见此刻自己砰砰跳动的,仍未平息的心跳,她其实被这一晚的自己吓到了。
                              她本可以追上去再解释的。她本可以扯上自己惯有的虚假笑意对杀生丸说,他们有能一起喝梅花酒的交情,她自然要护着他。
                              可纱荣衣并没有。一句无心的脱口而出,让她的心意明朗起来,她知道她说那句话时的有多认真。她只是不知道,那些话,他究竟听进了多少。
                              从前,她没想过为什么生来骄傲不愿受控于人的她甘愿留在他的宫殿五十年;
                              没想过为什么当他问她为什么追求强大的时候,她想也未想便说了实话;
                              她没想过为什么世上强大的妖怪很多,她偏偏认为他能给她一世安稳;
                              更没想过为什么她的剑幻化的是梅花香,没想过为什么听说豹猫族来犯,她急急地就想见他……
                              其实太多太多的答案早就呼之欲出。只因这些她从未经历过,只是她此前从未深究。
                              她说要保护他,倒不如说,是她爱上他。

                              爱上一个谁究竟需要多久?纱荣衣并不知道。
                              这几年里,她看了太多人类写出的妖怪故事。那些故事里,人类和妖怪们的恩怨情仇百转千回,又虐人心肠。却始终,不曾离一个爱字。
                              她很明白,那些她从未深究的问题背后,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就是她爱上他。
                              爱上一个谁需要多久?她纱荣衣用了五十三年参透了其中的秘密。
                              此时的纱荣衣初懂爱情,只觉得新鲜,只觉得什么都肯为杀生丸去做。她甚至还暗暗下了决心,要想办法在他修行的路上暗中保护他。
                              她没有后悔那句脱口而出的保护,反而像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宝贝。
                              一路摸回宫殿,纱荣衣急急地挖出五十年前酿的梅花酒,坐在枝桠上。眼见天色开始发白,她饮尽杯中最后的酒,轻声念着:“杀生丸。”
                              她此时的眼睛比夜晚的星星还要更亮,眼里全是是盛不下的欢喜。

                              当时她并不知道原来爱也是要分对错的。
                              爱对了,便全是欢喜。爱错了,则全是伤悲。
                              她早早的明白了爱,却始终没有豁达到不问是非对错。
                              她曾用尽全力去爱他,是希望得到他的回应的。
                              是以许多年后,当纱荣衣倚在那棵宫粉梅树下喝的酩酊大醉,恍然间她想起那个夜晚自己曾经满满的心意。
                              她终于后悔她爱上他。
                              -----------------------------------------------
                              杀生丸坐在一棵大树下静静闭着眼睛。
                              多日的战争让他此刻疲惫不堪,可他的思绪没办法平静下来。
                              刚刚,他几乎是飞快的逃离了纱荣衣的身边。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
                              其实此番一别,他和她不知何时再见,本该好好道别的。可他就那样撞上了她认真的眼睛,心里没由来的一紧,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再度划过,等回过神来已经离开断崖好远。
                              她说,她要保护他。
                              其实这场战斗无论如何,本轮不到她来出战。她却就这样赶来,剑起剑落,在危急的时刻保全了他,亦保全了他的尊严。
                              杀生丸承认,如果这就是保护的话,她真的做到了。
                              只是他不懂,她说,为了保全他,她甚至愿意赴死。想要保护一个人,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果然父亲留下的课题他如今还无法给出答案。
                              可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父亲的两把宝刀,他要去找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2-06 00:24
                                楼主结局是悲还是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6 08:17
                                  第七章 容颜微变,回首不见
                                  近来她总觉得时光太漫长。
                                  四方宫中似看不见时间的流逝。
                                  这里和她三百年前初来四方宫的时候无甚差别。
                                  时间的计算的确是因人而异的。纱荣衣坐在宫粉梅树上,静静想着。
