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78贴子:2,410,791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月长的本就漂亮,不管穿什么都很好看,就连海报上的模特都比她逊色几分。
  几位销售员十分羡慕地看着这位黑发蓝眼的女孩。
  “多漂亮的姑娘呀,我还在现实生活中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姑娘。”
  “对呀对呀,应该是个混血儿吧,好漂亮的蓝眼睛,要是我也有一双就好了。”
  白霏满意的点点头,这个牌子的女装风格就是清新简约,非常适合小月。
  “小姐,这些衣服我们全都要了。”白霏指着那一大堆衣服对身边的售货员说道。
  “是……是这些吗?”售货员眼角抽搐地看着更衣室里那一堆衣服裙子,买这么多,至少有十多件吧,这里一件衣服至少也好几百,她们挑的还都是新款,这两位姑娘什么来头?这么有钱。
  售货员立马恢复一个十分外交化的微笑:“请问是现金还是信用卡?”
  “哈哈,当然是信用卡了。”白霏神气地掏出卡交给售货员,这是她走之前阿尔文给她的钱,里面有一百万,可以让她和小月随便花,不得不说,作为妖怪亲王就是有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9-02-01 23:01
    不管是现任亲王阿尔文还是前亲王斐尔兰他们都好像对人类相对友善,他以前认为阿尔文虽然不伤害人类,但对人类也没兴趣,可是怎么解释白霏这件事,他居然会同意让那女人和他们一同完成密党任务,还允许她和他们同吃同住,仅仅因为斐尔兰的原因吗?
      “呵呵,因为我们比较懒,不想狩猎。”
      “你这理由……”希伯莱无语。
      希伯莱又说道:“那你怎么解释那女人的事,你这一举动算是触犯六大戒律第一条——潜藏,Toreador族是不伤害人类,可也没见你从前对人类那么上心。”
      阿尔文轻笑,“如果我说只是因为斐尔兰的原因,你信吗?”
      “我信不信有什么用,只要我们真的能杀死哈迪斯,党里那群老东西也不会在意你犯的那么一点小问题。”
      “哈哈,”阿尔文朝他挑挑眉梢,“虽然触犯第一条戒律是很小的错误,最多就是让我停职几年,但是作为我最好的兄弟,你可不能告诉党里那群老东西小霏这件事。”
      “只要你不会像亚历山大那样爱上人类,我才懒得多管闲事。”
      “哈哈,你放心吧,不会的。”
      应该不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7楼2019-02-03 12:06
      这时他听见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月,就这件了,你穿起来真的很好看。”
        “是吗,但我总觉得这号有点大。”
        “那就换这件小的,这个款式什么号都有。”
        “谢谢。”
        原来是那个蠢女王和小月在挑衣服,他拉住希伯莱,“小月和小霏在那边,我们过去找她们。”
        “嘿嘿,”小月兴奋地向那边指到,“小霏快看,是希伯莱和阿尔文他们来了。”
        白霏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两位身形高挑的吸血鬼帅哥正向她们走来,一位冰冷淡漠,好似地狱修罗,一位优雅从容,好似彬彬绅士。
        “亲爱的小姐们,玩得开心吗?”
        “咦?”白霏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买完了,我和小月都还没买够呢。”
        阿尔文笑道:“那你们继续,我们不赶时间,你们都买了些什么?”
        “就那些。”她指指地上那一堆包好的衣服说道。
        阿尔文俊脸抽搐,买这么多,至少也有二十多包衣服吧,先不说穿不穿得完,就说今晚搬不搬得回家都是问题。
        他扶额无语,难怪自己的老师斐尔兰一大把年纪,还长那么帅都不结婚,他现在终于知道原因了,女人真麻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楼2019-02-05 22:42
          “这么多都是你和小月要穿的?”阿尔文问道。
          白霏抓抓脸回答:“没有啊,这些都是给小月买的,我衣服太多了,就不买了。”
          小月跑过来,牵着白霏的手说道:“别这样嘛,小霏姐姐,你都为小月买那么多了,自己也挑几件吧。”
          她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在灯光下格外美丽,一闪一闪的,犹如浮在海面上的幽火,美好绚烂,引得她不答应也不行了,谁叫人家是个那么漂亮的小美人胚子呢?
