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69贴子:2,410,806

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喜欢吸血鬼,想写一本关于吸血鬼的小说,现在已经发在起点中文网上了,希望大家支持,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03 22:56
    盛夏的夜晚就是这么美,深蓝色的天空上铺满细细碎碎的星星,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夏风拂过,好似一场旖旎的幻梦,一切就是这么美好。绚丽多彩的霓虹灯发出五色的光芒,城市里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在A市的一辆公共汽车上最后一排位置座着一位少女,她单手拖着下巴,出神的望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美瓷般白皙的脸颊上透着一点粉丝色,如黑夜一样迷人的杏核眼里透出比月光还皎洁的华美,标志的鼻子,蔷薇花瓣般粉嫩的嘴唇微微上扬,是一张甜美可爱的小脸。白净的脖颈处挂着一条闪亮的银链,上面挂着一枚精致的十字架,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和一条简洁的牛仔裤,很好的衬出了她优美的身形。
    她叫白霏,是一名在C大学习各国外语的大学生,她的父亲白湛是白氏道馆的馆长,专门教跆拳道和各种中国功夫,所以她也有点功夫的底子,在八岁时不小心在学校里打掉了一位小男生的大门牙,害得她回家以后被她老爸痛扁了一顿,但她还不知悔改,又在她十六岁那一年,因为一点小事和一个男生在教室里大打出手,不小心把那个男生的骨头打断了,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月,又被她老爸揍了一顿,在这期间,她还多次惹祸,在学校里被同学们称为“功夫女王”。但在一年前,她的父母在一场意外的车祸中不幸双亡,现在她只能和她的亲哥哥——白观,相依为命,而白观也自然而然的成了新一任白氏道馆的馆长。
    已经接近凌晨了,白霏才回到温暖的家里,白观听白霏的声音,关切的问道:“小霏,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事吗?”这时从厨房里走出一位帅气的少年,他眼眸里那深邃的黑色好似迷梦中最动人的美,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沉沦至此,柔软的粟色头发,白皙的皮肤,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帅哥。
    白霏把手里的包随手一扔,就倒在沙发上躺着,“当然了,最近学校里举行的跆拳道大赛真是累死了,班里同学都推荐我上场,我每天还要去体育场训练,好烦啊!”她平时住校,今天是难得的周末,她好不容易回一次家,同学们却要她参加跆拳道大赛,她明天不得不去学校训练,好好的周末就这样被毁了。
    想到这她不由的叹气。
    白观笑道:“算了,就当锻炼身体,不过就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只能来吓唬吓唬你那些同学,还是得好好练习,我给你煮了一碗你最爱的鸡蛋面,赶快趁热吃。”说着,白观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香浓的汤,黄灿灿的鸡蛋,看了直叫人流口水。
    白霏感激的看了白观一眼,开始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着碗里的鸡蛋面。
    自从他们的父母去逝以后,白观身上的担子明显加重了,他不仅要负担着妹妹的学费,还要经营着白氏道馆,但只要看到妹妹开心的笑容,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白霏心满意足的摸着肚皮,打着嗝,“老哥,你干脆别开道馆了,去五星级酒店里当大厨得了,你做的菜真的太棒了,我能做你的妹妹真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
    “只要你别在惹事,就是我的福气”
    白观宠溺的掐了掐她柔嫩的小脸,自从父母走后,白霏也懂事了不少,很少闯祸了,她知道白观平日里很忙,所以她也会做一些兼职或者去道馆里代一下跆拳道的课,为白观分忧。
    过了一会儿,白霏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外包装十分精美的书,是一本关于吸血鬼的小说。
    白观好奇的凑过去看,“小霏你在看什么书?”
    “关于吸血鬼的小说,是我的好朋友周琪借我的,老哥,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吸血鬼这种生物吗?”
    白观愣了一下,随后用春风般温暖的笑容掩盖了他的惊讶。
    他用手温柔的摸着白霏的头发,黑缎般柔顺的秀发在他指间摩擦,带来极致的触感,“傻姑娘,怎么可能会有,吸血鬼只不过是一个传说。”他望了眼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便叫白霏去房间睡觉了。
    白霏座在床上,手里还捧着那本小说,黯淡的灯光无力的照在她身上,衬出她娇小的身躯。
    世界上真的没有吸血鬼这种生物吗?
