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78贴子:2,410,791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阿尔文演奏这一段是我很认真写的,希望大家为我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7楼2019-08-03 10:35
      阿尔文面带微笑,把小提琴还给那位年轻的小提琴手,向他致了谢,走下表演台,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音乐家。
      忽然那个小提琴手冲上去拉住阿尔文,神色激动的说了一大堆话。
      又是德语,白霏只好又向爱德华求助翻译,“小德,他们在说些什么?”
      “那个小提琴手认为阿尔文的琴技很厉害,想让阿尔文加入他们乐队,与他们一起演奏。”爱德华翻译道。
      阿尔文与那位小提琴手纠缠了好一会儿,最终已小提琴手劝说失败告终。
      回到酒店里,希伯莱有些不满地对阿尔文说:“我们到底是来玩的还是来完成任务的,为了躲避魔党,一直待在维也纳也不是办法,明天就去犹屯伯格吧,不能再推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8楼2019-08-03 13:28
      阿尔文笑道:“好好好,都听你的话,明晚就出发,不过我在这维也纳没玩够呢,今天晚上我和就不回来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阿尔文便走出了房门。
        他走到白霏面前,“笨女王,快去睡觉吧,人类睡眠不足的话会变得更笨,你本来就笨,不睡觉会变得更傻。”
        这家伙,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语,为什么从他嘴里出来就是那么欠抽。
        “你才笨,阿尔文,那么晚了,你要干嘛去?”白霏问道。
        “希伯莱说明天就要离开维也纳了,我想趁今天晚上赶快去多瑙河看看,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啊?明天就要走,这么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好不容易来到维也纳,她可不想留下遗憾,她还要多拍几张多瑙河的景致呢。
        “阿尔文,小白姐姐,等等我们,我也跟你一块出去。”爱德华和格雷亚斯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小德,格雷亚斯,你们也要出去玩吗?”白霏问。
        “当然了,我不想一个人和希伯莱待在一起,那家伙肯定又要逼着我学魔法。”爱德华说道。
        就这样,三只位吸血鬼帅哥和一位人类少女出现在多瑙河畔。
        维也纳的夜色就是这么美丽,皎洁的月光洒在波光粼粼的多瑙河面上,呈现出迷人的色彩。薄纱般的雾霭萦绕在明月周围,使得月夜多了几分朦胧的美感,一群调皮的星星在黑夜中闪耀着斑斓的色彩,它们有些连成神秘的星座,有些则散乱的排列在天河上。
        “阿尔文,你就真的打算在这里座到天亮吗?”白霏有点后悔跟着这个老妖怪出来,她明明可以在酒店里一觉睡到天亮,居然刚才头脑发热,跟着阿尔文来到多瑙河畔的一家环境优雅餐厅里。
        阿尔文倒是很高兴,他向服务员点了一壶英国红茶,在旁边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小说,“对呀,是你自己要跟我出来的。”
        她看看座在对面桌子的爱德华和格雷亚斯,他们刚才点了一大堆吃的,还在这里点了一大堆喝的,说什么要把这里所有东西都尝一遍,这两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吃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9楼2019-08-03 22:52
        与其座在这里跟着阿尔文无聊,不如与他们品尝美食。
          正当她要跑过去和爱德华座在一起,就听见爱德华与格雷亚斯的对话:
          “格雷亚斯,我突然好饿呀,我想喝A型血,你有没有带血浆?”
          “当然有,但我这里只有AB型血,你就凑合着喝吧,要不要点份牛排,把鲜血浇上去吃,还是直接喝?”
          “好呀,我要鲜血浇牛排。”
          听完他们的对话,白霏立马打消和他们座在一起的念头,她体内还流淌着美味的A型血呢,希望爱德华不知道这件事。
          “不行,爱德华,这里是人类的餐厅,不要暴露身份。”阿尔文忽然打断他们的对话。
          格雷亚斯这才反应过来,“对哦,阿尔文说的对,你还是直接喝吧,别点牛排了。”
          跟这群吸血鬼在一起就是害怕,天天听着他们讨论什么A型血B型血,就像是人类在讨论水果味还是孜然味的食物一样。
          阿尔文看着白霏有些扭曲无奈的表情,躲在书后面偷笑起来。
          是不是二十一世纪所有人类都和她一样有趣,还是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这样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0楼2019-08-04 10:47
          有没有人呀,有人今天继续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1楼2019-08-04 12:10
            阿尔文,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到女巫城堡救人呢?”白霏问。
              “如果直接到犹屯伯格肯定会惊动魔党,甚至是哈迪斯,与其冒着生命危险,不如在维也纳勘察一下魔党的动静再做决定,这样我们胜算会大一些。”阿尔文解释道。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阿尔文喜欢维也纳,要不是奥地利是魔党的地盘,维也纳早就是Toreador族的领地了。”格雷亚斯插上一句话。
              “哈哈哈,看不出格雷亚斯你还挺了解我。”阿尔文轻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3楼2019-08-04 18:09
