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小丸子吧 关注:180,683贴子:1,346,594

【桃子小说】佛曰:只此一眼,迷醉半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3-04 17:46
    又来发帖了!上一篇小说
    https://tieba.baidu.com/f?kz=4518179767&ala_pos=sub2&mo_device=1&ssid=0&from=1000539d&uid=0&pu=usm&pn=0&
    【原创】____<碧玉成妆,回燕衔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3-04 17:49
      初弹如珠后如缕,一声两声落花雨;
      诉尽平生云水心,尽是春花秋月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3-04 17:53
        顶贴,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4 18:20
          一章>犹是春闺梦里人

          尚书千金远嫁清水一事早已传遍南城,那日跪叩帝王前主动请缨愿远嫁清水结秦晋之好.

          九月初二那日炮竹连天,十里红妆,她端着身子落座花轿,红方巾下的她眉眼如弯月,满心期待与他白首齐眉鸳鸯比翼。一连三日马不停蹄赶到清水,入城前轻拂衣袖灰尘以最靓丽姿态去见他,绛点朱唇,眉眼带笑,唇角轻扬,梨涡浅浅.

          蝉街上吹喇唢呐噪声连天,酒肆内的小二不禁探出了脑袋瞅着队伍,一旁的妇人携着孩儿叽叽喳喳“莫不是从南城来的迎亲队”身后的老妪应和着道“今日大野府中白条挂起,厅内放着棺椁,这大小姐来的可是不巧”就着些许看戏的模样,随着迎亲队伍的百姓愈来愈多.

          大野府白条高高挂起,贴着大大的奠字,厅间放着棺椁,婢子小厮们一身素衣,面上瞧不出一丝颜色,府中毫无生气可言。红轿红装与之格格不入甚是刺眼,一盏茶的时日过去府中并无一人出来迎娶,婢子小厮做着分内的事,对外头毫无趣味.

          她悬着一颗心忐忑不安,气息不由重了几分,想起初见时南城庙会,她被人推入了莲池,后被他救起才得知恩人是清水大野公子。帝王下诏官家女子年满及笈者皆可请缨远嫁清水,三日已过未有一人愿将掌上明珠远嫁,龙颜震怒。她刚习得师门而归得知此事,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请缨远嫁,却不知落得一身苦楚.

          日傍西山,夕斜红霞。看客早已散去,只有一顶红轿停在门口,华悦轻拂轿帘:“姑娘,这明摆着欺负我们,这几日来风餐露宿身子熬坏了这可如何是好”这一日的等待,所有的期望,所有的幻想,都化作了泡影,心中了无希望,神色也未有白日那般好看.

          书房内,男子摆了摆手示意管家退下。王上因与南郡王有隔阂欲重修旧好欲与和亲,便挑中任国子监祭酒之子,仪表堂堂,潇洒俊逸,又正是好年华,何不促段好姻缘。男子并未有成亲之意,便着人差个法子把府邸布置,好将婚事拖后.

          华灯初上,秋风伴着凉意,衣袂随风翩然翩起,凤冠霞披于身透着一股韧劲。管家老儿迈过坎儿,一辑首,道“是从南城来的樱家姑娘吧,今日家中有丧,汝穿着喜服不便,跟着老朽这边过,请谅解”开口一听是淳厚的声音,悬着一颗心终于放下.

          管家老儿领着她一路,娓娓道来府邸事宜,一路婢女们怀着恶意的眼神看着她,小声嘟囔着。管家老儿轻咳两声,言“姑娘便先住在这,今日公子公务繁忙抽不出身,且尚未成亲便入住主房尚未不妥,委屈姑娘了”女子眸色轻挑打量着住处,一副淡然之姿唇角微扬,曼“那便劳烦管家了”从袖口掏出一片金叶子放置管家老儿手中,老儿懂得其意,面上压不住褶子的笑意“老朽就先告退了.”

          待老儿一走,华悦压不住性子倒吐苦水“怎可让姑娘住这丫鬟的屋子,这般简陋,大野公子也未曾出来迎接姑娘,让姑娘在门口等了一天,生生的闹了笑话”秀美微皱,瞧得出可被气坏了。华歆从外进来拿了个馒头,满脸愁容“府中竟连像样吃的东西皆无,只找到一个馒头”柔荑接过馒头,撕开成三份,在此情形下还打趣着自己的丫鬟“华悦再不吃可要瘦了”华悦气的嘴巴嘟起“那便瘦着吧,我就是替姑娘不值”

          书房内,男子复手置于身后立于窗扣,权九从外入内禀着“公子,樱姑娘已被安排住在西厢的婢女房内,晚食就着两位丫鬟只吃了一个馒头”

          男子颔首,言“外头白条可都拆下来了?”权九颔首“公子为何整这出戏,小的倒是看不懂了”男子并未解答权九,端着杯盏轻抿一口道“倒壶热茶来”权九知道公子不想说的事就不会说出,识趣的一辑首退了下去.

