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琴吧 关注:14,251贴子:723,839

回复:【同人/长度未知】薛定谔的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十一)
看着美琴的脸一点一点变红,上条一下子明白了声音的来源。
美琴小姐因为没有吃早饭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而且似乎为了强调自己的存在,叫得还不是一般的响亮。这对一个素来有良好家教(?)的女孩子而言无疑是最羞耻的,尤其是在一个(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前。上条觉得瓦特一定会想要一台低成本的人肉蒸汽机。
这么想着,上条不禁微微地弯起了嘴角,他想起了几个星期前,当自己身边还有那个白色修女陪伴的日子。而如今美琴的肚子居然也像茵蒂克丝一样大放厥词,让上条心头莫名添了一些亲切感。
但上条越是这么笑,美琴的脸就越来越红,简直就像大脑充血一样。如果一方通行看到这一幕大概也会在心里默默赞叹吧,比如“第三位居然可以做到血液操控”什么的。
“够了够了,别这样看着我喵……在,在看,我我我电死你!!”
“咕噜噜~”
少女紧张的辩解变得更加苍白无力了。这下她真的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只是捂着肚子低着头回避这上条的眼光。
上条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发现折腾了半天已经近十二点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啊)
于是,他随意着将学生包甩到身后,转身问道
“那要不要去我家呢?”
“诶”少女条件反射地弹起脑袋,又小心翼翼地低下。“为为为什么我要去你……家喵!”
“你不是没吃早饭嘛,我早上我做多了,一个人吃不完也是浪费。如果御坂大小姐不嫌弃的话,上条先生倒是可以给你弄一点当午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3-18 21:43
    (十二)
    “打扰了~你住的地方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样呢。”第一次来到男生住处,美琴好奇的左顾右盼。
    “冒昧问一句,御坂大小姐,你原本想像是甚麼样子?”
    “怎麼说勒…更为脏乱的感觉吧,男生住的地方多多少少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虽然也是有那样子的人啦,不过大部分独居的人都会加减做点打扫,毕竟不做的话也没人会帮忙做,没人喜欢住在垃圾堆里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03-19 16:07
      这次。。是真美琴了吧。。。


      收起回复
      83楼2017-03-19 18:24
        美琴认同的点点头,接著似乎看到甚麼很在意的东西,从上条当麻的书架上抽出一拓资料。
        “这麼说好像也挺有道理的,啊咧~这是什么,空白的复印件?”
        “哦,那是小萌老师布置的作业……等等!空白是怎么回事!上条先生昨天明明有好好写作业的啊!”
        美琴将资料在上条面前抖了抖,表示确实什么都没写。
        上条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浑身上下被二泉映月的音符包围着。看着露出即使面对魔神也未曾露出过这般表情的上条,美琴情不自禁地将那从未谋面的老师与自己的舍监大人的形象联系在一起。顿时,一股感同身受的痛楚伴随着颈部的寒意一起爆发了。如果,小萌老师看到这一幕,大概会哭吧~
        犹豫了一下,美琴还是开口了
        “那个,这样如何?我帮你写作业,你给我做午餐怎么样?算是换个人情啦”
        上条的头慢慢地扭转过来,露出了眼泪汪汪的双眼。
        “真的吗?御坂大小姐真的愿意帮小人这个忙吗?如果是真的,就算是满汉全席我也一定会做给你看!!”
        “当然啦,美琴小姐说到做到,不过满汉全席就算……诶诶,别突然握住我的手啊!!你你你干什么呀!”
