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2吧 关注:20,297贴子:340,589
  • 41回复贴,共1

书荒了,求书,不要种马yy龙傲天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规矩我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26 02:40
    2019-08-22 16:40 广告
    贩妖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2-26 08: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2-26 11:16
        蛮荒记,搜神记,知北游,我当道士的那些年,个人觉得还不错


        收起回复
        6楼2017-02-26 15:11
          气御千年 紫阳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02-26 18:11
            小白的湘西赶尸鬼事系列的。三部曲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2-26 21:33
              紫川,天行健,红颜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6 23:21
                孝陵卫,英雄志,还有民调局系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2-26 23:40
                  紫阳,看了不后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7 08:58
                    紫阳 还可以 笔风不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28 02:43
                      最近才看完一本书,残袍。当一个极端情绪化的人掌握力量会如何…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2-28 02:52
                        巴卡尔逃脱之后,通过那座怪塔到了另一个世界——阿拉德行星。而塔连接的地方正好是阿拉德大陆上方的天界。这一回,巴卡尔对哑巴老头第一次感到由衷的佩服,这种连接异次元空间的方法,在全宇宙恐怕也就只有卢克一人能做到吧。

                        不过这一路上,他也看到了无数个飘浮在塔里的尸体,果然实验这样的通道需要大量的牺牲品。多年后,巴卡尔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只记得那里一片死寂,唯一能听到的只有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所以后来他就把那座塔命名为“寂静城”。

                        当时的巴卡尔虽然是以逃亡者的身份到了天界,但是那里并没有能和他相抗衡的对手,因此爆龙王轻而易举地变成了天界的统治者。他很清楚,只要卢克不把寂静城的位置告诉其他使徒,就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而既然选择在这里生活,他就必须先掌握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经过一番了解,他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叫天界,天界的下方是辽阔的阿拉德大陆,它们之间通过天空之城相连接;上方呢,则是空间与这里上下颠倒的魔界。在过去数十年间,魔界从未移动,而且卢克还秘密建造了“寂静城”,将魔界和这颗行星相连,这里无疑是赫尔德实施最终计划的关键。巴卡尔对自己的这个猜想很有自信。自然,他是决不会让赫尔德的计划得逞的。

                        既然赫尔德的最终目的是阿拉德大陆,那么只要隔断它们与中间枢纽——天界的联系就行了。很快,巴卡尔用魔法封印住这里通向阿拉德大陆的天空之城和通往魔界的寂静城。除此之外,他还在天界下了“封杀魔法令”,只要赫尔德一到天界,她强大的魔法力就能被自己所感知。

                        当然,杜绝魔法还有另一个真正的目的。

                        “赫尔德为了重建泰拉,希望牺牲使徒们的性命……但是就像卡恩最后没办法杀我一样,她应该也无法亲自杀死使徒。更何况她的力量也还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那么她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呢?”

                        巴卡尔有些困惑。

                        忽然,他想起《创世纪》里的那句话“所有的试炼都是为了铸就灵魂。经受过磨砺的锋刃才能刺穿我们的心脏,使我们的灵魂升华至伟大……”难道赫尔德认为训练好这个行星上的生物,就能处死使徒。“那也未免太可笑了!就算有这种可能,恐怕也需要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间吧?”

                        但是笑过之后,巴卡尔又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就像他之前推测的一样,如果卢克是受赫尔德之命,那么……

                        “让我支配天界,说不定也是她计划中的一部分。借我的手,给这些低等的生物最难的试炼……的确,对他们来说,我绝对是无法承受的巨大考验……不过,这样下去,不是等于被赫尔德玩弄于鼓掌之间了。这绝不能容忍!”

                        巴卡尔握紧拳头,心里暗暗发誓:“决不能让赫尔德得逞!就算用尽一切手段,也一定要破坏她的计划。”从目前他所掌握的信息来看,赫尔德的这个部署极其精密又异常庞大,而这种过于宏伟的计划,有时候只要充分利用好其中一个小小的因素,就可能改变全局,让一切全盘瓦解。

                        想到这,巴卡尔不由兴奋地振翅起飞。

                        伴随着他狂啸的声音,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空的尽头。只留下一段模糊的话语,在有心人的耳中回响。



                        “无知的生物们,我将会赐予你们无法想象的最强试炼。你们一定要努力变强给我看看!如果你们还有潜力,还有尊严的话,就让一切变为可能!只有当你们的力量远远超越赫尔德的想象,她的计划才可能发生变数。比起赫尔德对你们的虚伪,我对你们是绝对的信任!我期待着你们打败卡恩和赫尔德的那一天!!但是,仅依赖像魔法这样的单一力量,是绝对战胜不了他们的,你们还需要其它力量的帮助。你们一定要靠着自己的努力,找到更多的希望!!!”

