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18,421贴子:2,407,507

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喜欢吸血鬼,想写一本关于吸血鬼的小说,现在已经发在起点中文网上了,希望大家支持,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03 22:56
    盛夏的夜晚就是这么美,深蓝色的天空上铺满细细碎碎的星星,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夏风拂过,好似一场旖旎的幻梦,一切就是这么美好。绚丽多彩的霓虹灯发出五色的光芒,城市里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在A市的一辆公共汽车上最后一排位置座着一位少女,她单手拖着下巴,出神的望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美瓷般白皙的脸颊上透着一点粉丝色,如黑夜一样迷人的杏核眼里透出比月光还皎洁的华美,标志的鼻子,蔷薇花瓣般粉嫩的嘴唇微微上扬,是一张甜美可爱的小脸。白净的脖颈处挂着一条闪亮的银链,上面挂着一枚精致的十字架,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和一条简洁的牛仔裤,很好的衬出了她优美的身形。
    她叫白霏,是一名在C大学习各国外语的大学生,她的父亲白湛是白氏道馆的馆长,专门教跆拳道和各种中国功夫,所以她也有点功夫的底子,在八岁时不小心在学校里打掉了一位小男生的大门牙,害得她回家以后被她老爸痛扁了一顿,但她还不知悔改,又在她十六岁那一年,因为一点小事和一个男生在教室里大打出手,不小心把那个男生的骨头打断了,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月,又被她老爸揍了一顿,在这期间,她还多次惹祸,在学校里被同学们称为“功夫女王”。但在一年前,她的父母在一场意外的车祸中不幸双亡,现在她只能和她的亲哥哥——白观,相依为命,而白观也自然而然的成了新一任白氏道馆的馆长。
    已经接近凌晨了,白霏才回到温暖的家里,白观听白霏的声音,关切的问道:“小霏,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事吗?”这时从厨房里走出一位帅气的少年,他眼眸里那深邃的黑色好似迷梦中最动人的美,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沉沦至此,柔软的粟色头发,白皙的皮肤,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帅哥。
    白霏把手里的包随手一扔,就倒在沙发上躺着,“当然了,最近学校里举行的跆拳道大赛真是累死了,班里同学都推荐我上场,我每天还要去体育场训练,好烦啊!”她平时住校,今天是难得的周末,她好不容易回一次家,同学们却要她参加跆拳道大赛,她明天不得不去学校训练,好好的周末就这样被毁了。
    想到这她不由的叹气。
    白观笑道:“算了,就当锻炼身体,不过就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只能来吓唬吓唬你那些同学,还是得好好练习,我给你煮了一碗你最爱的鸡蛋面,赶快趁热吃。”说着,白观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香浓的汤,黄灿灿的鸡蛋,看了直叫人流口水。
    白霏感激的看了白观一眼,开始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着碗里的鸡蛋面。
    自从他们的父母去逝以后,白观身上的担子明显加重了,他不仅要负担着妹妹的学费,还要经营着白氏道馆,但只要看到妹妹开心的笑容,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白霏心满意足的摸着肚皮,打着嗝,“老哥,你干脆别开道馆了,去五星级酒店里当大厨得了,你做的菜真的太棒了,我能做你的妹妹真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
    “只要你别在惹事,就是我的福气”
    白观宠溺的掐了掐她柔嫩的小脸,自从父母走后,白霏也懂事了不少,很少闯祸了,她知道白观平日里很忙,所以她也会做一些兼职或者去道馆里代一下跆拳道的课,为白观分忧。
    过了一会儿,白霏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外包装十分精美的书,是一本关于吸血鬼的小说。
    白观好奇的凑过去看,“小霏你在看什么书?”
    “关于吸血鬼的小说,是我的好朋友周琪借我的,老哥,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吸血鬼这种生物吗?”
    白观愣了一下,随后用春风般温暖的笑容掩盖了他的惊讶。
    他用手温柔的摸着白霏的头发,黑缎般柔顺的秀发在他指间摩擦,带来极致的触感,“傻姑娘,怎么可能会有,吸血鬼只不过是一个传说。”他望了眼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便叫白霏去房间睡觉了。
    白霏座在床上,手里还捧着那本小说,黯淡的灯光无力的照在她身上,衬出她娇小的身躯。
    世界上真的没有吸血鬼这种生物吗?
