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4,937贴子:3,726,999

迷离惝恍 注玄尚白(玄女、离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玄女,但是也不是
说是,是因为现在这个玄女的身子确实是被我占有这,说不是 ,是我的身体里还残留着真正的玄女的一魂一魄。
好吧,我只是刷完了电视剧,想去楼下吃个烧烤,结果却被楼上的高空坠物砸中了,等我醒来,却发现我来到了刚刚刷完的电视剧里,这其实都没什么,郁闷的是,我为什么会变成玄女?变成玄女也没什么,问题是,我体内那残留的魂魄是怎么回事?
拜托,你们能专业一点吗?弄得我这几天都和精神分裂一样,不停的体内的玄女进行沟通,毕竟,修仙什么的,我真的不懂啊!
不过,还好,剧情还没开始多久,本人掐指一算,司音应该已经遇到离镜了,咳,每天照着镜子,心里那个郁闷,有机会一定要再去求折颜帮我换回来我以前的脸。
经过几天的商议,我和玄女基本达成了共识,没办法,她也夺不回自己的身体,而我也没有办法离开,于是,在她的指导下,我在昆仑虚过得也还不错,我一边慢慢的修炼,一边等着剧情的开始,我的目标就是抱紧女主大腿!
等啊等,终于....我听到了那天边的滚滚的雷声,女主要升仙了!剧情开始了


回复
1楼2017-03-04 19:08

    “ 司音啊,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勤奋啊,以前很少看到你这么用功的啊!”
    司音看着我,低下头,略有些伤感,说道“我以后都会这么勤奋的!我要好好修炼!我一定不让师傅失望!”
    “好啊!那我们一起努力吧!”


    于是,从那天开始,我和司音就狼狈为奸,啊~不是,是成双成对的去上早课、晚课、修炼、打坐。她挥舞着她的玉清昆仑扇,我拿着我的青绳长鞭,啊,待遇啊,不是女主连一个好看的武器都没有,鞭子居然还是绳子做的,哎,没办法,有总比没有好吧。
    不知不觉间,在大家暧昧的眼神中,我和司音厮混了一个多月,不得不吐槽一下,你们这帮神仙是什么眼神啊,居然看不出司音是妹子!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找司音上早课,结果,找了半天,居然没有找到司音,真奇怪,这人去哪了?正想着,突然看见司音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司音,你干什么去了?要上早课了?‘
    司音啊了一声,”对啊 ,我,有点事情耽搁了,走吧,我们去上早课去吧!“
    奇怪,疑惑着,脑子里却突然一个激灵,我天啊!我居然忘记了,这情形不就是离镜来了嘛!我一定要避开这个克星!天灵灵地灵灵!
    从那天开始,司音就会不定时的失踪一会,然后就会一脸傻笑的出现,天啊,恋爱中的女人,要不要这么明显!我想当看不见也是很辛苦的啊!随后我成功的避开了发现情诗的环节,为了躲开剧情,我又成为了大师兄的尾巴,叠风真是一个好神仙啊,以为我是一心求仙,便悉心的教导我。
    正当我每天一边和司音躲猫猫一边和大师兄求仙问道的时候,我的母亲大人如约来了。。。
    看到我母亲的那一刻,我的心突然砰砰的跳了起来,我知道这是玄女的魂魄,看来,她是在害怕,母亲抓着我,非要让我离开昆仑墟,面对玄女的母亲,我强压住自己心中的不适,躲到大师兄后面,拜托,司音你快点出现啊!大师兄这满口大道理应付不来啊!
    眼看着大师兄和我就要被玄女的母亲逼到了墙角,司音出现了,我慌忙从大师兄身后冲出来,一把抱住司音,大声的喊道”母亲,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是不会离开昆仑墟的!“说完,我还抬起头,冲司音眨眨眼睛,司音立刻明白,”啊 ,对啊!“
    就这个回答!我一边捂着脸,一边又冲大师兄使眼色,大师兄会意,立刻开始劝说玄女的母亲。
    于是母亲便开始在昆仑墟一哭二闹,失落着我如何如何的不孝,然后什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最后,没有办法,我便向母亲暗示司音不仅仅是墨渊上神的高徒,还和折颜上神有很重言的关系,母亲最终一脸无奈的走了,啊,好麻烦,擦擦头上的汗,看着同样擦汗的司音和大师兄,我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你怎么能这么框你母亲呢!“司音脸红红的说道,我耸耸肩,“那怎么办!难道真让我去嫁给什么野猪精还是什么精的啊!放心!我可是一心求仙问道的,才不会喜欢你呢!”
    一旁的大师兄欣慰的拍拍我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然后板起脸又教育了一顿司音,说司音最近又开始顽劣了。
    等大师兄离开以后,我慢慢的靠近司音,司音,一脸警觉的看着我,我慢慢吐出两个字“浅浅”
    司音听完,啊的一声跳起,”你,我才不是白浅呢。。。“说完,司音自觉失语,捂着嘴,懊恼的拍着自己的头


