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36,869贴子:2,410,806

回复:原创小说《血族夜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知道各位亲王殿下们见过狼人吗?”哈迪斯念动咒语,天上的月光渐渐越来越亮,全部照射在希伯莱身上。
  阿尔文握紧双拳,眼里蓝紫双色越来越浓,好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难道哈迪斯这是要……
  “希伯莱!快跑——”阿尔文朝他大喊。
  可是此时的希伯莱已经被哈迪斯用法术控制住,完全不能动,连说话都不行。
  “阿尔文,这是怎么了?”格雷亚斯和爱德华被他们搞得一头雾水。
  ”遭了,快去救希伯莱!”阿尔文大跨步地朝希伯莱跑去,却被哈迪斯用魔法将众人与希伯莱隔离开来。
  “希伯莱,千万不要失去理智!”阿尔文着急得拍打着结界,试图破开哈迪斯的魔法,可终究都是徒劳。
  希伯莱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原本纯净邪魅的翡翠色双眸竟然渐渐变成浓稠的血色,他捂住脑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翻滚,耳边是各种嘈杂的厮杀声,四肢百骸都好像要被撕裂一般疼痛,好像有东西要从身体里迸出。
  阿尔文无能为力,只能绝望地看着希伯莱痛苦地嘶吼。
  “阿尔文,希伯莱怎么会这样?”爱德华焦急地问道,虽然希伯莱平时对他态度也不怎么友好,可到底他也是自己的朋友啊,如今希伯莱这个样子,他也很难受。
  “希伯莱……和我们不一样。”阿尔文说道。
  “什么意思?什么叫和我们不一样?”爱德华非常疑惑的看着他。
  阿尔文充满了无奈,希伯莱的确和他们不一样……
  “希伯莱!”小月伤心地看着希伯莱在月光下痛苦的挣扎,眼泪簌簌流下。
  “啊——”希伯莱发出最后一声嘶吼。
  月光渐渐消失了,在穹顶之下出现一位野兽一样男子,他的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头上长出两只狼一样的耳朵,他的指甲如同野兽一般尖锐,红色的眼睛里尽是嗜血的光芒,凶狠地看着众人,这是野兽一样的眼神,他的嘴里还不时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吟。
  “表演结束,这就是希伯莱。”哈迪斯开心地拍手,朝他走近,用铁链将他锁住,希伯莱疯了一般地挣扎,想挣脱铁链的束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3楼2019-08-21 00:51
    希伯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天揭晓答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4楼2019-08-21 00:51
      表演结束,这就是希伯莱。”哈迪斯开心地拍手,朝他走近,用铁链将他锁住,希伯莱疯了一般地挣扎,想挣脱铁链的束缚。
        众人感到十分错愕,眼前这个男子竟然是希伯莱,这分明就是一头狼人啊,只有阿尔文一脸平淡的看着希伯莱,他似乎没有对这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真相惊愕。
        “这……这是狼人啊,……”难道希伯莱是……爱德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的真相。
        “看来马库斯那小子说的没错,你果然是狼人之子,我们的密党亲王希伯莱。”哈迪斯冷冷地道出真相,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6楼2019-08-21 11:50
        希伯莱居然是狼人!
          这恐怕是本世纪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密党Gangrel族的亲王是狼人,这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那头在铁链下疯狂撕咬,奋力挣扎的野兽,真的无法和平时冷淡孤傲的希伯莱联想在一起。
          “哈迪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希伯莱是不是狼人之子与你有什么关系!”阿尔文眼睁睁看着最好的朋友如今变成这副狼人的模样,他很是悲愤,却也无能为力。
          “呵呵,”哈迪斯邪魅的轻笑,那张比女人还妩媚的脸在此时更加妖娆了,“我就是想验证一下那条传言是不是真的,Gangrel族的亲王是狼人之子,在月圆之夜的月光直射下会现出狼人之身。”
          格雷亚斯满脸焦急的拉着阿尔文,“阿尔文,你跟我们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希伯莱是狼人这件事了?”
