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琴吧 关注:14,258贴子:333,596

【黑琴赛高】<文>Treasure(中篇预定,大纲已OK,不会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个人原因三年没有写文了……


最近电磁炮中毒,CP钟爱这对百合,于是决定重新开始写文。


女孩子们的感情最美好了呢!!你攻我受你受我攻都没有什么关系不是么=V=


中篇预定,无H,清水,十年后设定。大纲已经写完了,由于个人原因只能空时在本子上手写,周末输入电脑,更新速度敬请谅解……
嘛,楼主是个急性子,相信很快就能全写完的www


希望大家喜欢~~~


回复
1楼2017-02-10 23:1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10 23:13
      Treasure


      (一)
      十年了。
      再次踏上这片有着自己学生时代诸多回忆的土地,虽然街道的样子和印象里已经有点出入了,但空气中那股熟悉的味道,还是没有变。
      学园都市。
      十年前,作为举世闻名的超能力开发都市,学园都市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有着超能力的学生;而现在,这些学生又到底剩下几人呢?
      想到这里,那些不愿再回想起来的战争情景,又一次清晰地浮上了脑海。胸口又是一阵不由自主地疼痛,美琴轻轻地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
      对无法挽回的过往事实,或许只有遗忘这一个办法。而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十年前,自己拼命说服上层并把她们留在了学园都市的朋友们,应该还安安全全地生活在这里才对。
      而其中,虽然最放心不下,但依然狠心把她留下了的,那个当年梳着双马尾,整天就喜欢黏在自己身边叫着自己“姐姐大人”的女孩,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美琴拿出了手机,时隔十年,发出了第一条短信。
      “初春,我是御坂。我回到学园都市了,你能不能告诉我,黑子她……现在在哪里?”


      回复
      3楼2017-02-10 23:14
        (二)
        当年常盘台中学的毕业典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想到要和自己分开,黑子从好几天前就开始沉默不语;毕业典礼当天,在自己搬完行李走出208房间后,关上门就听到了她的哭声,让人根本不忍心再抬头看她一眼。或许是因为太过伤心,黑子没有来送自己走出常盘台中学的校门。不过,对美琴来说,这倒也并不是什么让人遗憾的事。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从你身边,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到中学毕业后要去支援战场的消息,是在毕业前夕。虽然之前隐隐约约就知道学园都市的一些黑暗面,也能理解这个城市花费大量精力财力来培养大量的超能力学生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索取回报,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切都会来得那么快。一开始美琴当然是拒绝的,然而,就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一切的学校高层,点了一支烟,悠悠地开口了。
        “你不愿意?那就让白井去吧!反正每个房间都要去一个人,能代替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白井应该会很乐意才对。”
        一脸狡黠笑容的学校高层,真的让人很想给他来一发全身电击。
        只是,做不到。
        让黑子去战场?开什么玩笑,连中学都没毕业就要把她往战场上送,这怎么可能。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作为我去的条件,从我离开常盘台开始,你们必须对我的所有行踪保密。”
        “啊,那当然。Level 5的你能出手帮忙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解决的吧,哈哈哈哈哈。”
        然而,高层口中那很快就能解决的事,一做,就是十年。
        美琴真的很不愿意去回想起这十年间的事。虽然在这十年的实战经验中,自己的能力很显然已经超过了Level 5,但浑身上下不大不小的一些伤痕,以及在战场上接二连三地离去的同伴,无一不在诉说着战争的残酷。无数个孤身一人在恶劣环境中蜷缩着睡觉的夜晚,每次浮上脑海的,都是曾经和黑子,初春,佐天在一起时的情景。作为自己肯上战场的另一个条件,上层答应了将这三人永远安全地留在学园都市。对美琴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慰藉了。
        只是……真的……好寂寞……
        对自己所有的行踪保密,就是为了保证自己朋友们的安全,不把她们牵连到战争中去。然而,十年以来狠心断了和她们的所有联系,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过往的一幕幕总会在不经意间反复冲上脑海,毫不留情地鞭打着美琴的心。比起肉体上的受伤,这些无法言语的心伤,才更让人痛彻心扉。
        还有,那无法抑制的,会涌上心头的,对黑子的罪恶感。
        本来,自己的毕业对她来说就已经是个很大的打击了,而现在,更是杳无音讯地跑去了前线战场,没有和她说明一切,也没有任何联系。虽说是为了保护她,让她能安稳地生活,但这真的是黑子想要的生活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黑子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永远和自己在一起,和自己并肩前进,同甘共苦,这点美琴是再清楚不过的。只是,在战场上光是顾及自己的生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有任何余力再去保护黑子;而一旦黑子在战场上有什么意外,自己才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美琴还是坚信,自己当年的选择,应该,还是对的。
        战争快结束的前一年,美琴在自己的电脑上,忽然收到了外部发来的一封邮件。
        “御坂学姐,我是初春。我知道你这边的情况,所以请你不用担心,这封邮件会在你读完5分钟后自动消除。你还好吗?我和白井同学、佐天同学都在学园都市,我们都很普通,也很安全。这是御坂学姐牺牲了自己的自由才给我们带来的生活,在感激的同时,我们也很担心你。如果你能看到这封邮件,请和我联系。”
        邮件最后留下的,是初春的电话号码。
        “啊……太好了……她们真的都……没事……”
        一瞬间流下的眼泪,不知是因为得知她们的安全而松了一口气,还是因为终于有人找到了自己而感到高兴。初春的电脑检索能力看来又提高了不少呢,竟然能直接找到自己。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能和你联系。
        请等我,平安回到学园都市。