          “好吧好吧,我就随便挑几件吧。”她走到衣架前正准备拿几件打特价的T恤,就被一只冰凉的手阻止。
          “好不容易来一次商场你就不能买点好的?以后的日子我们可能就没有机会逛商场了。”还有可能死在哈迪斯手里,阿尔文无奈地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他环视了一眼四周,看向橱窗里的一件新款裙子,对旁边的售货员小姐说道:“就那件吧,麻烦你帮我们拿一下,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19-02-07 10:33
          不,不……别,我没穿过裙子。”白霏愣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作为一个假小子,别说穿裙子了,就连颜色稍微鲜艳一点的衣服她都没穿过,更何况橱窗里那套裙子是今年夏天的新款,至少也要个三四千,她还从来没穿过三百块钱以上的衣服呢。
            “就是因为没穿过才要试试嘛,给你三分钟时间换好,要不然今晚你就是我们的宵夜。”阿尔文把裙子扔在她手上,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她才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换好了,这种危急到性命的事情她也是没办法。
            她刚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就听到小月的赞叹声:“小霏姐姐,你好漂亮,简直跟仙女一样!”
            她偷偷看了一眼阿尔文,就连他那双蓝紫色的眼睛里也留有几许称赞。
            她鼓起勇气走到镜子面前,这是她吗?一位面容清秀甜美的东方少女出现在镜子里,她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乌黑的头发在灯光下呈现出丝绸般的光泽,双颊透着一点诱人的粉红色,小嘴微微轻抿,一双澄澈明亮的杏核眼里泛着古灵精怪色彩。娇小的身躯裹着一件纯白的中长裙,上面映满一朵朵清纯圣洁的百合花,裙摆处还缝上一层薄薄的白色蕾丝,显得她更加轻盈可爱。
            “就这件了,我已经付过钱了,走吧。”说着阿尔文正要拖她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3楼2019-02-08 22:16
            “咦咦咦,我刚才穿的衣服呢?”白霏跑到更衣室,发现自己刚才换下的衣服不见了。
              阿尔文无奈地耸耸肩,“你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被我扔了,你就穿着这套裙子直接回家吧。”
              “啥?扔了?”白霏怒道,“你怎么能随便扔我的衣服呢!那好歹也是花钱买的,你这样是浪费钱好不好,浪费是可耻的!”
              “既然是可耻的,你捡回来再穿呗,没人拦你,就在那个绿色垃圾桶里。”
              “……”
              白霏四处转了转,“我们刚才买的衣服呢?是不是也被你扔了?”
              “瞧你笨的,我用魔法把衣服先送回家了。”
              “阿尔文快看,是格雷亚斯和爱德华。”白霏喊道。
              一位带墨镜的红发小帅哥和一位金发外国帅哥正向他们走来,他们手里提着一堆堆新买的潮牌服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4楼2019-02-09 12:52
              大家走吧走吧,出去了。”格雷亚斯说道。
                夜色渐浓,已经到了凌晨时分,天空的星子闪烁明明灭灭的光芒。
                在这种时候正是吸血鬼版F4出场的最佳时刻,四位帅绝人寰的吸血鬼亲王趾高气扬的走出商场,引来一群群路人的围观,他们的魅力还真是男女老少通杀啊。
                “快看,那边有四位好帅好帅的外国小哥!”
                “哇,真的好帅,额滴神啊,我活了那么久还没见过这么养眼的帅哥。”
                “长的也太好看了吧,他们还是人类吗?”