          而另一处的桃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起今日之事,心下不禁有丝隐痛,白条挂起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厅内只有棺椁摆放,并未有火盆烧纸钱,更未有人在此祭拜,婢女小厮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分毫未有管照,竟连表面功夫都这般简陋,世人皆知,她怎会不知.

          若是未有今日之事,此刻应是良宵时,最是温柔乡,红烛成双,对影潋滟,谓对他言“夫君,桃子把自己好好的交给你”

          暗夜无边,有闻女子低低怅言:

          “健一,你如此厌烦我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3-04 18:29
            今天就先更一章 明天再来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3-04 18:36
              楼主又来发文了,丸野丸野,上篇是虐文这次不要再虐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3-04 18:45
                dd 楼楼好久不见 终于等到你~~~


                收起回复
                8楼2017-03-04 18:54
                  看来又要每天定点催更了2333


                  收起回复
                  9楼2017-03-04 18:56
                    刚来丸子吧,楼主是先更是吗哈哈哈希望多更一些,一天一更太少了


                    收起回复
                    10楼2017-03-04 19:05
                      喜欢按收藏哦楼主不定期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3-04 19:09
                        一直关注楼主 喜欢楼主的文笔呢 我会一直关注你下去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3-04 20:18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3-04 20:18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3-04 20:18
                              人工顶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4 23:17
                                写的很棒
                                最后的怅言很是喜欢
                                剧情棒棒哒
                                等更
                                一天一更哦
                                (´-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5 15:20
                                  快点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05 15:21
                                    二章>心悦君兮君不知

                                    天刚泛起鱼肚白,正是香浓梦靥时,被人一把揪起,鸦青色乌睫闪了闪,柔荑轻拭美目,瞅着乌压压的一群人在房间内,穿着婢女的衣裳,带头的女子双手叉着腰,严声呵责道“看什么看,还不给我起来,这都几时了,还把自己当大小姐”桃子听闻秀眉轻皱,随后丢来一地衣裳,道“就你这样还妄想嫁给公子,我呸!洗衣裳就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还不赶紧去,洗不完就别想吃饭”言毕便带领着其他人离去.

                                    女子浑然不知发生了甚么,天色才微微亮光,瞅着一地的衣裳,心下有些烦闷,也并未瞧见华悦华歆,大概早被叫到他处安排活了罢。拾了一地的衣裳走到浣水池,本来空无一人的浣水池瞬间被占满了位置,一旁的婢女叽叽喳喳“这就是从南城来的千金小姐,现在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做着丫鬟”几个婢女不禁大声笑了出来,有一婢女提醒,谁知那婢子却越加大声道“怕什么,她以为她还是千金小姐?有着千金的身子,顶着丫鬟的命,昨日公子都这般暗示了居然还这样不要脸的入了府,真是个狐狸精,仗着自己脸蛋漂亮些便主要要求嫁给公子,真真是不要脸”

                                    从小到大桃子就未受过这般气,更未如此被人羞辱,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小脸涨的通红,执着木盆的柔荑紧紧握住,身后管家老儿一声呵斥道“若让老朽再听到你们乱嚼舌根,当心着自己的舌头”老儿轻拍桃子微颤的肩膀,瞧得出她着实被气得不轻,唤她来一旁道“姑娘,这些话听与不听全在于你本身,若是听进去了,以后的日子也着实难过,反之当作空气不理会,想来每日心境皆会不同,无论怎样日子照样得过,老朽言尽于此”刚抬脚迈出一步,想到了什么收回那一步,咳咳两声道“姑娘这段时间便先在府中帮忙,一年时日后公子便与姑娘成亲”闻言微愣,一年时日后公子真的会与她成亲?或许这又是个幌子罢,面上淡然一笑.

                                    送走管家老儿后,择一处细搓起衣裳,身旁的女子穗波侧身与她言语,教她如何浣洗衣裳,漂水,不忍瞧见她如此受人欺负。早已过了午食时分,可她要洗的衣裳却仍是堆成山,老儿的话语谆谆教诲使她成长,在府邸她本可依靠的只有大野,他抛开了她,现实逼她成长,柔荑拂开洒落在额前的水珠,此时她只想着在府里活下去,她不甘心千里迢迢都未见到他的面就输了,与他站在一同时应是道贺.

