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78贴子:2,410,791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刚一进门就看到白霏,只见她光滑的脸蛋上还挂着昨天的泪痕,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头发乱七八糟的,像一蓬鸟窝,一定是昨晚一夜没睡。
  她见到阿尔文露出难掩的惊喜,眼神一振,急切地问道:“他们同意我和你们一起走吗?”
  “同意。”阿尔文点点头,露出从未见过的严肃神情,“但你一定要自己先想好,和我们走可不是去玩,你要遇到的大多都不是人类,你要经历的也大多不是正常人类忍受得住的事,甚至还有可能死在路途上,所以……”还没等阿尔文说完,白霏立马打断他,“可以,不用说了,我都想好了,只要能杀死哈迪斯,我什么事都愿意做,什么挑战都愿意接受。”
  阿尔文一愣,随后莞尔一笑,“那好,三天后的晚上十二点钟到A市的公园里来找我们,到时候我们准时出发。”
  阿尔文刚转身,准备走出门外,忽然感觉到有东西拽住自己的衣服。
  转头一看,原来是白霏,她纤细的小手正在死死地拽住自己的衣角,头埋地低低地,还在不停的流泪。
  “那个,阿……阿尔文。”她结结巴巴的说道,“现在能不能陪我去……学校办……办休学手续,然后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8-08-14 15:54
    好,你去哪我都陪你。”
      白霏忽然抬头,这是白观死后她听过最暖心的话了,“好,你去哪我都陪你。”如同一束暖阳穿过黑暗洒在她悲伤的心田,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涌上心头,最终也只化作两个字:“谢谢。”
      办完休学手续后,已是太阳高照的正午,夏日的的烈焰晒得白霏走不动路了。
      她看着身边的阿尔文好像一点也不累的样子,就连一滴汗也没有流下,她轻轻地走到他身边,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好凉快,好舒服啊。
      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点,“白霏同学,是不是我太帅了,把你迷惑了。”白霏猛然抬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靠进他的怀里了。
      “啊!”白霏马上像触电一般跳起来,“以为自己长的帅了不起啊,你就算长的再帅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哈哈哈,对了,我已经叫格雷亚斯他们去帮你收拾行李了,我们三天后就出发,现在我们先回你家去看看他们收拾的怎么样了。”
      “嗯,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8-08-15 09:59
        等白霏他们刚打开,格雷亚斯已经预料到他们的到来,在餐桌上准备好了可爱的西式点心和新鲜的血液。
        白霏拿起一块点心就往嘴里塞,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都没有吃一点东西,肚子早就饿坏了。
        她嚼了几下,觉得这点心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好像这味道不像是点心,“格雷亚斯,这点心是哪里买的?”
        格雷亚斯撩拨了一下他金色的秀发,神气的说道:“这哪是买的,买的会有这么好吃吗?这是我和爱德华一起做的西式点心,还加了O型血在里面。”
        她立马石化了,下一秒“噗!”一大团不明物体从她嘴里喷出来,还咳了好几下。
        她生气的大吼道:“格雷亚斯!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我差点被你害死了。”
        格雷亚斯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刚才忘了,你是人类。”
        白霏:“……”
        阿尔文在一旁不友好的偷笑起来,这个人类女人真笨,但不得不说还……挺有趣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8-08-16 00:20
        自从误食了格雷亚斯的人血点心后,白霏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已经饿得头昏眼花了。
          到了傍晚,白霏拉住阿尔文的衣角说道:“那什么,阿尔文,你那个有没有吃的?”
          阿尔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呃,你说新鲜的血液倒是有。”
          白霏:“不是啦,我说的是人类的食物!”
          阿尔文:“你自己不会做饭吗?”
          “不会。”平常在家都是白观做饭,她从来没有下过厨房。
          “哎,”阿尔文敲了一下她的头,“还真是笨。”
          白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8-08-16 20:12
          这时,阿尔文走到沙发旁,穿起他的长款黑色风衣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太好了!谢谢你。”白霏激动地说,又问道:“爱德华他们去不去?”
