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47贴子:23,178

【蹇贤思齐】猫鼠游戏(EvanX易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在L上写的,但是好歹也是贴吧小斗士,想了想还是要发过来,已经完结了,所以不会弃坑,放心跳。
之前发的时候有童鞋说第一章像风弄大大的《袭警》,但是请大家放心,我绝对没有抄袭风弄大大,但是我不否认这个开头真的很像,可是内容完全不同的,如果还是有人觉得不好,那我就删帖。


回复
1楼2017-02-15 11:04
    1.
    易柏辰做警察的第一天出警就遇到了黑帮火拼,那年他警校刚毕业,正是年轻气盛正义感爆棚的时候,接到上面通知,二话不说挂了枪,骑着摩托去了案发的码头。
    当时码头乱作一团,几十把手枪砰砰作响,还有冲锋枪的声音。警车的鸣笛声,群众的尖叫声,受伤者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易柏辰有些蒙逼,他举着枪,一会向左看看,一会向右看看,就是不知道该去哪里。
    一起来的队长见他第一次见这种场面,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去疏散群众,别随便开枪。”
    易柏辰点点头,心里有些小失落,但还是按照队长的命令去疏散群众。
    这次火拼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庞大,但是警察增援的也很快,场面渐渐控制住了。易柏辰四处望了望,发现已经基本没什么群众了,正想去找队长报告,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悍匪举着枪,要射杀无辜市民。
    易柏辰眼疾手快的拔枪,悍匪被一枪毙命。
    yes!在心里比了个手势,易柏辰小跑过去扶起了受到惊吓的无辜市民。
    “先生,你没事吧?”他轻声问。
    无辜市民抬起头,一张温润的脸就进入了视线,小易警官的心脏普通跳了一下,那人用很好听的声音说:“谢谢警官,我没事了。”
    易柏辰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人,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哦……哦哦!不客气不客气!你……没受伤吧。”
    无辜市民温和的笑了笑:“没有。”
    小易警官顷刻间沉迷在了对方的笑容里:“没,没有就好……”
    无辜市民看着他那双大眼睛里自己的影子,忍不住笑到:“警官,可以送我出去吗,这里都被封锁了,我脚受伤了。”
    “哦哦哦哦哦,好!”小易警官赶忙恢复了原本的正义感,在心里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的色心,然后道:“我先骑摩托送你去附近的医院吧,然后你打电话叫你家人来接你。”
    “多谢。”
    易柏辰扶着无辜市民出了封锁线,然后让对方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带好头盔。”
    对方很温柔的接了过来,小易警官感觉自己被迷惑了,单身了二十多年难道春天终于要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易柏辰小心翼翼的问。
    那人看了他一眼,这随便的一眼都叫小易警官想要尖叫,太他妈性感了!就是我的菜啊!!
    “我叫马振桓。”那人道。
    “你好你好!我叫易柏辰,你叫我易恩就好了!”他挠着头发笑的一脸灿烂。
    “警官,我们该走了。”马振桓温柔的提醒他。
    “对对对。”小易警官连忙上车,带好头盔后,咽了咽口水,小心的说:“那个,你脚受伤了,恐怕坐不稳,你………你可以…扶着………那个…我的腰………”
    越说声音越小,易柏辰咬着舌头,差点羞愧的倒地。
    “好。”对方居然答应了,并且还把手放在了他的腰上。
    易柏辰呵呵呵的傻笑了几声,然后骑着他的摩托,开了出去。
    小易警官身手了得,还点了警笛,一路畅通无阻的把人送去了医院。扶着他进了病房,立刻有医生围上来诊治。
    易柏辰在旁边看了一会,忍不住道:“那个,我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
    马振桓笑了笑:“我自己打就可以了。”
    “哦。”易柏辰点点头,随后看了马振桓一眼,又有点不死心:“不如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吧,我估计过段时间警署会要找目击证人了解情况,有问题你可以联系我。”
    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易柏辰真想一头撞死。
    马振桓看了他好一会,就在易柏辰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后者却开口道:“好啊。”
    小易警官顿时心花怒放,乖乖的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马振桓输入完后,他拿回手机打了过去,听到对方的手机振动后,笑呵呵的说:“那,那你记得给你家人打电话哦,我就先走了。”
    “嗯。”马振桓点点头。
    小易警官乐不思蜀的走了,马振桓见他离开后,打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小熊,过来接我,我受伤了。”
    很快,一辆黑色跑车就停在了医院外面,一个一头卷发的年轻人和另一个银色头发的人走进医院,直奔马振桓而来。两个人扶着他,出了医院上了车。
    “这次是我们的失误,没想到青帮会留一手,还好你没事。”陈向熙忍不住道。
    “还好Evan你反应够快,青帮这次跟警察联手想做掉你,看样子是想孤注一掷了。”连晨翔一边开车一边道:“虽然损失了货物,不过你人没事就好。不过……你是怎么从警察的封锁线里出来的?没有人认出你是百鬼的‘绅士’吗?据我所知,百鬼帮会的‘绅士’可是已经被警察列入黑名单了啊。”
    马振桓忽然笑了起来,他想起刚刚那个小警察笑得一脸白痴的模样,忍不住道:“被警察送出来的啊,还一路鸣笛护送到了医院呢。”
    “我去!行啊!哪个白痴下回介绍给我。”连晨翔忍不住笑到。
    “你?还是算了,‘乌鸦’的名头可是常年列在警察通缉榜上前三甲的,每个毕业的警察人手一本通缉榜,不认识你还真是对不起你。”陈向熙道。
    连晨翔翻了个白眼:“我是排第三,但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通缉榜上会有我的照片,却没有宏正和伟晋的。他们俩一个第一一个第二,比我危险多了,结果警察偏偏把他俩的照片给隐藏了,你看现在,他们俩可以天天上街游山玩水,我连接个人都要小心翼翼的。”
    马振桓闭着眼睛无视他:“他俩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阎王’和‘书生’,这两个代号都是从特种部队里带出来的,警察内部有意包庇,你管不了。”
    “那他们不会帮我也通融一下。”连晨翔踩了刹车,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
    三个人纷纷开门下车。
    “他们俩懒得理你,给你点压力也好,不然你还不得上天。”陈向熙说完,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易柏辰回到警局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针对这次黑帮火拼,警局局长林子闳特意召开了全局会议。
    易柏辰欢天喜地的坐在桌边,跟一脸苦大仇深的林局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旁边的鉴定科长许明杰受不了咳嗽了一声,小易警官才收敛了一些。
    林局长对今天下午的行动做了强有力的总结,批评了一下之前的表现,展望了一下美好的未来。然后大手一拍,厉声喝倒:“我就想知道,封锁的这么严密,‘绅士’到底是从哪个旁门左道给我跑了!”
    所有人虎躯一震,连一向调皮的王以纶都收敛了起来。易柏辰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声问道:“局长在说谁?”
    王以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刚入职时发的黑名单你没看?”
    “我……我找不到了……”他无奈的说。
    “我的天!”王以纶无言以对,“百鬼帮会知道吧,C市最大的黑道组织,咱们警局管辖内的所有黑道势力是由百鬼帮会代号‘绅士’的人物管理。今天的任务是警局联合青帮黑了‘绅士’的货,本来可以一网打尽抓到绅士,结果让人给跑了,局长生气呢。”
    易柏辰连忙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然后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再给我看一遍!把这张脸记住了!下回见到命不要了都给我带回来!”林子闳在大屏幕上投下一张照片,“‘绅士’,道上都叫他Evan…………”
    易柏辰刚一看到大屏幕,一口水全喷在了桌子上。
    屏幕上的人一副温润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眼熟。
    卧槽!!!不就是我上午救的那一个!!
