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动画吧 关注:714贴子:12,815
  • 43回复贴,共1

【突然挖坑】无咖啡而终的记忆散谈,螺闪无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How could you forget with out coffee?》
新的一年一定要好好填老坑挖新坑,各位大佬好我是镜!当年叱咤风云的脑残粉(你有病啊),想挖个短篇坑,但其实看起来不会怎么爽,因为我写的很烂()尽管如此还是请爸爸们多多资词(看着玩
镇楼图是两个主题!是个已经不能用ooc来形容的架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2-09 15:26
    2020-02-24 12:00 广告
    是,是这样的
    我准备把很多旧的脑洞都翻出来重新写一遍,但是发现都很长,懒惰如我怎么会这么简单就挖坑埋自己呢(你快醒
    这个破短篇也是很久以前的脑洞,从没发过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角色ooc的拟人,还是万分智障的意识流
    但正因如此这篇我在睡梦中也可以填呢(等
    食用说明!
    架空,拟人,完全不同的角色定位,一句话都没好好提过剧情。我试着把整个故事说说藏藏,塞到了很里面的位置,所以也许整个看下来会不知所云,因此等我写完了我会尽量很快滴写出一个剧情解说来!
    只有一件事情在贴合原著,也就是我唯一想透过这篇文表达的,是关于Lugnut和Blitzwing之间的关系,具体我放到剧情解说里说!
    也许有不爽拟人不贴原著的爸爸不好意思惹……但我有在尽量贴合!反正这个坑就是在抽风,以后的坑就又回去了!(你等
    *一言以蔽之,我想用一个与原著完全无关的世界观与角色身份,来表述一个在原著中我很在意的、螺母与闪电之间的一个关系,或者一个概念\假设。这个概念\假设就放到最后说,好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02-09 15:41
      冷落的咖啡馆
      在某一天,Lugnut认识了一个人。
      相遇地点是一个他记不住名字的咖啡馆,与他工作的大厦和自己家分别隔了一条主流大街,安安静静座落在那条小繁荣路的尽头。
      他认识的那个人叫Blitzwing,板着一张铁青发蓝的脸(当然总体来讲肤色是正常的),一只眼睛亮晶晶的,另一只藏在一团米色纱布里,纱布上还贴了个黑漆漆的镜片,像极了灌了沥青的空骨头窝。Blitzwing是个从阿尔巴尼亚来的东欧人,这就是为什么咖啡馆门口的招牌上漆着一只黑色亮丽的双头鹰。Lugnut从去年六月开始到这来每天早晨喝一杯清咖啡,跟Blitzwing进行逻辑混乱但本意友好的对话。他们两个变成了好朋友,与对方有种奇妙的默契感……Lugnut还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熟悉感,仿佛他们从六岁起就是好友了。
      Blitzwing的咖啡店里一星期也来不足七个人,他也从来没想过扩做生意。
      Lugnut对此感到浓烈的好奇。
      他是个体格健硕的人,手臂和手纸筒一样粗,把紫西装撑得似面小鼓。他给哥伦比亚地下最黑的公司当工作者,曾经被枪托砸碎了眼眶。
      “你瞎的是右眼,骨框碎裂,尖利的骨体刺穿了眼球。"Blitzwing有一回总结说,“哎。太疼了,真是太疼了。"
      螺母听他这么说,也突然觉得好了几年的眼睛又剧烈酸疼起来。
      “那你呢?"Lugnut问他,“你是怎么瞎的?"
      Blitzwing递给他一杯清咖啡,看着Lugnut满腹狐疑地接过来喝了一口。他拿出了一根黑山点燃了开始抽,吸了两口之后问:“你是正常工作者吗?哦对,你不是。那,你今天要上班吗?"
