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626贴子:228,926

原创中年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抠脚大汉

感谢池叔图片提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04 22:52
    第一章

    周遭一片漆黑,这里是哪里?我的身体在游离。
      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女人,我感觉好像对她不是一般的熟悉,但却怎么也记不起她的名字,她什么也没说,表情时而微笑,时而担忧,一直向我招手,又忽地变成挥手,我慢慢向她走去,走得越近,感觉自己越轻盈,慢慢地,我就要够着她的手了,她露出微笑,就像天使一般,终于,她开口了,“来,和我一起走吧…”
      “嗯…”
      她伸出雪白的手,她的头发也变得雪白,她牵起我的手,几乎一瞬间,我的手变得冰冷,一直蔓延到身体。就在我感觉自己变得完全没有重量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温暖而结实的双手把我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同时伴随着浑厚而悲恸的声音“你不要去啊!给我回来!!”
      滚烫的岩浆冲刷在我身上,但并没有使我受到半点皮外伤,相反,感觉心脏几乎要炸裂一般。
      就在一瞬间,大量的画面在我眼前快速切换,有时是一个人,有时又是几个人,有时又是一条小狗兴奋地和我亲近……最后停留在一个人身上,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身影,但他看我的眼神竟流露着一种无尽的忧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4 22:55
      “病人苏醒时间为2012年2月3日5:49分”李教授在一旁记录道。“奇迹…真是奇迹啊…我的从医生涯里从没有遇到过已经判定脑死亡的植物人竟然醒过来了,常先生沉睡了这么久,要知道,沉睡时间越久,醒过来的机会是越渺茫的。”
        “傅先生,恭喜你,这么些年来,你也辛苦了,唉…看来当时我的想法是错误的,常先生能醒过来绝非偶然之事啊…庆幸当年…唉,错得值错得值啊…”
        男人并没有听到李教授所说的话,而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我,我的右手被他紧紧握住,他的眼圈早已通红,滚烫的泪水流经脸颊掠过男人下巴的胡茬滴落在我的手上,样子显得狼狈不堪。
        我感觉浑身没劲,嘴巴微张着,“这是哪儿…?”
        “这里是医院,你睡了个长觉,醒过来了…”温和有力的男中音带着压抑着的哀伤,但无法阻挡他脸上的喜悦。
        我想起身,但可惜并没有足够的力气,感觉身体就好像不是自己的。男人好像早就知道似的,轻轻地把我扶起到床头,眼神流露着担忧。
        我扫视着眼前的一切,单间,白花花的床单,床头柜的热水壶,收音机,花瓶和插在里面的剑兰,剑兰似乎很新鲜,是每天都换吗?岂不是挺费钱的?难道我是个有钱人?我清楚的记得我并不是,我们一家人都只是勉强维持生计,也不铺张浪费…还有弄翻在地上的脸盆,水洒了一地。
        对了!“我的家人呢?你是谁?你不是我的亲戚朋友我记得…”
        听到我这样说,男人似乎有点手足无措,刚才的喜悦暗淡了不少,是失望吗,为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你到底是谁?”看到我这样,一旁的护士也叹声连连,我不自觉地抿了抿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4 22:56
        男人面露难色,“我叫傅国锋,你的家人我还没来得及通知,还有…”
          “还有什么?”
          傅国锋低下了头,双手合十紧紧握成了拳头,我看在眼里。
          “我没事的,你说吧…”我尽量保持平静,把一只手放在他紧握的拳头上,他突然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我,心中仿佛有了底。
          “我…你的母亲,她…她已经不在了,对不起!!”
          我感觉到呼吸十分困难,深吸了几口气,沉思了一会儿。
          “你叫傅国锋是吧,告诉我,我睡了多久?”
          傅国锋面露担忧,“你现在最重要的是…”
          “告诉我!!”我用尽全身力气,嘶声力竭对着他吼到,但我想威力并不大。
          傅国锋的眼圈再次变得通红,显得十分委屈,“五年了…”几个字说完后他把头放到了最低,无法再像刚才那样直视我。
          “五年…”我内心翻起了极大的波澜,难道我…
          “五年前我醉驾把正在骑车的你给撞倒了,从此你…你成了植物人,你母亲…”我的手离开了傅国锋紧握的拳头,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我明明记得昨天还去上班的…怎么会这样!?还有为什么守着我的不是我的家人?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我压抑着脑部那钻心的疼痛…
          “今天是2012年2月3号星期四…”傅国锋颓然地说道。
          “那天你打兼职那地方的老板奇怪你这么晚都还没来上班,就给你打了电话,是我接的电话,他才知道你发生了意外…”
          “那我老妈…她,她怎么会没了的!?”我的声音在颤抖,但我极力控制着自己,我想要知道答案!
