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黑吧 关注:2,314贴子:12,302

<文> 她和她的小王子(短篇预定,大纲已OK,不会坑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LZ我又来了wwwwwww


是这样的,构思Treasure的番外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变态脑洞……【喂】


所以就紧赶慢赶地把大纲写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文,你们就当楼主又来讲故事了好了wwwwwwwwwww


顺说Treasure的那篇番外已经构思了一半了,大家稍安勿躁,先随便看看这篇好了【谁理你!!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回复
1楼2017-03-05 14:08
    她和她的小王子



    最近,常盘台中学最流行的一个都市传说就是,那个整天近乎变态地追着超电磁炮御坂美琴的全校唯一的空间移动者白井黑子,居然好像交了一个男朋友。
    那天放学后,在校门口,无数的常盘台大小姐们目睹了一辆大大的黑色轿车停在那里,在看到和御坂美琴一起走过来的白井黑子后,黑色轿车的门缓缓打开,走下了一个手捧一大束红玫瑰的男孩子。
    是的,是一个男孩子。
    一个长得瘦瘦小小,看上去似乎和白井黑子同高,哦不,可能比她还矮了那么一点点的,孱弱的男孩子。
    但这个男孩子,一开口却差点没把众多常盘台大小姐们惊到仰天。
    “我来接你了,黑子公主。”
    御坂美琴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嘴里刚喝下去的汽水一股脑地全喷出来。伸手捂住了嘴一脸不敢相信但又突然觉得很好笑地看了身旁的白井黑子一眼,但原本以为他的这句话一定会被白井黑子甩一个冷淡的白眼的预感却华丽丽地想偏了。
    因为她看到她的学妹只是稍微怔住了几秒,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嘴角,竟然微微上扬了。
    “好久不见。”
    随后,一脸幸福笑容地接过了男孩手上的玫瑰,头也没回地,一步步地走到黑色轿车面前,等男孩子给她开了车门后,低头坐了进去。
    留下御坂美琴一个人站在校门口,手里拿着的汽水迟迟都没有想起来要再往嘴里倒一口。
    虽然她的学妹平时对她的行为很是痴汉很是变态,但向来为人高傲对异性看起来没有任何兴趣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异性朋友的学妹竟然会允许有人对她说出这么肉麻的话还顺从地跟着他上了车走了……
    这,这这,这这这……
    那一瞬间,御坂美琴觉得她等下要回宿舍好好检查一下白井黑子的所持物品,看看她是不是误食了什么奇怪的电脑配件。

    电脑配件没有找到,白井黑子和那个男孩子的交往,却越发变得正式了。
    课间休息或者午休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她拿着手机不是发短信就是打电话。
    几乎每天的放学后,她都会被那辆大大的黑色轿车接走。
    而到了晚上,她又总是到几乎逼近门限的时候才会回来。
    ……好吧,再怎么看上去对异性没有兴趣,但毕竟白井黑子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情窦初开这种事,也不是不能理解。
    所以,对于白井黑子这次交了个男朋友这件事,御坂美琴一开始是完全没有抵触的。相反,还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自由。毕竟这个从强行闯进来跟自己同住开始就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机会紧紧粘着自己还想方设法要动手动脚的学妹最近每天放学都要忙着约会,留给御坂美琴的是久违了的无需防备的一个人的舒适放松时间,这怎能不去好好珍惜呢?
    于是。
    一个人放学。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写作业。
    一个人睡觉。
    ……。
    房间里,安静得有点可怕。
    御坂美琴洗完澡换上睡衣坐在自己的床上抱着杀人熊默默地看着对面那张空床,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空荡荡。是的,自由又没人管的感觉确实很舒服,但一直习惯着耳边会有的那个叽叽喳喳地叫着自己姐姐大人的声音突然听不到了,总觉得,有点……
    失落。
    其实御坂美琴很不愿意承认她心里最近会有的空洞感就是来源于这两个字,但偶尔来自外部的刺激还是会让她不得不去面对这种心情。比如,那个向来天真大胆又无畏的婚后光子,在有一天放学后看到白井黑子又被黑色大轿车接走后,一把拉住了御坂美琴。
    “御坂同学,白井同学是真的和那个小男孩在交往么?”
    “……我不知道啊,大概是吧……”
    “什么?!她要交男朋友这种事,她竟然不和你说清楚?!”
    “……她的个人私事没必要和我汇报吧……”
    “怎么会……!!哎真是的,我还一直以为她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只会是你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
    婚后光子耸了耸肩,摇着她的扇子走了。御坂美琴站在原地迟迟想不到有什么话可以扔回去反驳她一下,但突然又觉得胸口一阵翻江倒海的不舒服。
    有点焦虑,有点无奈,有点难受,有点伤心。
    说不上来的感觉。
    是的,对于一向喜欢把什么都展示给自己看的白井黑子来说,这次是她第一次没有正面和御坂美琴谈起这个男孩子的事。御坂美琴只是隐隐约约地记得有一天深夜,白井黑子的手机突然叮铃作响把她们吵醒后,一脸不高兴的白井黑子在接了电话听了几句后,脸色瞬间变得不是很好了。御坂美琴本来想问问她怎么了,无奈实在没有扛得住浓浓的睡意,在白井黑子挂断了电话后眼皮发沉地又睡去了,除了知道她那天之后好像站在窗台用难得的一脸忧郁的神情看了老半天的星星月亮以外,其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第二天,就是那个男孩子手捧玫瑰出现在常盘台校门口的日子。
    ……好吧,虽然并不想要干涉学妹的私生活,但是,毕竟是和男孩子在交往,万一搞出什么这样那样的让人想想就会脸红的事态,作为学姐还是稍微确认和提醒一下比较好……
    御坂美琴一个人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从关心学妹的学姐角度来问一下白井黑子这次的事。于是,在一天白井黑子回来还算早的晚上,有点迟疑又有点不好意思地,伸手拉住了准备去洗澡的白井黑子的衣角。
    “黑子,我有事要问你。”
    “嗯?什么?”
    “……你,是在和那个男孩子……交……交……交往么……?”
    御坂美琴之前根本没想到自己只是把交往两个字挂在嘴边都会如此结巴,明明和异性交往的又不是自己,脸上还发烫到自己都觉得丢人至极。相比能堂堂正正地笑着接受别人叫自己公主还大大方方地往他的车上坐的学妹,这个学姐当得真是名不副实。
    而白井黑子在听到了这句问话后,却深深地低下了头,没有半点给御坂美琴看到她的脸的意思。随后,不知是在忍耐什么,许久才吸了一下鼻子,带着她以为大概别人听不出来但在御坂美琴耳里却一清二楚的淡淡的鼻音,轻轻地开口了。
    “……这件事,和姐姐大人你没关系。”
    “……”
    之后,逃一般地溜进了浴室锁上了门,重重地打开淋浴花洒,哗哗的水声似乎能遮掩一切,但时不时地传出来的轻轻的啜泣声,却让御坂美琴觉得又气又急。
    什么意思啊!!
    不肯说就算了,还说和我没关系?!
    没关系就没关系吧,那你又哭什么啊?!
    恋爱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一想起对方就笑得合不拢嘴的么?但是你现在这样,会让我觉得你是不是被他欺负了啊!!
    可是,就凭那个豆丁一样的男孩,还真想象不出来一向强势无比的白井黑子会被他欺负……
    啊啊啊!!!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御坂美琴觉得自己的焦虑和不爽被白井黑子那一哭引上了最高点,刚想等她洗完澡出来再好好问问,但白井黑子好像预料到了什么似的,从浴室出来就伸手关了房间的灯,再一个瞬移把自己裹到了床上的被子里,头都不愿意探出来一丁点。
    ……真是的!!你要是这个态度那我也不管了!!!
    御坂美琴气得也一把拉上了被子,脑袋靠在枕头上,时不时地还会气到漏点电出来。
    哔哩哔哩。
    哔哩哔哩。
    哔哩哔哩。


