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同人吧 关注:19,274贴子:1,800,958

【同人】桥驿听雨落三秋 (中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真爱。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楼2017-02-11 22:36
    二楼备用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楼2017-02-11 22: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3楼2017-02-11 22:37
        明天开学,楼楼我还是忍不住来挖一个坑,由于手机烂了,上一个坑没有去填请表打我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4楼2017-02-11 22:38
          卷一·懿世风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0楼2017-02-11 22:53
            凉夜无风闹,静阁有余声。
            “你,要我,替她,出,嫁!?”张家西院,蓝衣女子咬牙切齿的问道,双眼满是不可思议。
            “你妹妹体弱多病你又不是不知道,”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若是嫁了过去谁能好好照顾她?”
            望着这位四十有余的所谓的父亲,女子不禁轻笑出声:“体弱多病?她打我娘的时候可是好生威风呐,可不曾看出一丝病态。”
            “...”男子哑然,“就算是如此,你也到了及笄之年,该出嫁了。”
            女子嗤笑道:“不劳烦您老了,您还是先把您女儿给嫁了吧。”这个女儿,自然是指她妹妹了。
            “你嫁过去是正室,不会委屈到你的。”男子继续劝说道,“你妹妹我也会给她找个好人家,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谁规定正室就不会委屈了?山瑶是谁?你不会忘了吧?”山瑶,便是这女子的娘亲,这个男人的正室。可不知为何被这个所谓的父亲冷落,她也享受不了嫡出的待遇,而是自小被训练成了暗卫,也不知帮这个男人做了多少事,杀了多少人了......
            男子无话可说,双眼望着女子思索着,而女子则毫不受影响,自顾自的吃起了水果。
            半晌过后,男子狠下心来,留下话便出门不顾。
            “你若不嫁,你娘我也就不管了。”
            ......什么?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她亦是如此,女子低下头来,眼睛里泛着杀意。
            可是,娘亲生病如此严重,她们就算离开了张家又能如何?若是不嫁,自己也没有银两能给娘亲看病了,她从未想到这个男人竟如此狠心,不,她早就该知道的......
            “...贱人!!!”女子气极,一拳砸下,桌子竟被砸坏了,“你怎么敢拿娘亲来威胁我!!?”我这些年来为张家做的还不够吗,你怎么敢这么做!?你怎么能这么做!!?
            屋子里一阵嘈杂,女子将能摔的东西都摔了,呆坐在床上思索着,能与张家结亲,想必门第也不小,但自己向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主,张汪要把她嫁过去,怕是打错了算盘了。如果嫁过去了能将娘亲也接过去的话,也许,还不错...
            打开阁门,向另一个院子走去,她的娘亲就被看守在那里,美名其曰治病。
            既然是看守,门口自然有着侍卫了,两人毫不留情的将女子给拦下了。
            “大小姐,没有张大人的允许,你不能进去。”
            女子满不在意的说道:“既然我敢来,就证明张汪同意了。”
            “大小姐,你怎么能直呼张大人的名讳。”
            “废话少说,你让还是不让?”女子明显有些不耐烦,眼睛微眯,泛起一抹杀意,“可别让我亲自动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1楼2017-02-11 22:53
              “这...”两个侍卫为难的看了看对方,二小姐的厉害他们可是见识过的...
              正待女子想要动手时,侍卫却让了开来,呵,女子冷笑,真是贪生怕死之辈。
              不顾那么多,女子直径去了娘亲休息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谁想娘亲竟然没睡。“落儿,是你吗?”落儿是她的小名,女子脸上早已没有刚才的冰冷,泪上眼眶,轻声喊了一句娘亲。
              山瑶满是心疼的打量着自家女儿:“落儿,你又瘦了...”
              “娘亲,落儿没事,只是怕,落儿以后不能老是来看您了,”女子哀叹道,“张汪让我替陈仄的女儿出嫁,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就不会让人给您治病了。”
              山瑶身子一顿:“落儿,娘亲这病娘自己知道,娘不治了,落儿你别嫁。”
              “不,娘亲,”女子摇了摇头,“您的病一定能治好的,落儿不能让娘亲受苦。”
              “可是,”山瑶还想说什么,却被女子制止了。
              “娘,说不定新夫君会很宠我呢,到时候落儿就把您接过去,再也不受张汪的威胁了。“女子强颜欢笑道,安慰着她娘亲。她倒是想明白了,于她来说,嫁与不嫁都没有什么两样了,而娘亲的病是一定要治的,只是,张汪这次做得如此之绝,若真的有机会,自己一定会让他张家好看!
