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馆吧 关注:23,992贴子:17,599
  • 20回复贴,共1

【FFM/参赛】一念长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画江湖之灵主风姣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11 00:08
    本文人设:摘自百科
    男主:百里登风,是国产动漫《画江湖之灵主》中的主人公。复姓百里,单名一个川字,字登风。是百里世家的独子。
    女主:燕凌姣,初登场时名唤甲轩,武林名门虎啸堂的二小姐。
    身着蓝衣,亭亭玉立,颈部纹有一朵独特的朱砂兰印记,是重要的伏笔;
    落落大方,英姿飒爽,品性刚毅却不失柔情,性格温和而又非软弱;
    心直口快,心胸开阔,面对感情,有着出世的洒脱,也有着入世的执着。
    虎啸堂惨遭灭门时只有她一人幸免于难,为了报仇而踏上江湖之路。在第一章结束时亲手杀了仇人,却也揭开了残酷的身世真相;
    在获悉真相后,舍弃甲轩之名,选择以燕凌姣的身份活下去。为了挥别过去,割断了长发,现以短发的形象示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11 00:13
      楔子。
      [夜凉风大,你在这儿作甚,小心着凉,染上了风寒。]
      银月如勾,愁云惨雾,山崖之上,她如往日,着了一身蓝色衣衫,淡淡的说着,月光洒落,映出她无暇的脸颊,以及,颈部间那一抹娇艳欲滴的朱砂兰。
      红衣男子坐在崖岸,并未接话,而是轻轻一笑,道:[这地方你可还记得?]
      [记得,这不就是你我开始遇见的地方么。]
      她走过去,边开口说道。
      [你说,我前世是不是什么功德无量的善人,所以今生今世,菩萨才许我在这里遇见你。]
      闻言,她一怔。
      [行了,早些歇息吧,明儿个一早,还得继续赶路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11 00:14
        壹.
        江南多雨,此时又恰逢梅雨季,一连好几天的暴雨,两人耽搁了赶路,不得不作休息,只是巧合的紧,他们停留歇脚的地方,刚好便是他们初初相见的地方。
        当初他们不管不顾许下山盟海誓的地方,如今重游,也是别有一番滋味,人生呐,还是只如初见的好,百里登心里不住地念叨。
        百里登风的身份,说来也确实尊贵,他本身是齐国皇子,太子储君,而燕凌姣,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医女,最多被人称一句悬壶济世,妙手回天,两人的身份宛如云泥,天差地别,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两人都不该是一对情侣的样子。
        却说前朝暴政,秦帝自焚于鹿台,落得商纣王一般的下场,此后天下动荡,群雄逐鹿,如今,已有悠悠百年。
        齐国位于中原,是为正统,楚人善战,齐人谓之楚蛮,两国不睦,纷争不断,互有胜负。
        而燕凌姣却不是齐国人,亦不是楚人,她来自虞国。
        虞国论面积,却只有齐国国土的一半,但是两国边境毗邻,素来交好,更何况,百里登风的生母苏贵妃本身也是虞国人,而在数月前,齐帝派人出使虞国,为的是联姻之事,至于联姻的对象,自然是齐国太子,以及,虞国那位,国色天色,名满天下的二公主。
        次日,天刚蒙蒙亮,两人便启程赶路。没奈何,因为此地离着齐国都城,还是有一段距离,好在昨夜子时,这场梅雨便已停止,似乎,老天爷也没打算为难他们。
        [等到了长安城,你是打算一走了之了吧?]
        两人各自驾着一匹好马,燕凌姣虽是医女,但多多少少也会一点武艺,骑术并不比百里登风差,只不过路上,燕凌姣硬是跟在百里登风身后,百里登风一慢,她也慢,百里登风在慢上一些,燕凌姣干脆喝住马儿,远远的停在后头,百里登风一时无语不已。
        若说最了解燕凌姣的人,无疑是他百里登风了,同样,世上最了解百里登风的人,既不是齐皇,也不是苏贵妃,而是燕凌姣。
        见燕凌姣抿唇,并未搭话,百里登风一叹,知她是默认了:[到时候,你要走也可以,我不拦着,但我希望你走的时候好歹也知会我一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11 00:15
          贰。
          [啧,果真是个美人胚子,叫本宫看了,都忍不住有几分心动哩。]
          听得身后娇媚的声音,燕凌姣也是无语不已。
          到底还是舍不得走啊。
          该是上辈子欠他的,燕凌姣摇摇头,恍惚不已:[你也是虞国人,见了本宫为何不行礼?]