    收起回复
    2楼2017-03-05 14:09
      不过,虽说气归气,但对于白井黑子的这个奇怪的状态,要说不担心那肯定是假的。当有一天御坂美琴发现那辆黑色大轿车没有在放学时停在校门口时,不禁心中舒了一口气。但回到宿舍发现白井黑子并没有回来,于是想了一会儿猜她估计是去风纪委员那边工作去了,便又一路晃到了177支部。
      然而,白井黑子却并不在那里。
      “埃?御坂学姐你不知道吗?白井同学请了两周的假,说是有点事,最近都无法做风纪委员的工作呢。”
      “……哈?!”
      初春饰利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还被蒙在鼓里的御坂美琴,然后眼睁睁地再看着她的脸色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还夹杂着一丝愤怒,之后在面对御坂美琴那喋喋不休地说着最近的白井黑子怎么怎么奇怪怎么怎么不正常时,只能耐心极好地放下正在检索着的电脑键盘并转为努力附和并想尽办法安抚御坂美琴那一看就是因为受到了白井黑子的隐瞒而导致受伤的心灵来拼命防止她头顶上闪来闪去的电花一下子加大功率。而一旁听着御坂美琴的唠叨后忍不住嗤嗤直笑的佐天泪子好像并没有初春饰利这么温柔,在御坂美琴说了整整30分钟终于停下来喝汽水的时候,笑嘻嘻地给她补了一刀。
      “御坂学姐,白井同学最近忙着约会顾不上你,难道说……你,在吃醋?”
      “……哈?!”
      “……佐天同学!你……你是故意的么!!”
      看着御坂美琴的脸一下子窜红头顶上的电花也四处飞溅,初春饰利觉得她刚才的努力完全被佐天泪子的这句话给搞得前功尽弃了。欲哭无泪地双拳击打着她想让她千万要闭嘴别再说下去了,无奈佐天泪子那想要调戏御坂美琴的劲头一旦上来就根本消不下去。
      “嘛,嘛,我觉得御坂学姐你要相信白井同学嘛!毕竟她可是那~~么地喜欢你。啊,不过,要是让她知道你现在在因为她吃醋的话,她肯定高兴得要飞上天了,哈哈哈~~~~~”
      “……佐天同学你不要再说了好吗!!啊……御坂学姐你要去哪里……?”
      急得一把用手捂住了佐天泪子的嘴的初春饰利,猛然看到御坂美琴涨红了脸拉了门就冲了出去。一旁的固法美伟捧着牛奶看着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笑得捂着肚子停不下来。
      “以前就听说常盘台的超电磁炮是个傲娇,不过今天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呢,真有趣。”

