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马车行程忽识伊

他抬着双臂,那些婢女跪着为他束裳,有些则站着为他整理着身上穿的衣裳。

兴许是很久没有这样了,他站在哪儿,觉得手臂有些微微的酸痛,而现在不过穿好了一小部分。他从前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服饰是这般的复杂,现在竟让他手臂微微的发酸。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手臂竟然已经麻木了,待到婢女一声轻轻的“回小将军,奴婢已经为您着装好了。”说罢,她们便齐刷刷的跪在长虹的面前,低着头不说话。

一名婢女拿开一面铜镜慢慢的走到长虹面前,长虹将手臂放下,打量着铜镜前的自己,或者应该说打量着长小将军。

他一身白色的衣裳,有些微微的淡蓝色,上面缀着碎玉,祥云暗纹,下摆绣着金色,黑金拉丝缀在袖口上。腰悬白玉。桃花眼微微上扬,旁缀淡红朱砂,左眼角一颗分明的泪痣更显得他那般倾城。白衣偏偏,宛若画中仙人。

长虹对着镜内的小将军愣了出神,他从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是这般的,那样华贵的气质,冷傲。

“有些恍惚对吧,我也觉得有点不真实。”玉盏笑了笑,眼底蒙上了一层哀伤,嘶哑的说“只可惜啊,这儿还缺一个人,就又可以南上南江游玩了!”可惜那个人已经死了。

长虹握紧手中的玉制面具,将它轻轻的戴好,那双魅人的桃花眼从镂空的地方看出,他嘴角微微上扬着,每一笑都能让人心弦紧绷,那样醉人。“我感觉,已经不是自己了……”长虹用一种极其冷峻的语气,冷冷的注视着前方。他下意识的从腰间摸去,却并没摸到熟悉的那把的影。

墨发如丝,用珠翡翠玉冠冠起,他额前的刘海微微扬动了几根,全然一副贵家公子的样子。

长虹苦涩的笑了笑,右手不自觉的摸上面具,这种装扮,真是久违了。

长小将军……

……

蓝虞躲着黑侨,在清风的掩护下上了马车。

清风坐在蓝虞的对面,看着面前戾气的女子换上了这一身蓝色的衣裙, 他竟有些失了神,是啊,蓝虞本就生的好看,只是她这戾气和一身劲装让他从未这样细细的打量过她。

兴许察觉到了月清的目光,蓝虞稍稍抬头就望见了他失神的样子,不由得怒火中生:“月清你看什么看!我穿得那么奇怪!”

月清尴尬的轻咳咳一声,脸颊不寻常的微微红着,用一种极低的声音说道:“很漂亮!”

蓝虞本就没有认真听他说的话,这下也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便追问“月清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

蓝虞狡黠的笑了笑,一脸奸诈的看着月清,不怀好意的笑着问他,“你不会觉得我今天很漂亮吧?你不是说我跟一个流氓似的,一点女子的气质都没有吗?”

那些话在你正常打扮以后都他妈是狗屁!

月清心中打骂,却道:“你本来就没有一点点女子的气质!跟一个流氓似的,穿上女子的衣服,不认识的当你多好了,我可是照顾你那么久,难道不了解你,怎么可能觉得你漂亮?”月清口是心非,有些不安的瞥眼看着蓝虞。

“嘿嘿,那就是你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我刚刚看见你都脸红了!”

“你能不能把想这种东西的心思放在礼仪上面?”月清无奈的白了蓝虞一脸,他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的重点总是和别人相差了那么大。

“哦!对对对!”蓝虞急忙做好,闭着眼回忆着月清告诉他的规矩。

月清见她这幅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嘴角上扬。这个丫头片子,还是很可爱的。

“哎哎!月清你到底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啊?你赶紧告诉我不然我都一直想着这个问题!啧啧,哪家姑娘能让这么冷血的月清看上可真是惨了!”

他收回说她可爱的那句话。他也是惨了看上这么一个女魔头好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26 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