    可十年前那件恐怖的事,难道是在做梦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的打了一个寒噤。整整一夜都不敢睡,直到困的实在是不行,才悄悄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白霏就急急忙忙赶到学校了。
    一进校园,便看见她的两个室友,周琪和索菲娅,她们热情的拥抱住白霏。
    其中,索菲娅是一个混血儿,她的母亲是美国人,她的父亲是中国人,所以她有着比较立体的五官,是一位热情开朗的大美女,棕色的瞳仁里是难以言喻的明艳动人,性感的美唇上涂着明亮的复古红,高挑的身材,随风飞扬的粟色秀发就如风中翩跹的战旗,热烈如火。索菲娅是多少男人魂牵梦绕的梦中情人的形象,追求她的男生也数不胜数。
    周琪则是喜欢看小说,追漫画的宅女,深沉的黑色镜框架在她小巧的鼻梁上,两条粗粗的大辫子搭在胸前,个子矮矮的,白净的脸蛋在阳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一副可爱的邻家女孩模样。
    索菲娅狠狠的揉了揉她粉嫩的小脸道:“小霏霏,快进训练场吧,训练完一起去湖心川菜馆吃午饭,庆祝一下你获得跆拳道大赛的一等奖。”
    “索菲娅,你是不是没睡过啊,比赛还没开始呢,怎么就要庆祝了。”
    “因为我们相信你一定能拿到第一名,所以提早为你庆祝了。”周琪解释道。
    白霏感激的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3 22:58
      白霏感激的看了看索菲娅和周琪,摆出个胜利的手势,“我一定不负众望,三天后你们就在湖心川菜馆等我,我一定会抱着奖杯回来。”
      “我们等着你”索菲娅和周琪异口同声的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3 23:01
        白霏悄悄进入训练场,脑海里还在幻想着她拿到一等奖和索菲娅还有周琪一起庆祝的场景,想到这她不由的笑起来,心底暖暖的,能认识索菲娅和周琪这两个朋友真好。
        “嘿,嘿,白霏同学,你没事吧。”白霏忽然感觉眼前有黑影在晃动,抬头一看,原来是学校教跆拳道的郑老师,是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
        “啊,郑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训练时间到了,快过来跟我来练习一下昨天的拳法。”
        “好的,老师,我马上就到”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白霏终于从训练场里出来了,她揉了揉身上酸疼肌肉,又伸了个懒腰,匆匆忙忙的跑向湖心川菜馆。
        昨天白观还说她练的都是三脚猫功夫,可是今天,就连那个郑老师都打不过她,等回家后,她一定要找白观比试一下,看看到底谁的才是三脚猫功夫,功夫女王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来到湖心川菜馆,一进门,就是一片古香古色的场景,精致秀丽的假山,清新怡人的香薰,还有动人心弦的古乐,旁边几个眉眼如画,几个女子身穿一袭清丽典雅的古装在弹奏着古筝,为餐馆增添了几分难得的风雅。
        “小霏,我们在这里!”索菲娅在向她热情的招手,她今天换了一身带有中国特色的红色旗袍,上面绣满了清雅恬静的梅花,热烈的红色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好看极了,好像苍茫冬日里一枝美艳的红梅,妖娆动人。
        “小霏,今天的训练怎么样?”周琪关切的问道。
        “还不错,郑老师都被我打怕了”
        “这么厉害,不愧是功夫女王”
        “对了对了,小霏,看索菲娅身上的旗袍,这是我们刚才逛街买的,还是我挑的颜色,好看吗?”周琪道。
        索菲娅骄傲的直起身子,得意的甩了甩头发。
        白霏笑道:“很好看,索菲娅很适合穿红色。”
        索菲娅高兴的笑道:“是周琪眼力好,是她帮我挑的,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好!”