              自己给自己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4楼2019-08-04 20:55
                 “我虽然不是和你相处时间最长的朋友,但我好歹也认识你将近一百年了,你有什么心思我还是能琢磨个大概。”格雷亚斯笑道,在他看来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中那份友谊。
                  “以前斐尔兰很喜欢意大利罗马,他向弗雷德申请了好几次,想让意大利罗马成为我们氏族的领地,谁知道第二天意大利罗马就成为你们Tremere族的领地了,斐尔兰还为此事生气了好久。”阿尔文说道。
                  “为什么斐尔兰喜欢罗马?”白霏提问。
                  “斐尔兰身为人类的时候就是一名画家,他非常热爱绘画,热爱罗马美术,文艺复兴时期那些名家画作,他甚至还想过假扮成人类,去罗马美术学院学习。”阿尔文说。
                  想不到斐尔兰那么喜欢绘画,还对罗马美术学院这么感兴趣。意大利罗马美术学院诞生于十六世纪末,目前是意大利的一所标志性艺术学院,被认为是艺术与美的摇篮。
                  “你们Toreador族就是这么有趣,在血族里什么音乐家画家诗人都是那么氏族,每次组织什么艺术节都是你们氏族得冠军,看得其他氏族眼热。”格雷亚斯说道。
                  “你们Tremere族也不错呀,魔法最强,医术最强,几乎每次魔法大赛都是你们氏族夺冠,当然除了上次是个另外。”阿尔文说。
                  “上次那个不算,那是个意外。”爱德华辩解道。
                  “上次?上次怎么了?”白霏有些好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5楼2019-08-05 11:30
                  “上次魔法大赛最后一场决赛的时候,我和格雷亚斯争夺冠亚军的时候,正在比赛的最后关头,忽然不知道是谁扔来一个篮球把格雷亚斯砸晕了,结果我就侥幸夺得了冠军。”阿尔文高兴地说道,如果没有那个篮球,阿尔文还真的没有把握能不能胜过格雷亚斯。
                    白霏呆愣了几秒,随后发出雷鸣般的爆笑声,在一旁的格雷亚斯听到后脸都黑了,他们Tremere族以最擅长魔法闻名于世,身为亲王的他居然在魔法上输给了阿尔文,这让他今后在党里该怎么混啊。
                    “那个篮球是谁扔的,是谁能把格雷亚斯坑那么惨。”白霏笑道。
                    “哈哈哈,这个就要问爱德华殿下了,能把球扔那么准,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到格雷亚斯头上。”阿尔文看向爱德华。
                    爱德华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当时手滑,不小心把篮球扔反了,然后就砸到格雷亚斯。”
                    这还是被最好的朋友坑了,她都能想象得出格雷亚斯知道真相后的表情,交友不慎啊。
                    “别笑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格雷亚斯笑着转移话题,“你们就不觉得希伯莱这几天有点奇怪吗?居然对小月这么殷勤,我还第一次见他对异性那么主动。”
                    “对呀对呀,希伯莱是不是喜欢小月?”爱德华也问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7楼2019-08-05 21:28
                    不知道吧,有时候我还真的猜不透那家伙的想法。”这个问题连阿尔文都摸不着头脑。
                      “我以前听父亲说过希伯莱特别厉害,在一百年前他带领着他的族人与狼人搏斗了三天三夜,终于将德国南部阿尔卑斯山麓那一片的狼人全部歼灭,听说足足有三千多头狼人,还把狼人首领马库斯也杀死了,这是吸血鬼史上的史无前例的事情。”爱德华露出羡慕的表情,他也想像希伯莱那样勇敢坚强。
                      白霏听后很惊讶,看不出那个棺材脸是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连格雷亚斯都赞叹不已,只有阿尔文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在默默地喝红茶,神色有点奇怪。
                      只有白霏注意到阿尔文的异常,如果她没有猜错,阿尔文一定知道些什么希伯莱不可告人的秘密,但这些毕竟是别人的隐私,她也不好过问,只好把话咽到肚子里,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希伯莱为什么要杀狼人,吸血鬼和狼人之间有什么恩怨吗?”白霏问道。
                      格雷亚斯一脸无奈地说道:“小霏呀,你是不知道,那群野兽有多讨厌,特别是狼人首领马库斯,三天两头带领一群狼人来骚扰我们血族的生活,就连弗雷德大人都拿他们没办法,不过自从希伯莱他们。Gangrel族把德国南部的狼人包括他们的首领马库斯全部歼灭掉以后,其他部落的狼人就再也没有打扰过我们密党的生活了。”
                      “那么魔党哈迪斯他们会不会受到狼人的侵扰?”白霏又问道。
                      “不知道了,不过哈迪斯那人特别狠毒,他肯定有办法对付狼人。”爱德华插话道。
                      “哼,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白霏冷哼一声,“我记得哈迪斯这个名字是希腊神话故事中冥界之王的名字。”
                      哈迪斯,古希腊神话故事当中的冥界之王,同时还是掌管瘟疫的神,他曾经使忒拜城邦染上致命的瘟疫,直到两个少女墨提娥克、墨妮佩自愿献祭,瘟疫才停止。在白霏看来他是邪恶的化身,罪恶的源头,与魔党的哈迪斯一样,不是好东西。
                      夜更深了,已经到了凌晨时分。
                      此时白霏已经困得快撑不住了,她感觉自己的头好沉,意识渐渐模糊,终于一头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哇,格雷亚斯快看,小白姐姐睡着了,我们要不要送她回去。”爱德华说着正想把她抱起来。