              “娘亲,落儿先回去了,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女子微微一笑,“放心吧娘,落儿不会委屈了自己的,有机会一定把娘您接过去。”
              目送着女儿走后,山瑶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如今唯有望老天保佑落儿嫁的个好人家。
              ......
              次日,张家书房。
              “你果然来了。”张汪放下手中的毛笔,意味深长的看了女子一眼。
              “张大人神威,小女子怎敢不来?”女子自嘲道,“不过,想要我嫁,那也得有条件的。”
              “好,你说。”张汪没有丝毫犹豫,为了他的二女儿,这倒没什么。
              “第一,张熙为何不嫁?”既然是门当户对的大人家,她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张汪愣了愣,还是回答了:“此人二十有五,小妾也有,却仍无一子一女,我怕......”
              “噗,”女子嗤笑道,“所以让我代嫁么?来对方不是一般门第,连张大人都不能拒绝啊~”
              “你,就不怕我得宠之后报复张家?”
              张汪毫不担心的摇了摇头:“就你这性子,还指望得宠?我倒只希望你别惹事生非,丢了我张家的脸。”
              呵,张汪说的倒句句有理,自己确实不是那种讨人欢喜的类型。
              “好吧,接着第二点,”女子摆弄着她精致的匕首,用着一种不容拒绝的语调,“既然要我嫁,那么,我要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否则您老就别指望了,我相信,张大人不差这点嫁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2楼2017-02-11 22:53
                张汪站起身来仔细思索着,终是答应了,毕竟她嫁得风光,张家也脸上有光。
                女子心满意足的出了门,不想与她那亲爱的妹妹撞了个正着。
                “怎么是你!?”张熙一身鹅黄色的长裙,好生可爱,可在看见女子时,小脸上立马布满的厌恶之情。
                “怎么不是我?”一抹杀意在女子眼眸闪过,隐藏得很好,并未被察觉,“我的好妹妹,最近过得挺滋润的呀。”
                说罢,女子一把拉过张熙的手关心的说着:“好久不见,姐姐我甚是想念啊。”嘴上虽这么说着,手上却是开始用劲。
                张熙的小脸痛得有了几分狰狞,嘴上叫嚣着:“贱人,快给我放手,不让我要你好看。”
                啪!
                清脆而有力。
                张熙捂着自己的脸,都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泪珠不要钱似的哗哗流下:“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我怎么不敢呢,我的好妹妹啊,你娘没教你什么是礼貌吗?”女子甜甜一笑,在张熙眼中却是那么的刺眼。
                “你给我等着,我要去告诉父亲!!!”张熙哭叫道,身旁的下人早已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呵,”女子嗤笑道,“我既然敢打你,就证明张汪他不会管。”
                张熙愣住了,好像有几分道理,以前这个贱人可不敢如此对她,今日为何如此嚣张?想到此处,张熙不由闭上了嘴,只是狠狠瞪着女子的眼睛表明了她心中的不甘。
                “真是无趣。”见这个“好妹妹”没了声,女子便撇了撇嘴,转身走人了。
                留下张熙和众仆在风中凌乱。
                ......
                三日之后,便是良辰吉日,张家院里好不热闹。
                今日天朗气清,正是二月初,园中的花儿竞相开放,花旁的美人儿,也在一心一意的学着规矩。
                “阿婆,为什么走路要这样?好生别扭。”女子一字一顿的说道,说罢,便站直了身子,刚才那样扭来扭去的,真是难受极了。
                “哎呀,我的大小姐啊,你连路都不会走,可不是让人家笑话吗?”一旁的婆婆耐心的劝说着,“走路可得讲究,要走出女人味啊。”
                女子不由翻了个白眼,不就结个婚么,要这么麻烦吗?