      从小到大,御坂美琴觉得最难为情的就是被别人偷窥到自己内心那些不可言喻的小心思,而今天,非但被偷窥到了,还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说了出来。
      吃……吃醋?!怎……怎么可能!!
      本来就是白井黑子一直追着自己说喜欢喜欢喜欢,而自己只是把她当一个傻乎乎的学妹来看待的而已,又不是什么情侣,吃个什么醋啊……!!
      我只是……觉得有点寂寞而已。
      “哎呀御坂学姐,这种寂寞啊失落啊,和吃醋没什么区别的啦,哈哈哈~~~~”
      “不……不要胡说八道了!!”
      虽然佐天泪子现在并不在身边,但御坂美琴的脑海中不知为何却突然冒上了这句她可能会吐槽自己的话,于是被惊得猛然从公园的长凳上跳起来,大声地摇着头叫道。而这句空穴来风的高分贝狡辩一下子把正在眼前不远处玩的几个小学生吓得不轻。
      “……怎么回事?”
      “今天的常盘台大小姐们是不是都不太正常啊?那边么有一个和男朋友打情骂俏的,这边么又有一个自言自语大吼大叫的,真是吓人……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玩。”
      “赞成赞成。”
      抱着足球看了御坂美琴一眼,那几个小学生摇了摇头一脸不解地走开了。御坂美琴细细品味了他们刚才的那句话,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个转身向着刚才他们看着的方向就跑。
      不过,其实,还是不要去看比较好。
      这种,看到了,会严重影响自己心情的。
      画面。
      最近几天几乎没有对自己笑过的白井黑子,在那个男孩子面前,笑得很是灿烂。
      和他一起笑嘻嘻地吃着可丽饼,还用手帕替他擦去沾在嘴边的奶油。
      和他一起笑嘻嘻地喝着饮料,还互相喝了一口对方的尝尝味道。
      和他一起笑嘻嘻地拉着手,还用空间移动在公园上方飞来飞去地玩。
      ……。
      这种事情,以前,白井黑子,只有对自己才做过。
      那个瘦弱的男孩子看上去满脸的开心,尤其对在空中飞这件事特别热衷,紧紧地抓着白井黑子的手不放,还会时不时地提点要飞到这里要飞到那里的要求。而白井黑子也很配合他,他手指哪里就带他往哪里飞,看到他大概是玩累了有点气喘,还会赶紧停下来把他带到椅子上躺下,伸手擦去了他脸上的汗水。
      “你不要紧吧?累了就要说啊,我们休息下。”
      “啊,没事没事,只是有点兴奋而已。没想到我的黑子公主现在这么厉害了,不愧是Level 4!!”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没点进步怎么行。”
      “嗯哈哈,可是我就没有进步啊……”
      “……你是因为身体情况有点特殊……好了,我们不要说这个话题了,你休息一会儿吧。”
      “嗯,对不起。”
      气喘吁吁的男孩子把头靠在白井黑子的腿上,很舒服地闭上了眼睛。白井黑子看了看他的睡颜,微微地笑了笑,随后仰头看上了天空,也闭上了眼睛。
      ……膝,枕。
      那个平时根本不肯给除了御坂美琴以外的人接触到身体的白井黑子,居然心甘情愿地给这么一个瘦弱的男孩子睡了膝枕。
      还有,那个总是自称朋友不多也不怎么想交太多朋友的白井黑子,居然会对这么一个瘦弱的男孩子如此百般顺从温柔相待。
      明明这些事,她以前只会对我一个人做而已。
      御坂美琴觉得,就算心里有再多的不愿意,但面对无可奈何地猛烈涌上心头的那份以前从未有过的悲伤和揪心感,是时候,该承认自己确实是吃醋了。
      平时总是把喜欢自己挂在嘴边,又总是对自己蠢蠢欲动,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一场谎言一般,被眼前的这番现实无情地打破。
      御坂美琴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对白井黑子竟然有着这份隐藏着的独占欲,这并不是说不肯让白井黑子出去交朋友和别的朋友一起玩,而是,白井黑子独有的那份温柔的付出,希望她能只给自己一个人而已。
      而今天,这份让御坂美琴觉得自己真是自私到令人羞愧的小心思,却因为白井黑子对那个男孩子的一举一动而被宣泄的清清楚楚。
      啊……还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
      白井黑子,对自己来说,原来是这么重要又令人在意的一个存在么?

      回到宿舍,御坂美琴呆呆地躺在床上,看着时针一点点地往前走,一直走到过了门限的时间,白井黑子依然没有回来。即使心里有再多的焦虑和不安促使着御坂美琴想要出去找她,但一想到今天下午自己目击到的画面,这份焦虑和不安,却又被伤心和难过硬生生地顶了回去。
      眼前,渐渐地开始变得模糊了。御坂美琴有点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只是室友兼学妹交了个男朋友而已,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有什么好玻璃心到要哭出来的,但一颗颗不停地滚落的泪水却无情地诉说着就算是自己自私好了,可就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越去擦眼泪眼泪就掉得越厉害,再加上房间里本来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份近似残酷的寂静,更逼得御坂美琴差点没哭得喘不上气来。
      而就在这时,宿舍楼下,猛然传来的,宿舍长大声叫着的声音。
      “白~井,超过门限时间回来,还想偷偷用能力溜回房间,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啊?!”
      “啊……不,宿舍长大人你听我说,这是有原因的……”
      “哦,是么?但我可没兴趣跟两错一起犯的惯犯学生坐下来谈原因,你做好觉悟了么!!”
      “……啊……!!!”
      白井黑子的悲鸣从楼下传来,惊得众多学生都开了房门探头往下看。御坂美琴慌忙拭去满脸的泪水,拉开了门就往下跑,看到白井黑子被宿舍长整个人压在手臂下,脖子差不多都要被扭成了90度。
      “……等,等等,宿舍长!是我让她帮我去买东西的,所以她才晚回来了……其实是我不好,你……放开她吧……”
      反应过来的时候,御坂美琴已经在吹着自己根本不熟练的谎,急急忙忙地在给白井黑子求情了。宿舍长瞥了她一眼,再看看手下早就疼得说不出一句话的白井黑子,松开了手就把白井黑子往御坂美琴怀里一扔。
      “御坂,你会帮白井求情,还真是稀奇啊。”
      “啊……因为……本来就怪我啊……”
      “哦?所以才会哭得眼睛红得像个兔子么?她被我这样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有什么好紧张成这样的?”
      “……”
      御坂美琴被宿舍长的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噎了半天回不出话,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学生,都看着自己小声地在议论着什么。本来被宿舍长看穿自己在哭的事实已经够丢脸的了,现在再加上那么多同学也在看着,还真是……
      心如死灰。
      而听了宿舍长的那句话,白井黑子这才慌忙抬头看了御坂美琴一眼,在发现她的状态完全不对时,赶紧动了动脑袋把脖子扭回正常角度,对着宿舍长就是深深的一鞠躬。
      “真的非常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随后,飞一般地,拉着御坂美琴就冲回了房间。