          阿尔文转过身子,面对着格雷亚斯与他同样焦急的目光,又看看还在铁链下嘶吼的希伯莱,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7楼2019-08-21 12:59
          对,早在几百年前我就知道了这件事,在几百年前一天的月圆之夜,我亲眼目睹他变成狼人,那时候的我才被斐尔兰初拥不久,在一天夜晚,斐尔兰吩咐我到Gangrel族亲王希伯莱那里取一份重要的文件,我记得刚到门口,就看见希伯莱正在月光下痛苦的挣扎,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想逃跑,可是却听见他在我身后地呼喊着让我拉起窗帘,我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就着他的话照做,希伯莱马上就恢复正常,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那么为什么希伯莱刚才在城堡外面没有变成狼人?”爱德华问道。
            “后来希伯莱知道他的身份暴露了,当时他想杀了我,可我记得以前斐尔兰跟我说过,狼人变身后会失去理智,如果想在月圆之夜保持正常人的模样,那就避开月光的直射或者喝下一杯吸血鬼的鲜血,当时我就割伤自己的手腕,为希伯莱准备了一份吸血鬼的鲜血,后来几百年他就再也没有变为狼人了,直到今天……”此时他眼中满是悲伤,眼眶里的蓝紫色好像都能滴出来,如同即将崩塌的宇宙,最后陨落的星辰。
            白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尔文,原来那个毒舌的亲王殿下也有悲伤的时候。
            她轻轻把手搭在他匀称的肩上,像以前阿尔文安慰她一样,纵使有千言万语想说,可到嘴边也只吐出一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阿尔文……”
            “希伯莱……希伯莱,你快醒醒,我是小月呀……”小月焦急地拍打着透明的结界,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滑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9楼2019-08-21 15:13
            可是面前的狼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狂暴的撕扯铁链,他的眼中没有一丝人性,反而充满野兽一样嗜血的光芒。
              哈迪斯冷笑着朝希伯莱走近,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鞭子,“别挣扎了,这跟铁链上有我的魔法,你挣脱不了,我们再来玩个游戏。”
              哈迪斯举起鞭子,狠狠向希伯莱甩去,只听见“啪——”一声巨响,重重地鞭打在希伯莱身上,流下一道血痕。
              “吼——”希伯莱痛苦的嚎叫着,疯狂地向哈迪斯嘶吼咆哮,完完全全就是一头暴怒的野兽,没有一点血族亲王的样子。
              “希伯莱——”小月嘶哑地尖叫,她哭泣着靠着坚硬的结界,身子缓缓滑落,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小月,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有办法救出希伯莱!”白霏说道。
              小月朝她勾了勾唇角,可此时她的脸上完全没有笑意,反而更加悲伤。
              小月慢慢站起身子,擦干眼泪,眼中不再是柔弱的神色,她对白霏说道:“对不起……”眼里的海蓝色更加纯粹美丽,明媚迷人。
              “小月,你要干嘛?”白霏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月将细嫩的手指放在嘴边要破,在结界上用自己的鲜血写上些怪异的文字,她闭上眼睛,嘴里默念咒语。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些用鲜血写的文字发出奇异的金色光芒,好像晌午的阳光一样灿烂。
              “小月……不要这样……”族长拖着受伤的身体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小月靠近。
              “嘭——”旁边传来一声巨响,小月竟然打碎了哈迪斯的结界,周围透明的结界也纷纷破碎,小月擦干嘴角的鲜血跌跌撞撞地朝希伯莱跑去。
              “希伯莱!”小月不顾一切地抱住那头狂暴的狼人,希伯莱咆哮着一爪抓伤了小月的脸颊,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在她白皙如雪的肌肤下甚是刺眼。
              “小月,不要过去!”白霏想跑过去救小月,却被阿尔文一把拉回来,“不能去,太危险了。”
              “可是小月怎么办!”白霏焦急地直跺脚,小月啊小月,你怎么这么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0楼2019-08-22 15:46
              忽然一道紫色的闪电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她袭来,白霏根本来不及闪躲,她紧紧闭上眼睛,忽然感觉拥入一个冰冷舒适的怀抱,一股淡淡的馥郁清幽的玫瑰花香将包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玫瑰花香一同跌倒在地,她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和一位俊美优雅的少年侧倒在地,少年有些生气地看着她,他那双如琉璃一样清澈明净的蓝紫色眼睛如同星辰一般璀璨,“你刚才发什么呆,怎么这么笨。”原来是阿尔文,他又一次救了自己……
                “我……我那个……”白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口齿不清了,她忽然瞥见阿尔文的左臂一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这难道是刚才为了救她而受伤的吗?