      “不用,今天没有我的任务。"
      “那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Blitzwing吐出一口烟圈,一只眼睛有点恍惚地望着店门处摇曳的木头风铃,晃了晃拿烟的、缠着绷带的手说:“特别惊险的,我自己的故事。”
      外面车水马龙,店里弥漫着黑山香。Lugnut喝了一口清咖啡,闻着烟圈散发出的香味,感觉身处戒毒所。他准备好了听故事,但Blitzwing一直没有下文。
      Lugnut抬头时看见对方已经碾灭了烟,眼神也一丁点都不恍惚,还带着一点礼貌的笑容看着他:“故事要付费的……”
      “我没钱了。”Lugnut为了证实一下,边嘟囔边把两个口袋翻了出来。
      “你上衣上还有两个口袋。”
      “我不会翻的,里面也没有钱。”有袖珍手枪和窃听器,现在都是关着的。
      “那,你可以拿另一个故事来付呀。”“你还什么都没讲,我就要付费?”“想想你现在有多无聊,讲故事是最好的缓解方式……””我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然后陷入沉默。Blitzwing想道,Lugnut的思维方式其实如此简单憨直,很容易就被套话绕进去。几个星期下来他作为一个置身世外的咖啡店老板连对方身份都摸的一清二楚了,不禁有些替黑区老大担心。
      “好吧,我给你讲个故事。”Lugnut妥协了,抿了口咖啡还清了清嗓子。Blitzwing往吧台右边挪了一步,便打开水漱玻璃烟灰缸边说:“我之后会给你讲我的故事,所以我希望你也能讲讲你自己的。”
      Lugnut居然毫无反驳地接受了Blitzwing的得寸进尺,还把咖啡推到了一边,留出面前一块干净得透亮光滑的木头桌面,让对方放置那个洗得流溢着彩虹光滑的烟灰缸。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2-09 15:42
        Heck的故事 from Lugnut
        “Strika是我的妻子,是一个胖墩墩的凶悍女人,有一头海藻一样的绿头发。
        Blitzwing是我的搭档,他很暴躁,脸色常年蒸腾似的发红,门牙缺了两颗,据说是在还没成年时袭\\\\\警被人家打掉的。
        我们三个人都在一个地下生意帝国工作,老板是一个财大气粗,精明如狼?的男子汉。老板野心勃勃,名叫Megatron,虽然我们都称呼他为“伟大的Megatron”;有一个声音尖利,脾气暴躁的经理Starscream,他总是一副恨恨的表情,像全地球人都欠了他五百万的那种。而后还有一个声音平铺直叙、喜欢玩金属乐器的怪人Soundwave经理,和一个俊美,瘦削,优秀,智商高达171脾气却特别古怪的情报官Shockwave。这个怪胎,他生有三只眼睛,一只通红通红的眸子隐秘地长在后脑勺,藏在头发里面。我是Heck(你就假装我是),是Megatron殿下的忠实崇拜者,是他的宠,嗯,臣。
        人物就介绍到这里。这个黑心勃野的强大地下公司组织,掌握着一半那个州的经济走向,每天的任务也是九死一生,我们踩在刀尖上走,每天都有人想要我们死。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我和Blitzwing搭档的第四年,我碰见了一件大事,就是Blitzwing死了。
        Blitz是个暴躁的人,我知道他甚至比我自己还暴躁。我已经够暴脾气了。有一次与交易人谈话谈到一半,因为不喜欢对方叽里咕噜的英语发音,他顺手抄起椅子对着人家的太阳穴砸了过去!
        后来这事不了了之,Megatron殿下给了他处分。还有一回,就是我失去一只眼睛的那回,Blitz暴躁到癫狂的程度,眼睛里面都流出了血,顺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流下来。他拿出枪击中了凶手,然后又冲上去把那个倒霉的人骑在胯下,举起了枪托,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对方被他生生砸烂,脑袋变成一个大血窟窿。
        再不久后,在我们驱车去取一个文件的路上,在高速上开着车的Blitz表情突然变得呆滞,而后变成紧张。见前后都有疾行不顿的车,他从方向盘上空出一只手,按开我的安全带,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把我击出了车外。
        他当然是打不动的,不过他提前开了车锁,还是在急转弯处,那样,(Lugnut做着手势比划,Blitzwing点了点头)猛推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摔在了柏油大道上,叽里骨碌从一辆大货车轮子下滚了过去,捡回一条命。
        那辆他驾驶的车在高速上爆炸,组成一团绚丽的火光。明亮得恍如隔世的烟火过后,滚滚热浪散去,留下一地焦黑的残骸,我仔细看过去,分不清Blitz的尸体与后备箱盖的区别。我扒着高速的栅栏,愣神了好久,为失去殿下给我安排的搭档而悲伤。”
        (后话:
        ……老大的车接踵而至,在光天化日之下,高速之上,刺啦停了车。Megatron威严地从车上踏下来,走到Lugnut身边,手重拍了拍他的肩:“我们会给他报仇。”
        Lugnut点点头,重复一遍:“我们会给他报仇!"
        这艘贼船上了就一辈子不得安宁。他开始在贼船上慢慢往上爬,既然下不去,那就爬上桅杆,给予不在船者与在船者皆重重一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2-09 15:45
          Lugnut向Blitzwing伸出手,对方发青的脸已经模糊在一团团雾白干燥的烟圈里了。过了五秒,烟圈里伸出一只缠满绷带的手,食指中指之间夹着一支点着的烟,虎口和指甲没有被烟熏黄,在势如凶潮的烟雾里还飘着一股子咖啡味。Lugnut拿过来就吸了一口,感到身心舒畅。
          Blitz挥手把烟雾驱散,边挥边严肃地说:“你的故事真是太悲伤了,我为你的朋友默哀,对不起。如果这都是化名我能理解,虽然我知道Heck就是你,但你为什么要套用我的名字呢??”
          Lugnut吧嗒吧嗒嘴说:“他就叫这个名字。”
          Blitz有点好奇地凑上去:“他跟我长得像不像?”