            “你觉得他们会去?”阿尔文指指那个方向。
            三只吸血鬼正在守着三台电脑在打cs,玩得正开心。
            “呃,好吧。”
            夜晚的A城依然很美,灯火辉煌,照亮了盛夏的夜空。
            很快阿尔文带她来到A市的美食街,各种各样的特色小吃铺满一条街,街道上人来人往,食物的香味,老板的叫卖声,杂七杂八的混杂在一起。
            “哇,阿尔文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阿尔文撩了撩他的银发,“呵呵,是格雷亚斯那个吃货告诉我的。”随后,阿尔文从口袋里拿出一叠厚厚的钱币放在他手上。
            白霏连忙推开,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给我一两百就够了,没有必要拿这么多。”她看了看四周的路人,都被阿尔文这个举动吓住了,用“这位帅哥好有钱”的眼神看着阿尔文。
            “拿着吧,吸血鬼从来都不用为钱发愁。”
            白霏脑海里忽然脑补出阿尔文在空中撒钱的情景……
            呃,貌似当吸血鬼还是有好处,最起码不用为金钱而发愁。
            “我在对面的书屋等你,吃完我们就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8-08-17 09:23
            “哦。”
              这么多钱不好拿吧,她没有那么大的口袋,只好把外套脱下来,用外套包裹住钱。
              羊肉串的香味,烧麦的香味,炒饭的香味……引得她垂涎欲滴。
              不一会的功夫,一位手里抱着一堆美食的少女从美食街出来嘴里还叼着一串羊肉,美滋滋的去找阿尔文了。
              到了书屋,这里的环境果然清幽雅致,不同于美食街的喧闹。
              她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阿尔文。
              他一手拿着装满红酒的高脚杯,一着拿着一本书,姿态十分优雅。
              “阿尔文,我回来了。”
              阿尔文慢慢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满脸油渍的白霏,像一只大花猫,阿尔文噗嗤一声笑了。
              白霏纳闷地说:“你在笑什么?”
              阿尔文指指她身后那面镜子,白霏定睛一看,里面出现一位满身油渍,一手抱着外套,一手还抱着许多烧烤的姑娘。
              哇,这太毁她形象了,平常那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去哪了?
              她把手上的东西全部扔给阿尔文拿着,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
              不错,看起来好多了,镜子里的少女甜美可爱,肤色白净。
              阿尔文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静静地看着白霏在镜子面前臭美道:“白霏,我们该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8-08-18 22:19
              嗯,走吧。”她大跨步地向前走,完全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阶梯。
                “哎呀!”不出所料她完美的摔倒了,姿势十分不雅,四脚朝地。
                阿尔文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笑着说道:“还功夫女王,我看是**女王吧,下个台阶都能绊倒,还没见过你那么笨的女人。”
                白霏迅速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会说道:“哼,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摔跤过!再笑信不信我把你拧成麻花!”
                “来呀,首先你得有那个本事。”
                白霏顿了顿,才想起来,眼前这家伙是只吸血鬼,自己就算练过降龙十八掌也不一定打得过他……
                “哦哈哈哈,开玩笑的,回家了回家了,哈哈哈。”
                阿尔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8-08-19 11:54
                夜空中繁星点点,树影婆娑,月光洒在树叶上,仿佛刷上一层银色。若有若无的风穿过身旁,带来花的香味,让人顿时神清气爽。
                  带着一位美少年走在路上,时时会有路人回头观望他。
                  她看看走在自己身旁的阿尔文,柔和的月光恰好勾勒出他完美无瑕的侧脸,银发舞动,蓝紫色的眼睛也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俊挺的鼻梁,优美的唇线,一袭黑色的风衣衬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形,犹如黑夜中走出来的精灵,混杂着邪恶的优雅降临在人间。
                  她看看周围这熟悉的一切,心头慢慢飘过一缕惆怅。
                  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里了,这次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也许是永远回不来了……
                  到了小区门口,她看到一辆崭新的敞篷奔驰停在门口,里面座着的人居然是另外三位吸血鬼少爷!
                  格雷亚斯友好地向阿尔文他们招手,大喊道:“阿尔文,小霏,快上车吧。”
                  “啥?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现在是晚上,这群吸血鬼会不会是带她去觅食吧!
                  阿尔文见她的脸越来越黑,扶额暗暗叹息,这丫头又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这里已经被哈迪斯他们盯上了,我们必须要转移到其他安全的地方。”
                  “哦哦,原来是这样。”还好还好,不是去和他们狩猎就好。
                  “那么我们要去哪?”白霏问道。
                  “先上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阿尔文拉开车门,优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还是她第一次座那么好的车,座垫软软的,怎么座都很舒服。
                  “座稳了哦,我车速很快的。”格雷亚斯笑着说。
                  “轰——”车开动了,仿佛离弦的箭一般,感觉几乎要飞起来一样。
                  才过了几秒钟,就到达目的地了,白霏都快战不稳了,扶着车门,跌跌撞撞地下了车,还好只有几秒,要不然她非把刚才吃的食物吐出来不可,着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死亡飞车啊。
                  “格雷亚斯,你怎么会开这么快?我都快吐了。”白霏问道。
                  她看看其他四只吸血鬼,一点都没受刚才死亡飞车的影响,看起来还精神抖擞,是不是吸血鬼开车都是那么快。
                  “哈哈。”格雷亚斯关上车门,走到她面前,“我在车轮上施了魔法哦。”
                  “这样啊,这是什么地方?”眼前忽然出现一幢幢豪华的别墅,大小不一的喷泉划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一丛丛美丽的花草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如同一位位文静优雅的少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8-08-19 13:30
                  “这里是阿尔文在中国A市的别墅。”
                    果然吸血鬼亲王就是有钱。
                    他跟着四位亲王走到一栋豪华别墅前,阿尔文从怀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一股淡淡的玫瑰熏香扑鼻而来。
                    “哇!”白霏不禁惊叹她从来都没见过那么豪华的客厅。
                    天花板上高悬着华丽巨大的水晶大吊灯散发着温暖的橘色光芒,里面装修是典型的中世纪巴洛克风格带着浓郁的西欧气息,墙壁上贴着一半金色的墙纸与暖色的灯光相互辉映,仿佛置身于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阿尔文走到白霏面前,“赶快休息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休息一天,我们后天晚上正式出发”。
                    “那么今天晚上我睡哪儿?”