                        从那之后,天界开始禁止使用魔法。被称作为天界黑暗期的500年,也就这样开始了。


                        ……





                        回复
                        19楼2017-02-28 03:55
                          第八章 机械七战神

                          塔内巴最近一直很苦恼,而这个苦恼的源头就是同属机械七战神之一的海伊德。虽然是盟友,但是他一直不了解海伊德,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为什么会使用魔法?甚至连她是天界人这点,塔内巴都无法确认。如果她不是,那么她之前提出的无数个想法,会不会是来源于其它世界的知识?

                          “哦,该死的!”塔内巴郁闷得都快抓掉自己的头发,“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

                          时间追溯到更早之前,那时候,塔内巴只知道海伊德是他们七个里面最厉害的。她总是能适时地打破研究的僵局,提出革新的想法。如果没有她,这个“盖波加”项目应该就只是痴人说梦。

                          塔内巴曾经因为过于好奇,而问过她关于这种天才般想法的来源,但是每次她都会回答“冥想”。尽管塔内巴有时也会开玩笑地让她传授这个“冥想”法,但是心里更多地还是怀疑。因为以自己研究多年的经验来看,海伊德的这些想法,与其说是突发奇想,不如说更像是未来的技术。

                          对于这些疑问,塔内巴心里其实一直很挣扎,恨自己为什么要怀疑她。其实在他注意到海伊德卓越的才能后,唤起的不只是强烈的嫉妒和尊敬,还有一种奇妙的爱意。但他已经有了恋人简妮,这种精神上的出轨,让他深感自责,犹如一块大石压在胸口,喘不过气。因此,他只能自欺欺人地想象着,海伊德的才能并不是真实的能力,从而安慰自己。但是在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他爱上了她,只不过这不被允许,所以他必须尽快结束这种混乱。

                          于是他下定决心,要找出海伊德才能的来源。为此他甚至不惜违背良心地在她身上放置了多个微型监视机器人。但是,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让他发现这么惊人的事——海伊德的杰出才能,竟是源自禁忌已久的魔法!

                          ……

                          也因为这样,他现在才如此苦恼。

                          半夜,塔内巴偷偷从研究所跑出来,漫无目的地走着。在过去十年间,他一直没抽过烟。这会儿,他却取出一根烟,放到嘴里。

                          “呼……三个月来,第一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却夹杂着香烟的烟雾。”

                          “香烟有什么不好?它可以促进脑内化学物质的分泌,激发我们的大脑,让创造性的想法接二连三地浮现出来。”

                          “狡辩!为什么要为了你这猪脑子浮现出创造性的想法,而减少我们的寿命啊?”

                          ……

                          想起七战神里两个“斗气冤家”拉蒂和波尔甘的斗嘴,塔内巴不由笑出声来……

                          “其实你没必要烦恼。因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耳边突然有一个声音说道。

                          无需回头,他已经能感受到对方巨大而又强势的身影,再加上那威严低沉的嗓音,塔内巴顿时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他才咕哝出一句,“你……你是谁?”

                          而与此同时,巨大的影子正缓缓地向他这边移来。

                          “你知道为什么她能使用魔法?为什么她会知道我们闻所未闻的知识?还有……为什么……我会爱上她……”问到最后一句时,塔内巴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但是他并没有等到那个身影的回答,不过至少证明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因为如果是暗杀者的话,早在他开口之前就已经把他杀掉了。不过冷静之后,他又有了新的疑问:为什么那个黑影会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并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提起过关于海伊德的事啊。

                          “你见过颠倒的海市蜃楼吗?”那个黑影又突然出声。

                          “……?”

                          “很久以前,有个名为泰拉的行星,它拥有非常灿烂的科技文明。但是也因为这样,最后发生大规模的爆炸。当时,有一个城市被分离了出来。在很长的时间里,它只能飘浮在各个异次元空间内。而在这途中,各种不同形态的异界生物趁机进入那里,于是,整座城市变得一片混乱。那之后,大家便都称它为魔界。大概是从几百年前开始吧,魔界就依附在这个阿拉德行星上,有时候看会像海市蜃楼一样,只不过它是颠倒的。”

                          黑影所说的有关魔界的传说,只要是天界人基本都听过。但是我并不知道他说的那个海市蜃楼是不是魔界,也从没见过……不过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而且还讲了这么多关于魔界的事。难道……

                          塔内巴突然有所领悟。

                          “你是想告诉我,海伊德……那个女人是魔界人?她传授给我们的知识,都是出自古代泰拉行星的科学吗?”

