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怀念吧 关注:62贴子:13,811
  • 11回复贴,共1

【文楼】学诗谩有惊人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XD开个文楼。
主要考虑到路路不混lof但是我想写点东西让她看见←伟大的我
信白镇,图源玲太太,她有说过这张授权开放只需要注明出处就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26 19:06
    酒鱼/含桃

    百度河蟹了文字,发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6 19:26
      “鲲……”他呓出半句,“你可记得,那年我与他初见?”

      识于束发,交于花宴。
      琼宴为酒,美醁求醉。一步一吟,一吟可得一斛玉浆,连同满榻果瓤,任意取用。少年人轻衫发汗,持一釉瓶,争投银签作试。宾客皆以后生佻狂,言过三巡。由他。
      谁知那后生白衫逸拂,竟然动足成句。星目含月,穿凿云璧。行文跌宕,雄意瑰玮。惊若游鸿,好似天上仙人。
      宾客把玩其中引经之味,瞠目以对,相询左右;此人名姓云云,门第如何?少年人直将酒浆倾数满瓶,才四方拱手道:“某为李姓。”
      分明身量未足,形骨不萃。却字字珠玑,掷地声味。
      言毕,少年人仰斜瓶口,分过数杯,显然一副众人接有、众生莫急的态样。美醁旋香,可比松风甘漱。宾客皆诺诺谢了,赞少年人肚量。他却在宴角暗自考量,分杯至他,方才浅哂:“李郎真是好雅量。”
      “萍水相逢,他乡之客。花宴不便是助个雅兴?”少年人眸波炯炯,应声道。旋即面覆惊异,注杯指掌颤移,激起瓷边沫飞珠滚、清透通堕:“咦?你?”
      “周乃稷下道子,一同跟随圣人,来此赴宴。”他知少年人眼尖见了学服,仍从从容容捧过瓷碗浅呷。
      “既是稷下学宫之属,容某一问。”少年人收了讶色,整襟端容,“何谓圣人?”
      “圣人即盗。”他答得可谓徐徐,仰头将半杯也牵了肠肚。
      “为何?”少年人心缝漫上二词,“出言不逊”并“妙趣横生”。
      “圣人不死,大盗不息。”他洽笑,唇尖荡去残积杯底的浊粒。
      “力讽圣人,可不怕天霆崩裂?”
      “人心有溃,甚于滚滚天雷,自会惊寤。何惧天霆崩裂?”
      “觉酒如何?”少年人悠悠沉吟,翕唇续个压心疑问。
      “野酒。酿尚幼,品少醇,甚是无味。但不负春光好,”他缓缓接上二字,抬眼一粲,“人好。”
      “……李某见教!敢问贵姓?”少年人暗自赞叹,扬起眉梢,刻力将他肤发摹进脑中。却愈浸那金眸辉闳、藕发若断帛缕丝、闲懒撑肘、清魂观世之缈。
      “庄。”他骋目花丛,探手摘过片鲜丽春叶,曲指其上。款款勾起一只翼蝶,双扇苍碧,卷触纤莽,被他细腻掌中拢了,挣得簌簌纷乱。他又倏尔释指,那蝶起得翠华迢遥,向杨花枝去了。
      少年人的目光也随着飞去。
      杨花瘦枝,盛得正巧。暴雪繁缀,白絮三弄。