          他通常的面部表情都较为冷漠,这次算露出了明亮丰富化的表情。
          Lugnut粗壮的手指举着烟,宽硕的面孔上出现了有点憨重的神情,蹩起眉瞅了他好久,最后摇摇头说:“我忘了他具体长得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刚才跟你说的那些。他脸色发红,门牙缺了一颗,很暴躁,从这里看,跟你一点都不像。”
          Blitz:“我去年刚补了颗牙。”
          Lugnut不想接这句话,他很快就把烟抽尽了,用粗糙的食指指肚和中指侧面捏灭了烟星。他把刚刚推到一边的咖啡重新拉回面前,鱼肚白的瓷杯像一个久逢舞台的百老汇明星,周身飘浮古典香甜,靡曼,开始念叨杯身上的一句中东某个国家长得跟蝌蚪一样的文字。
          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件事:他口袋里的窃听器上的小灯轻轻闪了一下,Blitzwing转身,给自己接了一杯黑咖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2-09 15:47
            Neck的故事 from Blitzwing
            Lugnut插嘴道:“你用的化名和我的太像了!”
            Blitz有点不爽,就说:“那我换一个,反正你知道是我就行。”
            Icy的故事 from Blitzwing
            “在我六岁的时候,福利院最善良最慈祥的修女和最狠毒的那位一起用棍子狠狠打了我一顿,把我丢进了院外的树林深野里。慈祥的修女说,她无数次警告过我不能在祷告时哈哈大笑,也不能在深夜潜入别的孩子屋中行窃,而后又把他们打到残废,可我屡犯不改。她心地善良,虔诚向教,这次还是为了我好将我赶出了福利院,但随即狠毒的那位修女在田野上找到了我,用叉子刺坏了我的右眼,然后就走了。
            我捂着流血不止的眼睛在那一片兜转,穿过了森林,无论我怎么保持清洁,伤口还是恶化了,一片坚硬的黑痂粘在脸上。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地对你说,就像我那时信誓旦旦对善良修女说的一样,我没有在祷告时大笑,也没有打断任何人的腿,行窃倒是有过两次,但最多就是偷豆吃。我不知道她的误解从何而来,直到现在我明白是谁栽赃于我,但我现在已经不考虑这些小事了。
            后来我逃出了那里,被一个好心的农民所救,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在我十五岁时的某个早晨,我在肮脏的鸡圈里醒来,身上沾满了鸡血和混乱不堪的鸡毛,农民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从那天起他开始疏远我,偶尔还会忘了我的饭,这样两个月后,那个地区爆发了战争,一个强壮的军官带领一些士兵血洗了农场和村庄,在河流边处决了于我有恩的农民。我昏了过去,再醒过来,已经在前往美国的火车上了。”
            Lugnut看起来听得很入神,突然开口打断他说:“我明白你眼睛的事了,鸡是怎么回事?”
            Blitz摊开手:“狗咬的,我半夜去看,精神不大好,睡着了。”
            Lugnut看起来有点失望,但依旧认真严肃地点了点头。过了半晌,他突然说:“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和这个十分相像的故事,估计是某个杂志上,现在听起来特别耳熟。”
            一只蜘蛛吊着一根丝从两人头顶倒滑了过去。Blitz挑起了眉毛,啜了一口咖啡肯定:“我这绝对不是在杂志上抄来的,你可以放一百个心!”Lugnut点了点头,又追问道:“接着呢?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到这来,决定做个小咖啡店老板的?”
            Blitz又啜了一口咖啡,瞥了一眼Lugnut的上衣口袋,抬眸同时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说:“一个换一个,等价交换。”
            然后他露出浓厚感兴趣的神情。Lugnut有点不安,望了一眼刚才滑过去吊在墙上一动不动的小蜘蛛,最终还是点点头。“这件事是我突然想起来的,它好像发生在很久以前。听你刚才讲的事,我才突然想起来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2-09 15:48
              仍然是Heck的故事 from Lugnut
              “我记不起它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了,但是根据故事的内容,我觉得可能还是在我的童年时期,我碰到了一个鬼。
              那天是万圣节,根据风俗,我们镇的小孩要抱着一个布娃娃,推着一个木架子小车去要糖。那时的我跟现在没差多少,我知道我巨大,笨重,脑子不好使,也不讨喜。(“但是没有关系,Megatron殿下器重我!”Lugnut停下来强调道,Blitzwing顺应着体贴地点了点头。)我披着一个破床单,脸上涂了红糖,提着一个小南瓜,孤零零地挨家要糖。我仿佛能看见每个房主打开门后,在露出笑容前转瞬而逝的感叹(“呷,好大一个孩子哇”)。尽管他们没有丝毫恶意,甚至热心善良,我也依旧郁郁寡欢。要了一圈糖后,我跑到镇子外围不远处的夜湖边释放自己的暴脾气,连着糖纸把糖扔进湖里,七彩斑斓的碎屑七零八落,那时是晚上了,萤火从草木里碎碎飞向湖面,被我轰乱。
              等我筋疲力尽时,我转过身想回家,看到了一个削瘦身材的小孩,蹲在湖的侧面,冲我微笑。但他的微笑极其诡异,双目和深喉仿佛在发光,把我吓得定在那里。
              他冲我喊道:‘你为什么要扔那些糖?’
