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78贴子:2,410,792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她问道旁边的阿尔文:“阿尔文,这里是中国啊,你得开飞机才能到奥地利吧?你们有没有签证?现在去机场还来得及吗?”
  阿尔文大笑:“哈哈哈哈,果然是人类的思维,你先上车啦。”
  “又是上次的死亡飞车?”白霏想想上次的坐车的感觉,胃里又是一阵翻滚。
  “对呀,不然你自己去坐飞机,到时间我们可不等你。”阿尔文说道。
  算了算了,还是坐死亡飞车吧,她现在身无分文,连签证都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至少不用担心钱不够用。
  “坐稳了,这次去奥地利的路程有点远,时间有点长哦。”格雷亚斯笑道。
  白霏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她紧紧闭上眼睛,双手抱头,车开动了,又是那番难受的感觉让她几度晕厥,正当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她身子一抖,忽然跌进一个冰凉安逸的怀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6楼2019-02-24 16:35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车才停下来,此时白霏已经快吐了,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她说不定都要去阎罗殿报到了,她这才知道原来晕车是有那么痛苦,唯一让她感觉安心的只有那个冰凉安逸怀抱,又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玫瑰花芳香。
      这种温度好像以前在哪感受过,难道是小月看见她难受在抱着她吗?
      她慢慢抬起头,一缕银白色的长发扫过她的眼睛,一双蓝紫色的眼睛里是宇宙的浩渺,是天堂的美好,美丽到不真实,唇边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竟然是这个妖怪亲王阿尔文,而她现在居然靠在阿尔文的怀里。
      “啊!怎么是你?”白霏立马起身,对到安全的位置。
      “是你自己靠在我身上,现在怎么又来问我。”阿尔文下了车走到她面前。
      “我又不是故意的。”白霏不高兴地说道,忽然一阵悦耳的钢琴声传来。
      她转头一看,一条碧波荡漾,清澈见底的河流出现在眼前,河面映照着河畔灯火通明的夜景,仿佛这河底也存在一座繁华奢靡的城市,河畔上有许多形形色色的洋人在开心地交谈问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小型的露天音乐会在演奏着各种西洋乐器,好像这河水里都流淌着优美的音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9楼2019-02-25 18:43
      2020-08-09 07:13 广告
      要开学了,不想开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9-02-27 18:12
         “这里是奥地利维也纳,现在我们正站在多瑙河畔。”阿尔文说道。
          原来是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那个神秘浪漫,到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拥有“音乐城”的美誉,这条美丽宁静的河流竟然是穿过欧洲多国,被称为欧洲第二大河流的多瑙河。
          这是她第一次出国门,难免有些激动,她兴奋地抱住小月,“小月,这真的是多瑙河耶,太棒了。”
          小月有些不习惯她这样热情的拥抱,只是微笑着拍拍她的背,“对呀,多瑙河真漂亮。”
          “哈哈哈,魔党这些人可真笨,我们都来到他们的老巢奥地利了,他们还没发现。”爱德华说道。
          “不能掉以轻心,他们只是暂时没发现,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速战速决,尽快救出百里家族的人们。”阿尔文无语,爱德华就是那么单纯,要是魔党怎么好对付,弗雷德和斐尔兰怎么会牺牲呢?