                爱德华听见那群人类议论声,得意的理了理衣领,戴着一副墨镜,昂首挺胸地大跨步向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希伯莱对小月要格外照顾一些,在路上一直在帮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路上还有说有笑。
                倒是格雷亚斯和爱德华一直在打量今天他们俩买的潮牌男装,还一直感叹人类的花花世界。
                只有阿尔文和她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那个……阿尔文,刚才谢谢你给我买的裙子。”再怎么说这个老妖怪今天还是为她破费了不少钱,说句谢谢也不为过。
                “不用谢,我只是觉得你是该穿点好的了,不然整天穿的像个不良少年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去哪约架呢。”他一脸不在乎,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
                白霏无语,这家伙嘴里就没有吐出过什么象牙,除了长得帅还真是没啥优点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毕竟他只是毒舌而已,人还不算太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楼2019-02-09 17:01
                终于回到别墅里,累了一个晚上,白霏已经站着都能睡着了。
                  “一百年没有来过人类社会了,今天才发现原来人类已经进步那么多了。”格雷亚斯感叹道。
                  “啊——”一声惨叫传来,爱德华穿着一套花里胡哨的涂鸦睡衣几乎是哭着跑下楼。
                  他扑到格雷亚斯怀里呜咽道:“格……格雷亚斯,我的房间……有……有蟑螂,我怕……”说着还一直往格雷亚斯怀里钻。
                  格雷亚斯像安慰一个孩子一样,轻轻拍打他的背,“不怕不怕,不就是蟑螂吗?作为Brujah族的亲王可不能被一只小小的蟑螂吓倒。”
                  “可是它有好多条腿,触角还会动,好可怕!呜呜呜……”
                  希伯莱打断爱德华的话,朝他翻了个白眼,“还不是这家伙天天躲在房间里吃零食,吃剩的垃圾也不倒,房间也不打扫,臭袜子也不收拾,才会引来蟑螂,我们上去看看。”
                  事实确实是这样,爱德华知道理亏只好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吐吐舌头。
                  爱德华握着一个平底锅躲在格雷亚斯身后,战战兢兢地带着众人来到他的房间,一打开门一股臭袜子的味道扑鼻而来,众人同时捏起鼻子。
                  爱德华的房间还真不是一般的乱,被褥在床上乱裹着各种衣服裤子,游戏机和电脑的电线乱七八糟的缠绕在一起,翻倒的垃圾桶旁边还有各种零食袋,发霉的点心,乱摆乱挂的衣服,地上还摆着一堆没洗过的臭袜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6楼2019-02-10 08:41
                  个人觉得很美的几句歌词:
                  Something whispers in my ear and says,
                  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萦绕在我耳边,像是在说,
                  That you are not alone,
                  你并不孤单,
                  For I am here with you,
                  因为有我在你身旁,
                  Though you're far away,
                  就算你离我已很远,
                  I am here to stay,
                  我其实还在陪着你,
                  You are not alone,
                  你并不孤单,
                  I am here with you,
                  有我在你身旁。
                  分享Michael Jackson的单曲《You Are Not Alone》:http://music.163.com/song/1697653/?userid=101257554(来自@网易云音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7楼2019-02-10 21:21
                    看到爱德华的房间白霏被惊呆了,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房间是全世界最乱的,现在终于发现一个比自己还乱的房间了,不愧是她的学生,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哪有蟑螂?哪有?”格雷亚斯进到房间里四处张望。
                      “在那里。”阿尔文说道,大家顺着阿尔文的目光看去,还真的看见一只大蟑螂在墙角大摇大摆地梳理着触角。
                      “啊!就是这只,格雷亚斯救我!”爱德华吓得尖叫跳起来,当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格雷亚斯用双手托住他的身子,而自己以一个十分不雅的姿势靠在他怀里,双臂挂在他脖颈处,旁边围观群众都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俩。
                      本来刚才还睡意朦胧的白霏同学看到这出人意料的一幕,一吸气,一瞪眼,吓得神清气爽,睡意全无,这就是传说中的公主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9楼2019-02-11 15:09
                      为啥感觉我的贴那么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1楼2019-02-12 00:56
                        爱德华似乎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把头靠在格雷亚斯怀里蹭了又蹭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说道:“格雷亚斯,今晚我和你睡一张床好不好?”