    可十年前那件恐怖的事,难道是在做梦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的打了一个寒噤。整整一夜都不敢睡,直到困的实在是不行,才悄悄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白霏就急急忙忙赶到学校了。
    一进校园,便看见她的两个室友,周琪和索菲娅,她们热情的拥抱住白霏。
    其中,索菲娅是一个混血儿,她的母亲是美国人,她的父亲是中国人,所以她有着比较立体的五官,是一位热情开朗的大美女,棕色的瞳仁里是难以言喻的明艳动人,性感的美唇上涂着明亮的复古红,高挑的身材,随风飞扬的粟色秀发就如风中翩跹的战旗,热烈如火。索菲娅是多少男人魂牵梦绕的梦中情人的形象,追求她的男生也数不胜数。
    周琪则是喜欢看小说,追漫画的宅女,深沉的黑色镜框架在她小巧的鼻梁上,两条粗粗的大辫子搭在胸前,个子矮矮的,白净的脸蛋在阳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一副可爱的邻家女孩模样。
    索菲娅狠狠的揉了揉她粉嫩的小脸道:“小霏霏,快进训练场吧,训练完一起去湖心川菜馆吃午饭,庆祝一下你获得跆拳道大赛的一等奖。”
    “索菲娅,你是不是没睡过啊,比赛还没开始呢,怎么就要庆祝了。”
    “因为我们相信你一定能拿到第一名,所以提早为你庆祝了。”周琪解释道。
    白霏感激的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3 22:58
      白霏感激的看了看索菲娅和周琪,摆出个胜利的手势,“我一定不负众望,三天后你们就在湖心川菜馆等我,我一定会抱着奖杯回来。”
      “我们等着你”索菲娅和周琪异口同声的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3 23:01
        😍好看厉害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4 03:35
          白霏悄悄进入训练场,脑海里还在幻想着她拿到一等奖和索菲娅还有周琪一起庆祝的场景,想到这她不由的笑起来,心底暖暖的,能认识索菲娅和周琪这两个朋友真好。
          “嘿,嘿,白霏同学,你没事吧。”白霏忽然感觉眼前有黑影在晃动,抬头一看,原来是学校教跆拳道的郑老师,是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
          “啊,郑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训练时间到了,快过来跟我来练习一下昨天的拳法。”
          “好的,老师,我马上就到”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白霏终于从训练场里出来了,她揉了揉身上酸疼肌肉,又伸了个懒腰,匆匆忙忙的跑向湖心川菜馆。
          昨天白观还说她练的都是三脚猫功夫,可是今天,就连那个郑老师都打不过她,等回家后,她一定要找白观比试一下,看看到底谁的才是三脚猫功夫,功夫女王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来到湖心川菜馆,一进门,就是一片古香古色的场景,精致秀丽的假山,清新怡人的香薰,还有动人心弦的古乐,旁边几个眉眼如画,几个女子身穿一袭清丽典雅的古装在弹奏着古筝,为餐馆增添了几分难得的风雅。
          “小霏,我们在这里!”索菲娅在向她热情的招手,她今天换了一身带有中国特色的红色旗袍,上面绣满了清雅恬静的梅花,热烈的红色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好看极了,好像苍茫冬日里一枝美艳的红梅,妖娆动人。
          “小霏,今天的训练怎么样?”周琪关切的问道。
          “还不错,郑老师都被我打怕了”
          “这么厉害,不愧是功夫女王”
          “对了对了,小霏,看索菲娅身上的旗袍,这是我们刚才逛街买的,还是我挑的颜色,好看吗?”周琪道。
          索菲娅骄傲的直起身子,得意的甩了甩头发。
          白霏笑道:“很好看,索菲娅很适合穿红色。”
          索菲娅高兴的笑道:“是周琪眼力好,是她帮我挑的,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好!”
