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馆吧 关注:23,993贴子:17,599
  • 15回复贴,共1

【FFM/参赛】《就是这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画江湖之不良人》星雪同人文(李星云X姬如雪)《就是这样》【现代背景/短篇/已完结】










回复
1楼2017-02-23 19:16
     二楼人设:
      原著有两个,一个是动漫版的,一个是剧版的。是动漫版的授权给剧版拍摄的。然后动漫有两季...
      
      动漫版人设:
      
      李星云:由于是唐朝遗孤,因此心系天下。曾为百姓甘愿沦为阶下囚。第一季前期性格,初出茅庐开朗活波,善于隐忍却明辨是非。对姬如雪一见钟情,为救姬如雪曾佯装起兵称帝。后期深明皇朝更替的乃自然变化,只愿逍遥自在的过生活。第二季前期隐居生活,因此自在逍遥,开了整容院因此与女子经常在一起玩。后期因为姬如雪为救自己而死于箭下,醒悟世事无常,其实谁自己都保护不了,便越发心冷。为复活姬如雪踏上了迷一般的路程。然后感情观的官方人设就是,喜欢跟女孩子玩,但是却是一心一意对姬如雪。(前后矛盾的话,也没办法,这迷一般的人设,我看了这么久了,我也没看懂。)
      
      姬如雪:女帝贴身侍女。前期冷艳孤傲,是幻音坊的杀手。对于女帝忠心耿耿,对于爱情坚贞不渝。因身陷江湖,身为女子杀手,却在幻音坊中以独有的侠义心肠让她在幻音坊千娇百媚的女子中独树一帜。也因此比任何人都懂得利用时机取胜。因火灵芝与李星云相识,渐渐倾心。在接受命令要带回李星云,却反被李星云佯装起兵称帝救下后,便留在了李星云身边。独立,毒舌,也有一般女子的女子心态。在李星云身边帮忙他支持他。
      
      
      
      剧版人设:
      
      李星云:唐朝遗孤。对爱情专一,在花轿上对姬如雪一见钟情而不自知因此爱捉弄姬如雪。深明大义,重信承诺,心思城府也不少。却缺少江湖历练,优柔寡断分不清真假。在姬如雪为救自己掉落悬崖之后,明白自己的心思。却又因为误会与家族之仇与姬如雪分分合合。最后为姬如雪放弃天下,却只得佳人在怀中渐渐冷去。
      
      姬如雪:玄门后人。曾是女帝贴身侍女。会耍小聪明,在与外人相处时,冷艳高冷,不易近人,冷脸带人,无丝毫感情似的。唯独与李星云这个人相处时,姬如雪会被李星云逗得露出不一样的情绪,小女子的心思所显无二。有小聪明,会骄傲,亦会顾全大局。虽身陷江湖却保持心如明镜。为爱奋不顾身,却因身世,不得不与与仇人之子李星云断绝关系。最后被不良帅认为会祸害李星云而死在李星云怀中。
      
      
      
      本文的人设:(本文是现代的背景,也是短篇,因此人设与原著略微不同。)
      
      李星云:沉稳,隐忍,懂得洞察人心。与姬如雪相识多年,姬如雪的一举一动,李星云都能明白和理解。
      
      
      姬如雪:毒舌,心思细腻而又潇洒自在,有点轻微的强迫症小纠结。与李星云相识多年,能读懂李星云的言语声调背后的意思。
      


    回复
    2楼2017-02-23 19:17
      一家小餐馆里,稀稀落落的坐着几桌客人。服务员都清闲的靠在一旁,闲谈着打发时间,默默等待着那钟敲响下班的愉快时光。


        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桌上的碗碟已经被服务员清走了,剩下一壶茶与两个茶杯。有人常说,女人比男人更难得抑郁症的原因便是会诉说,所以女人与女人之间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


        一个清脆的声音,不断诉说着不满:“男人结婚后,根本和结婚前是两回事。我老公他,现在每天回家就是打游戏。家务也不做了,就瘫在那里玩。把什么家务活都留给我。情人节,还有其他重大节日,也都不把你当回事了。真的,越说越气。”


        一个身着浅蓝修身裙的女子用那低沉的女声轻描淡写的飘出一句,“小熙,那为什么不打算离婚?”