                    阿尔文看向她身后的白色大理石旋转的楼梯,微微翘起唇角,“今晚啊,你就睡在楼梯上吧,”他指指那段楼梯,“反正你皮糙肉厚的,明晚你就睡花园里的那条鹅卵石小路,怎么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8-08-20 15:39
                    阿尔文殿下开启了毒舌模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8-08-20 18:03
                        白霏听完他的话脸都黑了,楼梯?鹅卵石小路?这货脑子有坑,吸血鬼的思维太出轨了。
                        “什么,阿尔文,那你是不是要睡浴缸里呀?”
                        “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我给你准备的这些地方啊,都是极好的,什么楼梯啊,鹅卵石小路,你睡在上面随便扭一扭身子,都自带按摩功能,有助于你疏通筋骨,调理身体,便于你继续练功,不辜负你功夫女王的称号,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条毯子来,晚上别着凉了。”阿尔文朝她挑眉笑道。
                        白霏怒道:“要是我今天睡什么楼梯,鹅卵石上,我就让你今天就睡在浴缸里!”
                        睡这些地方不着凉才怪。
                        这是什么思维啊,如果人人都想阿尔文这样想,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用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8-08-20 18:04
                        格雷亚斯走过来笑嘻嘻地拍拍阿尔文的肩,“行了行了,阿尔文别逗她了。”
                          “阿尔文昨天就为你布置好房间的,我带你上去跟我走吧。”格雷亚斯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跟上。
                          白霏冷哼一声,走上去朝阿尔文说了句:“妖怪亲王。”
                          坐在一旁正在打游戏机的爱德华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疑惑地说道:“这么说我也是妖怪喽?”
                          希伯莱从冰箱里拿出一杯新鲜的血液,轻轻抿了一口说道:“是又怎样,我们早就被上帝抛弃了。”
                          阿尔文轻笑,她说的没错,对于人类来说自己就是一只老妖怪。
                          “请进。”格雷亚斯打开门。
                          橘色的光线照亮整个房间雪白的被褥,粉色的窗帘,背后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里面栽满的一片鲜艳的红玫瑰在夜风中轻轻摇曳,散发着阵阵清香,犹如一个个可爱的花精灵在朝她微笑。
                          房间不大,却很精致温馨,床上还有几个新买的毛绒玩具,看不出阿尔文还挺细心的。
                          唯一戳眼的是床头上挂着一幅李小龙的海报,与房间的布置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格雷亚斯看出白霏的疑问说道:“阿尔文说你既然在学校是功夫女王,那么你一定是李小龙的粉丝,特意为你买的。”
                          白霏:“……”
                          午夜,残月高悬,凭着微弱的月光照亮昏暗的夜空,夜风轻拂,吹动整个夜空,带来阵阵凉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8-08-21 09:45
                          在一幢别墅里,一位妙龄少女独坐下种满玫瑰花的阳台边,神色淡然。
                            夜色如此静谧,周围如此安静,唯有她一人未入眠。
                            他手里摩挲着那条银色十字架项链,尽管里面的魔力已经很微弱了,但是它留给她的回忆是无比的绚烂。
                            斐尔兰,阿尔文,白观……
                            自从那次在小巷子里撞上吸血鬼到白观离他而去,仅仅几天的时间就在冥冥中改变了她的宿命,或许在更久以前,十年前遇上斐尔兰的那天……
                            与密党亲王为伍,寻找血之刃,斩杀哈迪斯,这些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她自出生以来即将做过最疯狂的事,也是一条永不回头的路。
                            白观,白观……
                            她的心里一直念着哥哥的名字,那个温柔俊秀的少年,他的死,父母的死都是他活着动力。
                            他握紧手中的项链,喃喃:“白观,我一定替你报仇。”
                            “怎么还不睡觉?”一位银发美少年斜靠在门口,眼神迷离,似是刚睡醒。
                            白霏无奈地低下头,“我睡不着。”
                            她现在心事那么多,怎么可能睡得着。
                            “睡不着也得睡,不然要不要我来帮你?”阿尔文笑道。
                            “怎么帮?”白霏疑惑。
                            “很简单,就像这样。”说罢,只见阿尔文一挥手,她忽然感觉到头很昏,四周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竟然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晚安,功夫女王。”阿尔文邪魅一笑,轻轻为她盖好被子,把门关上。