        “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上条当麻,紧紧握住了美琴的双手,好像看到了平易近人的女神大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7-03-19 22:31
          这个女神真实诚,当真不是夜斗那种类型的五元万能神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3-21 21:32
            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7-03-21 22:16
              (十三)
              典雅的图书馆四处散发着木料与书的油墨味,整个房间都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错觉。不过,不知是为了维持这份复古的中世纪风格还是因为与充满现代风的学园都市格格不入的缘故,来这里看书的人的确是少的可怜。
              在一边的角落里,钢琴前的有马雅奈并没有在意这些。
              本来会到这里来的,多是上了年纪的死板教授,夹起书就走,不会有人去认可一旁弹奏的自己。甚至都不会去聆听音乐。少女早就习惯了。于是也变得无所谓起来。
              直到最近,那个人的出现。
              这次是哥德堡变奏曲吗,不用乐队,单凭那台老霍夫曼三角钢琴就将它完成了。很厉害啊,小姑娘。
              有马抬起头,兴奋地看了看靠在钢琴上翻着《苏菲的世界》的青年。
              他看起来大概25,6岁,一头黑发及肩,上边又极富有个性地乱向一边。白色的衬衫外套米黄色的西装背心显得身才略显瘦削。给人一种不是人间烟火的遥远,蓝眼睛却偏偏多了几分饱经风霜。
              您又来了吗,老师。少女可爱的包子脸上多了一抹红。
              与青年的相遇实在是个偶然。那时,有马还在为刚刚出的都市传说“薛定谔的梦”而困扰,因而烦闷地弹奏着莫扎特的小星星变奏曲。一旁的他突然开口了:
              不同的风格呢,很厉害,小姑娘。
              即使是这样,有马雅奈依旧被那个人认可了。少女的心小小地波动了一番,莫名地有一种开心的感觉。她甩了甩及臀的长发。
              您是做什么的,老师。她问。
              无业游民。他说。
              方便的话,请告诉我老师怎么称呼。她想知道他的名字。
              这样啊……他瞥了一眼手中的《海边的卡夫卡》,随口说,就叫我“乌鸦”好了
              有马雅奈决定了。
              她要为这个自称乌鸦的青年演奏。
              之后,自称乌鸦的青年每天都会来这里看书。除了静静聆听有马的琴声之外,也偶尔会互相交流一下读后感。他阅读的速度很快,读的书也很杂很深。尼采的《善与恶的彼岸》,莎士比亚的《十二夜》……他什么都看。有马觉得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不喜欢乔治=奥威尔的《1984》,他说,不过,多少有点羡慕。眼神里亮着不一样的神采。
              有马喜欢和自称乌鸦的青年呆在一起,即使只是与他呼吸同一片空气,她就无比的满足。
              有满足,就必定有失望。
              我马上要走了,小姑娘。他突然说道。他披上了与内衬着装不符的破烂白袍。
              有马雅奈意外的平静。
              唯有在这个人面前,她不想用别的表情来面对他的眼睛。
              一直很好奇,乌鸦老师为什么要穿那么奇怪的外衣出去呢?
              这样做比较容易被别人注意。不过好像失败了呢。
              寂静。
              找不出话来。
              寂静。
              无法再保持平静。
              以后,我还会遇到一个像老师一样温柔的人吗?!眼泪划过了脸庞,绽放在地板上。
              呐,小姑娘。平静。
              嗯?
              看过戏曲《再见了电影》吗?一如既往。
              诶?
              去看看吧,很有意思,大家都是别人的代理人,代理人再使用虚拟形象,让虚拟形象代理交流,熟知各种虚拟形象的个性,完美模仿,能成为任何人。顿了顿,他说,以后你也会找到代替我的人。就好像我来这个城市就是为了代替一个人。他叫上条……你听明白了吗?声音里多了一丝尴尬。
              少女回之以沉默。青年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了白袍。
              “能在为我演奏一曲么?在雨停之前我会一直在这里陪你。”
              自称乌鸦的青年望向了万里无云的窗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03-21 22:51
                DD


                收起回复
                90楼2017-03-22 16:06
                  (十四)
                  有句话叫“以史为鉴”,其实说得不错。
                  如今小小的男生宿舍里,小农个体经济正被淋漓尽致地展现着。
                  厨房外,御坂美琴一边戴着耳机一边奋笔疾书,满脸轻松写意。不过……
                  (啊啊,酱油周刊上说,会做饭的男孩子最性感了,原来是真的!那家伙的背影实在是……等等等等,我在想什么!打住打住!)
