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60贴子:209,899
  • 44回复贴,共1

【超好看2016年12刊】《死亡密码·蜥蜴之髯-13》文/藤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打&校对:@xmhuangjinchun

扫描:@xmhuangjinchun


回复
1楼2017-02-09 00:13
    近在咫尺的幕后黑手即将现身!


    前情提要


    韩旌发觉:MSS内部有问题,与李土芝、王伟、陈淡淡讨论并推测“沃德案”是沃德进行的人体实验。正在此时,被感染的韩旌突然发生异变,王伟、陈淡淡被迫离开,留下同样被感染的李土芝照顾韩旌。韩旌恢复正常后与李土芝推理“龙”与盟友之间的关系。李土芝将他与楚翔的恩怨纠葛悉数告知韩旌,两个人发觉警局内部存在严重问题,他们怀疑体制内的高官——张光。韩旌赫然想到,也许凶手并非KING的卧底,而是MSS的卧底,张光应该是发现了“龙首行动”的线索而被追杀,惶恐之下无计可施才会逃之天天。


    回复
    2楼2017-02-09 00:14
      二十九、描绘


      萧竹影所绘的两张示意图都被摆到了韩旌桌子上。


      一张是暗示了润唇膏地图所在处的鬼画符,抽屉里还放了一个针头。


      另一张是变色润唇膏画出来的奇怪地图,疑似有一条河流和一个山包。


      针头正在做检测,结果暂时还不得而知。


      省城内并没有河流,也没有山丘,附近唯一的、较大的河流在临近县城,距离市中心100多公里的地方。而临近省城的山丘不少,但与图上河流的位置相符的却没有。


      山峰上的箭头又是什么意思?


      李土芝还是第一次见到从萧竹影的房间里拍回来的“新示意图”,刚看的时候也很是傻眼了一阵。但是他看到萧竹影所画的那只四脚怪——大概是一只蜥蜴吧?如果说那只蜥蜴的位置指的就是玉兰小区尼罗巨蜥所藏身的洞穴,那么这些奇奇怪怪的圆圈和河流之类的应该以那只蜥蜴为中心,分布在距离玉兰小区不远的位置。


      可是市中心根本不存在什么河流。


      如果这只怪模怪样的四脚怪不是那只尼罗巨蜥,而是另外一只携带病毒的巨蜥,风险将成倍上涨,它又可能在哪里呢?


      张光并没有得到萧竹影的第二张示意图,如果他能发现什么,一定是从第一张示意图中发现的。


      可那会是什么呢?


      李土芝皱眉看着萧竹影画的第二张鬼画符,再看看第一张。


      这个美少女画图的意图不能往复杂猜,只能从最简单的地方猜。


      所以——
      SOS
      OOUOO
      □□□□
      □□■□
      □□□□
      □□□□
      □□□□


      包括她故意在柜子的第二行第三个抽屉里留下地图,也许——就是最简单的表面意思——0、1、0、0、0?


      或者是反过来:4、3、4、4、4?


      或者竖过来:0、0、1、0?或者是5、5、4、5?那么上面的OOUOO是什么意思?


      “韩旌,”李土芝指着“OOUOO”中间的“U”,“这是USE的意思吗?用?”


      韩旌微微一怔,U——USE?他没有往这个最简单的方向想过。


      李土芝拿了支笔,随意画了四个圈,在中间写了个“USE”,然后在四个圈圈里乱填。


      00,10?


      55,45?


      “等一下。”韩旌看着他乱写,突然开口,“如果…这个‘U’真的只是USE,也许这个密码只有一个意思。”


      “什么意思?”李土芝看不出被他乱填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含义,突然听韩旌说“只有一个意思”,疑惑地问“我怎么没看出来?”


      “14,”韩旌说,“15USED1,剩下14,正和萧竹影房间里的柜子一样,15个抽屉用了一个放置地图,剩下14个是没有用过的。”


      “卧槽!这是瞎猜胡说的新境界啊!”李土芝目瞪口呆,“这样也行?14又有什么意思?”


      韩旌拿起萧竹影画的第二张示意图,指着那条疑似河流的东西:“这不是河流,我们已经比对过附近的河流,没有这种形状。如果不是河流,也许它是一条公路。”他指着图上的长线条,顺手在手机里搜索了一张地图,将它放大,“14号公路。”手机屏幕里的14号公路略带弯曲,有个滑梯般的小弧度,果然和萧竹影的鬼画符有点像。在萧竹影画了几个圈的地方包含了玉兰小区,而公路对面画了个山包的地方的确有一座山。


      地图上相应的山丘叫作“红灵山”。


      这座山解放前叫作“戒灵山”,后来迎接红军到山上,改名叫红灵山,到现在还是革命景点。


      萧竹影在红灵山上画了一个箭头,箭头下有许多横七竖八的线条。


      李土芝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这东西会不会不是箭头,是个火箭呢?”