          “现在是晚上,其他血族出没很活跃,我们还是尽快找个酒店住下吧,有什么事会酒店再说。”格雷亚斯提议道。
          夜色静谧,繁星点点,夜风轻轻拂过多瑙河,掀起一阵阵涟漪。
          在多瑙河畔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出现了四位吸血鬼帅哥和两位东方少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1楼2019-04-19 16:46
          “小月,你和小霏住一间好不好,你们两个都是女孩子,互相照顾一点会比较好。”格雷亚斯说道。
            “可以,我很愿意和小霏姐姐住在一起。”小月有些羞涩的说道。
            白霏也很高兴,和小月住在一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小月那么温柔可爱,讨人喜欢,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好无聊了。
            “至于爱德华……”格雷亚斯话还没说完爱德华就扑到他怀里撒娇,“我不管,我要和格雷亚斯住一间。”
            “但是格雷亚斯订的是单人间。”阿尔文说道。
            爱德华不以为然的晃晃脑袋,“那又怎么样,我就和格雷亚斯睡一张床呗。”
            众人无语,爱德华还是那么任性。
            回到房间,一股芬芳的迷迭香扑鼻而来,房间布置得非常华丽,不比阿尔文在A市的别墅差,果然是五星级酒店。
            累了一天了,一回到房间白霏便扑倒在又香又软的大床上,而小月还在出神的望着自己胸前的那块琥珀,眼里全是愉悦。
            白霏跑到她身边坐下来,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问:“小月,你是不是喜欢希伯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9-04-21 11:59
            听到这个问题,小月脸噌的一下子红起来,像一个熟透的大苹果,可爱得不行。
              “可能有一……没有没有,我不喜欢他,我没有喜欢的人。”她有些语无伦次,害羞地捂住脸。
              “可我们看出来了哦,希伯莱好像很喜欢你哟。”白霏开启了她的八卦模式,开始打探小月的内心。
              “没有吧,你们想多了,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小月害羞地瞥过头,其实心里还是有点高兴,希伯莱真的也喜欢她吗?
              “可是我和希伯莱在一起的可能性很小,他是西方血族亲王,而我只是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的小姐,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小月有些悲伤地说道,他是位高权重的密党血族亲王,而自己只是一个惨遭二次灭门百里家族的氏族小姐,根本配不上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3楼2019-05-01 20:19
              白霏拍拍小月的肩,“这有什么,你不也是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的大小姐吗,和他那个密党什么族的亲王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人类电影里还有比这更曲折的爱恋,就比如吸血鬼爱上人类,妖怪喜欢神仙,连这些跨越种族的恋情都被人们接受,你们这段仅仅只是跨越身份的感情还能不被接受吗?你和希伯莱很般配哟。”不得不说,希伯莱和小月真的很般配,两人站在一起都是郎才女貌,一个是冷峻帅气的血族亲王,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一样,只有在爱人面前才会露出自己最温柔的一面,一个是清纯高雅氏族小姐,如同晨雾中盛开的百合花,带着晶莹的晨露来到人间,不仅身份很般配,外貌也很般配,这样一对完美情侣,都可以成为小说故事中的主角了。
                “小霏姐姐,我们百里家族在二十多年前还真的有一个吸血鬼爱上人类,并且还与那个人类生了孩子,但在二十多年前百里家族遭遇灭门之灾时那对夫妇都不幸去世了,只留下那个吸血鬼与人类所生的孩子待在人类社会,后来那个孩子在几个星期前好像也死了。”
                与人类所生的孩子,吸血鬼,人类,在前几个星期去世,这些线索连起来的话,难道是……
                白霏慌张地问道:“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白观?”
                “对呀,你怎么知道?小霏姐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5楼2019-05-02 14:13
                有没有人啊,楼主的文好孤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7楼2019-05-03 11:42
                  今天还有没有在,如果有人在,等会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1楼2019-05-04 09:04
                    原来真的是他,她最亲爱的哥哥白观,真的是他。
                      白观,白观,她的眼泪已经忍不住在眼眶里打滚,小月慌了,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小霏姐姐到底怎么了?她和白观是什么关系?
