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68贴子:2,410,858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斐尔兰,Toreador族的前任亲王,是把阿尔文变成吸血鬼的人,也是阿尔文最敬爱的人,最后因为在上一次血族战争中被魔党杀死了,才轮到阿尔文成为新一任Toreador族亲王。
  “斐尔兰是谁?是不是和你一样拥有蓝紫色眼睛的男人?”白霏问道。
  “不错,他是和我一样眸色都是蓝紫色,他是Toreador族的前任亲王,也是我最敬爱的……老师,他给予了我永恒的生命,在死之前还把亲王的位置留给我,我要感谢他的事太多太多了,可惜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他就已经被哈迪斯杀死了,如今我只有替他报仇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来感谢他对我的养育之恩。”阿尔文眼里露出一丝憎恨,他眼中的颜色越来越深,就像暴风雨之前的海面,似乎下一秒就要掀起一翻狂风骤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8-07-10 16:42
    阿尔文看了看白霏脖子上挂着的银色十字架项链,眼里又是一翻难以名状的神色,是失落,是难过,还是……想念都不知道,“这是斐尔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色十字架项链,这条项链是用银做的,因为斐尔兰已经配带了几百年,所以它也具有了一点魔力,可以掩盖你人类的气味,不让其他血族发现你,以保你的性命,但十年后它就会失效,至于你上次不受艾伦侯爵催眠术的影响,可能是因为那些斐尔兰在上面残留下来的魔力在这十年里被你的身体吸收了,所以你也有一点点微弱的魔力了,可以不受艾伦侯爵催眠术的影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8-07-11 11:12
      “其实很多年前斐尔兰当时救你的时候我也在旁边,所以说我们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见过面了,那个时候我们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寻找百里家族的下落,哪知遇到了魔党的人,所以暴露了身份,不得已才终止了行动。”
        原来是斐尔兰救了她,那个双美丽的眼睛是斐尔兰的,她再次看向阿尔文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美丽清透,蕴藏了天空和海洋的颜色。
        “那么,为什么斐尔兰要救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8-07-12 13:15
          “因为斐尔兰还在是人类的时候,有过一个九岁女儿,后来得了当时最流行的黑死病,就是鼠疫,最后痛苦的死在他怀里,后来他变成吸血鬼之后就对这些小女孩特别爱惜,所以他才会救你,因为是你,让他想起了他那个死去的女儿。”
          白霏入神的看着胸前那条十字架项链,脑海里又浮现出十年前那双漂亮的蓝紫色眼睛,泪水似乎已经在眼里打滚了,温暖的爱在一点一点占领她柔软的内心。
          斐尔兰,谢谢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8-07-12 20:31
          皓月当空,圣洁的光辉洒落在大地的每个角落,好像铺了一成银白的霜,冷冷的罩在心头。
            在阿尔文他们回去后,白霏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呆呆地望着窗外那一轮明亮的银月,心头痒痒的。
            她心底总有些不安,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一切都不会那么简单,这只是个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7-13 18:03
            第二天清晨,阳光依旧明媚,空气依旧清新,一切都没有变。
              白霏懒懒地睁开眼睛,伸着懒腰,慢吞吞的走到洗手间洗漱。
              洗漱完毕后,她想着平日里白观都会给她准备的丰盛早餐,口水就有点止不住了。
              可是,她今天并没有看到早餐,也没有见到白观,她忽然有种不详的感觉,她慌慌张张的拿起手机,立马打电话给白观。
              “嘟嘟嘟,您拨打的号码无应答,请稍候再拨……”
              白霏心里越想越急,她飞快的跑到白氏武馆,发现里面还是没有白观的踪影。
              这时,一位老师向她走来,问道:“你就是白馆长的妹妹白霏吧!”
              “是的,请问你有没有看见白观?”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这几天白馆长没有到,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句话像往她身上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他有几天没到?”白霏着急的抓住那位老师的手。
              “大……大概五天吧,白馆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什么,白观去旅游了,呵呵。”她只能撒谎,这件事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当她回到家时,发现阿尔文他们一行人居然在她家。
              “阿尔文,你们怎么在这里?”白霏吃惊的看着他。
              阿尔文莞尔一笑说道:“先不说这个,我知道你现在很急,;你哥哥白观是不是失踪了?”
              “对对对,你知道他在哪吗?快告诉我。”
              他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好像一场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如果我没猜错,他一定是被魔党的人抓走到。”
              被魔党抓走,这几个字像晴天霹雳般落在白霏耳朵里。
              “现在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救他?”