          “你母亲她…前年突然检查出急性心脏衰竭,不久后你母亲她就…”
          “你是罪人…”看着他,我眼中带着怨恨,缓缓说道。
          傅国锋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是啊…我是罪人,我他妈的就不是个人,本来判刑三年的,如今也过了缓刑期…我努力不犯错,为了你…我一直守着你,相信有天你能醒过来,你母亲也同样相信!”他眼中带着异样的光。
          “常先生的各项体征检查正常,留院观察一天,如果没有什么大碍的话明天就能够办理出院了。”李教授看着我说道。
          我直视着眼前的男人,他凭什么这么难受?凭什么?一切灾难的根源都是他!“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我忍耐着,虚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傅国锋身体变得僵硬,脸色苍白,双手紧紧抓着床单,指关节发白,他仿佛没听到我说什么,声音嘶哑,“我…我,”
          突然,一束光线照射进病房,透过厚厚的云层和窗户的玻璃,照耀在我和傅国锋的脸庞上,柔和的,温暖的…
          我们对视着,傅国锋的嘴巴微张…
          ……
          那天,我发了很大的脾气,不顾打点滴的针头把我弄伤,歇斯底里般,仿佛要用尽我的生命,对傅国锋拳打脚踢,似乎这样就能帮我老妈报仇,把他抹除,他没有任何动作,任由我在他身上施加暴力,我甚至拿起那装着剑兰的花瓶往他身上砸去,把护士给吓坏了,傅国锋没有任何反应,默默承受着。当时我已经非常虚弱,快要撑不下去了,在我昏迷之前,我好像说了,“你的罪要用你的命来偿还,不想这样就在我眼前消失!”
          他低头,含着泪,走了,走得很慢很慢,壮硕的身躯反而像失去了灵魂的空壳,更像是随时要倒下的病人,仿佛要沉入冰冷寂静的大海一般消失掉,我如愿以偿,昏迷了过去。
          直到后来我才听他自己说那天他也晕倒在医院门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4 22:58
          第二章
          一个月后(3月6日)
            “大嫂,今天午饭吃什么呀?”我抢过大嫂的鸡毛掸子,满脸堆笑。
            “机灵鬼,今天中午我们包饺子吃,虾仁的,管饱!”大嫂又把我手里的鸡毛掸子抢走了。
            “嘿嘿嘿,还是大嫂最爽快了!那个,我哥他每个月给你多少家用啊?给得少可能有在外面包养小三的嫌疑呢”我煞有其事地说道,感觉自己有点坏。
            “他敢!”嘴上凶巴巴地说着,但看到大嫂一脸甜蜜的样子我想大哥在外面使坏的可能性基本是为零了。
            “你小子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是不?”大嫂话音刚落我就尝到大哥的爆栗了。
            “啊!哥…哥我错了,哥我错了!”我被我哥按到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嗯哼?你倒是说说看,哪里错了?”大哥开始报复我了,他皱着眉头,嘟着嘴唇,胡茬跟着嘴巴一动一动地,煞是有趣。
            “嗯…就是…不该背着你跟大嫂说你是好男人,应该当着哥你面说,疼…疼疼,哥我手要断了啊!!”
            “这还差不多…”大哥把我那里压得那里都快有反应了…
            我大哥叫常实,他比我大8岁,我记得小时候非常依赖我这个大哥,其实我大哥很像马东锡,性格也很像!外表粗狂,但内心十分地温柔,是个顾家的好男人,看我大嫂把他制服得服服帖帖就知道了,我大嫂叫许静,大嫂婚后果断辞去了高薪福利优厚的工作,全心全意照顾家里,而且大嫂做得一手好菜,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妻子,这几年来大哥总算是打拼出了头,摆脱了从前节俭的生活方式,夫妻俩育有一个孩子,小男孩名字叫常在,今年五岁,快上一年级了。哈哈,父子俩合起来就是实在。两夫妻间也非常恩爱,老公不时给老婆搞点小浪漫,啧啧,我和小常在就是俩电灯泡,这一家三口小日子得很幸福。
            “小立啊,我明天请假,陪你去下医院,该复检了。”大哥坐起身,看着我说到。
            “哥我身体蛮好的,就不浪费那钱了吧!”我的确感觉自己身体没什么大碍,能吃能喝还睡得香。
            “傻话,哥缺那点钱吗,哥担心你,要好就得好的彻底,听话,明天去做个检查。”大哥流露出担忧的眼神。
            “是啊,听你哥和大嫂的话,检查好了,你大嫂我给你做好吃的就无后顾之忧了,想吃什么都可以!”