                                    华悦华歆这俩丫头被派到去庄子打扫,回来瞧见自家姑娘竟成了浣洗女,华悦眼眶湿润,屈膝柔荑握着桃子,声音颤颤道“她们怎让姑娘做这些粗活?我要回去告诉老爷夫人”桃子慰言“这些都是我应受的,我若是这些小事都做不好,以后还怎么做这府中的女主人”柔荑轻拭华悦脸上的泪珠,再道“以后莫要再流泪,被人轻笑了去以为我南城人都这般柔弱,只知春蹄流泪”华歆就着华悦起身,她瞧得出姑娘与在南城时大不相同,心智成稳了不少.

                                    穗波瞧着桃子还有半腰的衣裳未洗,心下不忍,午食时便偷偷留了个馒头给她。素清见四处无人便向桃子走了过去,言“早食就未食腹,快些吃点,这些衣裳哪洗的完,我来帮你”边说边把馒头塞到她手中,这几日食不果腹,早已前胸贴着后背,即便如此她仍是从容不迫的吃了起来,瞧得出她自小受过良好的家教.

                                    因为年纪相仿,两个姑娘便熟络了起来,得知穗波本是官家千金却因家道中落,受尽苦楚,在闹市被大野救下带回府中,她愿为婢报答救命之恩。相仿的经历使二人不禁惺惺相惜,微光倾斜而下倒影在二人之间,构成一道美景.

                                    管家老儿把今日瞧见之事告知大野,他只见过女子丹青模样,倒是生的一副好姿色,不过他见过的姿色上乘女子何其多,不至流连忘返。他想让女子主动退婚,这般也省去了不少麻烦,不过这女子倒是个坚韧的性子,若是放到其他女子身上早就受不住了罢.

                                    大野正要出府办公见长廊外,女子素色衣裳于身,一袭长发挽成髻鬟,面上并未涂抹胭脂粉黛,于浣水池清洗着衣裳,身旁有婢子走过,故意将已清洗过的衣裳踢到一旁,发出讥笑,她却不气不恼,面色如常,将衣裳拾来重新浣洗。想到管家老儿所说,大野谓对权九言“把她赶出府邸,日后这样的婢子不必招进来了”瞳眸深深的瞧了一眼女子,不知想着什么,便提脚离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3-05 17:04
                                      沙发,顶贴。【写的很棒,莫名有种惆怅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05 18:19
                                        定点DD


                                        收起回复
                                        21楼2017-03-05 19:38
                                          大野桃子撩起来撩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05 21:55
                                            三章>入骨相思灌情肠

                                            日落西斜,余辉倾倒,女子将衣裳一一晾至完毕,抬眸见天际,火烧云卷云舒,煞是好看,捧着木盆回至屋内,梳洗一番后,携着华悦华歆至饭堂。冬田领着其他婢子叉着腰等着她,一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言“洗完了?那就去把昨日晒干的衣裳给我叠了”伸手指了指华歆华悦“你们俩给我去把马厩打扫了”从后面进来的穗波听到了这句话,曼“她们三个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让他们把晚食给吃了再去干活罢,不然管家问起来也不好答”冬田思量着那个婢子不知做了甚么,竟直接被人撵出了府邸,素日是绝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柔荑抵着下颌,轻咳道“那便先吃,不过吃完了便给我去收拾”桃子与穗波相视一笑.

                                            女子将衣裳尽数堆叠,眸色打量着衣裳,幽紫直襟长袍,柔荑轻抚柔感极好,唇角露出笑意,她奢求的本就不多,秀睫微闪,神色黯淡了几分。冬田叩门直入,将衣裳夺了过去,道“这件衣赏我来,其余的送去罢”

                                            她端着衣裳走出里屋,侧身瞧见冬田拿着衣裳,满脸尽是笑意。入府以来并未瞧见大野,若是跟着冬田尚有机会远远望上一眼,想于此,不禁抓紧了脚步跟着她。入骨情肠,只盼见君一面。远远的瞧见冬田将衣裳递于权九,眼眸使劲瞧着屋内,权九便挪了身子挡住她的视线,一副不可耐的神色,冬田只好嘟着嘴不舍的离去.

                                            男子乌发束起,眼眸淡然深邃,眉目如画,薄唇轻抿,俊秀而淡漠,使人挪不开眼,女子透过窗望着他,唇角露出不经意的笑意,眉眼似月牙弯弯,满脸柔情,对他竟到了这般痴情地步,怕是自己也不知罢.

