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954贴子:2,410,326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8-07-25 09:30
    这次旅行时间有点长,对不起大家了,有时间我尽量更文,等我回来分享旅行照片给大家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8-07-26 07:30
      过了很长时间,那股凛冽玫瑰花香慢慢把她包围,就像清晨那一抹朝阳,抚慰她受伤的心灵,心情也平缓了不少。
        她忽然一惊,这才发现她靠在阿尔文的怀里,她立马像触电一样离开那个冰冷却又舒适的怀抱。
        “刚才对不起了,是我太激动了,把你衣服都弄脏了。”她看见,阿尔文的白色丝质衬衫肩膀那一块有一滩不小的水印,也不知道沾了她多少眼泪鼻涕,把人家衣服弄脏了,况且那件衬衫应该价格不菲吧,她的心里很不好意思。
        但不知为什么,她依旧很眷恋那股幽远的玫瑰花香,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宁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8-07-28 17:46
        她那起一张纸巾准备去擦阿尔文衬衫上那团她的眼泪鼻涕,阿尔文摇摇头,“没关系。”他用手在他肩头轻轻一擦,一道蓝光闪过,衣服又变干净了,就像崭新的一样。
          居然忘了,他会魔法,这点小事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那么白霏,我们就不打扰了,你今天也累了,要早点睡,我们先走了。”在一旁的格雷亚斯开口道,他拉着阿尔文正准备出门,忽然听到白霏的声音:“等等,格雷亚斯,那么白观的尸体是不是也会像上次那个艾伦侯爵一样灰飞烟灭。”她哽咽着说到,声音早就不如往日那样清脆,还带着一丝沙哑。
          格雷亚斯愣了愣,还是微笑着点点头,“只要是吸血鬼死后三天之内都会化成灰烬,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也许明天早上,或者后天,也可能是下一秒都会灰飞烟灭。”他很认真的说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8-07-30 13:19
          楼主 加油’


          收起回复
          107楼2018-07-31 09:27
            楼主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8-08-06 19:19
              这次旅游图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8-08-06 19:21
                白霏低下头,攥紧拳头,她哽咽着说道:“我要和你们一起走,一起去杀死哈迪斯,为白观报仇。”她再也无法忍了,她忍的东西太多了,身边最爱她的人,她最爱的人,一个个抛弃她,只留她一人在人间游荡,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没有一点办法挽留。
                  格雷亚斯愣了愣,“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们这又不是去玩。”
                  “我要和你们一起走!”白霏坚定的说道,她的眼睛里充满信心,能燃烧一切。
                  “这恐怕不行,太危险了。”格雷亚斯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只好看向阿尔文,阿尔文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也不是不行,等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明天再给你答复,你看怎么样?”阿尔文说道。
                  “好,明天什么时候都可以,我随时恭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8-08-06 19:27
                  走到楼下,格雷亚斯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尔文,你为什么答应白霏要和我们一起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很危险,就算她想为她哥哥报仇,可她是人类,哪有能耐去和我们一起寻找血之刃呀!”
                    阿尔文轻笑,垂下眼眸,那细密卷翘的银色睫毛像鸟的羽翅,在夜风里很有规律的翕动,划出一条优美的弧度,“因为那时候,我接到斐尔兰的死讯时,也有她那样的感受,所以我能理解她想报仇的心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和……她是同类人……”他又想起那一天,那一刻,他听到斐尔兰死讯时那种无法控制的心情,也许和刚才白霏一样痛苦。
                    格雷亚斯微微一愣,他知道,他又不小心触碰到阿尔文那一根最敏感的神经了,他轻轻拍了拍阿尔文的肩膀,“原来如此,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能抓住的只有替斐尔兰亲王报仇,才能使他的灵魂得到安宁。”
                    阿尔文笑着拍掉他的手,“如果说我是因为要替斐尔兰报仇才去寻找血之刃,那格雷亚斯你呢?不会真是为了完成组织里派出的任务才动身的吧?”
