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琴吧 关注:14,197贴子:723,497

回复:【同人/长度未知】薛定谔的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楼早点休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9楼2017-05-09 23:22
    日常顶


    回复
    310楼2017-05-10 13:52
      日常顶+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7-05-10 22:02
        讲故事的人一直都是云淡风轻,听故事的人也算是足够沉默。
        美琴看着食蜂的笑颜,感觉在看一个陌生人讲一则无关紧要的八卦。但,这样她就更不知道怎么去给予答复。
        她现在连这样做的理由的不清楚。
        食蜂操祈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嗯,只是一个默默喜欢上条当麻的少女之一罢了。大概。美琴的心情无法用文字去准确描述。
        两个人说话,无异于和六个人说话:
        你以为的他,你以为的你,真正的你;
        他以为的你,他以为的他,真正的他。
        所以,目空一切,未必不自卑;没心没肺,未必不悲伤;唉声叹气,未必不贪欢;斤斤计较,未必不善良。
        星星眼闪耀着的是名为落寞的黯淡,圆滑与女王的外表是最柔软的伤疤上的茧。
        “会……会有什么办法吧……一定,会有的……对吧……?”
        美琴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为什么又说的结结巴巴?
        一旁的帆风润子已忍不住拿出手绢拭泪,一副典型的多愁善感大小姐模样。食蜂非常随意地拿起遥控器,对着帆风嗯下了一个按钮。紫色卷发的少女眼睛一亮,立刻带着没事人的表情出去了。
        这是仅属于少年少女的故事,御坂美琴只是个插足的局外人。
        但是,
        “完全没有哦~话说御坂同学真是善良啊~”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7-05-12 21:45
          在食蜂操祈眼里,御坂美琴和上条当麻又是怎么样的人呢?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还可以露出这样的表情……”美琴的声音在微微地发抖。
          食蜂没有回答,只是拿起了桌上最后一块布列塔尼。
          “……我……唔呜!你干嘛!”
          然后,塞进了美琴的嘴里。
          “已经中午了不是吗?这是我免费送给御坂同学的午餐~”食蜂的声音里仿佛灌了一大勺蜂蜜,她抬起一个手指在唇边晃悠,“那么问题来了~刚才那快甜点,我有没有咬过呢?”
          美琴用小拳拳直锤自己的胸口,总算把突如其来的煎饼果子给吞了下去,假装完全无视了对方戏谑的眼神。
          (这这……算间接接吻?!!我和食蜂!!一定是她在开玩笑,绝对!)
          食蜂没有去再提这个恶作剧,也没打算聊自己的过往,她又变了一副口吻,问着毫无边际的问题。
          “帝都音乐会那天,御坂同学打算邀请谁去?”
          帝都音乐会,学园都市一年一度的文艺庆典。为了犒劳辛苦工作的大人们,各个学校各派一名学生去进行表演,当然这是自愿的,但像常盘台这样的贵族学校无论从荣誉还是名义上都必须参加,所以御坂美琴有了这样的任务。
          每个表演者可自愿自带一个亲友。考虑到公平原则,不能带自己的同校生。
          这一问还真的把话题扯开了。美琴仰起头,用手扶着下巴碎碎念着。
          “黑子和初春同学最近忙得很呢……那么,只能请佐天同学了呢。”
          “噗嗤~哈哈哈”
          “喵呜!你干嘛,突然笑出来!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食蜂摆着手,“只是突然觉得,御坂同学意外得笨得很呢~”
          美琴歪了歪头,表示理解不能。
          “不是还有一个人嘛~”
          “谁?”
          “是上——条——君啊~”
          恨铁不成钢的食蜂操祈一字一句,吐得干净利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4楼2017-05-12 22:17
            “诶诶诶!请请请那个家伙!?”不出意料的,面前的少女又一次炸毛了。
            “这个时候还那么有傲娇力,这里是女孩子的茶会,坦诚力高一点好不好?让上条君看看不一样的御坂同学没准会有什么转机出现哦~”
            “呃,这个……”
            “怎么?不好吗?”
            “不是,那个……怎么说,”美琴犹豫地抬起头,“食蜂,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样的话……你,没关系吗?”
            ——我为什么要帮你?