                            伸了个懒腰,回到房间去了。
                            次日晚上,天空黑沉沉的,仿佛泼墨一般,偶有的几颗星星镶嵌在天宇,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大地上的一切都笼罩在苍白的月光下,偶有猫头鹰的鸣叫打破夜的寂静。
                            A市公园的南山上不知何时冒出五个人影,在一堵长满密密麻麻藤蔓的石墙面前议论纷纷。
                            “阿尔文,你确定百里家族的入口在这里,看起来不像嘛。”爱德华问道。
                            阿尔文没有回答,他走到石墙前,拨开藤蔓,双手在上面不停摸索,忽然他摸到一个凸起的地方。
                            “希伯莱,帮我打个火。”阿尔文转头向希伯莱说道。
                            “啪”一声,希伯莱打了个响指,只见他指间升起一团绿色的火焰,好似墓地鬼火,足够点亮漆黑的四周。
                            众人终于看清这堵石墙上的浮雕,是一头威风凛凛的龙头,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腾空而起。
                            而阿尔文触摸的地方正好是龙的鼻子。
                            忽然,阿尔文感觉有东西在震动,一个小瓶子从他怀里自动飞出来,他顺势拧开瓶盖,里面的液体自动飞到那条龙的鼻子上,流下一条鲜红的痕迹。
                            奇迹发生了,石墙开始碎裂,掉落一层层灰尘,一束光线从里面射出,继而只听见“轰——”的一声,石墙从中间打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8-08-22 14:46
                            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趁着这几天放假,多更点文,还望大家来捧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8-08-22 14:48
                              周围忽然豁然开朗,石墙背后竟然是一幅比仙境还美的地方,一棵棵桃花树在夜风中静静摇摆,脚下是柔软青翠的草地,上面铺满粉色的桃花瓣。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走吧。”阿尔文带着众人走进这个世外桃源。
                                一路上桃花纷纷,千万片桃花瓣在空中盘旋飞扬,宛如去年冬至的初雪,伴着动人心魄的风华扑面而来。
                                忽然一阵血色的雾气带着浓郁血腥味毫无征兆的袭来,白霏感到一阵恶心胃里翻江倒海,这种味道让她非常想吐。
                                “不好,”阿尔文厉声道,“这是魔党的气息。”他快步走上前用魔力驱散浓雾,下面的情景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几十位男女惨死在桃花树下,表情十分狰狞,他们好像刚死不久,连血都还在是鲜红色,与刚才那美好宁静的桃花林景色截然不同。
                                这些死去的人有个共同点,都有一头靓丽的黑发,也许就是他们要寻找的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的人。
                                白霏捂住嘴,立马跑到一旁的桃花树下干呕起来,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忽然一阵低低地哭声传来,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她忍着恶心,寻着那哭声走去,绕着崎岖的走廊,终于在一间破旧不起眼的小阁楼里找到哭声的主人。
                                只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女孩蜷缩在角落,他身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衣裙上也沾染的不少血渍,乌黑的长发遮住她半边小脸,看不清楚容貌,她双手抱膝,把头埋在两腿间,削瘦的身子随着她的哭声还在不停的抖动。
                                “阿尔文快来看,这里还有人。”白霏大喊。
                                阿尔文闻言,匆忙赶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8-08-22 18:03
                                手残党楼主自己画的阿尔文和白霏,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8-08-22 21:49
                                  白霏走上前去,把手轻轻搭在女孩的肩上问道:“小姐,你还好吗?”
                                    女孩战战兢兢地抬起脸,是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容,虽然她的五官含有东方人的特征,但她那双如大海般湛蓝色的双眼,为她增添的不少异域风情,尽管她浑身已经沾满的血渍,也难掩她清纯美丽的气质。
                                    多漂亮的一位小美人呀,那张泪眼朦胧,梨花带雨的小脸,让人心生怜惜。
                                    女孩看到白霏也是东方人的面容弱弱地问道:“你是……谁?”