          也不知是不是存了为难她的心思,明月公主淡淡地说道,不怒自威,到底是当惯了公主的人,哪是她这么一个小小的医女能比拟的?
          还能说什么,早知如此,当初还是一走了之的好,似乎,现在走也还为时不晚?
          这样想着,燕凌姣目光闪烁,离开这里的念头,似乎愈发强烈了,正要下跪行礼的时候,却被人托住了。
          [燕大夫是我的救命恩人,得父皇隆恩,除了父皇与我母妃以外,整个长安城的人,她都不需要行礼跪拜!]
          百里登风这厮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如是说道。
          明月公主微微一愣,秀眉一蹙,看了看百里登风,又看了看燕凌姣,忽而却是一笑,当真是风华绝代:[原来是这样,明月不知,还望太子殿下海涵。]
          明月不过是她的封号,她名为云曦,虞国二公主,亦是与百里登风联姻之人,不出意外的话,齐国未来的太子妃,便是她云曦了。
          见云曦带着两名侍女走远,百里登风似是松了口气,回过头,却见燕凌姣已经迈开了步子,也是要走的模样,不由一阵气恼,连忙跨出几步,拉住她:[你也知道,联姻之事根本不是我的意思,也不是我能做主的!]
          [那你想怎么样,打算让我做你的侧妃么?]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百里登风哑口无言。
          他对云曦根本没一丝好感,他愿意娶的女子,本也就只有燕凌姣一人而已,只是世事无常,哪可能只是一句愿意就够了的。
          [嗯。那你觉得云曦这人如何?]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跟你乃是珠联璧合,哎呀!干嘛打我。]
          燕凌姣捂着头,罕见的露出一丝小女人姿态,百里登风苦笑一声,道:[你想什么去了,我是问对她的印象怎么样?]
          [印象……还好啊!]
          燕凌姣想了想,说道。
          她也还是第一次见到云曦,这些天来一直躲她,今天却还是撞上了,面对云曦那风华绝代的人儿,却生不起一丝厌恶之感,让她愈发觉得,她才是那多余之人。
          百里登风皱了皱眉:[怎么你也这样,凌姣你不知道,她跟我聊过,处处不离齐楚之事,我齐国本就势弱,依靠虞国才勉强与楚人抗衡,她没有明说,却是在威胁我,若是虞国跟楚国联盟……呵呵]
          百里登风苦笑不已,他经常随军征战,见惯了楚人的悍不畏死,大齐虽然看似风光,但跟强盛的楚国一比,差了何止一星半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11 01:53
            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11 08:17
              @虞柳吟 咳咳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11 09:07
                元宵节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11 12:59
                  没看过《画江湖之灵主》不过你写的好好哦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1 13:31
                    看到画江湖系列作品的,默默过来滚够十五字!


                    回复
                    10楼2017-02-22 23:52
                      离比赛结束还有五天,希望楼主能在结束前完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23 10:41
                        叁。
                        云曦虽然暗里威胁他,但是虞齐两国毗邻,占了地利,先不说虞国有没有跟楚国联盟的意愿,就是虞国真跑去和楚国联盟,怕还等不到楚国来援,就被齐人出兵先给灭国了,这一点,虞国皇帝恐怕比谁都明白,不然,两国也不会交好这么多年了。
                        只是说来说去,一切的原由都在大齐自身上,若是大齐强盛,又何惧那些宵小之辈,更何况,如今不止是楚国,诸如夜秦、北凉这些向来看着齐楚脸色的小国都愈发不安分了。
                        百里登风怀抱着她,贪婪的吮着燕凌姣身上的气息,凌姣微微一叹,亦不发一言。燕凌姣在想,若当初并没有遇上百里登风,现在又会是什么光景,估计这会她依旧还是待在师傅边儿上吧,思绪一起,不免有些恍惚出神,也就在这时,百里登风突然将嘴探到燕凌姣的耳里,柔声吐出八个字:[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
                        夏亡以妺喜,殷亡以妲己,周亡以褒姒。
                        只是当她作红颜祸水,比之妺喜、妲己,未免也太看得起她了吧?