        回复
        4楼2017-02-10 23:15
          (三)
          “御坂学姐?真的是你吗御坂学姐?!你回来了!!太好了你没事……”
          短信发出后不到三秒就拨回了自己手机的初春,在电话里直接哭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和十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之后许久,却都没有缓过神来继续和自己说话。
          “那个……初春?你不要哭了,我真的很好,不用担心。这几年没有联系你们是怕给你们带来危险,不好意思啊……”
          “嗯,没关系的,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御坂学姐一直来的温柔……总是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来保护我们……”
          “嘛……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比较多……啊对了,你知道黑子现在在哪里吗?她……还好吗?”
          忐忑地问出了这句话后,电话那头的初春,突然沉默了很久,沉默到不禁让美琴打了个寒战。
          “初春?黑子她,到底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白井同学她应该也很好。不过我们也好久没有联系了,所以她现在住在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许久才开口的初春,声音里听起来有一丝踌躇。
          “这样啊……”
          “啊,不过……御坂学姐,你……需不需要一份工作?”
          冷不丁地冒出想给自己介绍工作这一念头的初春,着实把美琴吓了一大跳。不过,虽然自己在战场上的功绩已经大到学园都市给自己支付的奖励金足够过一辈子,但确实回来后也没什么事可做,自己也已经25岁了,找个工作上上班,倒也不是不可以。
          “……嗯,就是说……如果御坂学姐你在那里工作的话,应该,就会知道了……”
          初春的欲言又止虽然让人有些困惑,但这其中的原因,总觉得自己可以察知。难道说,这份工作,和黑子有什么关系?
          “行,我知道了,我去。”


          ============================================================


          明日有空再继续输入电脑ww
          大家晚安,我去躺平了=3=


          回复
          5楼2017-02-10 23: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10 23:21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1 01:2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11 09:4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2-11 12:3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11 14:11