      火箭?


      韩旌沉吟了好一会儿:“红灵山里曾经有一个军事基地,听说是个弹药库,不过已经废弃了…”


      “军事基地?弹药库?山里?”李土芝恍然大悟。


      他终于知道楚翔把他带去了哪里,以及为什么他们走了一条很长的隧道,并没有深入地底,却要一直再往上爬台阶才能到达楚翔和沃德的“地窖”!他们待在废弃的军事基地里!在弹药库里!而萧竹影知道这个,她就把这些画了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地窖”的规模这么庞大无边,里面的灯光却如此陈旧,楚翔和沃德这样行踪诡秘,他们居然潜藏在废弃的红灵山基地里,把死亡的朋友的标本也运了进去。


      而如果山丘代表红灵山,那只四脚怪又代表什么呢?


      李土芝和韩旌在地图上寻找带胡子的四脚怪所对应的位置。


      萧竹影把那只四脚怪画得很大,以至于覆盖了很大一片区域。


      区域里包含了李土芝一直跃跃欲试、想要探查的小胡椒咖啡馆,包含了模仿犯张少明频繁袭击的那几片富人小区,包含了韩旌的儿子韩心当年住过的地方,甚至包含了省厅大院的一角。


      巧的是省厅大院最靠近四脚怪图形的那一角,正是位置偏僻的密码组大楼。


      这真的是巧合吗?


      三十、红灵山探秘


      李土芝向韩旌描述过他被楚翔“绑架”去地窖的经过,“地窖”作为沃德的藏身地,里面又聚集了那么多“斑龙病”的标本,如果能对此进行调查,对厘清案件有巨大作用。


      但韩旌手里并没有足以进行调查的证据,而且他又被隔离了。


      “韩旌,斑龙病听说虽然很容易传染,但是像你和我这样初期感染的,传染性并不强。”李土芝眼珠子转了转,“趁我还大概认得路,不如——”他压低声音,“我们去红灵山瞧一瞧?戴个口罩,深更半夜,不开车不打的,搭最后一班公交车,神不知鬼不觉就去了。”


      他本来以为韩旌不会同意,却听韩旌说:“在去红灵山之前,我想先去一趟小胡椒咖啡馆。”他的表情异常严肃,“我想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李土芝随口问。


      韩旌并不回答。


      他不想说的再问也没有用,李土芝本能地就放弃了。


      “今天晚上10点半我再来找你。”李土芝拍拍他的肩,“你的病既然发作了,门口的看守肯定更多,10点半你自己翻出来,我估计是进不来了。”正要从窗口溜走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回头问,“去小胡椒可是要有国王卡的,你有吗?”


      韩旌淡淡地说,“如果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我就有。”


      这么牛逼?李土芝耸耸肩,“我去准备,你先休息。”


      “你的病发作过吗?”韩旌淡淡地问。


      “还没有。”李土芝已经从窗口蹿出去了,“晚上见。”


      韩旌站在窗户前,他并不是在看李土芝离开,只是看着远处的阴云,晚上可能会下大雨。


      过了一会儿,手机轻轻振动了一下。


      邱定相思:在秃头办公室找到八支笔,里面果然有东西。


      韩旌删掉了那条微信。


      张光如果是KING的成员,他隐藏过去,肯定有充足的理由。韩旌和李土芝一样不相信张光会是一个有两面人生的恐怖分子,而唯一有问题的,就是楚翔口中的“龙首行动”了。


      那到底是一次怎样的行动?


      在张光办公室门口放录音笔的可能并不是别人,而是张光自己。


      他在拍摄有谁要对自己不利。


      他很可能拍到了,所以逃走了。


      他拍到的人是谁?