          正当她们聊的开心,忽然听见隔壁桌的女孩们的交谈声。
          “夏夏,你有没有听说昨晚有个C大的学生在一条小巷子里死了,听说她是被野兽咬死的,血都被吸光了,好可怕。”
          “是不是动物园的笼子坏了,那些狮子老虎全部跑出来伤人了,又或者是吸血鬼。”
          白霏津津有味的听着那群女生的谈话。
          “得了吧,这世上哪有什么吸血鬼,吸血鬼只是一个可怕的传说,小说里的故事而已。”索菲娅道。
          “不不不,”周琪意味深长的看着索菲娅,“我借小霏的那本书里说了,世上有吸血鬼这种生物。”
          索菲娅满脸黑线,“那不也是小说嘛。”
          白霏在一旁害怕得发慌,手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吓得直直发抖。
          吸血鬼只是一个传说……
          吸血鬼只是一个传说……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告诉自己,哪怕真的有吸血鬼眼前,也绝不能害怕。
          时光返回到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尽管夜晚很美,可记忆可不是这样的。那时的白霏才有九岁……
          “哥哥,你在哪?这里好黑,我好怕。”一个小女孩孤零零的站在一片寥无人烟的公园里,周围没有一丝声响,静得可怕,身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黑的渗人。刚才她和哥哥白观在玩捉迷藏,可一会儿的功夫,白观就不见了,她已经在公园里徘徊了一个多小时了,仍然不见他的踪影。
          忽然,一个黑影从她头顶跃过,她愣了一下,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恐惧,这种感觉就像是掉进一个巨大的深渊里,想喊喊不出声,想哭,可泪水好像已经被恐惧抑制在某处,哭也哭不出来。她咽了咽口水,慢慢转过头。
          只见在这茫茫黑夜中,出现一位少年,苍白如纸的皮肤吹弹可破,血红色的眼眸闪耀着骇人的光芒,他随风而舞的黑色长发好像一条华美的锦绸,是一位俊秀的少年。
          可下一秒,他嘴角钩起一个邪恶的笑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嘴里出现两根白晃晃的獠牙。
          白霏吓得动都不敢动,站在原地直打哆嗦。
          那个少年向她猛扑过来,她赶忙向后奔跑,可身后那人仍然紧追不放。
          “啊!”一声惨叫,白霏慢慢转身去,只见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背对着她,他身着一件长款的黑色风衣,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仅仅看背影就可以判断,这是一位相当俊美的少年。
          再往前看,刚才要伤害她的那个少年已经躺在一滩血泊中了,嘴角还流出不少血。
          “你还好吗?小家伙。”这声音好像碧空中飘缈的云一般清盈,又像深夜里绝美的月一样神秘,似秋雨浸润,似春风拂面,在不经意间就已踏过这滚滚红尘。
          她抬头一看,虽然看不清少年的五官,可他那双蓝紫色的双眼,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美丽,那种颜色比大海还广阔,比天空还高远,仿佛是在梦境里才看得到的美,不染尘世半点尘埃,没有一丝瑕疵的纯净之蓝,神秘之紫,美得惊心动魄。
          她高兴的拉拉他的衣角,道:“帅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以后你做我的朋友好不好。”
          少年笑了,蹲下身来,拉起她的小手,“对不起,哥哥,不能成为你的朋友,因为哥哥还有事没做完,明天哥哥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小白霏失望道:“那么我以后万一又遇到这样的坏人该怎么办,哥哥就不会来救我了吗?”小白霏攥紧他的衣角,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
          少年抚摸着她的脸,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温度,冷得像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冰,却很令人安心,随后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条精致的银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4 09:12
            随后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条精致的银链,上面挂着一枚小小的银色十字架,温柔的放在她手上。
            “这条项链可以让你十年之内,不会遇到血族的追杀,但十年之后,它就会失效。”
            小白霏慢慢停止了哭泣,“十年之后,帅哥哥还会来救我吗?”