      少年人回容笑透,提壶换盏,浇一手钧重。徐仰半口,任由琼浆深喉落腹。再撷朵素团,合酒吞了。
      “如此便好。酒野带杨香,风味无双。”
      他阖眸折了半枝,放入流席春肴旁,柔瓣蹭在臂侧,略觉骚痒。他却言之惶惶:
      “害花,害花。”
      少年人未懂,他却噫声离席。宾客早持纷议,高论这二人脾性好生奇怪、更是目中无人……
      “道家清静,又怎是俗夫能懂?”少年人振声,收起残局碎言。此番满获炽名,更识个趣人,已是尽兴。赶忙从这花局里点足出去,逐那道翩跹仙影——
      “某有深交之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6 19:26
        ——便从岁十有五,交至弱冠。
        期间不乏温粥之举,齐眉之志。
        少年人也逐渐文采誉朝,天下所奉;又因配一柄青莲,号为剑仙。
        他却继而落魄,苦编草履,居于陋巷。剑仙只得挥金,购了一宅,邀他同居。
        苍泱山水,蛰霞紫暮,从此携手同看。
        只不过……
        他从往昔点滴一振神思,将心绪顺定。适逢抬眼,瞥见一人立于窗外。
        “叨扰贤者,太白让我递个口信。太白今去风月阁用膳了……”
        音未罢,他却无端生颤,心室动若顰鼓,一腔幽幽压不住。吐纳半晌,才将激息平住。
        “随他。”迫促二字,随齿流喷出。
        “晚也不归。告辞。”那人略一拱手,杳入花影畸零。
        ——晚也不归?
        他修道数年,却唯独被一人推搡助澜。
        是落难时出鞘相救,还是安定时四目对望,展颜而歌?
        ——也不重要。
        他终裹金锞,一棹委曲水程入市去。
        入阁旃檀酥腻,琴心斗笙,竖拨琵琶,箫泣瑟诉。容色明烁者,比比皆是。堇帛牵莲臂,窄襦润跳脱。好个红纱湿香、绿髻比翠。才觉新开绮筵,显然招着客。
        为首艳妓,见了他尖俏下颌一点,调音媚似绵雨:“公子可是听曲?”
        “寻人。”
        “可是寻剑仙?”
        他不择相瞒:“是。”
        “百盏浓酒,正醉个透底,在榻上歇息。容奴一唤。”
        旁有幼妓嬉笑抛了礼数,脆声迸出:“剑仙可想有情人罢!醉了都絮絮地叫……”
        他蹙了眉峰,正欲启齿,却见屏风后转出个人来,正是醍醐之态,裘毛渍了星点朱砂。
        指间所携,一支金钗,凤雕琢羽,珠屑涂眼。
        艳妓倒低了浓青山眉,款款一礼间,各色天音骤停。
        他脸色刹沉,信口问道:“真要在此用膳?”
        “自然。”
        “晚不归家?”
        “自然。”
        “随你!”
        气得倒是浑身驳冷,趋向阁门,却被身后人捉了腕子:
        “清心寡欲,也会如此?”
        不答。
        对方喟然长叹:“心悦不可说?”
        不答。
        “罢了……君子之交。但请笑纳李某薄礼。”
        他回首半度。
        钗起绾发。