    小易警官奔溃的举着杯子,看着面前林局长的脸,悲催的想着要不要说。最后他咽下口水,打死也不说!


    回复
    2楼2017-02-15 11:04
      2.
      下班回家,易柏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删了马振桓的电话。秉着绝对不可以留下罪证的态度,他删的一丝不苟,毫不留情。
      等看到电话没了,他才缓缓舒了口气,这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还不被扒光了鞭尸。一想到林子闳那张冰块脸,易柏辰狠狠打了个寒颤。
      其实易柏辰也不是怎么怕林子闳,因为林子闳算得上易柏辰的恩人。易柏辰上高中和大学的钱都是林子闳掏的,换句话说林子闳是他的资助人。
      易柏辰高二的时候父母车祸,双双离开了人世。他父母是私奔出来的,从小易柏辰就没见过什么亲戚,父母双亡后他就像迷途的羔羊,无所适从。这时候林子闳就出现了,林子闳没上过高中,初中开始就去当了兵,一当就是十几年。
      那时候林子闳还是个特种兵,一次部队扶贫,认识了易柏辰,然后就开始写信资助他上学。易柏辰十分感激他,做警察也是因为林子闳说退伍后会做警察。
      易柏辰父母唯一给他剩下的房子也被易柏辰写了一半名字给林子闳,因为他觉得他们就是亲人。
      “青帮这回的举动足够有理由开坐堂会公开灭掉他了。”连晨翔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小刀,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黄伟晋带着眼镜,小心翼翼的做着水果拼盘,摆的花样足够繁琐,旁边罗弘证正手起刀落的飞快的切着苹果给他递过去。
      “开坐堂会哦,”黄伟晋接过苹果,推了推眼镜:“会不会太麻烦了,要让C市各个帮派的老大都过来要协调好久。”
      “那怎么办?就让Evan白白被黑?”
      “Evan,你想怎么办?”罗弘证抬头看了他一眼。
      马振桓放下手里的杂志,笑到:“这次事情闹这么大,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我们再去通知好像百鬼底气不足一样。如果按照我,我希望直接灭掉青帮,事后给各个帮会发个帖子把地盘分一分就行了。”
      “这主意不错,但是青帮现在有警察罩着,恐怕会招惹警察。”陈向熙道,“况且他们局长是林子闳。”
      罗弘证打苹果皮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抬的说:“林子闳不好对付,而且他旁边还有个许明杰,当年在特种部队的时候林子闳代号是‘修罗’,许明杰代号‘无常’,一个精通侦察与反侦察,一个精通化学技术,都不是省油的灯。”
      “跟你和伟晋比呢?”马振桓缓缓的问。
      黄伟晋认真的想了想,道:“还是我们比较厉害吧,宏正那时候是队长,全军格斗第一,我比较擅长电子信息和爆破,不过………那时候我们四个是一组的,都没什么机会比赛过。”
      陈向熙点了点头:“那你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可是,你们俩怎么不去做警察,却变成了黑道?”
      黄伟晋苦笑了一下:“不可说,不可说啊。”
      “那么,Evan,你打算怎么灭掉青帮?”罗弘证问他。
      马振桓想了想,然后掏出手机:“我只有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可能需要点时间。”
      林子闳一晚上没回家,易柏辰知道他又加班了,第二天一早买好早餐叼着包子就骑着他的摩托去了警局。
      刚把车停好,小易警官就崩溃了。
      警局对面马路上停着一辆无比拉风的黑色跑车,而跑车里的人正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对着他挥了挥手。
      小易警官真想一头撞死。
      手机嗡嗡直响,易柏辰狠狠地挂断。
      对面的人也不恼,继续打,他又按掉。持续了几次,小易警官终于受不了了,接通电话愁眉苦脸的说:“大哥,有事?”
      马振桓笑到:“没事就不能来见见救命恩人吗?”
      “别!别别别!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哥,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行不?”小易警官头一次做人没了底线。
      后者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慢悠悠的说:“不行。”
      小易警官想拔枪。
      “易恩,怎么不进去?”王以纶一到警局门口就看到一脸生无可恋的易柏辰,拍了拍他的肩膀。
      易柏辰连忙挂断电话,看也不看马路对面一眼,就进了警局。
      马振桓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然后打了电话道:“帮我送面锦旗给警局的易柏辰易警官,就说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易柏辰给林子闳送了早餐,对方黑着眼圈还没吃完,王以纶就冲进了局长办公室:“林局!有人来送锦旗!”
      “给谁的?”易柏辰好奇的问。
      “给你的!”王以纶难以置信的说。
      易柏辰吃惊的看了一眼林子闳,后者也吃惊的回望他:“我去,行啊小子,第一次出警就有人送锦旗!”
      几乎整个警局的人都来凑热闹了,老幺被人送了锦旗,难道咱们警署要发扬光大了?
      易柏辰惊喜的看着那面锦旗,破有点受宠若惊。
      “行啊!老幺干的不错啊!”有人道。
      “哟!易恩出息了!都有锦旗了!”
      “是啊是啊,请客请客!”
      易柏辰一脸灿烂的接了过来,刚想发表感言,就被右下角那个送锦旗的名字给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马振桓?这名字不错,一看就是文化人。”王以纶认真的分析道。
      小易警官只想以头跄地。
      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易柏辰放下锦旗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声轻笑:“锦旗喜欢吗?易警官。”
      小易警官忽然怒火中烧,直接冲出了警局,四处看了看,然后在一条街外发现了那辆跑车,然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开门,上车,关门,一气呵成。
      马振桓看着他笑到:“易警官很快啊。”
      “你!”易柏辰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三秒后立刻软化求饶:“大哥,我错了,你就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放了我吧。”
      后者摇摇头:“这怎么行,我对欠别人的情义一向都是要还清的。”
      “那我跳河,换你救我一次还不行吗?”
      马振桓看着他那双大眼睛都快滴水了,像个小狗似的,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行。”
      易柏辰气的大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送去警局!”
      “好啊,然后我就当着你们局长的面把你是怎么把我送出来的事情都说出来。”
      小易警官气结。
      马振桓看他绝望的脸不知怎么就觉得很搞笑:“不过呢,你要是帮我办件事,我就发誓,这件事一辈子都不说出去。”
      易柏辰看了他一眼:“不可能!我是警察,你是黑社会,我没什么能帮你的。”
      “你放心,绝对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我就想你帮我查一个车牌号,调监控看看它最后停在哪了。”
      “这么简单?”小易警官动摇了一下。
      “对,就这么简单。”
      易柏辰看着对方那张温润如玉的脸,纠结了一分钟,然后一咬牙:“男子汉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对方点点头,眼睛里都带着笑。
      小易警官要来了车牌号,就要下车。
      “易警官。”对方突然叫住他。
      易柏辰回头,对方突然凑了上来,小易警官吓得顿时缩回了椅子里。
      “干………干嘛?”
      对方俯视着他,笑得格外温柔:“衣服上有东西。”然后伸手帮他把一根柳絮摘掉了。
      易柏辰瞪着大眼睛咽了咽口水,美色误人!美色误人!然后赶紧把人推开:“我……我要走了!”
      马振桓也不拦他,看着他下车一路小跑回了警局,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启动车子开走了。


      回复
      3楼2017-02-15 11:34
        3.
        易柏辰回到警局,趁着大家都有工作,磨磨蹭蹭的凑到王以纶那边,说到:“帮个忙呗。”
        王以纶回头,看他一副讨好的模样,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有屁快放。”
        易柏辰欢快的递给他一张纸:“帮我调一下监控,看看这辆车最后停在哪里。”
        王以纶接过来看了一眼:“什么事啊?”