            ——这样的话,我,没关系吗?
            食蜂转过身,打开了玻璃窗。今天,风很温柔。偶尔会有早开的樱花飞进窗里,一点一点地摇曳着食蜂金黄色的长发晃动着她的裙角。少女将手按在了胸口。就像画里出来的可人,和谐美丽。
            美琴看着不禁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国中生,呆了一呆。
            门恰到好处的开了,闪着星星眼的帆风抱着一个小提琴盒子进来。美琴尴尬地收回了眼睛。
            “这是……?”
            “是我的小提琴哦~御坂同学把自己的东西全放在武器库里,恐怕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别误会,我只是担心如果老师发现你在新年那天开音乐会时没合手的上等琴,恐怕我也会受牵连吧……”
            “谢谢你!”
            话还没说完,在食蜂看不到的背后,美琴绽开了笑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7-05-12 22:37
              御坂美琴在不久后就离开了,因为探病时间已经过了。食蜂用自己的能力操控了来叫人的护士,将时间拖到了自己的目的完成为止。
              食蜂操祈自始至终都没有回答过美琴的问题。
              这也是御坂美琴至始至终都忽略的很重要的一点。
              食蜂操祈喜欢上条当麻,那,上条当麻呢?
              食蜂的故事里一直没有提到过这一点。
              上条是否有把食蜂当成恋人看待?还是一如既往将其置于众多需要救赎的人之一?就算不管这个,至少在食蜂眼里,一直陪在自己的白马王子身边的就是御坂美琴。无论她和上条之间还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可以再度被唤醒,那也只是过去的童话,只是往事重提罢了。
              最多相视一笑,最多相拥而泣。
              因为,御坂美琴和上条当麻所经历的,已经让他们之间有了牢不可破的羁绊。即使那不是爱情,他们恐怕也习惯了彼此在自己生命中的轨迹,难以分开。
              ——你好,初次见面,上条君
              ——我是御坂同学的好朋友,食蜂操祈。
              ——我可以告诉你,但之后请你再找御坂同学问一遍。
              不知不觉,他们之间唯一的话题,已经只剩下御坂美琴了。
              在世界这条坐标轴上,上条当麻和御坂美琴在一起获得的概率比较高。
              每个人生来就背着一个行囊,由自己来决定放什么。在行走的过程中,我们会放进去很多,也会取出来很多。最重要的是,我们该放进去什么,取出来什么,才让人生活得不累。
              食蜂觉得差不多该放下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了上条当麻。【放下】和【放弃】不一样。不管怎样,食蜂永远会记得这份酸酸甜甜的青涩感情,就像晴天——雨天里我们看不到它,却时时记得它的温情。
              关于御坂同学的Happy end,我很期待哦~
              如果立场转换一下,也许,上条当麻也会这么祝福自己吧。
              那么,一定要幸福哟。
              ——再见了,我最可爱的情敌。
              ——再见了,我最残忍的爱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7-05-12 23:05
                我是第一个啊 额 先留名 码字辛苦了(≧∇≦)/@1111aa5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8楼2017-05-13 00:22
                  忍不住冒泡了,这段真的超级赞٩( 'ω' )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7-05-13 00:36
                    哇。辛苦了。很不错


                    收起回复
                    320楼2017-05-13 01:19
                      哇好棒!但是我被虐到了……
                      另外楼主要注意身体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1楼2017-05-13 11:49
                        这段好啊,大赞(๑✧∀✧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2楼2017-05-13 12:30
                          之前不怎么喜欢女王,现在好心疼女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7-05-13 22:11
                            用一只渣鱼来表达我内心的澎湃
                            食蜂真是个好女孩啊……
                            (星星不会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5楼2017-05-13 22:29
                              (十九)
                              PTSD,又叫创伤后应激障碍,学术上解释为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
                              这些经验包括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身体或心灵上的胁迫。有时候被称之为创伤后压力反应以强调这个现象乃经验创伤后所产生之合理结果,而非病患心理状态原本就有问题。
                              许多创伤后的生还者恢复正常生活所需时间不长,但一些人却会因应激反应而无法恢复为平常的自己,甚至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更加糟糕,这些个体可能会发展成PTSD。
                              PTSD患者通常会经历诸如发噩梦和头脑中不时记忆闪回,并有睡眠困难,感觉与人分离和疏远。这些症状若足够严重并持续时间够久,将会显著地损害个人的日常生活。
                              在某种意义上,和选择性失忆有点类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6楼2017-05-20 09:09
                                这种情况,发展到最后会产生习得性无助效应。
                                习得性无助效应最早有奥弗米尔和西里格曼发现,后来在动物和人类研究中被广泛探讨。
