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4,914贴子:3,726,968

【文贴】三生番外之胭脂醉色桃花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浅浅,过来。”


这么清淡的一句话,糅杂着温柔。


我透过漫天的粉红海浪看去,梦里的少年勾唇一笑,隔着三世的烟火。忽然想到那些戏本子总算是有了个真,记得就有那么一个姑娘,等一个书生等到了海枯石烂,书生归来尘封在棺木里,也还有复活的一日。


脑里这么杂七杂八地想着,心里倒很是希望这个梦永远沉溺,逃避又一次的清醒。


心头忽然一道狠狠的钝痛。


飞跑着,一头扎进他怀里。


犹自清醒地想着,幸好,幸好这不是梦。


也许是梦到过太多次,每一次的狂喜过后被伤得痛彻心扉直到麻木。


抬头,他眼底的冰寒消失殆尽。


扬唇,挤出了一个生涩不堪的笑容。


我的脸被他别过,温润的气息变得炽热,呼吸乍然急促起来。



他的唇贴近,不管漫天桃花落下,轻轻覆上了我的。


心跳在一刻停止。


良久,他捧着我的脸,一字一句地说:“浅浅,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我信。


我笑了,真心实意的,自然的。


让漫天花雨落下,待我去赴那桃花劫。


回复
1楼2017-02-05 21:03
    开头开得作者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裹一裹棉袄,果然是越来越冷了么。
    没事,下一章白浅就正常了,就是这样。


    收起回复
    2楼2017-02-05 21:06
      赞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05 22:00
        加油加油,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05 22:07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2-05 22:3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5 22:31
              ——第一章——
              翌日,我方方从狐狸洞里睁开眼,便看见夜华那浸了没有八九道深情的眸子。


              我一向很欢喜看他睡着的样子,倒不似他平时那么冷清深沉,肯睁眼瞧一瞧,也未尝不是福分。心里却想的是这几年来倒是头头一遭看见他那么一个表情,凡间那些戏本子里的俊俏书生和千金小姐,倒也会眉目传情一番,斜眼旁观的我并未将这当成个大事,从前觉得也是酸得很,今日不知怎的竟生出些圆满来。

              满意地点头,忽地听他低沉道:“你且先睡上一会,我去寻些材料来做个饭。”


              我只听自己声音弱得像蚊子哼哼:“你方才回来,先不必劳神,躺下好好睡一觉罢。”


              他沉默了一会,忽然哑声问:“浅浅,我不在的三年,你过得可好?”


              我翻了个身过去接着睡,回答得也是有句没一句。倒是这三年的荒年,将我那泼皮性子敛了不少。日日坐在桃花树下,想着虽再见不着他,想想也是好的,便因着那梦里夜华的陪伴,好得多了。


              此番叫我想起了另一桩事,那团子的娘,唔,应当就是本上神我,被诓着跳了那诛仙台后的几百个年头,夜华是竟能甘愿苦等成灰,想着竟是同我差不离的心情。


              就这么想着想着感觉脑中的浆糊清了不少,一激灵我便清醒了。


              我忽然就觉得心里忒憋屈,辨不清夜华到底爱的是素素还是如今的白浅,亦或是因为我言行处处同素素一般?他看着我睹物思人一番?说是活了这十四万年,做仙也端了个四平八稳,但有些事情的确是看得不甚开,何况是在这等小家子气的情情爱爱上,我从未将素素同我看做一人。


              这就似一个梗,卡了大半个我和夜华的大好姻缘。


              但我始终不愿回忆那半日,那足够我悔一生的时刻。


              那段记忆划过最轻最淡的痕迹,连同衣冠冢被我一同封锁在记忆里。


              我忽的就这么悟了,其实折颜的话也挺对,这世间哪段情爱不风流,谁没有点恩恩怨怨,好像凡间有个甚么劳什子诗人说得酸诗“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便觉得很有些道理。


              我侧坐起来,夜华也跟着下床。


              回复
              8楼2017-02-06 21:54
                还有吗?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06 22:00
                  我的眼光攥住了一方铜镜,发现自己竟憔悴得那个样子,平日里匀了脂粉真真看不出。


                  我就要将白粉往脸上拍时,听得夜华道:“我不曾记得你以前什么时候抹过脂粉。”


                  一个手乱,竟将那些胭脂盒子打翻在地,心里暗道这上神做了也有些年头,竟如此毛手毛脚,真真不是风范,好歹消沉了些许时日。


                  夜华将那些胭脂盒子仔细替我收好:“等你气色好些了再用。”


                  他按着我肩头坐下,帮我略挽了个髻,衬得脸色似好了些。


                  我扯出一抹笑,说:“你如今修为大损,怕是不要个几年养不回来,不如你且去寻个僻静好修炼出多养养,我想那汇聚精魄,也不是如此容易的。”


                  我听他闷闷道:“我方才回来,你就想赶我走吗?”


                  我竟第一次生出了他只有五万多岁的感觉,这四海八荒的一声姑姑,居然没有他老成持重。


                  我忙哄着:“你若是不想便罢了,我前些日子在凡间听戏,你可愿陪我一同去?”