        “交警支队那边的朋友拜托的,他们那边系统不是检修呢嘛,这个肇事逃逸。”
        王以纶点点头,就开始帮忙查,易柏辰心虚的左顾右盼,好在大家都在忙,没人看他。
        “行了,这车最后停在常州大酒店。”王以纶道,“你去给报信吧。”
        易柏辰欢天喜地的走了,临走之前林子闳出办公室接水,看到他喊到:“今天下午你巡逻啊,记得带警察证,别再被别的区的警察扣下还得我去捞你!”
        易柏辰红了脸:“知…知道啦!每次都要提一遍!”
        出了警局,小易警官拨通了马振桓的电话,对方好像在做什么运动,听着有点喘:“易警官。”
        “查完了,在常州大酒店,你记得说话算数!咱们两清了!”小易警官信誓旦旦的说。
        “哦,好。”对方吸了口气,“你救我的事结束了,那么你帮我去警察局查车的事怎么算?”
        “嗯?什么车?”小易警官有点蒙逼。
        对方忍不住笑到:“易警官帮黑社会在警局里查资料……这已经算得上是犯罪了吧。”
        易柏辰顿时感觉五雷轰顶:“你………你………你算计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对方在另一边轻哼了一声。
        小易警官歪着头,皱眉道:“你在干什么呢?”
        马振桓看着脚边的女人,缓缓道:“说句话给易警官。”
        女人甜甜的说:“警官好。”
        小易警官脸色绯红,破口大骂:“下流!”然后挂断了电话。
        马振桓拿着手机,忍不住大笑,然后对正在给他按脚的女人道:“继续按吧,刚才的力度不错。”
        小易警官挂断电话,先是怒气冲冲,后来又有点失落,因为由此可知人家喜欢的是女人,不喜欢男人。
        易柏辰上初中那会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不过他也没觉得怎么尴尬,喜欢就是喜欢,又没什么错。
        对于他的性向,林子闳表示理解,毕竟当年在特种部队没少被‘阎王’和‘书生’荼毒,所以他并没有责怪易柏辰,反而很支持他,但是前提,易柏辰要是找男朋友,必须要过林子闳这关。
        小易警官喜欢彬彬有礼的暖男,这是公开的秘密,警校的心理学同学,来自日本的风田给他做过分析,觉得这是跟他缺少父爱有很大关系。
        小易警官当即一个过肩摔放到了文弱的风田桑,然后踩着他的尸体说:“劳资从来不缺父爱!劳资是缺爱!”
        见到马振桓第一眼时,小易警官心花怒放,惊为天人,对着这盘正对他胃口的菜,小易警官跃跃欲试,结果热情的火焰刚烧起来,就被对方的身份给浇灭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在刚才的对话中熄灭,仅剩一点幻想的火苗。
        易柏辰骑着他的摩托车在大街上巡逻,其实他也很好奇马振桓干嘛要他查那个车牌号,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犹豫再三,当小易警官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停在了常州大酒店门口。
        易柏辰停好摩托车,就凑在一个路边摊上点了卤煮,盯着酒店门口。
        吃着吃着,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兄弟,往旁边一点。”
        他回过头,是一个一头黄色卷发的男生,笑得特别好看。
        易柏辰连忙抬了抬屁股,坐了过去。
        男生点了一份卤煮,坐在他旁边开始吃。
        “那个,你要不要加点什么佐料?”易柏辰忍不住问他,“我觉得放点醋很好吃。”
        对方点点头:“是吗,我没放过,加一点应该也不错。”
        易柏辰连忙把醋递了过去,然后一边吃卤煮,一边盯着酒店。
        “咦,你在等人啊?”男生问他。
        “啊……没,我就是随便看看。”易柏辰挠了挠头。
        男生笑到:“我在等人,不过我等的人一直也不出来,我都有点着急了。”
        “你等谁啊?”易柏辰下意识的问。
        男生道:“一个朋友,我来给他送行。”
        “他要出远门哦。”易柏辰吃完擦了擦嘴。
        “是啊,很远很远。”男生轻声道。
        正当易柏辰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男生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大步走向了酒店门口。易柏辰看着他从包里掏出一把枪,碰的一声打死了一个刚从酒店里走出来的秃头,顿时尖叫声此起彼伏,现场一片混乱。
        男生收了枪,转头看向他。
        易柏辰蹭的站起来,一摸腰,发现自己忘了带抢,没办法,只好掏出警官证喊到:“我是警察!你………你……不许动!”
        男生歪着头打量着他,笑得特别灿烂。
        “你……双手抱头!”举着警官证的小易警官显得格外悲催。
        男生看了他一会,然后对着他举起了枪。
        小易警官吓得浑身冷汗。
        “小熊,别闹了,上车走了。”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易柏辰狠狠地抖了一下。
        “怎么都吓得发抖了?易警官不会这么胆小吧。”身后的人在自己耳边温柔的说到。
        易柏辰大脑当机了一会:“马………马振桓?”
        “是我。”对方道,“没想到你会在这,算了,反正都杀人了,也不在乎多一个绑架,你乖乖的别动,我不会下手太重。”
        “你……你要干什么!我啊啊啊啊啊啊…………”小易警官被打晕了过去。
        陈向熙眼看着马振桓把人打晕,抱进了车里,忍不住道:“救你的小警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16 08:09
          “是啊。”马振桓让人靠在自己的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在胸口蹭了蹭,更像个小狗了。
          “把他带回去让伟晋炖一锅狗肉汤?”
          “不,带回去养两天玩玩。”后者笑得十分无害。
          陈向熙翻了个白眼:“恶趣味。”
          易柏辰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他是被香气给勾醒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脑袋一片空白的走出了房间,顺着香味坐到了桌子旁边。
          “麻烦来碗米饭,谢谢。”小易警官睡眼朦胧的坐在桌边摇着。
          饭桌周围的五个人举着碗,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半晌,黄伟晋起身给他乘了碗饭:“慢吃。”
          小易警官勉强睁眼看了一遍菜色,瞬间记忆之后拿着筷子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马振桓给他递了一杯水,他接过来乖乖道谢,然后喝完继续吃饭。
          噗嗤。连晨翔没忍住,笑场了。
          “Evan,你从哪捡来的小狗,这么好玩。”连晨翔哈哈大笑。
          马振桓无奈的扶额:“警局里拐来的。”
          小易警官吃到一半,清醒了一些,睁眼看了看对面的人。
          今天下午一起吃卤煮的男生正在看他。
          他眨了眨眼,觉得可能是幻觉,又看了旁边一眼。警察通缉榜上第三名绰号‘乌鸦’的那张脸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哦,这也是幻觉。
          转头,马振桓正在给他夹菜,还拍了拍自己的头,温柔的说:“吃慢点。”
          卧槽!!!这不是幻觉啊!!!!!
          小易警官狠狠地打了个嗝,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唉唉唉唉,水水水!别噎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焦急的递过来一杯水。
          小易警官捂着胸口,一边打嗝一边往后退:“你……你们………”
          “先别说话,过来喝水。”马振桓拿着杯子走过去。
          易柏辰连忙伸手拦住他,后退几步自己扶着墙做深呼吸:“我,我需要调整一下情绪。”
          连晨翔哈哈大笑,就差敲桌子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Evan把他送我吧!哈哈哈哈”
          “那可不行,这是我的人,你要找自己去警局找啊。”马振桓看了他一眼说。
          陈向熙挑挑眉:“哦,你的。”
          马振桓对他笑了笑。
          “等等!我有问题!这到底什么情况!”易柏辰终于缓了过来。
          “哦,简单来说你看到我杀人了,于是我们把你绑架了,就这样。”陈向熙摊着手说。
          易柏辰瞪大眼睛看着他:“绑架?绑架………绑架!你们居然绑架警察?!天啊!你们这是犯法!”