        正当她们聊的开心,忽然听见隔壁桌的女孩们的交谈声。
        “夏夏,你有没有听说昨晚有个C大的学生在一条小巷子里死了,听说她是被野兽咬死的,血都被吸光了,好可怕。”
        “是不是动物园的笼子坏了,那些狮子老虎全部跑出来伤人了,又或者是吸血鬼。”
        白霏津津有味的听着那群女生的谈话。
        “得了吧,这世上哪有什么吸血鬼,吸血鬼只是一个可怕的传说,小说里的故事而已。”索菲娅道。
        “不不不,”周琪意味深长的看着索菲娅,“我借小霏的那本书里说了,世上有吸血鬼这种生物。”
        索菲娅满脸黑线,“那不也是小说嘛。”
        白霏在一旁害怕得发慌,手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吓得直直发抖。
        吸血鬼只是一个传说……
        吸血鬼只是一个传说……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告诉自己,哪怕真的有吸血鬼眼前,也绝不能害怕。
        时光返回到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尽管夜晚很美,可记忆可不是这样的。那时的白霏才有九岁……
        “哥哥,你在哪?这里好黑,我好怕。”一个小女孩孤零零的站在一片寥无人烟的公园里,周围没有一丝声响,静得可怕,身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黑的渗人。刚才她和哥哥白观在玩捉迷藏,可一会儿的功夫,白观就不见了,她已经在公园里徘徊了一个多小时了,仍然不见他的踪影。
        忽然,一个黑影从她头顶跃过,她愣了一下,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恐惧,这种感觉就像是掉进一个巨大的深渊里,想喊喊不出声,想哭,可泪水好像已经被恐惧抑制在某处,哭也哭不出来。她咽了咽口水,慢慢转过头。
        只见在这茫茫黑夜中,出现一位少年,苍白如纸的皮肤吹弹可破,血红色的眼眸闪耀着骇人的光芒,他随风而舞的黑色长发好像一条华美的锦绸,是一位俊秀的少年。
        可下一秒,他嘴角钩起一个邪恶的笑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嘴里出现两根白晃晃的獠牙。
        白霏吓得动都不敢动,站在原地直打哆嗦。
        那个少年向她猛扑过来,她赶忙向后奔跑,可身后那人仍然紧追不放。
        “啊!”一声惨叫,白霏慢慢转身去,只见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背对着她,他身着一件长款的黑色风衣,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仅仅看背影就可以判断,这是一位相当俊美的少年。
        再往前看,刚才要伤害她的那个少年已经躺在一滩血泊中了,嘴角还流出不少血。
        “你还好吗?小家伙。”这声音好像碧空中飘缈的云一般清盈,又像深夜里绝美的月一样神秘,似秋雨浸润,似春风拂面,在不经意间就已踏过这滚滚红尘。
        她抬头一看,虽然看不清少年的五官,可他那双蓝紫色的双眼,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美丽,那种颜色比大海还广阔,比天空还高远,仿佛是在梦境里才看得到的美,不染尘世半点尘埃,没有一丝瑕疵的纯净之蓝,神秘之紫,美得惊心动魄。
        她高兴的拉拉他的衣角,道:“帅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以后你做我的朋友好不好。”
        少年笑了,蹲下身来,拉起她的小手,“对不起,哥哥,不能成为你的朋友,因为哥哥还有事没做完,明天哥哥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小白霏失望道:“那么我以后万一又遇到这样的坏人该怎么办,哥哥就不会来救我了吗?”小白霏攥紧他的衣角,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
        少年抚摸着她的脸,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温度,冷得像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冰,却很令人安心,随后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条精致的银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4 09:12
          随后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条精致的银链,上面挂着一枚小小的银色十字架,温柔的放在她手上。
          “这条项链可以让你十年之内,不会遇到血族的追杀,但十年之后,它就会失效。”
          小白霏慢慢停止了哭泣,“十年之后,帅哥哥还会来救我吗?”