                          格雷亚斯一脸宠溺的笑,“你今年已经一百零五岁了,过了一百二十岁你就成年了,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不合适吧。”
                          爱德华撅起小嘴表示不服,“人家今年才一百零五岁,就算小德今年一千零五岁,一万零五岁我也没觉得和格雷亚斯睡在一起有什么不妥,你忘了吗?在我七十二岁以前我每天都是和你睡在一起。”
                          “好好好,爱德华殿下说什么都是正确的,我们这就去睡觉,”格雷亚斯将就着刚才的姿势,抱着爱德华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的只有一群被他们忽视的群众演员。
                          白霏瞬间被刚才俩帅哥的互动震撼了,难不成他们是那种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3楼2019-02-12 09:56
                            阿尔文挑挑眉梢,他还是看得穿这个蠢女王心里那点小九九,他轻轻拍了下她的后脑勺说:“别想多了,爱德华是我们四位亲王当中唯一一位拥有纯血统的吸血鬼,他的父亲是Brujah族的亨利长老,母亲是Brujah族的女伯爵布兰奇,他的父母每天工作都很忙,根本没有时间陪伴爱德华,他从记事开始就被首领弗雷德交给Tremere族亲王格雷亚斯照顾,和格雷亚斯一起住在罗马,可以说是格雷亚斯把爱德华养大,两人天天黏在一起,形影不离,感情十分要好,是党里出名的一对亲王好友,直到爱德华七十二岁那年,弗雷德才允许爱德华回到亨利长老和布兰奇伯爵身边,虽然刚才的一幕是有点令人惊讶,但对于我和希伯莱来说,这是家常便饭啦,习惯就好。”
                            她竟无言以对,家常便饭的事情?他们心态真好。
                            “好吧好吧,你们厉害,我有个问题,那么纯血统是什么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4楼2019-02-12 15:54
                            “父母双方都必须是同一个氏族的吸血鬼,他们生下的孩子就是纯血统的血族,这不难理解。”
                              “还有刚才爱德华说什么今年他才一百零五岁,一百零五岁还不算老吗?”要是自己有一百零五岁,早就变成一个白发苍苍,风烛残年的老奶奶了。
                              “一百零五岁对于血族来说太年轻了,都还没成年,要到一百二十岁才算成年,在密党所有亲王当中他是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的一位,如果换算成人类的年龄他也就是十六七岁的孩子。”
                              “啊?十六七岁?”难怪爱德华看起来还有些稚气未脱的样子,原来才是一个十六七岁俊俏可爱的小帅哥,这么说来爱德华的年龄比自己还小。
                              “行了行了,快回房间了,后天就要出发了,要好好休息才有精神。”阿尔文把白霏推进她的房间,帮她关上门才离开。
                              虽然已经到了凌晨三点钟,但她仍然没有任何睡意,她培养了十九年的生物钟啊,就这样被这群老妖怪带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6楼2019-02-13 09:01
                              月色静谧,夜风微拂,原本应该万物俱静的夜晚,却从小月的房间里传来愉悦的笑声还有隐隐约约的谈话声。
                                这么晚了还不睡,小月究竟在干什么,这种事情又激起了白大女王的好奇心,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小月的房门口,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趣的八卦。
                                小月的房门没有关严,只留一条细细的缝,她半蹲着身子,刚想把脸凑近,忽然一只冰凉猝不及防地手拍在她左肩上。
                                她受到惊吓,身体抖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妖怪亲王阿尔文。
                                他一身黑色T恤,脖颈处露出一片瓷白光洁的肌肤和一截优美性感的锁骨,一头如瀑布般的闪耀银发扎成一束松散的马尾,垂在身后。
                                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用另一只手把白霏的脸扳回去,指指门口,和她一起静静观看房间里的小月。
                                搞了半天这家伙也是听见小月房间里的动静来一探究竟,想不到平常看上去俊美优雅,毒舌起来能把人损得体无完肤的Toreador族亲王大人也很八卦。
                                这年头连吸血鬼都喜欢看八卦,看来八卦不仅不分国度,不分性别,不分年龄,原来连种族都不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7楼2019-02-14 10:53
                                自行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8楼2019-02-14 16:46
                                  透过门缝,只见小月穿着一身水蓝色的睡裙,乌黑柔顺的长发垂在腰间,雪白的纤足赤裸在外,她侧座在窗边,一张柔嫩的小脸在月光的洗礼下愈加清丽可人。
                                    她身旁与她对坐着一位英俊的男子,一头干净利落的黑色直发比平常人稍长一些,五官如同刀刻般坚毅立体,本该散发出冷峻淡漠的气息,却在此刻化为一滩温柔的春水,平时那双冷酷无情的翡翠色双眸都如同装着春日初融到冰川,温柔得要把人融化,他嘴角噙着一丝柔和的笑意,纯粹而明媚。
                                    竟然是希伯莱,这家伙今天怎么了,平常喜欢摆出一副棺材脸的他却在小月面前温柔得一塌糊涂。
                                    她看看身后的阿尔文,与她一样的表情,蓝紫色的眼睛里全是惊讶,看来连他都没有见过这样反常的希伯莱。
                                    希伯莱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上面雕满华丽的花卉图案,放到小月手里。
                                    小月好奇的拿着首饰盒左看右看,“是送给我的吗?”