          黄伟晋没忍住,喷了口饭。
          “我们是黑社会,你忘了。”马振桓无奈的说,“我们一直都在犯法。”
          “那……那你们也不能绑架警察啊!我……我哥哥是警察局长林子闳!他,他会来救我的!”小易警官叫唤道。
          “林子闳是你哥哥?我怎么没听他说过他有弟弟?”罗弘证放下筷子看着他。
          易柏辰扬了扬下巴:“要你管!”
          “老实回答!”连晨翔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小易警官当即表态:“我是他领养的,我父母车祸,是他资助我上学。”
          “车祸?你父母?什么时候?”黄伟晋忍不住问道。
          “我高二,六七年前吧。”小易警官老老实实的说。
          黄伟晋看了罗弘证一眼,然后罗弘证道:“过来,吃饭。”
          “哦。”小易警官乖乖的坐回去吃饭。
          连晨翔忍不住在他头顶摸了一把,小易警官狠狠地瞪他。
          “吃完饭,Evan,他就交给你了别让他胡闹。”罗弘证道。
          “好。”马振桓点点头。
          黄伟晋跟罗弘证对视了一眼,双双离开了餐厅,去了阳台。
          “六七年前,父母双亡,车祸,子闳资助,他该不会就是易老师的儿子吧。”黄伟晋轻声道。
          “十有八九。”罗弘证道:“子闳那个人我们都知道,如果真的是他收养易老师的儿子我相信。”
          “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不告诉我们他收养了那个孩子!不告诉我们那个孩子还活着?”
          罗弘证苦笑了一下:“道不同,怎么说。那个孩子现在不也是警察吗?”
          黄伟晋回头看了一眼餐厅。连晨翔还在不停的摸易柏辰的头,后者推不开,就躲,躲来躲去还是躲不过,只好乖乖的被摸头,气的把嘴里塞得满满的,活像只小仓鼠。
          “他……不知道他父母的事吧。”黄伟晋道,“这样也好,何必打扰他。”
          罗弘证点了根烟,没说话。
          马振桓打开连晨翔的手,让易柏辰安心吃饭,然后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阳台上的两个人。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易柏辰身上。
          你到底,是谁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16 08:09
            求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2-16 21:08
              这个好~我在乐乎里看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02-16 22:17
                好看,相爱相杀,希望有更多番外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2-16 23:30
                  好评= ̄ω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2-17 14:43
                    23333在乐乎已经看完了,再复习一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2-17 22:13
                      炒鸡期待夫夫俩的番外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17 22:45
                        4.
                        其实对于易柏辰被绑架这件事………林子闳并不知情,因为他现在还在警局加班。但是市中心出了命案,林局长势必要关心一下,毕竟死的是现在正在跟警局有合作的青帮老大。林子闳大概问清了情况后,这才想起还没归队的老幺。
                        “你小子怎么还没回来?”林子闳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许明杰研究现场遗落的子弹。
                        “我……我遇到高中同学了,非要拉着我去吃饭,喝了点酒就在朋友家先住下了。”小易警官看了看左边转着小刀的连晨翔,又看了看右边擦着手枪的陈向熙,决定与绑匪们通力合作。
                        “哦,那明天先放你半天假,省的头疼。”林子闳道。
                        “谢谢子闳哥。”易柏辰感动的要哭。
                        “那就这样吧,我要忙,你自己少疯一点。”
                        “嗯,我知道了。”
                        “挂了,拜拜。”
                        “拜拜。”小易警官垂头丧气的挂断电话,抬头看向对面的马振桓:“我睡哪?”
                        马振桓把他拉起来,朝二楼走去:“先跟我睡一间,客房还没来得及收拾。”
                        小易警官有点抗拒:“还是不要了,我可以睡客厅………”
                        “要么跟他睡,要么跟我睡。”连晨翔突然仰头笑到。
                        小易警官二话不说蹿上了二楼:“我要睡左边。”
                        陈向熙抿着嘴笑到:“不用谢了。”
                        马振桓摇摇头,上了楼梯。
                        “这颗子弹是黑市上很常见的子弹,但是子弹射出的轨道却不普通,我想杀手用的应该是德国最新研制的WTM308,万能型弹夹,特殊的轨道痕迹。”许明杰放下手里的镊子,分析道:“不过这种轨道虽然特殊,也极不好上手,道上能熟练打出这种轨道的杀手没几个。如果跟咱们案子有关的,也就那那一个了。”
                        “百鬼的‘棕熊’,警察通缉榜第七,杀手榜第二。”林子闳揉了揉额头,“‘阎王’跟‘书生’怎么竟收这么难搞的角色。”
                        “宏正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当年在部队他不就是喜欢刺头,像你,像伟晋,像我,不都是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现在去混黑道,没点能力个性能入他的眼?”许明杰道,“我不反对他们混黑道,毕竟我也对那时候的上级非常失望,但是我相信你说的,总要有人妥协,这个世界才能更好的发展下去。这才是我决定跟随你的原因。”
                        林子闳看了他一会,缓缓叹了口气:“怎么办?难道任由百鬼做大?”
                        “当然不,不管是什么,一旦太过膨胀,都会陨灭,百鬼统领C市黑道,但也有很多人心有不服,他们就会相互牵制,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互相牵制,谁都不可以把谁吞并,这才能达到稳定。警察是要打击犯罪,但是更要做的是制止犯罪。”
                        林子闳点了点头:“没错,宏正牵制着黑道,我们也要牵制住他。要不然哪天你联系伟晋大家一起吃个饭吧。”
                        许明杰愣了一下,低头道:“六七年没见了,哪还有电话。”
                        林子闳笑到:“是你总会有办法的,况且,他们也没想跟我们不再联系,肯定会有线索,你肯定知道。”
                        许明杰无奈道:“你总是这么了解我,行了,哪天我去约一下,不过约不约的到,那就不知道了。”
                        林子闳拍了拍他的肩膀:“肯定约的到。”
                        易柏辰现在有些尴尬的坐在床上玩手机,他实在忍不住想要往那边的浴室看,里面,马振桓正在洗澡,磨砂的玻璃把他的好身材一览无余的映在小易警官的眼里,让他血压瞬间飙升。
                        为什么卧室里有个浴室!!小易警官锤头跺脚。
                        为什么浴室是玻璃的!!小易警官吐血三升。
                        为什么这人连身材都这么恰到好处的对了自己的胃口!!
                        小易警官,卒。
                        马振桓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一眼就看到易柏辰趴在地上,好像在跟什么较劲,扭的像个水蛇。
                        “你在干什么?”他忍不住问道。
                        水蛇易抬起头,“我在练习游泳。”
                        “会游泳吗?”
                        “不会,所以要练习。”
                        马振桓笑了:“去洗澡吧。”
                        易柏辰红着脸:“不……不用了,我昨天洗了。”
                        马振桓沉下脸:“我有洁癖,昨天洗的不行。”
                        易柏辰张大了嘴:“你有洁癖还让我跟你一起睡,算了,我去找连……”
                        “去洗澡。”马振桓沉声道。
                        小易警官咽了咽口水,哆哆嗦嗦的进了浴室。
                        妈妈呀!说好的暖男呢?怎么瞬间腹黑了?!
                        磨磨蹭蹭半天才解了几个扣子,小易警官唾弃着自己,然后大手一挥,扯下了外套。
                        奶奶的!都是男人!我怕个毛!姓马的虽然身材好,但是不一定打的过他,小易警官的格斗那可是林局长训练出来的,局里一等一的!真打起来恐怕他还得被自己打的半身不遂呢!