                          “果然不愧是机械战神的领袖。事实就是那样,你可以好好想想她的名字。”

                          “海伊德……海伊德……难道……难道她就是赫尔德?!!”

                          在天界,有关使徒的传说有很多而且也很有名。在魔界发生的龙之战争中,让巴卡尔败退而逃的就是这群使徒。当然,也因为这样巴卡尔才会来到天界,为此有不少人责怪他们。但是,大部分的天界人,还是希望使徒们能有一天降临到天界,打败巴卡尔。这可以说是天界人共同拥有的巨大信念,就像宗教信仰一样。不过,对于以机械七战神为首的新兴机械师来说,比起信仰,他们更相信科学的力量。

                          “赫尔德……她是使徒……”尽管有了使徒的帮助,让塔内巴又惊又喜,但是还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来帮助我们?”

                          “呵呵,那是因为她想在你们真正变强之前,赶紧除掉我。”

                          除掉…你?塔内巴猛地一惊,他再次看向眼前这个巨大的身影。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是巴卡尔……可恶!


                          回复
                          20楼2017-02-28 03:58
                            “我真傻。原来你就是巴卡尔……你想杀我就干脆点,还说那么多做什么?就算你再怎么蛊惑我,我也决不会透露其他机械战神的行踪。不要浪费时间了!”

                            不管他怎么吓唬我都没有任何意义,我非常明白这一点。不过……巴卡尔知道我所有的事,是不是说明其他的机械战神,还有“盖波加”计划也全都暴露了?!!怎么可能!!!明明差一点就要完成了!!

                            一想到辛苦多年的计划即将落空,塔内巴的心犹如刀绞一样难受。

                            “想死?不用这么急。虽然你们迟早会死,但还不是现在。”

                            “还想继续迷惑我?哼,妄想!”

                            “可以停止那个‘盖波加’计划吗?”

                            “什么?哈哈哈哈哈……”



                            塔内巴像听到一个最荒谬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原来所谓的巴卡尔,就是这么个神神叨叨的家伙?而且自己竟然还和他轻松地聊了这么久。想到这,塔内巴笑得肚子都快疼了。不过与此同时,他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既然知道我,也知道盖波加计划,以他的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杀光我们?反而特地到我面前说这么一大堆的话?

                            这时,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充满压迫性的声音:“如果‘盖波加’计划能按时完成的话……”

                            伴随着这样低层的嗓音,塔内巴的笑声越来越轻。而巴卡尔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反应,继续说道:

                            “如果到那时,我或许真有可能会死,但是我决不能这么白白死掉。现在,别说你们整个种族,就连你们机械七战神的实力,也只是一般。严格来说,盖波加并不是你们造出来的。说到底,靠的都是古代泰拉科学文明的力量。凭你们现在的实力,根本阻止不了这个行星的灭亡……”

                            “灭亡?你在胡说些什么?”

                            不过仔细一想,巴卡尔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当初提出“盖波加”计划的是海伊德,而每次研究遇到困难,提出解决方案的也是海伊德。“盖波加”计划确实是她一手促成的成果。如果,海伊德真的是赫尔德的话……

                            “你刚说不是现在,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杀我?”

                            “等到有人成功继承你们研究成果的那时候。”

                            继承?那是什么意思……

                            塔内巴本想这么反问,但他反复琢磨了巴卡尔的话后,发现了这里面竟然隐藏着更深的含义。诚然,对知晓一切的巴卡尔来说,要抹消所有的研究成果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却说要把这些东西留下来?

                            “这么说,当我们的后辈分析那些成果,并且转化成自己的技术,那时候,你就会置之不管?你要知道,即使不是‘盖波加’,不久的将来也会造出消灭你这家伙的机械。”

                            “哈哈,这才是我最期待的……不过,距离你所说的那个‘不久的将来’,恐怕还有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

                            “你到底想做什么,巴卡尔?”

                            “呵呵,你已经做好准备听我讲了吗?”