      回复
      3楼2017-03-05 14:12
        看来是沙发了。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5 20:44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6 07:32
            回到宿舍,御坂美琴用力甩开了白井黑子的手,顺势往床上一躺,侧翻着根本没有要看她一眼的意思。白井黑子有点尴尬地靠着门站着,老半天才开口了。
            “刚才,谢谢你给我求情……”
            “没什么。”
            “……你是哭过了么?眼睛好肿……”
            “……没有!”
            “……那,是在生气?”
            “……也没有!”
            御坂美琴现在觉得,自己除了不太会说不容易被拆穿的谎以外,说谎的时候底气也很不足。没好气地把两个“没有!”甩给了白井黑子之后,还靠着门站着不敢走进来的这个女孩子沉默了许久,才又轻轻地开口说道。
            “如果你是因为上次你问我的那件事而生气的话,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不想跟你说只是因为……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心情,因为,本身这也不是你知道了就可以解决的事……”
            白井黑子的声音又开始颤抖了,对于每次她一谈起这个男孩子就会带上点哭腔这个现象虽然御坂美琴也觉得有点奇怪,但当时自己还处于又有点伤心又有点生气还有点难为情的这种很难理清思路再做出正常反应的混乱状态,于是在听到白井黑子这些犹犹豫豫的话后,脱口而出的,又是可能会被世间称之为傲娇的话。
            “那你就不要告诉我好了,反正你不是说过么,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我……”
            “而且你们都好成那样了,你不回答我都知道答案是什么。”
            “……”
            “哦对了,如果下次你们要用瞬移去更远的地方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像风纪委员请假那样,事先和宿舍长提个申请说你要晚回来,这样还不至于被她搞得那么惨。”
            白井黑子听了御坂美琴的这句话,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你,都看到了?”
            “公园又不是只有你们可以呆。”
            “……”
            说完了这句话,御坂美琴的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了下午那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样子,胸口顿时又是一阵闷闷的痛,于是伸手抓过了枕头埋在头上,抱着杀人熊,摆出了一副你不要再来惹我了我现在不想再和你说话的气场。白井黑子自然懂她这些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愣愣地站在门口好久,而到最后,终于像爆发了一般,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你有人叫你公主,还对你那么好,我才想哭好么。
            御坂美琴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被自己搞成这样,其实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开口说明白,说我不喜欢你和他交往你们在一起我会不开心,这样的话白井黑子应该百分百马上会和那个男孩子分手。只是,这种羞死人的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算了。
            一直在抽泣的白井黑子过了很久才站起来走到衣柜那里拿换洗衣服去洗澡,淅淅沥沥的花洒声渐渐地有了催眠作用,当御坂美琴昏昏沉沉地就快睡去的时候,突然感受到有谁轻轻地,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对不起,姐姐大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6 11:10
              我來了!未看先頂


              回复
              7楼2017-03-06 13:28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6 20:45
                  第二天,当御坂美琴醒来的时候,白井黑子又早就不见了踪影。昨晚宿舍长布置给她的打扫整栋宿舍楼的公共厕所这一惩罚看来也已经完成了,干干净净的洗手台,明晃晃的镜子。御坂美琴在镜子前站了很久,一直在想昨晚白井黑子最后的那句对不起里到底包含了多少意思,但想来想去还是理不清一点头绪,烦躁地摇了摇头。
                  今天是周六,他们,应该还是在约会吧……
                  虽然心里并没有刻意要去找他们的意思,但作业写完后再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对御坂美琴来说是要窒息的,于是又百无聊赖地在街上一个人晃了大半天。路过那家内衣店的时候,突然又想起白井黑子之前无数次给自己推荐过的性感内衣,而现在就算只是瞥一眼依然会面红耳赤,但那个总是嘲笑自己幼稚品味的学妹却可以大大方方地穿着这种类型的内衣,现在,还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
                  啊……
                  御坂美琴有点不太敢再想下去了,虽然觉得白井黑子应该不至于会那么出格,但想起她平时对着自己动不动就坦诚相待地撩起上衣的样子,又突然觉得浑身一股恶寒。夕阳西下,胡思乱想着走进一条没什么太多人的小路,看了一眼四周又发现居然都是小宾馆之类的地方,尴尬地刚想折回大路的,那个瞬间。
                  “你再坚持一会儿啊,马上就能躺下来了!!”
                  不远处,传来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御坂美琴有点惊恐地回过头去一看,那个双马尾女孩一手拉着那个男孩子,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其中的一家小宾馆。
                  ……。
                  喂!!!!!!!!!!!!!!!!
                  这种不自重的事情,为什么你真的能做得出来?!!
                  所以,昨晚的那句对不起,就是这个意思是么?!!!
                  开什么玩笑!!!!!!!!!!!!!!!!!!!!


                  回复
                  9楼2017-03-07 12:17
                    反应过来的时候,御坂美琴已经飞快地跑进了那家小宾馆,不顾门口服务生一脸诧异的神情,看着电梯在升到六楼的时候停下了,于是转身奔向了楼梯,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六楼全是一间间的小房间,大都关着门,但唯一一间还没来得及关上门的房间里,又传来了白井黑子那欲哭无泪的声音。
                    “你不要急,马上……会让你感到舒服一点的。”
                    ……。
                    这种,听了就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还真亏你,说得出口啊。
                    御坂美琴本来就已经很气了,冲到房间门口一脚踢开了门,而进了房间后目睹到的一切,又让她觉得怒火一股脑儿地全往头顶上冲,再夹杂着点电花,哔哩哔哩。
                    那个男孩子仰面躺在床上粗粗地喘着气,白井黑子正坐在他腿上,附身一手擦去他满头的汗,一手急急地在给他解开衬衫的扣子。等扣子全部解开后,又两手在他赤裸着的上体上从上而下不停地按摩着,眼里,满满的全是泪。
                    御坂美琴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
                    在对那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孩子动手之前,作为学姐,先要好好教育一下她的那个不知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不检点的学妹。
                    伸手,一把把白井黑子从床上拽了下来。
                    随后。
                    重重地,一巴掌。
                    啪!!
                    “黑子!!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
                    白井黑子有点茫然地捂着被御坂美琴狠狠地扇了耳光的半边脸,再回头看到那个男孩子边喘着粗气边硬撑着要从床上坐起来说点什么,忽然之间,爆发了。
                    “你才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我?!!这里可是宾馆!!!”
                    “我们没有做你想象中的那些事!!!”
                    “衣服都脱了你还在狡辩点什么啊?!!”
                    “跟你说了不是就不是!!我昨晚要跟你说清楚你又不要听,现在又突然闯进来闹!拜托你看看清楚情况好不好?!实在看不懂的话那也不要在现在这种时候过来添乱啊!!!”
                    带着哭腔大声地对着自己大叫的白井黑子,在御坂美琴的记忆里是第一次。倒不如说,这还是御坂美琴第一次看到白井黑子对自己发那么大的火。床上的那个男孩子又突然倒下了,捂着胸口一副很难受的样子,脸色也煞白的非常不好看。看到他这样,白井黑子顿时慌了神,一边跑过去继续帮他按摩胸口,一边拿出手机就叫了救护车。挂断电话后发现男孩子的呼吸还是很急促很不平稳,犹豫了一下后迅速地把他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腿上,抬高了他的头俯下了身子。
                    人工呼吸的,标准姿势。
                    御坂美琴完全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怔住了,再看到白井黑子的嘴唇就快要接触到那个男孩子的嘴时,心里猛然一沉。不想让他们这样接吻,但又不能见死不救,矛盾的心情充斥着内心,但那个男孩子在看了御坂美琴一眼后,一把用颤抖着的手拦住了白井黑子。
                    “别……我包里……有……应急氧气……罐……你帮我……拿……出来……”
                    “嗯!马上!!你再坚持一会儿啊,等下就送你去医院。”
                    “嗯……”
                    白井黑子手忙脚乱地拿出了氧气罐,拉开了栓子把绿色的管子缠在了男孩的鼻下,同时还在不停地给他按摩着胸口。吸到了氧气之后,男孩子的脸上慢慢地出现了一点血色,呼吸也渐渐变得平稳了。之后,救护车很及时地赶到,冲上来的医护人员抬来了担架,快速地把男孩子运上了救护车。
                    御坂美琴机械地跟在白井黑子身后走下楼,在被医护人员问了一句你也要上车吗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半点想看自己的意思的白井黑子,想起刚才自己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这样重重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忽然,内疚和自责到了极点。
                    笨蛋……
                    要快点……跟她……
                    道歉啊……