              格雷亚斯走到她身后,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待。”
              “嗯,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8-07-14 13:20
              幻想中的美男吸血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8-07-14 13:28
                夕阳西下,一抹如血般浓艳的色彩,尽染天空,一点一点吞噬那寂寥的天空。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就要到晚上了。
                  阿尔文倒是很自然的斜靠在沙发上看书,银白色的长发被夕阳覆上一层浅浅的金色,深深浅浅的勾勒出他如刀刻般立体俊美的脸颊,
                  纤长卷翘的银白色睫毛也被覆上金色的阳光,就像两只欲飞的银白色蝴蝶,展现出那蛊惑人心的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7-15 17:26
                    格雷亚斯热爱运动,性格开朗他在家里待不住,于是就抱着篮球跑到楼下玩了。
                    而爱德华从开始就一直在打游戏,从没见他停下过,夕阳轻轻的洒在他身上,如火焰般耀眼微卷的红色短发,变的愈加绚丽,不得不说爱德华也是一位美少年。
                    这四位吸血鬼先生都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真是帅的逆天了,只可惜他们都是嗜血的恶魔。
                    “希伯莱,你有没有吃的,我怎么突然有点饿了。”爱德华说道。
                    白霏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些老妖怪们饿了,这是最可怕的信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7-16 09:13
                    希伯莱白了爱德华一眼,说道:“你从昨天到现在就只喝了一杯鲜血,其他时间都在打游戏,要是你把这些时间花在学习魔法上,早就可以继承你父亲长老一职了。”
                      爱德华不好意思的笑笑,“哈哈,知道了。”
                      “算了,算了,我去捕猎了,你也和我去,给我好好学习一下。”说完,便托着爱德华往窗户跳出去。
                      白霏大惊失色,大喊道:“希伯莱,爱德华,这是三楼!”当她正要冲到窗户旁时,阿尔文伸手拦住了她,笑道:“放心吧,没事,我们血族怎么可能摔死呢?”
                      “可是他说要去捕猎,是不是会杀死很多人,这太残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8-07-17 20:01
                      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了解希伯莱,他有分寸,他杀的都是些犯罪分子,吸毒的坏人,绝对不会伤害好人,我们的食物都是他去找。”
                        “那么你解释一下他为什么第一次看见我会想吸我的血。”
                        “因为当时你发现了他的身份,如果不杀死你,那么我们的身份就会暴露,产生不好的影响。”阿尔文撩了撩他银白色的发,一种极致诱惑的美扑面而来。
                        夜幕降临,天边升起一轮洁白的银月。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刚打开门,在门外的竟然是白观。
                        他吃力的露出微笑,全身上下都是血,嘀嗒嘀嗒的流在地上,留下一道骇人的血迹,身上的伤痕像是被人用辫子抽打出来的,外面的皮肤都被打的翻卷起来,露出血肉和森森白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8-07-18 13:44
                          “白观,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弄的?”白霏立马冲过去,扶他到沙发上躺着。
                          白观张口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欲言又止,白霏急的快要哭了,眼泪都在眼眶边打滚了,阿尔文拍拍她的肩道:“先给他休息一下。”说着,他端来水和毛巾,用湿毛巾给白观洗伤口,格雷亚斯也找来不少外用药,帮白观擦药。
                          阿尔文忽然感觉自己的手像被火烧一般灼热,他望向自己那双沉在水里的手,正在一点一点的变黑,他赶快离开水,把手放到鼻尖嗅了嗅,大惊失色,再看一下那块毛巾,已经有一部分变成黑色了。
                          他连忙抓住格雷亚斯的手说道:“别擦了,白观的伤口上有炼化过的毒,能炼出这种毒的就只有魔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8-07-19 10:19
                            白霏失神的坐在地上,心头像滴血一样的疼。
                            魔党,又是魔党,三番五次的来骚扰白观。
                            白观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个费力的微笑,嘴角的血也顺着流下来,留下一道弯曲的血痕。
                            白霏马上冲过去,握住他的手一声有又一声的喊着哥哥。
                            白观举起那只伤痕累累的手,颤抖的抚摸着白霏的脸颊,白霏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吧嗒吧嗒地滚落在他手上,她握住那只温暖的手,是这么的熟悉,这么的亲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8-07-19 16:13
                            明天白观差不多可以杀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8-07-19 16:13
                              小霏,我已经……快死了,你们别做一些无用功了,我的伤口上魔党下了剧毒。”白观终于说话了,可这一字一句却令人无比痛心,那颤抖的音节,吃力的笑容,是她这辈子都难忘的画面,就像是一场灾难后的废墟,没有一点希望,只有无边无际的悲伤。
                                白霏哭喊着叫道:“不会的,白观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还答应过我要去看日出,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旅游,你难道不记得了吗?我们还有好多事没做,在我心里你不是什么吸血鬼,你只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不要你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8-07-20 14:01
                                小霏,我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要学会坚强,学会……独立生活,这个世界才会包容你。”白观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咳咳,你的父母不是因为车祸去世的,而是被魔党杀死的……他们杀……死你父母以后,制造了车祸的……假象来蒙蔽你的……眼睛。”
                                  “什么!”白霏大吃一惊,仿佛有一种魔音在她的脑海里回旋,点燃了她从未有过的怒火,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