                        这么想,易柏辰舒了一口气,三两下扒光了自己开始冲澡。
                        不得不说,‘绅士’这个称号也不是白来的,连个洗发水都是外国货。学渣易努力的拼了一下,然后放弃了,挤出一点开始洗头。
                        头上全是泡泡,睁不开眼,小易警官想打开水龙头冲,摸了半天没摸到开关。
                        突然有人握住他的手,放在了开关上:“这里。”
                        “谢谢。”小易警官道谢。
                        静……………
                        三秒后小易警官裸奔了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振桓好笑的靠在浴室门口看他撞在房门上怎么打都打不开:“喂,门是指纹的,只有我能打开。”
                        小易警官抹了把脸:“我就是想看看这门是不是声控的。”
                        马振桓憋到内伤:“我去给你送浴巾,看你没摸到开关帮你一把,你跑什么?”
                        易柏辰正色道:“我作为一名出色的警察,正在给你演示一旦发生地震,正在洗澡的人要如何逃出浴室。”
                        马振桓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裸…奔?”
                        易柏辰捂着脸说:“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记得拿浴巾。”
                        马振桓笑翻在门口。
                        “你………”易柏辰红着脸道:“你让开我进去洗头。”
                        马振桓堪堪爬上床,看他飞奔进浴室,飞快的洗完头,围了浴巾开始擦头发,半天也不出来。
                        “好了,别害羞了,我不笑了。”他安慰道。
                        “你刚刚都笑翻了!”小易警官声音里都带着委屈。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给你道歉。”马振桓坐在床上对他拱手:“易警官?易柏辰?易恩?我错了,你快出来吧,都十点多了,该睡了。”
                        里面小易警官动了动,然后红着一张俊脸走出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委屈。
                        马振桓萌了,主动把左边让出来给他:“躺下睡吧,明天我送你回警局。”
                        “我明天上午放假…”小易警官爬上床,声音因为委屈还带上了奶音:“别太早叫我起来。”
                        噗嗤。马振桓没忍住。
                        小易警官对他怒目而视,然后钻进被子里死活不出来。
                        马振桓轻声细语哄了半天,才露出一溜毛茸茸的头发来。
                        关了灯,马振桓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精神也好,就是睡不着。
                        没过多久,小易警官就从被子里翻出来,睡得死死的。
                        马振桓帮他把踢开的被子盖好,然后把人搂进了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找了个舒适的姿势不动了。
                        怎么就这么可爱呢?马振桓低头看了看他。明明自己就不是同性恋,之前也跟不少女人交往过,可自从鬼使神差的答应给对方留电话之后,就感觉好像收不住了呢。
                        缘分这东西,真是可怕。马振桓如此认为。


                        回复
                        13楼2017-02-20 08:3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0 14:14
                            等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2-20 15:55
                              加油,等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21 07:48
                                楼楼写的太棒的,两人都好萌哦,楼楼加油,啥时候再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28 21:12
                                  楼楼,好好看^ω^,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03 20:07
                                    楼楼,在lofter上的地址啥是啥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3-06 00:23
                                      5.
                                      易柏辰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点冷,他动了动,随后感觉有人把自己搂住扣在怀里,顿时觉得暖和了不少。
                                      马振桓揉了揉眼睛,勉强睁开看了一眼桌边的表,早上八点。他低下头,怀里的小易警官睡得一脸傻白甜。马振桓笑了起来,吻了吻那人的头发,轻声道:“早安,小警官。”
                                      小易警官抱着他的腰,整个人缩在他怀里,看上去格外乖巧。
                                      马振桓拿出手机,上面有一条陈向熙的短信:青帮的事我们去处理了,早饭给你们留了,记得把小白兔送回去。
                                      马振桓想了想,拨通了陈向熙的电话。
                                      “Evan。”陈向熙接的很快。
                                      “宏正在吗?”
                                      “不在,伟晋在这。”
                                      “电话给他。”
                                      不一会,那边就传来了黄伟晋的声音:“喂。”
                                      马振桓按了按鼻梁:“青帮的地盘我要激流港,其他的分给长丰和瓦堂,要是有人不同意,杀鸡儆猴。”
                                      “知道了。”黄伟晋笑到:“这电话打的准时,我正要公布分配结果呢,你再晚半个小时激流港了就没你的份了。”
                                      马振桓笑到:“我家小警官动的及时,要不然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小白兔还没醒呢?”
                                      马振桓无奈道:“你们什么时候给他起的外号?”
                                      “昨天晚上啊。”黄伟晋道,“我们还打算发展他做警署的卧底呢,你觉得怎么样?”
                                      “算了吧,他胆子小。”
                                      “他胆子可不小,举证警察证就敢跟拿着枪的叫板。”
                                      “这不叫胆子大,”马振桓揉了揉被声音打扰,胡乱扭动着的小易警官的头发,缓缓道:“这叫傻。”
                                      “行了,我知道了,这边开会了,先挂了。”
                                      黄伟晋挂断电话,看着会议室里一众凶神恶煞的黑帮老大,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家好。”
                                      陈向熙跟在他后面进了会议室。
                                      “‘阎王’呢?怎么他没来?会议不都是由他主持吗?”一个老大看着他说到。
                                      黄伟晋笑眯眯的在上首位坐下,道:“‘阎王’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由我代班。”
                                      “你?你是谁?阎王’手底下的小弟,有什么资格坐主位命令我们?”有人轻蔑的说。
                                      “就是,我们虽然敬重‘阎王’,但是不代表他随便派条狗过来汪汪叫两声我们也要听吧。”
                                      “把‘阎王’叫出来,不然今天这会就别开了!散了!”
                                      各个老大气势汹汹,大有一副要离席的架势。
                                      陈向熙摸向腰间的枪,黄伟晋按住了他的手:“各位老大,急什么,不如先听我说说今天会议的内容再走也不迟。”
                                      “还听什么?‘绅士’干掉了青帮,今天不就是来分地盘的?激流港可是个好地方,每天进出的货船不知道多少,这么个好地方你们百鬼肯让?”
                                      黄伟晋道:“确实,‘绅士’想要激流港,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当然有!凭什么给他?就算他干掉了青帮,可是激流港不在你们百鬼管辖范围,况且绅士自己上回差点被条子抓到,这激流港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吧?”有人说。
                                      黄伟晋点点头:“有道理,还有谁有意见?”
                                      又有几个老大纷纷站起来说话。
                                      黄伟晋一一听完,然后道:“所以现在问题最大的就是鹿场那边了?”
                                      鹿场的老大扬了扬下巴:“怎么样?要不就让‘阎王’亲自跟我说,要不就重新分配。”
                                      黄伟晋点点头,然后飞快的掏出陈向熙腰间的枪,一枪打在鹿场老大的肩膀上。
                                      老大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周围的小弟顿时拔枪,结果不到片刻就被陈向熙撂倒了。
                                      “还有谁有意见?”黄伟晋冷冷的问。
                                      顿时鸦雀无声。
                                      环顾了一下四周,黄伟晋点点头,然后重新露出温和的笑容:“那就这么说好了,激流港归‘绅士’,其余的留给长丰和瓦堂。”
                                      没人反驳,陈向熙收了枪,两个人走出会议室。
                                      临出门前,黄伟晋停下脚步,后头对寂静的会议室说:“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书生’。”然后就施施然得走了。留下一众老大吓得心惊胆战。
                                      与此同时,小易警官终于自睡梦中醒来,这一觉睡得格外暖和,让他舒服的哼哼了两声。
                                      “醒了?”头顶有人问。
                                      小易警官点点头,然后蹭了蹭。
                                      等等!蹭了蹭?!小易警官瞬间清醒,瞄了一下自己脸颊下的东西。
                                      天啊!这么性感的胸肌!…再往上…天啊!这么性感的喉结!…再往上…天啊!这么好看的脸!我的菜!!小易警官瞬间被美色迷惑了心智并且口水直流。
                                      “擦擦口水。”马振桓拿着纸巾擦了擦他的口水。
                                      小易警官晃了会神。
                                      “好看吗?”马振桓轻声问他。
                                      小易警官拼命点头。
                                      “喜欢吗?”
