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951贴子:2,410,407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8-07-06 18:00
    “没错,他就是哈迪斯,因为他是魔党首领,还是顶级吸血鬼,一般的手段是杀不了他的,只有用传说中神留下来的血之刃才能杀死他,不管是法力有多强的吸血鬼都会被血之刃杀死,至于你哥能接触阳光因为他是半人类,晒多久都无所谓,而且还能靠吃人类的食物,不吸血都能存活,我们能接触是因为我和希伯莱,爱德华还有格雷亚斯都是血族亲王,属于高级吸血鬼,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但是在阳光下我们的法力会减弱一大半,远远不如在黑夜里施法。”阿尔文回答。
      白霏现在终于明白阿尔文他们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到中国,原来是因为这样,其实……阿尔文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吧!
      这是窗外忽然出现了几个人影悬浮在空中,原来是希伯莱他们。
      白霏心想,这些吸血鬼怎么出场都是这么可怕,若不是知道他们的身份,还以为是外星人呢。
      希伯莱他们从那扇破碎的窗子口进来,缓缓降落到地面,格雷亚斯扫视了一下四周,都是一片狼藉,好像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便问道:“阿尔文,你不是说你要去白霏家还她课本吗,这里怎么这么乱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哈迪斯来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找到了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了。”
      爱德华高兴的说:“真的?太好了,在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8-07-06 18:34
      阿尔文往白观那边的方向看去,“就是他,白观,他是白霏的哥哥,但白霏不是吸血鬼。”
        希伯莱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观,朝他走去,往他身上嗅了嗅,“没错,是吸血鬼的味道,并且还是一个半人类,你能帮助我们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8-07-07 13:47
        白观道:“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我有个条件,就是要照顾好我的妹妹白霏。”
          阿尔文回答:“这个没问题,怎样才能找到百里家族居住的地方?”
          白观笑了笑,从桌子上那起一把刀往自己的手腕处狠狠割了一刀,鲜红的血液像一串断线的红色珠子,散落到地上,如一丛血色的玫瑰绽放,唯美动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8-07-08 02:42
          尴尬


          回复
          76楼2018-07-08 10:41
            白霏吓的赶紧用手捂住那道骇人的伤口,“白观,你这是要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白霏吼道。
              白观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直在笑。
              一道绿光闪过,伤口马上恢复了。
              地上的血液像着了魔似的从地上飞起来,白观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小瓶子,那些血液自动飞到那个小瓶子里。
              “只有百里家族的血才能打开百里家族的大门找到他们,而他们的门就在A市郊区的一座山上,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但只要靠近那扇门,这瓶血液就会有反应,等你们找到那扇门以后,就把这瓶血散到门上,门就可以打开了。”白观把瓶子放到阿尔文手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8-07-08 11:56
              阿尔文,你上次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女人不会受艾伦侯爵催眠术的影响的事情呢。”希伯莱问道,而且阿尔文总是对白霏这个人类女孩很上心,要知道,平时阿尔文可是从不关心人类的。
                “呵呵。”阿尔文笑道。
                “因为她是斐尔兰救过的人。”
                “什么!难怪你……”希伯莱大吃一惊,这个女人竟然是斐尔兰救过的人,难怪阿尔文对她这么上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8-07-09 10:42
                斐尔兰,Toreador族的前任亲王,是把阿尔文变成吸血鬼的人,也是阿尔文最敬爱的人,最后因为在上一次血族战争中被魔党杀死了,才轮到阿尔文成为新一任Toreador族亲王。
                  “斐尔兰是谁?是不是和你一样拥有蓝紫色眼睛的男人?”白霏问道。
                  “不错,他是和我一样眸色都是蓝紫色,他是Toreador族的前任亲王,也是我最敬爱的……老师,他给予了我永恒的生命,在死之前还把亲王的位置留给我,我要感谢他的事太多太多了,可惜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他就已经被哈迪斯杀死了,如今我只有替他报仇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来感谢他对我的养育之恩。”阿尔文眼里露出一丝憎恨,他眼中的颜色越来越深,就像暴风雨之前的海面,似乎下一秒就要掀起一翻狂风骤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8-07-10 16:42
                  阿尔文看了看白霏脖子上挂着的银色十字架项链,眼里又是一翻难以名状的神色,是失落,是难过,还是……想念都不知道,“这是斐尔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色十字架项链,这条项链是用银做的,因为斐尔兰已经配带了几百年,所以它也具有了一点魔力,可以掩盖你人类的气味,不让其他血族发现你,以保你的性命,但十年后它就会失效,至于你上次不受艾伦侯爵催眠术的影响,可能是因为那些斐尔兰在上面残留下来的魔力在这十年里被你的身体吸收了,所以你也有一点点微弱的魔力了,可以不受艾伦侯爵催眠术的影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8-07-11 11:12
                    “其实很多年前斐尔兰当时救你的时候我也在旁边,所以说我们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见过面了,那个时候我们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寻找百里家族的下落,哪知遇到了魔党的人,所以暴露了身份,不得已才终止了行动。”
                      原来是斐尔兰救了她,那个双美丽的眼睛是斐尔兰的,她再次看向阿尔文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美丽清透,蕴藏了天空和海洋的颜色。