                                    白霏愣了愣说:“我叫白霏,是个人类,你不用怕我。”一边说着还一边露出一个可亲的微笑。
                                    她微微地点点头,忽然瞥见白霏身后站着四位外国帅哥,瞬间花容失色,哭得更厉害了。
                                    西方人……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女孩显得十分惊恐,纤瘦的身体还在不停地往墙角里缩。
                                    “我们是好人,小姐不用那么紧张。”爱德华走过去想要安慰她。
                                    “不要过来!啊——”一声尖叫,女孩突然昏倒在地,脸色十分苍白。
                                    “小姐,小姐,”白霏把女孩扶起来呼唤道,“她昏倒了。”
                                    “啊?”爱德华诧异,“不会是被我帅晕的吧,原来长得帅也是错。”
                                    “行了,赶快把她带回家,我还有事要问她呢。”阿尔文说道。
                                    白霏费力地把女孩背起,奈何自己也是个体型娇小的东方少女背起来相当费劲,累得她气喘吁吁。
                                    “哎呀,我快背不动她了,你们谁来帮我一下。”她终于向走在前面的四位帅哥寻求帮助。
                                    “我来背她。”一个冰冷磁性的声音响起,竟然是一向不苟言笑的希伯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8-08-23 15:50
                                    他接过女孩,很轻松的将她背起,“走吧。”
                                      他这举动,就连阿尔文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希伯莱什么时候对女人那么殷勤了?
                                      爱德华扯扯格雷亚斯的袖子小声问道:“希伯莱今天怎么了?”
                                      格雷亚斯耸肩:“不知道了。”
                                      又到了午夜时分,夜风微凉,一轮苍白的弦月高挂在九天之上。
                                      一位面容清丽,肤色苍白的女孩正躺在一个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的房间里,身边守着两位血族帅哥和一位东方少女。
                                      “阿尔文,她什么时候才会醒,我们都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白霏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玩弄着花瓶中的玫瑰花。
                                      “她现在那么很虚弱,慢点醒来也很正常,再等等吧。”阿尔文说道。
                                      “但我现在真的好无聊。”
                                      阿尔文指指那边还在专心致志打游戏的爱德华说道:“你可以和爱德华打游戏呀,或者去下面跟格雷亚斯练篮球,又或者可以,”他脸上升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可以和希伯莱出去狩猎,反正他才刚刚出门。”
                                      “阿尔文!”
                                      “呵呵。”
                                      阿尔文从衣兜里翻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副古朴的银丝边单片眼镜戴上,低头继续品味他手中的小说。
                                      白霏惊讶的看着阿尔文,难道吸血鬼也会近视?
                                      但不得不说,戴上眼睛的他更显得儒雅斯文,在昏黄的光线下,他那一头银色长发依旧很耀眼,他端坐在真皮靠椅上,笔直修长的长腿交叠在一起,手执一本厚厚的书,唇边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像极了一位从英国十八世纪油画中走出来的优雅贵族。
                                      白霏很好奇,是什么书能让他如此着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8-08-23 22:15
                                      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在此感谢各位这两个月来对我小说的支持,本人今年高一住校,下次更文可能要国庆节了,尽请期待后面的故事。
                                      至于故事大纲我早就想好了,结局一定是完美的哦,楼主还可以考虑一下给白观加复活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8-08-24 07:49
                                        她走到阿尔文面前,拿起他手中的翻了又翻,只见书的封面上印着一串烫金的英文字母——Dracula,下面还有作者的署名Bram Stoker。
                                          还好她是C大外语系的主修英语的学生,知道这几串英文的意思。
                                          《德古拉》作者布拉姆.斯托克。
                                          什么情况,吸血鬼在看关于吸血鬼的小说。
                                          白霏嘴角抽搐了几下,阿尔文还真是……
                                          “自己就是老妖怪还看讲老妖怪的小说。”
                                          “呵呵,”他笑起来“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在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眼里我们是怎样的存在。”
                                          “愚蠢的人类?你以前不是人类吗?你这是在骂自己呀。”
                                          “我以前是当过人类,但我现在是血族,更何况就算我以前是人类的时候也没有你那么笨。”
                                          “阿尔文!”
                                          “呵呵。”
                                          就连在一旁打游戏的爱德华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人人都说密党Torador族新任亲王阿尔文.赫伯特.坎特伯雷是位高贵优雅的绝色少年,只有和他熟悉过才知道,他内心其实是一位幽默风趣却不乏善良的人,要是让密党其他成员看看这位尊贵的Torador族亲王刚才和人类拌嘴的样子,是不是应该对他的人设重新定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8-08-24 10:43
                                          忽然他想到一件事,“小霏,听说你是今年C大跆拳道大赛的冠军,江湖人称功夫女王是不是真的?爱德华跑过来用十分羡慕的眼光看着白霏。”
                                            “是呀。”
                                            “那么能不能教教我,我也想学功夫成为一代高人,打遍天下无敌手。”爱德华睁大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白霏看他这副样子像极了以前她养的一条小泰迪,微卷的毛发,晶莹闪亮的大眼睛,可爱得不行,她索性伸出手去揉揉爱德华的头发软软的,绵绵的,手感好极了。
                                            他这副样子不答应是不行的,也许是一个像爱德华这样又可爱又俊秀的小帅哥为徒弟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可以呀,以后你就是我的第一个学生了。”
                                            爱德华高兴得蹦起来,开心的拉着白霏的手一晃一晃的,“太好了,那我以后就叫你白老师啦。”
                                            白老师,听起来好像有点老气。
                                            “我今年才十九岁,白老师听起来好老气呀。”
                                            爱德华想了一会儿说:“那叫你小白姐姐怎么样?”