                      (四)
                      初春给自己介绍的工作,是一家银行。
                      去上班的第一天,当美琴换上正装坐上电车来到银行大楼下,看着人来人往的上班族,突然觉得,学园都市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根据初春的话来说,这也是因为那十年战争的关系。战争虽然最终取得了胜利,像美琴这样的学生能回到学园都市;但在这场长达十年的战争中牺牲的学生却也不计其数。当年花费大量精力和财力来进行的超能力开发最终换回的却是无数学生的牺牲,这一点在伦理角度上受到了很大的争议,迫使学园都市在承受了巨大压力后,最终废除了对学生的能力开发。现在,学园都市里的学校都已经没有了超能力课程,而之前的超能力学生们也大都分散去了世界各地。除了先进科学技术以外,学园都市已经再也不是那个有着超能力色彩的城市了。
                      呵呵,这不也挺好么?至少,再变成一座普通的城市后,以前在这座城市中存在着的黑暗,应该也会随之消失了吧……初春在电话中还好几次叮嘱自己说,千万不要像以前那样随便使用超能力了,因为这不仅会给普通人带来麻烦和伤害,还会特别地显眼。嘛,她的话也不无道理。至少以自己现在的能力,稍微发作一下,估计就能毁了这个城市吧……
                      好吧,那还是克制一下……做个普通人,做个普通人……低调,低调……
                      这么想着,美琴跟着公司的HR来到了一间大办公室前。HR敲了敲门走了进去,放眼望去,整个办公室坐满了应该是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大学毕业生们,电脑,打印机,文件,紧凑地排满了整个办公室空间;各大货币的汇率不停地在大屏幕上滚动,大家都很紧张又认真地工作着,还真是很有银行的气氛。
                      额……这看来是一份每天都要蹲坐办公室的工作。对于十年来每天上蹿下跳地在战争中摸爬滚打的自己来说,真不知能不能胜任。虽说在战争的间隙也有老师给自己上过一些大学的课程,学力方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能不能静下心来一直坐着,这是个大问题。
                      美琴苦笑着摆弄了一下头发,周围的同事们好像都已经注意到了自己,抬头看了看。HR径直走到最前面的一个大办公桌前,对着应该是领导级别的女性,开口了。
                      “白井课长,之前和你说的新人刚才到了,之后就请你安排一下吧。”
                      ……埃?
                      白井……课长?!
                      等等……
                      大办公桌前的女性,在听到了HR的话后抬起了头,和美琴四目相接的那一秒。
                      “……啊……”
                      几乎是同时,和美琴一起,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黑子?!”
                      美琴忽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梳着干练的单马尾,一身正装,看上去就很能干又很成熟稳重的女孩子,竟然就是十年前整天缠着自己的双马尾女孩。然而,即使过了十年,即使双方都早已褪去了稚气,但还是互相一眼就能认出来。
                      十年的时间,就好像凝固了一般。美琴看到对面的黑子怔怔地看着自己,始终没有说话,而眼里,却渐渐浮上了眼泪。周围的同事们都有点不解地看着自己和她们的白井课长,美琴忽然有点担心如果等下黑子一下子冲过来抱着自己又是大叫“姐姐大人!”又是大哭的话自己到底应该作何反应,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HR不解地又叫了一声“白井课长?”之后,眼前的黑子只是迅速低下头擦了下眼睛,随后,伸手拍了下离她最近的一个女孩子的肩膀,开口了。
                      “铃木君,我之后马上要去开会,新人的培训就交给你了,你来安排一下。”
                      “啊……是!”
                      说完这句话后,黑子低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胡乱地拿起桌子上的一堆资料,低着头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在经过美琴身边时,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眼。
                      ……埃?
                      怎……怎么回事?
                      新……人?虽然自己确实是新人没错,但黑子非但没有叫自己“姐姐大人”,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不叫,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就好像,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一样。
                      啊,不。
                      是比陌生人更胜一筹的,冷漠。
                      这确实是黑子没错,可是,她对自己的态度和以前差别太大,大到让人无法理解。
                      这十年,黑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复
                      17楼2017-02-11 14:27
                        话说好喜欢这篇,莫名期待啊啊wwww
                        顺便催更(不太清楚可以不可以....)毕竟超想看后续啊2333
                        总之lz请继续!