                “哎呀哎呀,我不学了,”女子撇了撇嘴,“这些东西,学来无用,学它作甚?”果然自己还是适合盗窃杀人,女人味什么的真心不适合她。
                “这...”婆婆一脸为难,“大小姐,我这也是收钱办事啊,您就学了吧。”
                “不要!”女子甩了甩袖子,“张汪不会找你麻烦的,你放心去休息吧。”
                话音刚落,女子身影一闪,踩在了屋檐上,还不忘像惊呆了的婆婆挥了挥手:“阿婆,就此别过。”说罢,便跳下屋檐回自己的小屋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3楼2017-02-11 23:05
                  啊啊啊懿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12 01:12
                    顶顶(。・ω・。)ノ♡
                    镇楼图美爆了(。・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12 10:11
                      顶顶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12 15:39
                        来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2-15 06:42
                          woc,系统崩溃存稿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0楼2017-02-24 21:48
                            爆炸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2-24 23:0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25 08:56
                                啊啊啊本命bgcp啊更新求艾特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25 20:21
                                  婆婆一脸惊慌的去找了张汪,张汪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恍然想起不能让人知道他这个女儿会武功,遂又突然阴沉的说道:“今日看到的事,我希望你能守口如瓶,阿婆你就去管事那领了赏钱,回去吧。”
                                  如果你能安全回去的话......
                                  婆婆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急忙离开了,真是见了鬼了,这张家大小姐像个男人似的一点都不懂女子礼节!?心中腹诽着,却也只能将这个疑惑留在心里,她可不敢得罪张家。却不知她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张汪皱眉望向窗外,站起身来,却又迟疑着坐了回去,“子灼。”
                                  “大人,属下在。”一道男声响起,话音刚落,张汪身旁便出现了一道身影。
                                  张汪若有所思地问着:“子离今天多大了?”
                                  “子离今天二八年华。”男子简洁的回答道,子离是他的妹妹。
                                  “让子离跟着大小姐吧,好歹有个伴。”传递消息也方便一些。
                                  “是。”
                                  张家西院。
                                  “张汪让你跟着我?”女子挑眉,显然是质疑的。张汪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不会是来监视她的吧?
                                  “是的。”黑衣女子低头回答道,她对眼前之人一向都是崇拜的,可张大人却如此交代她,内心纠结不已。
                                  “那么...从今日起,你的主子是谁?”
                                  “是大小姐,血落。”黑衣女子恭敬的回答道,她自然知道大小姐在担心什么了。
                                  女子哑然,血落是她的代号,严肃的摇了摇头道:“从此以后,张家再无血落,你告诉我,你奉谁为主?你与张汪什么关系?”
                                  子离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心里已经做了决定,立即回答说:“属下子离,奉大小姐张春华为主,张大人与子离没有任何关系,子离此生绝无二心!”
                                  “好,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人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欺负,”张春华淡淡地说道,“不过...若是背叛了我,下果,你肯定是知道的。”
                                  “子离明白的。”子离心中松了口气,其实她还挺怕自己不被承认。
                                  “张汪有对你交代什么吗?”张春华挑眉,她绝不相信自己这个“父亲”没有打其他算盘。
                                  “回小姐,张大人要子离帮忙传递消息,顺便....”
                                  “顺便监视我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张春华心里了然,不过这回,张汪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子离点了点头,心里对大小姐有着几分心疼,贵为张家小姐却自小与他们这等下人一同训练,完全没有享受到小姐的待遇,可她却如此的坚强,成为了女子里最优秀的人,让自己崇拜不已,她倒是希望希望大小姐能嫁个好人家。
                                  见子离点头,张春华却是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对于这个“父亲”,她可不抱什么希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4楼2017-02-25 21:25
                                    更新了(´・ω・`)话说司马二达什么时候出场啊_(:з」∠)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25 22:48
                                      感觉要死了,睡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9楼2017-02-26 03:13
                                        不过有个会武功的人陪着她自是极好,张春华打量着眼前的子离,当下觉得挺满意的,随即吩咐道:“你去换套丫鬟的衣裳,过几天跟我离开张家吧。”
                                        “是。”
                                        ......
                                        时光向来是匆匆流逝的,眨眼间便到了出嫁之日,张府上下,一片喜庆。
                                        子离也有点小激动,天刚蒙蒙亮便来喊自家小姐起床梳洗打扮了,倒是搅了张春华的清梦。
                                        “小姐,今天是大日子,可不能贪睡啊。”子离一脸歉意的说道。
                                        “恩。”张春华揉了揉眼,坐起身来,看了眼漏壶上的时辰,不过才刚卯时而已。
                                        不一会儿,张春华梳理好发髻后,门外也陆续进来了几个老嬷,给她着妆容,戴首饰,张春华任由这些人摆布,待其换上了血色嫁衣后,一名老嬷夸赞道:“大小姐真是美若天仙啊,这仙姿玉容,世上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来了。”
                                        呵呵,真是虚伪,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己转,张春华心中有着些许无奈,连及笄礼都不曾拥有的自己竟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还真是...