                “别说了,哈迪斯又要来攻击我们了,我们要和爱德华他们分开跑,快跟着我。”阿尔文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带着她往其他方向跑。
                完了完了,这次不仅小月救不成,还要被哈迪斯追着打,小月啊,你一定要坚持住。
                小月毕竟是吸血鬼,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脸上的伤口对于她来说根本没有影响。
                她继续向希伯莱跑去,这次她紧紧抱住希伯莱的身体,希伯莱尖锐的狼爪刺破衣服,深深嵌入她肩头的皮肉里,鲜血汨汨流出,宛如一朵血色的玫瑰花在她雪白的肩头绽放。
                “希伯莱……我是小月呀,我是……小月……”小月死死咬住下唇,口腔里一阵腥甜的芳香袭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希伯,我是小……小月,百里……月,你看这块……琥珀,就是你给我的礼物。”小月颤抖着从领口将一块沾满血渍的金色琥珀拿出来。
                看到这块似曾相识的金色琥珀,希伯莱慢慢松开利爪,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他嘶哑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小……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1楼2019-08-23 17:01
                小月是谁?好熟悉的名字,希伯莱停止嘶吼,慢慢平静下来,他收起锋利的狼爪,眼中的红色越来越淡,逐渐转化为她所熟悉的清透纯净的翡翠色,如同初春时节刚刚抽芽的嫩柳,清澈而温和。
                  “小月!快用你的血喂他!”阿尔文在对面大喊道,只有吸血鬼的血液可以让希伯莱恢复正常。
                  小月瞥见脚下一把生锈的匕首,想弯腰去捡,她强忍住肩膀剧烈的疼痛,身体向下一点一点挪,终于碰到了匕首。
                  她用力割开手腕,红色的液体喷涌而出,一股浓烈的血液芳香扑面而来,刺激着希伯莱嗜血的神经,他发出阵阵低吟。
                  “希伯莱……”小月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将手腕上涌出的鲜血滴入他口中。
                  一股滚烫的热流在他唇齿间流动,血液的芳香在他口腔里迅速溢开。
                  他不知为何,不敢再进攻,看着眼前这位清纯秀丽的少女哭泣为什么会让他如此心痛?反而想去安慰哭泣的她……
                  血,渐渐唤醒了他的意识,眼前的野兽慢慢褪去他尖锐的利爪,杂乱的兽毛,嗜血的眼神,化为一位黑发绿眸的英俊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2楼2019-08-24 14:12
                  希伯莱,太好了,你……你回来了……”一阵头晕袭来,小月晕倒在地,她知道自己透支了太多力量,已经快不行了,不过只要希伯莱恢复正常,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希伯莱扶起小月削瘦的身子,回想起刚才发狂的时候,心里很是悔恨,“小月!小月!你快醒醒,对不起,对不起……”
                    这时,族长拖着受伤的身子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他看着晕倒的小月,“小月刚才为了……救你,使用了百里家族……的禁术,这种禁术可以使施法者短时间内得到非常……强大的法力,可是要以消耗生命为……代价……”他抚摸着小月苍白冰冷的小手,泪水夺眶而出,他又一次失去了亲人……
                    “族长!族长,你一定有办法救她,对不对,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她吧!”希伯莱拉住族长的衣角恳求道。他是密党Gangrel族位高权重的亲王殿下,从不向任何人低头,这是他几百年来第一次恳求别人。
                    “为今之计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动用百里之剑的力量,但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族长说道。
                    他看看怀中的小月,尽管她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却依旧清丽动人,双眸紧闭,如羽翅般纤长的睫毛覆盖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如此美丽,如此清纯,如同春日初绽的百合花一般纯美可爱,揽过脸颊上她一缕乌黑的碎发,轻轻抚摸她美瓷般白皙的脸颊,小月,求求你一定要醒来,我不能没有你……
                    忽然他听见爱德华的呼喊声:“希伯莱!快来救我们,我们快不行了!”