      ——


      邱定相思接到韩旌的微信,让他去张光的办公室找笔。聪明如他一下子就猜出韩旌的想法。虽然自己身上的嫌疑也还没有洗清,但他还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依然住在密码组宿舍里。密码组的工作因张光失踪而放缓,但手头上的活儿仍然在做,邱定相思正在破译一组考古队员从清朝古墓里挖出来的老密文,如果不是最近出了这么多事,这活儿还是很有趣的。


      工作既然在进行,邱定相思就有机会摸进张光的办公室。


      那里并不是案发地,只是案发现场对面。




      中午12点,邱定相思煞有介事地拿着一沓清朝古墓的资料,进了张光的办公室。他拿不准这里面有没有人偷窥,在张光的书架上找了好一阵子有关清朝晚期文字如何加密的书——当然是没有找到,却在张光密密麻麻的藏书夹缝里找到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非常陈旧的照片。


      照片里有的人穿着清朝晚期的褂子,有的人穿着西服,人人一脸行尸走肉的模样,站在一团怪模怪样的东西旁边和它合影。


      照片的背景是一栋灰暗的小洋房,小洋房的位置在一条行人如织的小路旁边,那头怪物就躺在路中间。有人用树枝简易地为它搭了个围挡,一个人坐在围挡前面,挨个收钱,等着看怪物的人排队排得老长。


      而和怪物合影的这几个人可能就是怪物的拥有者。


      他们穿着当年自己最新潮的衣服,即使是西装也掩饰不了身上旧时代的气息。


      邱定相思一翻手就将照片藏进了口袋,继续找书。


      张光书桌上有八支各种各样的水笔,也都被他扫荡,这里面也许有秃头自己悄悄拍到的东西——如果摄像笔就是张光自己放的,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没有人在盗拍密码组的什么,有的只是一个担忧自己安全的老头子。


      隔了好几十本书,邱定相思又发现了一张照片。


      回复
      3楼2017-02-09 00:18
        照片夹的位置都非常随意,似乎只是随手塞进了那里。这几张照片和之前的老照片并没有什么关系,是一些张光在外的旅游照。矮瘦且秃的老家伙对着镜头摆出各种灿烂的笑容,背景是一些青山绿水。


        出于职业习惯,邱定相思注意了被插入照片的那些书的书名和被插入页的内容。


        第一本有老照片的书,书名叫作《我爷爷养过龙》,居然是一本玄幻小说,老照片夹在书里第一章的位置,分不清是书里自带的宣传卡片还是张光自己的收藏。


        剩下夹有旅游照的几本书分别叫作《中国梦在飞翔》《斯里兰卡红宝石研究》《不可碰触的灵魂》《优秀的庭院植物介绍之勿忘我栽培技巧》和《来阿拉斯加看雪》。


        最后一本居然是言情小说。


        照片分别夹在这些书的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一章和第一章的位置。


        邱定相思被秃头这无所不包的藏书路线震惊了,一时忘记了要干什么,把《我爷爷养过龙》拿起来看了几章,觉得还不错。这故事的主角是作者的爷爷,故事讲述清末民初的时候,作者爷爷的爷爷捡到了一条身受重伤的龙,那条龙居然没有死,老爷子一直把它养在柴房里…那是一只没有人见过的怪龙,没有尾巴,只剩下半截身体。


        邱定相思一直等着看那条龙修炼、化形成为千娇百媚的美女嫁给男主角,结果看了半天也没等到,相当不满意,这如果是他爱写诗的母亲大人来写,一定是个人龙相恋、痴痴缠缠到天涯的大结局。


        “你在看什么?”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


        卧槽!差点忘了自己在干什么!邱定相思抬起头,一个身穿黄色襦裙的女孩推门而入,正是热衷中国传统文化的黄襦。她今天穿着淡黄色的汉服襦裙,梳了个不戴簪钗的发髻,双手戴了一对白玉手镯,煞是清秀动人,就像从古画中走出来的美人。


        邱定相思看着她,晃了晃神,“《我爷爷养过龙》,秃头居然藏了一本玄幻小说,还不错。”他已经看到三十几章了,“你要不要看?”