            “既然哥和大嫂都这么说了,明天就去一趟医院吧…”说完,我就拿着大嫂的鸡毛掸子回房间了,留下大哥和大嫂在一旁直叹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4 23:00
            回到房间,摆弄着手中的鸡毛掸子,我心想,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怎么相信自己出了车祸,还昏睡了五年,而且大哥也好像瞒着我什么似的,非不让我回老家看老爸老妈…唉!我的大学梦啊!才读了一年的大学,怎么就25岁了呢?还有晚上老是做梦梦到同一个人,他谁啊…对我很重要的么?我怎么一点也没印象?
              唉,看来不能想太多了,而且如果我真的是25岁也该找份工作了,嗯…我在大学学的是汽车营销,可才学了三个学期,也没学到什么实际有用的东西啊…要不晚一点去人才市场找找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吧!
              我把简历的基本资料都准备好,也不敢抱太大希望,起码找一份能把自己养活的工作,不能一直依赖大哥,对了,我翻翻自己的钱包,果然有个驾照!毕业的其中一个要求是考到驾照,所以当时年轻气盛的我火急火燎的早就拿到了驾照,应该也能写进简历的吧…
              中午饱餐一顿以后,我先将自己打扮得正式一点,然后才出发去人才市场,刚到了人才市场,我才知道找工作的人潮是多么可怕,因为,我找不到正门口…
              唉,伤脑筋…“喂,小兄弟看路呐!”
              “嗯?”我回头一看,原来我刚走过把一位大叔的文案撞翻洒了一地!“啊!很抱歉大叔,”我不好意思地欠了欠身,只见他抽了一下自己的西裤腿,蹲下来捡起洒落的纸张,他这一蹲下来,屁股就把那西裤撑得满满的…微腆的肚子不多不少把他的衬衫撑得没有半点褶皱,看着他略显不太方便的样子,我也蹲下帮忙捡起文案来。
              “小兄弟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他捡着文案没有抬头。
              “嗯?”我反应过来,“第一次来这地方,比想象中要壮观一点呢,哈…哈哈”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大叔没有生气…唉,我干嘛盯着别人的肚子看…?
              “现在社会就业压力大,像你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都像盲头苍蝇似地奔着高薪岗位去,争得头破血流,可企业就招这么点人,僧多肉少,这时候依靠的不仅仅是学历了。”
              他收拾好后站了起来,我把捡起来的文案还给他,“下次走路可要小心点,还好撞到的是我这皮糙肉厚的,哈哈!”说完他就转身挤进那堆黑压压的人群中了。走前我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文案袋写着“国锋集团”。
              我没多想,深吸一口气,我挤进那堆黑压压的人群中。
              里面招聘的企业非常多,热门的岗位基本上都呈爆满的状态,甚至连一些冷门的岗位,也是排着一条小长队,要求基本上都是大专甚至是本科学历以上,工作认真严谨负责,能吃苦耐劳,口头表达能力强,还要懂一点英文等等。看着那些跟我差不多年纪的毕业生,穿着正式,在那些热门企业奋斗竞争着,我想,如果我没有昏迷的话…会不会也像他们那样,自信地怀着高学历的资本在各大岗位上驰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4 23:01
              我看了一下拿在自己手里的简历,叹了口气,把所有本科学历及以上的岗位全部排除掉,目标转向大专学历,然后再找和自己所学的东西沾边的,抱着忐忑的心排起了长队。
                一下午快要过去,但我万万没想到结果居然这么惨烈,那些招聘人士一拿到我手里的简历,都纷纷摇了摇头,我甚至没有得到一个等待答复的岗位,我不禁感叹,原来学历在人才市场才是通货,像我这种口才不行,能力不出众,半吊子学历的人,这种“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眼看着少了大半人,我拿着手里根本送不出去的简历,随便找几个企业把我的简历投进去,挤出这个人山人海的地方,回家。
                回到家后我立马躺在沙发上,大嫂在做饭,大哥今天也早早下班帮大嫂摘菜,两人甜蜜得跟糖豆似得,压根没发现我。
                “立表叔!立表叔!”小常在开心地从房间里跑出来爬上沙发趴在我身上,大哥闻声从厨房走出来。
                “小常在今天乖不乖?看表叔给你带了什么?”我从皮包里掏出个小魔方。
                “哇!这个好漂亮!”小常在拿到一边研究着该怎么玩它。
                大哥坐在我旁边问到,“今天,你是去人才市场了吧?难怪去一整天…”
                “哥你怎么知…”我有点惊讶,
                “穿这么正式,况且这些年来联系你的朋友寥寥无几,你身边的朋友甚至都不知道你醒过来了,昏迷前你还没交女朋友,更不会是约女孩子了,小时候你喜欢哪个女孩子你哥我还不清楚吗?”大哥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我“……”
                “小立啊…哥知道你的心情,你是怕给哥添麻烦是不?还有,哥知道,你其实更害怕这段空白的记忆,你想尽快补偿给那个“自己”,哥都知道。”我看着大哥关怀备至的眼神,表情震惊。
                “哥不说太多,跟着自己的想法走吧!尽情做!有什么搞不定的都有你哥和你大嫂在背后呢!”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哥的话不简单,大嫂的背景更不简单,我哥真是慧眼识珠…
                “哥什么时候喜欢讲这么肉麻的话了?”我摩擦着鸡皮疙瘩,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原来有人一直明白我心里面所害怕的事。
                “哦,是嘛!嘿嘿嘿嘿!我还能再肉麻一点呢!”说完嘟起那湿润的嘴唇,向我凑过来…
                “胡子胡子!你干嘛不刮胡子啊!大嫂!我哥他发春啦!”