            见没有人回答,她抬头一看,刚才那位少年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只留一条项链在夜色中闪烁着美丽的光芒。
            随后,她和索菲娅还有周琪,一起逛了逛街,看电影,直到依依不舍的告别对方。
            她每天回家都回路过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那条小巷子里很少有人居住,除了一些“瘾君子”会躲在里面,就很少有人去了。
            她又再次经过那条小巷子,这次看到的不是几个骨瘦如柴的瘾君子,而是更可怕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4 09:14
              事先说明,你在这贴更新小说可以,但是别更了几章就发起点链接或者是号召吧友去网站看,如果那样做的话,我会删掉这个帖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4 09:40
                一位年轻的男子抱着一位红发女子,正在吸食她的鲜血,那位红发女子脸色苍白,很显然,她已经死了。
                白霏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刚想逃跑就听见后面传来那位年轻男子的声音:“怎么,我最讨厌在我用餐时有人来打扰了,这是不礼貌的行为,你是不是应该补偿一下,小姐。”
                她不禁打了个寒噤,补偿?是要让他咬自己一口吗?今天晚上真倒霉,早知道应该早点回家才好,就不会遇到这一堆破事了。
                她慢慢转过身,看见这位年轻男子的正脸,原来是他也是位帅哥呀。
                他有一双明亮的浅绿色眼睛,这种绿是翡翠的颜色,温润如玉,极浅极轻,引人注目。一头黑亮的秀发好像黑夜里最美的梦境,美不胜收。
                “噢!原来是一位可爱的小姐,放心吧,我会温柔一点的。”他露出两根锋利的獠牙,向白霏走过来,白霏好歹也是学过功夫的人,一拳往他脑袋上打去,那男子抿嘴一笑,轻巧的躲过了她的一拳。
                “不错,还有两把刷子,不知道你的血液是不是更美味呢。”
                他向白霏猛扑过来,按住她的双手。
                惨了,她可不想就这样死了,她还年轻,她还有哥哥,有朋友在等着她回家,三天后还有跆拳道大赛要去参加,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挣开了他的手,又是一拳打在脸上。
                这一拳可不轻,把她的手都打疼了,她站起来,揉了揉酸疼的手。
                那个男子捂着脸,从他指间流出一条红色的液体,竟然是血,原来吸血鬼也会流血呀。
                不一会,那道伤口就自动愈合了。
                “不错不错,干得很好,你成功让我生气了。”很显然,男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白霏吓得马上往回跑,被他一把拉过来,重重的摔在墙上。
                白霏紧紧的闭着眼睛,她知道,这次再也跑不掉了。
                “在干什么呀,希伯莱。”声音柔美,春风来袭,碧云飘缈,清澈悦耳。
                忽然从这个唤作希伯莱的吸血鬼身后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
                白霏仍然紧紧闭着眼睛,忽然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了,才慢慢睁开眼睛。
                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一位俊美无双的少年斜靠在墙角,抱着双手,出现在她眼前,他的眼睛居然是蓝紫色的,他蓝紫色的眼眸里的波光仿佛是梦境里最美最迷幻的梦幻之蓝,最美最神秘的绮丽之紫,乘载着多少绚丽多姿的梦,这种颜色,比海更深,比天更广,如梦似幻,可以包含所有的美,就像蓝紫色的琉璃,沉在水底,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五彩的光芒,水光潋艳,波光流转,是岁月无法摧毁的明媚,是画师难以临摹的烂漫。纤长卷翘的银色睫毛如蝶翼般展开,银发飞扬,美得像月光一般倾斜下来的万年光辉流落至此,如梦似幻,满头的长发,只是随意拿条发带轻松的挽起一束,其余的散落一身,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洗礼下愈加苍白,与蓝紫色的眼眸形成一道极美的景色,如蔷薇花辫般柔软的嘴唇微微上扬,显露出几分狂野不羁笑容。
                一袭黑色的风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黑得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是薰衣草的味道。
                一瞬间,令天地都黯然失色了。
                她自出生以来,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少年。
                “阿尔文,你怎么在这里?有事找我吗?”希伯莱问道。
                那位唤作阿尔文的银发美少年很年轻,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
                “我已经确定了东方血族的位置了,就在这座城市里,快走吧。”
                希伯莱望了望向白霏,“那这个女人,万一她说出我们的身份怎么办?”