                                    希伯莱点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9楼2019-02-15 11:30
                                    小月忽然一阵脸红,脸上泛起一片红云,腼腆地道谢,她轻轻打开盒子,一条雕工十分精美的琥珀项链呈现在眼前。
                                      就连白霏这个外行的人都看得出那是品质非常好的琥珀,金色的琥珀在月光下散发出迷人的金色光泽,宛如白天阳光撒在湖水上,泛起点点碎金,迷离梦幻。
                                      “这……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小月急忙谢绝他的好意,把盒子推回去。
                                      希伯莱摇摇头又把盒子推回去,“你肯定很想看到在白天出行,这块琥珀被我施过魔法,在这块琥珀里你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在白天的景象,你只用闭上眼睛,把琥珀放在手掌上,在心里默念地名,你想看的地方就可以出现。”
                                      小月激动得握住希伯莱的手,“真的吗?我一直都想看看白天是什么样子,可是我不能出现在阳光下。”
                                      她像希伯莱说的那样做,紧紧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地名,奇迹发生了,她手里的琥珀发出奇异的金色光芒照应在天花板上,一副旖旎的风光映入眼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1楼2019-02-15 16:47
                                      柔和的阳光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渔帆点点,几只可爱的野鸽在湛蓝的天空中自由的飞翔,清澈如明镜的湖面上还有几只雪白美丽的白天鹅优雅的穿梭在平静的湖面上,它们洁白无暇的羽毛在明媚的阳光下愈加光泽,与风景如画的湖水相互映衬。
                                        “这是汉堡阿尔斯特湖?”希伯莱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在外偷听的白霏一惊,原来是那个仅此于柏林的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同时也是德国最重要的海港和最大的外贸中心,有着“世界桥城”的美称。阿尔斯特湖则是流淌在汉堡市内的一条河,有着“汉堡明珠”的美称。
                                        “我们密党Gangrel族的领地就是德国汉堡,除了阿尔斯特湖,还有科尔布兰特大桥,圣彼得里大教堂,少女堤等,这些都是汉堡很有名的景点,我会在那里随时恭候你的到来。”希伯莱揉揉她的头,一脸宠溺的笑。
                                        小月害羞的点点头答应了。
                                        “我帮你带上吧。”希伯莱绕到小月身后,替她带上项链,他冰凉的指尖触碰着同样冰凉的后颈,却生出一层炽热的花火,同时冲荡着他俩的心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2楼2019-02-16 16:32
                                        还有没有人,感觉我的帖子好冷,没人支持我写文▄︻┻┳═一∵∴(∵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3楼2019-02-17 00:14
                                          小月害羞地拿起胸前的项链仔细端详,越看越喜欢,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金色的琥珀里仿佛蕴藏了世界万年风光,从古老的尼罗河到秀丽的莱茵河,从雄伟的斗兽场到华丽的新天鹅堡,温暖的阳光,柔美的晨光,热烈的晌午,还是落寞的夕阳,这些从此都不是梦,虽然里面的景象全是幻影,却也足够了。
                                            “谢谢你,希伯莱。”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快出来了,希伯莱走了。”阿尔文拉着白霏从旁边的洗手间里走出来。
                                            白霏扯扯阿尔文的衣服,“你确定他没发现我们?”