                                      小易警官咬着牙点头。
                                      “想要吗?”
                                      小易警官狂点头。
                                      不对…………小易警官开始摇头,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马振桓凑过去一听,发现他在说:“真是!没带安全套!易柏辰冷静啊冷静!第一次把人弄受伤了就不好!忍住啊!………春梦而已,怕什么?”
                                      马振桓笑喷。
                                      小易警官猛地被笑声惊醒,然后揉了揉眼睛,看清眼前的人以后蹭的坐了起来:“你怎么在我床上?!”
                                      马振桓笑到:“这是我的床。”
                                      小易警官愣了三秒,讪讪的打着招呼:“呵……呵呵,早上好。”
                                      马振桓看着他点点头:“早上好。”然后突然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小易警官石化。对方摸了摸他的头:“早安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易警官内心狂叫。然后扭扭捏捏的扯着衣角:“那我……那我可不可以也……早安吻……”
                                      马振桓柔声道:“当然可以。”
                                      小易警官瞬间狼化,激动的扑了过去,马振桓被他扑倒的时候有点被他的主动给吓到,不过转念一想,对方这么主动真的能增加情趣,就舒服的躺在床上等着小易警官的热吻。
                                      结果等来等去,小易警官红着一张脸,在他头顶呼吸炙热,然后小心翼翼的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鼻尖,就蹭一下蹲回床脚去了。
                                      马振桓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他到底刚刚在期待那个白痴做什么啊!!!
                                      马振桓从床上坐起来,易柏辰耳朵红扑扑的,看他起来了,脸也顿时变得通红,低着头不敢看他。
                                      马振桓一把把人拉过来,然后严肃的说:“早安吻应该这样。”
                                      说完勾起小易警官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易柏辰愣了三秒,然后整个人炸开了花。天啊!!我的理想型在吻我!我要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感觉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摩擦着,易柏辰眨了眨眼,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然后他看到马振桓的眼神瞬间沉了下去,紧接着天旋地转。
                                      小易警官被按在床上狂吻。
                                      这种感觉,小易警官乐开了花,这感觉太棒了!
                                      马振桓微微抬起头,喘了口气,看着笑的一脸荡漾的小易警官无奈的说:“嘿,给个反应行不?”
                                      易柏辰傻乎乎的笑着:“啊?啊!好啊!”
                                      马振桓摇摇头,“你告诉我我是怎么看上你这个白痴的行吗?”
                                      易柏辰看了看他:“啥?”
                                      “啥你个头!”马振桓亲了亲他的眼睛:“闭眼。”
                                      “哦。”小易警官乖乖闭上眼睛,然后突然睁开一只眼瞧着他:“可以换我亲你吗?”
                                      “你会吗?”
                                      小易警官犹豫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其实对于要不要往下做,马振桓想了好一会,小易警官搂着他的脖子像个索吻的小孩子,让他真的做不下去。
                                      到时候让他多了解了解再下手比较好。马振桓一边冲冷水澡,一边想。
                                      床上,小易警官对着他的裸体流着口水:“你真的不考虑再给我个早安吻?”
                                      马振桓决定无视。
                                      “我保证乖乖的,不乱动。”小易警官可怜兮兮的说。
                                      马振桓无奈,就因为你乖乖的不动!我才做不下去!你要是但凡活跃一点,我也就没有什么负罪感了!


                                      回复
                                      20楼2017-03-06 14:39
                                        6.
                                        马振桓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易柏辰趴在床上滑手机,看见他,小易警官顿时两眼放光。
                                        马振桓有些满意的从他面前走了一圈,然后慢条斯理的穿起衣服。
                                        小易警官一翻身,躺在床上看他:“小熊发短信给我说早饭在厨房,我跟他说我不会加热,他说你会!”
                                        马振桓想了想,问:“刚才你两眼放光的看着我……”
                                        “我在想我终于可以吃早饭了。”小易警官笑魇如花。
                                        马振桓磨了磨牙,你给我等着。穿好衣服下楼,易柏辰跟在他后面说:“昨晚都没注意,你家好大啊!”
                                        “嗯,我父亲留下来的。”来到厨房,看到陈向熙留的字条,马振桓轻车熟路的把饭菜加热,然后开始拿杯子倒牛奶。
                                        “那你父亲呢?”易柏辰坐在餐桌对面看着他倒牛奶。
                                        “死了。黑帮仇杀。”马振桓把牛奶放到他面前,“喝了。”
                                        小易警官有些不愿意:“我都182cm………”
                                        “让你身体素质好点。”马振桓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小易警官当即沦陷,举着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那你其他的家人呢?”喝完牛奶,小易警官仰头看他。
                                        马振桓看着他嘴角一圈的牛奶,拿纸巾给他擦掉:“我爸混黑社会的时候跟家里断了关系,我出生后基本没见过什么亲戚,我爸死了以后我就跟着宏正做事了。”
                                        小易警官乖乖仰头让他擦,然后吧唧了一下嘴:“原来你跟我一样,这么可怜。”
                                        马振桓忍不住笑到:“那你要照顾我吗?”
                                        “当然!你放心!”易柏辰用力的点头:“我会负责任的!”
                                        马振桓愣了一下:“什么责任?”
                                        “就是………”小易警官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害羞的说:“我妈说亲了人家就要负责任的……你放心!我不会始乱终弃的!我会明媒正娶的!”像是想要确定一下,小易警官皱着眉道:“嗯!”
                                        马振桓认真的看了看他,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我觉得有些事你应该清楚,我是黑社会。”
                                        “我知道啊。”易柏辰点了点头。
                                        “你是警察。”
                                        “对啊!”
                                        “你确定你要跟我在一起?”
                                        “确定啊!”
                                        “为什么?”马振桓皱眉问他。
                                        小易警官笑眯眯的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那你喜欢我什么?”
                                        小易警官歪了歪头:“啊?我就喜欢你啊。”
                                        “我问,你为什么喜欢我。我是个黑社会,你是个警察,你曾经是要抓我的,现在为什么要喜欢我?”马振桓两只手撑在桌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小易警官有点害怕:“喜欢就是喜欢啊,为什么要理由?难道没有理由我就不能喜欢你了吗?”
                                        马振桓认真的打量了他一遍,小易警官有些紧张的仰着头,半晌,马振桓叹了口气:“算了,你喜欢就够了。饭好了,吃饭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小易警官哦了一声,乖乖去盛饭,一边吃一边看着马振桓的脸色,有点暗,心情不好,我说错话了?
                                        小易警官咬着筷子,他不给我早安吻了怎么办?
                                        吃完饭,马振桓开着车送他回警局,一路上小易警官偷偷打量他,发现对方真的心情不好,他揪着自己的袖子,有点着急。
                                        “到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距离警局一条街之外,“我不能离警局太近。”
                                        易柏辰看了看警局,又看了看马振桓,然后小声道:“你生气了?”
                                        “没有。”马振桓揉了揉他的头:“是我要求太多了。”
                                        小易警官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头:“那么……再见吻。”
                                        马振桓好笑的看着他:“什么?”