                    收起回复
                    10楼2017-03-07 12:18
                      坐在救护车上,那个男孩子在呼吸渐渐平稳后,看着御坂美琴,轻轻地开口问了一句。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不是……御坂美琴?”
                      “啊……?嗯……”
                      “果然……”
                      “……埃?”
                      孱弱的男孩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有点欣慰的笑容。白井黑子轻轻地打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再多说话了。救护车一路开到了医院,下了车后白井黑子就一直在忙前忙后地给他办各种手续,打电话联系他的家人。等到最后安顿好一切,那个男孩子的病情平稳下来了并在病床上安稳地睡着后,这才低着头走到走廊上,站在从到了医院开始就一直不知所措地站在病房外的御坂美琴身边,低低地开口了。
                      “姐姐大人,我有件事情想麻烦你。”
                      “……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我应该都要在医院里陪他,就不回宿舍了,麻烦你帮我跟宿舍长交个申请。也就这几天而已了,之后她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哦好……”
                      “最近的这些事,我想你肯定对我有很大的误会,等什么时候你想听了,我会跟你说清楚的。但我和他真的没有做任何你想象中的那种事,这点,我可以跟你保证。”
                      “……”
                      “还有……害得你今天也超过回去的门限时间了,对不起。”
                      “……”
                      说完这句话,白井黑子又低着头小步走回了病房,和看上去像男孩妈妈一样的女性小声交谈着。御坂美琴看到男孩妈妈不停地摸着白井黑子的头,最后,还紧紧地,把她搂在了怀里。
                      白井黑子的抽泣声又一次传到了御坂美琴的耳中,这一次,御坂美琴却再也没有力气去吐槽她说,你哭什么啊,想哭的人是我才对。
                      最近围绕着这个男孩子所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背后,应该是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才对。白井黑子确实有想和自己解释清楚一切,但自己却因为单纯的吃醋心理,连倾听的机会都没给她,还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重重地打了她。
                      而刚才,白井黑子却还在为了害自己超过门限时间而道歉。
                      你,说什么对不起啊……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回复
                      11楼2017-03-07 12:18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07 20:46
                          咱在看这段的时候,已经默默脑补了男孩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交代后事“你就是 御坂美琴吧 黑子 就拜访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07 23:04
                            御坂美琴觉得,自己这种大大咧咧莽撞冲动又粗神经的性格,真的要好好改一改了。回想起来,无论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孩子时感受到的视觉上的孱弱,还是第二次在公园里白井黑子担心地让他躺下休息,更或者是第三次他躺在宾馆床上时那煞白的脸色,无一不在诉说着这其实是一个被病魔折腾着的男孩子。而自己当时却一味地钻着牛角尖以为他们是在交往是在打情骂俏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而完全没有看到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的,白井黑子确实每次提到这个男孩子时都会哭,而那也应该是因为她完全知道男孩子的身体状况的关系。这样想的话,那天半夜她接到电话时那一脸忧郁的神情就说得通了。而她一开始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自己则是因为正如她所说,生病这种事,确实不是自己知道了就能解决的事。
                            与其多一个人来一起烦恼担心和难过,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我一个人伤心好了。
                            这个太过完美而看上去傻乎乎的学妹,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
                            然而。
                            她那什么都没有注意到,还一门心思吃着飞醋的学姐,非但没有帮到她一丁点,还荒唐地误解到扇了她一个耳光。
                            在白井黑子没有回宿舍的这几天,每次想到这里,御坂美琴都会后悔到想狠狠地给自己来一次全身电击。然而这终究是做不到的事,于是,不知是出于罪恶感还是负疚感,打扫宿舍的食堂,打扫宿舍的后院,打扫宿舍的走廊,打扫宿舍的门窗,在一个人的时候,御坂美琴拿着扫帚和拖把,把宿舍长打算安排给白井黑子的惩罚一个个全都做完了。忙起来的时候自然可以暂时忘记一下最近的事,但在学校上课时,从窗口望出去看到一年级的学生们正在上着体育课集体跑圈,那一脸认真表情的双马尾学妹一言不发地跑在队伍的最前面,结束了之后也很自然地和同班同学谈笑风生,让人根本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最近一个人扛着的心事到底有多大。
                            哎……如果那天晚上,在她好不容易想说的时候,能好好地听她说出来,就好了……
                            完全没有心思上课的御坂美琴一直歪着头看着窗外的白井黑子,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什么,白井黑子在停下来喝水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御坂美琴所在的教室,猝不及防的四目相接让御坂美琴心里一惊,手里一直无聊地在转着的铅笔一个不小心从窗外飞了出去。
                            “……啊!”
                            “御坂?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笔掉出去了,对不起……”
                            “笔不就在你手上么?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东张西望的,出幻觉了是不是?”
                            “……埃?!”
                            从三楼的教室窗口飞出去的铅笔,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自己手上。御坂美琴赶紧哈哈笑着把任课老师那疑惑的眼神满混了过去,一边又瞥了一眼楼下,只看到白井黑子正急急地从教学楼下的草丛里跑出来去追已经在操场上准备列队的同学们,双马尾随风一跳一跳,很可爱。
                            哎……居然还要学妹帮自己捡掉下楼的铅笔再用瞬移送回来,这样的学姐,当得还真是丢人。