                嗞嗞…手机在桌面上震动起来,大哥停下动作,乖乖跟着跑出来的嫂子回去摘菜了。
                “喂,你好,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国锋集团的…”
                
              PS:可能会有很多看着觉得奇怪或者矛盾的地方,慢慢看下去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4 23:03
                第三章

                 第二天(3月7日)起床,我感觉早起还是挺累人的,但我还是很快地洗漱好,穿上正装,穿的是大哥几年前的穿过的。
                  昨天大嫂说,“你哥年轻的时候根本没这么胖,结婚这几年,他愣是长胖了十几斤!唉…”
                  “这不是因为娶了大嫂这么好的老婆嘛!大哥他天天好吃好喝的,一点也不惦记外面的饭店呢!况且大哥他一米八的身材,总不能像根竹子似得大嫂我说的对不对,嘿嘿嘿!”我哥他其实一点也不显胖,应该用壮实来形容!
                  “就你护着他!”大嫂还是那一脸甜蜜的样子…
                  吃好早饭我就坐着大哥的车去准备面试了,车上我趁机观察大哥,看来我说得不错,大哥他身材很匀称,穿上正装,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显得特别精神!
                  “你小子看什么!”大哥知道我又要逗他了。
                  ”哥,昨天大嫂说你长瞟了,大嫂是不是天天给你做营养餐啊!”我一脸坏笑!
                  大哥一听,脸色有点挂不住了,耳朵立马变得通红,但居然也露出了和大嫂那样甜蜜的笑容,这两人真是天生铁打的两夫妇啊…“小屁孩,多管闲事!”大哥抬手假装要打我,我也不怕他,“哥,双手不能离开方向盘啊!要珍惜生命!”
                  我们就这么一直闹,到了我面试的地方。
                  “哥就在这里放我下去吧。”
                  “怎么会是国锋集团…?”大哥自言自语,脸色有点奇怪。
                  “哥?”我在他面前挥手。
                  “你神神秘秘一直不肯说的就是这里?”大哥严肃了起来。
                  “是啊哥,怎么了?”
                  “小立,不如…不如去我公司工作吧?”大哥看着我。
                  “这里挺好的,就这里吧。”我平静地说,其实是昨天我看到了那位大叔的文案袋上写着国锋集团,我有点好奇这是一间什么样的公司,而且名字听着有点熟悉的感觉,挺亲切的…况且我也的确只收到这家公司的电话,说要选择这里倒不如说没别的选择。
                  “小立!”大哥还想说点什么。
                  “嗯?”
                  “如果有天你不在那里想干了,来哥这里,哥给你最好的安排!”大哥坚定地说着,眼神注视着我。
                  “好!”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我还是同样坚定地回答大哥。
                  大哥有点奇怪,我也感觉这肯定与他一直瞒着我的事情有关,看来我是来对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4 23:20
                  哇!直播啊!还有吗?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4 23:30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04 23:34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04 23:40
                        与大哥告别后,我便走进大厦门口,我抬头凝视着大堂中央的汽车模型,它仿佛展示着公司的实力。心想,设计它的人要花不少心思吧!