                  厨房里,上条当麻忙东忙西,尽显家庭主夫的个人魅力。不过上条一脸享受。如果一顿饭就能换一个美丽的高材少女为自己写作业,那简直不要太划算爆了。上条将不要脸的精神发扬到了极致。
                  但不得不说,因为吃货茵蒂克丝的缘故,上条爱上了制作料理的过程,不管怎么样,多一个人多一双筷子,正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也许,上条想要的日常就是那么简单。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稚气的粉色围裙,温柔地笑了笑。那是难得懂事的茵蒂克丝送自己的惊喜礼物,每次穿上它,上条绝不会感到羞耻和不屑。
                  上条觉得自己应该早一点爱上料理的。甚至,自己应该随时随地都在做饭。前方之风时,他应该围着围裙;左方之地时,他应该挥动锅铲;后方之水时,他可以举起菜刀;最后在右方之火头上撒一把孜然,就可以上桌了。
                  这样无论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就会添上一片戏虐的油彩,就好像从来没有真实发生过,一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的一场梦。梦醒后滴两滴眼泪,什么都结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03-22 23:26
                    想归想,该干的事还是得好好做。
                    上条手中的叉子正一点点分解开覆盖着琥珀色焦糖的苹果布丁。肉桂色薯饼在涂满黄油的煎锅里滋滋作响,细碎的罗勒粉轻盈地跳上沉睡了甜虾和烟熏火腿的巧达汤。柔韧的蘑菇和饱满的黑胡椒粒在口腔中迸发出微苦的醇香,试味完毕。上条满意地放下了小碟子。然后将早上做太多的早餐加热。
                    很快餐桌上有一整锅煮好的白米饭、炖芋头、生菜沙拉、煎得恰到好处的香肠和培根、荷包蛋、炸鸡…等等。
                    美琴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她似乎准备吐槽些什么,但最后只是咽了口口水,欲言又止。
                    (果然大小姐看不上平民料理吗……难得超市大打折扣所以买了一大堆食材,希望御坂不要嫌弃啊……)
                    上条一边想着完全与实际相反的事情一边伸手打开橱柜,从里头拿出红茶茶叶和茶壶,准备泡茶,正当上条拿着装了茶叶的茶壶走向热水壶时突然被美琴拦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7-03-22 23:3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7-03-23 02:15
                        茶壶这个……为什么这么熟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7-03-23 06:3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7-03-23 21: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7-03-23 21:34
                              DD


                              收起回复
                              97楼2017-03-23 23:06
                                一说起红茶就想起EVA,家政能力0的绫波唯一擅长的就是红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7-03-24 08:34
                                  面对突然跳起的美琴,上条感觉有些错愕。他完全不明白自己会被突然拦下。
                                  “你,是要去泡茶吗?”
                                  “否则呢?泡红茶澡?”上条挥了挥手上的茶壶表示自己无法理解美琴会对如此明显的事产生疑惑。
                                  “你如果有这个兴趣,我是不会阻止的。”美琴一脸冷漠地摘掉了耳机,“毕竟你有在女更衣室强抢别的女孩子的泳衣穿的经历,就算有别的类似的爱好我也不会感到惊讶。因为正如你所说现在的你已经进入新阶段了。”
                                  “我那是为了阻止蕾莎那个色情狂魔才出此下策的!啊,不对,我根本没有想要去穿的想法,绝对没有!”一下子炸毛的上条看到美琴的眉毛一挑,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解释也无法洗清冤情了,于是便叹了口气,将话题又扯了回去,“话说我去泡茶你有什么意见吗?”
                                  “保温瓶里的水可不适合泡红茶哦。应该把滚烫的开水用渐变的方发温壶,防止水温差别过大……话说你在听吗!美琴老师可是认真地在给你上课啊,这一脸程序式的点头微笑是要闹哪样啊!!”