        他一窒。
        今晨见诗仙诗稿,便有曼句。
        “尘萦游子面,蝶弄美人钗。”

        归途于家。
        双蛊含桃,两枝杨花,饭胡麻。
        “害花。”他仍重了数年之前那句。
        “怎说害花?”
        “草木有本心,何必折于掌股,添于醪色?”
        “此番却是贤者解错了。”剑仙拊掌,掐了一苞添红。“此花此果,皆为久别离之意。”
        “好个久别离。”轻侬,眼见着怒气渐萦。
        “好个久别离……惟经久别离,但可长相思。”

        别离花与果,对盘相思君可知。


        ——————————————

        写得快疯了……咸鱼翻不了身。
        我命该如此,是寂寞行。
        非常消沉……啊qnq
        灵感/元素于《李太白集》《庄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6 19:27
          一首诗,给我班小姐姐的盛世美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6 19:28
            ※酒鱼
            ※四季令·暮樱

            暮春。
            暮春踏野,正是信风熏暖。
            于是春山旷素,春路岚浮。翠林和煦,丰缟溢滴。日光下透,将融彩攒映于青砖隐径。而春露滋凉,浸人罗衣。早有撷花女流,敷面红脂,相吟宫曲,惹得一片莺啘软调,激齿和体。
            山寺外。虽闲植竹芷,仍芳菲不绝。只见几树山樱粉溶,数瓣纤巧,又有翩翩翼蝶,形姿为侣。而那山寺倒似道居,朱漆鹤纹,檐脊攒尖,结体精严,竟有惊龙游凤之势。来者荼白遍体,在一片春阳里候得耐心。时而抬足巡步,出口繁句;时而开鞘,走锋冷激,硬生削去一片山叶,以指相掠,衔入齿室,啖为涩汁。
            “在下李某。素闻贤者隐居于南华山寺,苦修剑艺,故此冒昧走访。李某自幼习剑,妄想比试个次第。”始是空山新雨,来客仍余一身潇郁。竹具漫置,抟掌而合,恣意把玩,浴风朗朗。顿声之时却敛了一双寒目,高声续:“不知贤者意下如何?”
            “呵。”
            只听得寺环脆响,寺内人徐徐步出,一副被扰了清静的态样。鹖冠道氅,清气磊落,颜容出尘。妙目如潭,金虹熠熠,却暗叠惰意,更偷得半晌慵倚闲欢,增得三分勾人旖旎。
            “周不喜比试,恕不相待,自回罢。”
            “李某不远千里驰足策马,易过紫裘,散尽千金。贤者之言,不过一句,这便驱李某走了?”来客畅笑乍起,眸含玩味。
            “也是。用你千金之锞换我轻薄之句,未免不值。”那人稍扬俊眉,怠色未褪,谩应道:“你想同我较量剑法?”
            “正是。”来客正色,言之徐徐:“贤者曾言:‘臣之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不妨比试,十步之内,任李某设防。贤者之剑,能否使李某血溅三尺?”
            “妙哉。”那人软笑如漪,却教那来客心口一窒。提袍举步,倨身掇起一枝竹骨。将荟翠作个起势,竹尖便点准来客的眉心。
            “出剑罢。”
            话音恰落,来客已掠出十步之外,速如沓星。旋即启鞘露锷,一线清光绊射。其光泛如溢糖,灿若霜波,濯明性灵。一剑即出,锋尖芒冷。银面折射春阳,瞬时镀过一层缃黄流华。
            青莲之剑,风骨雅心,当为佳宾使。
            ——此时正是。
            来客剑在彼手,已是蓄势而发。
            春风拂涌,穿竹惠声。那人凝睇比量几分,旋即举掌出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6 19:35
              一步。虚如地菌蒸生。来客还其力道,稳接。
              二步。渺如雪洒棂窗。来客还其力道,稳接。
              三步。浮若柳棉吹絮。来客还其力道,稳接。
              四步。漂如秋飙小喁。来客还其力道,稳接。
              五步。枯如戚垣零木。来客还其力道,稳接。
              六步。散若参砂纷乱。来客还其力道,稳接。
              惟余三步。
              来者抬目,笑意盈然。却见那人微阖金眸,蹙眉相眺,容色不定。
              “贤者可要认输?李某倒可……”来客支颏,语未歇落,七步之利却袭面夺来!
              坚若星石撞曳。
              来客紧柄,咬紧牙槽,净心挪腰,生生抵住。
              八步劲如削竹伐柏。九步拔如剁珠碎玑。
              ——来客吐息匀净,接扼相妥。
              ——那人竹湍猝凛,击斩铿锵。
              双剑凌、泠,双人浊、清。
              白刃相触,春雪圆天,春霆决地。