                                  又是魔党,他不仅害死了她的父母,现在连她唯一的亲人都要夺走,白霏攥紧拳头,连指甲都要陷进肉里了。
                                  “嘭!”她一拳打在墙上,墙面落下一层一层的白灰,落在地上,也落在她悲伤的心里。
                                  她再次看向白观时,他已经死了,睫毛微卷,脸色苍白,像一位正在沉睡的冰雕美人,可惜他再也醒不来了。
                                  白霏失魂的走到他身边,握住那只冰冷的手,但他再也感受不到温暖了。
                                  她忽然感到眼里热气升腾,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滴落在白观的手上,她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头紧紧埋在白观胸前,期盼他再一次伸出双手拥抱她。
                                  你是非人类又如何,你是嗜血的恶魔又如何,在我这里,你只是我最亲爱的哥哥,请不要离开我……
                                  她心里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直到有一双冰冷的手将她揽入怀抱,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缭绕在鼻尖,安抚她悲伤的灵魂,她渐渐冷静下来,贪婪的嗅着那迷人的玫瑰花香。
                                  夜色撩人,在这茫茫黑夜中又有多少灵魂在哭泣。
                                  白观,永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8-07-20 18:02
                                  白观已杀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8-07-20 18:03
                                    为白观心疼一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8-07-20 18:10
                                      楼主明天要去旅行,这几天就暂时停更了,等回来再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8-07-21 22:32
                                        祝我一路顺风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8-07-21 22:33
                                          这次旅行时间有点长,对不起大家了,有时间我尽量更文,等我回来分享旅行照片给大家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8-07-26 07:30
                                            过了很长时间,那股凛冽玫瑰花香慢慢把她包围,就像清晨那一抹朝阳,抚慰她受伤的心灵,心情也平缓了不少。
                                              她忽然一惊,这才发现她靠在阿尔文的怀里,她立马像触电一样离开那个冰冷却又舒适的怀抱。
                                              “刚才对不起了,是我太激动了,把你衣服都弄脏了。”她看见,阿尔文的白色丝质衬衫肩膀那一块有一滩不小的水印,也不知道沾了她多少眼泪鼻涕,把人家衣服弄脏了,况且那件衬衫应该价格不菲吧,她的心里很不好意思。
                                              但不知为什么,她依旧很眷恋那股幽远的玫瑰花香,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宁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8-07-28 17:46
                                              她那起一张纸巾准备去擦阿尔文衬衫上那团她的眼泪鼻涕,阿尔文摇摇头,“没关系。”他用手在他肩头轻轻一擦,一道蓝光闪过,衣服又变干净了,就像崭新的一样。
                                                居然忘了,他会魔法,这点小事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那么白霏,我们就不打扰了,你今天也累了,要早点睡,我们先走了。”在一旁的格雷亚斯开口道,他拉着阿尔文正准备出门,忽然听到白霏的声音:“等等,格雷亚斯,那么白观的尸体是不是也会像上次那个艾伦侯爵一样灰飞烟灭。”她哽咽着说到,声音早就不如往日那样清脆,还带着一丝沙哑。
                                                格雷亚斯愣了愣,还是微笑着点点头,“只要是吸血鬼死后三天之内都会化成灰烬,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也许明天早上,或者后天,也可能是下一秒都会灰飞烟灭。”他很认真的说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8-07-30 13:19
                                                楼主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8-08-06 19:19
                                                  这次旅游图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8-08-06 19:21
                                                    白霏低下头,攥紧拳头,她哽咽着说道:“我要和你们一起走,一起去杀死哈迪斯,为白观报仇。”她再也无法忍了,她忍的东西太多了,身边最爱她的人,她最爱的人,一个个抛弃她,只留她一人在人间游荡,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没有一点办法挽留。
                                                      格雷亚斯愣了愣,“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们这又不是去玩。”
                                                      “我要和你们一起走!”白霏坚定的说道,她的眼睛里充满信心,能燃烧一切。
                                                      “这恐怕不行,太危险了。”格雷亚斯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只好看向阿尔文,阿尔文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也不是不行,等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明天再给你答复,你看怎么样?”阿尔文说道。
                                                      “好,明天什么时候都可以,我随时恭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8-08-06 19:27
                                                      走到楼下,格雷亚斯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尔文,你为什么答应白霏要和我们一起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很危险,就算她想为她哥哥报仇,可她是人类,哪有能耐去和我们一起寻找血之刃呀!”