                      “没事,你们不用管她,送她回去的话肯定会把她吵醒。”阿尔文拦住了爱德华。
                      紧接着阿尔文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把它盖在白霏身上。
                      他仔细看看白霏的小脸,浓淡适宜的眉,粉扑扑的脸颊,微张的小嘴,虽然算不上什么国色天香的绝色容颜,却也还算长相甜美的东方少女,想不到这笨女王不吵不闹的样子还挺可爱。
                      他俯下身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晚安,笨女王。”
                      月色优美,夜色轻柔,多瑙河水缓缓流淌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美妙动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8楼2019-08-05 23:12
                      晨曦缓缓拉开夜幕,初醒的橘色阳光散落在多瑙河畔,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又是一个宁静的早晨,白霏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她昨天居然披着阿尔文的外套在餐桌上睡了一夜,当她醒来时阿尔文正座在对面眉眼带笑地看着她。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白霏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你怎么可能会记得,我真是佩服你,在餐桌上也能睡着,还睡得流口水。”阿尔文笑道。
                        “流口水?不可能,我睡觉从来没有流过口水,你骗人。”白霏立马反驳,这个老妖怪太能扯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你嘴边那些口水还是我帮你擦掉的。”阿尔文说。
                        白霏赶紧摸摸嘴边,难道她昨天晚上真的流口水了?
                        阿尔文唇角微扬,这个笨女王太好骗了,“格雷亚斯他们已经回酒店了,因为小月不能接触阳光,所以我们就只能在今天晚上离开维也纳。”
                        白霏咽了咽口水,这次离开是不是又要座格雷亚斯的死亡飞车,这些吸血鬼就不能换一种安全舒服的交通工具吗?
                        “这次能不能不座车,我真的受不了那种感觉了。”白霏恳求,再这样下去她苦胆都要吐出来。
                        “这次我们只开车到犹屯伯格郊区,剩下的路自己走,最多就要五秒钟,你能不能坚持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9楼2019-08-06 11:33
                        恐怕不行吧。”白霏道。
                          “这样吧,”阿尔文笑道,“这次我来开车,虽然会有点慢,但最起码我会用魔法把车内的人保护起来,不会受外界任何影响。”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救了她的命。
                          “不用说谢谢,我只是不想让我的血仆受到伤害,要不然血液就会不好喝了。”
                          她什么时候变成阿尔文的血仆了,“你说谁是你的血仆,不要胡说八道!”
                          “好吧,那你是我们的面包,点心,薯条,”他愣了一下,“不对,你是中国人应该是我们从中国打包回来的中国菜。”
                          “你滚吧!谁是你打包来的中国菜。”
                          “就是你呀,笨女王。”
                          “走开!”
                          回到酒店里,灯火通明,希伯莱把所有灯都打开了,房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生怕有一丝光线透露进来,小月座在床上,有些内疚地对大家说:“都是我拖累了你们耽误时间,害得大家不能在白天出发。”
                          “这不能怪你,身为吸血鬼这些都是不可避免,这就是上帝对我们的惩罚。”格雷亚斯说。
                          “大家做好准备了吗?魔党的牢房在城堡的地下室,我们悄悄地潜入里面,杀掉守门的魔党杂碎,再一起用魔法将族人们转移到中国A市,这个过程中千万不能惊动哈迪斯以及其他魔党的吸血鬼。”阿尔文有些严肃地说。
                          格雷亚斯接过话:“我们的车只能开到犹屯伯格边界,剩下的路程不能用魔法。”
                          “格雷亚斯,”阿尔文走到格雷亚斯面前,“这次就由我来开车吧。”
                          众人惊愕,阿尔文会开车?要是没记错的话阿尔文殿下最讨厌人类发明汽车,现在竟然会主动要求来开车,这是怎么回事?
                          “阿尔文,你居然会开车,你不是最讨厌汽车了吗?今天怎么那么主动呀,是不是车上有什么好吃的。”爱德华笑呵呵地打趣他。
                          “哈哈,当然会了,就是好久没开过车了,今天想试试看。”阿尔文笑道,还不忘回头向白霏眨眨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0楼2019-08-07 16:58
                          白霏这才明白,原来阿尔文这家伙是故意的。
                            她悄悄把爱德华拉到一边问道:“爱德华你知不知道,阿尔文为什么讨厌汽车呀?”
                            “阿尔文说他说汽车有股刺鼻的味道,还有轰隆隆地声音,特别吵,所以就说不喜欢,能让他座上车就不错了,更别提让他开车,”爱德华诚实地说,“而且他还说什么自己对汽车过敏。”
                            她心头好像有一丝春风吹起,痒痒地,暖暖地,阿尔文这是为了她才那么做的吗?