                                  她也曾独自住在这里五十余年。
                                  几乎寻常人类一生长短的时光,她从未放在心上。
                                  她亦曾独自战斗在雪玉岭中。那段错乱时光衍生的噩梦,曾让她惊醒在每个夜晚。
                                  那两百年光景,日夜地煎熬。因为是为了他,纵然那么辛苦,她从未觉得有什么。
                                  可是那个人类也住进了四方宫里。
                                  她的命运从此变了模样。明明她是他明媒正娶而来的妻子,她却在这场情感里败得一塌糊涂,最终落得一无所有。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时间在她的认知里彻底变了模样。
                                  一天都过的无比漫长。
                                  她只是坐在梅花树上,却连酒也不再喝。
                                  那些桃花酿早在那日被她摔了个干净,此后她便再没有喝过一滴酒。
                                  有风吹过。熟悉的气息钻进她的鼻息,她下意识向树下望去,那个犬妖正站在那里。她有一瞬间失了心神,恍然觉得他和她只是初见。
                                  杀生丸走过来的时候,他看见她正坐在梅花树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神空空的,连手里的茶洒在身上都浑然不知。
                                  那件事之后,她就变得出奇地安静。整日地坐在那棵树上,连姿势都不曾改变过。
                                  那件事后,玲住在这里三年的安稳,是他将她囚禁在宫殿里换来的。他自然知晓她对他的心意,可是以前他怕着她去找玲的麻烦,二者之间他选择了玲,无奈下将她囚在这里。
                                  如今禁锢都已不在了,她却再也没有想走出去的念头。她的安静让他害怕。
                                  杀生丸以为他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人。那个人时刻都需要他的保护,他应该伴在玲身边的。本来不需要任何犹疑。
                                  可他总是想起纱荣衣那日悲伤的脸。那日她眉目癫狂,大声向他喊着:“是你欠了我的!你们欠了我的!我过得不开心!你和她,都休想过得开心!”
                                  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贯穿一般,钝钝的疼。
                                  那日从朴仙翁处归来,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久久都没办法平静。无法想象那错乱的二百年她是怎样过来的。
                                  她却从未提起。
                                  想来她也无从提起吧,他从未给过她的机会。
                                  他想无论如何该弥补她。可是他不知道事到如今,是否还来得及。
                                  “茶洒了。”杀生丸低声说道。
                                  回应他的只是风声。
                                  “前日南国公子羽来的时候,带来了他手酿的竹叶酒,你想不想尝尝?”他起身飞上梅树,落在她身边。可她却连目光都不在他脸上停留了。
                                  纱荣衣神色淡淡的,再寻不到一丝往日的神色。那嘴角惯有的笑意统统不见,只剩下一张安静的脸。
                                  那个恍然间以为只是初识的错觉终究只是错觉。他为什么要让她在错觉中醒来呢。
                                  三年里他甚少踏入这里,如今他却肯来,不过是觉得亏欠了她。他这样低声地同她说话,不过是因为害怕她会报复而已。
                                  其实她也并打不过杀生丸的。他本不必这么担心。静静地开口:“杀生丸,玲我不会报复。今日我既承诺了你,你当知我不会食言。”
                                  杀生丸望向她:“我只是来见你的。”只是想见见她,怕她再这样安静下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
                                  “来见我的?”纱荣衣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生气,她的嘴角带着讥笑,轻叹道:“三年前,我每天都盼着你,可你从没有来过。后来出了那样的事,你终于来见我。我心里其实很难过,但你终于来了,我还是有那么点开心,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的。”
                                  “是我的错。”杀生丸微微皱眉。
                                  “可你没给我机会说。你把我囚禁在这里,整整三年。杀生丸,”她低下头,三年来第一次将这个名字唤出口,“可我做错了什么呢?我本以为,我才是那个受伤害的。”
                                  “你没有做错,是我杀生丸亏欠了你。”他顿了一顿,似是有所期盼的,继续说道:“后日西国灯会,是一年中酒酿最好的时候,你想不想去看看?”