                                  这回轮到美琴炸毛了。而上条依然微笑地点了点头,俨然一副就是要气死你的状态。尽管那是无心之举,但美琴依然感觉十分不爽。上条觉得在自己家的家具被电击摧毁之前,他有必要解释一下。
                                  “哎呀,因为我觉得我身边的人像茵蒂克丝啊,奥帝努斯啊,巴德维啊她们都好喜欢搞演讲啊,虽然都是魔法知识上条先生也插不上嘴,但渐渐也摸索到了一些规律。像这样听不懂的东西,只要点头微笑就好了啦~”
                                  不知道为什么,美琴的身体不着痕迹地抖了一抖,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或者说,是变得安静。
                                  上条正在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不解时,美琴闪电般的伸出手夺过茶壶,向厨房走去。
                                  “借一下厨房,让美琴小姐给你露一手,告诉你什么才叫真正的红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3-24 23:02
                                    耳边不自觉想起了舌尖的BGM
                                    “原产于欧洲的红茶在东方的校园里获得了极高的赞誉,也焕发了更进一步的芳香。由大小姐们亲自动手挑拣茶叶、用沸水以渐变的方式温壶,泡出最上等的红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7-03-25 06:31
                                      上条回过神赶紧跟着美琴去厨房。倒不是害怕美琴会把厨房炸了或者整出什么奇怪的黑暗料理,就是担心把修理文物作为家政课的大小姐会一不小心把自己弄伤。在那次美琴因为使用AAA而遭受诅咒攻击后,上条就在心里默默发誓过了:以后绝对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只有这样做,上条才能得到良心上的救赎。
                                      不过这次,他明显是担心过头了。
                                      作为一个连布列塔尼也可以轻松做出来的常盘台优等生,御坂美琴又怎么可能会搞不好大小姐的象征——红茶呢
                                      上条呆呆地看着美琴娴熟的动作。少女随手将滚烫的开水以百步穿杨之势灌进茶壶,用盖子蒙住。在开水自然冷却大约三分钟内,美琴已经迅速完成清洗茶杯和过滤网的任务,最后将焖得恰到好处的水隔着过滤网上的茶叶冲入两只茶杯中。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全程不过五分钟,厨房里便弥漫起一股上条从来没闻过的茶香。
                                      上条觉得自己以前可能买的茶叶是假的,否则自己引以为豪的家庭主夫光辉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喂,你家有牛奶吗?红茶加牛奶的话味道会更加醇厚的……喂喂,你这个人,真的在有听人家讲话吗?”
                                      “诶,喔,在冰箱里我这就去拿。”看到美琴不满的表情,刚刚分神的上条有点尴尬,也许是为了挽回形象,他练过带爬地逃离了被贵妇光芒笼罩的厨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7-03-25 10:17
                                        抢个sf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7-03-25 10:20
                                          “我开动了~”跪坐在矮桌边的两个人合掌宣布对食物处以死刑。
                                          上条看到了桌上的满汉全席时心里得到了不小的安慰。他压抑着心中的安宁感,小口的茗了一口美琴泡的红茶。
                                          然后,他刚刚建立起的自信心又一次被摧毁了。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这个道理。上条觉得自己正坐在宫殿里,一边享受着穿过琉璃玻璃倾斜进房间里明媚的阳光,一边体味着涌动在鼻腔里的清新茶香,整个人都迷失在了静谧的深闺里。这么想着,上条将恋爱小说轻轻搁在了自己的小洋裙上,优雅地微笑着抬起了文静的眼眸……呸呸呸!!这幅画面是怎么回事啊!!
                                          与美琴泡的红茶相比,自己过去泡的红茶根本就是又苦又涩的苦水,这一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 而很不巧的,上条那既满足又受伤的别扭表情被坐在对面的美琴发现了。
                                          不过美琴并没有表示什么,她默默地汤勺为自己盛了碗汤,然后低着个头静静地用餐。刘海的阴影遮住了她的眼睛,上条看不到她的表情。
                                          难得御坂是想要上厕所却不好意思说出来?上条不负责任的胡思乱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7-03-25 10:51
                                            可以毫不过分地说,对于和女孩子同居这件事,上条当麻很有经验。大体上各种属性的人,他都有所接触,自然而然也有了自己的心得。
