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吧 关注:3,862,035贴子:101,563,080

【授转】小哥视角的盗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2-04 18:14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4 18:14
      二楼放授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04 18:14
        被抢了,尴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04 18:15
          我似乎已经半昏迷几天了,意识是醒着的,但眼皮就是睁不开。这一天,我终于睁开了眼。门外有动静,陈老板的一个伙计走了进来,说一个叫吴三省的人找我。我听着耳熟,就点了下头。那伙计叫我亲自去见他,那人派头挺大,要我跑杭州去。我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只要不放血都行。
          几天前老板带着我们一帮人去倒一个凶斗,里面有一张帛书,上面大概记载了有关东北张家的事,陈皮告诉我,我姓张。
          总算进了主墓室,里面只有一只打开的棺材和一面空墙。正当我那拿两根手指摸着墙壁时,后面的墓门突然一震,大量石头混着沙土翻了下来,砸中了几个傻乎乎的伙计。我扛起几块石头,把几位受伤不重的救了出来。这时,只听一阵机关声,那墙开了扇大门和一扇小门。我默默看了老板一眼,他点点头,我猛一发力,浑身骨头咯哒一声缩起来,我正准备往里钻,一个伙计居然闯进了另一扇门。我知道里面有机关,于是又一步跨出门,一挺,恢复了原状。没想到一瞬间又有好多伙计闯进去。我们无奈,只好跟了进去。
          原来帛书在这里。看着 帛书,上面记载了一个叫云顶天宫的地方,我突然一愣,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我想到自己的目标是去守青铜门,来迷惑汪家忘却我家族古楼下的终极。小时候长辈经常告诉我们青铜门的故事,我记得自己好像进去看过。进门的钥匙是鬼玺,而这墓里有可能有。这几年,我跟着陈老板瞎混,浪费了复兴家族的大好时光,现在家里人都死绝了,我没被麒麟烧身不错了。
          我仔细看着帛书底下,发现一个平衡机关,原来,而且,一旦触发,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我回头一看,大门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关上了。我在墙壁上摸了一阵,想找个出去的机关,这时一个粗心的家伙要去拿帛书,我大叫不要,可那人还是取下了帛书。一阵机关响,尖利的刀片“嗖嗖”飞出,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纷纷躲闪,但都不够及时,眼看就要中招了。我立刻扑过去挡住几刀,甩到一边,然后我摸到了机关,发丘二指一夹,墙面的砖头纷纷掉落,一切都静了下来,飞刀雨停了。
          几个伙计立刻往里跑,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冲上去把他们都揪了回来,踢倒,然后扑倒在两个受伤的伙计身上。大概半米高的墙壁上有箭射出来,擦着我们的背过去。我招呼大家起来,顺着墙往上看,只见一个透光的小洞,嗖的一声,一只九爪钩飞上去,抓下来一截藤蔓,是陈老板。大家都往上爬,我垫底。刀片又飞过来,我一个躲闪不及,一片戳进了右手手腕。
          不好,是动脉。我没几分钟就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2-04 18:17
            那个壮的得像牛一样的伙计阿奎也吓得直哆嗦,轻声问吴三省:“那尸洞到底是什么东西?进去会不会出事情?”我几乎笑出来,这个吴三省可真够傻的,三个同伴,一个是个没有好身手,没有经验的小白脸;一个是胆小如鼠的大个子,吓晕了谁都背不动,同样没经验;还有那个一身刀疤的人,看似强大,其实一定是个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又十分喜欢找死的人。
            跟着这样一个团队进尸洞,比尸洞本身更恐怖。
            吴三省几句话,那老头脸色变了,立刻转移话题,叫狗去拉船,似乎在瞒着我们什么。驴蛋蛋娴熟地跳下水,直冲山后面游去。
            察觉异常的不止我一个,吴三省和潘子互换了一个眼神,潘子背上了一个小包,那是他从行李里掏出来的,应该装了一把刀,可能是匕首一类。我也站起来,除了黑金古刀,我可能还需要别的防身,不能让人劫了。我拎起了自己的包。潘子对那个吴邪轻声说了一句方言,可能是杭州话,说得吴邪脸色煞白,呆了好一会。
            那条狗游回来,后面跟了两艘平板船。船上有一个中年人,黝黑的皮肤,看着普通,却透出一股淡淡的尸臭,真给我们料中了,这人吃死人肉长大。听说吃死人肉的人都十分邪恶,也许吃死人肉就要杀人,人心也渐渐变坏了。
            他们讨价还价,似乎没用。我知道他们执意要走水路,只好故作镇定地坐在一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2-04 18:21
              这段应该和上段调换一下位置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2-04 18:22
                恭喜


                逆天邪神
                关注逆天邪神吧,并且捧场5000T豆(含历史行为),去领取
                活动截止:2025-12-3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WindowsPhone客户端17楼2017-02-04 18:25
                  [图片][图片][图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2-05 09:39
                    度娘的吞楼功底我深表佩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2-05 09:40
                      那个壮的得像牛一样的伙计阿奎也吓得直哆嗦,轻声问吴三省:“那尸洞到底是什么东西?进去会不会出事情?”我几乎笑出来,这个吴三省可真够傻的,三个同伴,一个是个没有好身手,没有经验的小白脸;一个是胆小如鼠的大个子,吓晕了谁都背不动,同样没经验;还有那个一身刀疤的人,看似强大,其实一定是个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又十分喜欢找死的人。