                                简单地说,很多实验表明,经过训练,狗可以越过屏障或从事其他的行为来逃避实验者加于它的电击。但是,如果狗以前受到不可预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且不可控制的电击(如电击的中断与否不依赖于狗的行为),当狗后来有机会逃离电击时,他们也变得无力逃离。
                                而且,狗还表现出其他方面的缺陷,如感到沮丧和压抑,主动性降低等等。
                                狗之所以表现出这种状况,是由于在实验的早期学到了一种无助感。
                                也就是说,它们认识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控制电击的终止。在每次实验中,电击终止都是在实验者掌控之下的,而狗会认识到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这种外界的控制,从而学到了一种无助感。
                                很多时候,我们有逃离自己命运阴影的机会却屡屡失败。
                                我们逃不脱的并不是命运,而是自己的心。
                                我们被自己虚构的恐惧与无能为力牢牢套住,从心底认为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错过了一个又一个机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7楼2017-05-20 21:33
                                  没看懂,是科普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8楼2017-05-20 22:24
                                    期待自己出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9楼2017-05-21 01:23
                                      我个人认为用这两种理论来解释最近的都市传说——【薛定谔的梦】在合适不过了。
                                      恕我直言,在这个充满现代科技导论的学园都市,居然还有好大一波的学生愿意相信这个天方夜谭——这种行为对我而已本身就是天方夜谭——实在是与觉得科学的名号不符,甚至可以说是愚蠢的。
                                      当然,我也不会说自己的言论绝对正确,毕竟只用这两种毫无根据的说辞来解释这样的“突发事故”实在牵强。我们暂且保留“大多数人受到了一种或多重的打击造成隐性的心理疾病”这一种可能性,事实上,以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为【薛定谔的梦】的核心也许更具有说服力。
                                      lv5排位第三的【超电磁炮】,着装着迷之黑科技(这也许是点击使能力的一部分,我这边只是一个lv3的变声能力者,难以进行描述)对第七学区的中枢即【没有窗户的大楼】,发起了难以置信地猛烈攻击。
                                      再度抛开那些高位能力者与我们处于不同次元的能力,我觉得【超电磁炮】对那号称连核弹都无法击破的传说中理事长府邸的攻击,极有可能对aim扩散立场造成一定程度的波动,如此,是否可以做出【薛定谔的梦】是因此产生的【个人现实】混乱的一种外在疾病呢?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2楼2017-05-27 22:49
                                        以上片段摘自
                                        ——学生-有马娜娜-结业论文
                                        ——指导老师-小辛克西-点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3楼2017-05-27 22:51
                                          (二十)
                                          对不起?
                                          我要……对不起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4楼2017-05-28 13:01
                                            又来啦,之前考试到崩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5楼2017-05-28 18:39
                                              (二十一)
                                              感受到了裤袋里手机的震动时,上条少年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人声鼎沸的广场。
                                              这里吵得简直要命——下雪天本来应该是安安静静才好,这是少年的印象。
                                              上条无权去干涉他人的意愿,这是新年人们表达自己幸福的方式,而让所有人幸福则是他的理想。
                                              (真是矛盾啊,我……)
                                              这样轻轻哈了一口气,消融了了几片纯白色的雪花。上条伸手去拿手机,却听见口袋里传来了阵阵呻吟与娇喘。
                                              随即一团十五厘米大小的“凸起”在上条的裤袋里挣扎似地蠕动起来。
                                              这是什么鬼?!不不不,还是说应该问,这是什么【鬼】?
                                              上条将右手缓缓逼近,不管是什么玩意儿,总之先幻杀一顿应该没什么问题。上条握起拳头,以此为锤,摆出了打地鼠的姿势,打算守株待兔。
                                              终于,手办大小的疑似雌性的生物找到了方向,慢慢探出了脑袋。
                                              “晕晕乎乎的~唔,话说人类……啊!!!”扑街。
                                              first blood!!