                    “我呀,”他想了一会儿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永恒的生命太无聊,想找点乐子吧,也可能还真是因为组织的安排吧,作为最擅长魔法的Tremere族亲王的我,自然会参与这次任务。”他超有自信的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
                    阿尔文笑了笑,说道:“但我好像记得在上一次魔法大赛时,我得了冠军,某人输给了我。”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格雷亚斯。
                    格雷亚斯尴尬的笑了笑,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快走了快走了,已经这么晚了,希伯莱和爱德华应该到家了。”
                    阿尔文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8-08-09 12:03
                    A市南片区是这里的富人区,在这里住着的钱和权的人,在一栋豪华欧式装修的别墅里,而这栋别墅的属于密党Toreador族的亲王阿尔文所有,而其他三位密党的亲王殿下也暂住在这里,华丽的餐桌前,四位帅绝人寰的血族亲王正在享受着他们的猎物。
                      他们的食物很简单,就是一杯血液。
                      爱德华从冰箱里拿出两个水晶杯,里面装满鲜红的血液,递给了阿尔文和格雷亚斯,“阿尔文,这是你最爱喝的AB型血,”他又看向格雷亚斯,“格雷亚斯,这是你最爱喝的B型血,这些可都是我和希伯莱今天捕到的猎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8-08-11 11:15
                      在一旁站着的希伯莱白了他一眼,说道:“他就没帮忙,只是在一旁站着看我狩猎。”
                        阿尔文笑了笑,说道:“爱德华殿下,你今天又偷懒了哦。”
                        他早就猜到爱德华会这样,爱德华作为他们当中唯一一位父母都是血族成员的纯血统亲王,他的父亲是Brujah族的长老,母亲是Brujah的女伯爵,拥有高贵的出身,俊秀的外貌,却是众亲王里最没有能力的一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整天不学无术,沉迷于游戏厅和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就连最基本的捕猎他也没学会。
                        “对了,希伯莱,我要和你说件事,”阿尔文道,他将杯中的鲜血一饮而尽,“白观死了,所以白霏想和我一起走,去寻找血之刃,你觉得如何?”
                        希伯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惊讶,只是淡淡的说:“我知道这件事,格雷亚斯用魔法告诉过我了,我无所谓,对我来说带着她也就是多了一份饼干而已,半路上找不到食物充饥一下也行,随便你。”
                        “呵呵,那我明天问问她,主要还是看她的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8-08-12 22:30
                        你说什么,白霏也要和我们去?”在一旁的爱德华也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阿尔文点点头,转移了话题,对希伯莱说道:“其实爱德华也是有很多优点,就像上次在公园你和格雷亚斯没在时,最后是他挖出了艾伦侯爵的心脏,他很勇敢,是一位值得信赖的队友。”爱德华微微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奖他,心里某个部分正在轻轻荡漾。
                          希伯莱白了他一眼,大跨步的走向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我先睡了。”
                          爱德华神情又黯淡下来,无论他怎么做,希伯莱和他的父母就是不看好他,这令他很苦恼。
                          格雷亚斯走过来,扯了扯他的脸蛋,“你别在意,希伯莱就是这个样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其实他内心不是这样,来笑一个,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赢得密党的信任,继承你父母亲的长老之位,加油。”说着,他把爱德华的脸扯成一个笑脸的形状。
                          阿尔文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两位帅哥的互动,只觉得好笑,不过这也难怪,爱德华是所有密党亲王里年龄最小的,格雷亚斯是他第一位伙伴,从他一出生就认识了比他大几百岁的格雷亚斯,两人整天形影不离,关系很要好。
                          友情对于血族来说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而爱德华在出生不久就获得了那份奢侈的东西,这也算是他的幸福。
                          第二天中午,阿尔文来到白霏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8-08-13 11:22
                          刚一进门就看到白霏,只见她光滑的脸蛋上还挂着昨天的泪痕,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头发乱七八糟的,像一蓬鸟窝,一定是昨晚一夜没睡。
                            她见到阿尔文露出难掩的惊喜,眼神一振,急切地问道:“他们同意我和你们一起走吗?”
