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是灯塔吧 关注:13贴子:791
  • 7回复贴,共1

【Lightower】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短篇合集。基本上中篇长篇都会单独开贴,所以这里也是绝大多数黑历史堆积的地方:D
能月更是最好,但是看样子估计不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2-11 14:33
    “好热啊……”小姑娘擦了擦汗,望着面前的一排店铺,感到有些眼花缭乱。
    她的爸爸在大城市工作,妈妈生病了,要她去给妈妈买药。
    挤过一群群人,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药店。药店内十分安静,没有什么人在里面,站在门口,只感到一股空调的凉风扑面而来。
    她小心翼翼地迈进店中:“有人吗?”怯生生的声音并不大声,大概是在纳闷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
    “有人啊,小姑娘,要买什么吗?”一个脑袋从前台冒了出来。他刚刚坐着,小姑娘自然没有看到他。
    女孩打量着这个少年:浅浅的棕色眼眸,勉强垂到肩膀的黑色头发,一张温和的脸,皮肤略显苍白。手插在衣兜里,此时正看着她。
    “大哥哥,我要买这几种药。”小姑娘脆生生的音线很讨人爱。她把手中的单子给了少年。
    少年微笑着接过单子:“小姑娘,你看起来挺健康的啊,这些药都是很贵的,是给谁治病的啊?”
    “我妈妈啊。她得了一种病叫渐冻症,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呢。对啦,哥哥你是左撇子吗?”
    少年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啊……不是呢,我的右手受伤了,不能动的。”
    “哦,是这样啊。”小姑娘并没有多问。
    少年将她要的药装进了她的篮子里,小姑娘掏出一叠皱巴巴的钱,这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了。
    “小姑娘,还差五十元。”少年用左手数了数她的钱,看向她。
    小姑娘愣了一下:“是么?那……妈妈怎么办?”
    看着她那快哭出来的小脸,少年无奈地收起钱:“好啦,别哭了,这五十我替你付了,不过记得还我。”
    “谢谢哥哥!你最好了!”小姑娘破涕而笑。要是妈妈好不了,那自己就没有东西吃了,“我总有一天会还你的!”五十元,可不是小数目呢,眼前这个少年能帮自己,说明他心很好吧。
    “嗯,”少年温和地笑了笑,“快回家吧,别让妈妈等急了。”
    “好。”小姑娘笑嘻嘻地走去,在门口又回过头来“哥哥,我姓岚,叫琅琅,住在絮云路32号,你叫什么?”
    听到岚字时,少年的身子猛的颤抖起来,眼中闪过片刻的失神:“我叫……和平……”
    “那我走了,和平哥哥。”琅琅没注意到和平的不正常,挎着药篮,蹦蹦跳跳地走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和平跌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渐冻症……姓岚……妈妈……”转眼,已是泪流满面。
    ——————————————————————————
    妈妈,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你快醒来吧……琅琅不会不听话的……
    快醒来吧……
    琅琅坐在医院急救室走廊的椅子上睡着了。
    那天买药回家,妈妈的病情就恶化了,现在已经是呼吸困难,在急救室里抢救。
    妈妈……
    吱呀,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一位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哪位是病人家属?”
    “我。“琅琅勉强睁开眼。
    “你妈妈她的渐冻症已经很严重,要用美国食品药物监督局批准治疗肌萎缩侧索硬化的药物为力如太(Rilutek)进行治疗,否则……”
    琅琅很聪明,自然知道“否则”后面是什么。“那……要多少钱呢?”她急切地问。
    “五……”护士迟疑了,她知道这个小女孩绝对拿不出这么多钱,但她不想打击她。“……五十万。”
    “轰——”琅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五十万,连爸爸几年赚的钱也才几万。五十万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护士有点愧疚地看着她。这个女孩怎么会承受的了这么大的压力呢?五十万,对于她都算巨额了。
    “你们这些坏蛋!还说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呢……这么多钱,我怎么会有……”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琅琅的脸上滚下来,她好恨,为什么医生要这么多钱,为什么自己这么无能,钱,真的比人命还要重要么?
    她眼前一黑,晕倒在医院走廊。
    ——————————————————————————
    琅琅是在一间病房里醒来的。
    “醒啦,吃点水果吧。”那位护士见琅琅醒来,微笑着递来一个盘子。
    “不要。我妈妈呢?”琅琅顾不上这些,一个翻身就下了床。
    护士无奈地看着她:“你叫琅琅对吧。琅琅,你妈妈已经在接受治疗了,力如太(Rilutek)的钱,一个陌生少年给你交了。包括你和你妈妈的住院费,手术费。”
    陌生少年……她想起了和平。
    “阿姨,他在哪儿?我得去谢谢他。”琅琅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他给你交完钱就走了……喂!”