                    遭了,他的同伴们还在水深火热之中,他已经失去小月了,他不能再失去朋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3楼2019-08-24 17:29
                    开学,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9-08-25 15:20
                      感谢中秋节,让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8楼2019-09-12 15:45
                        有没有人想看文,有我就继续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9楼2019-09-12 20:52
                          有没有人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0楼2019-09-13 08:56
                            哎,没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9-09-13 11:06
                              终于有人回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3楼2019-09-13 22:52
                                等会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9-09-13 22:52
                                  他用魔法设置结界,把小月和族长安置在相对安全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往哈迪斯身后攻击。
                                    “希伯莱!”格雷亚斯兴奋的叫道,看来小月成功了。
                                    “变成狼人的感觉怎么样?”不料哈迪斯一把掐住他的脖颈,哈迪斯邪魅的笑着,另一只手慢慢陷入他的心口,想掏出他的心脏。
                                    希伯莱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胸口的疼痛感越来越强,他望着哈迪斯那张妖异魅惑的脸,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自己恐怕要死了……
                                    “啊——”哈迪斯发出一声惨叫,正当他想杀死希伯莱分神的时候,阿尔文找到机会,对他发出致命一击,一道耀眼的蓝光闪过,哈迪斯与希伯莱摔倒在地。
                                    哈迪斯盛怒,眼里的紫金色瞬间变成可怕猩红色,紫色的长发越来越张扬,“不知好歹!”正在他要对阿尔文发动进攻时,一股浓烈的血液芳香向他迅速袭来,疯狂刺激着他嗜血的神经,使他再也无法将注意力集中。
                                    他顺着香气的味道看过去,找到香气的主人,一位娇小的东方少女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银匕首在自己手腕处划开一道一道伤痕,鲜红的血液顺着银匕首滴答滴答滚落在地,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迷人芳香的血色蔷薇花。
                                    居然是白霏,她用阿尔文送给她的银匕首划伤自己的手腕,来吸引哈迪斯的注意力,“笨女王,快闪开,你这样做很危险!”阿尔文着急地喊道,可白霏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用银匕首一刀一刀划开自己的手腕。
                                    哈迪斯像被鲜血蛊惑一样朝她走过去,他们无法像密党一样可以随时克制住对鲜血的吸引,而这种人类的新鲜血液对魔党的血族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5楼2019-09-13 23:56
                                    他离那股芳香越来越近,他抬起那只鲜血淋漓的手腕,正准备吮吸时,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朝他的胸口袭来,他低头看去,一把锋利的银匕首正直插在自己的心脏里,黏稠的血液顺着匕首喷涌而出,他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暗算了。
                                      阿尔文抓住这个绝佳的偷袭时间,一道蓝色的闪电朝哈迪斯飞速袭来,他原本想施法抵挡,却不料心口一阵疼痛,这种心口剧烈的疼痛感牵制了他的行动。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哈迪斯终于被击倒,摔在坚硬的石墙上昏厥过去。
                                      “大家快离开这里!”阿尔文说着变念动咒语,格雷亚斯和希伯莱见状也随着阿尔文一起施法,不久众人的脚下出现一圈金色的光圈,那道光圈瞬间把所有人包围住,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白霏感觉一阵头晕袭来,四周天旋地转。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那阵昏厥感渐渐消失,白霏慢慢睁开眼睛,华丽的巴洛克装修风格,天花板上高悬的水晶吊灯,优雅的旋转式楼梯,这里不是阿尔文家吗?他们已经来到了中国了?
                                      “耶!终于回来了,格雷亚斯,阿尔文,希伯莱你们的魔法好棒呀!”她听见爱德华的声音,转头一看,伙伴们都在呢。
                                      “我们这是回来了?”白霏有些难以置信,刚才在莫哈姆斯城堡里的厮杀难道是一场梦?