                                        “再见吻啊!就跟早安吻一样。”小易警官凑了过去,伸着脖子在人家脸上吧唧了一口。
                                        马振桓眨了眨眼,“哦……”然后一把按住即将离开的小易警官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小易警官挣扎了一下,没挣开,然后就主动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进了对方的怀里。
                                        易柏辰没在警局,巡逻的差事就交给了王以纶。扶了两个过马路的老奶奶,抓了一个违章驾驶,帮小朋友找回了玩具熊之后,王以纶决定回局里吃个午饭。
                                        刚走到离警局一条街的距离时,一辆超级拉风的跑车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王以纶打了个响指,想到这辆车上回也在警局门口见过。酷爱车子的王以纶对比印象颇深,于是这回他假装路过,近距离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小命吓死。
                                        车子里按着人家脖子强吻的,难道不是警局里赫赫有名的闯祸大王!迟到大王!打不得骂不得说话一重分分钟泪眼婆娑的小白兔易柏辰吗!
                                        王以纶揉了揉眼睛,我去!真的是他!
                                        这件事太过震撼,王以纶飞快的绕路,回了警局。
                                        “我有事情要宣布!”刚到门口,他就扯着嗓子喊到,随即把刚才的所见给声情并茂的讲了出来。
                                        许明杰刚巧在泡咖啡,热水差点接到手上:“你说谁?易恩?难道他不是受吗?!我的鉴定结果出错了?!”
                                        “怎么可能!”有人喊,“我跟你赌五百块!他要不是下面的我全给你!”
                                        “易恩要是攻的起来我们警局早就全市业绩第一了!”
                                        王以纶揉了揉太阳穴:“千真万确!最重要的是!那个被他压的,开的可是LOTUS2015年限量版黑豹,我去!有钱!”
                                        许明杰张大了嘴巴:“易恩不会出卖色相,为了钱财,跟那种……”
                                        “跟那种喜欢小男孩的老头……”有人接道。
                                        “我想信他是逼不得已的!”有人哭喊着。
                                        “难道他欠了高利贷!不得不出卖自己?!”
                                        “不!我的小天使!大家快点筹筹钱,出份力!”有人开始掏钱包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林子闳在办公室里听到吵闹,忍不住出来看。
                                        许明杰咽了咽口水,道:“易恩……易恩他……”
                                        “他怎么了?”林子闳不耐烦的说。
                                        “易恩他欠高利贷,为了还钱不惜给开豪车的老头子做情人!”许明杰痛哭流涕。
                                        王以纶嘴角抽搐,你们到底是怎么脑补出这么多的!!!
                                        小易警官心满意足的送走了马振桓以后,带着全身的粉红泡泡,蹦蹦跳跳的进了警局。一进屋,就看到所有人抱着林子闳哭喊:“林局你要冷静!”
                                        “易恩他是无辜的!”
                                        “他年纪小不懂事!我们会帮他的!”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要宰了那小子!”林子闳大怒。
                                        “你们在干什么?”易柏辰站在门口,好奇的问。
                                        顿时整个办公室一片寂静,三秒后,一把扫帚朝他飞了过来,林子闳大喊:“你个小兔崽子!还有脸回来!你给我过来!”
                                        易柏辰满脸蒙逼,王以纶捂着脸悄悄退了出去。
                                        “你说!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不告诉我?!我告诉你我都知道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讲实话我灭了你!”林局长大怒。
                                        小易警官脸色惨白:“哥……你知道了……”
                                        “对!我全知道了!你过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林子闳推开众人,深吸几口气,“趁我现在心平气和我告诉你!”
                                        小易警官低着头,缓缓说:“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
                                        “其实也没什么,谁年轻的时候没犯错,易恩你别怕,把你跟那个老………那个你男朋友的事说出来,大家帮你解决。”许明杰决定做个贴心大哥哥的角色。
                                        小易警官感激的笑了笑,然后道:“我就是上回码头的案子遇到他的,当时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就是挺喜欢他的,我们现在在一起,我也很喜欢很喜欢他……”
                                        “知道你喜欢他,可是你知道,你们不合适,你看你是警察,说到底跟他……”许明杰本来想说你到底是个警察,被老头包养也不好。
                                        结果小易警官一本正经的说:“我知道我跟他不合适,我是警察!他是黑社会!还是我们一直在抓得什么‘绅士’!但是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不认识他!我是跟他在一起后才知道的……”
                                        “等等!”林子闳叫了停,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绅士’?是那个‘绅士’吗?”
                                        小易警官用力点点头:“是。”
                                        整个警局倒吸一口气。
                                        “所以你没被老头包养?”许明杰问。
                                        “什么老头?什么包养?我没有啊!”小易警官辩解道。
                                        林子闳点点头:“没被老头包养就好,不过,你刚刚说在码头认识的‘绅士’,然后对他一见钟情,那么码头的时候你把他送走了?”
                                        “嗯……我以为他是普通市民,就送他去医院了。”小易警官老老实实的说。
                                        “这样啊,然后你们就谈恋爱了?”林局长又问。
                                        “是……是啊,他人很好的。”小易警官害羞的笑了笑。
                                        “好……很好!”林局长笑了笑,然后蹭的窜起来被许明杰给拉住了:“臭小子你再说一遍!你把人给我放走了?!放走了也就算了!你还跟他谈恋爱!还人很好!你过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哥!哥!你不都知道了吗!”小易警官到处逃命。
                                        “我知道你个头!你给我过来!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整个警局顿时鸡飞狗跳。王以纶捂着脸缩在墙角里,天啊!我干嘛要去看那辆跑车!


                                        回复
                                        21楼2017-03-06 14:42
                                          7.
                                          黄伟晋接到许明杰的求救电话的时候简直要笑喷了,他捶着地板在地上打滚,然后电话那边传来林子闳的怒吼:“你要是不把那小子带过来!我现在就出警把百鬼一锅端了!”
                                          宏正站在楼梯上看着黄伟晋在地上打滚,忍不住说到:“你这样幸灾乐祸,要是让Evan知道我怕你活不久。”
                                          黄伟晋抬头笑到:“他现在自身难保好吗!快快快!给他打电话,他家小白兔已经被大灰狼剥了皮吊在油锅上等他了!”
                                          易柏辰吸着鼻子跪在局长办公室里,两只手举的高高的,稍微伸不直就会被林局长的眼刀杀的体无完肤。小易警官委屈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撅着嘴,引发了警局里所有女警官的母性大发,纷纷前去求情,未果。
                                          许明杰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忍不住道:“易恩啊,来跟我说说,那个‘绅士’……刚才你说他叫什么来着?”
                                          “马振桓……”小易警官老老实实的说。
                                          “哦,对,上回给你送锦旗的好像就是他哦。”
                                          许明杰话没说完,林子闳蹭的跑到挂满锦旗的墙上一看,还真是,然后立刻把棋子摘下来摔在地上。
                                          小易警官当即咧嘴要哭。
                                          “收回去!不准哭!”林局长指着他大怒。
                                          小易警官打了个嗝,收了回去。
                                          “你那么生气干嘛!不就是一面旗。”许明杰拍了拍易柏辰的头,安慰他:“然后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人啊…”小易警官抬头看他:“长的也很好看…”
                                          “长的好看的多了!你怎么不喜欢别人偏偏喜欢他?他是个黑社会!”林局长跺着脚喊到:“咱们警局!好看的也多!你怎么不挑一个!”
                                          顿时警局里的汉子们纷纷退了半步:“局长!我是直男!”
                                          林子闳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又道:“你年纪小,被某些心怀叵测的人给利用了我能理解,但是你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个警察,你不能……”
                                          “马马!”小易警官突然两眼放光的看向林局长身后,声音里带着哭腔,眼睛红红的,怎么看这么委屈。
                                          林子闳转头一看,警局黑名单里排名第一的‘绅士’就那么站在门口,西装革履,潇洒迷人,并且他身后……林子闳一眯眼,黄伟晋和罗弘证站在那里,冲他挥了挥手。
                                          “天啊!大发!”王以纶张着嘴吃惊的说。
                                          林子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马振桓一遍,然后在心里哀嚎,妈的这不就是易恩的菜!