              我鼓起勇气喊了回去:‘我不喜欢吃糖!’
              他说:‘糖是小孩应该吃的,你不能浪费。你爸妈是不是还在家等你呢?’
              我是个孤儿,从小在天主教学校住宿上学。听到这话,我再次鼓起勇气,冲他喊道:‘我家里没有人在等我,万圣节快乐!’说完以后我转身拾起空篮子,拼命逃离了那一片湖和那个诡异的小孩。那个万圣节就是这样过去的。这件事可能是我很小时发生的,但仍然让我记忆犹新。”
              “这是一个很棒的都市传说,我认真的,你很棒哦。”
              Lugnut的暴脾气上来了,猛地握拳一砸桌子大声说:“我说的都是真的!”Blitz眼睁睁地看着桌盐罐子平衡起跳了两厘米又安稳落回桌子上,吓得探身按住了Lugnut的手。
              “我相信你说的,你也记得相信我说的。”他有一点点的惊魂未定,一字一顿地声明道;“你冷静一下,下一个该我讲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2-09 15:49
                我的故事From Blitzwing
                “这个故事大概发生在七八年以前,我跟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去沙漠探险。(‘就是这么闲,我知道我有多闲)那个朋友是跟我一个公司工作的同事,他人不错,我们乘着他的直升机飞到撒哈拉的上空,打算降下来的时候他的飞机突然一侧翼出现了问题。我们两个坐在驾驶舱,紧张兮兮地检查了一下发现是右发动机坏了。迫不得已,我要求他先乘降落伞跳下去,我试着尽量将飞机往平坦的地方降落,当然他不同意……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咱俩一起跳下去了,飞机坠毁的热气浪差不多把我们轰飞了出去。
                我们在沙漠中委曲求全,喝用塑料膜套出来的水,吃找得到的几棵绿色小仙人掌的芯,用刺剔牙,强加给自己在晚餐桌上的心态,好加油鼓起让自己活下去。我们这样苟延残喘了两个晚上,某一天我筋疲力竭地在沙丘上醒来,发现四周空无一人。我跳起来,张着干涩的嘴唇,拼尽全力跑遍了方圆几里,一无所获。
                我的朋友他不见了。”
                Lugnut听得毛骨悚然,吼道:“他去哪了?”
                Blitz啜了一口咖啡,咂巴了一下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去哪了。但是虽然那时我没找到他,但接近清晨,我快绝望时,我碰到了一个人。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那位朋友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完好无损,看起来一点也不缺他妈的水,神气活现地从远处傲慢地踏步过来,还抱着他的宠物狗,走向萎靡到快死了的我。”
                Lugnut已经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他表示不相信这个古里古怪的故事。
                “你瞎掰的”
                “一半一半。”
                Blitz开始了语速极快的概述:“你猜怎么回事?都是他策划的,都是这个王八蛋策划嗒。他事先知道我要与那位朋友去旅游,在那飞机上做了手脚,让他的宠物狗叼了一块拳头大的螺丝钉丢到引擎里,那破玩意在里面撞来撞去,导致了引擎故障,直接影响了机翼。这一切的起因是他知道我知道他在公司骗了点钱。
                我见他出现时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用尽力气拍动周围的沙子,钻进一层沙里,那些小颗粒钻进我的五官洞之中,那些痛苦我依旧记忆犹新。好在我撑过了那个坏蛋走过又走去的时间,直到他上了飞机,我才从沙子里挣出来,又休克了很久很久……”
                Blitz停止了叙述,因为他看见Lugnut用明摆着不相信的眼光盯着他。
                “然后我幸存了。”他悠悠地又抽出一根烟,被Lugnut伸出手,一厚实的巴掌给打掉了。Blitz只好把水杯挪过来,呷了一口白开水。
                “我不会为这个故事付费的,因为你在欺骗我,它不是真的!”Lugnut的目光低沉严肃,话语内容是此类似于“香蕉黄的才好吃!”般的意义内涵。
                “我已经告诉你了,它半真半假。看在它有真实部分的分上,送给我一个短短的小故事做回礼吧!”Blitzwing发青瘦削的面孔上竟露出了细小的笑容,他的眼睛微阖,这时的他有一种普通令人舒适的俊美。他说:“已经晚上了,再给我讲个故事,多短都好,今天你的时光就这样成功消磨而去了。”
                Lugnut转头望进铅灰消沉的夜色之中。咖啡店暖黄温馨的灯光之外,是一片凄凄冷冷地巷街,偶尔有汽车急吼吼地路过,橙白红三色混在一起的灯仿佛一道彗星流光,留下0.0007秒那样的璀璨,又被庞大无垠的黑夜吞噬而终。
                没有人接近过店门。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02-09 15:50
                  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2-09 15:50
                    嗯,暂时发出来的文中里面藏着一条剧情线,关键词选择失忆,有好玩的爸爸可以顺手猜一下玩,么么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2-09 15: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9 16:48
                        我还是去看动画吧!不过订楼主的这份热情!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2-10 00:54
                          wodema。写的超好啊啊啊!!!赞!!!一点都不混乱我看的还比较流畅的!!!啊啊啊我要猜剧情啊啊啊啊啊我还要再看几遍天哪我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2-10 11:01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2-10 11:23
