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时代吧 关注:18,679贴子:345,364
  • 4回复贴,共1

文艺范的凶宅~小清新的怕怕有木有?速度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3-02 14:25
    大家知道凶宅吗?对于凶宅,我多少知道一些,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横死一般就是指非自然死亡,譬如意外、自杀、他杀等等。以这种方式死亡的人,传说中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会死得很不甘心,通常会阴魂不散,不能投胎。他们的鬼魂会滞留人间,一般会在他们生前的住所驻留。所以,多数的凶宅一般都是有一些怪事发生的。而这种房子,房主是很难处理的。无论是出租或者是出售,但凡了解一些内情的,都不会问津。即便是有不信邪的人愿意购买和租住,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这中间的差价是相当可观的。那几年,我为了生计,就做起了炒房子的营生。以超低价格买进,经过处理后,再高价卖出。这炒凶宅的活,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先不说胆小的人难免会被凶宅相关的故事和背景吓到,胆大的人往往会摸不清凶宅的套路,给自己招来祸殃,轻则运数丧尽,病痛缠身,重则殃及寿路,一命呜呼。若干年后回想起来,我后悔不已,如果有机会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没接触过这一行。说说我的故事吧,我叫马尚,二十四岁,毕业后没找到什么正经工作,就独自在外地一个小城市开了一间小杂货店。平时生意不是很好,仅能维持温饱。我老家在农村,当年我是唯一一个考出来的大学生,上学的时候乡亲们吹吹打打把我送出村口。那时是何等的荣光,但现在却是混的最惨的一个。那些学习不如我的小伙伴,早早出来混社会,现在都混得人模狗样的,一个个都很风光。所以我也很少回老家,我受不了父母和乡亲们看我的那个眼神。我每天坐在杂货店里,有气无力地卖着油盐酱醋,不知道自己这种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头。直到有一天,许久未见的二叔马精忠,突然找到了我……二叔在我整个家族里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人,因为在二叔出生的那天,爷爷同时去世了。这边奶奶生了二叔是喜事,那边却办着爷爷的丧事,人们都说是二叔命硬,是和爷爷换了命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3-02 18:43
      正因为这个,不管是家里的人,还是外面的人,都不愿意接近二叔。而二叔的性格也很孤僻,唯一的玩伴竟然是我这个只比他小九岁的侄子。而我也愿意跟在二叔的后面玩,因为他带我去的都是一些大人们不让去的地方,比如说后山的坟地,闹鬼的空房子等等。我感觉很刺激,那里也没人打扰我们。后来就因为这个,我爸把二叔暴打了一顿。二叔赌气不告而别,从此没了音信。我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二叔了。二叔推开杂货铺的门,虽然很多年没见,我依然一眼就认出了他。他穿着中式的褂子,留着一撇小胡子,岁月竟然没怎么在他脸上留下印记,看着很精干。叔侄俩见面很是亲切,我做了好多菜款待二叔。酒过三巡,二叔突然问起我的生辰八字来。这个我倒是知道,便告诉了他。没想到二叔嘴里嘀咕了几句,突然一拍桌子,把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二叔兴奋异常,本就喝得有些发红的脸,更是洋溢着红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3-02 18:46
        “太好了。我大概记得你的命格阳气重,没想到还真是这样。真是时来运转,小子,杂货铺关了吧,跟二叔走,保你发财。”二叔喷着吐沫星子,兴奋地手舞足蹈。我问了半天才弄明白二叔是想拉着我跟他合作,一起去炒房。当然炒的不是普通的房子,就是炒凶宅。我当时正处在对自己未来的迷茫期,听说干这个能赚大钱,就一口答应了二叔。事后想起来,自己的这个决定还是很草率。我关掉了杂货店,跟着二叔离开了那座小城市,并很快就开始了我们的第一笔凶宅生意。二叔告诉我这栋别墅是在一个二线城市的郊区,据说是一个富商专门给二奶盖的,那个二奶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后来不知怎么的,等富商来和二奶相会的时候,突然发现母子二人被人杀死在了别墅里。后来破了案,竟然是富商的老婆雇人作的案。当时两个人死状奇惨,二奶被先奸后杀,刀子隔断了喉管,血染红了床单。不满周岁的孩子大头朝下被淹死在了马桶里。富商的老婆也被判刑,富商也无心无力去处理这处宅子,就一直闲置着。周围的人偶然发现到了晚上,别墅里会亮起若有若无的灯光,还有女人的声音在里面哼着摇篮曲。于是,闹鬼的传闻传的沸沸扬扬,无人再敢接近这栋别墅。后来,一个过路的流浪汉从窗户钻进废弃的别墅里过夜,也离奇死在了里面。等到若干天后,尸体发出恶臭,才被人发现。一个房子发生了三条人命,更多闹鬼的传闻不胫而走。富商即便是想处理房产,也根本无人问津。听了二叔的介绍,我听着都感觉到后脖子直冒凉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3-02 18:49
          二叔却说闹鬼闹得越凶越好,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好拼命压价。这栋宅子买下来,处理之后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卖出去,这一手至少赚个几十万。我苦笑道:“只怕有命赚,没命花啊。”二叔一巴掌扇过来:“臭小子乌鸦嘴,你当二叔这些年是白混的?其实这个房子的地点一般,办这个房子也是想锻炼一下你的胆量。走,先去看看房子。”二叔开了一辆不知道转了几手的桑塔纳,带着我找到了那栋别墅。这一片还没进行过大规模的开发,所以富商盖起来的别墅显得有些突兀。距离别墅最近的民宅也有几十米远。一座三层小楼,孤零零矗立在那里,即便是不闹鬼,看着也是阴森森的。我们把车停在别墅门前,看得出来,富商对这别墅下了很大功夫,周围修建了院墙,前面还有一个大花园,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型的假山和水池。只是许久没人打理,这些东西早已经废弃了,处处显得萧条。别墅的几块窗户也都碎了,估计是有调皮的孩子用石头打的。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已近黄昏,我肚子饿得咕咕叫。二叔变戏法般从车里拿出来一瓶二锅头,还有一只烧鸡。二叔灌了一口酒,指着烧鸡说:“时间还早,晚上才能发现东西。吃,吃完烧鸡再说。”我抓起烧鸡就啃,还被二叔灌了几口酒,说是能壮壮阳气。我想更多的他是怕我害怕,想壮壮我的胆气吧。我这边啃着烧鸡,加维新工重号“十三书馆”回复凶宅那些吃剩下的鸡骨头却被二叔一块不少地收了去,小心翼翼地装到了一个盒子里。我吃完了鸡,二叔背着个背包,推开院子大门走了进去。在院子外面还好,这一进院子,我就感觉到一阵阴冷。似乎周围的冷风都集中吹向了这里。我身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个冷战。院子里满是尘土和四处卷来的落叶,闻着一股潮湿和破败的腐败味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3-02 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