                            “同意。”阿尔文点点头,露出从未见过的严肃神情,“但你一定要自己先想好,和我们走可不是去玩,你要遇到的大多都不是人类,你要经历的也大多不是正常人类忍受得住的事,甚至还有可能死在路途上,所以……”还没等阿尔文说完,白霏立马打断他,“可以,不用说了,我都想好了,只要能杀死哈迪斯,我什么事都愿意做,什么挑战都愿意接受。”
                            阿尔文一愣,随后莞尔一笑,“那好,三天后的晚上十二点钟到A市的公园里来找我们,到时候我们准时出发。”
                            阿尔文刚转身,准备走出门外,忽然感觉到有东西拽住自己的衣服。
                            转头一看,原来是白霏,她纤细的小手正在死死地拽住自己的衣角,头埋地低低地,还在不停的流泪。
                            “那个,阿……阿尔文。”她结结巴巴的说道,“现在能不能陪我去……学校办……办休学手续,然后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8-08-14 15:54
                            好,你去哪我都陪你。”
                              白霏忽然抬头,这是白观死后她听过最暖心的话了,“好,你去哪我都陪你。”如同一束暖阳穿过黑暗洒在她悲伤的心田,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涌上心头,最终也只化作两个字:“谢谢。”
                              办完休学手续后,已是太阳高照的正午,夏日的的烈焰晒得白霏走不动路了。
                              她看着身边的阿尔文好像一点也不累的样子,就连一滴汗也没有流下,她轻轻地走到他身边,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好凉快,好舒服啊。
                              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点,“白霏同学,是不是我太帅了,把你迷惑了。”白霏猛然抬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靠进他的怀里了。
                              “啊!”白霏马上像触电一般跳起来,“以为自己长的帅了不起啊,你就算长的再帅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哈哈哈,对了,我已经叫格雷亚斯他们去帮你收拾行李了,我们三天后就出发,现在我们先回你家去看看他们收拾的怎么样了。”
                              “嗯,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8-08-15 09:59
                                等白霏他们刚打开,格雷亚斯已经预料到他们的到来,在餐桌上准备好了可爱的西式点心和新鲜的血液。
                                白霏拿起一块点心就往嘴里塞,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都没有吃一点东西,肚子早就饿坏了。
                                她嚼了几下,觉得这点心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好像这味道不像是点心,“格雷亚斯,这点心是哪里买的?”
                                格雷亚斯撩拨了一下他金色的秀发,神气的说道:“这哪是买的,买的会有这么好吃吗?这是我和爱德华一起做的西式点心,还加了O型血在里面。”
                                她立马石化了,下一秒“噗!”一大团不明物体从她嘴里喷出来,还咳了好几下。
                                她生气的大吼道:“格雷亚斯!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我差点被你害死了。”
                                格雷亚斯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刚才忘了,你是人类。”
                                白霏:“……”
                                阿尔文在一旁不友好的偷笑起来,这个人类女人真笨,但不得不说还……挺有趣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8-08-16 00:20
                                自从误食了格雷亚斯的人血点心后,白霏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已经饿得头昏眼花了。
                                  到了傍晚,白霏拉住阿尔文的衣角说道:“那什么,阿尔文,你那个有没有吃的?”
                                  阿尔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呃,你说新鲜的血液倒是有。”
                                  白霏:“不是啦,我说的是人类的食物!”
                                  阿尔文:“你自己不会做饭吗?”
                                  “不会。”平常在家都是白观做饭,她从来没有下过厨房。
                                  “哎,”阿尔文敲了一下她的头,“还真是笨。”
                                  白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8-08-16 20:12
                                  这时,阿尔文走到沙发旁,穿起他的长款黑色风衣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太好了!谢谢你。”白霏激动地说,又问道:“爱德华他们去不去?”
                                    “你觉得他们会去?”阿尔文指指那个方向。
                                    三只吸血鬼正在守着三台电脑在打cs,玩得正开心。
                                    “呃,好吧。”
                                    夜晚的A城依然很美,灯火辉煌,照亮了盛夏的夜空。
                                    很快阿尔文带她来到A市的美食街,各种各样的特色小吃铺满一条街,街道上人来人往,食物的香味,老板的叫卖声,杂七杂八的混杂在一起。
                                    “哇,阿尔文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阿尔文撩了撩他的银发,“呵呵,是格雷亚斯那个吃货告诉我的。”随后,阿尔文从口袋里拿出一叠厚厚的钱币放在他手上。
                                    白霏连忙推开,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给我一两百就够了,没有必要拿这么多。”她看了看四周的路人,都被阿尔文这个举动吓住了,用“这位帅哥好有钱”的眼神看着阿尔文。
                                    “拿着吧,吸血鬼从来都不用为钱发愁。”
                                    白霏脑海里忽然脑补出阿尔文在空中撒钱的情景……
                                    呃,貌似当吸血鬼还是有好处,最起码不用为金钱而发愁。
                                    “我在对面的书屋等你,吃完我们就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8-08-17 09:23
                                    三只吸血鬼正在守着三台电脑在打cs,玩得正开心太接地气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8-08-18 16:42
                                      “哦。”
                                        这么多钱不好拿吧,她没有那么大的口袋,只好把外套脱下来,用外套包裹住钱。
                                        羊肉串的香味,烧麦的香味,炒饭的香味……引得她垂涎欲滴。
                                        不一会的功夫,一位手里抱着一堆美食的少女从美食街出来嘴里还叼着一串羊肉,美滋滋的去找阿尔文了。
                                        到了书屋,这里的环境果然清幽雅致,不同于美食街的喧闹。
                                        她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阿尔文。
                                        他一手拿着装满红酒的高脚杯,一着拿着一本书,姿态十分优雅。
                                        “阿尔文,我回来了。”
                                        阿尔文慢慢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满脸油渍的白霏,像一只大花猫,阿尔文噗嗤一声笑了。
                                        白霏纳闷地说:“你在笑什么?”