                            随后,巴卡尔开始平静地讲述那几百年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包括龙之行星、与赫尔德的相遇、魔界、使徒、卢克的预言,以及赫尔德的计划,甚至自己将要做的事,毫无保留。

                            而塔内巴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巴卡尔说完,他才缓缓开口道:

                            “你说的这整个故事,我所知道的证据也就只有海伊德会魔法而已。不过,其实不管我信不信,都不重要。反正现在无论怎样,你都会破坏盖波加计划的,不是吗?”

                            “没错。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找机会,把那些研究资料留给后代。如果你拒绝,我会将你们至今为止所有的成果通通毁掉,当然也包括你们几个人在内。然后再次等待和你们同样的人出现。其实大概在一百年前,也出现过一些类似你们这样的,虽然实力不及你们,但是他们还是有一定成果的。只是他们拒绝了我的提议,所以最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们,说真的,成果会比他们好很多,所以有点可惜……不过你们这个种族也算是一直在成长,所以这次估计再等个几十年就可以了。损失也不算太大。”

                            巴卡尔说得很平淡,但是塔内巴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既然这样……

                            “好吧。不过我想拜托你两件事。”

                            “说来听听。”

                            “我死没关系,但是请不要杀害其他机械战神,好吗?这样也可以更好地进行传承。”

                            “不行!只有当你们凄惨壮烈地死去,你们的故事才能流传后世,人们也会因此而燃起复仇的热情,继承你们的事业。所以不管怎么说,这场悲剧演出都是必要的。”

                            “如果这样……那请你至少让两个人活下来。你说过希望我们将成果传给后人,而库里欧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嗯,是我要求的没错,这个我接受。那么,就由他来整理你们的成果,那其他人也不必留太长时间吧。还有另一个呢?”

                            “简妮,她还怀着我的孩子……而且很快就要出生了,能留她一命吗?”

                            “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自己都快死了,还管孩子死活干嘛?反正也看不到。呵,真是无法理解。”

                            “其实你可以这么想。如果你把机械战神们全部杀光,使‘盖波加’计划瓦解,那我们的后代或许会因为对你的恐惧,而不敢做出任何违背你的事情。那样,你的计划不就失败了吗?不如……让我在其中扮演一个背叛者的角色。原本快要成功的‘盖波加’计划,因为我的背叛而使整个计划失败……这样一来,以后的人们就不会因为恐惧而不敢做任何尝试。”

                            “确实是个好办法。看在你考虑得这么周全的份上,我就留住你孩子的命。还有其它请求吗?”

                            怎么可能没有?其实我最大的请求就是:赶紧滚蛋吧,巴卡尔!只是这个请求,我到死都不会实现。

                            也许是塔内巴思索了太久,巴卡尔有些不耐烦了。

                            “是不是太多事接受不过来,脑子一片混乱?不过你最好赶紧想清楚,我就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

                            巴卡尔说完,振翅一飞,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可是即使是看不见他,塔内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天空,嘴上咬着早已熄灭的烟头……

                            三天后,巴卡尔果然开始行动了……

                            机械战神塔内巴因为“不小心”留下了证据,而让人们发现了他“背叛”的事实,与此同时,在巴卡尔的大力围剿下,“盖波加”计划失败。随后,塔内巴突然消失。所有人都以为他成功逃跑了,其实他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自杀了……

                            机械战神波尔甘为了和巴卡尔的军队进行最后一搏,毅然乘上了还未完成的“盖波加”,最后和“盖波加”一起壮烈地牺牲了……

                            机械战神拉蒂在吸烟的时候,看见了巴卡尔亲手毁掉“盖波加”的场景,因为经受不住这瞬间的冲击,吐血而亡……

                            机械战神库里欧在巴卡尔军队的侵略下,“侥幸”逃脱。他将“盖波加”的残骸收集起来封印到了异次元空间内,并把机械七战神迄今为止全部的研究成果加以整理,传给了后世……

                            机械战神简妮因受计划失败的刺激而早产。在疗养期间,她得知发生这一切的原因,竟是由于自己的恋人塔内巴的背叛,而陷入了痛苦的绝望中。最后她将自己的孩子留给了奥德伊兹,选择了自杀……

                            机械战神奥德伊兹在计划失败之后,一直协助库里欧,不过某一天他突然带着简妮的孩子消失了……

                            机械战神海伊德在巴卡尔军队入侵的前两天就行踪不明……


                            回复
                            21楼2017-02-28 04:02
                              第九章 不速之客