                            “你们在干嘛呢?赶快收拾东西,晚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这时阿尔文出来正好撞见他们俩。
                            白霏走到阿尔文面前向他道谢,“那个,阿尔文,谢谢你了。”
                            “不用谢,”阿尔文很有绅士风度地向她鞠躬,“这不是为了你,仅仅只是我自己想当一次驾驶员。”
                            听到这句话她刚吹起的一缕春风似乎又消失了,换来的是一种叫做失落的东西布满心头。
                            原来不是为了她,是她自己想多了……
                            夜晚,巨大的黑色幕布落下,上面点缀着几颗微微地闪烁星星,夜风轻吹,带来阵阵凉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1楼2019-08-08 17:27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我要发车啦。”阿尔文座在驾驶位置,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一手搭在座位上,侧着身子向后看。
                              “当然准备好了,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座阿尔文的车。”爱德华莫名有点兴奋。
                              座在副驾驶的希伯莱也有些担忧,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阿尔文开车,“阿尔文,你这么多年没碰过汽车了,实在不行不要勉强,交给我来开。”
                              “哈哈哈,”阿尔文笑了,“不用担心我,斐尔兰交过我弄这玩意儿,我记得驾驶步骤。”
                              汽车开始发动,车身慢慢离开地面,“轰——”地一声,向远方驶去。
                              这次的速度明显比前几次慢了许多,白霏这才发现,原来他们的车子都是飞起来的。
                              来到多瑙河上方,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她伸出手轻轻浸入河水中,冰凉的液体在她指间流窜,像抓着一团柔软的棉絮,河畔上依旧走动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互相问候,谈笑风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他们看不见我们吗?”白霏问道,汽车空中飘,这么出格的事,早就应该登报纸啦。
                              “这辆车被我施过魔法,人类是看不见我们的哟。”格雷亚斯笑了笑。
                              顺着波光粼粼的多瑙河,乘着温柔舒服的夜风,维也纳真的很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2楼2019-08-09 12:02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汽车才慢慢停下,白霏高兴地走下车,这次是她最开心的一次坐车,夜风呼呼呼地往脸颊擦过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看不出阿尔文车技还不错嘛。”格雷亚斯笑道。
                                “阿尔文去哪了?”爱德华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根本没有阿尔文的身影。
                                “阿尔文还在车上。”白霏喊道。
                                只见阿尔文亲王一脸凝重,脸色苍白如纸,非常不好,他跌跌撞撞地下了车。
                                “阿尔文,你没事吧。”格雷亚斯问道。
                                “没事,只是有点难受。”阿尔文回答。
                                “看来你真的对汽车过敏了,”爱德华感叹,“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没事,现在好多了。”阿尔文站起来,对众人露出一个可亲的微笑。
                                “哼,”希伯莱朝众人冷哼一声,“阿尔文对汽车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好感,斐尔兰亲王虽然教过他驾驶,却也没有让他真正开过几次,现在好了,等会就要去城堡救人,他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对不起啊,阿尔文,我们也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怪毛病,早知道这样就由我来开了。”格雷亚斯说道。
                                “我没事,”阿尔文不以为然的轻笑,“没有希伯莱说得那么严重,现在救人要紧,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众人在黑暗中摸索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一个陡峭的山坡上远远地看见一栋阴森森的古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3楼2019-08-10 00:04
                                夜晚寂静得可怕,古堡外壁爬满荆棘,几乎要把整个城堡都霸占,一群群吸血蝙蝠在上方盘旋打转,仿佛在向他们露出狰狞的笑容,猫头鹰渗人的叫声为这座城堡增添了几分阴冷可怖的气息,像极了童话故事里那些居住这恶魔的古堡。
                                  看到真正的女巫城堡,白霏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向后面缩了缩,再想想这座城堡那段血腥又真实的历史,上千名年轻女子葬送于此,多少亡魂在这里徘徊哭泣,多少灵魂被困在这里永世不得超生,在如此安静的夜晚,她好像都能听见哭泣声。
                                  “就是这里,下面的工作交给格雷亚斯了。”阿尔文向后退了几步,大家也随着他退到几米开外的地方,只有格雷亚斯站在最前面,合起双眸,嘴里念着奇怪的咒语。
                                  白霏拉了拉阿尔文的衣角,小声地问道:“格雷亚斯在干嘛?”
                                  “这是格雷亚斯他们氏族的一种魔法,可以破开所有结界,包括哈迪斯的结界,非常厉害的一种魔法。”
                                  不一会儿,只见格雷亚斯指尖亮起一簇金色的火焰,他轻轻朝前面的一划,顿时空气开始快速流动,风起云涌,火焰好像烧开了一切,随着他的动作从中间裂开。
                                  “快走!”他有些吃力地向阿尔文他们喊道,众人迅速穿过那条裂缝,进入结界里面。
                                  格雷亚斯满头大汗,像是全身虚脱了一般,爱德华拿出纸巾轻轻擦拭着他额头的汗水,“格雷亚斯,你还好吗?”
                                  “辛苦你了,格雷亚斯。”阿尔文微笑着说。
                                  “我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进去吧。”
                                  一行人凭借着一点点微弱的火星照亮前路,悄悄地潜入城堡的地下室。
                                  忽然两个泛着红光的宝石向他们走来,白霏有点害怕地问:“阿尔文,那是什么?”