        小熙呆了一下,咆哮的说出了一句话:“姬如雪,你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噗哧。”唤做姬如雪的女人,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说实在的,他对你那么差,没有这个打算吗?”


        “哪能啊,怎么能够便宜了那个男人,老娘死赖着他了!耗尽他的年华再说!”


        姬如雪浅浅一笑,人们总是这般,无论多义愤填膺,终究不过了了作罢。那诸多的怨言,也不过是那饭后的闲谈。说完了,便接着回去,接受了不满的生活。说到底,终究是舍不得。舍不得当初追你时的玫愧花,舍不得年少时的浪漫,舍不得当初求婚时的戒指与那个誓言,


        小熙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如雪,你分居是不是有两年了?”


        姬如雪闻言,拿起眼前的茶杯,浅啜了一小口,轻声应诺,“嗯,快两年了。”


        小熙听到这句话,不禁又抱怨起好友来,“不是我说你,结婚一年多,分居两年。把婚姻当儿戏?你知不知道,要是分居满了两年,李星云可以向法院提起起诉跟你离婚的?”


        姬如雪点点头,“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提请的诉讼离婚呢?谁知道我会不会闲着没事搞件事来弄弄?”


        “真搞不懂你,在一起6年,这么不容易才结婚的,怎么着也得过完下半辈子吧。说分居就分居,还一分分两年!你是真的对李星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么?”小熙不满的说着。


        姬如雪只是微微的浅笑着,小熙又嘟囔了姬如雪几句,便聊回她和她的丈夫的日常了。


        原来,快两年了。


      回复
      3楼2017-02-23 19:17
        姬如雪与李星云爱情,不像那些偶像剧那般轰烈,也不似言情剧那么浪漫。


          相识于大学,那一年,姬如雪作为大一新生入选了学生会体育部。不久后,学生会体育部因为一场校级篮球赛,便动员去室内篮球场搞了场大清洁。可是,姬如雪却记错了大清扫的时间。那一天,她去到室内篮球场,发现只有几个人在打篮球,并没有看到大部队。于是发了个信息询问部长,等信息的时候,便绕着篮球场循着座位席走了一圈。走累了,便坐到观众席上休息。


          这时候,姬如雪便好奇的看起了那几个男生打篮球。不过姬如雪可看不懂篮球的规则,只是知道,只要把篮球弄进篮框就能得分。姬如雪看着那些个男生,脑海里一直在想,原来有人常说,运动的男生最帅是有道理的,当然,前提是如果忽略那身上的汗味的话。


          想着,手里的手机的便震动起来,那首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还没响多几个音符,便被姬如雪扼杀在了手里。姬如雪低头一看,噢,搞错时间了。便站起来打算离开,习惯性抬头再看一眼那篮球场,便看到有一个男生停在篮框下看着她,手里拿着半瓶水。姬如雪便也看着他,细细打量起他来,球衣被汗给浸湿了大半,刚刚投篮得分最多的貌似也是他,然后...姬如雪突然有点想笑此刻自己的作为,别人不过因为手机铃声好奇看向你罢了,想着便回以礼貌性的微笑,离开了观众席。


          后来,姬如雪知道了那个男生是李星云。


          再后来,姬如雪才明白,其实那一眼,便注定了那大学四年的缱绻。


          与其他的情侣不同,姬如雪与李星云几乎没吵架,大学毕业后,又相互“迁就”适应了两年,觉得合适也就结婚了。


          如果说,小熙说的话中,有没有一句话是值得赞赏了,恐怕便只有那句:“男人结婚前后判若两人。”可惜虽值得赞赏却只对了一半,婚前婚后判若两人的,还有女人。


          结婚一年,姬如雪与李星云虽然有吵架,却也不过是小吵。可是,在这一年多里,生活的变化,角色的变换,两个人的变化越来越大,而姬如雪却渐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爱李星云了。


          终于,姬如雪对李星云提出说要分居两年,冷静一下。李星云听到这句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姬如雪一眼,反问道,“你确定吗?”