                              500年前,天界,机械革命爆发。

                              继承机械七战神遗志的天界人,经过了漫长时间的等待,终于迎来了这一天。

                              为了这一天,他们努力钻研前人的成果,并且学以致用,发展自己的科技,终于现在拥有了能和巴卡尔的军队相抗衡的实力。

                              这一天,所有天界人齐心协力,在各个方向对巴卡尔的军队展开合力围攻。天界的各个城市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战火,以及惨烈的悲鸣……

                              此时的巴卡尔站在自己宫殿的露台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俯瞰着战争下如火焰般绚烂的都市。尽管耳边频繁地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地悠闲。



                              “终于……到时候了吗?”他低声自语着。

                              突然,背后传来几不可闻的一丝声响。巴卡尔不用回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他冷笑道:“你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早啊,赫尔德。”

                              话音刚落,果然有一个女人从他身后的阴影处慢慢地走了出来。

                              “你已经妨碍我很久了,巴卡尔。该到此为止了。”

                              说这话的时候,赫尔德并没有看着巴卡尔,而是和他一样,看向远处那个地方——那个正被熊熊大火燃烧着的都市……

                              “你会不会来得太早了一点?目前天界里还没有我的对手吧。就靠他们制造的那几个像玩具一样的机械,就想看到我的末日吗?”

                              “你错了。”赫尔德似乎有意顿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他们或许不怎么样,但是如果加入了从未来过来的朋友,你觉得结果会如何呢?”

                              “哈哈哈,未来?赫尔德,看来你还真是等不及了。”

                              巴卡尔这时才将头转了过来,看向这个自己曾经视为引路者的女人。

                              “那些来自未来的家伙,你觉得凭他们几个就能挑战我吗?”

                              赫尔德并没有马上回答,她静静地盯着巴卡尔的眼睛一会后,才缓缓说道:

                              “这回,恐怕……”

                              她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巴卡尔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开始僵硬,体内黑色的气息在暴怒之下渐渐向外扩散。他仰天狂啸了一声,声音大到连铁块都能被震碎,而此时,整个大地也开始跟着颤动起来。

                              不过一旁的赫尔德却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看着从他手上滑落的红酒杯,落地、破碎……

                              另一边巴卡尔的身影已经逐渐变大,渐渐地周围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

                              “我连使徒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他们!”

                              转眼间,巴卡尔已经化身成巨大的黑龙,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赫尔德。他煽动着巨大的黑翼,咆哮道:“没有人配当我的对手,挑战我的都得死!”

                              此时的巴卡尔仿佛能将天地都吞噬一般,令人震慑,他疯狂地笑着,自信而又狂妄。

                              只是,他没留意到一直面无表情的赫尔德此时嘴角边露出了一丝极浅的微笑。


                              回复
                              22楼2017-02-28 04:03


                                巴卡尔之城似乎已经变成了火的海洋。

                                在城中的某处,那位一向狂傲的统治者正和一群衣着古怪的家伙对峙着,他的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看起来似乎非常严重,鲜血不停地滴下……

                                而那群人身后,有一个发着强光的裂缝(注:异次元裂缝)正在逐渐闭合……

                                “你们有的看起来不像是天族人。让我猜猜……你们是从未来过来的吧?呵呵,能告诉我是从多少年后来的吗?”

                                “你猜得没错,我们都是来自500年后的未来。”

                                “500年……那我还得再等500年吗?这么说,那三只龙也被你们打败了?”

                                “我们已经击败过好几个异变到阿拉德的使徒。就凭你做的那几只粗糙的龙,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恭喜,你们轻松地通过了基础测试。没想到过了这么久,那几个愚蠢的使徒,最后还是死在了她的手里。他们真的都傻傻地在那些地方被杀吗?呵呵,让我再来猜猜,降临到你们那片大陆,先后死掉的是不是希洛克、罗特斯和狄瑞吉?”

                                “为什么你会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呵呵,我也不知道是命运早已定好的死亡顺序,还是她的安排……看你们这些人,好像不止有天族,还有人类和魔族,甚至连暗精灵都有。呵,看来只要是有点潜力的人,赫尔德都绝不会放过啊!”

                                “够了!我们从大老远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聊天的。快点动手吧!虽然历史上记载,是天界人用机械革命打败了你,不过今天既然我们来了,就当是为古代的天界人减轻下负担吧。只是很遗憾你已经身负重伤,但我们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因为对付你这种恶魔,是不需要任何仁慈的!”