                              催前辈然后Mark截图防坑x「bushi。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2-11 22:31
                                写的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21 20:23
                                  好的不填坑我就是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2-28 12:58
                                    Lugnut有板有眼地沉思了许久,才最终决定送给这个陪他磨了将近一下午时间的奇怪朋友。在开讲之前,他要求Blitzwing给他一支好烟抽,对方毫不犹豫地把崭新绿盒子里的烟抽出来递给了他。倒是在他用粗糙的手指捏着烟,使劲搓了搓包烟纸想让烟草干燥一些时,Blitzwing露出了有点惋惜的表情。接着他们在座位上面对面坐好,Lugnut开始了叙述。
                                    “我只付给你一个短故事,它是真的,实实在在地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但我不经常想起它。它还是关于我和我的前搭档,Blitz的故事。
                                    我于Megatron殿下,一直都是最忠心耿耿的那一个,他很放心,也相信我绝对不会背叛他的。(Lugnut说到这里很激动,差一点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Blitz是我在公司里最好的朋友,我们不会剧烈地互相残杀,因此Megatron殿下也非常信任Blitz,也是因此他常让我们两个人一起……”
                                    Blitzwing举到腮边的手突然停住了。他的瞳孔清清楚楚地倒映出,放在Lugnut胸前口袋里的窃听器又闪了红光,这次是两下,快速又隐蔽。
                                    Lugnut停止了叙述,因为他发现一些及其反常态的问题。Blitzwing的脸色惨白,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惊惧地睁大了。他手背上青白色的血管似乎在突突跳着,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这些都并非特别明显,但Lugnut注意到了。
                                    “你怎么了?”他问。
                                    Blitzwing阖目沉默。半晌他才抬起眼皮,歪着头,从一个斜的视角奇怪地盯着Lugnut。那眼神仿佛一记重锤突然狠狠打在大块头的心上,他记得从前他的搭档也会露出这种眼神,那就是他在故事里差点讲出的话:他曾经的搭档,Blitzwing是个神经病,彻头彻尾的疯子。Blitz会突然间癫狂,毫无征兆地哈哈大笑,在博体技时摔蠢到家的平地摔,自己揍自己,乱杀人,他无法被掌控。
                                    他面前这个不同的Blitzwing就保持着那个他熟悉的目光说:“我店里有蟑螂了,你继续讲。”
                                    Lugnut盯着他看了半天,无所适从,只好继续讲了下去:“我的前搭档有精神问题。他曾经……”
                                    Blitzwing突然打断他:“他有什么精神问题?”
                                    Lugnut咽了口口水,说:“狂躁症。”
                                    “真的吗?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你的搭档应该是个挺冷静的人。”
                                    Lugnut张了张嘴,突然想到了点什么。Megatron殿下以前确实是为了让他有个冷静点的搭档才把Blitzwing派给他的,他才想起来,但又觉得哪里不对。
                                    Blitzwing突然再次发问:“你跟你的前搭档经常聊天吗?”
                                    Lugnut绞尽脑汁,他突然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了,以前他从么没觉得过。鬼使神差地,他回答说:“经常……”
                                    “你们经常聊什么?”
                                    “我们想聊的东西。”
                                    “你挺喜欢他的吧?”
                                    “Megatron老板指派的,我不会拒绝。”
                                    “你怎么满脑子、满嘴都是Megatron殿下呢?”Blitzwing悠悠地说,语调万分奇怪,挖苦又嘲讽。“你的搭档太可怜了,他给你做了挺多的,对不对?他被人暗算死了,对不对?他跟你说过什么,你还记不记得?”
                                    Lugnut傻呆呆地听着他说,感到太阳穴烧起来一般地疼。实际上,他的脑袋里已经烧起来了,他满满当当地都是在想他的前搭档在高速上开车,拼命把他推了出去,那辆车在炽热的阳光下开向穷途末路,他眼睁睁地看着,爆炸的火光刺瞎的他的眼,震聋了他的耳朵。搭档把他推出车外时,大声冲他抛出了什么词句,那些雪白的语句冲破他完整坚毅的信念之墙,被他遗落在了某个不可言说的角落之中。
                                    Blitzwing的瞳孔越缩越小,他紧紧盯着Lugnut,声音也怪异地挑高了起来。
                                    「这是老板做的!」
                                    “Lugnut,你的前搭档是被谁搞死的?”