                                        很快,一个婢女又帮张春华梳理好了一个新娘发髻,突然撇到了铜镜中的自己,眉头微蹙,却也有着别样的美感。
                                        张春华只觉脑袋里一阵晕眩,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今天...她就要出嫁了么?嫁人,还真是这辈子自己从未敢想敢做的事情......
                                        张春华微微抿唇,在其中一名老嬷的搀扶下,往张府前厅的方向走去。
                                        “好了好了,司马公子派来的迎亲队伍已经到府门口了,咱们该送新娘子出嫁了。”一名喜婆跑进门,随即拿起一旁的红盖头,帮张春华盖上。
                                        片刻后,张春华在众人的簇拥下,被扶着出了西院。
                                        走在去前厅的路上,张春华心中有一抹思绪,难道因为对方也不是自愿的,所以迎亲才没有亲自到场吗?虽然自己并不是真心要与什么司马公子成亲,可他这么随便,让她有着些许不爽。
                                        走到前厅后,张府里外爆出一阵热闹的唏嘘声,随后又响起了不少鞭炮声,衬的张府内外一片的热闹。
                                        “新娘子,进轿吧。”喜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张春华被扶进了一间花轿里,被抬着朝司马府的方向而去。
                                        刚一坐稳,张春华便扯下了头上的红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悄悄的撩起一丝花轿的帘子,看了眼外面的情势。
                                        此时的迎亲队伍正一路朝着街市最繁华之处走去,街上两边正站着不少看热闹的百姓,还有一些有心的百姓甚至早已准备好了花瓣,待花轿经过时,抛洒过来。
                                        没过多久,花轿便在司马府门口停下。
                                        张春华看了眼门口站着的人,随后拿过红盖头盖上,等着喜婆扶她出花轿。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30楼2017-02-26 08:48
                                          司马府府门外,此刻正站着不少的人,估摸着府中的主子们这会儿都到了。
                                          一位男子此时从门内缓步走了出来,轻抿着薄唇,面上棱角分明的冷峻,一席红衣,尽显华美潋滟。
                                          张春华坐在花轿内,随后只听外面喜婆声音传来,“新郎官,去扶新娘子出花轿吧。”
                                          “恩。”司马懿淡淡的恩了一声。随后,只见花轿的帘子被人轻轻的撩开,从外面伸进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来,伴随着一道淡漠的声音——
                                          “把手给我。”
                                          张春华顿时就更不爽了,甚至有些的恼火,明明是这小子要娶她,怎么搞得好像她硬是要嫁上门一样!
                                          “今日是你迎娶我的大日子,难道你不觉得背我进去更显诚意吗?。”张春华撇了撇嘴低声说道,直接坐在了花轿里,耍起了小性子。
                                          外面,喜婆听到张春华的话,吓了一大跳,立即凑上来对着张春华悄声开口,“我的大小姐哟,今天可是你大婚之日,你可不要惹得新郎官不高兴了。”
                                          “我说,我的未来夫君,你到底背不背?”张春华好似没听见喜婆的话,再次问道。
                                          花轿外,司马懿在听到张春华的话后愣了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仿佛能想象到坐在花轿里的人皱着眉头撅着小嘴的样子。早在前几天,自己大哥就给他看了新娘子的画像了,竟是比自己小了整整十岁,那冷峻的小脸却带着几分可爱的味道。
                                          过了半晌,司马懿竟鬼使神差的开了口:“上来吧。”
                                          见这个“未来夫君”真的同意了,张春华微挑眉梢,心里这才舒服一些,撩开了花轿的帘子,往司马懿的背上趴了过去。
                                          趴在司马懿背上的那一瞬间,张春华有种自己趴在一块万年寒冰上的感觉,不禁微微一抖,暗自感慨,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冰冷之人...
                                          当司马懿背着张春华走进司马府大门时,站在门口的众人全都惊呆了,这还是他们那个冰山司马懿吗?确定没有被调包?