                                  宝石越走越近,阿尔文拿起油灯一照,一位披头散发,面容狰狞的男子朝他们跑过来。
                                  “啊!”白霏吓得尖叫,眼看那个男子就要向白霏扑过来,她紧紧握住手里的匕首,准备应战。
                                  只听见从后面传来“砰”的一声枪响,一颗音银色子弹准确无误的射中男子的心脏,男子呻吟了一声应声倒下。
                                  是谁救了她?她转过身去,看见阿尔文正在用一块白色的手帕擦拭着手枪,原来是这个毒舌亲王救了她。
                                  阿尔文冷笑:“想不到魔党养了那么多杂碎,真是够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杂碎越来越多,起码有几十只吸血鬼向他们扑过来,四位密党亲王好像早就见多了这种场面,不慌不忙的用自己手中的武器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敌人,这种与杂碎战斗对于他们来讲,就像是在和小孩子做游戏。
                                  尽管白霏知道那是吸血鬼,可毕竟和人类长的一模一样,她怎么也不敢用手里的银匕首去刺杀魔党杂碎,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阿尔文他们作战。
                                  希伯莱机智勇猛,格雷亚斯法力无边,阿尔文敏捷聪慧,爱德华就算没有魔法,他的速度与力量也是无人能敌,忽然觉得作为人类的她是这个团队里最没用的一员,恐怕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包袱……
                                  过了好一会儿,杂碎的数量才慢慢减少。
                                  “这些杂碎也太弱了吧,我还没玩够。”爱德华伸了个懒腰,沾沾自喜的说。
                                  希伯莱一脸严肃,“我们这次不是来玩,是来救人,请爱德华殿下重视这次任务。”
                                  正在大家嘻嘻哈哈的聊天时,只有阿尔文注意白霏的异常,在陈旧的墙角处的窗口,她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天上的圆月,小小的身影被月光拉得很长,远远望去是那么寂寞,那么遥远。
                                  阿尔文嬉皮笑脸的走过去,“怎么啦?是不是刚才我们的表现太帅了,把你迷住了?”
                                  白霏低声说道:“不是,我觉得身为人类的自己好没用,一点忙也帮不上,还要靠你们保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4楼2019-08-12 20:33
                                  有人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5楼2019-08-12 22:56
                                    后面的故事更精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6楼2019-08-12 22:57
                                        阿尔文愣了愣,“虽然人类有时候是很没用,但有些事情也只有人类才能完成,而人类也有很多血族没有的东西,比如说有力的心跳,温暖的体温,流畅的呼吸,这些都是血族梦寐以求的东西。出发吧,不走到最后不知道自己有多精彩,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定是一枝独一无二的玫瑰,而他自身的价值绝对是其他人无法替代,现在你是我们团队的一员,一定也是无法替代的一部分,因为我们都是……朋友。”
                                        朋友,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阿尔文对她说自己是他们的朋友,心里刚才的不快早就抛掷脑后,留下的只有……朋友的关心。
                                        她望向阿尔文那双深邃绮丽的蓝紫色双眸,含蓄而纯粹,梦幻而清澈,既散发着月光般轻柔的光泽,又释放着宇宙般神秘的微光,美得惊心动魄。
                                        他看着白霏有些惊愕的神情,微微地笑了,如同暗夜里悄悄绽放的白玫瑰花那般邪魅优雅,“对,你是我们的……朋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7楼2019-08-13 17:11
                                        有时候感觉自己是自娱自乐的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8楼2019-08-13 17:38
                                          “啊,快走开,快走开!”只见一个表情狰狞的男子正在向小月走去,小月害怕得往墙角里缩。
                                            “小月!”白霏大喊,她鼓起勇气,正准备拿出匕首向男子刺去。
                                            “砰!”的一声枪响,子弹精准的从后面射中男子的心脏,男子痛苦地嘶吼一声倒下。
                                            只见一位冷峻帅气的黑发绿眼的男子出现,原来是希伯莱在危机时刻救了小月,他翠绿色的眼里满是惊恐,像一汪剧烈振荡的翡翠色的潭水。
                                            他慌张的跑过去抱住小月,不停地抚摸着她柔滑的黑发,小月有些疑惑地说道:“希伯莱你怎么了?我没事啊,刚才谢谢你。”
                                            他盯着小月清纯可人的小脸,随即一把将小月紧紧抱在怀里,像是搂抱着珍贵的珠宝一样,再也不愿松手。
                                            “希……希伯莱,你没事吧?”这么亲密的举动让她感觉有些不适。
                                            “还好你没事你没事,都是我的错原谅我,是我不好。”希伯莱奇怪的自言自语,让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哇,快看,今晚的月亮真圆!”爱德华指着窗外的月亮说道。
                                            “对呀,今晚是月圆之夜,是如果是狼人的话,今天晚上一定是他们力量最强大的一晚。”格雷亚斯也看向窗外。
                                            一轮银白色的月亮高高挂在夜空中,像极了一个银色的盘子,散发着微微的银光。
                                            “别看了,快走!”只听见希伯莱有些不悦地说着,他脸上的表情很僵硬,又回到那个棺材脸的样子。
                                            爱德华噘嘴不高兴,这个希伯莱又发什么神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9楼2019-08-13 18:30
                                            这是小说简介: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条银色十字架项链牵出了他们的缘分,在冥冥之中注定了今天的相遇,一段血族与人类的绝美爱恋就此拉开序幕……
                                            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你是否会想起那个俊美少年吗?