          见没有人回答,她抬头一看,刚才那位少年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只留一条项链在夜色中闪烁着美丽的光芒。
          随后,她和索菲娅还有周琪,一起逛了逛街,看电影,直到依依不舍的告别对方。
          她每天回家都回路过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那条小巷子里很少有人居住,除了一些“瘾君子”会躲在里面,就很少有人去了。
          她又再次经过那条小巷子,这次看到的不是几个骨瘦如柴的瘾君子,而是更可怕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4 09:14
            一位年轻的男子抱着一位红发女子,正在吸食她的鲜血,那位红发女子脸色苍白,很显然,她已经死了。
            白霏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刚想逃跑就听见后面传来那位年轻男子的声音:“怎么,我最讨厌在我用餐时有人来打扰了,这是不礼貌的行为,你是不是应该补偿一下,小姐。”
            她不禁打了个寒噤,补偿?是要让他咬自己一口吗?今天晚上真倒霉,早知道应该早点回家才好,就不会遇到这一堆破事了。
            她慢慢转过身,看见这位年轻男子的正脸,原来是他也是位帅哥呀。
            他有一双明亮的浅绿色眼睛,这种绿是翡翠的颜色,温润如玉,极浅极轻,引人注目。一头黑亮的秀发好像黑夜里最美的梦境,美不胜收。
            “噢!原来是一位可爱的小姐,放心吧,我会温柔一点的。”他露出两根锋利的獠牙,向白霏走过来,白霏好歹也是学过功夫的人,一拳往他脑袋上打去,那男子抿嘴一笑,轻巧的躲过了她的一拳。
            “不错,还有两把刷子,不知道你的血液是不是更美味呢。”
            他向白霏猛扑过来,按住她的双手。
            惨了,她可不想就这样死了,她还年轻,她还有哥哥,有朋友在等着她回家,三天后还有跆拳道大赛要去参加,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挣开了他的手,又是一拳打在脸上。
            这一拳可不轻,把她的手都打疼了,她站起来,揉了揉酸疼的手。
            那个男子捂着脸,从他指间流出一条红色的液体,竟然是血,原来吸血鬼也会流血呀。
            不一会,那道伤口就自动愈合了。
            “不错不错,干得很好,你成功让我生气了。”很显然,男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白霏吓得马上往回跑,被他一把拉过来,重重的摔在墙上。
            白霏紧紧的闭着眼睛,她知道,这次再也跑不掉了。
            “在干什么呀,希伯莱。”声音柔美,春风来袭,碧云飘缈,清澈悦耳。
            忽然从这个唤作希伯莱的吸血鬼身后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
            白霏仍然紧紧闭着眼睛,忽然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了,才慢慢睁开眼睛。
            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一位俊美无双的少年斜靠在墙角,抱着双手,出现在她眼前,他的眼睛居然是蓝紫色的,他蓝紫色的眼眸里的波光仿佛是梦境里最美最迷幻的梦幻之蓝,最美最神秘的绮丽之紫,乘载着多少绚丽多姿的梦,这种颜色,比海更深,比天更广,如梦似幻,可以包含所有的美,就像蓝紫色的琉璃,沉在水底,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五彩的光芒,水光潋艳,波光流转,是岁月无法摧毁的明媚,是画师难以临摹的烂漫。纤长卷翘的银色睫毛如蝶翼般展开,银发飞扬,美得像月光一般倾斜下来的万年光辉流落至此,如梦似幻,满头的长发,只是随意拿条发带轻松的挽起一束,其余的散落一身,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洗礼下愈加苍白,与蓝紫色的眼眸形成一道极美的景色,如蔷薇花辫般柔软的嘴唇微微上扬,显露出几分狂野不羁笑容。
            一袭黑色的风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黑得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是薰衣草的味道。
            一瞬间,令天地都黯然失色了。
            她自出生以来,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少年。
            “阿尔文,你怎么在这里?有事找我吗?”希伯莱问道。
            那位唤作阿尔文的银发美少年很年轻,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
            “我已经确定了东方血族的位置了,就在这座城市里,快走吧。”
            希伯莱望了望向白霏,“那这个女人,万一她说出我们的身份怎么办?”