                      “小霏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小月说错了什么话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小月没有说错,那个……白观是我哥哥,他后来被魔党杀死了,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决定与阿尔文他们同行,寻找血之刃,刺杀哈迪斯,为白观报仇雪恨。”说到这里,白霏有点激动,她又想起白观死前的样子,是那么痛苦,他是吸血鬼,是半人类又怎样,哪怕他是怪物是魔鬼,在她看来他永远是她最亲爱的哥哥白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2楼2019-05-04 11:37
                      更文了,有人吗,这次高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9楼2019-05-18 13:46
                        ,白观,值得吗?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那些与白观朝夕相处的时日又在她脑海里回放,那个对她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暖男哥哥,那个在危险时刻总能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她的哥哥,那个一边嘲笑她是三脚猫功夫却一边教她新招术的白馆长。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总是找不到幸福,其实幸福就在身边,他不会嫌弃你笨,不会嘲笑你傻,他甚至会为了你抛弃一切更优越的生活,更尊贵的身份,因为他是你最爱的亲人。
                          “小霏姐姐,不要伤心了,这也是白观自愿的,不管时间流逝有多久,他永远会在你心里。”小月把她轻轻揽入怀中,用自己小小的怀抱想给她温暖,哪怕只有一丝怎么这也好。
                          不会忘记,就算是世界覆灭前的最后一秒她也不会忘记她曾经有一个最爱她的哥哥白观。
                          “小月,你怎么……还叫我姐姐,连白观……观都是你弟弟,我怎么还好……好意思让你叫我姐姐呀。”白霏呜咽着说,几滴浑浊的泪水流到嘴里是难以形容的苦涩。
                          “我都喊习惯了,虽然今年我已经九十七岁了,但在血族的年龄里我才十六七岁,叫你一声小霏姐姐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小月笑道,她湛蓝的双眸里是星辰般闪烁都灿烂的光芒,乌木般漆黑的长发拂过她细致秀丽脸庞,像极了一个粉雕细琢的瓷娃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9-05-19 08:48
                          温柔善良的小月,单纯可爱却有些任性的爱德华,热情友好的格雷亚斯,看似冷峻其实对喜欢的人很温柔的希伯莱,虽然嘴上很欠抽,心里却对他人十分关心的阿尔文,还有她最爱的亲人,对她体贴入微的白观,其实吸血鬼也不是那么冷酷无情,他们有些比人类还至情至性。
                            晚风吹动维也纳的森林,月光轻拂它静寂的夜景,天空蒙上一层淡淡的薄云,让原本模糊的夜空更加迷蒙。
                            夜,还很漫长。
                            骄阳似火,万里无云,湛蓝的天幕上嵌着一轮火红的太阳,它反射出耀眼的白光,刺得让人睁不开眼。
                            现在是维也纳的中午,这样炎热的天气,白霏没有呆在酒店里享受凉爽舒适的空调,却在大中午跟着妖怪亲王阿尔文来到了维也纳西南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2楼2019-06-08 20:21
                            谢谢各位的支持,再次保证不会弃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5楼2019-06-21 15:18
                              阿尔文,我们去哪?干嘛选在中午啊,我都快热死了。”她才起床就被这个家伙拖出房间,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一路走一路抱怨,可能是在中国A市那个四季如春的南方城市呆久了,她真的有点受不了维也纳这毒辣的太阳。
                                阿尔文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连一滴汗都没出,“我也想早上来啊,是你这个笨女王非要睡到这个时候,怪我喽。”
                                “我们到底去哪?爱德华他们呢?”
                                “等会到了你就知道,爱德华和格雷亚斯那两个贪吃鬼去吃维也纳的特色美食了,希伯莱想要留在酒店陪小月,算来算去就只有你闲着没事干喽。”阿尔文说道。
                                “啥?什么叫我闲着没事干,我也想去和爱德华他们吃美食,没时间陪你玩。”白霏不满地说道。
                                阿尔文朝她浑身上下乱扫几眼,“你都这么胖了还吃,该出来减减肥了。”
                                “你说谁胖!你这个大胖子!”