                                      阿尔文朝她走过来,微笑道:“是呀,我们回家了。”他俊美的脸上也出现一抹倦色,蓝紫色的眼睛里都是她的影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6楼2019-09-14 10:39
                                      有木有人看呐,有人就回复一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9-09-14 13:59
                                        确认的眼神,又是没人的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9-09-14 18:22
                                          不好了!不好了!”爱德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格雷亚斯和希伯莱,还有百里族长都昏倒了。”
                                            “啊?格雷亚斯怎么了?”白霏刚要跑过去,就被阿尔文拦住,“不要着急,刚才在奥地利和哈迪斯战斗,还有我们强制使用了瞬间移动,使他们的法力透支太多至于百里族长是因为现在受伤严重,体质较弱,不适应我们这种瞬间移动的法术而昏倒,睡一觉就没事了。”
                                            “那么阿尔文你刚才不也和他们一起使用了瞬间移动吗?怎么你没事?”爱德华不解问道。
                                            “哈哈,这个你不用管,反正我没事,我和小霏先帮你把希伯莱和格雷亚斯还有小月送回房间吧,你等会也去休息一下。”
                                            一人两鬼分别把那些昏倒的一一送回房间,爱德华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在把所有人都送回去之后,阿尔文终于送了一口气,一头昏倒在楼梯口。
                                            “阿尔文!”白霏吓得大叫。
                                            “嘘,”阿尔文做出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我只是……太困了,不要吵……醒爱德华他们。”话音刚落,便沉沉睡去。
                                            白霏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回房间,一位俊美非凡的少年躺在床上,他的脸庞如同冰雕一样坚毅完美,如蝶翼般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覆在他苍白得几近透明的脸上,薄唇轻抿,银白色的长发此时如月光般倾斜下来,一副绝色睡美人的形象。
                                            白霏无奈的摇了摇头,阿尔文就是这样,嘴上那么毒,心里却常常为别人着想,非要把其他人送回房间后,自己才悄悄昏倒,只有她知道阿尔文是不想让其他人为他担心才这么做。
                                            白霏叹了口气,帮他掖了掖被子,她自己现在也是疲惫不堪,只想赶快溜进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几天几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9楼2019-09-15 08:29
                                            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9-10-01 00:26
                                              亲爱的祖国,生日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2楼2019-10-01 23:12
                                                清晨,一缕缕温暖晨光洒满大地,带来几声清脆悦耳的鸟鸣声,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白霏揉揉惺忪的睡眼,抬手看了看表,哇,她居然整整在床上睡了十三个小时。
                                                  她伸了个懒腰,走进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毕竟是睡了十三个小时,她感觉现在精神抖擞,精力充沛,只是手腕上的刀伤和膝盖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她慢悠悠地走下楼梯,几位吸血鬼亲王已经在客厅里悠闲地喝茶了。
                                                  “早上好,小霏。”格雷亚斯向她礼貌的问好。
                                                  “早上好,小白姐姐。”
                                                  “早上好,笨女王。”一个熟悉的称呼传来,阿尔文微笑的向她问好,他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好,吸血鬼的自愈能力真好。
                                                  “咦,希伯莱和百里族长去哪了?”白霏仔细看了下人数,发现那个棺材脸和族长都不见了。
                                                  “希伯莱和百里族长在百里家族,他们在找用百里之剑复活小月的方法。”阿尔文说着给白霏倒上一杯红茶。
                                                  红色透明的液体在杯子里翻滚旋转,带来一阵阵浓郁的茶香,柔和的阳光轻轻撒下,如同点点碎金降临人间,这样美好的早晨,真是难得。
                                                  “百里族长能不能救活小月?”白霏问道,小月为了希伯莱不惜以生命为代价,看似柔弱的她,原来也会为爱情而牺牲,这种勇气,真的令人敬佩。
                                                  阿尔文愣了一下,喝了一口红茶,“应该能吧,我们要相信百里族长,今晚我们就去百里族长看看小月。”
                                                  “还有,阿尔文”格雷亚斯一脸凝重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希伯莱是狼人的事情。”
                                                  “对对对,阿尔文,你嘴巴真紧,瞒了我们大家这么久。”爱德华故意表现出生气的样子。
                                                  阿尔文不以为然地笑笑,“这种事情怎么随便说呢,况且我也答应过希伯莱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所以你就瞒了我们一百多年。”格雷亚斯说道。
                                                  阿尔文笑了两声,露出一脸奸笑,“对呀,你们来咬我呀。”
                                                  格雷亚斯和爱德华:“……”
                                                  白霏噗嗤一声笑了,看不出平日里毒舌,傲娇的阿尔文亲王还能这么可爱,还真令格雷亚斯和爱德华无言以对。
                                                  其实她早就在那天晚上维也纳的咖啡厅里,大家在讨论希伯莱的丰功伟绩时她就注意到阿尔文的神色的不自然,那个时候她就猜测到希伯莱和狼人的关系一定不简单,女人的第六感还真是准,可为什么希伯莱身为狼人还要去杀狼人,仅仅因为这是密党给他的任务吗?