                            在白井黑子不回宿舍的这些日子,御坂美琴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再去医院看看那个男孩子的情况。毕竟那天他那么夸张地在自己眼前倒下还被抬上了救护车,说不介意之后有没有好转那肯定是假的,但想到自己那天在宾馆里那莫名其妙大发雷霆的样子,又怎么也不好意思再去面对那个男孩子。想打电话问问白井黑子,但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好几次想拨她的电话,却又总是在按下呼叫键之前,迟疑着放下了手机。
                            而白井黑子这几天也一直没有联系过御坂美琴,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一次都没有。
                            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就在不久之前,御坂美琴只是比原计划多出去了几个小时,白井黑子就会三番五次地用电话来轰炸,可这次完完全全的音讯全无让人不禁觉得要不就是那个男孩子的状态还不是很好,要不就是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心里很难过,但想想这一切又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又要去怪谁呢?
                            想着,御坂美琴站在一年级的教室门口,看到白井黑子正在奋笔疾书地大概是在写着她的作业,一副很专注的神情。御坂美琴看了她很久,但终究没有勇气去叫她出来说说话,叹了口气,低着头一个人走回了宿舍。
                            宿舍楼那一大排邮箱,208房间的信箱里,很久违地,被放进了一封信。
                            致御坂美琴。
                            ……埃?
                            =================================================================
                            原作里写常盘台学校生活的实在太少,只能自己动手脑补了呀!!!


                            回复
                            14楼2017-03-08 12:18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08 20:57
                                敬启 御坂美琴学姐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长谷川诚,就是最近一直从你身边借走黑子的那个人。上次让你目睹到了我状态最不好的一面,感到很不好意思的同时也想和你说声抱歉,如果有吓到了你的话,真的非常对不起。
                                正如那天你所见,我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总是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长得也比一般同龄的男生要矮很多。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小学时又患上了哮喘。从小我就一直辗转于各地看病治疗,来到学园都市是在幼儿园中班到小学二年级的这四年,并且很有幸地,在这短短的四年里,一直有和黑子同班。
                                第一次见到黑子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好胜,善良,努力,坚强但爱逞强,偶尔还有种高于年龄的成熟感,正义感也很强烈,看到同班同学甚至是大人老师有什么不好的行为都会毫不犹豫地立即指出来,但可能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在班级里的时候看上去她总是独来独往,感觉有点不太好接近。但是,在我进入幼儿园中班的第二天,午睡时突然觉得心脏有点不舒服而独自一人轻轻地呻吟着的时候,在全班同学不大不小的打鼾声中,只有她一个人听到了我的求救信号,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叫来了老师。
                                是的,我承认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被她吸引了,不仅仅是因为她之后时不时地会来关心我,更多的还是因为我非常喜欢她的为人和性格。好在我和她的能力都是空间移动,这让我有了话题去找她搭话,她也愿意回我的话。而在和她的接触过程中,我慢慢地发现,黑子她真的是个非常温柔的女孩子。
                                我至今还记得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我和她比赛看谁能把操场上的小石头移得更远。结果我没算好,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直接砸碎了老师办公室的玻璃窗飞了进去,还打烂了当时那所幼儿园代代相承的珍贵花瓶。大怒的老师们冲出来质问这是谁干的,那时候毅然站在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我面前的,就是黑子。在看到老师们那怀疑的眼神时,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了一句。
                                “你们看他这么弱,怎么可能把石头移得那么远啊?”
                                呵呵,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时我的空间移动能力是比她强的,那时候的她才不可能把石头移出超过五米的距离。
                                之后就是她被老师们训得很惨,还被罚一个人打扫那些花瓶碎片和碎玻璃。那天之后我就一直没有看到她,等放学了忐忑不安地再跑去办公室看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全都打扫干净了,但人却不见了踪影。最后我找了好大一圈才在楼下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她,看到她含着泪正在徒手把大概是不小心扎进了脚底的玻璃碎片拔了出来,又拿了手帕紧紧地包扎上。在看到我的时候,慌忙擦了擦眼睛,不服气地撅着嘴说,你别以为你赢了啊,你等着瞧,我以后一定能比你移得更远。
                                是的,她真的做到了。这次我回来再见到她,她已经能随心所欲地拉着我一起到处移来移去了。说到做到这件事真的是很厉害,所以,虽然在能力上我因为身体的关系已经远远不如她了,但是,至少想把幼时对她许下过的一个约定,用现在的我所能做到的最大程度,去实现一下。