                                    Lugnut怒吼了一声,分贝如此之大,店里的木头风铃甚至都被震动了,发出丁零零的歌唱声。Blitzwing仿佛站立不稳一般突然瘫在了柜台上。
                                    大块头试图整理好他混乱的思绪,在那之前瘫在柜台上的Blitz却发话了。他的声音轻柔冷静,有板有眼,甚至明快活泼,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催促Lugnut出去。
                                    “你该走了,天全黑了,我晚上说不定还得揽客人呢。”
                                    Lugnut喘着粗气,往后退了几步到了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对Blitzwing说了再见,对方朝他露出了微笑。
                                    “明天之后我可能要去度假,我们以后见吧!我还会找空跟你唠嗑的。”
                                    Lugnut嘟囔了起来:“那就以后见……”
                                    “万圣节再见吧。”
                                    客人逃离了咖啡馆,离那层所谓的窗户纸远去了。Lugnut穿过了宽宽的马路,冷风依旧吹不醒浑浑噩噩的他。他跌跌撞撞地走了,回到什么公司去,执行什么任务去。天色慕黑,Mafia的运作工程却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7-02-28 15:19
                                      凌晨,或晚上00:03的时候,呆在咖啡馆里的Blitzwing还没有从惊吓中完全缓过神来。他不停地抽烟,焦黑的烟头在玻璃烟灰缸里堆成了一座小山。咖啡馆亮着隐隐的昏黄色,一片寂静,似乎窗外的车走喧嚣一丝也倾泻不进。
                                      差不多这个时间,咖啡馆的门被一个瘦削高挑的男人推开了。他推得很轻,柜台后的Blitzwing甚至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直到木头风铃随风簌簌而动,他才猛地睁开一只半眯的眼睛。
                                      来客没有坐下。他的脸露出来了,乌黑的碎卷发,脸色苍白,鹳骨高耸。他眼眶深陷,两只忧郁英俊的蓝色眼睛嵌在其中。他穿着悠闲的黑色风衣,手插在兜里,你依旧可以从袖口露出的半截瘦削手腕想象他骨感、纤长而优美的双手。他的手指甲一定像洁白的弯月一般干净整齐,看起来如他本人绅士俊美。
                                      Blitzwing也站了起来。他们两个差不多高,一样瘦削,但两人面对面站着,使他显得更加青白病态。
                                      沉闷许久,来客先开腔了。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如同破碎的玻璃,但有种致命的磁性。他幽幽地说:“我肯定不是这个店里今天第一个来客。”
                                      “你不是。”
                                      来客随便找了个位置,自然地坐了下去,然后抬目望向无动于衷的Blitz。
                                      “我是来喝咖啡的。”
                                      “太好了,我们店的咖啡豆最近都被蚂蚱咬死了。”
                                      来客毫无反应。他们两个紧紧对视着,大概过了两分钟,他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Blitzwing目光紧随着他。他走到门边,打开了门。突然间Blitzwing插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是一字一顿讲出来的,冷静轻柔的嗓音已经变了:“他都想起来了!”
                                      客人转头走了出去。风吹过他后脑勺的乌黑卷毛,一只红色的眼睛若隐若现。
                                      门关上了,Blitzwing松了一口气,为自己还活着感到庆幸。但是紧接着,他的脸色又突然变得煞白,因为他听见了微乎其微的“滴滴”两声,那是他所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它是从刚才Shockwave所坐的椅子下面传来的,Blitzwing闭上了眼睛,知道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拆除它了。
                                      凌晨00:34的时候,Lugnut在城市的中央广场上等待老板的消息,满地的鸽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把头缩进了毛绒绒的脖子里取暖。广场周围有一所天主教学校和一个大型商场,商场里24小时通亮着白惨惨的灯光。Lugnut听到风中隐隐约约传来稚嫩教徒的歌声,婉转哀切。他后知后觉地抬起头,刚好看见商场滚动灯牌上出现又消失的日期。
                                      他想起来昨天是万圣节。
                                      Fin.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02-28 15:20
                                        猝不及防一口刀【捂心口】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2-28 20:09
                                          写得很好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04 11:15
                                            写完了!我填完了!(突然兴奋的患者
                                            接下来我就要写里线剧情啦,都好好解释一下。首先,这是一个拟人黑手党paro,然后故事里发生过,我提或没提的事情,以最简洁的方式整理出来是这样的:
                                            患有严重人格分裂病症的Blitzwing和Lugnut曾是老大Megatron手下的一对非常要好的任务搭档。因为某次机密的泄漏,Blitzwing得知了一些不该得知的高层交易细节。而因为他和Lugnut关系要好,Megatron派他的副官之一Shockwave在他们两个执行任务时,在Blitz的车上安装了炸弹,想要致他们两人于死地。Blitz在被炸飞以前告诉了Lugnut真相并救了他,而随后到场的Megatron也因为熟知Lugnut的衷心而打消了将他一并灭口的念头。