                        收起回复
                        18楼2017-02-11 16:25
                          (五)
                          尽管美琴一直想认为上班第一天黑子对自己的冷淡只是因为十年没见所以有点生疏,但之后黑子对自己的态度,却一直没有变。工作上的事全是黑子指定的铃木君来教自己的,黑子虽然会对别的同事下指令,也会和别的同事说话,但却一次都没和自己说过话,也从来没再看过自己一眼,这让美琴感到很是不解;而每次想自己主动找黑子说话的时候,也都会被以开会等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不过,黑子确实也很忙就是了。每次办公桌上都会被堆上一堆课内的报表,这些都需要黑子一份份过目检查后盖章;而会议更是每天都有,短则半小时,多则一整天。午休的时候也大都会看到黑子边工作边啃着面包喝着水。大家都说,白井课长是个很能干的人,工作效率高,思路又清晰,和上层的关系也好,所以才是整个银行年龄最小的课长呢。
                          嗯,那当然,当年还是风纪委员的时候,黑子的工作能力就是可圈可点的,十年过去了,现在一定更不用说了!
                          十年……么……
                          美琴看着自己手上已经盖过章的报表,御坂名字前的白井,就像当年一起住宿舍时的房牌号。当时在房间内的嬉笑打闹又如电影一般清晰地浮上脑海,然而,现在的黑子,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如此冷漠。
                          为什么……为什么啊!
                          眼前的报表,渐渐地变得模糊不清了。糟糕,不行,不能在这里哭。还有这么多同事在呢,一会儿又该来给自己安排工作了。
                          “喂,御坂!刚才让你输的数据,做完了没?!”
                          “啊……马上……”
                          看,说来就来。美琴赶紧擦了擦眼睛,拿起了手边的报表开始输入。说实话,现在的这份工作并不是很适合自己,毕竟参加了十年的战争,对于每天活动身体已经习惯了,所以根本无法安心在电脑前每天面对那么多看着就让人觉得头晕的数据。而且,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们,不知怎么的,感觉都不怎么友好。每次给自己安排工作时,不是重重地把报表扔在自己桌上,就是高高在上地下指示,让人觉得心里真是很不舒服。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职场年功序列?可恶啊,在年龄上和能力上,我可是远远超出你们的!
                          嘛,这种想法,是不是太过小孩子气了点?更可况,比起与这些同事的关系,还是和黑子的关系更让人介意。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恢复以前那样呢?还有,黑子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想到这里,背靠着厕所的小隔间门,美琴不禁又叹了一口气。而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又有一堆女孩子进来的声音,同时,还有她们大声地,肆无忌惮地,讨论自己的声音。
                          “哎哟,我真的有点受不了我们课的那个新人!”
                          “御坂美琴?啊,我懂我懂!”
                          “她根本就不懂金融知识嘛,让她做事还特别慢,我搞不懂为什么一些汇率她要输那么久!!”
                          “啊!对!!而且本来速度就慢,还时不时地就会对着课长的位子发呆。”
                          “是的是的,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想抢课长的位子?”
                          “哈哈,别闹,这怎么可能,就凭她?”
                          “啊,你们还别说,我听到别的部门的人说的,好像这个御坂美琴,和白井课长一样都是常盘台中学毕业的,然后正好遇到非常时期,就被派去打仗了!”
                          “埃?被派去打仗岂不是说明是个很厉害的能力者?!那我们这样对她真的好吗?说不定哪天就把我们给弄得死得不明不白了……”
                          “这不至于吧,毕竟现在已经不像以前了,能力者很少,如果随便乱用能力也会被处罚的吧!”
                          “那就行,反正光凭现在的工作,她是肯定比不上我们的。管她是不是能力者,我只希望她不要害得我加班,哈哈!!”
                          呵呵,被人在背后议论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亲耳听到呢。而且还被说工作能力差,这让人心里还真是不舒服。虽然她们说的话也是事实,自己对于金融方面的工作是第一次接触,还不怎么上手,而且因为介意黑子的事,确实不能集中精力工作。但在背后议论和贬低人这种做法,难道不觉得很卑鄙吗?!
                          美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电花在拳头上哔哩哔哩作响。现在,只要自己一个击掌,就能把外面这些咬舌头的女孩子们一网打尽,然而,却不能这么做。
                          可恶……
                          美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拳头。而就在这时,自己隔壁的单间门被打开了,传来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你们几个,有时间在这里讨论新人的事,还不赶紧回去工作?话说回来,指导新人更好地完成工作,本来就是你们的职责吧?”
                          冷冷的,严厉的,黑子训人的声音。
                          “白……白井课长!对不起!!我们……马上就回去工作!!”
                          慌张的女孩子们一路小跑逃出了厕所,外面只听到黑子一个人打开水龙头洗手的声音。啊……黑子这是,给自己解围了么?谢谢啊……
                          嗯?等等,现在岂不是和她说话的,最好的时机?!
                          想着,美琴猛地拉开了们,看到还低着头站在洗手台前的黑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黑子!”
                          “埃?”
                          有点被吓到了的黑子一回头,看到美琴的一瞬间,怔住了。
                          “刚才你帮我说话,谢谢。”
                          “……没什么,事实而已。”
                          “那个……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我们十年没见了,现在能在这里遇到,难道不应该很高兴么?还是说这十年来,你已经忘记我了?”
                          美琴丝毫没有躲避地,看着黑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这些话,而听了这些,黑子在愣了一下后,又别过头去了。
                          “你也知道,已经过了整整十年了么?”
                          她的声音,她的肩膀,忽然开始,不停地颤抖。
                          “……是啊,确实是十年,可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忘了我,你可是黑子啊,我们之前还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
                          “……别说了,我等下……还有重要的会要开,放手吧。”
                          “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变得和我说话都不愿意?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的话,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美琴握着黑子的手的力量又加大了,只是,听了美琴的这番话,黑子突然转过头来看了美琴一眼,带着满脸的泪水,轻轻地开口了。
                          “十年,难道说这十年,你已经……忘记了我的能力了么?”
                          随后,下一秒。
                          紧紧握着的黑子的手心,忽然变成了一阵风。
                          空间转移。
                          美琴做梦也没想到,当年那最喜欢自己的黑子,当年那总是不经意间就向自己虎扑过来的黑子,当年那总是紧紧抱着自己推都推不开的黑子,竟然会为了从自己身边逃开,而使用空间转移。
                          而且,你已经,不会再叫我姐姐大人了么……?
                          美琴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洗手台前,想起黑子刚才的眼泪和话语,胸口,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痛。