                          “喂!让开,挡路了!”我回过神来,是一位看起来30岁上下的女人,她穿着打扮挺有品位,甚至兴许有点刻意,但她看着我时,那嫌弃的眼神让我无法对她产生任何好感。
                          “噢…噢,好的。”我感觉自己有点小心翼翼。
                          她哼一声转头离开了。
                          谁娶了她谁倒霉啊…
                          按大厦楼层指引我找到人事部,到达人事部才发现,我来得挺晚的,人事部门外居然排起了小长队,这跟我在店老板那里打兼职的时候领工资排的长队倒是有点像,我心中这样想着,呵呵…
                          看着一个个人进去,又出来,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好像他们要应聘的岗位已经是板上钉钉似的。
                          苦苦等了三个小时,正当我感叹这一次招聘的规模庞大时,就听到有人点我的名字,进门前,我做了个深呼吸,打开门后,我看到了办公桌上坐着三个人,两边是女的,中间那个就是那天我撞到的那个大叔!
                          “大叔,是你啊,昨天真抱歉!”我抱歉地笑到。
                          “没事,坐吧。”他也表现得很自然,没有我想象中面试官的冷漠。他和旁边的两个女面试官轻声商量了几句后,就向我看了过来,“现在有三个岗供你选择,分别是营业员,销售员,司机,其中营业员有机会晋升为部门经理,销售员有机会晋升为高级销售员,司机则没有晋升空间,晋升后的待遇福利都会不一样,你…”
                          “我做个司机吧!”我不知道打断面试官的话会有什么不良后果,但我也想不到我这点学历和能力除了司机以外有什么职位我是能够胜任的,而且前面两个职位对我来说似乎要晋升也挺难的,我颓废地想到,想不到恰好又有个司机的职位,将就选了吧。
                          对于我打断他的话,他有点惊讶,但没有生气,“能跟我说说原因吗?”
                          “嗯…”我思考了下,“因为…我挺喜欢开车的!”我微笑看着他,旁边的两个面试官听到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他也笑了,“那你明天过来上班吧。”
                          等了一上午,结果没想到这么容易,“大叔,多多指教啊!”我客套了下。
                          “嗯,我会指教你的。”他微笑看着我,一边的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的煞是有趣。
                          我反倒呆住了,“啊…啊好的,呵呵…”心想干嘛又盯着人家看,还是同一个人!
                          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中午了,不想麻烦大哥医院公司家里来回跑,给他去了个电话让他直接回家陪大嫂吃饭。
                          出公司门口的时候,我正打算拦一辆出租,听到后面有人喊,“常立!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快。”他气喘吁吁地从电梯门口朝我跑过来,“都还没把车钥匙给你呢,想说你下午开着它好熟悉一下周边的地标。”
                          “今天下午,恐怕不行,大叔,我要去医院检查身体。”我无奈道。
                          “你等一下。”说完他就往回走了。
                          过了一会儿,公司的停车场口那边有辆车响起了几声喇叭,车的主人伸出头来,是大叔!他这辆车真是好看极了,我只能这么形容,车身庞大又不显得臃肿,华丽的色泽下衬托出它的霸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04 23:41
                          “大叔,你…你。”
                            “你又想说我好有钱是不是?”他俏皮地笑了笑。
                            “又?”我觉得大叔说话怪怪的…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表情尴尬了起来。
                            “咳咳,别一口一个大叔的,我姓齐,齐汉荣,我是国锋集团的总工程师,大伙都叫我齐工,你把我叫得这么老我难受死了!”
                            “那你干嘛要跑来人事部做招聘的工作?”我觉得奇怪。
                            “就你问题多!哪家医院,快上车!”这…这还没上班呢,这个叫齐工的这么快给我下马威?
                            “我在我的简历上应没有隐瞒我的病历…”他瞪了我一眼,我立马闭嘴了…
                            到了医院,李教授安排我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大医院就是快,当天下午就出结果了,身体很正常,除了有点发烧。
                            “前一天不是通知了你早点休息不要熬夜吗?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李教授有点严肃,我不敢看他。
                            “我…我昨晚明明10点就上床了啊…”我小声嘟哝到。
                            李教授还是听见了,拿着病历敲了我的脑袋一下,“臭小子,眼球都充血了,还想骗我?”
                            “教授…”我觉得十分委屈,那个齐汉荣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病房的,在后面捂着嘴偷偷地笑,老大不小居然这么没正经,气得我直瞪眼!
                            李教授看到我这个表情,才发现后面的齐工,“这位是?”