    收起回复
    2楼2017-03-04 19:10

      窗户纸一旦捅开了,好处就是,司音会有事没事就和我说朋友的故事,好吧,其实都是她和离镜的事情,坏处就是,司音要带我去见离镜!不是吧,女主,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有一条定律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嘛!我推托了两三天,还是被司音拖了出来,剧情,你真是太强大了!
      前面,司音碰碰跳跳的走着,我慢悠悠的拖在后面,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玄女这辈子最大的劫----离镜!
      司音低着头和离镜说着什么,离镜呵呵的笑着,抬手拍拍司音的头,然后向我望来,我的心又开始砰砰的跳了,我挤出一个笑容,双手紧握,心却跳的越来越厉害,离镜也是一愣,我想他是惊讶于我的容貌,我走上前,”呵呵,我和司音很像吧!“
      ”确实很像。“离镜慢慢的说道,我看着司音,”对啊,司音姐姐穿上女装一定比我更好看!是吧!“说完我笑着看着离镜,果然,离镜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司音的身上,我找个理由在外面等着司音。
      捂着心口,不是吧!玄女,你知不知道上辈子,你就是因为他,才坏事做尽,最后惨死的!这辈子,你不会又看上他的吧!玄女,拜托!你别在跳了!我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好不容易,司音终于走出来了,”好了!你终于出来了!“
      司音笑笑,”嗯,你等了很久吧。“
      ”没有!你们聊多久都没有关系!只是,下回,你还是自己来吧,你都成仙了。“
      司音扭捏的捏了捏衣角,”什么啊,那个,他只是暂时住在这里,过段时间,他就会走了、“
      ”是啊,是啊,那到时候你和他一起走吗?他知道你是谁吗?“我一脸八卦的凑过去,'他不会还不知道你是谁吧?那万一他以为你是天族的女子,怎么办?”
      司音一愣,“天族的女子怎么了?”
      “不会吧,浅浅,你不会不知道吧!翼族和天族都已经打了上千年了,虽然偶有和平,但是,翼族是不能和天族通婚的,更何况他身份显赫!你都没和他说你是谁?”
      司音一脸自信的表示,我相信他,他就算不知道我是谁,也还会等我的
      亲,你知道吗?上辈子,你们就是这么悲剧的。不行,我要有所行动。


      收起回复
      3楼2017-03-04 19:49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4 20:28