                      “那么,为什么斐尔兰要救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8-07-12 13:15
                        “因为斐尔兰还在是人类的时候,有过一个九岁女儿,后来得了当时最流行的黑死病,就是鼠疫,最后痛苦的死在他怀里,后来他变成吸血鬼之后就对这些小女孩特别爱惜,所以他才会救你,因为是你,让他想起了他那个死去的女儿。”
                        白霏入神的看着胸前那条十字架项链,脑海里又浮现出十年前那双漂亮的蓝紫色眼睛,泪水似乎已经在眼里打滚了,温暖的爱在一点一点占领她柔软的内心。
                        斐尔兰,谢谢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8-07-12 20:31
                        皓月当空,圣洁的光辉洒落在大地的每个角落,好像铺了一成银白的霜,冷冷的罩在心头。
                          在阿尔文他们回去后,白霏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呆呆地望着窗外那一轮明亮的银月,心头痒痒的。
                          她心底总有些不安,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一切都不会那么简单,这只是个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7-13 18:03
                          第二天清晨,阳光依旧明媚,空气依旧清新,一切都没有变。
                            白霏懒懒地睁开眼睛,伸着懒腰,慢吞吞的走到洗手间洗漱。
                            洗漱完毕后,她想着平日里白观都会给她准备的丰盛早餐,口水就有点止不住了。
                            可是,她今天并没有看到早餐,也没有见到白观,她忽然有种不详的感觉,她慌慌张张的拿起手机,立马打电话给白观。
                            “嘟嘟嘟,您拨打的号码无应答,请稍候再拨……”
                            白霏心里越想越急,她飞快的跑到白氏武馆,发现里面还是没有白观的踪影。
                            这时,一位老师向她走来,问道:“你就是白馆长的妹妹白霏吧!”
                            “是的,请问你有没有看见白观?”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这几天白馆长没有到,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句话像往她身上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他有几天没到?”白霏着急的抓住那位老师的手。
                            “大……大概五天吧,白馆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什么,白观去旅游了,呵呵。”她只能撒谎,这件事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当她回到家时,发现阿尔文他们一行人居然在她家。
                            “阿尔文,你们怎么在这里?”白霏吃惊的看着他。
                            阿尔文莞尔一笑说道:“先不说这个,我知道你现在很急,;你哥哥白观是不是失踪了?”
                            “对对对,你知道他在哪吗?快告诉我。”
                            他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好像一场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如果我没猜错,他一定是被魔党的人抓走到。”
                            被魔党抓走,这几个字像晴天霹雳般落在白霏耳朵里。
                            “现在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救他?”
                            格雷亚斯走到她身后,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待。”
                            “嗯,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8-07-14 13:20
                            幻想中的美男吸血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8-07-14 13:28
                              夕阳西下,一抹如血般浓艳的色彩,尽染天空,一点一点吞噬那寂寥的天空。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就要到晚上了。
                                阿尔文倒是很自然的斜靠在沙发上看书,银白色的长发被夕阳覆上一层浅浅的金色,深深浅浅的勾勒出他如刀刻般立体俊美的脸颊,
                                纤长卷翘的银白色睫毛也被覆上金色的阳光,就像两只欲飞的银白色蝴蝶,展现出那蛊惑人心的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7-15 17:26
                                  格雷亚斯热爱运动,性格开朗他在家里待不住,于是就抱着篮球跑到楼下玩了。
                                  而爱德华从开始就一直在打游戏,从没见他停下过,夕阳轻轻的洒在他身上,如火焰般耀眼微卷的红色短发,变的愈加绚丽,不得不说爱德华也是一位美少年。
                                  这四位吸血鬼先生都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真是帅的逆天了,只可惜他们都是嗜血的恶魔。
                                  “希伯莱,你有没有吃的,我怎么突然有点饿了。”爱德华说道。
                                  白霏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些老妖怪们饿了,这是最可怕的信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7-16 09:13
                                  希伯莱白了爱德华一眼,说道:“你从昨天到现在就只喝了一杯鲜血,其他时间都在打游戏,要是你把这些时间花在学习魔法上,早就可以继承你父亲长老一职了。”
                                    爱德华不好意思的笑笑,“哈哈,知道了。”
                                    “算了,算了,我去捕猎了,你也和我去,给我好好学习一下。”说完,便托着爱德华往窗户跳出去。
                                    白霏大惊失色,大喊道:“希伯莱,爱德华,这是三楼!”当她正要冲到窗户旁时,阿尔文伸手拦住了她,笑道:“放心吧,没事,我们血族怎么可能摔死呢?”