                阿尔文刚想开口,正好看见她胸前的十字架项链,略微有些惊讶,随后马上恢复正常道:“随她去吧,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之后转身看向白霏,“对不对呀,可爱的小姐。”
                “对对对,我是不会说的。”白霏连忙回答,今天真倒霉,居然遇到这种事,说出来都没人信。
                “这就好,我们走吧,希伯莱。”
                蓝光一闪,那两位吸血鬼帅哥就都不见了。
                白霏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才缓过神来。
                哎呀!刚才好险,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要不是那个银发帅哥吸血鬼突然出现,莫名其妙救了她,她早就成为食物了,现在要赶快回家,不然等会不知道又要遇到什么事了。
                想到这里,白霏飞快的跑回家,消失在黑暗中了。
                回到家,白霏吓得脸都白了,白观看她神色不对劲,一直追问她发生什么事了,但她想起那个银发帅哥吸血鬼的话,便什么也没说出来,马上溜进房间里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4 16:36
                  三天后,白霏和索菲娅还有周琪高兴的走在校园里。
                  “小霏,你这次真厉害,果然得了全校第一名,不愧是功夫女王”周琪开心的拿着白霏的冠军奖杯,她真心为白霏感到高兴。
                  白霏趾高气扬的走在三人最前面,带着一副新买的墨镜,身上还穿着跆拳道服。
                  “对了对了,小霏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们班来了几位新同学,还是几位外国人呢。”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白霏道。
                  “我也是今天早上无意中听到老师们在说,其中有一个还是来自英国的哟,听说长的很帅。”
                  “哇,是帅哥,那还不快走!”说着,周琪就向教室的方向狂奔过去。
                  白霏和索菲娅嘴角抽搐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她们又忘了,周琪可是出名的花痴女,好几次看小说和漫画,看见里面的美男都在流口水,淋湿了袖口,有一次就连看漫画里的美男出浴都在流鼻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12 07:22
                    她们回到教室,发现原来班里的人全都到齐了,像是在迎接什么。
                    班主任李老师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走进来,她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色镜框道:“今天我们大二D班转来了几位来自国外的新同学,希望大家能友好相处。”
                    话音刚落,班里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来自国外,大家都为此感到好奇。
                    白霏看了看她身边的空位置,无奈叹息,她从前的同桌小俊因为厌学,所以从上学期开始就辍学了,她虽然上课会和小俊小打小闹,可在她心里她早把小俊当朋友了,像小俊这样可爱的小男生还真难找。
                    索菲娅拍拍她的背,“怎么,想小俊了吗?别伤心了,你看看我,从上大学以来就没有同桌。”
                    是呀,索菲娅就没有过同桌,像这样想,她还有点同情索菲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12 07:48
                      “进来吧。”班主任道。
                      几位俊美的少年走进教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2 15: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05 15:20
                          LZ666


                          收起回复
                          14楼2017-06-06 05:09
                            这时,三位俊美无双的外国少年出现,引起全班一阵骚动。
                              班主任微笑道:“请几位国外朋友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一头银发蓝紫色眼睛的优雅少年最先介绍,他礼貌的鞠了个躬,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大家好,我是来自英国伦敦的阿尔文·狄更斯·格里芬,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随后一位黑发绿眼的帅气少年和另一位红发红眼的帅哥介绍道:“我叫希伯莱·维尔斯,来自法国普罗旺斯,这位是我的朋友爱德华·海斯,来自德国慕尼黑。”
                              爱德华高兴的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多关照。”
                              正当全班都沉浸在美色中时,白霏被吓得差点尖叫,阿尔文和希伯莱正是她前几天遇见的帅哥吸血鬼啊!她把埋的低低地,内心是崩溃的,一直再祈祷他们看不见她,又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她悄悄地抬头瞄了一眼他们,发现阿尔文正微笑的看着她,她吓得又把头低下去。
                              她白霏英明一世,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啊!