              ——十步。
              持以春气,行以春流。
              来客掷力相抵,耳穴訇鸣。
              却是丝缕酥香茶芜,堪堪萦上鼻端。
              空门?虚剑?
              否!
              定是那人用力过度,失了步法,此时摔向他的怀襟。
              来客如失足苍崖,心神俱空,竟使长铗脱手,出腕去挽那人的腰臂。
              ——却被一点寒芒指喉。
              不敢妄动半分。
              “你输了。”那人语声持淡,掷了竹管,其上已是裂痕密结。那人面上倒也怔忡。“周最后一击是虚剑,大道之极。虽说你接不住,可为何你不施挡御?”
              “贤者果然剑艺超人,竹骨性脆,竟接下青莲精铁回合十次。李某已输,自会动身离开南华,叨扰。”来客回以一笑,却是怏容高挂。
              “何必?”来客正欲开足,却听得身后微哂:“既已看了周数天,又何必这般沓沓脱逃?”
              “你懂得?”
              “自然。”仍是巧笑。
              “原来你懂。”苦笑三声,随之转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6 19:35
                数日前,青莲剑仙李太白途径南华,梦见翼蝶舞至山寺。他便欣然前往,投墨摹纸,却恍见一人。
                静若处子,动若谪仙。
                本是惊绝,便忍不住窥数次,望数眼。
                见那人榈案柔眠,浸灌竹泽。察那人昭如日月,峭如星尘。
                ——而与他相似九分,还是眼底落寞。
                红尘皆休,浮华悠悠,绺绺漠漠。
                至于如何相思成疾,如何惊深入骨;他都当舍去赘述靡节,不如抒以简骏字格,这般挠肝扰心。
                他终提钧而立寺门,暮樱焕绮,绯粉香迎。

                来客李太白,解斛痛啜,攥足胆气,春酒漱齿,分外甘爽。饮罢,与那人四目相对,正是嗫嚅。
                “不必多言。”
                “为何?”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醨。”
                “那李某便不多言。贤者多有保重,山高水远,各自珍重。”他自知缘浅,略一拱手,收锋入鞘。
                “且慢。周有留客之意,不知你可有成人之美?”那人明眸善睐,“共作葵羹,共匙樱粥,如何?”
                “……善。”他惊愕良久,终拊掌大笑。
                而后孤掌拍掸一株山樱,漫天落瓣簌簌下。粉纠溶,落一头。
                “此花为聘,以镌剑意。”他朗声道,折枝苞蕊,顺手撷入对方鬓际。
                “周从命即是。”那人依旧笑得轻软,眼底鎏金澈滔、珠丸也似。
                ——却是倦色全无。

                暮樱春翎,剑管私语。
                不问先春缘由,不问旧风月事。只在从此,携手珍程。
                双人比肩,相缄而已。
                暮樱不问春华语,兀自折春陶然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6 19:36
                  『四季令·暮樱』兀自折春陶然去

                  比起《芰荷》,这篇四个小时摸得我够呛。虽然《芰荷》是我认为自己写得最好的一篇,没有之一。←bu
                  力去繁复的描写,廓清文脉,写出意境。回归原来自己喜欢的文风。虽说四个小时才1k5,但结果还是成功啦。
                  灵感来源于《庄子·说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虽说说剑一向被指认为伪作,纵横风格严重。但是丝毫不影响这篇带给后人的惊艳。
                  特别想写酒鱼君子之交的相处模式,因为有相同的寂寞而相思。文末小庄在对剑中也发现,他其实是心悦于太白的。君子之交永远不求轰轰烈烈,只求一缕樱风,一段盟约。
                  最近在补李白的史向。其中看见了一句诗“山蝶舞庄周”,以及受其书中本身描写的李白山上隐居求学,再加上庄子里的说剑,才构想一系列春山、春寺、春樱的场景步设和元素。
                  也想试试这俩的打斗戏。
                  由于时间仓促,众多细节并未自考,若有良意,敬请指教,不胜感激。当然没看懂就随口胡诌那还是算了。
                  去年入的酒鱼,越来越喜欢这对啦哈哈哈w力产美人美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6 19:36
                    ※又名:凤鸟养成计划(?)
                    帅气霸道[..]凤白x寡调淡情仙人庄
                    ※ooc,蜜汁古风,私设如山

