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450贴子:1,383,904

【卫聂王道】 《锁》 变态x失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06 01:59
    第一章
      
    卫庄回到家。听到开门声,盖聂放下勺子跑出去迎接卫庄,这几乎成了习惯。
      盖聂像往日一样从屋里递给卫庄一双拖鞋,卫庄笑着接受,“其实你可以直接放在门口的,也不用日日跑来跑去。”
      “嗯。”盖聂答应着缺摇摇头,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傻傻的站在一旁看卫庄换好鞋。
      卫庄笑着抱过拘束的盖聂,盖聂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今日有好好吃饭吗?”
      “有。”盖聂试着也回应卫庄的拥抱。
      “有就好,你的身子最要紧。”卫庄放开盖聂,替他整理了衣服,其实盖聂的衣服也不乱,和从前一样干净整洁,这也只是习惯了吧。
      盖聂乖乖站着,任卫庄动着,暗暗出神怀疑今日是不是有没有穿好衣服,明明很整齐的,是下午整理橱柜时弄乱的么?
      卫庄看盖聂出神,不由一笑。盖聂立马回神,尴尬的开口转移话题,“炖了点鸡肉汤。”
      卫庄闻着厨房飘出的鱼香,笑意渐深,“好。”
      盖聂突然有事做了般,立马走进厨房端汤。卫庄脱下外套,熟练的去拿汤勺,走进厨房,果然看到盖聂打开锅盖后猛然醒悟后懊恼的表情。
      二人喝汤的时候,盖聂低着头不敢看卫庄,卫庄:“你不用这么拘束,这是你家。”
      “嗯。”盖聂小声的回应了声,又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道“今天有人来过,一直喊我出去。”
      卫庄动作一停,勺子和瓷碗碰撞的声音吓盖聂一抖,卫庄暗怒着开口:“谁?”
      “不知道。”盖聂老实的回答道,隔着门他看不见是谁,即使看到了他也不知道是谁,他有很多事不记得……卫庄不悦的神情让他有点害怕,拿碗起身,还不忘解释道,“ 我去收拾下。”
      厨房有流水声,盖聂在洗碗。卫庄焦虑起来,拿起手机拨了公司电话让人来多加几道锁,自己则走到书房,用指纹开了门,打开电脑看门口监控。
      电脑内还有许多画面,是家里各个角落的录像,怕盖聂不适应,卫庄装的是针孔。确认白天家里没有异常,门口的人是小孩后,卫庄才放下紧绷的心。
       出来后卫庄锁了书房,确认没有疏露后才走开。
      进房时盖聂已经睡了,房里还开着灯,显然是等他等睡了。卫庄说过,盖聂可以直接睡的,但盖聂还是这样,无论多晚。
      卫庄关了灯,掀开被子慢慢躺进去,将盖聂揉进胸膛,胸膛贴着背,卫庄感受着两个心跳不敢闭眼。有的坏事做多了,果然没办法安心,“师哥,别想起来好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06 02:00
      新文新文!二叔以前对大叔做过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06 02:28
        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6 08:35
          槽!就喜欢这个设定!好带感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6 10:20
            槽!就喜欢这个设定!好带感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6 10:20
              突然想要师哥想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06 10:47
                想看庄叔到底有多变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06 11:47
                  想看庄叔变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06 19:10
                    哦哦哦 新文 这个大叔是怎么失忆的 求大叔失忆的具体过程(肯定很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06 21:02
                      催更!催更!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06 21:09
                        估计要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2-06 23:06
                          来了好多大佬,害怕
                          明日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07 21:14
                            一开始就过上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啦!我喜欢,不过师哥失忆啦!求轻虐师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07 23:33
                                第二章
                                卫庄关了灯,掀开被子慢慢躺进去,将盖聂揉进胸膛,胸膛贴着背,卫庄感受着两个心跳不敢闭眼。有的坏事做多了,果然没办法安心,“师哥,别想起来好不好。”
                                盖聂迷迷糊糊回答道,“真的想不起来了……” 卫庄吻了吻盖聂的头发,“那就答应我别想起来。”
                                盖聂茫然的看着卫庄,困意渐渐袭来睡了过去。黑暗中卫庄抚摸着盖聂的头发,至上而下,一遍又一遍,盖聂睡的越来越熟。果然,比起注射药物,这样安抚更加有效。
                                或许是心情愉悦,卫庄睡了下去,如同乖巧的野兽的幼年期。
                                那是1989年,冬天。
                                “对二!”赵麻子脸上大毛孔肥肉跟着牌一甩,棉袖拉着鼻涕一抹,张大浓蒜味的嘴要杜二给钱。杜十亏得大发,娘给的最后老婆本也给赔进去了,只能陪笑道,“哥哥体谅体谅,我搞肉票可没你们搞大烟挣的钱多,不如我把新绑的那个白嫩小子给你。”
                                那小子就是卫庄,估摸着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像丢垃圾一样被丢到家外五十里的集市,被三流的杜二给捡了个便宜,这会又被扔到大烟窝里。那段日子卫庄不愿回忆,也记不清了,却牢牢的被中下种子。
                                1992年秋天,卫庄九岁,被警察安在了福利院,也就是那年,他遇到了盖聂。福利院的日子比大烟窝好些,不用吃发霉了丢在桶里的窝头。但有些习惯还是变不了。捡了早被踩扁的牛奶盒子,蹲在没人见到的处偷偷挤压着盒子,用瘦弱的手心小心接着。
                                那或许是卫庄最不愿让盖聂看到的,盖聂却看到了。卫庄便死死看着盖聂,盖聂那时比他小了一岁,身子比卫庄小了许多,卫庄拿手里盒子砸向盖聂,牛奶洒了盖聂一脸,白色液体顺着脸滑下,有挂在下巴的,也有顺着细嫩的脖颈流到胸口的。
                                那时卫庄还不知道为什么就记住了这个画面,在某个夜晚,也成功的重现了这个诱人的画面,绑着的人儿,脸上糟糕的液体,不断前进的齿轮,不知道何时发芽的种子,引出卫庄越发畸形的欲望,像团雪球,越滚越大。
                                “滚开!”
                                梦里清晰的一句话突然惊醒了卫庄,话语清晰的让卫庄差点误以为是怀里人发出的,卫庄朝怀里看看,盖聂仍然睡的安稳。 卫庄额头惊起点汗,再闭上眼时再也没能睡着,脑海里清晰闪着那四个月他做的每一件事,也清楚记得录像中门前那个小孩。
                                 即使隔着厚重的窗帘,卫庄也知道,从今日起,风雨欲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2-08 02:20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2-08 10:23
                                  小孩是谁?天明吗?小庄怎么了不会给大叔注射d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2-08 10:35
                                    每个人的性格养成都会和经历有关,两叔童年都比较悲苦残缺。做了坏事的二叔每天生活在心惊胆战,草木皆兵的环境下也让人颇为心疼心酸啊!失忆的人反而毫无意识,大叔以后总会想起来,这也算是一段短暂的平静安详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08 12:04
                                      忘记了痛苦记忆的大叔让人觉得欣慰,但现在这样的二叔好让人心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2-09 19:35
                                        所以楼楼跑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2-09 22:13
                                          楼主跑了?!求地址寄刀片,撩我又不给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2-10 01:10
                                            成功的引起了兴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2-10 01:11
                                              楼楼楼楼,快回来更文啦