          而姬如雪则是迎着李星云的目光重重地点了点头,“确定。”李星云看着眼前的姬如雪许久,淡淡的说了一句,“好。”


          没有争吵,没有怒火,也没有过多的质疑,他们便分居了。而这一分,便是快两年了。


        回复
        4楼2017-02-23 19:17
          姬如雪结束晚餐后便回家洗了个澡,却已经8点30分了,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信息,有来自李星云的信息:


            明天下午。爷爷八十岁大寿,有空?


            对于家人,当时他们分居的时候便协商,分居不与家人说,等到确定离婚了,那时候才跟家人说。于是逢年过节,或者重要节日,他们都会佯装还是夫妻出席。


            姬如雪想了想,便回:好。下午四点半,照旧。点击完发送,姬如雪便把手机随手扔到一边,开始看起电视剧来了。


            临睡觉前,姬如雪看了一眼手机,果不其然李星云回了句:
            好
            手机显示信息到来时间为:8点32分。
            
            嗯,算一句话吗?句号都没有,算吗?噗,姬如雪,你倒是有闲心开始纠结起这个了?


          回复
          6楼2017-02-23 19:19
            第二天下午4点10分,姬如雪提早下楼,到了楼下后,便看到李星云的车停在不远处。姬如雪本打算敲车窗示意她下来了,可是低头一看便透过车窗看到李星云窝在车里浅眠。


              姬如雪歪着头,看着车里的人不禁在想,昨天很晚睡吗?姬如雪浅浅一笑,便转身轻靠在车门上,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不久后,车里传来铃声,姬如雪顺势看了眼手机上某个角落的时间,4点25分整。不久后,身后便传来汽车门锁解锁的声音,姬如雪伸手打开了车门,坐进副驾驶座。车里的李星云已经醒了,正扣着安全带,看了一眼正坐进车里的姬如雪,“不叫醒我?”


              姬如雪坐好之后,也扣起安全带,听到李星云的问题,淡淡的笑了,“看你睡得那么熟。有点懒,懒得叫。”


              李星云看了一眼姬如雪,无奈的笑了笑。


              李星云开车,姬如雪闲来无事,便到处瞄瞄,“你的CD碟其实可以放得再乱点。”说着,便伸手把CD碟整理好,摆放回CD包里。


              “挺好的,再乱点,你就不会帮忙收拾了。”李星云看了眼后视镜,便转道上高速了。


              “你为你的懒找的这个借口蛮好的。”


              李星云不给予反驳,轻哼了一下,“你专门来陪我去一趟,谢了。”


              “我不用做饭,又省了一顿的钱,还有免费晚餐吃,何乐而不为?”姬如雪歪着头笑着反问道。


              “不见一段时间,你又把懒这个字提升了一层境界,厉害了。”


              这次便轮到姬如雪轻哼了一声。


            回复
            7楼2017-02-23 19:19
              行车无聊,姬如雪便拿出她刚整理好的CD卡包,挑了张薛之谦的CD碟放了起来,车里回荡着《绅士》那薛之谦低沉的声音。


                “雪儿,”李星云在高速公路选好道之后,叫了一声姬如雪。姬如雪轻声嗯了一下,示意她听到了。


                “我们分居快满两年了,”说着李星云扭头看了几眼姬如雪,“决定好要不要离婚了吗?”


                姬如雪把头扭向李星云,饶有兴致的反问,“怎么?有新欢了?”


                “你说呢?”


                “噢,那就是没有。”姬如雪一脸无趣的把头扭向窗外。


                李星云轻笑了一声。


                “不是还没到吗?再说吧。”


                “好。”


                两年,是姬如雪给自己与李星云的一个期限。


                有时候姬如雪也会在想,她现在算不算分居。在法律定义上分居,她与李星云只做到了一半。她们还有联系,却只是不住在一起了。像是分手后的好友,又似纠缠不清的情人。


                只是,无论是哪一种,都让姬如雪感觉无法回到开始的时候了。他们之间存在着微乎其微却极其容易被他们两个人察觉的隔阂。毕竟,他们,如此相似——心思细腻却又恣意洒脱。


              回复
              8楼2017-02-23 19:20
                饭局如往常一样,旁人并无对他们的婚姻有任何的起疑。姬如雪与李星云各怀心思,但明显姬如雪出神的次数比李星云更多,所以这顿饭也称不上愉快。