          一日,司音因为早课走神,被大师兄罚去抄经书,司音拜托我去找离镜解释,我忐忑的走向后山,心又开始跳了!玄女,你别跳了,我捂着胸口,好不容易走到洞口,只见离镜正趴在石桌上写着什么,应该是情诗吧,清咳一声,离镜抬头向我望去,“你是玄女?”说罢便要向我走来,我慌忙后退,手一伸,“你站那里就好了,别出来!”我这心都要跳出来了,你可千万别过来!离镜一愣,站在那里望着我,这双眼睛还真是好看,等一下!正经事正经事,默念一遍清心咒,“那个,司音今天早课被罚了,来不了了,要我和你说一声。”
          “被罚?”
          “对啊,对着桌子傻笑,要我是大师兄,我也会罚他的!”我慢慢的解释着,离镜呵呵的笑了起来,是啊,是我也会笑的,不过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啊!清心咒清心咒!
          “你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远?”离镜袖子一扬,盘腿坐在地上,托着腮,像是受了委屈一样的看向我,心又跳快了几分,我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我是怕司音误会!对了,你要好好的待司音哦,虽然她不是天族的人。。。”我还未说完,离镜已冲了出来,一把将我从地上拎起,“你说什么?阿音不是天族的人?”
          看着眼前这妩媚的脸,白皙的面庞,我一愣,下意识的点点头。离镜开心的松开我的衣领,双手握住我的肩膀,不确定的看着我,心跳的更快了,我的脸一定很红,玄女,你害死我了!
          像是发现了我的异样,离镜松开我,不好意思笑笑,“我刚才太激动了,你没事吧。”
          我继续捂着胸口,摆摆手,退后了几步,“司音以后会自己告诉你的!我走了!”说完,飞奔而去,结果没跑几步还被地下的树根狠狠的拌了一跤,忽的飞了出去,不理会身上的疼痛和身后离镜放肆的笑声,快速爬起来,跑出了很远,心跳才渐渐恢复,太吓人了,以后我还是少见离镜为妙!真是太丢人了!太丢人了!玄女!你到底是有多笨!啊,你下回要是还这么跳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收起回复
          5楼2017-03-05 08:02


            回复
            6楼2017-03-05 08:53
              算了,就当是写给自己看的吧


              收起回复
              7楼2017-03-05 10:05

                风平浪静了好几日,我忐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原本以为离镜会马上去询问司音,然后司音会跑来质问我,我还准备了一套想好的说辞,这下都省了,离镜这回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铛铛铛,听着钟鸣声,墨渊上神出关了,司音依然是匆匆的赶来,面带喜色,一路飞奔而来,女主大人,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像一个可口的苹果啊。
                看着墨渊上神周围围满了人,谁能想到呢,现在过不了过久,翼族和天族大战就要开始了,这昆仑墟就真的只剩下墟了,唉,忍不住叹口气,“你个小丫头,这么大喜的日子,叹什么气啊?”
                我一惊,回头,才发现是十六师兄--子澜,呵呵干笑了两声“你以后就知道了。”转身就回房去了,也不理会他是不是真正的明白。
                其实,我也不明白,如果天命不可违,那么我下面要怎么办呢?怎样才能躲过玄女的命运,正想着,心脏又砰砰的跳了起来,我慌忙抬头向周围望去,果然,远远的看见了离镜,不对啊,离镜不好好呆在山洞里,跑这里来做什么?他不怕被人发现吗?我慌忙向着身后的大殿望去,还好没人发现,再望向离镜,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不会是幻觉吧?还是好好准备去休息吧。
                晚上,正当我睡的迷迷瞪瞪,突然被一个带着哭腔的人摇醒,我揉揉头,“司音?”
                什么情况?这大半夜的,你现在可是男子啊!跑到我这来哭?司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的说怎么办怎么办,我好不容易安慰下司音,才断断续续的听完,原来,离镜今天真的来过大殿,因为墨渊上神和司音吵了起来,最后还质问司音到底是谁,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司音,一气之下,要离镜快点离开,然后离镜竟然真的走了!
                离镜走了!
                我!瞬间清醒!“怎么办啊?玄女,他是从翼族逃出来的!他现在能去哪啊!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他会不会有危险啊!”
                我快速的爬起来,“司音啊,那你先别着急,他应该不会走远的,说不定他明天就会回来的。”
                一夜之后,我揉揉脸,怎么回事!为什么安慰到最后,变成要我去找离镜回来!我是怎么答应的呢!
                玄女!你是不是傻!心砰砰的又跳了一下,知道了,我知道我自己很傻,不过,离镜现在到底在哪啊!
                你知道吗?我轻声的问着玄女的魂魄,它又砰砰的跳了两下,像是在嘲笑我,然后玄女说了三个字“若水河”
                我一惊,那地方那么不吉利,我可是真的不想去,但是,想想司音,走吧,有些东西终归还是躲不过的。