                                “哈哈哈,说你呢,笨女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9-06-21 15:20
                                有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0楼2019-06-22 21:22
                                  这里真的是维也纳美泉宫哇!茜茜公主和奥地利国王佛兰茨的行宫。
                                    “进去看看吧。”随后阿尔文和白霏走进了美泉宫。
                                    因为现在是旅游旺季,宫殿里行走着各个国家的人,一路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美泉宫内极尽奢华,华丽巨大的水晶大吊灯高悬于画功精湛的油画之下,两侧象牙白的墙壁上雕满金色的花纹,几处房间里还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中国瓷器,宫殿长廊的墙壁上还挂着哈布斯堡王室历代皇帝的肖像画以及玛利亚·特雷西亚女皇的十六个儿女的肖像画,就连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同时上断头台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奈特少女时期的画像也在期中,真是炫丽得让人睁不开眼。
                                    里面共有1441个房间,只有44个房间是洛可可风格。整个宫殿是华丽宏大的巴洛克风格,完美的显示了哈布斯堡王室家族的气派。
                                    宫殿背后是一座法国式的皇家花园,巨大的花坛里种着修剪十分整齐的绿树墙,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加翠绿,像一位位守卫美泉宫的护卫者,绿树墙内是四十四座希腊神话故事中的天神,在园林的尽头是一座海神泉和一块方尖碑。
                                    整个皇宫规模相当庞大,可容纳超过一千人居住,仅此于法国凡尔赛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1楼2019-06-23 07:50
                                    这里真的是维也纳美泉宫哇!茜茜公主和奥地利国王佛兰茨的行宫。
                                      “进去看看吧。”随后阿尔文和白霏走进了美泉宫。
                                      因为现在是旅游旺季,宫殿里行走着各个国家的人,一路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美泉宫内极尽奢华,华丽巨大的水晶大吊灯高悬于画功精湛的油画之下,两侧象牙白的墙壁上雕满金色的花纹,几处房间里还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中国瓷器,宫殿长廊的墙壁上还挂着哈布斯堡王室历代皇帝的肖像画以及玛利亚·特雷西亚女皇的十六个儿女的肖像画,就连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同时上断头台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奈特少女时期的画像也在期中,真是炫丽得让人睁不开眼。
                                      里面共有1441个房间,只有44个房间是洛可可风格。整个宫殿是华丽宏大的巴洛克风格,完美的显示了哈布斯堡王室家族的气派。
                                      宫殿背后是一座法国式的皇家花园,巨大的花坛里种着修剪十分整齐的绿树墙,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加翠绿,像一位位守卫美泉宫的护卫者,绿树墙内是四十四座希腊神话故事中的天神,在园林的尽头是一座海神泉和一块方尖碑。
                                      整个皇宫规模相当庞大,可容纳超过一千人居住,仅此于法国凡尔赛宫。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她和阿尔文已经在美泉宫逛了整整一个下午了,刚才还在碧空如洗的蓝空就迎来了如血般浓稠的夕阳,霞光在薄薄的云层里下沉,将柔和的余晖轻轻撒下。
                                      “美泉宫真是太漂亮了,茜茜公主能住在这里真是太幸福啦。”她现在真的羡慕茜茜公主,那个拥有姣好的容貌和纤细身材的奥地利皇后,她是奥地利在位期间最长的皇后,最后在日内瓦遭到刺杀不幸去世,一代佳人就这么香消玉殒了,令后人无尽惋惜。
                                      “对了,今天你怎么会想到美泉宫?”白霏问,想不到这老妖怪还挺喜欢历史。
                                      “哈哈哈,我每到一个地方我就想来看看这里最有名建筑,这是我的习惯,可是希伯莱,格雷亚斯和爱德华他们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来逛。”希伯莱向来性子沉闷不喜欢出门,格雷亚斯和爱德华这两个密党最不像亲王的亲王就只看重当地美食,现在终于有一个和自己在历史方面还算聊得来的笨女王,以后终于不用一个人孤零零的来逛景点了,阿尔文高兴还来不及。
                                      “小霏,你也喜欢历史吗?”阿尔文问道,眼里全是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2楼2019-07-20 14:41
                                      为什么我在起点上的有些章节被屏蔽了,我没有写什么违规内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3楼2019-07-20 14:43
                                        呃,还行吧。”在高中时期,她的历史貌似还不错,勉勉强强都能及格,至于喜欢的话,她不讨厌就是啦,和那些枯燥到让人吐血的数理化比起来,历史简直太有趣了,太仁慈了。
                                          “咦?那么阿尔文,你来中国的时候你去了那些景点?”