                          回复
                          19楼2017-02-11 17:32
                            坐等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2-11 18:30
                              加油呐,看好这篇文(*^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11 19:05
                                本文主甜或温馨还是主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2-11 21:49
                                  希望楼主不要虐她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11 22:15
                                    (六)
                                    那次之后,美琴总觉得黑子比之前更加变本加厉地躲着自己了。工作的时候自不必说,忙碌的白井课长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但午休或是下班的时候,明明之前还看到她就在不远处,可当美琴跑过去的时候,黑子又总是忽然就不见了。
                                    呵呵,并不怎么显眼的空间移动这种能力,在某种意义上,比起超电磁炮还真是好用很多啊……
                                    当然,也并不是完全猜不到黑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毕竟自己随随便便地就消失了十年,其中也没有任何联系,用换位角度思考一下的话,黑子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生气的话,对着自己发作一通不就好了吗?再说,现在自己都已经安安全全地回来了,老是这么生气下去也没有必要不是么……
                                    不过,黑子每次面对自己时都会哭,不管是去上班的第一天,还是在洗手间。她的那种表情根本不能说是生气,倒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伤心。是的,这确实是自己离开了十年才导致的,可是,就算自己现在想要弥补,黑子也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机会。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啊……
                                    美琴每晚都会这样胡思乱想很久,有好几次甚至深更半夜都还睡不着。早上被上班的闹钟直接叫醒很痛苦,每次想着再过5分钟就起来,但好几次再睁开眼睛已经过了很久了。如果是以前,住在一起的黑子总会想尽办法把自己搞起来,不过现在……
                                    好吧,再加上正好运气差到遇上交通堵塞,妥妥的迟到的节奏。
                                    当美琴气喘吁吁地赶到银行大楼下的时候,电梯门口已经围上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上班族们。照这阵势下去,起码得再等个10分钟才能挤进电梯里,而现在距离上班时间只有2分钟了,再加上昨天好像是听说今天会有人事部的领导来检查早上出勤情况,这要是迟到的话岂不是很尴尬……
                                    美琴有点急了,探头往外一看,大楼的背面没什么人经过,倒也不是不可以用一下电磁力从大楼外面直接跑上去。啊……不过,从1楼直接飞檐走壁地跑到21楼,如果中途被什么人看到的话就糟糕了;再说,这幢大楼外面可都是有机玻璃,就算爬上去了,又要怎么进到办公室里去呢?难道直接用电磁炮再在有机玻璃上开个洞钻进去?
                                    ……算了。
                                    初春叮嘱过自己好多次了,要低调,低调。哎,迟到就迟到吧……
                                    想着,美琴有点无奈地看了看眼前等电梯的长龙,叹了一口气。
                                    啪。
                                    冷不丁地,肩膀,被谁拍了一下。
                                    嗯?谁啊?认识的同事么?
                                    下意识地回头一看。
                                    ……埃?!
                                    刚才还被堵在楼下的美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办公室里了。眼前是那个总是对自己凶巴巴的铃木君,好像被吓了一大跳似的,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御……御坂?!怎么搞的,已经来了的话你倒是说一声啊,人事部长马上就要来检查我们部门了,刚才大家还到处找你,以为你迟到了呢!!”
                                    “啊……啊,不好意思,哈哈……”
                                      “快过来站好啊!啊……早,早上好,白井课长!您刚才突然去哪儿了,大家都在找您呢……”
                                      “我去哪里没有必要和你汇报吧?我们课的人都到了没?”
                                      “啊,对不起……是的是的!御坂刚才也来了,勉强赶上人事部长的检查,您放心……”
                                      听了铃木君的汇报,面无表情的黑子从自己眼前走过,依然没有抬头看一眼。然而,那股清香的洗发水的香味,却和刚才自己在楼下突然被拍肩时闻到的香味,一模一样。
                                      这股,再熟悉不过的,黑子从中学时代开始就钟爱的洗发水的香味。
                                      果然,是你么,黑子。
                                      刚才,是你从楼下用空间移动把我带上来的吧。
                                      真厉害呢,黑子。1楼到21楼的距离,已经远远超过了你以前单次可以转移的最大距离81米,可是,我一瞬间就进到办公室里了呢。这十年,你的能力,应该早就达到Level5了吧……
                                    算上上次在洗手间的事,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被黑子所救了。虽然表面上还是对自己冷若冰霜,但其实,还是在默默地关心着自己么?
                                    谢谢。
                                    只是,如果,你能再次愿意和我说话的话,就好了……
                                    眼前又渐渐蒙上了雾水,看着眼前和人事部长谈笑风生的黑子,美琴默默地低下了头。