    琅琅在大街上狂奔。药店找不到他,也许在自己家?
    临近家门,她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和平哥哥!”她大喊,加速冲向家门。
    和平蜷缩在琅琅家门槛上,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眼角的泪痕。
    “哥哥!”琅琅拼命地摇着他,直到他睁开双眼。
    她又哭了,但并不是号啕大哭:“哥哥……你为什么要花五十万……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到底是为什么?”
    “别哭。”和平温柔的笑从来没从脸上消失过,“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嗯。”琅琅擦干眼泪,看着和平。
    “我小时候很好动,在十岁时突然被检查出有渐冻症,”和平的目光飘向了远方,“那时还没有可以治疗渐冻症的药物,得了这种病,少则一年,多则五年,只能等死。”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悲伤,“爸爸直接把我丢弃,他认为我就是个带来灾难的灾星,会祸害身边的所有人。”
    “妈妈对我很好,她那时怀孕了,是个女孩。她塞给了我五万,不然,药店老板怎么会肯收留我。”
    “渐冻症是家族遗传病症,所以,我的妈妈,极有可能也有渐冻症,现在看来……”和平温柔地望着天空,“是真的。”
    琅琅听的不对劲:“你……你是……”她的声音在颤抖。
    和平站了起来,笑的很灿烂:“我原名岚琅晨。”
    “哥哥……”琅琅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月后,琅晨死于渐冻症。
    ——————————————————————————
    五年后。
    一名绝色少女,捧着一束花,来到墓前祭拜。
    “哥哥,你知道么。妈妈病好了,欠你的五十万,按你的心愿给妈妈了。在天堂等我,我一定来找你。这样……就好了吧……”
    “天堂……是没有痛苦和分离的呢……”