                        燕凌姣甚是好笑,明月公主姬云曦也就罢了,如今又跑出来一个女将军慕容双,燕凌姣酸溜溜的想,百里登风招蜂引蝶的本领可真是不小呢。
                        实际上,慕容双才是最先在百里登风身边的人。
                        对于齐人来说,庆王府的大将军慕容双,怕是比百里登风这个太子更受齐人的崇敬与钦佩。
                        景云十年,楚人南侵,庆王慕容辞领兵出征,北上迎敌,而方才被齐皇立为太子,而当时舞象之年,不及弱冠的百里登风亦是在大军行列之中。
                        慕容辞深谙兵法之道,用兵如神,弱势的齐国能与楚国僵持多年,不让楚国占上丝毫便宜,很大程度上来说,就是因为慕容辞。
                        只可惜,景云十年,当初虽是逼得楚国退兵,重创楚国,但此代价却是庆王慕容辞的身死,让得齐皇,也就是百里登风的父皇好一阵哀痛!
                        慕容辞只有一女,便是慕容双,慕容辞身死之后,她率兵替亡父镇守北境,慕容双虽是女儿身份,却是巾帼不让须眉,哪怕是楚人那边,哪怕是作为齐国的死敌,对于这位巾帼将军,亦是只有钦佩的份儿。
                        而此刻,这位大将军慕容双,便是站在了燕凌姣的跟前。
                        ————
                        暖风微佛,艳阳高悬,燕凌姣一如既往的着了一身蓝衣,站在小雁塔上,凭栏远眺。
                        也是亏了百里登风,燕凌姣才得以随意出入皇城,在这繁华无比的长安城中,哪怕是碰着了齐国的丞相郡王之流,也无需下跪行礼,如此想来,似乎当初救他一命,如今还赚了不少。
                        也是不大想见到姬云曦那女人,至于慕容双,她毕竟还得镇守北境,在长安城呆了两日,甚至只是跟百里登风见了一面,便又急急赶回边境去了。
                        慕容双这个女人说来也是有些可怜,她将她比之红颜祸水,她虽然不置可否,但对于她这个人,却如何也厌恶不起来。
                        大将军身份说来好听,但是慕容双到底只是一名女子,常人还叹红颜易老,而她却是生生耗在了冰冷的沙场之上,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另一方面,慕容双长百里登风两岁,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然的,她的一颗心也全系在百里登风身上,只可惜,从始至终,慕容双也从未走进到他的心里过。
                        而说她燕凌姣是红颜祸水,或许嫉妒成分也有,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她知道,若百里登风果真娶了燕凌姣,对大齐而言,并无半分好处,这一点,慕容双知晓,百里登风明白,燕凌姣亦是清清楚楚。
                        景云十年被齐皇立为太子至今,齐皇逐渐放权,朝堂之上,又无夺嫡之争,使得百里登风的太子之位愈发稳固,三省六部大半皆是他的人马,也就是说,齐虞联姻之事,若是百里登风万般不愿,铁了心要与虞国闹掰的话,哪怕是齐皇,他也是阻止不了的。
                        只是真这么做了,其后果也不是难以预见,而原因也只能是为了燕凌姣,如此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24 00:54
                          肆。
                          [怎么跑来这里,也不说上一声,嗯,长安城的景色可还觉得好?]
                          当百里登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之时,燕凌姣不免又是一阵恍惚。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这八个字仿若化作了致命的毒药,生生烙在她心里,挥之不去。
                          她转过身子,他依旧是一声红衣,神色间难掩的疲惫,叫她看了心下一痛,抿了抿唇,方才开口,只是无关这长安城的风花雪月:[我想,我该是得走了!]