                            齐工立马忍住笑,“啊教授你好…我,我是他的上司我叫齐汉荣。”当我感叹他快速变脸的经验老道时,他就已经把自己的名片递给李教授了。
                            “国锋集团…”李教授疑惑的神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抬起头,第一眼看的不是齐工,竟然是我?我有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教授,我今天到齐工那公司去应聘了,现在他是我的上司。”我以为这样能解答他的疑惑。
                            “这样啊…”李教授感叹到,“常立他身体恢复得很好,应该能够胜任你们交代的工作的。”没想到李教授还帮我说好话。
                            “嘿嘿嘿,是吗。”齐工独自傻笑了起来。
                            我和齐工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6点了,为了感谢这个陪我一下午的上司,我请他吃了顿饭,当然,我这个穷光蛋只能刷我哥的卡。
                            吃饭的时候齐工跟我说公司现在正在大量招员工,因为前几年资金周转不灵,很多业务都被迫停止了,公司裁掉了近一半的员工,多年后终于公司熬下来了,现在资金慢慢回拢,自然要重新启动,其实今天来应聘的员工有一部分是以前被迫裁员的老员工,他们都愿意回来跟着原来的老板干,公司方面自然是乐意雇佣他们了。
                            齐工又告诉我,光是司机就请了7个,前几年公司里的高层是没有配给司机的,就算是配辆公车也还是要自己开,这是总裁的意思,但考虑到高层外交的问题,在公司状况变好的时候,有个司机会高效和安全许多,不存在醉驾的危险。
                            我的任务就是24小时在有需要的时候把自己的上司准时送达到任何地方,为此齐工才着急想让我熟悉这一带的地标,我心想其实不必麻烦,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夸张了说,就是这一带的街道开了多少间沙县小吃我都一清二楚,只要是这五年内变化不大的话…想到这我底气又有点不足。
                            齐工把其中一条车钥匙交给了我,让我明天开始做他的司机。
                            把齐工安全送到家里后,我便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04 23:45
                            看样子今天应该是没了……那我睡觉了啊,晚安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04 23:48
                              早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5 07:29
                                第四章

                                这一个月以来,(4月7日)我已经能够很好地记清楚每一个大大小小的酒店,夜总会,桑拿房这一类地点,刚开始我还有点担心,还好这五年变化不是太大。
                                  在公司,齐工不外出的时候我就被派去做他的助理的助理,说是让我跟着学一点别的,我相信了,结果整天就是拿着打印的报表满公司跑,找找这个部门的主管,找找那个部门的经理,竟然能够一整天不停下来…满头大汗的我有时也会发发牢骚,偷下懒,但我也渐渐熟识了公司里基层甚至是一些高层的人,我也算是明白了齐工的用意。
                                  有一天(4月11日),我放下报表在茶水间泡茶,听到两个女员工也在闲聊,她们好像在讲这家公司的的老板,“总裁他最近可累坏了,为了把以前那些得力的员工找回来跑遍了全国,他不在的这段日子我没闲到哪里去,唉…” 那女的惊讶道,“啊?上司不在也不轻松?” “我哪敢偷懒?总裁的脸色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每天接电话我耳朵都快出茧了,多少护肤品也补不回来了唉…” 她应该是那个总裁的秘书,“他脾气这么大吗?你刚说总裁睡了好几天公司办公室?该不会是无家可归…”另一个女员工好像很好奇,“嘘!小声点!应该不能吧?这么大个人也被赶出家门?总裁近两个月变化有点大,他以前虽说不常笑,但不怎么爱发脾气的呢…”
                                  我泡好茶,正打算单手把那叠厚厚的报表拿起来,不成想纸张太厚从手里滑落把那女秘书手里的马克杯碰掉了,咖啡洒了一地,马克杯也摔坏了,女秘书吓了一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5 09:13
                                  哇好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05 09:30
                                    “对…不好意思啊,我会赔偿的,没烫伤吧?”
                                      女秘书很焦虑的样子,“这…你让我该怎么跟总裁解释好?”
                                      我有点担心,“原来是你上司的啊,这杯子这么贵吗?”