    ——EN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2-11 14:35
      这是一片原始森林,层层叠叠的枝桠上长着翠色欲流的叶子,偶尔有三两只鸟儿或是虫的啼叫声给这里抹上了一层静谧的美好,阳光斑驳地倒在地面,将那枯叶上仅有的水分带走,不久后,这片叶子就将没入泥土,成为大自然最好的肥料。常年累月如此,这些松树便成长得遮天蔽日,使得森林里有了无数的阴凉。
      看到了那棵森林最高大的树吗,那个黝黑的树洞里,住着一只熊。它生活的挺不错,却总是愁眉不展。
      它想去找那朵花,那朵属于自己的花,带来快乐和永生。同伴们都说,它疯了,森林外面有对它们垂涎三尺的猎人,有黑洞洞的枪口,去过的动物,还从来没有回来过。
      但是,当熊决定了一件事,又有谁能阻挡呢?
      它出发了,没和谁说,也没准备。它自信的认为人类不能阻挡它,它会用自己锋利的爪子硬生生撕碎那些碍事的生物。没有任何东西能在我的爪下逃走。熊是这么想的。
      它走到了森林边缘,四下张望,并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人类的气息。他放心了,人类也不过如此。它大胆地走出森林,长满野花的草原似乎就在眼前。它不禁好奇哪朵花最美,是代表爱情的红玫瑰,代表快乐的蒲公英,还是代表幸福的四叶草?
      他不知道的是,在一旁的灌木丛里,猎人已经端起了猎枪。
      “咔郎”的上膛声,对着熊扣动了扳机。
      ……
      它的胸前开了个血窟窿,红色的液体喷涌。
      熊找到它的花了,但那是用它的鲜血和生命来成长的。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2-11 14:36
        什么啊。
        揉了揉自己晕乎乎的脑袋,逐渐清醒过来。还好,自己没死,活的好好儿的。
        话说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啊。
        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手,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毛绒绒的手掌,白得像雪。
        心脏差点停跳。
        他发现自己变成了……
        兔子。
        没错,就是那种长着两只耳朵三瓣嘴的生物。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地回忆了之前的事:甲板上有人大喊着大家快逃命啊,然后自己脑袋一热居然直接拿了个游泳圈就往下跳,不是笨蛋是什么。海浪一波一波的打来,迷糊中好像看到了船被整个掀翻,落了个泰坦尼克号的下场。
        但愿那船真是泰坦尼克号,那自己也死而无憾了。
        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对的了,干脆不去管了。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
        看了看四周,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咸腥的海风抚着草叶沙沙作响。少许野花点缀其上,一只蝴蝶在其中滑翔穿梭,七彩的翅膀折射出灿烂的阳光,前面有个少年,似乎是在看风景。
        风吹起他的发丝,随着宽大的白衣飘动。看不到他的表情,却给人一种恬淡的美好,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仙人下凡,他不禁有些痴了,如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知道世上有如此优雅的人。
        那是他第一次遇见齐言,有红蓝异色瞳的少年。

        齐言和我说过,在他的家乡,红蓝异色瞳被视为异类,被村民所不容。他说得面无表情,仿佛在述说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
        齐言没有因为我是兔子而放弃对我自言自语,他把我当做了他的朋友,天天找来食物给我。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这个海岛有神明护佑,所以少有人烟,也没有灾难。
        齐言并非是面瘫,他只是被人排挤而冷漠,对我,也许才是他原来的面貌。
        后来的一天,齐言的父母要来海岛找他,信鸽带来的消息,信上的话语让我隐约感到不安。齐言是一个大家族的传人,因为异色瞳的事就拖到现在,如果他要回去继承家主什么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朝他端起枪。
        话是这么说,齐言仍表现的很激动,那天他早早的做了一桌丰盛的佳肴,房间也整理得整整齐齐,他不停地搓着手,脸上再也没有以往的冷漠。他从早上开始就做在桌旁等待他们,一直到夕阳西下也在等。
        他们终究没来。信鸽带来了他们遭遇海难后留下的尸骨。
        他开始变得暴躁,一把将桌子掀翻,摔碎了茶杯,又狠狠地向空中挥舞着拳头,好像要击败什么看不见的敌人。整个屋子被他闹得乌烟瘴气,我也只能躲在床下看着他。最后,也许是要冷静一下,齐言摔门而去。留下我独自解决桌上的菜肴。
        敲响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齐言还没回来,我无奈之下出门去找他,按常理来说,他早应回来了啊。
        最后,我终于在海岛最高的山顶上找到了正在望着星空发呆的齐言。他没哭,久久凝望着海天交接出。天空早已被墨汁染黑,晶亮的繁星点缀在上,他浑然不知,只任那夹杂着呢喃声的海风吹起手中的信,随它消失在夜色中。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想要说什么,又什么也没说,他终究只是个孩子。
        最后还是他转过身,摸了摸我毛绒绒的头,轻声道:“谢谢你,在这个时候也会让我放纵。”兔子说不出什么,我只能用头蹭着他的手。相比起他,年近三十的我也许更脆弱。
        他把我抱在怀中,站起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我们,”