            阿尔文刚想开口,正好看见她胸前的十字架项链,略微有些惊讶,随后马上恢复正常道:“随她去吧,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之后转身看向白霏,“对不对呀,可爱的小姐。”
            “对对对,我是不会说的。”白霏连忙回答,今天真倒霉,居然遇到这种事,说出来都没人信。
            “这就好,我们走吧,希伯莱。”
            蓝光一闪,那两位吸血鬼帅哥就都不见了。
            白霏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才缓过神来。
            哎呀!刚才好险,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要不是那个银发帅哥吸血鬼突然出现,莫名其妙救了她,她早就成为食物了,现在要赶快回家,不然等会不知道又要遇到什么事了。
            想到这里,白霏飞快的跑回家,消失在黑暗中了。
            回到家,白霏吓得脸都白了,白观看她神色不对劲,一直追问她发生什么事了,但她想起那个银发帅哥吸血鬼的话,便什么也没说出来,马上溜进房间里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4 16:36
              三天后,白霏和索菲娅还有周琪高兴的走在校园里。
              “小霏,你这次真厉害,果然得了全校第一名,不愧是功夫女王”周琪开心的拿着白霏的冠军奖杯,她真心为白霏感到高兴。
              白霏趾高气扬的走在三人最前面,带着一副新买的墨镜,身上还穿着跆拳道服。
              “对了对了,小霏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们班来了几位新同学,还是几位外国人呢。”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白霏道。
              “我也是今天早上无意中听到老师们在说,其中有一个还是来自英国的哟,听说长的很帅。”
              “哇,是帅哥,那还不快走!”说着,周琪就向教室的方向狂奔过去。
              白霏和索菲娅嘴角抽搐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她们又忘了,周琪可是出名的花痴女,好几次看小说和漫画,看见里面的美男都在流口水,淋湿了袖口,有一次就连看漫画里的美男出浴都在流鼻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12 07:22
                她们回到教室,发现原来班里的人全都到齐了,像是在迎接什么。
                班主任李老师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走进来,她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色镜框道:“今天我们大二D班转来了几位来自国外的新同学,希望大家能友好相处。”
                话音刚落,班里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来自国外,大家都为此感到好奇。
                白霏看了看她身边的空位置,无奈叹息,她从前的同桌小俊因为厌学,所以从上学期开始就辍学了,她虽然上课会和小俊小打小闹,可在她心里她早把小俊当朋友了,像小俊这样可爱的小男生还真难找。
                索菲娅拍拍她的背,“怎么,想小俊了吗?别伤心了,你看看我,从上大学以来就没有同桌。”
                是呀,索菲娅就没有过同桌,像这样想,她还有点同情索菲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12 07:48
                  “进来吧。”班主任道。
                  几位俊美的少年走进教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2 15:59
                    这时,三位俊美无双的外国少年出现,引起全班一阵骚动。
                      班主任微笑道:“请几位国外朋友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一头银发蓝紫色眼睛的优雅少年最先介绍,他礼貌的鞠了个躬,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大家好,我是来自英国伦敦的阿尔文·狄更斯·格里芬,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随后一位黑发绿眼的帅气少年和另一位红发红眼的帅哥介绍道:“我叫希伯莱·维尔斯,来自法国普罗旺斯,这位是我的朋友爱德华·海斯,来自德国慕尼黑。”
                      爱德华高兴的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多关照。”
                      正当全班都沉浸在美色中时,白霏被吓得差点尖叫,阿尔文和希伯莱正是她前几天遇见的帅哥吸血鬼啊!她把埋的低低地,内心是崩溃的,一直再祈祷他们看不见她,又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她悄悄地抬头瞄了一眼他们,发现阿尔文正微笑的看着她,她吓得又把头低下去。
                      她白霏英明一世,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啊!
                      “咦?不是应该有四位转学生的吗?”班主任问道。
                      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一位金发蓝眼的外国帅哥,汗水顺着他帅气的脸颊一滴一滴流下,手上还抱着一个篮球,身穿一套运动服,是一位阳光灿烂的少年。
                      “大家好,我叫格雷亚斯·特伦特,来自意大利。”
                      班主任高兴的说道:“大家掌声欢迎。”
                      班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只有白霏没有鼓掌。
                      “请各位同学找到空位置坐下,现在开始上课。”
                      白霏慢慢地抬起头,发现阿尔文正向这边走来,很自然的坐在了自己旁边,还微笑着向自己挑挑眉。
                      格雷亚斯则座在自己身后,和索菲娅座在一起。
                      白霏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她绝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她座直了身体,鼓起勇气也向阿尔文送上一个迷人的微笑。
                      阿尔文拿起手中的钢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悄悄地递给白霏,上面写道:请多多关照,可爱的小姐。
                      白霏也拿起笔,在上面写道:放心吧,我会好好关照你的,吸血鬼先生。
                      阿尔文接过纸条轻笑,在上面写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就不怕我?