                                “咔咔咔咔……”巴卡尔听了不怒反笑道,“你们在史书上学到的,就是天界人把我杀了吗?用那种机械?哈哈,很遗憾,那种粗劣的东西还没办法杀死我。但是对付那些机械,确实消耗了我不少的体力,所以她就是在这时候把你们带到了这里。真是漂亮的战术啊,赫尔德!不过,我还是要教一下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历史。如果我今天死了,那就意味着过去也是一样,杀我的不是天界人,一直是你们。这个事实绝不会改变!”

                                “……!?”

                                “这么说着,我好像又明白了一些。呵呵,你们的种族变强是在500年后,但是赫尔德害怕我继续妨碍她的计划,会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麻烦,所以才想要将我的死期提前。其实,就算你们不来找我,我也正好想去阿拉德大陆看看……哦,或许是这样,她才那么着急吧?”

                                似乎越来越了解整件事了,巴卡尔不禁为自己过人的领悟力而感到骄傲,只是……“没想到未来的赫尔德不仅能随意操控异次元空间,还能将时间设置得如此精准……”

                                周围的一切都在燃烧着。巴卡尔忽然想起了卢克暗示他的画面——那个在火中死亡的巨龙。难道指的就是现在吗?不,他还有事没做完!

                                “或许今天就会是我的末日……正好我之前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对于你们确实是个机会。只是就这么死了,没办法真实地测试下你们的实力有多强大,实在是可惜啊。”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巴卡尔的内心正在剧烈地颤动着。没想到数百年努力的结果就在眼前!他仔细地观察着对面的每一个人,想着自己的努力究竟能对他们产生怎样的影响?亦或是他们仍然只是受控于那个女人的人偶?

                                终于他忍不住大声质问道:“你们自认为的强大,是在赫尔德预料中的,还是在那之上?在我让赫尔德的计划推迟的这500年间,你们的种族成长了吗?要知道在这完美的游戏里面,任何细小的差异都能引起巨大的变化……”

                                此时的巴卡尔眼神十分锐利,仿佛要看透在场的每一个人。他展开一双巨翼,庞大的身躯慢慢地向冒险家们逼近。在这样震慑的压力下,冒险家们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了本能的恐惧。

                                看着这一切,巴卡尔不禁流露出一丝冷笑,“忘了说了,说不定还会有个变数。虽然我受了伤,但是你们真能战胜我吗?……即使我无法摆脱今天死亡的命运,但是杀我的人可不一定就是你们,说不定是来自未来的其他人……”

                                说着,黑龙张开了巨大的嘴巴,炽热的火球从他的口中向地面喷发……

                                整座城市在冲天的火焰中熊熊地燃烧着……


                                回复
                                23楼2017-02-28 04:04
                                  时乃距今800余年前,在广阔的平原上,数万士兵分列左右,在肃杀中对峙着。
                                  “奥兹玛啊……你真的欲败我于此吗?”
                                  帝国的名将卡赞。此刻,他颤抖的声音与他那勇猛的威名相反。
                                  “卡赞呀。若你企图谋反,那我只得遵从帝国的圣命。”
                                  然而,在帝国最高法师奥兹玛的声音里也透露出了一丝疑惑。
                                  “奥兹玛呀,我怎么可能谋反?我只是从欲加害我的人手中保护自己罢了。你万万不可听其谗言!”
                                  “卡赞,若当真如此就收兵吧。这之间的误会待我直接奏明圣上。”
                                  “可是,……欲加害于我的正是皇帝啊!”
                                  “这句话……岂不是自认其谋反之罪?……那只能请你原谅我吧,卡赞。”
                                  奥兹玛下令部队进军。看着逼近的奥兹玛的军队,卡赞无奈的执起了惯用的斧剑,轻装立于自军先头。
                                  改变历史的一战就此打响……