                                            “应该没有,要是被他发现,你觉得我们现在还会在这吗?”阿尔文耸耸肩,刚才本想用隐身术瞒天过海,却被这蠢女王硬生生的推进洗手间,还好没被希伯莱发现。
                                            “阿尔文,希伯莱是不是喜欢小月?”白霏悄悄问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5楼2019-02-17 09:29
                                            白霏与阿尔文的互怼戏即将开始,敬请期待明天的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6楼2019-02-17 22:32
                                              不知道,今天是有些奇怪。”密党人人都知道希伯莱亲王生性冷漠,难以接触,今天看他对小月态度还真是很反常。
                                                “今晚不仅希伯莱很奇怪,你也很奇怪,想不到堂堂血族亲王阿尔文是一个偷窥狂,看来我以后晚上睡觉要把门窗上锁喽。”平常饱受阿尔文毒舌摧残的白霏同学现在终于找到反驳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损这个老妖怪一把。
                                                阿尔文双手抱胸,有些不自然的瞅瞅她,“偷窥狂是你,那个,我今晚本来是出来赏月的,结果看见你很猥琐的蹲在门口,就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这个不算偷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7楼2019-02-18 10:54
                                                “你说谁猥琐啊,拜托你说谎之前先打草稿,睁大眼睛看看天上,告诉我月亮在哪?”白霏指着窗外,夜空一片寂寥,根本没有月亮的踪影,只有几颗惨淡星子在夜空中发着微弱的光芒。
                                                  “刚才还有月亮,一定是因为你这个蠢女王长得太丑,把月亮吓跑了,到现在都不敢出来。”阿尔文狡辩道。
                                                  偷窥就偷窥嘛,又不是没见过,还找出这么烂的理由。
                                                  “亲王殿下,你有点文化好不好,知不知道闭月羞花这个成语,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叫貂蝉的美女,就是因为太美了,就连月亮见到她的容貌都羞愧的躲起来,就算今晚的月亮要躲也是因为看到我太美了羞愧的躲起来,根本没有被丑得吓到才躲起来的说法。”
                                                  阿尔文不以为然的坏笑,“那个什么貂蝉是因为美得让月亮羞愧,而你不一样,是丑得让月亮害怕,所以就躲起来了,以前没有丑的说法,现在从你开始就有了。”
                                                  “你***!!!”
                                                  “呵呵,蠢女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8楼2019-02-18 10:55
                                                  晨光熹微,远方的天宇渐渐露出一片绚烂的玫瑰色,继而铺满整个天空。
                                                    柔软温和的晨光唤醒了白霏,她揉一揉惺忪的睡眼,这是她来到这里起得最早的一天,她走到阳台上,一丛丛玫瑰花在晨光在闪耀,花蕊间还挂着晶莹的晨露,怡人的花香浸满心房,多美好的一天啊。
                                                    “早上好。”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调弄。
                                                    原来是阿尔文亲王大人,他斜靠在门面上,美眸微眯,唇角微扬,勾起一丝戏谑。
                                                    “早,你怎么起这么早,吸血鬼不应该都是白天睡觉吗?”
                                                    “哈哈,”阿尔文笑,“像我们这些可以接触阳光的吸血鬼,什么时候睡觉都没有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9楼2019-02-19 10:10
                                                    希伯莱,格雷亚斯和爱德华他们醒了吗?”白霏问,不过希伯莱昨天睡那么晚,应该还没起床。
                                                      “没有,爱德华和格雷亚斯那俩家伙起码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会醒来。”
                                                      她看向窗外,一缕缕浅金色的阳光射下来,撒在庭院里的玫瑰花田上,反射出绮丽的光彩,美丽动人,“今天天气好晴朗,我们下去走走吧。”
                                                      随后一人一妖怪就出现在庭院的玫瑰花田中。
                                                      温软的玫瑰花在晨光中浅笑,轻轻摇摆着它们柔软的枝叶,花瓣上几滴晨露在阳光下愈加晶莹,如同人鱼的眼泪。
                                                      白霏走到一朵玫瑰花前,看见它花蕊上的晶莹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五彩的光芒,她轻轻一碰,露珠便像滚落的珠子一般跌落下来,很好玩。
                                                      “一滴露水都能玩这么久,真是蠢女王。”阿尔文调逗道。
                                                      白霏不高兴,“你能不能别老叫我蠢女王,我有那么蠢吗?”