                              “咦?不是应该有四位转学生的吗?”班主任问道。
                              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一位金发蓝眼的外国帅哥,汗水顺着他帅气的脸颊一滴一滴流下,手上还抱着一个篮球,身穿一套运动服,是一位阳光灿烂的少年。
                              “大家好,我叫格雷亚斯·特伦特,来自意大利。”
                              班主任高兴的说道:“大家掌声欢迎。”
                              班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只有白霏没有鼓掌。
                              “请各位同学找到空位置坐下,现在开始上课。”
                              白霏慢慢地抬起头,发现阿尔文正向这边走来,很自然的坐在了自己旁边,还微笑着向自己挑挑眉。
                              格雷亚斯则座在自己身后,和索菲娅座在一起。
                              白霏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她绝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她座直了身体,鼓起勇气也向阿尔文送上一个迷人的微笑。
                              阿尔文拿起手中的钢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悄悄地递给白霏,上面写道:请多多关照,可爱的小姐。
                              白霏也拿起笔,在上面写道:放心吧,我会好好关照你的,吸血鬼先生。
                              阿尔文接过纸条轻笑,在上面写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就不怕我?
                              白霏写道:有什么好怕的,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我白霏才是最可怕的。
                              阿尔文接过纸条看后,笑着装入自己衣兜里。
                              那邪魅的笑容让白霏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和一个老妖怪座同桌,以后的日子应该怎么办啊!
                              终于等到放学了,白霏赶紧拿起书包奔向宿舍,哪知还没出教室门就被阿尔文拦住,他一手推着门,一手拿着一叠书,笑着说:“作为同桌白霏同学就不能给我介绍一下C大吗?”
                              “你就不会自己看吗,万一你忽然饿了,往我脖子上就是一口,怎么办!”
                              “被你这么一说,我有点渴了哦。”
                              “好,好,我陪你去。”白霏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骨气。
                              与一个极品帅哥走在一起就是不一样,一路上迎来了不少人花痴的目光,还有尖叫,还有人要签名。
                              但说句实话,阿尔文的外貌真的很完美,在夕阳的辉映下,他银白色的长发和纤长的睫毛好像镀了层金,迷离梦幻,美不胜收。
                              终于回到了宿舍,阿尔文很有绅士风度的给白霏鞠了个躬,“今天很感谢你,白霏同学,现在能不能让我请你去对面的咖啡厅,喝一杯咖啡,以表达我对你的感谢之情。”说着还拉着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一吻。
                              白霏赶快把手缩回来,在衣服上擦了又擦,“能不能不去呀。”
                              “你说呢?”阿尔文笑着回答,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嘴里露出的两颗獠牙在慢慢变长。
                              “我……我去。”太过分了,居然会这样对她,等她哪天有能力对付这只吸血鬼,一定要好好把他揍一顿。
                              到了咖啡厅,白霏双手拿着杯子,小口小口地抿着手里的咖啡,她悄悄地看了眼阿尔文,他优雅的座在椅子上喝咖啡,帅哥就是帅哥,连喝咖啡都养眼。
                              在看看他身后,一群小女生正在对他议论纷纷,又是一群花痴妹。
                              但阿尔文却毫不在意,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现象,依旧优雅的在喝咖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6 21:45
                              苦熬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2 22:28
                                  与几个极品美人走在一起就是不自在,他们的存在招来了不少人回首观望,特别是阿尔文,作为他们这群吸血鬼中最美,最优雅的,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引来不少女孩的注目。
                                  “去哪玩,格雷亚斯。”索菲娅抓着格雷亚斯的手问道,格雷亚斯道:“随便,你选吧。”
                                  “那我们去公园吧,A市的公园可漂亮了。”索菲娅道。
                                  接着,索菲娅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公园。
                                  白霏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索菲娅会到公园,因为公园里有她最爱的餐馆“湖心川菜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10 23:18
                                  很好看啊,lz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0-21 16:07
                                     “小霏,今天和格雷亚斯他们玩的开不开心。”
                                      “我后来也走了,我去跆拳道馆练拳了。”
                                      是的,她去跆拳道馆练拳了,发泄一下她这几天匪夷所思的经历,又去看了会儿关于吸血鬼的书,所以才回来这么晚。
                                      周琪走过来,拿起白霏床上一摞关于吸血鬼的书籍,“白霏,你最近是不是很喜欢吸血鬼的故事,要不要我借其他关于吸血鬼的书?”