                                            “好呀,我以后叫你小德吧。”
                                            阿尔文躲在书后面偷笑,“哈哈哈,就这她这蠢女王还当你的老师,她连自己都教不会。”
                                            “唔……”就在这时,床上的女孩传来一声低呼,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一位东方少女的面容。
                                            “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不要喝口水?”白霏关切地问道。
                                            “她是吸血鬼,哪里需要喝水,应该喝新鲜的血液。”阿尔文从楼下端来一杯红色液体送到女孩手边。
                                            女孩却有大惊失色地叫起来:“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她又哭起来,眼泪滴滴答答地顺着脸颊流下。
                                            白霏安抚了好久,女孩才渐渐平静下来。
                                            “我叫百里月,是东方血族中百里家族族长百里天臣的小女儿,就在昨天几个西方血族来到我们百里家族逼着我父亲交出本族圣物百里之剑,我父亲不肯,那几个西方血族便二话不说的杀死的我们五十一位族人,还抓走了我父亲和各位长老足足有五十人,我父亲在被抓走前用魔法把我藏到一间阁楼里,所以我才没被抓走。”说完她默默低下了头。
                                            原来如此,难怪她见到阿尔文这些西方帅哥会被吓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8-08-24 10:44
                                              “那么百里小姐,你知道那些西方血族是哪一族的吸血鬼吗?”阿尔文问道。
                                              百里月摇摇头,“不知道,但我记得那群人中有一个长得特别妖异的男人,他的眼睛居然是紫金色的。”
                                              “我想我知道是谁了,一定是魔党首领哈迪斯,他是血族里最强的人,紫金色眼睛是吸血鬼之王才有的颜色,”阿尔文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但是来自密党的亲王,前不久哈迪斯杀死了我们密党的首领弗雷德和Torador族的亲王斐尔兰,本来我们此次来中国也想借百里之剑去破解血之刃的封印,借血之刃的力量去杀死哈迪斯,哪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
                                              一股浓烈的血香味飘来,两个黑色的身影掠过窗台出现在众人眼前。
                                              “嘿,格雷亚斯,希伯莱,你们今天回来得真早。”爱德华高兴地向他们打招呼。
                                              “今天可是希伯莱的大丰收,什么血型都有啊,还有Rh阴性血哟。”格雷亚斯随即接满一杯血浆给爱德华,“还是温的,趁热喝。”
                                              “这两位是谁?”百里月看向格雷亚斯和希伯莱问道。
                                              “格雷亚斯和希伯莱,他们也是我们的同伴。”阿尔文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8-08-24 23:33
                                              最后一次更文,再见各位读者,lz明天开学,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国庆节一定更,再此献上手残党楼主自画的阿尔文和白霏,还有阿尔文单张画,喜欢的可以收藏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8-08-24 23: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8-08-24 23:36
                                                  格雷亚斯这才注意到床上刚醒的百里月:“百里小姐,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说着,还为她又盛满一杯血浆。
                                                    “没有了,谢谢关心,叫我小月就好。”
                                                    空气里弥漫着鲜血的浓郁芳香,在血族看来这是无可抵挡的诱惑,抵得上世间所有的琼浆玉露,可在人类看来,这种气味让他们难以接受。
                                                    白霏看着他们手里的红色液体,胃里泛起一阵恶心,“我出去一下,你们继续。”她推门而出,表情十分难受。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喝了口水,走到阳台上,深吸一口夹杂着玫瑰花芳香的新鲜空气,才缓过神来。
                                                    跟这些老妖怪呆在一起,真是要命,哪天要是他们的找不到其他吃的,自己不就完了吗?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小霏,你这里有没有适合小月穿的衣服。”阿尔文进来环视了一眼她的房间。
                                                    她忽然想到小月身上还穿着那条满是血污的长裙,好像是有点不合适。
                                                    她迅速打开行李箱,里面好像没有合适小月穿的衣服,她的衣服都很中性,都是些什么破洞牛仔裤,铆钉小马褂之类,与小月身上那股清纯灵秀的气质完全搭不上调,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裙子,上面还有好多没洗干净的油渍。
                                                    阿尔文无奈的摇摇头:“算了算了,你这些衣服都太奇怪,哪里是给小月穿的的,我还是去拿爱德华的T恤。”他从身后拿出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印满一串串白色的英文字母。
                                                    “小月穿爱德华的衣服,会不会太大了。”白霏问。
                                                    “实在不行就只能明天带她去逛商场了”
                                                    “逛商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楼2018-09-08 23:59
                                                      “对,去商场再买点其他的东西,这次我们要去魔党的根据地莫斯哈姆城堡,去救出被抓走的五十位百里家族的人。”
                                                      “啊?莫斯哈姆城堡?”