                                                  “那个,阿尔文,”白霏问道,“为什么希伯莱是狼人,却还要杀光狼人啊?”
                                                  “是啊,这是为什么?”格雷亚斯也问道。
                                                  阿尔文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个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应该是他和狼人那边有什么深仇大恨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在密党里当吸血鬼亲王。”
                                                  “咦?在希伯莱之前,Gangrel族的亲王是谁来着?”爱德华问道。
                                                  “好像是唐娜亲王,一位非常美丽而又聪明的女人,后来在阿尔卑斯山脉失踪了。”阿尔文回答道。
                                                  “那么唐娜亲王和希伯莱有什么关系?”格雷亚斯问道。
                                                  “听说是希伯莱是唐娜亲王的养子,希伯莱曾经是被唐娜亲王初拥才变成吸血鬼。”阿尔文说道。
                                                  “不可能,希伯莱是狼人,怎么可能被唐娜亲王初拥,最里面一定还有其他内幕。”格雷亚斯斩钉截铁的说道,最里面一定还有其他未知的秘密还没有揭晓,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阿尔文眉头一皱,似乎也在思索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我也没问过希伯莱这件事。”
                                                  “要不今晚到百里家族去问问他,大家觉得怎么样?”爱德华探出一个脑袋,满脸期待的表情。
                                                  阿尔文点了点头,可是希伯莱会不会说又是一个问题。
                                                  “可我觉得希伯莱也不完全是狼人?”阿尔文若有所思的说道。
                                                  “为什么?”格雷亚斯和爱德华,还有白霏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如果他完完全全是狼人之子,密党里那些长老,包括我们会不知道吗?而且你们也知道希伯莱和我们一样饮用鲜血,狼人会饮用吗?”阿尔文说道,他记得斐尔兰以前说过,狼人对鲜血不感兴趣。
                                                  “听你那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格雷亚斯点了点头,现在希伯莱恐怕是所有密党亲王身世最复杂的一位了吧。
                                                  “一切谜底只有晚上才能揭晓。”阿尔文说道,望向窗外灿烂明媚的阳光,一缕缕金色的光线洒进来,柔和的照射在他俊美无双的脸上,这样悠闲的早晨,对于他们来说是少有的,如此清静,如此美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9-10-01 23:15
                                                   白霏愣愣地看着杯子里的红茶,忽然有种不敢喝的感觉,她觉得为什么有点像血啊!
                                                    阿尔文见她抬着一杯红茶发呆,表情还有一些凝重,“你怎么不喝呀?”
                                                    “是呀,小白姐姐,你快喝吧,这个可是大吉岭红茶,味道一级棒。”爱德华夸赞道。
                                                    “我……我那个不渴,呵呵呵。”白霏干笑了几声放下茶杯,自从往莫哈姆斯城堡回来,现在她看到红色的液体都能联想到血,这种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就在她放茶杯的时候,左手腕上的伤痕就裸露出来,一条条骇人的刀伤顿时映入阿尔文眼帘。
                                                    他脸色微变,一把握住那只伤痕累累的手腕。
                                                    一阵冰冷的寒气袭来,覆盖住她的手腕,“阿尔文,你干嘛?”白霏有些不知所措,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听见:“你手上的伤还好吗?”