                                        阿尔文指指她身后那面镜子,白霏定睛一看,里面出现一位满身油渍,一手抱着外套,一手还抱着许多烧烤的姑娘。
                                        哇,这太毁她形象了,平常那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去哪了?
                                        她把手上的东西全部扔给阿尔文拿着,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
                                        不错,看起来好多了,镜子里的少女甜美可爱,肤色白净。
                                        阿尔文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静静地看着白霏在镜子面前臭美道:“白霏,我们该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8-08-18 22:19
                                        嗯,走吧。”她大跨步地向前走,完全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阶梯。
                                          “哎呀!”不出所料她完美的摔倒了,姿势十分不雅,四脚朝地。
                                          阿尔文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笑着说道:“还功夫女王,我看是**女王吧,下个台阶都能绊倒,还没见过你那么笨的女人。”
                                          白霏迅速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会说道:“哼,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摔跤过!再笑信不信我把你拧成麻花!”
                                          “来呀,首先你得有那个本事。”
                                          白霏顿了顿,才想起来,眼前这家伙是只吸血鬼,自己就算练过降龙十八掌也不一定打得过他……
                                          “哦哈哈哈,开玩笑的,回家了回家了,哈哈哈。”
                                          阿尔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8-08-19 11:54
                                          夜空中繁星点点,树影婆娑,月光洒在树叶上,仿佛刷上一层银色。若有若无的风穿过身旁,带来花的香味,让人顿时神清气爽。
                                            带着一位美少年走在路上,时时会有路人回头观望他。
                                            她看看走在自己身旁的阿尔文,柔和的月光恰好勾勒出他完美无瑕的侧脸,银发舞动,蓝紫色的眼睛也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俊挺的鼻梁,优美的唇线,一袭黑色的风衣衬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形,犹如黑夜中走出来的精灵,混杂着邪恶的优雅降临在人间。
                                            她看看周围这熟悉的一切,心头慢慢飘过一缕惆怅。
                                            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里了,这次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也许是永远回不来了……
                                            到了小区门口,她看到一辆崭新的敞篷奔驰停在门口,里面座着的人居然是另外三位吸血鬼少爷!
                                            格雷亚斯友好地向阿尔文他们招手,大喊道:“阿尔文,小霏,快上车吧。”
                                            “啥?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现在是晚上,这群吸血鬼会不会是带她去觅食吧!
                                            阿尔文见她的脸越来越黑,扶额暗暗叹息,这丫头又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这里已经被哈迪斯他们盯上了,我们必须要转移到其他安全的地方。”
                                            “哦哦,原来是这样。”还好还好,不是去和他们狩猎就好。
                                            “那么我们要去哪?”白霏问道。
                                            “先上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阿尔文拉开车门,优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还是她第一次座那么好的车,座垫软软的,怎么座都很舒服。
                                            “座稳了哦,我车速很快的。”格雷亚斯笑着说。
                                            “轰——”车开动了,仿佛离弦的箭一般,感觉几乎要飞起来一样。
                                            才过了几秒钟,就到达目的地了,白霏都快战不稳了,扶着车门,跌跌撞撞地下了车,还好只有几秒,要不然她非把刚才吃的食物吐出来不可,着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死亡飞车啊。
                                            “格雷亚斯,你怎么会开这么快?我都快吐了。”白霏问道。
                                            她看看其他四只吸血鬼,一点都没受刚才死亡飞车的影响,看起来还精神抖擞,是不是吸血鬼开车都是那么快。
                                            “哈哈。”格雷亚斯关上车门,走到她面前,“我在车轮上施了魔法哦。”
                                            “这样啊,这是什么地方?”眼前忽然出现一幢幢豪华的别墅,大小不一的喷泉划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一丛丛美丽的花草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如同一位位文静优雅的少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8-08-19 13:30
                                            “这里是阿尔文在中国A市的别墅。”
                                              果然吸血鬼亲王就是有钱。
                                              他跟着四位亲王走到一栋豪华别墅前,阿尔文从怀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一股淡淡的玫瑰熏香扑鼻而来。
                                              “哇!”白霏不禁惊叹她从来都没见过那么豪华的客厅。
                                              天花板上高悬着华丽巨大的水晶大吊灯散发着温暖的橘色光芒,里面装修是典型的中世纪巴洛克风格带着浓郁的西欧气息,墙壁上贴着一半金色的墙纸与暖色的灯光相互辉映,仿佛置身于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阿尔文走到白霏面前,“赶快休息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休息一天,我们后天晚上正式出发”。
                                              “那么今天晚上我睡哪儿?”