                                回复
                                16楼2017-03-09 12:07
                                  你应该也听到过我叫她黑子公主吧?那是因为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学艺会我们班要表演白雪公主。那时候的班主任好像是让全班同学投票来决定几个主要角色由谁来演,结果没想到全班得票数最高的竟然是要她来演巫婆。可能是因为她平时一直凶巴巴地指出同学们做得不对的地方引起了他们的复仇心理吧,也可以说这根本摆明了就是在欺负她。我本来以为她会拒绝出演,但没想到她愣了一下后,只是咬了咬嘴唇,竟然欣然同意了。练习的时候,有很多坏心眼的同学整天对着她巫婆长巫婆短的叫,但她也看上去一副不介意的样子认真的练习,演出的时候也凭着出色的演技和声音获得了全场最大的掌声。
                                  但是,演出结束后,我刚想去祝贺一下她演得这么好,但却看到她一个人迅速地换下了巫婆的衣服,蹬蹬蹬地一路跑到垃圾桶那边把衣服重重地往里面一扔,大叫了一声“我才不是什么巫婆!!”,靠在墙上就大哭了起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这么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而其中的原因我也很清楚。就算平时再怎么好强,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不介意别人一个劲儿地叫她巫婆呢?可我嘴笨,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等她慢慢地自己停下来的时候,才轻轻地对她说了一句。
                                  “谁说你是巫婆了?你也是个小公主啊!那这样吧,等我以后长大了变成很了不起的人了,我就作为王子来接你好了,黑子公主。”
                                  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她在听了我这句突如其来的又幼稚又中二的话后一下子破涕为笑,还带着一副“就凭你?”的表情。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后来她擦去眼泪看着我,对我说了句,谢谢你。
                                  那天之后,我就会一直叫她黑子公主了。虽然她有时候嘴上会说着肉麻啊恶心啊,但每次这么叫她的时候,她的嘴角都会微微上扬。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公主梦,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只是,我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王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哮喘的发作,我又不得不离开学园都市去别的地方治疗。很无奈地,把她一个人留下了。
                                  之后几年,因为我身体一直不好,所以也就每年偶尔和她打几次电话发几条短信寄几次贺年片而已。而到了今年,因为我自己的心脏有点快撑不住了,而一直登记着的国外器官移植登记中心又有了一个消息说有一颗和我各方面还算匹配的捐赠心脏可以让我尝试心脏移植,问我要不要试试。所以我才会想在去国外做手术之前回来再见她一面,作为一个靠不住的王子,再好好接公主一次。
                                  真的,虽然能有心脏可以移植应该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但由于我个人身体情况的特殊,我不知道我在做了手术后还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甚至说我都不知道手术会不会顺利地让我活下来。毕竟心脏移植是个很复杂的手术,就这样死在手术台上的例子也很多,而就算移植成功活了下来,也不能保证说将来不会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为了我自己,也为了黑子。
                                  自从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她和她说明了一切后,她虽然在看到我后一直在努力笑着,但我还是知道,这几天她和我分开后,每天晚上大概都有在哭。因为她从小就有一个习惯,为了不让人看出来,每次哭过以后,她都会下意识地把刘海往前靠,好让人不要看到她的眼睛。而这几天,她每天都会这样。


                                  回复
                                  17楼2017-03-09 12:08
                                    御坂学姐,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很担心她一个人能不能好好地调节好心态并照顾好自己,因为她以前很明确地和我说过她不怎么喜欢去交朋友,也没有兴趣为了融入什么圈子而特意伪装自己。但现在我已经能稍微安心一点了,因为和以前不一样,现在她的身边,有你在。
                                    大概就在一年前吧,她寄给我的明信片里还有一张和你拍在一起的照片,她告诉我说这是学园都市排名第三的Lv5,是个很厉害的学姐,现在还和她同住,是她最最喜欢的姐姐大人。还有,这次和她见面后,除了偶尔我们会叙叙旧,但她和我说得最多的还是你的事情。说你学习好性格好能力强还会拉小提琴,说你怎么怎么温柔怎么怎么善良,说你解决一件件困难事件还有打倒敌人的时候是多么多么地帅气,说你看到呱呱太时那兴奋的样子又多么多么地可爱……
                                    总之,满满的全是你。
                                    她说起你时那一脸开心又幸福的样子,真是……让我又羡慕又嫉妒。我承认我真的有对你吃醋,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她。但是,现在的我,不要说给她幸福了,就连还能和她一起仰望几天同一片蓝天这种事我都没办法保证,所以……
                                    虽然这样说真的有点任性,但是,我能不能把我最喜欢的黑子公主,那个温柔可爱,胆大坚强,自信冲动,敏感脆弱的女孩子,交付给你呢?白井黑子的事就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在她一个人躲起来哭的时候,抱紧她。
                                    啊,对了,至于那天在宾馆的事……那天因为我突然发病,而周围除了宾馆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我躺下了,实在没办法她才带我去了那里……真的,请你放心,我和她到目前为止的极限只是拉过手而已,其他任何可疑的事情都没有做过,我可以用生命来和你保证!!而且,看到你那天对她这么严厉,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也很放心了。因为就算以后有不正不经的男生想跟她这样那样,也一定会被你阻止的是吧?啊~~这真是太好了……
                                    其实她也很后悔那天被你看到了她救我时的那些动作,因为你好像一直对我们有一些误会,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解释你才会相信。所以,我今天才给你写了这封长长的信,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这些话,相信那个最最喜欢你的她。
                                    这两周以来我一直占用着她,让你一个人留在宿舍真的非常不好意思。黑子也一直很记挂你,前两天还在和我说,这几天她没有跟在你身边,你已经糊涂到在上课的时候连笔也会转出窗外了,不知道姐姐大人这几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并按时起床去上课呢。不过,再过两天我就要去国外做手术了,到时候黑子就会回来你身边,请你放心。
                                    最后,非常感谢你能看完这封这么长的信。其实,这些话我本来都应该亲口对你说才更符合礼仪,但无奈我的身体现在真的不允许我再开口说那么多话了。所以,作为补偿,我把前两天和黑子一起在商店街抽奖时抽到的呱呱太钥匙圈一起寄给你,希望你会喜欢。其实我还挺想把这个呱呱太留在身边做个纪念的,但从我抽中后开始黑子就一直盯着我,还说如果我要私藏这个不给你的话就不要理我了……唉,好吧,我把呱呱太给你。
                                    还有。
                                    御坂学姐。
                                    黑子的事,就拜托你了。
                                    长谷川诚


                                    回复
                                    18楼2017-03-09 12:10
                                      我搶到沙發了嗎