                                                      她记得在书上看过莫斯哈姆城堡,它位于奥地利的犹屯伯格,被称为女巫城堡,因为那里发生过最残忍,最血腥的女巫审判事件,上千名年轻妇女被诬陷为女巫在酷刑房里折磨致死,被誉为世界上七大恐怖城堡之一,原来这种地方也被吸血鬼占领了。
                                                      “走吧,去看看小月。”阿尔文说。
                                                      一进门小月激动地跳下床跑到阿尔文面前,“刚才希伯莱说你们愿意去莫哈姆斯城堡去救我父亲,是真的吗?”她那双海水般湛蓝色的眼睛流露期待的神色,如同波光粼粼的海面,蓝得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8-10-04 07:31
                                                      “是真的。”
                                                        小月无比感激的环视他们所有人一圈,眼眶里又升起了水雾,里面的蓝色好像轻轻一晃就会溢散出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
                                                        阿尔文微微勾起唇角,“你不用感谢我们,我们也有目的,就是想借百里之剑。”
                                                        “这个没有问题,只是百里之剑的具体位置只有我父亲知道,只要你们可以救出他,他一定会借给你们。”
                                                        “这是肯定的,明天早上我们去逛商场买一些必备品,两天后出发去莫哈姆斯城堡。”
                                                        “明天早上?”小月低下头,“我不可以接触阳光,明早恐怕不行。”
                                                        “那就明晚,累了一天了,你先休息吧,晚安。”阿尔文说着将就把门带上。
                                                        走到门口,白霏疑惑地问阿尔文:“为什么你们可以接触阳光,小月就不行?”
                                                        阿尔文撩了撩他银白色的长发说:“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只有极少数的血族可以接触阳光,我们都是亲王级别的血族,属于高等吸血鬼,可以接触阳光,只是在阳光下出行,法力会变得很弱,还不及晚上的一半,而小月她只是普通的吸血鬼,级别不高,自然不能接触阳光,她如果在白天出行不到三分钟就会灰飞烟灭。”
                                                        “那我们对付哈迪斯可以选在白天呀,这样他魔法变弱,要杀他会更容易些。”
                                                        “呵呵,”阿尔文轻笑了两声,“你想得太简单了,他的能力可以与神媲美,除了哈迪斯,所有血族在白天都会很弱。”
                                                        回到房间,白霏熄了灯,一个箭步跳上床,闭上眼睛,在床上摆出一个舒服的“大”字,想美美的睡一觉。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四个小时过去了……
                                                        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她都还没有进入自己想象的梦乡,完了完了,她的生物钟都已经被这群吸血鬼带偏了,过不久她是不是也会变成阿尔文那样的老妖怪……
                                                        午后的阳光依旧那么热烈,太阳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它的光和热,树叶无奈的打着卷,一层层热浪席卷而来,庭院里栽满了鲜红的玫瑰花,空中还荡漾着芬芳的气息,远远望去像一片红色的海洋,如同一位位美艳奔放的女郎,在阳光下尽情绽放她的美。
                                                        这样的日子还是挺舒服的,暖暖的阳光,灿烂的玫瑰,芬芳的花香,还有一群华丽丽的帅哥陪着,如果他们不是吸血鬼会更好。
                                                        白霏痛快地伸了个懒腰:“阿尔文,小月享受不到这么温暖的阳光,是不是有点可惜?”她自己都无法想象永远生活在黑暗中,没有阳光,没有温暖,没有光明,没有希望,拥有永恒的生命又怎样,这该是怎样的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8-10-04 07:34
                                                          阿尔文放下手里的书,陷入沉思,“不知道,反正在我觉得有没有阳光都无所谓,阳光虽然美好,可是不属于自己的那份东西,再美好也没有用,什么是美好东西,在我看,适合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适合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这句话貌似有点道理。
                                                          “那么阿尔文,破开血之刃的封印只需要百里家族的圣物吗?”白霏问。
                                                          “当然不是,还需要其他血族的十三件圣器才能解开。”
                                                          “啥?”白霏瞪大眼睛,“还要找十三件,要找到哪年哪月才是个头啊!”