                    谪仙是极少踏上瑶台的。
                    瑶台有何?冰轮漆星,仙乐锦韵。阶清风陡吊人眉角,倘若直顺着巉岩之间的淩溪展目,顿觉逸气翩生、素骨战兢。缭香云尘淡裹七分宿雪,另三分染着月晕栖向柏枝。云间传来数声清灵,那调子柔转得香露玉碎、颤檐撩铃。
                    谪仙袍袂荼白,掌握天藤徐徐步下,身无赘饰,独见腰间挂了半片琼琚佩环,随着步幅乱起润声。他素履蹈雪,倒教那浮缈云中咽了金声。
                    “你如何还在这里?”他挥过广袖,凝目望向流云。那云也应势而散,腾出一只雪白凤鸟,鸣鸣啾啾地撑了尾羽,见了他便欣悦得扫雪溅霜。
                    他自是不理,淡眼巡过。凤鸟觉他忧闷,只得簌翼起扬,正将身后滑洁云石露了字儿。
                    “会向瑶台月下逢。”
                    自自隽永,似是山盟。

                    谪仙捡到凤鸟时,正执帚扫雪。帚纹浣过薄白,却拨出几根细腻鸟翎。他皱眉,入手以探,茜血染了绕指余艳。他赶忙除了雪丛,所见之景令人凉齿,一只幼凤咀污咽血,又被寒气激了熠躯,已是末息瑟瑟。
                    他展臂,将那只凤鸟僵姿拢入臂弯,几个点足掠开迤逦蕉袖,将它抱至仙府红榈案。以沉香薰燃雪屑,再拂口仙气落些灵识,才将它续了半条命回来。
                    凤鸟转醒之时,谪仙挑了些红芍末子,兀自梳着它的羽管。
                    “乖,别动。”谪仙生得极好,格外出尘,金眸里敛着白商的梧桐窣华。凤鸟微微一颤,转首去磨蹭那人的手背,触之如玉洁润。凤鸟只当作满心示好,欣悦相返几个来回。谪仙却蹙了眉梢,抖袖重声道:“红芍膏子抹歪了!”
                    凤鸟怔视背脊上的一痕水红,却感伶仃的恼苦渗入数骨。它不满地鸣了几声,跳开了脚,却摔入谪仙怀里。谪仙悠悠一喟,明眸善睐都掩藏在室内沉香的愁惨云雾里。他捉了一块鲛帕,拭了它羽上的艳殷,随后松了指端道:“在府内养伤几天罢。我去修习坐忘。”
                    凤鸟踉跄随他,新伤未愈,步步软晃。谪仙不加言语,只是坐了蒲团,双掌相叠于膝,阖眼吐息。明肌惹雪,绰约处子,松松裹着仙氅道袍,就教这情窦未开的幼凤移不开眼。
                    它不敢啾声,挨着谪仙过了数时。谪仙才睁开一双妙目,提身离开,它又巍巍跟紧。它的餐膳,尽是天上竹实与仙露,堆在青鳞瓷盘内。它啄得笃笃,有时起了闹心,假意叼起半块放进谪仙细嫩掌心,顺时用羽衣在那仙掌中滚蹭。
                    凤千年化形为人。它只盼着化了人,衔蜀魂,染曙泽,双翼开展,清铮风流,随那仙出行逍游于天地。它知谪仙并非仙班之仙人失缺七情六欲,却是仙品极高,又居得与人间相近——故此拈了个“谪仙”名号。
                    凡是仙人,必有灵兽。它只思量速速化形,成他的灵兽,随他双飞。却未曾料得那日天池滔波,飚风不绝,那一尾冥蓝鲲鱼正游至仙府,而一贯漠色的他动了喜容。
                    “鲲!”
                    凤鸟僵了翼尾。
                    “鲲,你终于回来了。正巧,我与你立了灵兽之契可好?”谪仙拊掌,那尾鲲鱼自是畅快,与他几番逗乐。
                    “鲲,你不在时我可寂寞。”
                    “鲲,我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所有言话,都是不曾予它的。所有行止,都是不曾给它的。它刀绞结心,猛尔摆尾振翅,飞向仙府下方的瑶台。
                    情深惊骨,灵台仄方。
                    相思无极,相思难医。