                                          ......,
                                          此时的张春华正等待新郎官的到来,她独自坐在房间内,听着外面人来人往的嘈杂声,一派的热闹之气。
                                          张春华不知怎么的,突觉心情大好,一人坐在放满了糕点的圆桌旁,一杯酒一口糕点,一点也不含糊。
                                          直到一名喜婆推门而入,撞见这一幕不由急声道:“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自己吃上喝上了!”
                                          “现在离天黑时间尚早,我一人在这得坐半日,吃点东西也没什么。”张春华无所谓的开口道。
                                          喜婆闻言,笑了笑:“过了今日,你就是这司马府的少夫人了,往后的日子可顿顿是大鱼大肉的,怎地也不在乎饿这一下午了。”
                                          喜婆说完,便往张春华的床榻走去,放上了一块蚕丝白布。
                                          看着那蚕丝白布,张春华微拧眉心:“这是什么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32楼2017-02-26 08:50
                                            春华厉害了(๑•̀ㅂ•́)و✧
                                            话说二达身上这么冷,是需要春华暖暖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2-26 08:51
                                              哇赞


                                              收起回复
                                              34楼2017-02-26 21: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2-27 09:37
                                                  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3-11 18:32
                                                    求更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3-12 12:05
                                                      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8楼2017-03-13 18:42
                                                        兄弟们,存稿子的电脑没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3-17 18:52
                                                          我绝对不会太监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40楼2017-06-07 23:51
                                                            “这是老太太吩咐的,说是明早要检验的。”喜婆捂嘴一笑,话语间满是暧昧。
                                                            张春华一下子懂了,忽的有些尴尬,面色微微一红,不再与喜婆说话。
                                                            喜婆临走前,又看了眼沐云槿,再三叮嘱道:“这合卺酒可别喝完了,若不然晚上喝不了交杯酒了。”
                                                            “知道了。”张春华懒懒地开口道。
                                                            喜婆走后,张春华坐起身来,走向床榻,抓起那块白布,满眼嫌弃。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外面的宾客声音也渐渐的小了下去,房间的门再度被人推开。
                                                            司马懿走进门里,便见张春华双颊微红的躺倒在软榻上,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已被她全数拆下,一头青丝垂散乱的披着,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感。
                                                            见状,司马懿瞥了眼圆桌上已经空了横倒的酒壶,不禁有些失笑,“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你说谁呢?”张春华撇了撇嘴坐起身来,早在门开的时候她就醒了,如果不是他骂自己没忍住,说不定就这么混过去了。
                                                            司马懿没说话,径直向张春华走去。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张春华不由紧张的往后靠了靠,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睡觉啊。”说罢,司马懿熄灭烛火就在张春华旁边躺下了,看样子是真的打算睡觉了。
                                                            “......”黑暗之中,张春华盯着眼前这个绝美男子,心情颇为负责。
                                                            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司马懿冷不丁来了一句:“你想打地铺的话请随意。”
                                                            傻子才打地铺呢!张春华无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便紧贴着墙壁睡了。
                                                            次日,张春华是被司马懿拍醒的。
                                                            司马懿淡淡的道:“女人,你怎么睡的和猪一样死?”
                                                            “你才是猪呢!”张春华炸毛了,什么人啊。
                                                            司马懿并没有那个兴趣与她顶嘴,便催张春华快点更衣,等会还得去见长辈呢。
                                                            张春华这才发现自己还是一身鲜红的嫁衣,是了,昨晚她是直接穿着睡的。在这司马府,人不生地不熟的,她哪有可以换洗的衣裳呀?张春华撇了撇小嘴刚想开口,正巧子离给她送衣服过来了,这才罢了。
                                                            那么,拿到了衣裳,就这么换!!?
                                                            张春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司马懿———站在桌前正背着她,应该是在看书吧?算你是个正人君子。
                                                            不敢有丝毫迟疑,张春华飞快的将衣服换好,然后咳了几声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司马懿转过身来,上下扫了几眼,眼前这人儿一身水蓝色襦裙,很随意的将头发盘起,简单干脆,精致的小脸稚气未脱...
                                                            “大叔,你不会是看呆了吧?”张春华双手环抱,嘴角微勾,她对自己的容颜可是相当自信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41楼2017-06-08 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