                                            当血色玫瑰花再次绽放,你还爱着我吗?
                                            当黑夜再次降临时,你还会出现吗?
                                            “阿尔文,你觉得爱是什么?”
                                            “你就是答案,你就是我的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0楼2019-08-14 10:11
                                              白霏看看身边的阿尔文,他眉头一皱,脸上也浮起一抹不安,眼睛一直盯着希伯莱远去的背影。
                                                和上次在晚上维也纳咖啡厅提到希伯莱时的表情一样,甚至更僵硬,这是怎么了?他们两个一定有事情瞒着大家……
                                                众人凭借着格雷亚斯的魔法照明,在黑暗中摸索的好一会儿终于找到魔党的地牢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可怖的场面,白霏咽了咽口水,地牢里到处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那些平常只能在书里看到的中世纪刑具随处可见,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没想到百里族长就关押在这种地方。
                                                地牢里还关押着其他囚犯,各个都是蓬头垢面,神色呆滞,有些还会发出各种怪笑,看样子是疯了。
                                                还好格雷亚斯给大家都施了隐身术,不然被这些囚犯看到有人来,又要惊动魔党其他人了。
                                                大概在地牢里寻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任何百里族长的身影,只有无尽的黑暗。
                                                “族长到底在哪?是不是已经被哈迪斯杀死了?”爱德华问道。
                                                “不许胡说,哈迪斯绝对不会杀百里族长,他还想要得到百里之剑。”格雷亚斯回答道。
                                                “不,”小月低声道,“我能感觉到父亲和长老们气息,他们还没有死,一定就是这里。”
                                                说完,小月朝前面那片更加黑暗的地带飞奔过去。
                                                “小月,等等我们。”白霏也紧跟其后。
                                                终于在一间堆满可怕刑具的牢房里找到一位披头散发,面色清俊苍白的年轻男子,他双眸紧闭,面色十分痛苦。
                                                “父亲!”小月失声大哭,不顾一切地扑到男子怀里。
                                                男子似乎知道有人来了,嘴唇微微颤抖着,用尽全力吐出两个字:“小……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2楼2019-08-14 15:25
                                                白霏吓得大叫,在她方寸大乱的时候,一只如水般冰凉的大手将她搂如另一个冰冷的怀里。
                                                  又是这个冰凉的怀抱,她感觉好像不管发生多大的事,只要靠在这个冰冷宁静的怀抱里,闻着鼻息间淡淡宜人的玫瑰花香,什么事情她也不怕了……
                                                  “呵呵,一群小蝙蝠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了,平常那个跆拳道冠军的功夫女王去哪了?”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阿尔文,他嘴角微挑,又是那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戏谑笑容。
                                                  她这次什么也没说,只是有些害羞的推开阿尔文。
                                                  那个怀抱很好,只是不属于她,她也要不起……
                                                  “走吧,等会说不定还有更烦人魔党杂碎会出现。”阿尔文一边说着一边搀扶住受伤的族长一点一点的向前走。
                                                  “阿尔文,难道我不能让格雷亚斯用魔法把我们送回中国吗?”爱德华问道。
                                                  “爱德华殿下,”阿尔文有点无奈,“你想想要是用魔法就能把我们这群人送回中国,那为什么来的时候不直接用魔法?这种瞬间移动本来就很耗费就很大,要是再加上我们这么多人,格雷亚斯恐怕要在家里躺上一个星期喽。”
                                                  希伯莱随即打了爱德华一脑掌,“笨死了,我给你的魔法书是不是又没看,是不是又偷懒了。”
                                                  “呜呜呜呜,格雷亚斯,你看希伯莱又欺负我。”
                                                  众人欢笑连连,这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
                                                  白霏也很高兴,如果能永远和这群吸血鬼在一起也不是件坏事,她不经意的看了阿尔文一眼,心里泛起一层层不知名的滋味……
                                                  阿尔文,谢谢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4楼2019-08-16 10:51
                                                  月色明媚,一轮似银盘一样圆润的月挂在夜空中,照亮天地。
                                                    “父亲,小心点。”希伯莱和小月小心翼翼地扶着百里族长。
                                                    小月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里难受得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额头上的淤青,嘴角的血渍,还有手腕处和脚踝处的伤痕,都被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为了她,为了整个东方吸血鬼百里家族的生死存亡,他已经付出太多代价了。
                                                    从前的她不懂事,总觉得父亲不爱她,现在她懂了,原来父亲的爱是深沉的,只会在危难时刻显现出来。
                                                    “嘶——”族长发出一声低呼。原来是一只丑陋的吸血蝙蝠吸附在他小腿内侧的伤口,还在贪婪地吮吸鲜血。
                                                    小月有些愤怒地抓住蝙蝠的翅膀,她的父亲都伤成这样了,这些吸血蝙蝠还要继续榨干他最后的鲜血……