                                      “不是的,总裁他喝不到咖啡会大发脾气,唉…”我居然看出她的焦虑里有着习以为常。
                                      “你拿着这个,杯子今天才买的。“我把手里泡好的红茶递给她,“这个报表交给你的上头,听说是挺重要的消息,杯子你就说是我不小心碰坏的吧,我就是个司机而已,辞退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完我就继续跑送报表了,我没意识到我失去了到公司以来第一次接近老板的机会。但缘分这种事情真的说不清楚,我也没想到我和老傅的第二次见面就在今天。
                                      “常立!齐工喊你!”齐工的助理小赵示意我,他找我应该没好事,我心里这样想着,把齐工办公室的推开。
                                      “小常啊,今晚有个中外合资的座谈会,那些外国工程师应该会比较难搞,我要是喝多了就麻烦你了!”齐工笑眯眯地看着我。
                                      “好我知道了。”我在想要不要把小赵那份薪水也领了…
                                      给大哥去个电话说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
                                      傍晚,我把车停在xx商务酒店下,“还真的有好多外国工程师呢,看来齐工是凶多吉少了…”我叹口气。
                                      看看手表显示时间18:37,还要等好长一段时间,待在车里有点冷,还是去吃点东西吧,我心里想,下车去周边走走,过了一个街口才找到一家饭店,马路对面是医院。
                                      店面不算特别大,像香港的茶餐厅,人挺多的,刚坐下来,服务生就走过来,看了下菜单,点了个牛肉饭,突然,我背后的座位有人说话,茶餐厅的沙发有点高我看不到他样子,只听到声音,“啊志,今天照旧吧。”
                                      “好的,傅先生,来一份例汤吗?”那个服务生站在我的旁边快速地写着。
                                      “也给我来一份例汤好了,”我说。
                                      服务生礼貌地微笑道,“好的先生。”我心想服务生的态度真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05 12:14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05 12:16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05 13:12
                                            不一会儿,服务生过来跟我道歉说,“很抱歉,例汤只有一份了,那要不…”
                                             “啊志,例汤帮我退了吧。” 我身后的男人对服务生说道。
                                            “很抱歉傅先生,厨房那边说牛肉饭刚刚也只剩下一份卖出去了…”
                                            “服务生,我想换成叉烧饭可以吗?”我也对服务生说到。
                                            服务生愣了一下,笑了。
                                            填饱肚子后,我又回到车子上等待即将被灌醉的齐工。
                                            看了看手表显示时间晚上十一点,正当我有点打哈欠时,看到酒店门口有几个外国人,我仔细一看,齐工果然光荣牺牲,其中几个外国人互相搀扶着,看来他们也有个司机,很快就驱车离开了。
                                            我看到齐工手里拿一份文件夹,我赶紧下车扶着齐工,他笑了,把文件夹递给我,样子傻得很,我心想他该减肥了!
                                            我很快把齐工“运”到目的地,他家楼下的保安可比我有力气多了,我安心地把他交给了保安大叔。
                                            想想离公司不远,干脆把文件送回公司,放好后,把齐工办公室门锁好,正准备离开,办公楼灯的已经没多少亮着的,基本上都下班了,经过茶水间,“嗯?灯怎么没关?”心智不成熟的我吞了口口水。
                                            进去一看,原来只是真的忘记关灯,正当我打算关灯时,突然有摩擦地面的声音从桌子底下发出来!为了不惊动桌子底下的东西,我慢慢俯身视线往下移,结果真的有个黑色的东西!很大一块!我差点叫了出来,原来是一个人!我不敢碰他,要是死了我岂不是……等等,好像有呼气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05 13:26
                                            “喂!你…你没事吧?”我有点担心。
                                              “嗯……”他翻过身,好大的酒气!我刚刚怎么没闻到?
                                              “水…”他嘴里嘟哝到。
                                              我给他接了一杯水,“喝吧,都下班了,你怎么不回家?”他两口就把水喝光了。
                                              “家?嗯…我到家了…睡觉…”他喝的很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好像很累,眉头紧皱,不仅仅是因为喝醉了吧。
                                              我以前见过他?心中有种念头一直散不去。
                                              眼看着他又要睡着了,我用手去拍他的脸,他的脸很大,胡茬刮过手掌很有感觉,“你…快醒醒,在这里睡会感冒的!你的家在哪?”
                                              “唔…”他给我这个反应。
                                              “唉,”我把他扶了起来,他和齐工有得一拼,刚才把齐工运回家我感觉没现在那么吃力,因为他喝得烂醉,他比齐工难搞多了!根本扶不起来,我只能很狼狈地抱着他的胸口,这家伙的将军肚差点把我挤得喘不过气来!
                                              十五分钟后,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总算是把这个家伙抱出公司门口,而且刚才抱着他的时候一直有东西顶着我的腰,我整整难受了十五分钟!我趴在了车顶上,也使不上劲,他就这么把头撞在车顶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那个刚才看了下你手机,里面怎么没有你家里人的电话?” 他还是没反应,没感觉到痛?
                                              我想了一阵,最终还是决定把他带回大哥家里。
                                              多亏了保安,我算是把这大块头带到了家门口,“小伙子我记得他不是你大哥吧,他看起来也是挺有钱的人呢。”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捡来的醉猫,随意编了个谎,“我一朋友,离家里远,喝醉了只能先带回家里了,麻烦大叔了呵呵。”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大哥大嫂和小常在他们都已经休息了,我轻轻合上房门,几乎是用拖的把这头牛弄到了我的床上,把他的外套脱下来,还有领带,去浴室打了点热水,给他擦了一下脸,他应该几天没修理胡子了,缺少关爱的人才不勤于修剪胡子,我幼稚地想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05 13:27
                                              本来还有点担心这大叔会不会一身臭汗,结果什么味道也没有,他打起了鼾声,衬衫下的肚子呈弧形,一起一伏地煞是有趣,我把纽扣解开想让他呼吸顺畅些,结果意外地看到了他胸前的毛!我想人到中年是不是都会长一身毛?还有,其实刚才解开他的皮带时我就一直很在意了,瞄了一眼大叔的裆部,那个刚才一直顶着我腰的东西会不会是这个大叔的小弟弟?那…那他精力也太…我惊恐地想着,因为大叔的裆部举起了高高的小帐篷!我吞了吞口水,我怎么老是胡思乱想?自己下半身也胀得难受,为什么会这样?