                                              阿尔文看向她身后的白色大理石旋转的楼梯,微微翘起唇角,“今晚啊,你就睡在楼梯上吧,”他指指那段楼梯,“反正你皮糙肉厚的,明晚你就睡花园里的那条鹅卵石小路,怎么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8-08-20 15:39
                                              阿尔文殿下开启了毒舌模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8-08-20 18:03
                                                  白霏听完他的话脸都黑了,楼梯?鹅卵石小路?这货脑子有坑,吸血鬼的思维太出轨了。
                                                  “什么,阿尔文,那你是不是要睡浴缸里呀?”
                                                  “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我给你准备的这些地方啊,都是极好的,什么楼梯啊,鹅卵石小路,你睡在上面随便扭一扭身子,都自带按摩功能,有助于你疏通筋骨,调理身体,便于你继续练功,不辜负你功夫女王的称号,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条毯子来,晚上别着凉了。”阿尔文朝她挑眉笑道。
                                                  白霏怒道:“要是我今天睡什么楼梯,鹅卵石上,我就让你今天就睡在浴缸里!”
                                                  睡这些地方不着凉才怪。
                                                  这是什么思维啊,如果人人都想阿尔文这样想,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用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8-08-20 18:04
                                                  格雷亚斯走过来笑嘻嘻地拍拍阿尔文的肩,“行了行了,阿尔文别逗她了。”
                                                    “阿尔文昨天就为你布置好房间的,我带你上去跟我走吧。”格雷亚斯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跟上。
                                                    白霏冷哼一声,走上去朝阿尔文说了句:“妖怪亲王。”
                                                    坐在一旁正在打游戏机的爱德华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疑惑地说道:“这么说我也是妖怪喽?”
                                                    希伯莱从冰箱里拿出一杯新鲜的血液,轻轻抿了一口说道:“是又怎样,我们早就被上帝抛弃了。”
                                                    阿尔文轻笑,她说的没错,对于人类来说自己就是一只老妖怪。
                                                    “请进。”格雷亚斯打开门。
                                                    橘色的光线照亮整个房间雪白的被褥,粉色的窗帘,背后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里面栽满的一片鲜艳的红玫瑰在夜风中轻轻摇曳,散发着阵阵清香,犹如一个个可爱的花精灵在朝她微笑。
                                                    房间不大,却很精致温馨,床上还有几个新买的毛绒玩具,看不出阿尔文还挺细心的。
                                                    唯一戳眼的是床头上挂着一幅李小龙的海报,与房间的布置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格雷亚斯看出白霏的疑问说道:“阿尔文说你既然在学校是功夫女王,那么你一定是李小龙的粉丝,特意为你买的。”
                                                    白霏:“……”
                                                    午夜,残月高悬,凭着微弱的月光照亮昏暗的夜空,夜风轻拂,吹动整个夜空,带来阵阵凉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8-08-21 09:45
                                                    在一幢别墅里,一位妙龄少女独坐下种满玫瑰花的阳台边,神色淡然。
                                                      夜色如此静谧,周围如此安静,唯有她一人未入眠。
                                                      他手里摩挲着那条银色十字架项链,尽管里面的魔力已经很微弱了,但是它留给她的回忆是无比的绚烂。
                                                      斐尔兰,阿尔文,白观……
                                                      自从那次在小巷子里撞上吸血鬼到白观离他而去,仅仅几天的时间就在冥冥中改变了她的宿命,或许在更久以前,十年前遇上斐尔兰的那天……
                                                      与密党亲王为伍,寻找血之刃,斩杀哈迪斯,这些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她自出生以来即将做过最疯狂的事,也是一条永不回头的路。
                                                      白观,白观……
                                                      她的心里一直念着哥哥的名字,那个温柔俊秀的少年,他的死,父母的死都是他活着动力。
                                                      他握紧手中的项链,喃喃:“白观,我一定替你报仇。”
                                                      “怎么还不睡觉?”一位银发美少年斜靠在门口,眼神迷离,似是刚睡醒。
                                                      白霏无奈地低下头,“我睡不着。”
                                                      她现在心事那么多,怎么可能睡得着。