                                      收起回复
                                      19楼2017-03-09 18:16
                                        来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3-09 22:29
                                          下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10 04:22
                                            很简陋的几张白纸,歪歪扭扭的字,看得出来这是一封临时起意才写下的信,也能看得出来写信的人究竟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把这么多字写了下来。这些文字的信息量很大,御坂美琴反复看了好几遍后,默默地在床上坐了下来,许久都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什么。胸口又是一阵一阵的痛,有点悲伤,有点心疼,有点内疚。
                                            信里写的很多白井黑子都是御坂美琴所不知道的,在某种程度上,比起才和她相识一年的自己,那个男孩子对白井黑子才了解得更多。而自己,却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自以为是地伤害了她。本来,为了这个男孩子的病情她应该已经够伤心的了,而偏偏自己还在一旁添乱,简直太糟糕了。
                                            回头看了一眼日历,今天应该是白井黑子要回宿舍的日子。刚想好好酝酿一下等她回来了要怎么和她道歉,又突然想起那个男孩子在信里说的过两天就要去国外做手术的事,而信最后的落款日期,正是两天前。
                                            所以,今天就是,男孩子要离开学园都市的日子。
                                            啊……
                                            御坂美琴心里猛然一沉,一股不是很好的预感冲上了心头,赶紧拿起手机就拨白井黑子的电话。一开始电话还算能打通,但却迟迟没有被接起来,再多打几次后,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已关机的提示音。
                                            ……那个笨蛋!!
                                            御坂美琴三步两步地冲出宿舍楼,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钻了进去。虽然不知道白井黑子现在到底在哪里,但第六感却强烈地觉得或许应该是在机场。出租车一路飞驰而去,到了机场后御坂美琴跳下车就往出发大厅跑。人来人往的出发大厅熙熙嚷嚷,要在那么多人中找出那个双马尾女孩并不容易,只是,如果她现在正在为了男孩子的离开而一个人伤心的话,那她,一定不会在人多的地方。
                                            看,在出发大厅最靠停机坪的那个角落,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前靠着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啊,果然。
                                            在想哭的时候,你总是会,一个人躲起来。
                                            虽然也可以让你就这样一个人静静,但是,就像那个男孩子在信里说的那样,我现在,真的,只想紧紧地抱住你。
                                            “黑子。”
                                            “……姐姐大人?为什么……在这里……?”
                                            双手轻轻地从她背后环上她的腰,白井黑子下意识地回头看到了御坂美琴,怔了一下后慌忙就要去擦眼泪,却被御坂美琴伸手拦下,双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转了过来,搂到了怀里。
                                            “对不起,黑子……在你这么不容易的时期又是怀疑又是误会,还打了你……真的很对不起……”
                                            “……你,都知道了?”
                                            “嗯……所以,你不要再忍耐了。虽然我确实没办法治好他的病,但至少现在,可以借个肩膀给你哭一下。”
                                            “……”
                                            “而且,我总觉得啊……他的手术一定会很顺利的。我的第六感很准,你放心吧。”
                                            御坂美琴伸手不停地摸着白井黑子的头,看着她的学妹终于顺从地把头深深地埋在她的胸口不停地抽泣着,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紧紧地抱住她,下巴在她那柔顺的头发上蹭啊蹭,微微地笑了。
                                            啊……总觉得现在,好像终于,做了件还算像学姐应该做的事。


                                            回复
                                            22楼2017-03-10 12:16
                                              白井黑子哭了很久才慢慢平静下来抬起了头,看到眼泪已经打湿了御坂美琴胸口那一大片衣服,有点不好意思地伸手摸了摸,嘟哝着说了句对不起。她的脸红扑扑的很可爱,不过,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上次被自己打过的那半边脸,有点肿肿的。
                                              抬手,摸了摸。
                                              “……疼吗?”
                                              “……有点。”
                                              “……那我给你揉揉……”
                                              “……不要。”
                                              “……埃?”
                                              “……这种,要亲亲才能好。”
                                              “……”
                                              御坂美琴听了白井黑子这句话,突然觉得她的学妹能说出这种像平时一样变态的话那应该是已经没事了,但看到她撅着嘴一脸的委屈,又有点心软了。
                                              好吧……本来这次就是我不好,这点小要求,努力一下的话……也不是……不能满足你……
                                              而且,现在的白井黑子这幅模样,真的很可爱。
                                              想着,御坂美琴低下了头,红着脸凑了过去,在她的左半边脸上亲了一口。白井黑子显然没有想到她的姐姐大人真的会答应她的这个请求,又惊又喜了一会儿,伸手又指向了右半边脸。
                                              “啊,刚才错了,你打的是这里,再来一次。”
                                              “……你倒是说说看我用右手要怎么打你的右边脸?”
                                              看着白井黑子那一脸得了寸又要进尺的表情,御坂美琴又好气又好笑,轻轻地点了点她的脑袋,但白井黑子依然不依不挠地把右半边脸凑了上来。
                                              “你那天用左手打我的,所以是这里。”
                                              “你……”
                                              学妹的小心思,说不懂才怪。嘛,不过,算了。
                                              轻轻地,在她凑过来的右半边脸上,又亲了一口。刚想说这下你满意了吧,却没料到白井黑子一个转头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踮脚,迅速地,双唇贴上了自己的嘴。
                                              “……”
                                              她那软软的舌头在齿间调皮地跳动着,暖暖的。在触到了自己的舌头后,又灵活地舔了几下,随后,快快地退了出来。
                                              啊……这个学妹还真是……稍微一走神,就会被她钻了空子。
                                              御坂美琴被白井黑子的这一吻羞得满脸通红,而不知是不是为了防备自己的电击,白井黑子一个瞬移往后跳了几步,一脸满足地笑着指了指车站的方向。
                                              “好了,我们回去吧,姐姐大人。”
                                              还得了甜头就想溜。
                                              ……不行!
                                              想着,御坂美琴快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远方,开口了。
                                              “我今天……不是很想坐车回去啊……”
                                              “……嗯?那要怎么……”
                                              “嘛,所以就是说,那个……用……飞的……”
                                              看着红着脸支支吾吾地没说下去的御坂美琴,白井黑子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一把把御坂美琴公主抱了起来,甜甜地笑了。
                                              “好啊,没问题。那我们走了哟,姐姐大人。”
                                              “……嗯!”
                                              嘛,如果只是她的手的话,那让那个男孩子拉一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学妹的怀里这个特等席,还是想自己一个人独占。
                                              这个地方啊,我才不会让给别人呢。
                                              想着,御坂美琴伸手环住了白井黑子的脖子,靠在她的怀里,满意地笑了。
                                              嗯,这个视角下的风景,真美。


                                              (全文完)


                                              回复
                                              23楼2017-03-10 12:17
                                                完结撒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3-10 18:26
                                                  還想看更多


                                                  收起回复
                                                  25楼2017-03-11 01:3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18 14:34
                                                      ∠( ᐛ 」∠)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4-05 06:27
                                                        我琴是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30 09:08
                                                          顶上去给某小迷妹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7-25 01:14
                                                            哇,小姐姐我发现,只要是和美琴黑子有关的贴吧,每次点进来都是你的贴真的棒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5 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