                                            想要攻克一个女孩子的心,就必须先攻克她的胃!尽管上条不认为自己会刻意去追求一个人,但把这个理论化用一下也一样可以取得不错的效果,尤其是在茵蒂克丝与最后之作这样的小女孩那里尤为显著。食物可以堵住她们喋喋不休的嘴巴,以换取上条的一刻安宁。(当然必须定期喂食,否则你绝对会被当成备用口粮)
                                            这世上没什么事情不是一桌子菜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不行不行,在这之前上条先生的钱包绝对会饿死的。
                                            但是这种情况,上条还是第一次遇到。
                                            总而言之,就是气氛怪怪的。
                                            美琴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只是在静静地用餐。她既没有炫耀自己高超的泡茶技术,也没有评论上条一桌子的菜肴。她什么也没说。她只是在静静地用餐。仅此而已。
                                            美琴不说话,一向负责接话的上条也自然找不出什么话来活跃气氛。这种感觉让上条简直抓狂。他随手抓起脚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天气预报,这星期天气都是晴……”
                                            嘈杂的声音瞬间充斥了不大的房间。美琴仿佛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一下子抬起了头,碗里的汤差点撒了出来。
                                            上条又连忙关掉了电视。气氛又变得诡异的安静起来。
                                            上条接着抓狂,美琴还是不说话。
                                            他决定说一些没话找话的无聊滑梯来打破这个僵局。可是,上条很快就发现试图找一个无聊的话题这种行为本身就已经是无聊透顶了,更悲哀的,是他还没找到。
                                            归根到底,大概就是美琴变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上条也不太清楚,也许美琴压根还是原来的美琴,只是他们最近都太累了,所以都变得敏感起来。但,还是有些违和感氤氲在上条当麻的心头。上条不知道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女是否感同身受,但他决意不能这样下去了。
                                            “御坂泡的茶超好喝啊!这样一对比我以前喝的到底是什么鬼啊,这算什么,大小姐式专属?”上条夸张地手舞足蹈,强迫自己看起来宛如一个智障。
                                            “噗,这算什么啊,明明这才是正确的方式好不好”美琴红着脸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3-25 12:11
                                              沙发帮顶对了,现在时间线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7-03-25 12:55
                                                “不不不,上条先生可是个穷学生,如果这是真的,我恐怕这次口味被惯坏了,以后连假红茶都没法好好喝了。”
                                                上条突如其来的赞叹让美琴一下子经受不起,她的嘴唇嗫濡着,似乎在说什么,不过上条完全没听清。最后,在上条用手在少女眼前不知晃了六遍还是十六遍,美琴终于自暴自弃地喊了出来:
                                                “我说,如果你爱喝的话,以后我来泡给你喝!!”
                                                极近距离的音波将上条掀倒在地上,突然站起来的美琴正大口大口地红着脸喘气。上条的身体轻轻地颤抖着。
                                                “脸这么红,你果然是想上厕所吧?”他说。
                                                美琴的脸这回变黑了,她什么也没说,刘海处炸响了蓝白色的电火花。
                                                毫不犹豫的雷击之枪迎面劈来。
                                                终于恢复正常了。
                                                上条微微地一笑,平静地挥舞起幻想杀手。
                                                这么一折腾,真正用完餐都已经是五点了。冬季昼短夜长,天空已经有变暗的趋势。早饭直接跳过午饭变成晚饭,时间过得也真够快的。上条那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上条想要送美琴回家,毕竟作为aaa的现任使用者,美琴有可能会遭到来自乌鸦的袭击。而且天色也暗了,让一个14岁的女孩子自己回家,也让上条感到过意不去。但美琴态度十分强硬。
                                                “你以为我是谁?我是这个城市的lv5中第三位的超电磁炮,走个夜路谁可以害我!”