                                  ……
                                  “呼哼哼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痛透心肺的悲伤笑声,奥兹玛慢慢苏醒。
                                  “奥兹玛,你醒啦。呼哈哈……看来这就是我们命定的结局啊,哈哈……”
                                  在奥兹玛面前的卡赞,两脚被紧紧捆绑着,而两手无力的下垂着。涂满了鲜血了的他,真可称得上是披着人皮的鬼怪。
                                  “你,你的手怎了了!?”
                                  “他们似乎非常害怕我的这双手呢,居然要把手筋给我挑断啊。”
                                  “什……什么!”
                                  奥兹玛回想着。一切都清楚了。卡赞的叛乱,帝国的镇压命令,在两人遭遇后突然涌上的士兵……虽然服装不同,但皆为帝国军人。……还有,将镇压的任务交给一介法师而不是将军们的原因。从一开始,就是阴谋啊……是为了同时除去我和卡赞的阴谋啊!
                                  “哈啊……”
                                  看着沉思着的奥兹玛发出了轻叹,卡赞淡淡的说:
                                  “看来你也全部想明白了。是啊,就是这样啊……”
                                  卡赞看着自己依然不成人形的躯体,喃喃道:
                                  “作为人类的我也就到此终结了吧,我已经成为了这样,那么我的家人肯定是不能安然无恙了。家族的血统就在我这一代终结了……我对这个感到不甘啊。”
                                  “家人……是啊,不可能安然无恙那……那……我的丽兹也……!?”
                                  就在这时穿过铁笼的缝隙,一根棍子飞了进来,正打在奥兹玛的脸上。
                                  “死叛乱者说些什么哪?不要用你那肮脏的嘴侮辱皇帝陛下的后宫!”
                                  听到这句话,惊讶的奥兹玛站起来,抓住铁栏杆大声吼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给我说清楚!”
                                  突然,牢房的铁栏门被打开,冲进来的士兵对奥兹玛拳打脚踢并把他拖出了牢房。
                                  “喂!!丽兹到底怎么样了!喂!给我说清楚啊!”
                                  奥兹玛渐渐远离的嘶喊被地牢潮湿的恶臭缠绕着,久久不散……

                                  ……
                                  “奥兹玛……奥兹玛。”
                                  听到了呼唤自己的声音……卡赞啊……反射性的想要睁开双眼,可是……原来如此,他们已经夺取了我的光芒了啊……黑暗……原来是如此的令人无法安心啊……
                                  “啊……卡赞……”
                                  “喂……还好吧。”
                                  “……”
                                  我不再说话,卡赞也紧闭了双唇。对于我们来说,连互相激励的气力都已经没有了。
                                  奥兹玛陷入了思考——
                                  不可能……这就是我们两人对他们的嫉妒缺少警戒的结果吗?
                                  卡赞,我的家人,我可怜的丽兹……丽兹啊……他们究竟有什么罪过,都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的生命也就要这样消逝了吗……这个世上最优秀的两人,却因卑劣之人的嫉妒被陷害谋反而遭处刑……只会在历史上留下记录。不,不对。他们不可能会让我们有好名声吧……
                                  “人类这个种族……真的是如此无可救药的存在吗?”
                                  奥兹玛不禁呢喃道。卡赞静静的听着,纹丝不动。
                                  忽然,奥兹玛的思考向着另一个方向转去——
                                  只不过,是消灭这个世界的一个种族罢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人类这个种族,只认为自己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存在。像这样的想法,只会将世界导向灭亡……
                                  对啊,复仇!我要的是复仇!对这样不公的世界复仇!将这些残害世界的人类全部消灭,这才是真正的净化!但是为什么要怎么做!?……
                                  “我的提案如何?”
                                  “从我的面前消失,邪恶的存在。我没有足以接收你那丑陋提案的肮脏灵魂。”
                                  奥兹玛的两眼闪烁着火光,手中升起了熊熊烈焰。
                                  “出卖自己灵魂来换得毁灭世界的力量。这么好的交易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哟。你可是天选之人啊,呼呼呼……”
                                  奥兹玛无法忍受这令人不快的笑声,便将手中的火球向着它甩了过去。然而燃烧的烈焰穿过了面前这漆黑的存在,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呼呼,不需要这么愤怒。我自然会走。但是牢记,终有一天,你会主动来寻找我的。呼呼呼……”
                                  面前的身影渐渐淡去,只有它最后的一句话在奥兹玛的脑中久久不散。
                                  “终有一天,你会主动来寻找我的……”……
                                  它早就预料到这一切将会发生吗?啊……人类!因为权利欲与嫉妒心,使得你们必须要与史上最可怕的恶魔对抗……
                                  “哈哈哈哈哈哈……”
                                  “奥兹玛……?”
                                  “卡赞。仔细听我说。我们可称得上是现世最优秀的人吧,难道不是吗?”
                                  “……”
                                  “我可是不愿意让这样的两个人就这样消亡。”
                                  “有……什么计划吗?”
                                  “呼呼呼……你成为毁灭之神。而我将成为混沌之神!”
                                  “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牢笼忽然打开,冲进来的几个看守试图将卡赞带走。奥兹玛急忙大喊道:
                                  “卡赞!记住!还没有结束!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卡赞被士兵带走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对着奥兹玛微笑着。这究竟是对奥兹玛话语的信任,还是对朋友悲哀送别的嘲讽呢?奥兹玛已然是看不见了,而时隔800年的我们更是无从了解。……
                                  “那之后卡赞被流放到鲁斯特鲁山脉,奥兹玛被遗弃到南部的海滨了。在那里,奥兹玛欣然接受了再次来寻找他的死神的提案,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换来了邪恶之力,将苟存性命的卡赞化为了毁灭之神.然而,卡赞没有同意奥兹玛的计划。它化为了鬼神,在世界中徘徊。从那时开始,大陆各地就陆续出现被卡赞附身的卡赞症候群患者。”