                                            Lugnut对老大忠心耿耿……他太衷心了,背叛Mega对他来说等于背叛人生的一切,但Blitz又是他从未有过的最好的朋友。两种强烈的感情在他脑子里冲突,最终他的忠诚之心战胜了一切。即使知道Megatron杀死了他最好的朋友并试图杀死他,他仍然选择效忠Megatron。
                                            但对Blitz的感情无时不刻不在审问着他,冲击着他的信念。因此他选择了遗忘,他将那一部分记忆埋在脑海深处,伪造给自己Blitz是因意外而死,并要求自己去相信。
                                            他相信了。他忘掉了Blitz死时呈现的那个人格(Icy),只记得他的搭档是个火爆的人,其实那是Blitz的人格之一。
                                            一切本就可以这样缺憾又正常地继续下去,他们都不再想起Blitz,Megatron一如既往地指派他,似个忠臣。
                                            但是Blitzwing没有死。
                                            他从高速上被炸到了桥下,全身烧伤,“手上缠满了绷带”,重度休克,但他活下来了,脸甚至是完好无损地。唯一的缺陷是,他摔到了脑袋,那个暴躁的人格便因为某个神经元的问题而消失了。
                                            死里逃生后,他还去好好补了原本缺了的一颗牙。
                                            他知道自己已不能再回黑手党,回去就是死路一条。但是他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他的前搭档依旧在忠心耿耿为Megatron工作。开了个咖啡馆,小心翼翼回避着黑手党的视线,终于和Lugnut再见面并说上话,Blitz才惊觉他居然选择了失忆来面对那次事故。
                                            他不禁气得快死了(……
                                            从那以后,Lugnut因为意识深处的记忆碎片经常去Blitz的咖啡馆,Blitz知道直接告诉他真相他是不会信的,于是他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再次和Lugnut成为了朋友。他想以后时机成熟了再慢慢引导他想起来。
                                            就这样过了一年左右,终于到了文中提到的这天。他们给对方讲故事,找乐子,Blitz也无时不可引导着Lugnut的记忆,他做了许多暗示。但是他不知道Megatron已经开始怀疑了Lugnut业余生活的去向,当Lugnut兜里的窃听器被启动时,Blitzwing没能看见。
                                            Shockwave在另一端听到了所有。在故事的结尾,情报官奉老大的命令,再一次把Blitzwing炸死了。
                                            而Lugnut直到最后也没有想起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03-04 17:52
                                              一些正文与里线之间的联系
                                              “Lugnut还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熟悉感,仿佛他们从六岁起就是好友了。”
                                              因为他们大约一年以前还在一起插科打诨(……
                                              “Blitzwing的咖啡店里一星期也来不足七个人,他也从来没想过扩做生意。”
                                              因为他在尽量避免落入Mafia的视线之中,就有刻意斩断人脉……
                                              “那辆他驾驶的车在高速上爆炸,组成一团绚丽的火光。明亮得恍如隔世的烟火过后,滚滚热浪散去,留下一地焦黑的残骸,我仔细看过去,分不清Blitz的尸体与后备箱盖的区别。我扒着高速的栅栏,愣神了好久,为失去殿下给我安排的搭档而悲伤。”
                                              当时Blitz在爆炸发生之后抓住了桥的吊梁,减缓了一下冲击才掉了下去,而且他本身就是被后油箱的炸弹炸飞,第一时间撞破前面的玻璃侥幸存活。下面一片狼藉,也根本没有他的尸体。
                                              “……老大的车接踵而至,在光天化日之下,高速之上,刺啦停了车。Megatron威严地从车上踏下来,走到Lugnut身边,手重拍了拍他的肩:“我们会给他报仇。”
                                              老板是不会这么快来的,因为他根本就不该在那里。他跟在他们的车后面想要确认他们死去,Blitzwing是因为瞥到了后面他的车牌号才明白是谁干的。M下车后,试探地以自己不是凶手的证明言语假装了下,在Lugnut没否认之后放心了。
                                              “Blitz:我去年刚补了颗牙。”
                                              他真的在去年爆炸之后补了牙(等下
                                              “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件事:他口袋里的窃听器上的小灯轻轻闪了一下,Blitzwing转身,给自己接了一杯黑咖啡。”
                                              窃听器启动时会闪烁一下,Shockwave的监听启动了,Blitz超巧地在接咖啡没看到。
                                              “Icy的故事”
                                              ……
                                              “我不知道她的误解从何而来,直到现在我明白是谁栽赃于我,但我现在已经不考虑这些小事了。”
                                              整个Blitz所叙述的关于他童年与修女的故事都是在隐晦地向Lugnut暗示他有人格分裂,希望他能以此想起来,也就是为什么Lugnut觉得“我在某个杂志上看过”,因为很久以前他搭档给他讲过同样的故事。