                                          阿尔文想了想说:“我在来A市之前,我去了一趟西安兵马俑,还有万里长城,可是当时在中国希伯莱还是喜欢呆在酒店里,格雷亚斯和爱德华就爱盯着什么西安的肉夹馍,北京的烤鸭就知道吃,不懂得欣赏这些历史古迹。”
                                          想不到这个老妖怪还挺有情趣,是个喜爱旅游和历史的妖怪。
                                          “现在已经那么晚了,我们要不要去找找格雷亚斯他们?”想到格雷亚斯和爱德华还在维也纳的美食界扫荡,她的肚子也唱起了空城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19-07-21 10:59
                                          想不到这个老妖怪还挺有情趣,是个喜爱旅游和历史的妖怪。
                                            “现在已经那么晚了,我们要不要去找找格雷亚斯他们?”想到格雷亚斯和爱德华还在维也纳的美食界扫荡,她的肚子也唱起了空城计。
                                            一会儿他们在维也纳的美食街找到吃得正香的两位亲王殿下。
                                            “阿尔文,要不要来尝尝这个维也纳炸牛排,还是那个苹果卷,都超级好吃。”爱德华热情地拿着一堆美食捧到阿尔文面前。
                                            阿尔文低头看看他手上的各色美食,又抬眼看看爱德华,只见这位亲王殿下吃得满嘴流油,嘴里还叼着一根雪糕,再看看座在他旁边的格雷亚斯,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甜点,浅金色发丝上都沾着白色的奶油,这两人已经把传说中血族亲王的高冷形象毁得尸骨无存了。
                                            阿尔文干笑两声,“不用了,我对人类食物不感兴趣,你问问小霏。”他指指座在对面的白霏。
                                            爱德华端着一盘维也纳炸牛排跑到白霏面前,卖着萌:“小白姐姐,吃。”他虽然满脸油渍,红色微卷的头发此时也变得有些杂乱,可那双琥珀色晶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在里面还能看到两个小小的自己,简直不要太萌。
                                            “好,我吃我吃,小德最乖了。”白霏端过那盘维也纳炸牛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5楼2019-07-25 00:06
                                            维也纳炸牛排是维也纳饮食界中最负盛名的菜肴,是一种将牛肉裹上面包屑后酥炸而成的牛排,被称作奥地利国菜。
                                              牛排外观金黄而酥脆,里面嫩滑美味,好吃得不要不要。
                                              爱德华见白霏吃得不亦乐乎,“小白老师,是不是非常好吃?”白霏连忙点点头,这点不可否认,真的非常好吃,得到赞同,爱德华高兴地笑了笑。
                                              “阿尔文,我记得你喜欢喝红茶对不对?”格雷亚斯问道。
                                              “一般,在英国的时候我每天下午四点半都要喝一杯红茶。”阿尔文道。
                                              “阿尔文别装了,还说什么一般,希伯莱说你最喜欢喝红茶,他还说在英国你的府邸里你收藏了好多红茶,什么大吉岭红茶,阿萨姆红茶,奴娃拉利亚红茶,还有中国的祁门红茶你都有,哪天去英国请我尝尝。”爱德华毫不犹豫地拆穿阿尔文,哪天去英国他一定要阿尔文请客喝红茶。
                                              “想不到希伯莱这家伙还会和你说这些,等任务完成之后你到英国想喝多少都可以,品种随你挑。”阿尔文揉了揉爱德华的肩说道,爱德华高兴地点点头。
                                              “阿尔文,话说英国美食有哪些?”刚刚吃饱的白霏也加入他们的话题。
                                              “不知道,我不太关注这些,跟这些人类食物比起来,我更喜欢喝新鲜的人血。”阿尔文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朝白霏挑挑眉。
                                              白霏无言,这老妖怪是故意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6楼2019-07-26 19:38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文竟然被封闭了几章,搞得我都没心情更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8楼2019-07-28 22:21
                                                我知道我知道,”爱德华打断他们的对话,“英国美食有奶油鸡,炸鱼排,糖浆馅饼,黑莓蛋糕,还有英国红茶也很出名,说得我都馋了,阿尔文,到时候我去你府邸里我还要你请我这些好吃的。”
                                                  夜幕降临,明镜似的银月挂在天上,它圣洁的光辉撒在美丽幽静多瑙河面上,如同一片片碎银荡漾在河水里。
                                                  这样美好的夜晚正是吸血鬼F4出没的时候,阿尔文一行人又来到一片广阔的森林公园里。
                                                  这里清溪流淌,雅致幽静,夜风轻拂,还带来一阵阵好闻的花香,身边是一棵棵青翠碧玉的树木,是一片原始风貌的天然森林。
                                                  “阿尔文,你来这里干嘛呢?这里是哪?”爱德华不满的抱怨道,那家餐厅的维也纳美食他还没吃够呢。