                                                      “睡不着也得睡,不然要不要我来帮你?”阿尔文笑道。
                                                      “怎么帮?”白霏疑惑。
                                                      “很简单,就像这样。”说罢,只见阿尔文一挥手,她忽然感觉到头很昏,四周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竟然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晚安,功夫女王。”阿尔文邪魅一笑,轻轻为她盖好被子,把门关上。
                                                      伸了个懒腰,回到房间去了。
                                                      次日晚上,天空黑沉沉的,仿佛泼墨一般,偶有的几颗星星镶嵌在天宇,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大地上的一切都笼罩在苍白的月光下,偶有猫头鹰的鸣叫打破夜的寂静。
                                                      A市公园的南山上不知何时冒出五个人影,在一堵长满密密麻麻藤蔓的石墙面前议论纷纷。
                                                      “阿尔文,你确定百里家族的入口在这里,看起来不像嘛。”爱德华问道。
                                                      阿尔文没有回答,他走到石墙前,拨开藤蔓,双手在上面不停摸索,忽然他摸到一个凸起的地方。
                                                      “希伯莱,帮我打个火。”阿尔文转头向希伯莱说道。
                                                      “啪”一声,希伯莱打了个响指,只见他指间升起一团绿色的火焰,好似墓地鬼火,足够点亮漆黑的四周。
                                                      众人终于看清这堵石墙上的浮雕,是一头威风凛凛的龙头,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腾空而起。
                                                      而阿尔文触摸的地方正好是龙的鼻子。
                                                      忽然,阿尔文感觉有东西在震动,一个小瓶子从他怀里自动飞出来,他顺势拧开瓶盖,里面的液体自动飞到那条龙的鼻子上,流下一条鲜红的痕迹。
                                                      奇迹发生了,石墙开始碎裂,掉落一层层灰尘,一束光线从里面射出,继而只听见“轰——”的一声,石墙从中间打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8-08-22 14:46
                                                      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趁着这几天放假,多更点文,还望大家来捧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8-08-22 14:48
                                                        文笔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8-08-22 16:31
                                                          周围忽然豁然开朗,石墙背后竟然是一幅比仙境还美的地方,一棵棵桃花树在夜风中静静摇摆,脚下是柔软青翠的草地,上面铺满粉色的桃花瓣。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走吧。”阿尔文带着众人走进这个世外桃源。
                                                            一路上桃花纷纷,千万片桃花瓣在空中盘旋飞扬,宛如去年冬至的初雪,伴着动人心魄的风华扑面而来。
                                                            忽然一阵血色的雾气带着浓郁血腥味毫无征兆的袭来,白霏感到一阵恶心胃里翻江倒海,这种味道让她非常想吐。
                                                            “不好,”阿尔文厉声道,“这是魔党的气息。”他快步走上前用魔力驱散浓雾,下面的情景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几十位男女惨死在桃花树下,表情十分狰狞,他们好像刚死不久,连血都还在是鲜红色,与刚才那美好宁静的桃花林景色截然不同。
                                                            这些死去的人有个共同点,都有一头靓丽的黑发,也许就是他们要寻找的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的人。
                                                            白霏捂住嘴,立马跑到一旁的桃花树下干呕起来,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忽然一阵低低地哭声传来,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她忍着恶心,寻着那哭声走去,绕着崎岖的走廊,终于在一间破旧不起眼的小阁楼里找到哭声的主人。
                                                            只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女孩蜷缩在角落,他身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衣裙上也沾染的不少血渍,乌黑的长发遮住她半边小脸,看不清楚容貌,她双手抱膝,把头埋在两腿间,削瘦的身子随着她的哭声还在不停的抖动。
                                                            “阿尔文快来看,这里还有人。”白霏大喊。
                                                            阿尔文闻言,匆忙赶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8-08-22 18:03
                                                            手残党楼主自己画的阿尔文和白霏,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8-08-22 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