                      白霏写道:有什么好怕的,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我白霏才是最可怕的。
                      阿尔文接过纸条看后,笑着装入自己衣兜里。
                      那邪魅的笑容让白霏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和一个老妖怪座同桌,以后的日子应该怎么办啊!
                      终于等到放学了,白霏赶紧拿起书包奔向宿舍,哪知还没出教室门就被阿尔文拦住,他一手推着门,一手拿着一叠书,笑着说:“作为同桌白霏同学就不能给我介绍一下C大吗?”
                      “你就不会自己看吗,万一你忽然饿了,往我脖子上就是一口,怎么办!”
                      “被你这么一说,我有点渴了哦。”
                      “好,好,我陪你去。”白霏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骨气。
                      与一个极品帅哥走在一起就是不一样,一路上迎来了不少人花痴的目光,还有尖叫,还有人要签名。
                      但说句实话,阿尔文的外貌真的很完美,在夕阳的辉映下,他银白色的长发和纤长的睫毛好像镀了层金,迷离梦幻,美不胜收。
                      终于回到了宿舍,阿尔文很有绅士风度的给白霏鞠了个躬,“今天很感谢你,白霏同学,现在能不能让我请你去对面的咖啡厅,喝一杯咖啡,以表达我对你的感谢之情。”说着还拉着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一吻。
                      白霏赶快把手缩回来,在衣服上擦了又擦,“能不能不去呀。”
                      “你说呢?”阿尔文笑着回答,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嘴里露出的两颗獠牙在慢慢变长。
                      “我……我去。”太过分了,居然会这样对她,等她哪天有能力对付这只吸血鬼,一定要好好把他揍一顿。
                      到了咖啡厅,白霏双手拿着杯子,小口小口地抿着手里的咖啡,她悄悄地看了眼阿尔文,他优雅的座在椅子上喝咖啡,帅哥就是帅哥,连喝咖啡都养眼。
                      在看看他身后,一群小女生正在对他议论纷纷,又是一群花痴妹。
                      但阿尔文却毫不在意,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现象,依旧优雅的在喝咖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6 21:45
                        与几个极品美人走在一起就是不自在,他们的存在招来了不少人回首观望,特别是阿尔文,作为他们这群吸血鬼中最美,最优雅的,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引来不少女孩的注目。
                        “去哪玩,格雷亚斯。”索菲娅抓着格雷亚斯的手问道,格雷亚斯道:“随便,你选吧。”
                        “那我们去公园吧,A市的公园可漂亮了。”索菲娅道。
                        接着,索菲娅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公园。
                        白霏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索菲娅会到公园,因为公园里有她最爱的餐馆“湖心川菜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10 23:18
                         “小霏,今天和格雷亚斯他们玩的开不开心。”
                          “我后来也走了,我去跆拳道馆练拳了。”
                          是的,她去跆拳道馆练拳了,发泄一下她这几天匪夷所思的经历,又去看了会儿关于吸血鬼的书,所以才回来这么晚。
                          周琪走过来,拿起白霏床上一摞关于吸血鬼的书籍,“白霏,你最近是不是很喜欢吸血鬼的故事,要不要我借其他关于吸血鬼的书?”