                                                    这时候希伯莱轻轻捉住小月的手腕,“它不值得小姐生气,让我来惩罚这只不知好歹的蝙蝠吧。”
                                                    希伯莱抓住蝙蝠的翅膀,只见他的指尖窜出一簇簇绿色的火焰,如同地狱的幽魂,缠绕在蝙蝠身上,吸血蝙蝠在他的手中痛苦的挣扎着,最后只能化作一缕烟尘。
                                                    “父亲,你还走得动吗?要不要我背你?”小月问道。
                                                    “还是我来吧。”说着,希伯莱便弯下身子,让小月把扶族长上来。
                                                    前面带路的是阿尔文和白霏,阿尔文负责用魔法照亮前路,指明方向,中间是小月和希伯莱,负责照顾族长,后面是爱德华和格雷亚斯,负责大家身后的安全。
                                                    正在这时,刚才还在后面走着的爱德华和格雷亚斯急急匆匆地跑上来,“大家……快跑,后面有一大群吸血蝙蝠和杂碎往这边过来了,快走!”众人闻讯,立马加快脚步,准备飞奔出城堡。
                                                    “啊——”白霏尖叫一声摔倒在地,她感觉膝盖处一阵刺痛,一股血的芳香袭来,低头一看牛仔裤已被鲜血浸湿,流下一滩血迹。
                                                    她被路上坚硬的石子绊倒,还受伤了,这让众人有些不知所措。
                                                    “小白姐姐……”
                                                    “小霏……”
                                                    她不能拖累大家,“不要管我,快走!大家快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7楼2019-08-17 16:35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出现在她眼前,是阿尔文。
                                                      他收起平日里那些轻佻的神情,此刻流露出对她最真挚的关心和担忧。
                                                      白霏撇过头去,推搡着他,“赶快走,我不想连累你们。”
                                                      忽然成百上千只吸血蝙蝠向她袭来,带着嗜血的眼光,这么多的数量足以让普通人遇难。
                                                      白霏害怕地紧紧闭住眼睛,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她预想的那样痛苦,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她悄悄睁开眼睛,是阿尔文用魔法制造了一个结界,保护了她,这时的他不像嗜血的恶魔,如同天神一般守在她面前。
                                                      “阿尔文……”那一刻,她所有的盔甲都破裂,再也止不住泪水,不顾任何形象大哭起来,“我……我以为你走了,没想到你……”
                                                      阿尔文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为她抹去泪水,温柔的说道:“你那么笨,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呢?”
                                                      她愣愣地看着阿尔文,哭得更厉害了。
                                                      父母的离开,白观的去世,她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原来还有阿尔文在身边,她都不敢奢求什么了。
                                                      阿尔文看见她膝盖上的伤口,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蹲下身去,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洁白的印花手帕,为她包扎伤口。
                                                      “阿尔文,你……你……”冰冷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膝盖,仿佛是一种神秘的良药,好像在他面前,就算是天崩地裂也不再害怕,她无法抵挡这种微妙的感觉。
                                                      “这些吸血蝙蝠非常凶猛,人类在它们面前根本就是食物。”阿尔文轻轻放下她的腿,随后蹲下身子,“上来吧,我背你出去。”
                                                      “啊?”白霏有些不知所措,“这不太好吧。”
                                                      “别废话,快上来。”阿尔文毫不费力的把白霏背起。
                                                      白霏紧张地闭上眼睛,伏在阿尔文的背上,感受到他冰冷的体温,修长匀称的身体,柔顺美丽的发丝在风中飘逸。
                                                      任凭这里是哈迪斯的城堡,还是吸血蝙蝠嘶哑的吼叫,这一刻她真的好幸福。
                                                      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风在吟唱小夜曲,水在静静地流淌,夜莺翩翩起舞,连花草树木也沉醉,沉醉在今晚的夜色……
                                                      终于跑出城堡了,她又见到皎洁的月光,仿佛重获新生。
                                                      “小白姐姐。”
                                                      “小霏。”
                                                      “小霏姐姐……”
                                                      同伴们的呼喊声打碎了刚才那份宁静。
                                                      “小霏姐姐,阿尔文哥哥,你们……”小月道。
                                                      她看了看,发现自己怎么还在阿尔文背上,吓得连忙连滚带爬的跳下来。
                                                      “这个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因为我的膝盖受伤了,所以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8楼2019-08-18 01:57
                                                      爱德华看到她膝盖处的伤口,眼里的红色越来越浓,他慢慢靠近白霏,“小白姐姐,你是A型血吗?”