                                            夜来南风起,悬挂昏黄的灯笼随风飘动,女子却不经意踩碎了枝桠,发出嘎吱的声音,男子抬眸往窗外她那处瞧来,眸色眯了眯,夜色深沉男子并未瞧见她,可桃子却把他瞧着真切,在他看来的那一瞬间,羞红了双脸,像是偷吃了零嘴的孩童般张皇失措的逃了去。权九推开书门,转身对大野说道“许是野猫经过踩了枝桠罢”而他瞧着窗外,良久才回过身.

                                            许是佯才偷看的缘故,男子俊秀的模样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仍是初遇时那般模样,可他,还否记得那段往事?记得她?

                                            佛曰:只此一眼,迷醉半生。

                                            晨起,拂珠露,择清莲,酿青梅,熬煮烹茗。这半月以来,桃子与穗波相互扶持,二人感情愈加浓厚,这使乏味的日子平添了色彩。暮色黯淡,残阳如血,小厮们在华门外挂上大红灯笼,明日是清水的乞巧节,婢子小厮可领着月俸可游赏一日,或探亲访友.

                                            管家老儿姓刘,大家伙都叫他刘叔。婢子小厮们围着老儿盼着月俸,待大伙儿领着月俸乐滋滋离去后,老儿将俸贴递于桃子,道“姑娘,明晚定要出府瞧瞧,南城定没有清水这般有趣”收过月俸,屈膝道了谢,遣了华歆华悦,独自想着心事.

                                            由着感觉到了红台,她并不知只有公子才能此处,抬眸望着被灯火渲染的天幕,没有星星,也没有明月。老儿提到南城无疑戳中了她的心事,在清水已半月有余,不知家中父母可否安康,当初为了他不惜与阿爹断了父女关系,远嫁此处,本以为是段好姻缘,可与相爱之人厮守一生,谁知世事难料,由千金小姐变成浣洗女。她柔荑紧握,不想让眼泪流下,可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一帧帧被抛弃被羞辱的场景,她的委屈,她的无助,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掉下,一滴两滴,卸下伪装,她不过二八年华,何至于来承受这一切。她蹲下身子,将头深埋进去,柔荑紧抱着双腿,低低的哭了起来,心里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

                                            一季痴情,燃尽一生,嘴里说着不悔,眼里却噙满了泪.

                                            红台内并无掌灯,夜色如浓墨,另一旁的男子将她望尽眼中,他并未发出丝毫声音,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良久,女子拭去面上的泪水,眼周微肿,面上仍有未被擦拭的泪痕,像是下定决心般,站起身来,柔荑拍打着脸颊,对自己说道“日后莫要流泪,会被他人耻笑”转身而去.

                                            男子从暗处走出,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女子与她想象中的全然不同,一点千金架子没有,不抱怨不服输,将委屈埋在心底,与旁的女子倒是不同.

                                            一人,我独酒醉。
                                            两眼,是独相随。
                                            相思,我愁断肠。
                                            眼中,是泪两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3-06 22:3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3-07 12:12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3-07 12:13
                                                  up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07 16:38
                                                    四章>恨破红尘终有缘

                                                    翌日清晨,女子已习惯早醒,推开窗扇,艳阳刺眼,柔荑抵靠前额遮阳,透过指缝瞧得好天气,华歆轻叩房门,瞧见她倚靠窗边,眼眸望向远处,道“姑娘今日怎的这般早起,何不再歇息”为她斟满茶水,女子转身,柔荑握住杯盏,曼“习惯了”

                                                    华歆从小便在她身侧伺候着,桃子的悲欢喜乐自是瞧得出,她比华悦心思细腻些。姑娘素日如身穿盔甲的武士般刀枪不入,旁的人不知她内心的痛楚,而她怎会不懂,为了公子,不惜与老爷反目,忍世俗不解目光,任旁人欺辱,却从未抱怨过一句,独自承担着这一切。转过身子将落下的泪水拭去,语气佯装轻快,道“姑娘,今晚咱们也出去热闹热闹”女子轻抿一口茶水,眸色潋滟,自从来到清水后,便未踏出府邸一步,羽睫微闪,柔荑放下杯盏,丹唇轻启“的确许久未热闹热闹了,咱们今晚便瞧瞧去”

                                                    铜镜中的女子,螓首蛾眉,眼颦秋水,青丝如墨,绾成简单的碧落髻,将一支淡雅的发簪戴上,身着桃花云雾烟罗衫,袅袅婷婷。大抵是许久未妆扮,她瞧着铜镜竟有些发神。华悦于旁瞧着自家姑娘,心中欢喜的很.