                                                      “呵呵,不叫蠢女王也行,以后就叫你笨女王,呆女王,傻女王,你随便选一个。”
                                                      “阿尔文!说谁笨呢!”
                                                      “行呀,就叫你笨女王,哈哈哈。”
                                                      这时阿尔文从怀里拿出一柄锃亮的银匕首放在她手里,“明天我们就要去奥地利了,这把银匕首虽然没有什么魔法,但是最起码可以给你用来防身,如果遇上魔党的杂碎,就用匕首刺杀他们。”
                                                      她忽然有些感动,心里某个地方在变得柔软,其实这个人也不是特别坏吧,“谢谢了,你们的武器也是银匕首吗?”
                                                      “当然不是,除了爱德华,我和希伯莱还有格雷亚斯用的都是枪,里面装的是银子弹,至于魔法最弱的爱德华就给他用银短剑吧。
                                                      ”
                                                      “啥?”白霏纳闷,“爱德华魔法最弱?可是上次我亲眼目睹他和你一起杀死了艾伦侯爵啊。”
                                                      阿尔文笑道:“那你看见他上次用魔法了吗?爱德华的确很勇敢,Brujah族的人都非常适合战斗,可他就是不务正业,从小格雷亚斯就惯着他,没有教过他魔法,所以他毋庸置疑的成为密党里最有名的菜鸟亲王了,这次刺杀哈迪斯的任务也是亨利长老为了锻炼爱德华才逼着他来加入我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0楼2019-02-20 10:37
                                                      吸血鬼骑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1楼2019-02-20 10:48
                                                        “他还没成年,能力弱也是因为他年龄小吧。”毕竟是她的学生,白霏为爱德华辩解道。
                                                          “普通级别的血族七十岁就可以把所有魔法学完了,而他这个亲王级别的血族到现在来魔法书都没翻看过,这就说不过去了。”阿尔文有些无奈,爱德华很聪明,就是不用功,难怪亨利长老和布兰奇伯爵很苦恼。
                                                          “我最近已经很努力啦,小白姐姐,不要听阿尔文胡说。”爱德华和格雷亚斯不知何时出现在白霏身后,他不高兴地撅起小嘴,似乎很不满刚才阿尔文的一番话。
                                                          格雷亚斯看着他有些生气的样子觉得很可爱,捏了捏他鼓起的腮帮,“不生气了哈,阿尔文平常对你很好了。”
                                                          爱德华想想觉得也是,在这里除了格雷亚斯对他最好,就是阿尔文了,反正谁都比希伯莱好。
                                                          “大家准备准备,明晚就出发奥地利了,这次是真正的战斗。”阿尔文说道。
                                                          第一次参加战斗,白霏还真的有点紧张,奥地利莫斯哈姆城堡那种地方,就算没有吸血鬼,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女巫城堡。
                                                          次日夜晚,介于小月不能接触阳光,阿尔文一行人只能选择晚上出发奥地利。
                                                          客厅里,几位吸血鬼帅哥和两位东方少女正在收拾行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2楼2019-02-21 08:54
                                                          终于点击量破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3楼2019-02-21 20:35
                                                            “咦?你们怎么不收拾行李?”白霏疑惑的问座在沙发上的三位吸血鬼帅哥,这里只有爱德华,小月和她在收拾行李。
                                                              “哈哈哈,我们都会魔法呀,要什么直接用魔法从家里拿就行了。”格雷亚斯得意的说道。
                                                              “那么小月,你会魔法吗?”白霏问身边的小月。
                                                              小月愣了愣说:“会,但是我们百里家族的吸血鬼都只会治愈系的魔法,只会疗伤,其他什么魔法都不会了。”
                                                              一旁座在沙发上的希伯莱说道:“小月最起码还会魔法,哪像爱德华连魔法书都没翻看过。”
                                                              爱德华不高兴地瘪瘪嘴,朝格雷亚斯靠了又靠。
                                                              过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一辆敞篷奔驰旁边。
                                                              又是格雷亚斯的“死亡飞车”,白霏想想前几天坐车的感受,头又开始眩晕,但是光凭座车真的可以从中国开到奥地利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4楼2019-02-22 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