                                                她在逞强。上条想。
                                                “不许跟上来!你是在瞧不起我吗!”少女咬着牙说。
                                                最后上条还是没有跟上去,他只是站在露台上目送美琴远去。
                                                对,只是这种程度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7-03-25 16:03
                                                  前方的车灯如星星般在这条街上,这里的空气中散开来,模糊却又清晰,刺眼又明亮。
                                                  仅仅一抬头就能看见那座没有窗户的大楼,仅仅一抬头由荧光勾勒的线条组织成网映入眼里。
                                                  ——不过,以前其实也是,仅仅一转头就能望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7-03-25 16:50
                                                    (十五)
                                                    雨,好大的雨。
                                                    学园都市有着超越外界科技二三十年的水平,这种称号在天气预报这种细节里就体现的淋漓尽致了。即使树状图设计者被不明势力摧毁,但这个城市天气预报的依然比外界要准确不少。何况日本的天气不比大不列颠的任性,不会动不动就变脸,所以预报通常不会有什么偏差。
                                                    不过,
                                                    雨,好大的雨。
                                                    白井黑子在风纪委员117支部无聊地喝着茶。外面漆黑一片,整个城市就像是被安置在一个巨大的瀑布里。这种天气,这种时间,即使是身为lv4的空间移动能力者的白井现在要回去也绝对会变成落汤鸡。
                                                    (得向舍监请假了,不过这么晚了姐姐大人应该也回宿舍了,她应该会帮我瞒过去吧)
                                                    而且,照这雨的下发,学园都市恐怕马上就会变成威尼斯了,怎么看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大雨。说不定这还和监控里那个白袍男有关系。
                                                    白井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对固法美伟和初春饰利说的。
                                                    人形花瓶初春迅速打开了监视器。监视器的防水工作做的不错,所以即使在这样的天气里,画面依然称得上清晰。
                                                    雨,雨,雨……
                                                    雨中的房顶上似乎站着一个女人。不管怎么说,这种天气莫名站在这里,不是想不开就是与这件事有所关联的人。终于有事干的白井腾地一下从转椅上站了起来。
                                                    “告诉我位置,初春。我现在就将她带回来。”
                                                    “我想不用了,白井同学。”少女用像糖果一般甜甜的嗓音回答,她用手指指着旁边的一个屏幕,“你看。”
                                                    白井顺着处春手指指的方向望去,第七学区的雨夜里,一名白衣少年正飞驰着。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外套上的一抹绿色。
                                                    “这是我们的新成员哦,他加入时白井同学正在医院养伤恐怕不知道”固法喝了口牛奶向一脸疑惑的白井解释。
                                                    听了学姐的解答,白井反而更糊涂了。虽说有点大言不惭,但在白井见过的风纪委员里大多是和自己平时收拾的小混混是同一级别的。所以一直以来,白井自认为自己就算不是最强的风纪委员,也是顶尖级的了。而这么反常的气候的制造者实力自然不弱,能让学姐和初春如此放心的同事,那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但这样又产生了一个矛盾。
                                                    如果真是如此,考虑到各个支部的搜查力均衡,这样的人才怎么想也应该调到别的区去。毕竟177支部已经有自己和爱管闲事的姐姐大人了。
                                                    “放心吧,白井同学。这位学长恐怕比御坂学姐还要强!”初春回过头,脸颊似乎带着隐隐可见的红晕。
                                                    白井觉得自己此生不变的信仰崩塌了。这个世界上,居然有比美琴更强的人类。这个事实让她无法接受。白井忍住要扭断初春脖子的冲动,勉强用冷静的声线发问:“既然那小子那么强,那为什么会被分配到哲理呢?”
                                                    听了这句话,初春一时语塞,有些僵硬地把脖子扭回电脑桌前。
                                                    “因为,他是专门为了初春同学而来的,对不对?”一旁的固法满眼笑意。
                                                    白井黑子的世界观又一次崩塌了。她以一种仿佛闻到恋爱的腐臭味的表情望向初春,然后慢慢转为了滑稽。
                                                    “佐天同学今天没来串门真是太遗憾的说~”她鸡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偷笑。
                                                    但芳龄13岁的少女初春饰利一门心思地盯着监视屏幕,完完全全沉浸在小小的甜蜜中。
                                                    对于身后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却完全没有自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7-03-25 18:00
                                                      (十六)
                                                      御坂美琴并不讨厌下雨。
                                                      确切地说,是以前不讨厌。但即使如此,如果身体允许的话在雨中漫步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不是什么闲情雅致,只是联想起最近发生的事,她就有种在雨里哭着跑一顿的冲动,但现在,美琴连这份勇气也一并失去了。
                                                      御坂美琴讨厌下雨。
                                                      就像啃苹果最恐怖的,莫过于啃出半个虫子一样。她走在路上却忽然被迎头浇了一夜空的冷水。虽然离学舍之园路还长,但使用磁力攀岩加速的话,就能极大的缩短时间。不过,在这满天水珠的世界里,一旦自己发动能力,路人就遭殃了。简单权衡了一下利弊,美琴决定去街道边一家关门的甜品店的雨棚下躲雨。