                  晚饭后,李星云把姬如雪送到了楼下,姬如雪下了车,弯下腰带着笑意对李星云说,“谢谢你的绅士风度。”


                  “不用谢,应当的。”


                  姬如雪一怔,回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便轻轻的关上车门,往楼梯方向走了几步,站着楼梯口,目送着李星云离开。


                  李星云,我从未曾想妄自揣度,只是未曾想到,你我之间,竟如此生分了。


                  “许是,都淡了。”


                回复
                9楼2017-02-23 19:20
                  隔天,姬如雪便向公司请了假,踏上了回老家的道路。


                    说是回老家,可是目的地却是姬如雪的大学母校。


                    姬如雪昨晚回去之后,便辗转难眠。那时候姬如雪便明白,似乎不能拖了。


                    当初姬如雪提出分居,是因为姬如雪觉得自己似乎不爱李星云了。


                    那她当初是否也爱得那么深沉过?


                    她,忘了。


                    于是姬如雪便回到那一切的发源地——母校。


                    昔日的建筑又苍老了几分,栏杆上的锈迹也斑驳了几分,倒是树刚不久前裁剪过,倒是难得少见的长了不少新的枝桠。


                    她与李星云相识于那个篮球场,也是在那里答应做他的女人,也是在那里她点头,而他把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李星云,还曾记得,那时候为了等他一条短信而盯着手机许久。


                    只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李星云,那时候像是毒药的三个字,什么时候可以如此轻描淡写的便说出来了?


                    回不去了吗?


                    看着不远处的室内篮球馆,姬如雪打消了那个念头,还是,想回去看看。


                    那开始时的我们。


                  回复
                  10楼2017-02-23 19:20
                    姬如雪推开篮球馆的大门,篮球框也焕然一新,看来整个篮球馆都翻新了。


                      所有的所有,都成新的了。


                      没有什么是开始时的模样了。


                      姬如雪走进馆内,来到了某个篮框下。


                      记得,那时候他便是站在这个篮框下。想着姬如雪便看了一眼当初自己站的位置,原来站在这里看过去,是这种感觉。


                      收起目光,看向地面,边出神边无奈的笑着。


                      那时候他的手里不是伞,而是半瓶水。


                      以前你手里是水,现在我手里是伞;


                      以前你对我礼让两分,现在你对我礼让八分;


                      以前我爱你,现在...


                      回不去了吧。


                      也许在开始的地方画上句点,便是最圆满的结局了......吗?


                      姬如雪想了很久,仿佛像是下定了决心,拿出手机,拨通了李星云的电话。


                      突然场馆内响起了铃声,姬如雪一听便判断出,那是薛之谦的《我知道你都知道》,顺着声源望去。


                      那年姬如雪的那个观众席的位置上正站着一个男人。


                      姬如雪看着观众席上的李星云,微微一怔,浅浅的笑了。


                      李星云正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便迅速接了起来,耳旁从手机传来浅浅的呼吸声。抬眼,便与姬如雪的目光相撞,他看着姬如雪,上扬了嘴角。












                      星云,


                      我们回到开始,


                      是为了坚持,


                      还是为了放弃?


                      
                      
                      ==============全文完=================
                      


                    回复
                    11楼2017-02-23 19:21
                      最后唠叨几句:
                        本文标题是一首歌《就是这样》林采欣演唱的。部分内容与对话来源生活。
                        
                        
                        中国婚姻法规定,无论分居多少年都不能自动离婚,只是分居满两年可提起诉讼离婚或协议离婚。婚姻法对于分居的定义最简便的理解是双方不在同一个地方生活且双方不再履行夫妻义务与权利。
                        
                        
                        然后,最近我在纠结一样坚持了几年的东西,到底是该坚持还是该放弃。可是沉吟了几日,都无任何结果。因为坚持,太艰辛;放弃,却舍不得。于是本文是开放式结局。




                      最后比个心,感谢这个活动,把那个感觉写出来就好感觉好多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7-02-23 19:23
                        握爪,楼楼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3 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