                回复
                8楼2017-03-05 10:06
                  写的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5 10:08
                    写得好,怎么不继续写了,还没看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3-05 10:18
                      我在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3-05 10:29
                        原来真的有人在看 好开心啊
                        谢谢


                        收起回复
                        14楼2017-03-05 10:34
                          楼主加油,我已收藏,不要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05 10: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5 10:46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5 10:4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05 10:56
                                  好吧,我是不会弃坑的


                                  回复
                                  19楼2017-03-05 11:25

                                    若水河畔,好犹豫啊,已经被来回的天族巡逻士兵询问了好几遍了,在不过去,恐怕我就要被带走了,叹口气,搭了条船,一下岸,就觉得身子一沉,果然,没什么法力了。
                                    走了没多久,我就遇到了翼族的巡逻兵,我只好说是来寻找离镜的,然后我就被关了起来,一连被关了五天,也没见什么人来提审我,不会是离镜根本没回来吧?我的天啊,我怎么这么笨!离镜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投罗网呢!万一他没有回来,那我岂不是要被关很久!懊恼的用头撞着墙,我真是笨死了,心又砰砰的跳了起来,我一愣,抬头才发现,不知道何时,外面居然站了一个穿着翼族服饰的女子,她轻笑了一声“你就是来找我二哥的?”
                                    “啊,是吧。”心里是真的不想回答是啊,“长得还挺像的。”那女人仔细的观察着我,我一愣,猛然反应过来,这是胭脂啊!接着就更郁闷了,这张惹祸的脸!玄女,你当时是又多傻!做自己不好吗?
                                    胭脂见我眉头紧皱,又轻声的说道,“我二哥前两日被我大哥找到刚回来,你来早了。”
                                    果然,离镜根本没想回来,看来他是被抓回来的,那么胭脂和我说这些是干什么?
                                    胭脂看我一直不说话,叹口气“我二哥是从哪把你找到的?你莫不是傻了?”
                                    “没有,我只是不明白,公主你想说什么。”
                                    “我父王要见你。”
                                    不会吧!我可不可以不去!虽然百般的不想出去,还是被胭脂拖了出来,心又开始跳了,玄女,你安静点,我现在手心都是汗!我也不想这么早就去见擎苍!这个大反派!
                                    一路胭脂都对我投来鄙视的目光,颤颤巍巍的,走进了那大紫明宫。


                                    收起回复
                                    20楼2017-03-05 11:27


                                      回复
                                      21楼2017-03-05 12:48
                                        加油,这篇文我好喜欢,不知楼主的更新时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05 13:1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05 14:00

                                            一进大殿,一股强大的压力就向我袭来,本来就有些腿软,要不是旁边有两个人架着我,我恐怕早就跪下了,心脏又开始砰砰的跳了起来,我扫视了一圈,只见在大殿的左侧,离镜被悬在半空中,早已经伤痕累累,他晃晃悠悠的抬头向我望来,眼中突然流露出惊喜的表情,接着又黯淡了下去,别看了,我不是司音!
                                            正当我出神的时候,突然,胭脂对我大喊了一声“跪下!”,我一惊,一下瘫坐在地上,大殿上顿时笑做一团,一个诡异的声音突然从大殿之上飘来“你就是来找离镜的?”
                                            我点点头,“真奇怪!老夫竟然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我一愣,不知道擎苍说的是什么意思,正欲抬头,却突然觉得头顶一凉,心砰砰的狂跳着,一根手指抵着我的头,像是在探查什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候,那根手指离开了我的头顶,我只觉得全身像是在冰水中泡了两回一般,冻的瑟瑟发抖!
                                            “小丫头,你体内的魂魄告诉我,你此次来是要帮我翼族的!”
                                            我一惊,我去!擎苍刚才不会是直接和玄女对话了吧?心砰砰的跳着,像是在期盼着什么,玄女!
                                            我抬头看看擎苍,高大的座椅上,一袭黑衣的擎苍正含着一丝冷笑,“那个,都是误会!”我慌忙的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
                                            “小丫头,你的魂魄倒是很有意思啊!”擎苍挥挥手,绑着离镜的绳索忽的一下解开了,离镜从空中直接跌落下来,“小丫头,虽然不明白你体内的魂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愿意成全你的!”
                                            成全?我哭丧着脸,看着擎苍!然后,我就听到了准备大婚的决定!
                                            大婚!
                                            怎么回事!我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我仿佛是听到了玄女的冷笑,玄女!你和擎苍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说消息要是传到了昆仑墟,你猜司音会怎么想?”
                                            真是!我可是要抱紧女主大腿的人啊!要不要这么快就完蛋!