                                    “可是他说要去捕猎,是不是会杀死很多人,这太残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8-07-17 20:01
                                    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了解希伯莱,他有分寸,他杀的都是些犯罪分子,吸毒的坏人,绝对不会伤害好人,我们的食物都是他去找。”
                                      “那么你解释一下他为什么第一次看见我会想吸我的血。”
                                      “因为当时你发现了他的身份,如果不杀死你,那么我们的身份就会暴露,产生不好的影响。”阿尔文撩了撩他银白色的发,一种极致诱惑的美扑面而来。
                                      夜幕降临,天边升起一轮洁白的银月。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刚打开门,在门外的竟然是白观。
                                      他吃力的露出微笑,全身上下都是血,嘀嗒嘀嗒的流在地上,留下一道骇人的血迹,身上的伤痕像是被人用辫子抽打出来的,外面的皮肤都被打的翻卷起来,露出血肉和森森白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8-07-18 13:44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8-07-18 21:48
                                          “白观,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弄的?”白霏立马冲过去,扶他到沙发上躺着。
                                          白观张口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欲言又止,白霏急的快要哭了,眼泪都在眼眶边打滚了,阿尔文拍拍她的肩道:“先给他休息一下。”说着,他端来水和毛巾,用湿毛巾给白观洗伤口,格雷亚斯也找来不少外用药,帮白观擦药。
                                          阿尔文忽然感觉自己的手像被火烧一般灼热,他望向自己那双沉在水里的手,正在一点一点的变黑,他赶快离开水,把手放到鼻尖嗅了嗅,大惊失色,再看一下那块毛巾,已经有一部分变成黑色了。
                                          他连忙抓住格雷亚斯的手说道:“别擦了,白观的伤口上有炼化过的毒,能炼出这种毒的就只有魔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8-07-19 10:19
                                            白霏失神的坐在地上,心头像滴血一样的疼。
                                            魔党,又是魔党,三番五次的来骚扰白观。
                                            白观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个费力的微笑,嘴角的血也顺着流下来,留下一道弯曲的血痕。
                                            白霏马上冲过去,握住他的手一声有又一声的喊着哥哥。
                                            白观举起那只伤痕累累的手,颤抖的抚摸着白霏的脸颊,白霏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吧嗒吧嗒地滚落在他手上,她握住那只温暖的手,是这么的熟悉,这么的亲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8-07-19 16:13
                                            明天白观差不多可以杀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8-07-19 16:13
                                              小霏,我已经……快死了,你们别做一些无用功了,我的伤口上魔党下了剧毒。”白观终于说话了,可这一字一句却令人无比痛心,那颤抖的音节,吃力的笑容,是她这辈子都难忘的画面,就像是一场灾难后的废墟,没有一点希望,只有无边无际的悲伤。
                                                白霏哭喊着叫道:“不会的,白观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还答应过我要去看日出,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旅游,你难道不记得了吗?我们还有好多事没做,在我心里你不是什么吸血鬼,你只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不要你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8-07-20 14:01
                                                求更qu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8-07-20 15:13
                                                  小霏,我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要学会坚强,学会……独立生活,这个世界才会包容你。”白观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咳咳,你的父母不是因为车祸去世的,而是被魔党杀死的……他们杀……死你父母以后,制造了车祸的……假象来蒙蔽你的……眼睛。”
                                                    “什么!”白霏大吃一惊,仿佛有一种魔音在她的脑海里回旋,点燃了她从未有过的怒火,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
                                                    又是魔党,他不仅害死了她的父母,现在连她唯一的亲人都要夺走,白霏攥紧拳头,连指甲都要陷进肉里了。
                                                    “嘭!”她一拳打在墙上,墙面落下一层一层的白灰,落在地上,也落在她悲伤的心里。
                                                    她再次看向白观时,他已经死了,睫毛微卷,脸色苍白,像一位正在沉睡的冰雕美人,可惜他再也醒不来了。
                                                    白霏失魂的走到他身边,握住那只冰冷的手,但他再也感受不到温暖了。
                                                    她忽然感到眼里热气升腾,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滴落在白观的手上,她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头紧紧埋在白观胸前,期盼他再一次伸出双手拥抱她。
                                                    你是非人类又如何,你是嗜血的恶魔又如何,在我这里,你只是我最亲爱的哥哥,请不要离开我……
                                                    她心里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直到有一双冰冷的手将她揽入怀抱,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缭绕在鼻尖,安抚她悲伤的灵魂,她渐渐冷静下来,贪婪的嗅着那迷人的玫瑰花香。
                                                    夜色撩人,在这茫茫黑夜中又有多少灵魂在哭泣。
                                                    白观,永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8-07-20 18:02
                                                    白观已杀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8-07-20 18:03
                                                      为白观心疼一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8-07-20 18:10
                                                        还有咩


                                                        收起回复
                                                        100楼2018-07-21 15:50
                                                          楼主明天要去旅行,这几天就暂时停更了,等回来再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8-07-21 22:32
                                                            祝我一路顺风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8-07-21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