                          白霏惊喜的跳起来,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再也不用去图书馆借了。”
                          “我们都是朋友嘛,别那个客气。”周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25 00:02
                            “阿尔文,别来无恙。”那男人阴笑道。
                            “哈迪斯,是不是来找艾伦侯爵,不好意思他已经被我们杀了。”阿尔文走到哈迪斯面前,与他对视,两人之间火药,好像下一秒就要燃起来。
                            白观一把拉住白霏,把她拉到安全的地方。
                            哈迪斯推开阿尔文,走到白观面前,“果然是东方吸血鬼,不错,可惜只是个半人类。”他掐住白观的脖颈,狠狠地把他往地上摔。
                            “啊,白观!”白霏吓的大叫,抱住白观的头,一股温暖的液体缓缓流到她手上,是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8-07-02 07:10
                            有人吗有人吗楼主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8-07-02 07:11
                              有人就好,再更一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8-07-02 16:18
                                阿尔文手里燃起了一团蓝色的烈焰朝哈迪斯投去,哈迪斯徒手接住那团火焰,硬生生的把它掐灭了,但手上也留下了不少伤痕。
                                  “不错嘛,几年不见还是有长进了。”哈迪斯冷笑道。
                                  白观慢慢恢复了意识,忽然睁开眼睛,站出来,他浑身居然散发着温暖的绿色光芒,一会儿的功夫,身上的伤口竟然都恢复了。
                                  哈迪斯冷笑道:“阿尔文,别以为现在是亲王了,就能替斐尔兰报仇,就你那点法力,还早呢。”说完,便跃窗而出,消失在浓浓的黑夜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7-02 16:19
                                  白霏跑过去捧住白观的脸仔细看看,他刚才的伤口竟然全部愈合了,没有留下一丝疤痕,还是她那位的那个儒雅俊秀的美男哥哥,一点也没少。
                                    “白观,你刚才为什么会发光,而且伤口还全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白霏问道,虽然白观对她很好,在年龄上也比她七岁,但从小到大她总觉得白观有什么秘密瞒着她,在夏天时,他从不会在感觉到热,在冬天时又不会冷,一年四季都只穿一件单薄的外套,而且从来不会和她说一点他自己小时候的事,就连她的父母也从不会说,就算白霏问他们,他们也只是打着哈哈就过了。
                                    “白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能不能告诉我。”她用坚毅的眼光看着白观,希望能得到他的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8-07-03 10:54
                                    白观眼睛里闪过一丝困惑,他走到白霏面前,抚摸着她柔软黑亮的发,眼里尽是惆怅,他道:“哥哥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傻丫头。”
                                      白霏不解,他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白观,你说呀,你一定有事,快告诉我好不好。”
                                      “小霏,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其实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8-07-03 17:05
                                      白观究竟是谁,明天的文会揭晓答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8-07-03 17:07
                                        “其实你是血族吧,我从一进门就看出来了。”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尔文打断,他道出了真相。
                                          白霏瞪大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她脑海里环绕着一个无法让她相信的事实。
                                          白观……居然是吸血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8-07-04 13:02
                                          她拉住白观的手,“不可能,你是我的亲哥,如果说你是吸血鬼,那我不也是……”她不敢相信,这么说她也是吸血鬼了。
                                            白观无比温柔的看着白霏,就算是冰封千年的冰层,在这一刻也都化作了一汪柔情的春水。
                                            “你不是,小霏,其实我……不是你的亲哥。”
                                            白霏吓得差点没昏过去,这句话好似晴天霹雳,从小到大最疼爱她的白观竟然不是她的亲哥哥。
                                            白观,你在开玩笑吗?
                                            “白观,你在开玩笑吗?”白霏问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8-07-04 13:04
                                            白观转过身去,不敢再看白霏接下来的表情。
                                              “我七岁以前原本是在街上乞讨的,后来有一天,在街上遇到了你的父母,他们觉得我可怜,于是就收养了我,帮我取名叫白观,但他们到死都不知道我是……血族的身份。”
                                              白霏拼命的缓解自己的情绪,信息量太大,她有点接收不了了。
                                              她平静的问道:“那你的亲生父母呢?”