                                            回复
                                            25楼2017-03-05 14:16
                                              没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05 14:36

                                                翼族还真是速度,这么快就准备好了大婚的所有东西,我用了两日,才终于恢复了声音,期间收获胭脂白眼无数,离镜?抱歉,离镜应该现在恨我恨得牙根痒痒还没空搭理我。
                                                大婚那天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到了,我一身喜服一脸的生无可恋的被塞进了轿子,然后像是个木偶一样被人架着走完了所有礼仪,最后,坐在喜塌上的我除了捂着胸口,就是叹气了,这几天,玄女跳的格外的起劲,不是只有一魂一魄了吗?怎么还这么嚣张!
                                                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看着满桌的吃的,不管了,吃哪个好呢?
                                                离镜的心情也是糟透了,一推开婚房的大门,离镜想了很多种情形,但绝对没想到,此刻的玄女正坐在石桌上,两个腿还一晃一晃的,嘴里吃着个果子,手里捧着一盘,眼睛还在盯着另一盘。
                                                心猛然又跳了两下,我抬头就看见离镜,我自然的向他扬扬手里白色的果子,“这个挺好吃的。”
                                                离镜却一个恍惚,“阿音”
                                                我一愣,眼看着离镜要扑过来,慌忙从石桌上蹦下去,抱着手里的果子,大喊“我不是司音啊!你站那里别动!”
                                                离镜也是一愣,喃喃的说“是啊,你怎么会是阿音呢,阿音才不会答应去做危害她师傅的事情呢。”
                                                我点点头,“对啊 ,只有我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才会那么做的,不对啊,我要做什么了?”
                                                离镜冷笑一声,“你答应去偷天族的布阵图!”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离镜撩起衣摆往石凳上一坐,用手托着头,并没有回答我,而是问道“你体内的魂魄是怎么回事?”
                                                我一惊,用手使劲一拍额头,“我是贪生怕死,但我没答应你们翼族的任何事情,我也不知道那魂魄是怎么回事,那天在大殿之上,我突然不能张口说话,这下完蛋了!司音要是知道我和你成亲,还指不定哭成什么样子呢!”
                                                “哭?阿音心里不是始终都是她师傅排在第一位吗?”离镜哀怨的说着
                                                我摇摇头,盘腿坐在地上,又吃了一口果子,“才没有呢!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是司音啊!她哭的好伤心。。。”
                                                “真的!”不等我说完,离镜冲过来一把握住我的手,心又跳了。。。我啊的一声,一把推开他慌忙向后退去“你在那待着!别靠这么近!”
                                                离镜一笑,“对不起,你说的是真的?阿音真的因为我哭?”
                                                “是啊!不然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呢!不然又怎么会这么倒霉的和你成亲!”又怎么会倒霉的被玄女算计!
                                                低头郁闷的咬一口果子,离镜叹口气,“我还以为阿音心里只有她师傅呢!”
                                                “怎么会!师傅就是师傅!司音是重情重义之人!对了,快点起来,我刚才想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我快速的起来,离镜一脸迷茫的看着我,我从旁边翻出两个丝绢,放在桌上,然后站开,“这是干什么?”
                                                我一脸鄙视的看着离镜“写和离书啊!”
                                                “和离?”离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当然了!一式两份!你一份我一份。”
                                                离镜看看我,“你这人还真是奇怪,成亲当日就让我写和离书。”
                                                我白了离镜一眼,“想着司音就快点写!”