                  他走至门口,玄色衣袍被风吹起一角,回头竟笑得开怀:“先吃早饭。”我正暗道一声“不好”,后一秒那天族太子九五之尊夜华,一头结结实实撞在了狐狸洞洞口。


                  收起回复
                  10楼2017-02-06 22:15
                    就酱,木有了~~表打我~~~
                    我的文风和唐七有偏离啊偏离~~不要紧,反正只是番外。


                    晚安,同胞们~


                    回复
                    12楼2017-02-06 22:18
                      楼主写的炒鸡好啊!!比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6 23:24
                        我趁机笑了他一把。


                        他却道:“若是你日日都能如此会心地笑,就是日日撞上一撞又何妨。”


                        我思衬着这夜华倒是越来越会说情话,每说上一番我这十四万年的老狐狸心便会狠狠一跳,果然近日是不很矜持。见他面上并未有半分玩笑脸色,我大抵是不解风情,觉得自己便是还可以年轻娇气:“你若是日日撞,岂不是成了个傻子,我可不要嫁什么傻子夫君。”


                        他突然神情一滞,转眼间眼中便迸发出惊喜的光彩来,我晃了晃,习惯地遮住眼睛。


                        我听他道:“你,愿意嫁我?”


                        干咳了一声,我讪讪道:“我自然是情愿的,就不晓得你是个什么心态。唔,我三番两次拒你婚约,也怕是你面子上敷不住,不晓得你肯不肯同我再续一段姻缘。”


                        我也想通了。当初当素素时,合该去找天君退婚竟是记忆微毁损,倒成就了我和夜华。


                        他一把拥我入怀,我就讷讷让他抱着,听他说:“浅浅,你且再等我几日。”




                        一大清早被夜华拖着去散步,是在青丘养成的习惯。便是遥想着先年,正是那将同夜华成亲的光景,大都在青丘的阡陌中晃荡。也不晓得这个习惯什么时候隐退了,落了不少心病,如今他回来,自然是要依着平日的幡子,再重拾一番滋味。


                        我们便去了凡间。


                        还忆得茶楼有个很是讨喜的小仙织越,也正正巧是夜华的表妹,那日去听戏便还碰见了她。


                        与那几年不同的是我手中携着夜华。


                        在茶楼寻了个偏僻处坐了,便依着一贯的作风找小二要了两口酒来喝,小二知我是戏楼子里的常客,倒也笑得讨巧,我便看着夜华的眸子渐渐阴了下去,小二吓得一个哆嗦溜了。


                        我心底暗道,这吃飞醋得倒是好不相干。



                        收起回复
                        15楼2017-02-07 20:43
                          看着那出不知道看过多少回的戏,台上那老生咿咿呀呀地唱着,感觉没了甚趣味。


                          夜华不由分说拿走了我面前的酒:“你身子未大好,喝酒伤身。”


                          我正欲同他争辩一番,眼角忽然瞥到了织越那小仙,她向来活气的眼睛是呆滞地望着我们:“你,你.....”


                          我微微一笑,她忽地乖乖巧巧喊一声:“表哥,表嫂子!”


                          我正当为一句表嫂子惊了一下,织越便抓着我袖子:“姑姑,你岂不是要叫我小姑子?”盯着我那张老脸瞧了又瞧,我瞧着这小仙甚是讨喜,便也不拒绝地任着她第一次见一般仔仔细细看了个遍。


                          有些吵嚷,我往楼下望去,正正看到一碧色衣服的小娃子从容不破走进了茶楼,长得粉粉嫩嫩煞是可爱。


                          我想到快被我忘到蛮荒大泽去了的团子,心中似升腾起了些许愧疚。


                          团子在楼下大喊:“我娘亲、爹亲呢?不在茶楼里么?”前一句说得倒是中气十足,渐渐地弱了下来。


                          我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招着团子上楼来,团子还是那么个水水灵灵的娃子样,看得巴心巴肝得疼。


                          他十分争气地没有扑到夜华怀里:“爹爹,你总算回来了,我和娘亲日日都在想你,娘亲说你只是睡着了,团子也这么觉得,爹爹睡一觉来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把他搂了搂,又亲了亲:“好娃子!”


                          忽然奇道:“你是如何能找到这里来的?”


                          团子抹一抹鼻子:“嗯,我去十里桃林找娘亲,结果碰到了四叔叔,他晓得娘亲常来这里听戏,便带我来了。”


                          “你四叔叔呢?”


                          门口哪还有四哥的半点影子,我便知道他是个不着调的。


                          收起回复
                          16楼2017-02-07 21:41
                            啥?你说h?


                            我没听见。


















                            逗你的。


                            我表示可能要拖到~~拖到~~拖到~~嗯,就在大婚吧。


                            收起回复
                            17楼2017-02-07 21:45
                              加油已收藏,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07 21:52
                                写的真好!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07 21:55
                                  写的很棒,楼楼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7 22:32
                                    楼主加油,写的贼喜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7 22:32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08 09:32
                                        楼主写的很好啊!加油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2-08 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