                      跟着这样一个团队进尸洞,比尸洞本身更恐怖。
                      吴三省几句话,那老头脸色变了,立刻转移话题,叫狗去拉船,似乎在瞒着我们什么。驴蛋蛋娴熟地跳下水,直冲山后面游去。
                      察觉异常的不止我一个,吴三省和潘子互换了一个眼神,潘子背上了一个小包,那是他从行李里掏出来的,应该装了一把刀,可能是匕首一类。我也站起来,除了黑金古刀,我可能还需要别的防身,不能让人劫了。我拎起了自己的包。潘子对那个吴邪轻声说了一句方言,可能是杭州话,说得吴邪脸色煞白,呆了好一会。
                      那条狗游回来,后面跟了两艘平板船。船上有一个中年人,黝黑的皮肤,看着普通,却透出一股淡淡的尸臭,真给我们料中了,这人吃死人肉长大。听说吃死人肉的人都十分邪恶,也许吃死人肉就要杀人,人心也渐渐变坏了。
                      他们讨价还价,似乎没用。我知道他们执意要走水路,只好故作镇定地坐在一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2-05 09:41
                        上了船,船夫叫我们不要在洞里大声说话,特别是河神的坏话,这话一听就很假,我倒了那么多年的斗,从来不信鬼神。我目测一下,这山应该很厚,顺流也要走上半个小时左右。那船夫一定有蹊跷,居然说十五分钟就够了。他还不让我们把手电往水里照,我怀疑水下不是水鬼就是埋伏了十来个土匪。
                        吴三省他们也同样疑惑,不断问着问题,那俩老头说得模模糊糊,听着奇怪却又找不出破绽。吴三省用眼神问了下潘子,潘子立刻显露出了他的疑心,说:“啊,这么小的洞,要是里面有人打劫我们,不是想逃也逃不掉?”
                        俩老头打了手语交流几句,脸色一变。他们一定是算好了要打劫我们,逃不掉了。
                        光暗了下来,这是一个水盗洞,年代久远。
                        那个鬼一样的中年人装着一边使劲撑船,一边说着他的一些见解。我在意的却不是这些,只是直觉让我后背一凉。老头子似乎对中年人轻声说了句“跳”,两道蝙蝠似的黑影闪了一下。
                        我想都没想:“嘘,听!有人说话!”那些人反应慢,转过头时那两个人已经消失了。果然这两人有阴谋,我想。吴三省和潘子带头慌了起来,胖奎也慌乱起来。倒是吴邪十分镇定,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但这种镇定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三个老男人的勇气,竟被吴邪一个年轻人给骂了回来。
                        这时船抖了起来,矿灯一照,水里一大团黑影,那是……尸蟞!我两眼一亮,这东西和俩老头一样,吃的是死人肉。即使没用,也能带给这几个胆小鬼一点心理安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2-05 09:42
                          没想到,胖奎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几乎背过气去,吴三省一巴掌拍醒他,骂了几句。只见胖奎哆哆嗦嗦地挪到了船中央,心有余悸地说着水中可怕的景象。
                          吴三省大骂他一顿,一听他的“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就知道这人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潘子他们也吓得够呛,还好我的心理素质不错,这种情况下,我还在冷静地瞄准一只肥大的尸蟞。
                          我感到,一船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手上,他们把命都押在我的想法上了。他们议论着我的来头,我的手指。终于,这帮人要来探我的家事了。
                          我夹起虫子,随手一丢,说:“刚才就是这东西。”
                          吴邪说这是龙虱,我才发现自己无意曝露了自己的身手,只好故作镇定地擦着手,来说了句“是”。
                          胖奎似乎想弥补自己的失误,一脚把虫子踩得稀烂。我没有笑,而是发动演技,表现出一副思考龙虱大小的样子。吴三省一闻,脸色又变了:“这不是龙虱,这是尸蟞。”他再次下了“尸洞”的定论。
                          胖奎丝毫不去想“积尸地”,他还在怕着尸蟞,怯怯问了句:“那这东西咬活人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2-05 09:43
                            吴三省也在疑惑地思考着,嘴里嘀咕几句。我也感到奇怪,往深处一照,却看到更大的一团黑影正从水中游过来。我说:“我看,恐怕它们刚才是在逃命。”
                            那个胖奎吓得一激灵,说话都断续了起来。不过这家伙脑子挺好使,说了句“那这洞里头……”“我总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朝我们过来。”我点着头说,“而且,块头不小。”我本来是想叫他们做好战斗准备,没想到又惊得胖奎那小子大呼小叫。吴邪却十分清醒,虽然他误判了水流方向,但他至少在思考怎么出去。
                            胖奎吓得发抖,连声附和。这时吴三省不知怎的又问我:“小哥,你怎么看。”如果我再说几句可能碰上的灾祸,胖奎一定会疯掉。
                            我只好含糊地说了一句:“现在想出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那两个人既然能放我们进来,就肯定有十分的把握,我们出不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2-05 09:43
                              潘子立刻丧了气,我默默看他一眼,转过头去闭上眼睛仔细听着动静。
                              突然一生牛角叫,潘子骂了声娘,原来还有这东西跟在后面。这俩老头是铁了心要把我们困在洞穴里,等我们死了劫财啊。
                              “三爷,得把这牛赶到水里去,不然这篙没法撑啊!”