                          百里登风的身子一颤,默了默,燕凌姣方才见他点点头,嘴角牵扯的笑比哭还难看:[你来的时候我就说了,你要走我不拦你,这些天你还是头一次出来,长安城还未逛遍吧,我陪你走走,明天一早给你送行……]
                          [不了,我现在就走。]
                          她摇摇头,一脸的平静,只是心下绞痛,纤手交叉腹部,十指相扣,指甲深嵌进肉里也不自知。
                          她现在还能狠下心来,若拖到了明天,怕又是想走也走不了。
                          百里登风身子晃了晃,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不料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终是晕厥了过去。
                          燕凌姣惨笑一声,看着百里登风倒在地上,低头,微不可闻的呢喃了一句:[燕凌姣,你好狠呐。]
                          ——
                          当百里登风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在自身的寝宫乾阳宫中,尔后,便是看见她端着汤药施施然走了进来,她没走,百里登风嘴角上翘,流出一丝欢喜:[凌姣,我昏迷了多久。]
                          [不久,才一天一夜而已。]
                          她端着汤药走到他面前,冷淡的说道,他一怔,识相的闭上了嘴。
                          将汤药一勺一勺喂进他嘴角,她眼底的冷意才舒缓了几分:[你当你的身子是铁打么,在这么折腾下去,保准你活不过而立……]
                          他之所以昏厥过去,很大程度是因为身体太过劳累,又被她刺激,方才倒地不起。
                          听燕凌姣不住的唠叨,百里登风却是无比欢喜,大手握住燕凌姣的柔荑:[你没走就好,没走就好。]
                          闻言,燕凌姣心下一颤,只得微低下头:[我终究还是要走的。]
                          百里登风手僵了一下,脸颊煞白,良久,才轻叹一声:[无奈身在帝王家。]
                          燕凌姣沉默不语,她如何不知道百里登风的苦楚,百里登风若是舍弃姬云曦娶她作太子妃,便是舍弃了整个齐国的子民,到时候,她便真的是慕容双口中的红颜祸水了。
                          ……
                          [不若相忘于江湖么?凌姣,今生是我负了你,若有来生的话……]
                          百里登风苦涩一笑,只是来生的事情,今生又真的说的准么?他不愿娶她作侧妃,甚至,这个念头他从未想过,若有可能,他只想与她长相厮守……
                          相忘于江湖,怕是最好的结果了。
                          ——
                          燕凌姣终究还是走了,在百里登风痊愈的第二天,便留下一封书信,趁着百里登风不在的当口,便离开了长安城,她被准许随意出入皇城,自然也不会有人难为她。
                          镜湖,于江湖上的地位极高,同时也是燕凌姣的师门所在,说是师门,其实也只有她们师徒两人罢了,燕凌姣的师傅医术高绝,被称之医仙。
                          镜湖距离长安城颇远,等她赶到镜湖,已经是离开长安城的第十天了,燕凌姣方到镜湖边上,便听见湖边上那栋小木屋里传来一句好听的声音,如若天籁:[死丫头,离开了这么久居然还知道回来?]
                          [嘻嘻。师傅,这次徒儿回来便不走了,好好守着您就是了,]
                          闻言,燕凌姣莞然一笑,道。
                          长安啊,它既是城,它也是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24 00:55
                            终。
                            ……
                            “如果你还能活下去的话,欢迎来找我报仇。”
                            红衣男子瞥了眼地上狼狈不堪的弯刀情圣,踏步过去,冷声说道。
                            浪里花捂着裆部翻地打滚,哀嚎不绝,听的红衣男子如是说,忙伸手指着他,中气不足的道:“你是谁?”
                            “我姓百里,单名川,字登风,叫我百里登风吧。”
                            百里登风。
                            听得这名字,甲轩抿了抿嘴,一阵恍惚,说不上是何原因,只是啊,就像是遇见了很久没遇见的人呢。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2-24 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