                    它一待百年。
                    他却极少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6 19:37
                      酒鱼/竹妖

                      深春逢了漫长雨季,安将水汽浸润江南。游丝一转便是多个日头,淅淅沥沥,下得格外恼人。梅雨濡黛,花信熏风,穿绀碎琼,自泼洇翠。正谓黄梅时雨,直下得折杀艳蕊,潮苔沦生。
                      适逢诗仙落脚江南,诗兴大发地落了金锞要挑一拢清凉地儿。招待的豪客自引了他去竹林,诗仙甚是欢喜,倒使那豪客得了两阙佳词、三篇豪文。
                      宿雨潇然,湿气浊郁。涓滴滑叶,也将银签*几度翻转。终得雨脚暂歇,疏月弄梢,诗仙适时抚帘而出,踏野湿泥,只为去竹林通个漫灵、寻个煊句。
                      月尘星埃,分外莹湛。诗仙裹体单衣,似雪薄白,正欲吟诵满腔墨青,只听得身旁拔竹一声裂帛脆响。他被生生激得退后几步,却见竹叶飘摇,腾水弥雾,青霭散漫,华光乍碾,翠竹竟化了一人。
                      他眯眼定睛。那人骨若萃竹,颜姿清隽。三千青丝流丽,直廓了一隅淡色。衣染竹色,双袖翩长,显然是个刚化人形的竹妖,却生得如此灼灼养眼,令人移视不能。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他先前动唇的清音,此时也滞在喉里。他长指移过腰间青莲,抽出三分寒芒又徐徐撤回,终是喟道:“过来罢。我又不斩你。”
                      “我不惧你斩我。”
                      诗仙闻言,倒是大笑三声:“口气倒大。你为竹妖?”
                      “不是竹妖又是何物?”
                      数根修骨,如此不败齿风。他挑眉:“即是竹妖,想必是个风雅君子。我住阡陌头,你在林里也无家可归,不如随我。”
                      “那便随你。”竹妖端言,附身在他臂旁,指管携过他的袂边,笑得轻侬:“你可留心,别把我丢了。”

                      他日日所居,拈敷狂藻,秉烛夜游。无论他有何作为,竹妖只是默视,时而倦眼巡过。
                      他渐觉竹妖所衣,皆是沉青,正衬了那水润眉目,悄替他沏茶温酒,浮帘叠香。他启酒初醉,那妖还寻来药藤,解他深醺。他纵拟诗文,那妖也自恣择词,替他捭空。他长歌高曲,那妖自起奏繁节,和他浓律。
                      ——好株君子之竹,竟化得如此品性端方之美人。
                      他自悟。
                      如此几折,他已大喜倾心。相思满腹,砚磨墨衷。竹妖未察端倪纤毫,依旧温待。他却心器肝脏一并骚痒,惟恐这妖一日弃了他去。告白无词,恋得怏惧。他怕那妖不从,终设一计。乘月酗酒,妄贪天星,竹妖皱了眉峰,和衣劝他入席。一入雅室,一卧簟木,却被他欺身而上。
                      看那平日风骨天成的君子竹折腰微息,剥离碧泽,绝色胜春。低声摇落,聆若莺啼;水痕蜿蜒,纤绵任雨;青丝媚绕腕,侧心喘朗意。他以指柔挲,以齿镌绛,全力侵占那大好靡庭。
                      “世说竹多吮水,今番李某才知是个道理。”
                      “住……!唔,住口……嗯……”
                      “如何?现还舍得持着你那竹形?”他将字字句句织得暧昧不堪,全将暖息呼在那妖耳边,“我最喜看你失持的样子。”

                      ——————————————————

                      *银签:古时一种计时工具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引至《李太白集》
                      *竹妖梗:用自空间,以此致谢
                      *贺文+发糖,祝大家叽年大吉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26 19:38
                        mark!!存着慢慢看qq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01 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