                                  她终于转头看向他,那张午夜梦回里让她魂牵梦萦的好看面庞。他说着以前即使是梦中都不曾听到的好听话,他的眉眼温柔的看着她,可她却在提不起一丝欣喜。
                                  “杀生丸,你知道吗,我已经不再喝酒了。”忽然她又觉得自己好笑:“你又怎么会知道呢。”
                                  感情的道路她一直在追赶他。
                                  那条路那样艰辛,她急急地走,走丢了鞋子弄得血肉模糊,却始终来不及追上他。
                                  如今他终于肯为她停下来。可沿途那样多的荆棘坎坷。
                                  划地为牢,画心为牢,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勇气满满的她。
                                  有宫粉梅从枝头落下。他下意识的挥出光鞭,利落的将梅花打落,却再也没有闻到似当初好闻的梅花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2-07 23:26
                                    文笔好好owo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2-08 07:42
                                      楼主更新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2-08 08: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2-08 11:48
                                          第八章 金鱼宫灯
                                          纱荣衣在一阵喧闹中醒来。
                                          寝殿的窗外,宫仕来来回回,似是十分忙碌。上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已是五年前的光景。
                                          上一次是她与他的大婚。
                                          她记得那一日,她也是在这样的喧闹中醒来,相似的场景如今又在眼前,心里不是不难过。
                                          爱而不得,并不是这段感情最伤害她的地方,她最在意的,是那个犬妖给了她仿佛得到过的错觉。
                                          不明白,如果从始至终并没有在意过,为什么偏偏还是兑现了他的诺言,娶她入西国的皇宫呢。这对于她意味着什么,她对他的心意是什么,他明明都是知道的。
                                          后来他把她囚禁在这里,为了保全那个人类。
                                          她也曾在她最爱的梅树下喝的酩酊大醉。醉到最深处,她狠狠得恨过他。
                                          可是酒总是会醒的。当醉到极致都得不到快乐和解脱,纱荣衣也终于觉得,是自己的执念太深了。是以后来,她不再喝酒,也不再有任何情绪,慢慢学着静默,希望可以放下自己的执念。
                                          昨夜他仿佛来过的,纱荣衣隐约这样觉得。昨夜她宫殿的禁锢被解开,她正坐在宫粉梅树上出神,好像是杀生丸站在树下惊扰了她安静的梦。她记得昨夜,她说了很多平时不会说的绝情话,而他,也不似印象里的冷酷模样。
                                          那果然昨夜是梦吧。纱荣衣暗暗想,是她糊涂了。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一手选择将她禁锢在里,又怎会再来招惹她。
                                          轻轻唤了宫仕来问,原来今日竟是西国灯会。一年里最大的节日,她的宫府没了禁锢,自然也在装点之列。从前她一向不喜多热闹的,是以今日这般景象,竟是五年之后的头一次。
                                          而他和她,明明是做了夫妻的,竟是可惜到从未一起度过一次灯节。
                                          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有可能了。
                                          纱荣衣挥挥手让宫仕将这一杆宫灯统统撤了。回头一看不知是谁,竟仍在她寝殿门口挂着一盏金鱼宫灯。她有些恼,纵然这几年她被禁锢,却不至于连宫仕都敢这般无视她。她倒要知道这样目中无她的究竟是谁。急急向寝殿走去准备教训那个不长眼的宫仕,却在踏入门的一刻噤了声。
                                          杀生丸在她寝殿门口负手而立,一只手摆弄着挂在门栏上的金鱼宫灯,另一只手竟还握着另一只宫灯。也是只金鱼宫灯。
                                          显然他就是那个不长眼的了。
                                          眼前的景象纱荣衣没有丝毫准备,是以一时间忘记了经历过那样许多事,她与他本不再是还可以一起谈笑的关系。她只想到了,她认识他三百年,从未有见过这样人间烟火气的杀生丸,只觉得有趣。
                                          杀生丸正摆弄着一早从自己寝宫摘来的金鱼宫灯,心里却想的都是昨夜他坐在她身边,终于准备好要告诉她他想要补偿她,可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歪在树枝上睡着了。
                                          昨夜的杀生丸并不知道,这是纱荣衣三年以来,最安稳的一眠,她没有做梦。他将呼吸均匀绵长的纱荣衣轻轻伸手揽过抱在怀里,看到的是她沉沉的睡颜,闻到的都是好闻的梅花香气。他很久没有闻到这样的香气了。那好闻的味道连同她一起,被他囚禁在这里,如今清冷的味道重新钻入他的鼻息,他发现他竟是这般眷恋。杀生丸将她稳稳抱在怀里,起身飞入她的寝殿。他轻轻拂过她微微睡乱的银发,在心里默默说了晚安。