                                                  “这里是维也纳森林,听说这里有露天音乐会,我就想带你们来欣赏一下维也纳的音乐。”阿尔文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9楼2019-07-30 05:26
                                                  对起点中文网失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0楼2019-07-31 11:25
                                                    起点中文网最近怎么了,居然把我的《血族夜宴》全本屏蔽,他们到底想怎么样?我的小说怎么了?没有色情,没有反党,更没有对宗教歧视,他们想表达什么?真的,太后悔发在起点中文网上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2楼2019-08-02 01:15
                                                      原来这里是著名的维也纳森林呀,白霏恍然大悟。
                                                        维也纳森林位于维也纳市,主要由混合林和丘陵草地组成,这片森林还对维也纳的空气起到洁净作用,拥有“城市的肺”的美誉,森林里还有贝多芬和舒伯特的故居。施特劳斯谱写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使它名扬天下。
                                                        终于他们在一处小型的音乐会场坐下,在一个用爬满青苔藤条的水泥板上,几位年轻的音乐家运用他们手里不同的乐器演奏着悠扬的乐曲。
                                                        一缕优美的琴声飘来,宛如一阵清风徐来,一朵白云拂去。
                                                        音乐家们一曲又一曲地演奏着,《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水边的阿狄丽娜》、《威尼斯之夜》、《春之耳语》……
                                                        这些名曲让人听得仿佛自己也置身于曲目当中,多瑙河流过心田,河水浸润过灵魂,维也纳森林的清风吹过,思绪徘徊,身临其境,时而婉转低吟,如泣如诉,时而澎湃激昂,波澜壮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3楼2019-08-02 01:23
                                                        一曲终了,全场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白霏和小月也跟着众人鼓掌,她看看旁边的各位吸血鬼帅哥,格雷亚斯和爱德华相互靠着睡着了,希伯莱眼神空洞,根本没有在欣赏音乐,思绪早就飞去哪个爪哇国了,只有阿尔文在津津有味的欣赏曲目,整个人都融入到音乐里去了,月光或深或浅的勾勒出他完美无瑕的侧颜,蓝紫色梦幻色彩的双眸里流露出几分赞许,他高挑的身材,优雅的举止,绝美的容颜引来一群男男女女的关注,不一会,这个小型的露天音乐会场就挤满了人,好像都是为了来看这位银发绝色少年。
                                                          音乐会进行了漫长的三个小时,终于在音乐家们演绎完最后一首曲目《蓝色多瑙河》之后音乐会准备散场,白霏打了个哈欠,接着拍醒睡得流口水的格雷亚斯和爱德华,“格雷亚斯,小德,快醒醒,音乐会结束了。”
                                                          格雷亚斯揉揉惺忪的眼睛,“就结束了?怎么这么快。”
                                                          白霏淡定地说了一句:“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什么,”格雷亚斯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我居然睡了那么久,早知道我应该把这些曲子录下来,失眠的时候可以听听。”
                                                          格雷亚斯看了看四周,发现阿尔文好像不见了,“小霏,你有没有看到阿尔文?他去哪了?”
                                                          白霏这才发现阿尔文不见了,刚才明明还在和他们座在一起听音乐会,现在怎么一转眼就失踪了。
                                                          “看,阿尔文哥哥在那里。”小月指向表演台上,只见一位面容还算清秀的年轻男子在和一位银发绝色帅哥交流,男子面带微笑,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银发少年神态自然,唇角微扬,有意无意地点着头。
                                                          白霏一眼就认出这个面容清秀的男子,就是刚才在台上表演的小提琴手,他在和阿尔文说些什么?
                                                          “阿尔文这是在干什么?”白霏问道,她走近表演台想去听,才发现两人讲的都是德语,啥都没听懂。
                                                          她在C大的时候还没学过德语,只好向爱德华求助翻译,“爱德华,你能听懂他们在讲什么吗?”
                                                          爱德华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那个男子看见阿尔文刚才在音乐会上听得很认真,觉得阿尔文也是音乐爱好者,他想请阿尔文也上台演奏一首小提琴曲。”
                                                          “啥?阿尔文会拉小提琴?”这就有点让白霏吃惊了,平时这个除了色相还算不错,毒舌起来能把人损得血肉横飞的妖怪亲王还会拉小提琴?