                                          小易警官可怜兮兮的叫唤:“马马……”
                                          马振桓往里走,警局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走过去扶起跪在地上的易柏辰,低声问他:“没事吧?”
                                          小易警官摇摇头:“没事,就是腿酸了。”
                                          “喂。”林子闳叫住他,“这里是警局。”
                                          “我知道。”马振桓看向他。
                                          “我们正在抓你。”林子闳冷冷的说。
                                          马振桓微笑道:“我也知道,所以我带了律师来。”
                                          黄伟晋推了推眼镜,一副我就是律师的样子。
                                          “那又怎么样?有律师我照样抓你归案!”
                                          “那恐怕不行了。”马振桓扶着易柏辰坐下,然后道:“第一,你们没有证据证明我参与了黑社会活动,第二,你们没有证据证明我做了任何违法行为,第三,你们没有证据证明我是个黑社会。如果你想说你们黑名单上的照片,不好意思,我可以告你诽谤。”
                                          “厉害!”许明杰拍了拍手。
                                          林子闳瞪了他一眼:“你要死啊?”
                                          许明杰摇摇头。
                                          “我不管你是谁,我现在只想说,我弟弟心思单纯,跟你们这样的人物玩不起,麻烦你以后离他远一点,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林子闳严肃的说。
                                          小易警官抬头看了看马振桓,然后弱弱的举手:“哥,我没有玩玩,我是认真的……”
                                          “你给我闭嘴!你懂什么!你知道像他们这样的黑社会每天都做的什么勾当?你知道他从前有过多少男人女人?你知道他之前有没有杀过人,放过火?你不知道!你知道个鸟!易恩,你听哥的话,不是每一个对你好的人都是无偿的,他有没有利用你,是不是只想玩玩就算了,他对你是否像你对他一样用心,你都不知道。你喜欢男人,我不反对,但是我不允许你去喜欢一个你跟本不了解他的身份,不了解他的背景,不了解他所有事情的陌生人!”
                                          小易警官动了动嘴唇,没说话。他看向马振桓,眼睛里摇晃着火苗。
                                          马振桓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捏了捏他,让他放心,然后道:“你放心,我是认真的。”
                                          林子闳气的吐血,我说了一大堆,你就给我八个字,然后我弟弟就一脸我相信你的狗腿模样!我这个大哥当的相当有负罪感!
                                          “算了,你过来。”林子闳走到门口,看了黄伟晋和宏正一眼,然后对马振桓说,“是男人咱们就武力解决。”
                                          警局里一阵吸气,我天!林局长的武力值已经要破表了,这是要小易警官守寡啊!
                                          易柏辰跳了起来:“好!来吧!”
                                          林子闳气的要抽他:“关你屁事!坐下!”
                                          易柏辰乖乖的坐下。
                                          马振桓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跟着林子闳走到警局后身的小操场。
                                          “你赌谁?”许明杰撞了撞黄伟晋的肩膀,黄伟晋摸了摸下把:“当然是子闳。100块!”
                                          许明杰点点头:“我也赌他!”
                                          “喂你这样好吗?”黄伟晋笑到。
                                          许明杰道:“马振桓可是百鬼的人。”
                                          小易警官紧张兮兮的拉着许明杰:“明杰哥,我哥他下手会不会太重啊?马马受伤了怎么办啊?我要不要叫120啊?”
                                          许明杰赶紧拦住他:“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就别闹了,你是想让整个C市的警察都知道咱们正气凛然的林局长找了个黑社会做弟婿啊?”
                                          “可是……”小易警官还是不放心。
                                          “你要对Evan有信心,他才能对自己有信心。”宏正低声道。
                                          易柏辰看了看他,然后用力点点头:“好!马马加油!”
                                          林子闳当即一把眼刀,小易警官立刻谄媚的接道:“哥!打飞他!”
                                          马振桓揉了揉额头:“我真佩服你,把他带这么大。”
                                          林子闳难得对他说了句和善的话:“我也很佩服你,能喜欢上他这样的。”
                                          整个警局纷纷下注,还开了大场,连食堂大妈听到也过来凑了一份:“我们恩恩终于要嫁出去了,可不能烂在手里,来!给我也押一份,赌黑社会!”
                                          林子闳是特种部队出身,所以招式都简单利落,一击毙命,从不拖泥带水。不过这难不倒马振桓,他的身手都是在腥风血雨里练出来的,最擅长的就是绝处逢生,两个人打了近百个回合,也是见招拆招,谁也没占到便宜。
                                          林子闳的眼睛飞快的扫过对方上中下三路,发现对方虽然灵巧,但是耐力不够,力量也不及自己,于是打算进行长久战。
                                          马振桓看他突然手下留情,立刻就明白他的意图,然后分析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形式,发现真的赢不了,于是他趁机对着黄伟晋使了个眼色。
                                          黄伟晋立刻会意,拍了拍易柏辰道:“饿了吧,让你哥停手咱们去吃大餐。”
                                          “可是还没结束。”
                                          “想不想吃大餐?”
                                          “想!”
                                          “那就过去叫停,”
                                          于是小易警官风一般的蹿了过去,拦在了两人中间。
                                          “你干嘛?多危险!”林子闳堪堪收住拳头。
                                          小易警官笑眯眯的说:“哥,该吃饭了,不如大家一起去吃饭啊!”
                                          “吃你个头!让开!”林子闳推他。
                                          马振桓扶住易柏辰,笑到:“饿了?”
                                          小易警官连忙点头。
                                          “那先吃饭,吃完再打。”马振桓拉住小易警官的手,往门口走去:“想吃什么?”
                                          “吃火锅!”易柏辰两眼放光。
                                          “好。大家一起去吧,我请客。”马振桓一挥手,警局里顿时沸腾了。
                                          “喂!喂!站住……”许明杰拦住要冲过去的林子闳,道:“先吃饭嘛,然后再说。”
                                          就这样,整个警局跟在易柏辰身后哗啦啦的冲向了马振桓事先包好的火锅店。
                                          席上,小易警官吃的不亦乐乎,马振桓一边给他夹菜,一边倒饮料,一边递纸巾,整个警局唏嘘一片。
                                          “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一想到黑道大哥给我们老幺递水夹菜,我整个人都光荣了!”有人道。
                                          “是啊,我们被百鬼熊了这么多年,终于翻身一把。”
                                          “唉,林局大概要气死了,你看他在那边咬的筷子都要折了。”
                                          “但终究把易恩嫁出去了不是!来,庆祝一下,这顿饭不好好宰百鬼一顿都不甘心!”
                                          林子闳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两个人,咬着牙道:“吃吃吃!养你这么大就知道吃!几句话就被人拐走了!”
                                          黄伟晋拍了拍他:“Evan人不错,而且是真心的,你放心吧。再说不是还有我呢吗,他要是对易恩始乱终弃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关你屁事。”林子闳瞪了他一眼。
                                          黄伟晋笑到:“你说呢?”
                                          林子闳愣了一下,然后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黄伟晋道:“你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事是一辈子不会有人发现的?”
                                          林子闳灌了口酒,对面易柏辰烫了舌头,呼呼哈哈的吸着气,马振桓掰着他的下巴看他的舌头,然后给他倒了冰水。
                                          “我倒希望一辈子不会有人知道。”


                                          回复
                                          22楼2017-03-06 14:45
                                            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4-04 16:04
                                              楼主大人弃坑了吗?怎么不更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4-12 01:43
                                                楼主大人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4-17 15:07
                                                  楼主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4-21 12:26
                                                    楼主大人呢?求不弃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02 11:5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5-08 22:54
                                                        樓主說好不棄坑樓樓呢!!!!沓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17 23:12
                                                          都暑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12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