                                              回复
                                              38楼2017-02-10 10:22
                                                  第三章
                                                  第二日,盖聂起的比卫庄早些,盖聂小心翼翼的拿开卫庄环在他腰间的手臂。
                                                  昨日盖聂说了门口小孩的事,二人有点不欢而散,鱼汤剩了些,也正好二人喝。盖聂再拿出来热了下,打算当个早餐。
                                                  卫庄醒来时听到盖聂在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便放心的去梳洗了,坐下后盖聂正好盛好了汤。
                                                  “昨日都忘了问你味道如何,前次见你喝完就饮水,这次我试着少放了点盐。”盖聂问道,他没有味觉,尝不到味道,只能靠着卫庄的反应掌握剂量。
                                                  “味道很好,也辛苦你了。”卫庄拿起汤勺,开口道“其实你也不用做这些的,你只要乖乖待在我身边就好。”
                                                  “ 做点汤可以打发时间。”盖聂开口,“毕竟……待在屋里无聊。”
                                                  卫庄喝着汤突然皱眉,盖聂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不由一紧张,卫庄却只是端走他
                                                  面前的汤,缓缓开口,“味道很好,你这碗也让给我吧。”
                                                  见卫庄没有生气,盖聂松了口气。
                                                  卫庄喝着鱼汤,和昨天的不同,明显的酸腐味在嘴里蔓延,面无表情的喝下,望着盖聂去拿白粥的背影,舍不得。想起昨日录像里,盖聂在他书房前发愣,卫庄小心开口试探道,“ 你记得秦先生吗?”
                                                  “秦先生?”盖聂拿着碗一愣后,淡淡开口,“ 不记得,但是我也不想这样……”盖聂看着自己因为卫庄询问而微微发抖的手,他觉得,自己以前,一定不是这样的,“你和我说说以前的事,我大约会记起来。”
                                                  卫庄只和他说过,他们在福利社一起长大,其余什么都没提到过。
                                                  见听到“秦先生”的盖聂没有任何反应,卫庄才微微松了口气,但是盖聂接下来的话让卫庄犹豫了,想了想只打算告诉他,他们最美好的那段时光,“ 嗯,我们那时在福利社很开心的……”
                                                  