                                                    携着华悦华歆,莲步而漫长廊,几个婢子轻言道“樱姑娘本就生的好看,今日瞧着更是如此”冬田听见后红了眼,道“不过是借着姿色的狐媚子罢了,公子才瞧不上眼”剁着脚,呼着粗气,怒气冲冲的赶回屋内挑选衣裳.

                                                    权九瞧见长廊处的桃子,言“公子,是樱姑娘”他的眼眸淡然,女子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与昨日在红台低声哭泣全然不同。大堂内杉山早已等候多时,与大野同去,于府门前瞧着刚出府邸的桃子,手肘顶了顶大野,一脸坏笑,道“你小子,好啊,金屋藏娇,居然都不告诉我”

                                                    大野并未搭理他,直步而前,转身看向后面,权九道“那位便是从南城来的樱姑娘”疾步上前,言“原来她就是你费尽心思的人,不过,你怎舍得让美人儿受苦,你若是不喜,那我便把她带回我府中去了”大野兀的停住脚步,侧身,道“你敢!”杉山耸了耸肩,眼眸瞧着他处,缓缓而言“看来,某人舍不得了”

                                                    地处江南水乡的清水繁荣远比荒僻的南城,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的倾洒在红砖绿瓦上,给繁盛的清水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街道上车马粼粼,人流交织,不远处的商贩卖力吆喝着,偶尔传来一声马嘶长鸣,冷僻的南城是万不可比较与这繁盛的清水相比.

                                                    今日是乞巧节,街边卖花灯的商贩尤为多。女童伸手拉了拉她的裙摆,稚嫩的幼声“姐姐,这是我自己做的花灯,要不要买个”瞧见女童身后有一妇人,从黝黑褶皱的脸上瞧得出她饱经风霜,躺在竹席上闭着眼睛,谓对女童道“小妹妹,你的花灯我全都要了”从身上拿出几两碎银子放置女童的手上,言“要照顾好你娘亲”柔荑轻抚女童额前秀发,嘴角扬起的笑意尤为好看。刚好三个花灯,一人拿着一盏花灯,上面还有女童自己做的画,倒与其他花灯不同.

                                                    花灯小贩将盏盏花灯高高悬起,举着高棍将写着灯谜的一面扒对着人流,扬声吆喝,道“来来来,看一看瞧一瞧,不买没关系,猜中灯谜您带走,只要打得出都有盏花灯,若是将灯王谜底猜出来,便献上灯王与一支云鬓斜簪,可将簪子赠与心上人,附赠早日觅得佳偶,成就良缘”

                                                    桃子从小便喜猜谜,围了上去,小贩挑了盏莲花灯出来,上书“『有缘千里来相会』打一成语”刚说完谜面,人群中便有人直接答出谜底“不近人情”,小贩招着手,道“各位走过不要错过,像这位公子爷一样赢过花灯送给心上人”他面上兜出个俊秀面容,弯了眼眸,溢出笑意,接稳了细棍“借了老板吉言,谢过了”见男子将花灯交于他心上人手中,搂着她远去。此世可一生一代一双人,这真是极好的.

                                                    灯谜也到了最后时刻“恭喜姑娘与阁内的公子晋级到我们灯王的争霸,小贩将桃花灯王的谜面转过对着人流,道“『孔明定下空城计,苏秦能说六国平,六郎要斩亲生子,宗保不舍穆桂英』打一成语”大家纷纷陷入了思考之中,竟连秀才都搔头抓耳,面露难色,瞧得出这二人着实厉害,阁内公子不知何许人也,不露声色却次次猜出谜底,与这位姑娘不分上下,旁的人紧绷着大气不敢呼出,生怕扰了姑娘思绪。

                                                    桃子蹙起秀眉,这题着实难到了她,缓缓说出谜底“无功而返吗?”她对自己这谜底也不确定,只见小贩摊着手,摇了摇脑袋。大家不禁瞅着阁楼内,这公子可是答的出来。阁楼内,杉山有一搭没一搭摇着折扇,饶有兴趣的望着他,男子执起茶盏于唇边,呷了一口,徐徐而言“巧言令色”底下不知何人唏嘘一声,众人纷纷缓过神来,桃子却莞尔一笑。小贩敲响铜锣“恭喜公子猜中谜底,这花灯和簪子便是公子的囊中之物”男子却言“这些理应是姑娘的,望姑娘收好”言毕,便离开阁楼不知去了何处.

                                                    华悦道“只是不知阁楼内的男子是谁,竟可赢过姑娘”她的眼眸中闪过那背影,佯才抬眸往阁楼内望去,只瞧见男子半个身影,只觉得似曾相识,却不知是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3-11 10:49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3-11 19:37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3-12 11:02
                                                          up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13 09:52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3-13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