                                              “他们被杀害了。”白观道。
                                              阿尔文走过来与白观对视,他收起平时间那优雅,魅惑众生的微笑,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传说中最神秘的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8-07-04 16:23
                                              “百里家族是唯一一个在地球的东方诞生的吸血鬼种族,是因为中世纪在欧洲的吸血鬼被著名的血猎家族贝尔蒙特家族追杀,逃到了亚洲,感染了一群东方人,使他们变成了吸血鬼,才有了今天的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阿尔文很认真的说,他讲的每个字都在白霏的心里留下痕迹。
                                                白观低下头,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好像一只欲飞的彩蝶,十分优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8-07-05 09:50
                                                他说的……都是对的。”白观默默低语道,“但我并不是纯血统的吸血鬼,我的母亲是人类,而我的父亲才是血族,因为在二十多年前百里家族不知道是被什么人追杀,遭到了灭门的危机所以他们都死了,我也因为这样才流落街头被善良的白氏夫妇收养,才有了今天的白观,我怕告诉你我的身份你们会离我而去,所以才一直隐藏起来,直到今天。”
                                                  白霏慢慢地平缓了情绪,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她怎么都没想到白观是吸血鬼,这简直像在做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8-07-05 16:12
                                                  阿尔文道:“我是密党Toreador族的亲王阿尔文,我和我的同伴这次来中国就是来寻找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因为前几个月魔党的首领哈迪斯杀死了我密党的首领弗雷德和我们Toreador族前任亲王斐尔兰,再次发起了密党和魔党的战争,但在这几百年里魔党的人数渐渐比密党的多了,战斗力也强了不少,我们寡不敌众,就想借你们百里家族的宝物百里之剑去破开血之刃的封印杀死哈迪斯。”
                                                    这时她有一连串的问题想问他,白霏问道:“血之刃是什么,非得用它去杀死哈迪斯吗,哈迪斯是不是就是刚才那个紫金色眼睛的男人,还有吸血鬼不是不能接触阳光的吗,你们为什么就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8-07-06 16:42
                                                    “没错,他就是哈迪斯,因为他是魔党首领,还是顶级吸血鬼,一般的手段是杀不了他的,只有用传说中神留下来的血之刃才能杀死他,不管是法力有多强的吸血鬼都会被血之刃杀死,至于你哥能接触阳光因为他是半人类,晒多久都无所谓,而且还能靠吃人类的食物,不吸血都能存活,我们能接触是因为我和希伯莱,爱德华还有格雷亚斯都是血族亲王,属于高级吸血鬼,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但是在阳光下我们的法力会减弱一大半,远远不如在黑夜里施法。”阿尔文回答。
                                                      白霏现在终于明白阿尔文他们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到中国,原来是因为这样,其实……阿尔文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吧!
                                                      这是窗外忽然出现了几个人影悬浮在空中,原来是希伯莱他们。
                                                      白霏心想,这些吸血鬼怎么出场都是这么可怕,若不是知道他们的身份,还以为是外星人呢。
                                                      希伯莱他们从那扇破碎的窗子口进来,缓缓降落到地面,格雷亚斯扫视了一下四周,都是一片狼藉,好像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便问道:“阿尔文,你不是说你要去白霏家还她课本吗,这里怎么这么乱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哈迪斯来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找到了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了。”
                                                      爱德华高兴的说:“真的?太好了,在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8-07-06 18:34
                                                      阿尔文往白观那边的方向看去,“就是他,白观,他是白霏的哥哥,但白霏不是吸血鬼。”
                                                        希伯莱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观,朝他走去,往他身上嗅了嗅,“没错,是吸血鬼的味道,并且还是一个半人类,你能帮助我们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8-07-07 13:47
                                                        白观道:“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我有个条件,就是要照顾好我的妹妹白霏。”
                                                          阿尔文回答:“这个没问题,怎样才能找到百里家族居住的地方?”
                                                          白观笑了笑,从桌子上那起一把刀往自己的手腕处狠狠割了一刀,鲜红的血液像一串断线的红色珠子,散落到地上,如一丛血色的玫瑰绽放,唯美动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8-07-08 02:42
                                                          白霏吓的赶紧用手捂住那道骇人的伤口,“白观,你这是要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白霏吼道。
                                                            白观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直在笑。
                                                            一道绿光闪过,伤口马上恢复了。
                                                            地上的血液像着了魔似的从地上飞起来,白观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小瓶子,那些血液自动飞到那个小瓶子里。
                                                            “只有百里家族的血才能打开百里家族的大门找到他们,而他们的门就在A市郊区的一座山上,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但只要靠近那扇门,这瓶血液就会有反应,等你们找到那扇门以后,就把这瓶血散到门上,门就可以打开了。”白观把瓶子放到阿尔文手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8-07-08 11:56
                                                            阿尔文,你上次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女人不会受艾伦侯爵催眠术的影响的事情呢。”希伯莱问道,而且阿尔文总是对白霏这个人类女孩很上心,要知道,平时阿尔文可是从不关心人类的。
                                                              “呵呵。”阿尔文笑道。
                                                              “因为她是斐尔兰救过的人。”
                                                              “什么!难怪你……”希伯莱大吃一惊,这个女人竟然是斐尔兰救过的人,难怪阿尔文对她这么上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8-07-09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