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38贴子:23,179
  • 7回复贴,共1

【蹇贤思齐】相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依旧是脑洞,天玑王与玉衡皇子的初遇缘
沉迷双白,日渐消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04 12:09
    齐之侃第一次遇到蹇宾,是在天玑王的生辰上,那时他说:“要得到天玑,也不是什么登天难事……”
    钧天三百一十二年春,玉衡二皇子出生,那一天主星移位。
    因着百年来与天玑相邻,祖辈交好,玉衡多少也信了些神,二皇子出生那日,大司命说这个孩子恐怕要不得……玉衡王大怒,罢了大司命的职,二皇子的名,也一直没赐。
    皇子6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医丞们纷纷摇头,称这病怪得很……有人说衡山上住着一师父,尝遍百草,或许有救。
    小皇子被送上了山,躺了两月才渐渐好转,直到活蹦乱跳时,也没人来接他。
    山中师父说:“以后你便跟着我吧……”
    师父见他小小年纪便一副侃然正色,又因他有名无姓,便给他取了个名,叫齐之侃。
    齐之侃不喜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却极爱拿截树枝自个比划,好在师父懂些功夫,便全数交了他,每每下山行医时,都会买些书回来,上面招招式式,齐之侃喜欢得紧,当成宝贝,百翻不厌。
    从树枝变成锋剑,从糯米团子变成翩翩少年,一恍已过了十年……
    齐之侃手背有一道疤,从小伴随他长大,他骗师父说是不小心弄伤的,那是他的一个秘密,他救过一个人。
    齐之侃下山那天,万里晴空忽变得阴沉沉,不一会便下起了雨………
    他对师父拜了三拜,走了几步,师傅突然对他说他的根不在他要去的地方……
    他要去的地方,是玉衡,玉衡王病逝,大皇子齐越继了位,时隔这么多年,终于接他回家。
    十年来房间里推起了厚厚的书信,整个玉衡,只有哥哥还念着他。
    哥哥说如今世道变了,啟昆帝围剿天璇遇刺亡故,天下大乱,诸侯相继立国,玉衡需要他。
    齐之侃归国一年后,便成了上将军,当时齐越只想立个将军给他国看看,莫要轻举妄动,齐之侃心傲,硬是一年看尽所有兵书,当得名正言顺。
    今日齐越对他说,再过几日是天玑王生辰,要他一起去。
    只是这么多年山中日子过惯,无拘无束,不出意外的……误了时辰。
    只身在王宫里兜兜转转迷了路,一阵剑刃破风的唰唰声引得齐之侃好奇,那是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一身白衣,黑发高束,意气风发,齐之侃紧了紧手,上去问了路……
    “你在这?让本王好找,走吧,都等着呢……”
    齐之侃与少年同时回了头,他第一次见到了天玑王,蹇宾满目柔情,拉过少年的手唤他名字,那声音何等温柔,听得齐之侃一怔,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那个人是谁?”跟在后面找到了路,刚坐到齐越旁边,便急急开口。
    “天玑王蹇宾啊……”
    “他旁边那个……”
    “那个啊,是天玑上将军,蹇宾的心腹……怎么了?”
    齐之侃闷闷喝了一口酒:“剑法不如我,领兵我也不一定输,他当上将军,要得到天玑,也不是什么登天难事……”
    这是齐之侃第一次,没由来得想胜过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4 12:09
      第二次见到蹇宾,是一年后,使团将准备奉去的东西呈给齐越过目,被齐之侃撞见。
      齐越说蹇宾日日醉酒,碍于两国情分,玉衡不好不顾。
      听说一月前天玑与遖宿边境争端,天玑上将军执意亲自领兵,之后便一去不回,传闻那上将军本就是遖宿派来的细作,盗取了天玑机密,回国后交了东西便自刎了,其实遖宿并未捞到好处,蹇宾岂是无能之辈,给出去的又能有几分真?