                                      白霏惊喜的跳起来,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再也不用去图书馆借了。”
                                      “我们都是朋友嘛,别那个客气。”周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25 00:02
                                      镇楼图的男的求名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09 19:29
                                        又回到了上学日,还有五天就放暑假了。
                                          一大早,白霏来到教室,看到阿尔文依旧优雅的看书,他纤长的银白色睫毛如泼墨般倾泻下,遮住了它那双梦幻般华美的蓝紫色眼眸,一缕银白色的发自然的垂在胸前,脑后的发只是随意扎起一束,其余的都庸懒的披在身后。
                                          “早!”白霏向他打招呼。
                                          阿尔文慢慢抬起头,露出优雅的微笑道:“早上好,白霏同学。”
                                          白霏刚座到座位上,阿尔马上悄悄凑过来,道:“那天周末的事,你真的不怕?”
                                          “有啥好怕,不就是几只老妖怪打架嘛。”
                                          “哈哈。”
                                          白霏拿起脖子上挂着的银色十字架挂饰,放在手上,仔细看看,发现她好像没有以前有光泽了,还记得那位蓝紫色眼睛的男子说过,十年后它就会失效,难怪那天会遇到希伯莱和阿尔文呢,正好已经过了十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5-24 11:12
                                           阿尔文也在凝视着她手上的十字架项链,眼波流转,仿佛沉浸在温暖回忆中,不愿醒来。
                                            白霏看见他这奇怪的举动,忽然意识到什么重要的东西。
                                            蓝紫色眼睛……
                                            这几日光顾着他吸血鬼的身份,还忘了这件事……
                                            “阿尔文,你曾经有没有到过中国A市?”白霏问道,说着,她顺手项链塞到衣服里。
                                            阿尔文忽然被她从回忆中拉回来,“哦,那个,没有,我连中国都没到过。”
                                            “嗯,好吧。”
                                            时间过的很快,暑假到了。
                                            “索菲娅,你暑假要去哪里玩?”周琪问道。
                                            “我当然要回美国了,找我亲爱的mother。”
                                            “那白霏,暑假你要去哪?”
                                            “我”,白霏愣住了,“我要回武馆,帮我哥白观要么打理生意,要么上课什么的。”
                                            阿尔文走过来,问道:“白霏,你哥是开武馆的?你没有父母吗?”
                                            白霏站起来,走过去,“嗯,本来是父母开的武馆,后来他们因为车祸去逝了,然后就变成我哥经营着。”
                                            阿尔文觉得很奇怪,正常人类不是应该因为亲人去逝会很伤心吗?为什么白霏的脸上却没有半点难过呢?果然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阿尔文优雅的向白霏弯腰,以示歉意。
                                            “没事,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况且我也不是一人在战斗,还有白观,索菲娅,周琪他们在陪着我,我不是为了别人而活,我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信念而拼搏,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在美丽的天堂永远守护着我和白观。”她眼中充满的坚毅,是难以摧毁的勇气,也许这就是人类所说的坚强吧。
                                            阿尔文神色淡然,但眼波里却是一片波澜起伏的情绪,他没想到原来人类也有这么坚强不屈的一面,是不是自己做吸血鬼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忘了身为人类时的感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01 19:56
                                            为您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6-07 18:35
                                              看着镇楼图那男的有一种压着他让他呻吟的冲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6-07 21:49
                                                 “那个,阿尔文,你暑假要去哪里?”索菲娅问道。
                                                  “我当然是和格雷亚斯他们在中国旅游去了。”阿尔文回答。
                                                  终于到了放学时间,白霏赶快回到家,迫不及待的享受她期待已久的暑假时光。
                                                  “白观,我回来了,快快快,出来吧,你一定又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白霏兴致勃勃的跑到白观的房间,发现白观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
                                                  她走到白观的床前,轻声道:“白观,白观,你没事吧。”
                                                  白观这才睁开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小霏,你终于回来了,去厨房吧,我刚才为你做了一堆好吃的。”
                                                  “谢谢哥,我就知道全世界,就你对我最好了!”白霏兴奋的扑过去,给了白观一个巨大的熊抱。
                                                  白霏这才想起,白观的生日快到了,她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呢。
                                                  “白观,你最爱的东西是什么?”