                                                          “好像是吧,以前我在普罗旺斯听我父亲说过,Toreador族的人都很有艺术天赋,他们有好多别名“艺术家”,“享乐主义者”等,有好多Toreador族成员生前都是才华横溢的画家,音乐家,诗人还有雕塑家,他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带着审美的热情,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富有艺术气息的氏族,”可是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阿尔文不能带着审美的热情欣赏美食呢?爱德华愣了愣接着说,“听说Toreador族的前亲王斐尔兰生前就是英国一位有名的画家,据说到现在Toreador族的府邸里还保存着斐尔兰殿下的画作,具体情况你还要问希伯莱,还是他最了解阿尔文。”
                                                          问希伯莱还是算了,那个第一次见面就想要她小命的家伙,而且棺材脸对她好像一直都不是太友好,她躲他都还来不及呢,她还从来没见过阿尔文拉小提琴,现在她还挺期待阿尔文的表演。
                                                          森林里,夜色静得像一汪无波澜的潭水,黑夜如同一块漆黑的幕布笼罩在维也纳森林的上空,一轮明月挂在天上,像把黑色幕布烫了一个洞,银白色的光线一丝丝露出来,尽洒人间,四周的人陆陆续续的走光了,只剩下白霏一行人,还有刚才在台上表演的音乐家们,阿尔文拿起小提琴看了又看,还调整了一下小提琴的音准。
                                                          他走上表演台,朝台下优雅的敬礼,“朋友们,就让我在这里为你们献上一曲德国作曲家约翰·帕赫贝尔的《D大调卡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4楼2019-08-02 23:50
                                                          今天是高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5楼2019-08-03 10:13
                                                            他启唇微笑,不慌不忙地拿起手中的小提琴开始演奏。
                                                              月色静美,微风轻拂,悠扬欢快的琴声从他指尖缓缓流淌而来,清澈明净的琴音飘扬在维也纳森林里,如同在山涧里流淌的小溪,顺着湿滑的岩壁跌落下来,一路奔腾流向的烟波浩渺的大海里。
                                                              优美的琴声夹杂着徐徐清风回荡在耳畔,那美妙的琴声像是自远方而来,带着摄人心魄的风华,牵着撩人心弦的蛊惑,踏过风景如画的阿尔卑斯山麓,走过碧波荡漾的伏尔加湖,来到风光旖旎的多瑙河畔,最后回到秀丽幽静的维也纳森林里,沉淀了万年光华,美好得仿佛连维也纳的一花一草一木都随之动容。
                                                              琴音回旋在整个森林里,伴随着钢琴的伴奏声,两种乐器配合得天衣无缝,没有一丝瑕疵,与这静谧柔静的月色是如此协调。
                                                              阿尔文神色自若,眼神迷离,他修长的手指在琴身上熟练的拨弄着琴弦,琴弓优雅地舒展,在书写着一个个美妙动人的音符,仿佛他自己也陶醉在这优美到极致的琴音里,无法自拔。
                                                              风的吟唱,月的轻叹,水的低吟,都在琴声中潺潺回响,不知不觉地的唤起人们最美好的回忆,欢快,纯粹,明丽,安静都在他指尖的音符里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这一幕令人永世难忘,人与月,风与景,都在一位银发绝色少年的琴音里痴醉了。
                                                              多年以后,多少人回想起今天的场景都还在赞叹不已,那一夜,那一天,那个少年,那首曲子,打动了多少沉睡的生灵,唤醒了多少美好的记忆。
                                                              一曲作罢,众人还沉浸在刚才阿尔文的演奏中,久久不能自拔,周围一片平静。
                                                              还是爱德华打破了沉寂,“阿尔文你太赞了,太好听了,我都快要成为你的粉丝啦,我还第一次觉得音乐会这么有趣。”
                                                              就连刚才在台上演奏的音乐家们都感到震惊,这位银发绝色少年什么来头,就算是帕格尼尼在世,也难以超越他的超凡琴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6楼2019-08-03 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