                                                想不明白,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帮大叔盖好被子,放了一杯水在床头,稍作洗漱后我也钻进了被子里,床本身不是特别大,我尽量给他让出了空间。
                                                想想今天这一天也累的够呛,躺倒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你的罪要用你的命来偿还!” 还是那个人,还是那道射进病房的光线,但这一次发生了变化,他呼吸沉重,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他压着无法挣脱,几乎喘不过气来…隐约听到对方若有若无的呻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05 13:27
                                                老傅是我一年前就想好的称呼,但无奈一直没有时间构思,现在慢慢写慢慢更,希望大家满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05 13:33
                                                  25楼被删除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05 14:06
                                                    终于到了中午,“你个常立,有得吃就跑得跟个兔子一样快!”齐工气急败坏地办公室大喊大叫到。
                                                      “小唔…赵,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饭菜特别好?还有牛排吃!唔唔…”我嘴里塞得满满的,就像几天没吃饭。
                                                      “你…常立同志,你有点过了啊!”小赵被我的吃相吓到了,“听说是因为总裁今天要带客户来公司餐厅用餐,于是我们就受到恩惠了。”小赵解释到。
                                                      我抬头四处望了望,小赵无奈道,“大人物肯定有特别的招待地方,哪能让你个小司机看到?”我想想也有道理,继续解决我盘里的牛排,后来老傅告诉我其实他是为了感谢那个照顾了他一晚上的员工才特地让公司餐厅给全体员工加餐的,我听到后说我很感动,他却很流氓地要我亲他脸蛋或者嘴巴来表达对他的感动,这这,老大不小了的…这哪里还有个总裁的样子!?
                                                      不限量牛排供应,大家都在埋头苦干。
                                                      “总裁好,”
                                                      “总裁好,”
                                                      “总裁好,”
                                                      “总裁,…常立你还吃!快叫人!”小赵一副大祸临头的表情。
                                                      “总裁?”我抬头一看,吓一跳,结果把筷子弄掉了,“怎么是大叔你!?”我确定眼前这个总裁就是昨晚的醉猫!
                                                      “小立?”眼前的这个男人完全呆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像是错愕,震惊,但又像是有点兴奋?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大…叔?小立你…”小赵看着我,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则好像没听见我说话。
                                                      “总裁你好,我是齐工的助理,他是新来的司机,叫常立,请不要见怪!”小赵对总裁知道我的名字有点疑惑,但还是解释道。
                                                      我想他很有可能还是生气了,毕竟堂堂一个大老板,屈就在一小员工家里,“大叔,啊…啊不是,总裁,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那个今天早上的纸条你…你看见了吗?我记得没有把名字写纸条上的啊…”
                                                      我想起昨天不小心把他的头撞车上了,还有他昨晚…我不自觉地把手放在大腿上,眼前的这个大叔,总裁,把我大腿夹了一晚上,还梦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05 14:06
                                                      但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我还是显得有点拘谨,“嗯是…是啊,呵呵。”原来他就是那个无家可归的公司总裁老板,我想起昨天茶水间那两个女员工的对话。
                                                        “小立,我…”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总裁,这真的没什么,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应酬不要再多喝了,喝醉了就一定要司机送你回家,像昨晚那样睡在茶水间很容易感冒的。”我没头没脑地说着。
                                                        “茶水间?”傅国锋很明显不知情的样子。
                                                        “总而言之小酒怡情,大酒伤身,呵呵呵…”我敷衍到。
                                                        “我无家可归…”他居然自己说了出来。
                                                        “不能吧?”我依然表示怀疑。
                                                        “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吧,”他的视线没有离开过我的脸,“小立,能再次看到你我很高兴!” 他的笑很好看,而且他的牙齿很白,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跟我昨天看到的醉猫很不一样,中年人变化能有这么大吗?
                                                        看着他,我的心中却翻云覆雨,那股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3-05 14:07
                                                        楼主25楼是不是不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3-05 14:1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3-05 14:20
                                                            顺序有点乱,应该多检查一下敏感词才发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3-05 1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