                                                  白观想了想,回答:“不知道,先去吃饭,等吃完饭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白观望着白霏欢快的背影,心中也是久久不能平静,可能这就是他最爱的东西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6-15 16:40
                                                   夜幕降临,广阔的蓝空好像被一匹黑色的幕布渐渐遮住了它,夕阳被一点一点的吞噬在黑夜中。
                                                    星星也许是黑夜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这万物苍生。
                                                    白霏斜躺在床上,一袭白色的睡衣罩着她娇小的身躯,黑发如乌云般散开,嘴里还念念有词。
                                                    她静静地在微弱的床头灯下专心看书,这些书都是周琪借给她的,是关于吸血鬼的书籍。
                                                    “哈哈。”一声诡异的笑声,从窗外传来。
                                                    白霏赶忙打开窗子,在四周观望,“谁,给我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16 17:07
                                                    一个人影慢慢地从天而降,悬浮在也空中。
                                                      “白霏同学,这么晚还不睡是会变老的。”音色优美,如同白雪皑皑的冬天瞬间化为一滩温柔的春水那样美妙。
                                                      银发飞舞,黑衣翩然,一双蓝紫色眼眸更是辉映了整个夜空,如琉璃般清透,如大海般神秘梦幻,漫天繁星在他眼前也会失色,那样的绝美无双,那样的优雅神秘,不是阿尔文还能是谁?
                                                      白霏被他的绝美身姿迷住了,她敢发誓,自她出身以来,阿尔文绝对是她见过最美的人了。
                                                      白霏半天没有反应,只是一直盯着阿尔文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6-16 22:44
                                                      “白霏同学,是不是想我了,才几个小时没见就想成这样,看来你是没看够吸血鬼版的帅哥吧。”
                                                        白霏摇摇头,“想你?你还没睡醒吧,快回你的棺材里睡去”白霏越想越气,都怪这老妖怪长的太美了,害得她多看了几眼,真是不争气,自己从小到大见过的帅哥也很多了,白观就是最有代表性的,却偏偏败在这妖怪身上,不争气的眼睛。
                                                        阿尔文一手抵在窗子边,一手杵在窗台上。
                                                        他离白霏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还不到一寸。
                                                        白霏忽然怒火燃起,这个老妖怪,臭吸血鬼,真是不知死活,她正准备一掌打在阿尔文胸前,哪知她的手刚要靠近,阿尔文往后稍稍一躲。
                                                        “啊!”
                                                        白霏忽然感到手上一空,由于用力太猛,整个身子也被带着往前倾,她脚下忽然一打滑,居然就从窗台上掉下去。
                                                        这次惨了,这可是三楼啊!就算摔不死,也会摔个骨折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6-17 11:32
                                                        她感觉整个身子都在往下坠,空气一股脑儿的往自己的后背上吹,遭了遭了,这次惨了。
                                                          忽然一双冰凉的手托住她的身体往上飞,还伴着一缕缕怡人的玫瑰花香,这种凉意是炎炎夏日里难以享受的安逸,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一刻也不想离开。
                                                          “不想回去?是不是想让我再把你扔下去。”
                                                          白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是阿尔文救了她的小命,她现在还躺在阿尔文的怀抱里。
                                                          她立马爬起来,一步就从跨到窗台上,跳进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6-18 08:05
                                                          是不是该说句谢谢,再怎么说阿尔文也救了她吧。
                                                            “那个,阿尔文,刚才……谢……”话还没说完,阿尔文就捂住胳膊,叫道:“哎呀,你好重啊,看,把我胳膊都压疼了,哎哟!”
                                                            白霏不爽,本来是想感谢这老妖怪的,却被他这么一说,一股熊熊烈火马上从肺里烧到头上。
                                                            “喂!我又那么重吗,我本来是想感谢你的,哪有你这么说的。”
                                                            阿尔文眼睛一亮,慢慢地靠近她,“感谢?把脖子伸过来就够了。”
                                                            “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6-19 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