        黄襦看到那本《我爷爷养过龙》也是愣了一下,“我来找耗材室的门卡,A4纸没有了”。


        邱定相思帮她从张光的抽屉里拿门卡,黄襦也没多说话,拿了门卡就走了。


        一会儿手机响了,赵一一约他晚上吃饭。


        邱定相思欣然同意,带上那本夹着老照片的《我爷爷养过龙》,堂而皇之地从张光办公室走了出来。


        然后下楼梯的时候,他左脚绊到右脚摔了一跤,鼻青脸肿地去了一趟医务室。


        那本《我爷爷养过龙》摔飞出去,落在一楼的草地上。


        邱定相思去了医务室。


        给韩旌的那条微信就是在医务室里发的。


        他并没有去捡《我爷爷养过龙》。


        但是从医务室的窗户望出去,刚才掉在草地上的书已经不见了。


        ——


        晚上9点半。


        邱定相思和赵一一在吃烧烤。


        韩旌还在自己宿舍里被隔离。


        同时韩旌一条一条地收到了邱定相思发来的微信。


        邱定相思把早上在张光办公室里的发现巨细无遗地告诉了韩旌。韩旌的想法和他一模一样——张光留下了信息。


        《我爷爷养过龙》《中国梦在飞翔》《斯里兰卡红宝石研究》《不可碰触的灵魂》《优秀的庭院植物介绍之勿忘我栽培技巧》和《来阿拉斯加看雪》。


        第一本书里的照片夹在第一章,第二本书的照片夹在第四章,第三本书的照片夹在第五章,第四本书的照片夹在第六章,第五本书的照片夹在第十一章,第六本书的照片夹在第一章。


        一、四、五、六、十一、一。


        分别影射在相应的书名上。


        那就是“我、在、红、灵、勿、来”。


        张光留下了信息。


        他逃走了,去了红灵山,希望大家不要跟去。


        张光相信他自己能解决问题。


        韩旌删去了微信中邱定相思发来的所有信息,他相信对方也正在这么做。


        张光去了红灵山,那么他不得不去。


        ——


        但在去红灵山之前,韩旌必须去一趟小胡椒咖啡馆确认一件事。


        晚上10点半,李土芝在总队宿舍后门的小巷里等韩旌,他想了半天没想出来韩旌要怎么翻墙出来——衣冠楚楚、从不违规的韩旌可能不知道总队围墙的突破点在哪里,要不要给他发个定位?


        正当李土芝胡思乱想的时候,韩旌已经从小巷一端慢慢走了过来,依然穿着万年不变的白衬衫,路灯的投影显得他的腿修长笔直,就像一款热卖的人偶玩具。


        有一瞬间李土芝觉得走过来的并不是韩旌,而是一个装好了发条、将一切数得清清楚楚的躯壳。


        韩旌是一个遵规守纪,几乎没有爱好,也从不吐露烦恼或痛苦的人。


        大概他没有烦恼。


        李土芝还记得抓住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张少明的时候,韩旌面目狰狞、差点徒手打死张少明的样子。


        那大概就是他以为身为韩旌不应该有烦恼,理当直身清正,一路前行,披荆斩棘,无所不惧,无所不能。


        李土芝挠了挠头皮,不知道是谁给了他这种见鬼的三观,快死了都端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太让人看不顺眼了。


        “先去一趟小胡椒。”韩旌说,同时伸手递给李土芝一张卡。


        国王卡。


        “卧槽!你从哪里来的?”李土芝震惊了,“从哪里顺来的?”


        “张主任的宿舍。”韩旌面不改色,“证明我们关于他是KING的人的推测没有错,这张卡就在他的贴身衣服的口袋里。”微微一顿,他说,“张主任留下信息,他一个人去了红灵山。”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张光留下了关于“红灵”的字样,说明之前韩旌关于“15-1=14”的14号公路的猜想居然也是正确的,而那神秘的地点就在红灵山。


        同时说明萧竹影所画的那个山包正是红灵山,而她画的那个长着腿的爱心小人就在红灵山里面。


        那里面就是李土芝曾经去过的弹药库。


        那么她心爱的人…是沃德呢,还是楚翔?


        答案显而易见。


        她用着楚翔的身份证,在楚翔的阴影下起舞,纠缠于楚翔所讲述的古怪故事,并因此而死。


        想起她所画的、那个丑丑的爱心小人,画的时候有多痴心,看画的人就有多叹息。


        李土芝纠结了半天,叹了口气:“该死的楚翔!阴险的男人!好好的一对姐妹花都死在他手上…对了,你为什么去红灵山之前还要去一趟小胡椒?你想见那只大蜥蜴?”


        韩旌点了点头。


        “你发现了什么?”李土芝凝视着他。


        “龙的身份。”韩旌简略地回答,“‘龙’夺得了KING游戏的控制权,排挤了沃德和楚翔,而他们原来是一伙的。沃德和楚翔这一方受到‘龙’的打击后,龟缩到了红灵山军火库里。KING游戏遭遇了楚翔的疯狂袭击,却始终没有做出正式回应——它没有明显地展开报复。为什么?楚翔过于自由,行为太过肆意,这不合理。我们在怀疑张主任是KING的人,他会是KING的谁?而‘龙’身边还有另外三个人,他们是谁?从来没有浮出水面的他们究竟起了什么作用?”