                                  成为混沌之神的奥兹玛开始向人类世界散播血之诅咒。这种诅咒会侵蚀人类脆弱的心灵,使他们变成恶魔。
                                  中了诅咒的人虽然外表上和一般人类无异,但是内心已经被恶魔占据。这些人被通称为“伪装者”。有传言说,人类神话传说中的狼人、吸血鬼等生物都是伪装者的变种。
                                  被伪装者袭击的人也会变成伪装者,而且一般伪装者的袭击对象主要是离自己最近的人,比如家人和朋友等。
                                  因为单凭外貌无法分辨出伪装者和人类的差别,所以人们开始互相猜疑、不再信任,甚至严重到彼此陷害。在这当中曾酿成无数的惨剧,人类世界一度陷入了混乱和怀疑的漩涡中。
                                  第二使徒哭泣之眼赫尔德亲口证实混沌之神奥兹玛为使徒之一。乃"死而复生之人"


                                  回复
                                  24楼2017-02-28 04:09
                                    你就是剑客塔莫斯?”
                                    炙热的沙漠中,一个如锋矢般锐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似乎连大地都跟着震颤了起来。
                                    我停止前行,迅速转身望去,有如实质般的杀气几乎在一瞬之间将我笼罩,下意识地我将手伸向了魔剑普诺。
                                    “哈哈,好犀利的眼神啊!果然是一个值得拔剑的对手。”对方大笑着,眼神里透露出强烈的杀意,仿佛能穿透我的灵魂一般。
                                    看着他勋章一样布满全身的剑伤,还有那鬼神般恐怖的笑容,我知道他就是那个强者中的强者,喜欢常年以血染刃的第四使徒——征服者卡西利亚斯。
                                    而现在,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能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横气息正将我压得喘不过气。
                                    似乎就连手中的普诺也在不断地颤抖……不,不对,是我的手在颤抖。一直以来沉稳的手臂竟然会在战斗前就开始颤抖?是恐惧,还是兴奋,亦或是两者都有?
                                    不,我一定要镇定下来!和最强剑士的对决不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吗?
                                    “呵呵,真是荣幸。没想到卡西利亚斯阁下居然会来造访我这种小人物。不过,第四使徒这种名号可吓不住我,就在刚才,我还在想着找谁来试验下我的新招呢。既然你来了……那就太合适不过了!”我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将普诺拔了出来。
                                    如果能够和卡西利亚斯这种战斗狂人交手,即使是死了也值得!
                                    “哦?那就是你的剑吗?没想到还是一把活着的魔剑。呵,有点意思……看来这场对决应该不会寂寞了吧……”说着,卡西利亚斯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双剑,微笑的面容瞬间冷酷如冰,周遭的空气也仿佛冻结了一般……
                                    不愧是最强剑士,只是一个拔剑动作就已有如此威势。
                                    不过,在沙漠中磨练多年的我可不只是在虚度光阴!
                                    就让这一战来检验我的修炼成果吧!
                                    普诺,让我们一起迎接这最强的挑战吧!
                                    ——剑客塔莫斯最后的记忆
                                    视频来自:www.bilibili.com


                                    回复
                                    25楼2017-02-28 04:11
                                      于雷的周瞳探案系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02-28 12:41
                                        你这名字居然不要种马 yy 意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2-28 23:21
                                          呃,各位道友没有冒险小说介绍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02 20:11
                                            老柳逆鳞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7-03-02 20:56
                                              苗疆蛊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07 10:08
                                                气御千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3-08 10:21
                                                  苗疆蛊事,苗疆道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09 00:41
                                                    上吧皮卡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7-03-09 06:30
                                                      建议看南无袈裟理科佛的苗疆系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3-19 10:48
                                                        桃花 道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3-30 14:21
                                                          麻衣神相


                                                          回复
                                                          36楼2017-03-30 14:35
                                                            锦衣夜行.我为王.江山.权臣.个人觉得还可以.不种马.不装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7-03-30 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