                                                  1996年,秋
                                                  那个经常来领养孩子的老头又来了,老头很有钱,但老头只领养男孩,来了也只有男孩子会围着老头转,通常老头会挑走笑容最甜的男孩子,然后了无音讯。在大烟窝里长大的卫庄自然看出来那老头的癖好,但也不多管闲事。
                                                  但这次,老头没有看上笑容甜美的,反而注意到了在角落里看书的盖聂,老头笑眯眯的走到盖聂面前,盖聂抬起头,皱眉着要老头走开。
                                                  老头也不恼,招呼着手下几个要强行带走盖聂,最后还是卫庄请动了福利社的阿姨才和老头商量着先办手续,明日再带走盖聂。
                                                  盖聂知道老头癖好,和卫庄一样也是极不愿意管闲事的,他们都没有那么善良。盖聂找上卫庄,卫庄竟突然觉得有趣,和盖聂一起坑了老头。
                                                  过程怎么坑的,卫庄知道现在的盖聂即使失忆了,也不会接受的,毕竟——盖聂把那段的他们当做污点。卫庄就淡淡隐去了他们那时的手段,只说了当时他们拿着从老头那威胁出的钱给周围的孩子私自买了吃的,一群孩子,那时突然没那么悲惨起来。
                                                  那时,卫庄和盖聂尝到了甜头,不那么善良的两个人走上了同一条道路,二人互相依靠,以为永远不会分开,直到秦家突然带走盖聂。
                                                  二人,开始走向了分支——两个极端

                                                  卫庄说完话,喝下最后一口汤,如果可以,他希望永远停留在福利院的那一刻。那时无法停止,但是现在稍做努力的话……
                                                   门外的敲门声响起,白凤拿着工具,要为这个“家”再扣上更坚固的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2-11 01:01
                                                  最近花了点时间重新理了下各个时间线,所以晚了些。

                                                  最后来个节日的问候: 祝各位吧友好好过元宵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2-11 01:06
                                                    想寄刀片的,自己留着过节吧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2-11 01:12
                                                      感觉下一章将是高能预警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2-11 01:22
                                                        喜欢这种题材,楼主加油!两叔用了什么手段摆脱老头后面会说吗?本来同一条船上的两条蚂蚱【做坏事~】后来为什么会分道扬镳?感觉师哥还没有完全良心未泯,做着坏事心里又自责。还有,我觉得失忆后的师哥对二叔小心翼翼的,但是感觉二叔除了不让他出屋子对待师哥还是很宽松体贴的啊!两叔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叔失忆了二叔为什么还如此担心他跑走,好期待,楼主的文真的超级期待啊!千万不要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2-11 03:11
                                                          楼主终于浪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2-11 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