                                                        白霏被他这句话吓了一跳,不知道往后倒退了多少步,她怎么忘了自己现在还在和一群吸血鬼厮混。
                                                        “格雷亚斯。”这时阿尔文出现在她面前,“把爱德华带走。”
                                                        格雷亚斯一把扯住爱德华的衣领将他拖走。
                                                        “小霏受伤了,族长也救出来了,今天的任务完成的还不错,咱们回中国吧。”格雷亚斯说道。
                                                        “哗——”一瞬间狂风怒吼,刚才还在是明亮皎洁的圆月,居然慢慢变成了血红色,好像浸泡在鲜血里,四周的树木在狂风中挣扎摇摆,狰狞的面孔都能展现在众人面前。
                                                        “亲爱的密党亲王们,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忽然空中传来空灵魅惑的声音。
                                                        “遭了,”阿尔文皱起眉头,“是哈迪斯的声音。”他不自觉的握紧双拳,不管他们有多小心,还是惊动了哈迪斯。
                                                        “快跑!”希伯莱大喊道。
                                                        “呵呵,想跑?”哈迪斯的声音再次传来,周围的景物开始扭曲抽象,天旋地转。
                                                        一眨眼的功夫他们站在一个巨大华丽的舞厅里,巨大的穹顶面上雕刻着许多精美绝伦的图案,几根巨大高耸的罗马柱支撑着穹顶,只是在舞厅的一角摆放着许多骇人的刑具,让这里的华丽里又带着了几分阴森可怖的气氛。
                                                        “大家晚上好呀,欢迎来到莫哈姆斯城堡,我在这里恭候各位多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9楼2019-08-18 13:34
                                                        在舞厅的中央,空悬着一把华丽的宝座,一位绝美妖艳的男子斜靠在上面。
                                                          紫色长发垂落,犹如一道梦幻般的紫色瀑布倾斜而下,身穿一件黑色敞胸衬衫,瓷白的胸膛裸露在外,似乎还能看到下面蜿蜒的血管,狭长优美的紫金色凤眼微微眯起,邪魅诱人,性感的嘴角边噙着一抹邪恶的微笑,这是魔鬼的笑容。
                                                          如此邪魅,如此完美,原来美到极致也是一种罪恶。
                                                          “你们不知道吗?擅自进入别人的城堡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哈迪斯轻轻勾起食指。
                                                          地面忽然剧烈震动,好像有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即将到来。
                                                          “格……格雷亚斯,小白姐姐……”爱德华慌忙得抓住格雷亚斯。
                                                          众人一片惊慌。
                                                          “哈迪斯!”希伯莱朝哈迪斯吼道,“你这个恶魔,你到底要干什么!”
                                                          “呵呵,”哈迪斯轻轻笑起,“我要干什么还不清楚吗,交出百里之剑。”哈迪斯冷冷地看着他们,紫金色的双眸里尽是彻骨的冰霜。
                                                          族长捂住身上的伤口,擦干嘴角的血痕,走到哈迪斯上前,“不可能,我百里天臣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百里之剑落入你这样的恶魔手里!”
                                                          哈迪斯冷哼一声:“不知好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一挥,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百里族长甩出几米远,狠狠撞在城堡坚硬的石墙上。
                                                          “父亲!”小月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似乎已经穿透夜空,她急忙跑过去搀扶已经遍体鳞伤的族长。
                                                          他费尽全力地睁开眼睛,想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呃……小月……”话音刚落,族长便晕倒在小月的臂弯里。
                                                          “父亲!父亲!你快醒醒啊!”小月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流下,她真的无法想象,没有父亲的生活,她该怎么办。
                                                          希伯莱蹲下身,用魔法查看了族长的身体,“族长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晕倒了。”他将手搭在小月抖动的双肩上,这时的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希伯莱……”她痛苦地抽泣,眼中的蓝色似乎都能顺着泪水流出来,哭得希伯莱心都软了。
                                                          他眼中的翡翠色越来越浓,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上千年前的往事,那一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0楼2019-08-18 20:25
                                                          他慢慢走向前去,翡翠色的眼中充斥着嗜血的光芒,稍长的黑发随着他的步伐轻轻摇晃,“哈迪斯,你有什么花招冲我来,不要伤害百里家族和我的同伴。”
                                                            哈迪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一个密党的亲王也想和我作对。”忽然他的后背紫光大绽,伸出一双巨大的蝙蝠翅膀。
                                                            翅膀轻轻挥动,哈迪斯从上方空悬的宝座上慢慢飞下来,紫色的长发在空中肆意挥舞,绝美妖媚的面容上带着一丝邪恶,像是地狱里的魔王——撒旦。
                                                            希伯莱咬紧牙关,手中燃起一团巨大的绿色火球,向哈迪斯狠狠掷去。
                                                            “你们还太嫩了。”哈迪斯轻轻一挥手,火球马上就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
                                                            他邪恶地笑着,一步一步向希伯莱走近,“据说Gangrel族的亲王曾经歼灭了阿尔卑斯山麓的所有狼人,原来也不过如此。”
                                                            “打架多没意思,我们今天来和Gangrel族的亲王玩个更有趣的游戏。”哈迪斯念动咒语,揭开了城堡上方的穹顶。
                                                            柔和的月光洒进来,带来的不仅仅是清风明月,还有馥郁的花香,明明灭灭的星辰也在夜空中静静的沉睡。
                                                            哈迪斯这是在干什么,这个大魔头他干嘛,白霏拉拉阿尔文的衣服问道:“这个大魔头要干嘛?”
                                                            阿尔文摇摇头,也只是疑惑的耸耸肩。
                                                            “不知道各位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1楼2019-08-20 06:52
                                                            全卷的高潮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2楼2019-08-20 0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