                              他们居然还是没意识到俩老头说话的破绽:要是逆水,又没人撑船,这船怎么没给冲出去?
                              一阵怪声……
                              那是六角铜铃声,上次在那个凶斗里,我听过,致幻的。我刚想提醒他们,胖奎已经吓得半死,铃声近了,他们几个像着了魔,一个个往水里探去,很快,吴邪被胖奎踢到,翻下了船。一阵落水声,我也快被勾引过去,突然发现吴邪看上去清醒了很多。我把潘子,三省和胖奎也踢下去,自己也跳了下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2-05 09:44
                                只见水面上飘漂过两块血淋淋的肉,那是船夫被割成两截的尸体,一块上面一只巨大的尸蟞正啃着它的肠子。潘子掏出了一把军刀,把虫子生生割下来,一甩。一瞬间,巨大的尸蟞爬到了吴邪脸上。不好,这小子可没有军刀。
                                我浮起来游过去,两只手指戳进它的脊背,把脊柱挑断,拔出了中枢神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2-05 09:44
                                  记忆中,这种场面很多,可我从来不希望伤到任何一个生命。看着眼前这堆白花花的神经,和那个曾经称霸尸洞,突然间丧失运动能力的小东西,我的心中竟然对伤害了我们几个人的它产生了一丝怜悯。
                                  但我不能犹豫,每在水中多待一秒,引来它同伴的可能性就越大。那只可怜的尸蟞,就这么被吴邪甩到船上,成了俘虏。
                                  我指着水里的浮尸,他们几个都明白了我的意思。这老东西害人,终于害到他自己了。但我一点也不乐,毕竟我们面对的威胁不只是那些能把活人扯成两半的巨大尸蟞,而且这老头再怎么邪恶,我相信他是有苦衷的,这又是一条我没能拯救的人命。
                                  另一个老头,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2-05 09:45
                                    潘子和吴邪头上都有血洞,口子不大,他俩各自扯着纱布包扎伤口。胖奎和潘子争论着我扯出来的那团神经。
                                    胖奎还是心有余悸,不敢上船接近那虫子,也许还有一脚踩扁它的冲动。
                                    虽然我知道吃死人肉防不了尸蟞粽子,尸蟞还得放血,粽子还得拧头,但这只尸蟞不会碰上“鬼打墙”也许就是因为吃死人肉。
                                    如果把它放在船上,我就不用放血了……我翻身上船,
                                    把虫子踢开好让胖奎上来:“还不能杀它,我们还得靠它出这个尸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2-05 09:46
                                      吴三省看了虫子一眼,问我:“你说刚才那声音,是不是这虫子发出来的?”我看了一眼,发现它还有尾巴,通向一块拳头大的青铜器上。我默默地把它翻过来,果然是一只锈得一塌糊涂,刻满古代咒文。
                                      模糊的记忆里,我们张家才会制作这种东西,用于防盗,测试麒麟血。族长的耳下,也常常挂着一只。
                                      这墓,果然和我的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潘子没事找事,踢了那铃铛一脚。铃铛猛烈振动起来,发出一阵空灵的铃声,这阵铃声虽然没有刚才那阵厉害,照样能勾人魂魄。铃声越来越响,潘子的脚正好在边上,被蛊惑着一脚上去。
                                      铃铛“啪”地爆裂开,一股恶臭的绿水汨汨流出。吴三省气得握紧拳头,他原本应该是想卖这铃铛挣钱,这下钱被潘子一脚踩没了,他破口大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2-05 09:46
                                        吴三省掏出一把军刀,挑起几片碎片,拨到一边。里面有许多小的青铜铃铛,看来致幻的是这些小东西。它们精确地拼成一个个小小的正六边形,像是蜂窝一样,已经裂开,露出一条青色的大蜈蚣来。还好这家伙来了一脚,否则,谁都不会发现这个精巧的共生系统。
                                        吴三省他们又开始聊着共生系统和那具尸体,渐渐地鼓舞了大家的士气。我们达成共识,往前走。
                                        他们又开始争论无关紧要的事情,气氛轻松了许多。这时,我感到一阵寒气。我一摆手,示意他们别说话,眼前是一片片绿油油的磷光。“积尸地到了。”吴三省叹了口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2-05 09:47