                                              半夜杀了农夫的鸡,以及打人残废、唱歌都是他另外两个人格干的事。
                                              “这个故事大概发生在七八年以前,我跟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去沙漠探险……”
                                              沙漠探险的故事也全程都是Blitz在影射当年爆炸时的情况。“我的朋友”就是指Lugnut,他们被爆炸炸飞,Lugnut活了下来并离开了,“我朋友的朋友”指的就是了老威,Mega后来下了桥梁去确认Blitz是否真的死了,但被他瞒过了。
                                              “看起来一点也不缺他妈的水,神气活现地从远处傲慢地踏步过来,还抱着他的宠物狗,走向萎靡到快死了的我。”
                                              ……不好意思那个狗我大概是指大波
                                              后面还有个“狗放了个拳头大的螺丝在飞机引擎里”翻译过来就是“大波安了个炸弹在汽车的引擎里,它还爆炸了”。
                                              “你瞎掰的”
                                              “一半一半。”
                                              一半真一半假
                                              “Blitzwing举到腮边的手突然停住了。他的瞳孔清清楚楚地倒映出,放在Lugnut胸前口袋里的窃听器又闪了红光,这次是两下,快速又隐蔽。”
                                              闪烁两下便是窃听器关了。他知道Lugnut没在操控它,也知道肯定是远程的Shockwave在操控,并把他们两个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首先他们知道了他还活着,而像情报官那么智商高的人也不可能听不懂他故事里处处蕴藏的暗示。他知道跑不掉了,所以在故事的结尾,Shockwave查到了IP地址,奉老大之命,过来又把他彻彻底底炸了一遍。
                                              How did you forget without coffee?
                                              这个标题是一个问句,我套用它是因为想不出来别的了(划掉)是因为想突出一下这个文章的主题。在二楼还是几楼我写了个注释,说我想透过这篇文章作出的一个假设去表达原著里我理解的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
                                              那个假设就是,如果让Lugnut面对Megatron杀死Blitzwing的事实,在肯定不会背叛老威的基础下,他会作出什么反应,拥有什么情绪?
                                              那个我想表达的东西就是,我觉得原著里他们之间还是有点感情滴,尽管我写了把刀来证明,尽管他们两个都是神经病(……)尽管客观来讲,让Lugnut在搭档和所追随者之间作出抉择其实一点也不难。但真让他抉择他还是会很难过的,对不对!(开始胡言乱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03-05 16:48
                                                啊!还有个!
                                                关于Lugnut那个小时候过万圣节的故事,还有后来Blitz在拜拜时说的“万圣节见”都是我在悄悄暗示他们的故事还没完(大概
                                                反正后面我写了Blitz又被炸了但是没写他死对不对?(强词夺理)我们就假设其实他躲在柜台下面躲过了爆炸,然后脸烧伤了,hin扯地又碰到了神经元,Icy也消失了,只剩下那个疯疯癫癫的人格。(……………………
                                                这里的假设Lugnut从很小时就认识Blitz,就是那次圣诞节他在河边看到的那个诡异孩子,反正我觉得原著里Blitz那个人格是很像万圣南瓜的!(…………………………
                                                之后的圣诞节见有可能是之后每一年的圣诞节,可能他们又遇见了,Lugnut终于想起来了,然后他们有了个happy end或者both dead happy end!(什么
                                                这条线因为太扯我是不会写下去的(闭嘴)就当它是条魔幻现实主义什么几把的希望线吧!最后留个谜之遐想才好,对不对?(开始假装逼格很高)
                                                没了!坑填平了都开始长草了,谢谢几个爸爸的姿词!!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3-05 17:01
                                                  天哪!!!!!「哭泣。」前辈你填完了!!!!!「bu。」超级赞炒鸡好吃刀子我也要!!!!!看完解析发现猜对了一小半!!!开始也猜爆炸事故可能和沙漠事件有关系x还想着是不是蠢红干的...「作死深入人心。」还想要不那狗就是蠢红。「bus。」完全没想到是威总xxx开始还以为是两个人同时失忆这是一个两个人一起慢慢想起来的过程x「还以为是糖。」 然而剧情反转猝不及防x超级赞xAU意外带感。文风棒极了。日常但是又吸引人xxx下次前辈你开坑我还是会来蹲的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3-10 22:15
                                                    旋转飞天爆哭前辈好久不见爸爸还是一样棒啊不更棒了呜呜呜(((这r是熙


                                                    收起回复
                                                    26楼2017-04-04 01:28


                                                      回复
                                                      27楼2019-07-08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