                                          熟悉的气味飘来,他的思绪被她打断。却见她似有恼意地冲进屋子,又堪堪收住脚步,片刻后竟痴痴地笑起来。
                                          他连手上的动作都僵住,平生第一次不敢轻易地动一动,生怕扰了眼前人难得的笑意。
                                          有多久,没见过她这样笑了?从三年前开始,她连曾经习惯挂在嘴边半真半假的笑意都不再有了。艳丽的脸上波澜不惊,连眼神都归于安静。
                                          他转头仔细望向她。他一直知晓她生的美丽的,如今她这样有如三百年前那般,不带任何防备的对他笑着,他的心仿似停了一拍,脑海里只剩惊艳二字。
                                          很多年之后,当杀生丸梦中想起这日,他只恨自己当初将心意明白得太晚。
                                          纱荣衣倚着门框一阵阵发笑,笑到眼角都弯弯地眯起来。她带有笑意的嗓音说着心中的疑惑:“怎么两只都是金鱼?你竟喜欢这个模子的宫灯?”
                                          他不知她为何突然变得开心起来,但只要她开心,他不想追究其中的缘由。一动不动盯着她,缓缓开口道:“父亲以前为我挂过金鱼宫灯。”他顿了顿,仿佛带着一丝犹豫,说道:“这一只给你来挂。”
                                          纱荣衣亦回望杀生丸。她久久地望着他,像是就准备这样望一辈子。久到她觉得似乎那些伤害了她事都已是前尘往事,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小气的斤斤计较。只是很可惜,那件件桩桩刻满心伤的,他们的故事,没有一件可以化成小事。她无法原谅他。可是……
                                          她静静望着他,他亦静静回望,谁也没有动一下。
                                          可是,她曾经那么爱他。而他和她,还没有一起看过灯会烟花。
                                          良久,她淡淡开口:“我不挂宫灯。但是今日,你可以陪我去看灯会吗?只这一次,往后的每一年,你想……”
                                          打断她的话,杀生丸说:“走吧。“
                                          她没有动,换上曾经那副带着半真半假笑意的面孔,笑道:“如此便是了却我一桩心愿,那过了今日,你我亦不必再见。”她承认,她的执念还是那样深,她的平静也只能维持在看不见他的地方。
                                          “走了。”杀生丸向前迈开了步子。不必再见……吗。
                                          天色还尚早,灯会上已是人满为患。
                                          来灯会的妖怪这样多,本该无比拥挤的。她跟在他身侧,所到之处皆有妖怪为他们避让。
                                          是她忘了,她的夫君杀生丸,如今也是这西国唯一的统治者西国王君。
                                          而她跟在他的身侧,打心里觉得杀生丸委实是天生的王者,这样的步步皆威仪,实是旁的妖怪无法比拟的高度。他生来就是要做王的。
                                          可是她今日就是来凑热闹的。身边人如此威风凛凛,她却当真毫无乐趣可言。
                                          “这样有什么意思。”她恹恹说道。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杀生丸开口对着自动退让至两侧的妖怪说道:“灯会热闹,今日不必拘礼,也不必在意我杀生丸。”
                                          声罢,原来安静的妖群渐渐有欢闹起来,她主动牵过他的手,混入了妖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7-02-09 06:23
                                            @良陌缘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7-02-09 06:23
                                              好看楼楼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2-09 10:01
                                                带着兔叽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2-09 1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02-09 11:04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6楼2017-02-09 13:33
                                                      更文,我还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2-09 13:4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2-09 13: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02-09 13:45
                                                            没有了吗?我还要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2-09 1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