                                    收起回复
                                    24楼2017-02-11 22:26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2-11 22:33
                                        (七)
                                        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好不要总是再一个人闷在家里。
                                        周末,美琴基本上都会一个人在街上乱逛。回到以前的第7学区,当年那个总是吞币被自己爆踢的自动贩卖机已经不见了,不知是不是终于坏了被处理掉了,但总觉得在这个贩卖机里踢出来的椰汁汽水比别的任何地方的都要好喝。常盘台中学虽然还在,但以前自己和黑子一起住的宿舍楼已经被改造成了大型公寓,学生们也早就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身一人离开家庭前来学园都市,而是每天都能回家和家人住在一起了。
                                        真好啊,这样就不会寂寞了……
                                        肚子有点饿,随手买了一个并不会再送呱太的可丽饼,坐在以前和黑子她们经常一起坐着聊天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地喝着椰汁汽水。美琴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很久没有过了,悠闲,平静,和平。但是,总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又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慢到有些煎熬。
                                        咚!
                                        “……哎哟!”
                                        “啊!对,对不起!!”
                                        美琴无聊地把头靠在长椅的后背上眯着眼睛休息,冷不丁地却被飞来的一只足球砸了一脸。起身拿起足球,看到不远处的一位母亲已经带着孩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了。
                                        “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踢到你了是吧?非常抱歉!!阳太快过来,道歉!!”
                                        “阿姨,对不起……”
                                        阿……阿姨?等等,我还没那么老吧?!
                                        “啊,没关系没关系。不过叫阿姨可不行,叫姐姐,不然就不把足球还给你。”
                                        美琴坏笑着把足球举过头顶摇啊摇,眼前的男孩子已经急得快哭出来了,回头对着他的妈妈大喊“呜呜阿姨欺负人!!”,长发飘飘的男孩妈妈赶紧跑过来抱起男孩,刚打算和美琴交涉而抬起头来的那一瞬间,突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御……御坂学姐?!”
                                        “……你,是佐天?!”
                                        “对啊!是我啊!!上次就听初春说你回来了,一直都没空来找你,啊啊啊没想到可以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你那么元气!!”
                                        眼前的佐天,已经完全是一位妈妈的样子了,一边抱着儿子摸头安慰,一边激动地看着美琴眼睛都不眨一下。啊……太好了,至少佐天,一点儿都没变。
                                        伸手把足球还给她的儿子阳太,美琴看着佐天,微微地笑了。
                                        “嗯,我回来了。你已经结婚生孩子了?”
                                        “嘛,是的,现在专心做主妇呢。御坂学姐你怎么样?在白井同学那里工作,还……好吗?”
                                        有点难以启齿但还是开口问了这个敏感问题的佐天,感觉有点无奈,又有点担心。
                                        啊……原来她们早就已经知道了。无论是介绍自己到黑子那里工作的初春,还是试探性地询问了刚才那个问题的佐天,原来她们早就已经预料到了,黑子可能会对自己再次出现后产生的态度转变。
                                        所以,是不是可以,问一下她有关这十年来黑子的事呢……
                                        “那个,佐天……”
                                        “嗯?”
                                        “有些事情,可以问你么……?”
                                        “……这十年间,白井同学的事么?”
                                        啊……果然。
                                        “嗯,我想知道。”
                                        ========================================================
                                        滚去碎觉………………………


                                        回复
                                        26楼2017-02-11 23:07
                                          我去泪爷结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2-11 23:16
                                            Lz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2-12 01:3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2-12 20:42
                                                太伤心了,度娘反复吞我的(八)(ಥ_ಥ)发都发不上来(ಥ_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12 21: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2-12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2-12 21:26
                                                      如果连图片再被吞楼主就要一蹶不振了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2-12 21:27
                                                        沙发(。・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2-12 21:32
                                                          板凳。顺便一问泪爷生的是初春的孩子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7-02-12 22:09
                                                            看的快哭了π_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7-02-13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