                                          他们几个都有点发慌,吴三省越说,胖奎他们脸色越苍白。他有点无奈,骂胖奎把自己吹得过了头,说着丢给我一把枪:“一共能打两枪,打完了就得换子弹,这些都是散弹,所以距离一远就没什么威力了。瞄准了在开枪。”
                                          我其实不太会打枪,我也不太愿意用枪。枪杀起人来太容易了,一不小心一个人就会死。我记得成为起灵的那一天,我懵懵懂懂地发过誓:我此生绝不杀人,如有人因我而死,必当被麒麟烧身。
                                          况且,这里用枪,也许会触发机关,或者把有毒的尸水溅自己一脸。不过,有了枪,气氛不再那么恐怖,也许枪是现代人的一种心理安慰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2-05 09:48
                                            洞渐渐宽敞,磷光也越来越亮,我看到几只更大的尸蟞,不自觉地说了句“NO”(楼楼发过誓不说脏话的,上次打了一句良心谴责了几天,犹豫了半天,只好改了),潘子也骂了一声。尸体堆得很是整齐,外面一圈被尸蟞拖得有点乱,但大多数保存完好。尸蟞大的大,小的小,大概是因为大的不让小的吃肉。
                                            头顶上有两个水晶棺材,一个里面有具女尸,另一个里面的尸体被盗。我之所以认为是“被盗”,是因为棺材盖得完好无缺。如果是尸变,棺材盖应该翻下来才对。
                                            不过我也没法集中心思去考虑,他们几个已经吓坏了。眼前出现一位穿白衣的古代女子,我一眼就认出来,那不是罕见的“傀”吗?
                                            吴三省叫胖奎把黑驴蹄子拿出来,可胖奎已经吓得口吐白沫,不停地抽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2-05 09:48
                                              潘子终于拿来了黑驴蹄子,吴三省立刻准备扔过去对付粽子。我知道那不是粽子,按住他的肩膀,说:“黑驴蹄子是对付僵尸的,这家伙恐怕不是僵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2-05 09:48
                                                我抽刀往手背上一划,手背上的大静脉都给划破了,我想,尸洞也快到头了,失血过多晕了就晕了吧。血驱散了尸蟞,船不再摇晃,我又拿手指着傀,大伤它的元气,但这样一来它就得到阳气,一心要找个人吸了阳气出尸洞。我对吴三省说:“快走,千万不要回头看。”
                                                没想到这句话挑起了吴邪的兴趣,刚出积尸地,他忍不住还是回了头。潘子和吴三省不约而同地抡起桨,吴邪被自己的三叔拍晕了过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2-05 09:49
                                                  吴三省和潘子吓得脸色苍白,呆呆地看着我把手放在那东西正上方,撒了一大圈。我眉头一皱,挤出来一滴精血,那傀立刻吸饱了阳气,往前飘了出去。
                                                  吴三省惊呆了,问我那东西是什么。“傀,棺材里那粽子的魂魄。它要借我们的阳气出洞。”
                                                  这时我已经开始头晕目眩,一阵恶心,可我还是硬撑着,怕他们在我最弱的时候干掉我。虽然在利益方面,这不太可能。我死了,他们六成会死在斗里,三成会死在陈老板手里。
                                                  一下说了这么多话,我虚弱地靠在船边,颤抖着拿出绷带。潘子关切地问道:“这位小哥,你没事吧。”我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2-05 09:49
                                                    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那是一个阴森的招待所。我独身一人躺在房间里,边上放着吴邪和我的行李。我走出门,外面有一桌人正在吃饭,那是吴三省他们。他们还算好人,没把我怎么样,还包好了我的伤口。他们见我走向桌子,脸上都有一丝惊讶。
                                                    我现在的脸色一定苍白如纸,这次不止是失血过多,还失去了大量阳气。他们挺不错,给我点了一大盘炒猪肝。我知道那东西补血,但我并不觉得菜和饭口味有什么区别,大半的猪肝还是让吴邪和胖奎俩不懂事的孩子吃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7-02-05 09:50
                                                      这个有txt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2-06 03:1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