                                                    白霏愣了愣,看着他蓝紫色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忽然感觉心头一暖,“我没事,你看都结疤了,是不是。”白霏不以为然的笑着,柔和温暖的阳光轻轻洒在她的脸上,她的笑容竟比阳光还灿烂。
                                                    “小霏,你伤的好严重哦。”连格雷亚斯都说道,不得不说有时候人类的确很勇敢。
                                                    “跟我来。”阿尔文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一个书房里。
                                                    “阿尔文,你带我来这干嘛?”白霏对他这种行为有些摸不着头脑,阿尔文刚才怎么了。
                                                    阿尔文没有回答,他思索了一会儿,从书柜里拿出一瓶碘酒和几支棉签,“你这些伤再不处理就要化脓了,虽然你把银匕首刺入哈迪斯的心脏里,但他并不会死,只是受了点轻伤,过几天就恢复了,只有血之刃才能真正让他灰飞烟灭。”说着他拉开她的衣袖,为她擦拭伤口。
                                                    一股热流冲荡着她的心口,原来他是想帮自己疗伤,阿尔文就是这样,表面看起来毒舌欠揍,其实内心比谁都爱关心别人。
                                                    “阿……阿尔文,谢……谢你。”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来回移动,极为认真的在拿着棉签为她涂抹,她脸上微微发热,一抹浅红色的红云浮上脸颊,冰冷的碘酒在她的皮肤上来回摩擦,却在她心头生出一股暖流,仿佛有和煦的春风吹来,夹杂着阳光雨露和他的温度……
                                                    “还有你膝盖上的伤……”阿尔文刚想拉开她的裤腿,就被白霏阻止,“那个地方……不用麻烦你了。”她慌忙的拿起桌上的碘酒和棉签,急急忙忙地冲出书房。
                                                    看着她急急忙忙冲出房间的样子,阿尔文微微勾起唇角,“这个女人……真笨。”他看了看窗外明媚灿烂的阳光,想起刚才触碰她手腕时细腻温暖的皮肤和看到她灿烂的笑颜,手指间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这也许就是……阳光的温度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4楼2019-10-02 18:02
                                                    跳槽了,现在小说在全民写小说连载 欢迎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9-10-04 09:38
                                                      现在改名《血族狂想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9-10-04 11:49
                                                        夜晚,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光洒满人间,阿尔文带领一行人来到了百里家族。
                                                          在一张古朴大方的木床上睡着一位清丽的美人,雪白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双眸紧闭,长发如同黑夜一般漆黑,仿佛睡着了一样。
                                                          “多亏了百里之剑,小月已经没事了,她应该马上就能苏醒,这几天谢谢诸位照顾小月,给你们添麻烦了。”百里族长微笑着说道。
                                                          “没关系,小月现在是我们的朋友。”阿尔文道。
                                                          “那各位先在这里休息,我去看看长老们现在怎么样。”说完,百里族长便走出房门。
                                                          希伯莱座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小月的美丽睡颜,眼中的翡翠色温柔得都快溢出水来,如同冰川初融。
                                                          “希伯莱,我们大家想问你一件事,你身为狼人,为什么还要去德国南部杀光狼人?”格雷亚斯有些严肃的问道。
                                                          希伯莱叹了一口气,翡翠色的眼眸中抹上一层淡淡的忧伤,过了好久他才开口:“事到如今,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其实我的父亲是狼人族的前首领狄克,而我的母亲就是Gangrel族的前亲王唐娜殿下,所以我既不是是狼人,也不是血族,而是一个……怪物。”他的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啊?”众人异口同声地发出感叹,唐娜亲王竟然是希伯莱的生母,这简直是本世纪第二大不可思议的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9-10-05 23:53
                                                          希伯莱的悲情往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8楼2019-10-07 08:37
                                                            到底还有多少潜水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9-10-07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