      那么他醉酒是因为被背叛难受,还是因失去了那个人而心痛。
      这样想着,齐之侃鬼使神差的说了句:“我去送吧”
      这也是第一次,他管了别人的闲事。
      瞅着手里的东西,总觉得难看,即便是齐越精挑细选过的,仍旧觉得难看。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公子可要看看,这鸟鸣双飞做工精巧,是我们玉衡的圣鸟,赠人可与他缘定三生……”
      齐之侃从不信这些,但那一对双飞鸟儿着实漂亮得很,他愣了愣,便掏了银两。
      他将鸟喙粘连的地方狠劲一掰,破成分离的两只,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回过神时,已经被他掰成了单飞鸟。
      掰完后他就后悔了……
      那断面明显,一看就是被人破坏过的,要是蹇宾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取笑,会不会白白牵连了玉衡。
      可蹇宾接过后,只淡淡应了声“有心了”,甚至没有多看。蹇宾确实醉酒,酒壶四处散落,一滴不剩,可那面上并无晕色,最多不过有些颓。
      齐之侃看不懂,也不再多想,他们之间似乎说不上什么话,留了几日便动身告别。
      蹇宾亲自出城相送,齐之侃上了马,刚勒缰绳,蹇宾一唤,他便回了头。
      “你送本王的东西,以后便是本王的了,原原本本的归我,是与不是?”
      “是”想都没想便答了话。
      “那好,你记住了……这份好意,本王收下了!”
      齐之侃听得云里雾里,只淡淡点了头算作回应。
      他将怀里的那只拿出来,一路上看了又看。
      “没他的神气些,不过也不错”
      说着说着便勾了唇,脸颊有些热,他想大概是太阳晒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4 12:09
        齐之侃再见到蹇宾时,那人已银甲着装,手持利剑骑于白马之上,威风凛凛,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定定望着他。
        钧天三百三十三年,天玑攻打玉衡,齐越归降。
        齐之侃披甲上阵,手刃天玑兵马,铁蹄之下横尸遍野,他的骄傲与自尊都不允许他降给任何人。文死战,有何惧。
        直到他看到了他……
        蹇宾的人马将玉衡兵士团团围住,却未有动作,其实这一战,齐之侃一人杀的,与玉衡伤亡的数目一般无二,蹇宾下了一条令“要玉衡降,不要他们死”
        玉衡大多降兵,没再被天玑伤到分毫,只是齐之侃不知而已。
        终归寡不敌众……玉衡大势已去……
        他还是败了。
        齐之侃看着近在咫尺的马蹄,也许只要一剑,他就有机会擒住蹇宾,逼他退兵。可当抬眸望向那人时,却怎也下不了手,最后他收了剑,他想他或许是疯了。
        “你……要杀了我吗?”
        齐之侃第一次,败了但想活。
        蹇宾望着他,看了好久好久,方才摇了摇头,从怀里取出了一件东西丟到齐之侃手里。
        笑道:“本王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齐之侃摊手一看,是那只双飞鸟儿,活灵活现,醉了他的眼。
        在他还发愣的时候,蹇宾已来到身旁,倾身一把搂过他的腰抱上了马,齐之侃本能的惊叫了一声,在众兵士的惊叹中,蹇宾勒紧缰绳,长鞭挥下,马蹄翻飞……归家归根
        他看不见的,是蹇宾眉目间许诺佳人的长情与温柔……他此前从未有过的温柔。
        齐之侃不知道事,还有很多很多……
        他不知道蹇宾夺下一国,只为拥有他一个,不知道蹇宾舍不得伤他臣民毁他故土,因这是他的家,不知道蹇宾爱人的方式其实很笨,爱了就爱了,不管不顾……
        那只鸟儿的断面蹇宾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是眼里容不得沙的人,但那断痕,蹇宾却喜欢得紧。
        他想这定是双飞鸟,另一只该在那人手里,于是他天天握着入睡,睡得安稳。
        还有故人的背叛,蹇宾早早便知道那是细作,他醉酒颓朝,只为了等齐之侃来,想该做到如何,玉衡才会管上一管,该赌几分,他想见的才会来……
        那一年,杏花微雨,那一夜,星稀月明,蹇宾呆呆看着齐越身旁那闷闷喝酒的潇洒少年郎,旁侧人儿递过来的酒,他忘了接……
        “你跟我回家吧,我家有很好的大夫,一定可以不留疤……”
        “没事,我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师父,什么都治得好”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会回来报恩……”
        小小少年背着满是草药的背篓,摇头说自己不需要什么回报,若他当真想报恩,那便得空时上山去找找他,他一个人有些孤单。
        那孩子未留下姓名,将他送下山后,便消失在了山林深处。
        蹇宾一直记得,只是终等到能出宫寻他时,已是好多年以后,山上一个老先生说,他徒弟一年前已经下了山。
        蹇宾曾以为有的人错过了便是一辈子的事,。
        他望着齐之侃手背上的那个疤,笑弯了眼,笑出了声。
        我们错过了很久,好在还不算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4 12:10
          暖~感覺小時候的事情補了一部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8 22:07
            写的很棒,楼主可以写个后续,番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15 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