        “你怀疑‘龙’就是张秃头?”李土芝瞪大眼睛,“不会吧?我听说‘龙’那个样子已经很久了,而且他变不回去,他也不能说话,已经直接变成蜥蜴了!”


        “还有什么比一个‘变不回去’‘不能说话’的蜥蜴能更隐藏身份呢?”韩旌慢慢地说,“别忘了,楚翔告诉你的故事里,‘龙’曾经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而现在它变成了一个矮小的个子,没有任何可供辨识的特征,‘它’有可能是任何人。”他的表情异常平静,“我要确认的就是——‘龙’究竟是不是敌人——他是谁?以及——战斗究竟在哪里?”


        “什么叫‘战斗’究竟在哪里?”李土芝瞪眼,“我们都还没开始,哪里有什么战斗?”警方都还没对这个涉嫌杀人、危害公共安全、涉黑涉恶的恐怖组织正式展开抓捕,战斗在哪里?


        “前MSS和前KING特别行动组之间的战斗,”韩旌平静地说,“当年的‘龙首行动’让他们分道扬镳,他们之间持续多年的敌对行动将无辜群众卷入其中,涉嫌散播未知病毒,连续杀害多人…”微微一顿他又说,“他们在远离我们视线的地方战斗,我们所看见的,一直是这场持续多年的战争遗留的痕迹和尸体…我们并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而战…”


        “但你希望至少其中有一方战斗的理由是正义的?”李土芝看着目光渐渐变得深沉的韩旌,突然有些不忍心,轻声问。他心里却想——这世界上古怪的事那么多,涉及利益的战争到处都是,哪有…哪有那么多好的理由、正义的事情让你去期待?人类纵然不都是坏的,至少大多数都不怎么好,有什么可期待的?


        否则他怎么会出生?安沉焕怎么会死?


        像他看得这么开,才会每天都开心;像韩旌这么傻,这么认真,就会到死都一直皱着眉头。


        “是的。”韩旌并不否认,“关于‘龙’的一切都非常古怪,我倾向于相信它对你并没有恶意。”


        “啊?”李土芝糊涂了。


        没有恶意?


        难道和阴谋家楚翔作对的‘龙’,他妈的其实是个天使般的圣母?


        回复
        4楼2017-02-09 00:20
          延伸阅读


          @襦裙


          “岂日无衣,与子同抱。”襦裙出现在战国时期,兴起于魏晋南北朝,属于汉服的一种。襦裙多见于电视剧与漫画、游戏中,现在越来越多的姑娘喜欢穿它们上街,这未尝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襦裙的制作离不开丝绸,说起丝绸,不禁让人想起了萌萌的“塞尔”。中国在古代,曾被古希腊称作“赛里斯国”,就是丝国的意思。“塞尔”是他们脑补出来的蚕宝宝。希腊一位名叫波金尼阿斯的地理学家,认为中国所用的丝绸来自于一种名为“塞尔”的小虫,这种小虫要先养殖四年,到第五年开始改用青芦饲养。“塞尔”最喜欢吃青芦,看到青芦后会瞬间开启吃货模式,不停地吃,直到血崩身裂而死,它的体内就是丝,这个脑洞还挺血腥的。到了公元4世纪,希腊人又想出了一种会产丝的“羊毛树”,本来已经接近真实答案了,怎么又跑偏了呢?传说很久之后,印度僧人为他们带去了蚕种,他们才得知“塞尔”的庐山真面目。总之,丝绸对于中国,影响深远,汉服也是如此。


          收起回复
          5楼2017-02-09 00:20
            未完待续


            ==================================End================================


            回复
            6楼2017-02-09 00:21
              不够吃呀~求藤大多投点食~手打组万岁!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2-09 13:54
                求1月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10 11:10
                  好无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2-14 10:00
                    手打组辛苦啦坐等藤妈完结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4楼2017-02-26 11:10
                      感谢手打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7-02-26 17:46
                        感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6楼2017-02-27 21:33
                          感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3-12 14:27
                            想问一下一月刊为什么没有连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3-12 14:28
                              蜥蜴 从17年开始没有看到连载了,是不再向藤萍约稿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17-03-13 11:51
                                请问,,超好看现在没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03-14 09:47
                                  二月有没有密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3楼2017-04-10 03:30
                                    以后再也没有了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4-27 21:53
                                      等到头发白


                                      收起回复
                                      55楼2017-05-16 08:20
                                        12月刊上有没有说不连载之类的消息啊?听说罗裴又搞了新九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6楼2017-05-21 09:21
                                          好难过但是还是感谢搂住小天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7-12-16 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