        “回家……”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11 14:37
          洗漱完后,她熄了灯,抱着玩偶兔睡觉。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屋外天空出现了如同极光一样的异象,星星比以往都要耀眼,似乎有金色的流光从夜空上坠落。
          流光夹杂着呼啸声,狠狠地在地上撞开了一个大坑。碎石飞扬,她惊得翻身而起,跑下楼去。金色的流光竟然是从那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他躺在坑里,背后有有一双翅膀。
          她就是这么遇到天使的,断翼天使。
          —————————————————————————————天使的翅膀断了,那是下来人间的代价。她把天使留在家,给他包扎养伤,天使说,人死后会去天堂,那儿无聊透了,他宁愿以翅膀为代价下来生活,尝尝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她趴在床上,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你说天堂无聊,究竟有什么呢。如果死后的人会去天堂,那我的奶奶是不是去了那呀。”
          天使微笑:“说来天堂也就是个监狱,什么好玩的都没有。上帝那个老不死的不让已经活过的人下来,我还是经过了五千年的修行才成为天使的呢。别看在人间只能待一百多年,可比天堂有意思的多了。”
          “是吗,我原来还满怀期待的……”
          —————————————————————————————
          后来,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女孩成了奶奶,天使也该回去了。
          她说要和他去天堂生活,天使只是笑笑。
          再后来,她死了,上了天堂,茫茫人海,她找不到他了。
          她等待着,从期望,到失望,再到绝望。
          她就这么修行了五千年。每一天的枯燥让她明白了为什么他要放弃五千年修行回到人间。她知道和他一定会见面,只是不知要等多久,千年万年还不及呢。
          她成为了天使。她选择留下。
          又过了五千年。
          那么一天,她终于见到了他。
          “我是断翼,”他微笑“好久不见。”
          “是啊,”她勾起嘴角,“真的好久呢……”
          时间如流水,一万年就从指间流过。
          从此,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为了这份友谊,
          也为了他
          和她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2-11 14:38
            一片枫叶的故事

            我是一片枫叶.
            我己经记不清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棵有着黑色皮肤的树,就是我生长的地方.
            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八个月。现在入秋了,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养分在一点一滴地被抽走。枫树无奈地对我笑着,干巴巴的树皮看上去饱含着岁月的沧桑。
            ——孩子,实在很抱歉。
            ——我还要过冬呢,来年春天会长出新的枫叶。
            枫叶的生命,就是这么延续的。
            秋意渐浓,带着丝丝寒意。公园里空落落的,除了比我先一步坠落的一些伙伴,平躺在地上进入永恒的沉睡,就只有那些无人问津的长椅和三两成群的游人在谈论那些无聊的话题。
            戴着红绒帽的孩子,捡起地上一片金黄的枫叶。透过尚有暖意的阳光仔细抚摸叶子上纵横交错的叶脉,许久,仿佛是叹息了一声,孩子在随身的浅绿色布包中翻出一本淡黄封面的书,打开来,将枫叶小心地夹在其中一页。
            ——那个孩子我认识,姓杨,好像不是真名。
            ——那片枫叶我认识,曾一起谈论过冬天的种种。
            这些,在我死亡之后,还会记得吗?
            叶梗开始松动了,我己能听见那由细密变得沉重的“咔咔”声。自己的“时间”也快到了。
            漆黑如墨的乌鸦,像是听到了,在树顶盘旋一圈,轻轻地降落在树枝上,似笑非笑地怪叫一声。
            ——呐,让我来送你一程吧。
            树枝的抖动使叶梗逐渐脱落,我的身体开始轻了起来,枫树上其他的枫叶转过身来,凝视着我,他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应该是我一生中最华丽的时刻。
            风说来就来,我嬴弱的身体飘了起来,飘荡到了公园的最高点,我看见了公园的全貌,原来我生活的地方竟这么美丽而优雅。
            我像那只乌鸦一样,轻轻地降落在泥土上。和他不一样的是,我再也起不来了。
            我会融化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我会在无边的温暖中进入永恒的沉睡。
            意识在消失。
            那个姓杨的孩子曾经说过——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出生在大自然,又在此刻时回归她的怀抱。




            回复
            6楼2017-05-06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