                                                回复
                                                27楼2017-03-05 14:46
                                                  楼主好神速,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05 15:01
                                                    好吧,写了一天了,累死了,今天应该就到这里了 ,或许晚上还会再发一段,因为已经构思结束了,所以 我会慢慢发
                                                    所以不会有弃坑的问题


                                                    回复
                                                    29楼2017-03-05 15:13
                                                      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05 15:47
                                                        加油↖(^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3-05 15:4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05 16:40

                                                            满意的拿着手里的和离书,我小心的将它收好,以后就靠你来拯救我和女主的关系了。
                                                            “阿音穿上这身衣裳肯定比你好看。”
                                                            我斜眼瞪了离镜一眼,“是啊!肯定比我好看!”
                                                            郁闷的又拿起果子啃了一口,“你倒是很喜欢吃这个果子。”离镜突然带着笑意说着,我点点头“是啊,你们翼族的这个白色的果子是真的挺好吃的,面呢,又不是很面,脆也不是很脆,我最喜欢这样的果子了。”
                                                            离镜哈哈的笑了两声,突然诡异的说道,“那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果子。”
                                                            隔着桌子,我好奇的看着离镜,离镜给自己到了一杯水,握着杯子,看着我慢慢的说着“在我们翼族,有一种灵兽,叫做琉璃,那琉璃通体金黄,只有一双眼珠子,是煞白煞白的,甚是好看。”
                                                            我一愣,低头看看手里的白色果子,“那琉璃的眼睛啊,不仅美味,还能增强人的功力,宝贵的不得了,唉啊,我看看,这一盘大概是十二个果子,你已经吃了六个了,那就是三只琉璃的眼睛啊,你知不知道,那琉璃被挖下眼睛时的痛苦,那凄凉的喊声。。。”
                                                            不等离镜说完,我扔下果子,跑到窗边,不停的干呕起来,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疑惑的回头看着离镜,只见离镜悠然的喝了一口茶,“那琉璃果啊,入口即化,进入人的体内就会迅速的化开,吐,是吐不出来的!”
                                                            我一脸苦相,瘫坐在窗边,待着哭腔“你,你们翼族是不是有毛病啊!这么血腥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婚房里啊!”
                                                            “一只琉璃兽可是就一双眼睛啊,琉璃本来就稀少,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就不能放进婚房了?再说了,这满屋的红色,看着就不血腥吗?”
                                                            真是彻底的生无可恋了!
                                                            一时屋里静了下来,我轻咳一声“你们翼族有没有什么能留言的法器?”我轻声的问着,离镜点点头,“那你给司音留言吧,我帮你带给她!”
                                                            “你对我和阿音的事情,这么上心?”离镜紧紧的睁着我
                                                            我眨眨眼睛,我总不能说是,我要抱女主大腿吧,“那个,司音是我的好姐妹嘛,呵呵”
                                                            “你怎么知道阿音是女人的?你之前告诉我阿音不是天族的人,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离镜一句一字慢慢的说着,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制的动弹不得,心一阵狂跳。
                                                            我真是太大意了!女主看上的又怎么可能是笨蛋,之前透露的太多了吗?可我好像也没说什么啊!离镜见我不回答,慢慢的一步步的走过来,心跳的越来越快,“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捂着胸口,话已经说不出口了,蜷缩成一团,我仿佛听见玄女的呐喊,她再拼命的冲破这什么,紧咬着嘴唇,全身不停的颤抖,眼看着我快熬不住了,离镜衣袖一挥,瞬间,我整个人轻松了下来,那种压迫感不见了,该死!离镜竟然用了法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冲离镜大喊到“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我!”
                                                            离镜站在那里,疑惑的看着我,“是不是你体内的那魂魄?”
                                                            我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我体内还有不属于我的东西,”我抬头看看离镜“我是不会去害司音的!你记着这个就好了!至于司音是谁,她想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我答应司音不能说的。”


                                                            回复
                                                            33楼2017-03-05 17:0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