                                                          “呵呵,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血族总共有十三个氏族,加上百里家族就有十四个,密党有七个氏族,魔党有两个氏族,每个氏族都有一件圣器,但在一千多年前的圣战中,魔党的两件圣器就已经被密党抢走了,所以说我们手里现在已经有九件圣器了,接下来要寻找的五件圣器分别在中国的百里家族,还有居住在中东的中立党手里。”
                                                          白霏纳闷,“中立党?那又是什么吸血鬼?”
                                                          “血族分为三个党派,分别是密党,魔党,还有中立党,中立党有四个吸血鬼氏族,分别是Giovanni族,Ravnos族,Assamie族,还有Setites族,他们的实力也不可小觑,特别是Setites族,他们是黑暗的仆人,腐败的化身,一直想方设法的把世界拉向黑暗,使用包括毒品在内的种种手段使血族和人类沦陷,中东有很多个恐怖组织和黑社会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希伯莱嗤笑一声接过话,“Setites族那群家伙都是神经病,所有血族成员都很排斥这个氏族,但是为了圣器没办法了,要不然谁想去和那群家伙打交道。”
                                                          白霏想了想又问道:“你们密党抢了魔党的圣器,他们就不会生气吗?”
                                                          阿尔文笑道:“本来是挺生气的,为了圣器还与密党交过好几次手,可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过了一千多年了,他们好像渐渐忘了这码事,可能是因为魔党那群自负的家伙认为没有圣器他们照样可以统一十四个氏族,已经好几十年没有来密党抢过他们的圣器了。”
                                                          “十四件圣器?分别是哪些?”
                                                          阿尔文笑了笑,伸出修长的手指往前一指,十四件闪着蓝色光芒的圣器虚像浮现在空中,接着说道:“他们分别是密党Venture族的尸手,Ganger族的毒瓶,Malkavian族的魂戒,Nosferatu族的幻镜,Toreador族的魔偶,Tremere族的灵杖,Brujah族的刑斧,魔党Lasombra族的凶匙,Tzimisce族的血杯,中立党Setites族的腐镯,Ravnos族的鬼灯,Assamites族的骨琴,Giovanni族的屠刀,最后还有百里家族的百里之剑。”
                                                          白霏呆呆地看着流转在眼前的十四件泛着蓝色光芒的圣器虚像,“哇,这么多。”原来血族的世界和人类的一样有趣。
                                                          阿尔文回身看着她笑,忽然瞥见她胸前的项链说道:“这条斐尔兰送你的十字架项链是银制的,它还可以掩盖你身上人类的气息,虽然说吸血鬼最怕银,碰到银都有疼痛的感觉甚至会受伤,所以斐尔兰在上面施了魔法,只要是Toreador族的吸血鬼触碰都不会受伤,其他氏族的吸血鬼就不可以触碰。”
                                                          白霏抚摸着项链说道:“斐尔兰说他的魔法只有十年期限,它现在没有魔力了。”
                                                          “是的,斐尔兰也……死了。”阿尔文喃喃道,眼里的蓝紫双色似乎也抹上一层哀伤,如同坠落的星火,寂寥的宇宙,悲凉的海面。
                                                          “老师,安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8-10-05 09:22
                                                          终于到了夜晚,霞光离去,夜幕降临,城市的镁光灯又亮起五彩缤纷的光芒,宣告着A市夜生活的到来。
                                                            “快走啦,小月,相信我,这条裤子很适合你,你真的很漂亮。”一位长相清秀可爱的女孩站在商场大厅里,向她身后的另一位女孩招手。
                                                            她身后跟着的那位女孩打扮得很中性,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把她的脸压得低低的,几缕长长的墨黑色发丝从帽檐下漏出来,一身宽大的黑色T恤衫罩住她瘦小的身躯,下面是一条浅色的破洞牛仔裤和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我……我这样穿真的好看吗,小霏姐姐,我怎么觉得好怪呀。”她扯扯那条破洞牛仔裤说道。
                                                            “不不不,好看好看,小月穿什么都好看,如果你不喜欢我们现在就去买新衣服吧。”白霏牵着小月的手向电梯走去,她的手很小,还冰冰凉凉的,在这炎热的酷暑里牵着特别舒服,果然是血族的温度,曾有几时,她也在某人身上找到这样的温度,不温暖,不炽热,却让人特别舒心。
                                                            “咦?”小月看了看四周问,“阿尔文哥哥他们在哪?”
                                                            “他们也在商场里,只是他们要去买其他东西,今天就由我陪你买衣服吧。”她朝小月笑了笑,把她拐进一家名牌女装店,迅速为她挑了一堆衣服,把她推进更衣室里叫她换上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8-10-06 15:06
                                                            明天又要开学,只能等下次放假再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18-10-06 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