                                                        阿尔文轻笑,垂下眼眸,那细密卷翘的银色睫毛像鸟的羽翅,在夜风里很有规律的翕动,划出一条优美的弧度,“因为那时候,我接到斐尔兰的死讯时,也有她那样的感受,所以我能理解她想报仇的心情,从某个角度来看,我和……她是同类人……”他又想起那一天,那一刻,他听到斐尔兰死讯时那种无法控制的心情,也许和刚才白霏一样痛苦。
                                                        格雷亚斯微微一愣,他知道,他又不小心触碰到阿尔文那一根最敏感的神经了,他轻轻拍了拍阿尔文的肩膀,“原来如此,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能抓住的只有替斐尔兰亲王报仇,才能使他的灵魂得到安宁。”
                                                        阿尔文笑着拍掉他的手,“如果说我是因为要替斐尔兰报仇才去寻找血之刃,那格雷亚斯你呢?不会真是为了完成组织里派出的任务才动身的吧?”
                                                        “我呀,”他想了一会儿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永恒的生命太无聊,想找点乐子吧,也可能还真是因为组织的安排吧,作为最擅长魔法的Tremere族亲王的我,自然会参与这次任务。”他超有自信的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
                                                        阿尔文笑了笑,说道:“但我好像记得在上一次魔法大赛时,我得了冠军,某人输给了我。”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格雷亚斯。
                                                        格雷亚斯尴尬的笑了笑,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快走了快走了,已经这么晚了,希伯莱和爱德华应该到家了。”
                                                        阿尔文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8-08-09 12:03
                                                        A市南片区是这里的富人区,在这里住着的钱和权的人,在一栋豪华欧式装修的别墅里,而这栋别墅的属于密党Toreador族的亲王阿尔文所有,而其他三位密党的亲王殿下也暂住在这里,华丽的餐桌前,四位帅绝人寰的血族亲王正在享受着他们的猎物。
                                                          他们的食物很简单,就是一杯血液。
                                                          爱德华从冰箱里拿出两个水晶杯,里面装满鲜红的血液,递给了阿尔文和格雷亚斯,“阿尔文,这是你最爱喝的AB型血,”他又看向格雷亚斯,“格雷亚斯,这是你最爱喝的B型血,这些可都是我和希伯莱今天捕到的猎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8-08-11 11:15
                                                          在一旁站着的希伯莱白了他一眼,说道:“他就没帮忙,只是在一旁站着看我狩猎。”
                                                            阿尔文笑了笑,说道:“爱德华殿下,你今天又偷懒了哦。”
                                                            他早就猜到爱德华会这样,爱德华作为他们当中唯一一位父母都是血族成员的纯血统亲王,他的父亲是Brujah族的长老,母亲是Brujah的女伯爵,拥有高贵的出身,俊秀的外貌,却是众亲王里最没有能力的一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整天不学无术,沉迷于游戏厅和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就连最基本的捕猎他也没学会。
                                                            “对了,希伯莱,我要和你说件事,”阿尔文道,他将杯中的鲜血一饮而尽,“白观死了,所以白霏想和我一起走,去寻找血之刃,你觉得如何?”
                                                            希伯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惊讶,只是淡淡的说:“我知道这件事,格雷亚斯用魔法告诉过我了,我无所谓,对我来说带着她也就是多了一份饼干而已,半路上找不到食物充饥一下也行,随便你。”
                                                            “呵呵,那我明天问问她,主要还是看她的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8-08-12 22:30
                                                            你说什么,白霏也要和我们去?”在一旁的爱德华也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阿尔文点点头,转移了话题,对希伯莱说道:“其实爱德华也是有很多优点,就像上次在公园你和格雷亚斯没在时,最后是他挖出了艾伦侯爵的心脏,他很勇敢,是一位值得信赖的队友。”爱德华微微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奖他,心里某个部分正在轻轻荡漾。
                                                              希伯莱白了他一眼,大跨步的走向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我先睡了。”
                                                              爱德华神情又黯淡下来,无论他怎么做,希伯莱和他的父母就是不看好他,这令他很苦恼。
                                                              格雷亚斯走过来,扯了扯他的脸蛋,“你别在意,希伯莱就是这个样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其实他内心不是这样,来笑一个,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赢得密党的信任,继承你父母亲的长老之位,加油。”说着,他把爱德华的脸扯成一个笑脸的形状。
                                                              阿尔文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两位帅哥的互动,只觉得好笑,不过这也难怪,爱德华是所有密党亲王里年龄最小的,格雷亚斯是他第一位伙伴,从他一出生就认识了比他大几百岁的格雷亚斯,两人整天形影不离,关系很要好。
                                                              友情对于血族来说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而爱德华在出生不久就获得了那份奢侈的东西,这也算是他的幸福。
                                                              第二天中午,阿尔文来到白霏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8-08-13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