                                              然而,上条当麻心里却多了几分惊恐。
                                              “奥帝努斯?!你不是去英……不对不对,喂,你醒醒啊,振作一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6楼2017-05-28 22:38
                                                曾经不可一世的神明大人的眼睛如今已经变成了“x”型,吐着舌头挂在上条的裤袋边缘,上条隐约看到她的头上有受到重击后如同搞笑漫画一般的白烟升起,如果再加一个突破巫帽的肿包和十字架造型的白胶布也许会更加有画面感。
                                                在上条还在犹豫要不要给宠物医院打电话时,魔神已经苏醒了。
                                                “醒,醒啦!奥帝努斯,刚才你口吐白沫快吓死上条先生了……”
                                                “啊啊啊魂淡,你在形容什么啊!给我忘掉,忘掉!”
                                                站着上条手心里手办大小的魔神奥帝努斯气喘吁吁地维护着自己的少女情节,用无力的小拳拳直捶少年的胸口。
                                                然而上条当麻不在意这一点。
                                                “话说,你不是应该被史提尔带去英国了吗?和茵蒂克丝一起去翻译魔导书。话说,茵蒂克丝呢?你们又是怎么回来的……”
                                                面对上条毫无逻辑的连环炮,北欧主神回之以关爱智障的眼神。她爬上上条的肩膀,坐在了自己的专属座位上。虽然上条很想提醒她“在外人看来你就是个被死宅主人放在肩膀上的羞耻手办,你要为上条先生的名誉着想”,但事到如今,奥帝努斯也不会去理会,索性闭嘴等待答案。
                                                “嘿咻~嗯,从刚才开始一直在说什么呀,人类。”
                                                “嗯?”
                                                “我,还有禁书目录一直都没有离开啊,你该不会是补作业补疯了,然后搞不清楚现实了吧”
                                                补作业补疯了,然后,呵呵,呵……
                                                上条的嘴角抽搐着,眼泪汪汪。
                                                神啊,不要再摧残上条先生的大脑了啊……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这样已经接近被应试教育玩坏的上条当麻,奥帝努斯依然没有抛弃他,这大概就是【理解者】特有的温柔吧。
                                                ——【仅】作为【理解者】,才可以拥有的温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7楼2017-05-28 23:19
                                                  之前说的蜂琴图,是这个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8楼2017-06-01 20:59
                                                    还有28天地生中考的我冒死来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9楼2017-06-03 00:04
                                                      來頂個


                                                      收起回复
                                                      340楼2017-06-04 13:4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1楼2017-06-04 14:43
                                                          不好意思只先認真的看到前面3頁就給意見不知道恰不恰當Orz
                                                          叫我給意見或感想也不是很準確。囧
                                                          因為你的目標可能不只是寫同人,所以小女子在這說一下拙見
                                                          使用上面,彷日本輕小的寫法不是很好,因為那是翻譯文學
                                                          以文風上說,比較偏向網路語言,如果是同人這樣子很棒。
                                                          但是如果以真的想出書來說,這樣子不是很OK,
                                                          如果可以梗的方式,不要以譬喻法使用。
                                                          比如說:刺猬头的普通高中生上条当麻在床上弹了起来,仿佛一只受惊的皮皮虾
                                                          這是譬喻法,這樣用不是很好
                                                          網路的梗,不要用譬喻法使用,要用的話以故事法使用。
                                                          知道那種梗的就會覺得有趣,對於不知道的人那一段就是無意義
                                                          (不過我快速的點了一下你後面的文似乎沒這個問題了。)
                                                          另外就是,有一些的章數字數很短
                                                          其實無法讓讀者進入,
                                                          所以只能讓對於角色非常有愛的人去腦補。
                                                          也就是說,只能用於同人。
                                                          劇情內容沒什麼大問題,速度我也很喜歡。


                                                          收起回复
                                                          342楼2017-06-04 16:50
                                                            楼主的文笔很好啊,引人入胜的时候戛然而止dalao什么时候填坑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3楼2017-06-04 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