                                                      反季节的暴雨大概走得也快吧。她想。
                                                      温柔地替他人着想的美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行人来来往往没有人去注意这个女孩子。他们心安理得,美琴不怪他们。如果哪个人愿意替一个陌生人撑伞,那么他绝对是个笨蛋。世上是真有像那个刺猬头少年那样无可救药的傻子的,他曾经无数次地把自己从恶意中拯救出来。大到人类的恶意,小到混混的无赖。所以美琴愿意在困境中保持自己的本心,也愿意相信这次那名少年也会像往常一样一边大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撑着伞来找自己。
                                                      果然,对他要求太高了。她想。
                                                      纵使像他那样的人,正是因为他是那样的人,所以上条绝对不会来找她。他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却无暇去顾及一个对自己抱有爱慕之心的女孩子的心思,这多么合理。所以,他不会来的。否则,未免太俗套了,不像他。
                                                      不像他不像他不像他……
                                                      切,把耳机落在那个笨蛋家了吗。我还真是个笨蛋呢。她想。
                                                      美琴抱起胳膊将背靠在了店面上。颗颗雨滴是颗颗陨石,雨棚则是少年的右手。为她阻挡了一片天空,为她遮蔽了一片天空。玉珠入玉盘,一次一次地弹起落下,在地上砸了个粉碎,可又有谁会去在意呢?至少美琴不会。她闭上了眼睛,聆听着来自雨珠的哀鸣。
                                                      可是,可是,可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7-03-25 20:59
                                                        “御坂!你在哪~”
                                                        可是你还是来了,简直像是一个找猫的主人,又酷似寻找闹别扭的女朋友。用右手举着伞在暴雨歪歪扭扭地奔跑着喊着我的名字。
                                                        啊,我忘了。我才不是你的恋人呢。她想。
                                                        突然之间,整个世界都缩小了,光线恰到好处也仅仅只是投射在某个人身上,就在自己刚刚睁开的眼睛里。
                                                        很熟悉的背影,以及跑步的姿势,还有微微侧过头来的表情。
                                                        连朦胧的汗水和雨水的混合物看上去都和曾经一模一样,美琴差点笑出来。
                                                        上条似乎怕错过什么,跑跑停停,看着路边一排排雨棚,一个个巷角。他打着伞站在美琴不远处来回张望,可就是没有看到少女。
                                                        你这家伙果然是个笨蛋呢。她想。
                                                        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一样呢。你又一次出现在无动于衷的我面前
                                                        我看着你焦急,看着你出现在我狭隘的视线里,看见你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叫住不知所措的你。
                                                        ——哈啊,真没想到这么老套的桥段竟然发生在我们身上。
                                                        ——可是还是得叫住你,不能再让你找下去了。
                                                        “转过身来,你这家伙。”她喊。
                                                        于是他转过身来,像是那次为了阻止她送死那样转过身来。
                                                        让所有人笑着会去是你的梦想,对吧。
                                                        我们从彼此的世界路过,你成了我的全世界,而我只能在你的沙滩上留下浅浅的脚印,海浪一冲就什么也没了。
                                                        ——就是因为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才会不分年月无休止地等下去。
                                                        ——不是等你说“爱我”这种滥情的话。
                                                        ——而是希望你回头的时候能够对我微笑或者关心一声“没事吧”。
                                                        ——卑微的人一直是刻意仰头俯视你的我。
                                                        ——但是奢求什么我倒也没有,我们之间是别人眼里的牛郎织女星,但殊不知我离你有多少光年。只要所在的星座有一个字相同我们所在的圈子有一点相交就很完美。
                                                        这不像她。
                                                        不像她不像她不像她……
                                                        少年匆匆向少女奔去,所以复杂的感情啊,想说的话啊,最后在他面前只能化作一个微笑。
                                                        少年还是如同以前一样爱操心,他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的话,在一旁与他并肩而行的美琴什么也没听进去。
                                                        看样子只能住我家了呢,天已经这么晚了。他撇过头说。
                                                        他说,可以吗
                                                        她说,好
                                                        还不忘补一句:别误会哦,我只是为了拿回我的耳机,刚好天又暗了……
                                                        他却抬着头笑。
                                                        突然侧过身,踮起脚。
                                                        美琴把两只手搭在上条肩上,头微微靠过去,上身之间却保持一定距离。
                                                        ——一个浅浅的拥抱,就好像你我之间的关系。
                                                        友情无关爱情,不用牵手就不怕情断,不用亲吻就不怕分离。站在这里的我一直静静跟着你的脚步,或者偶尔和你并肩同行。哪天你有了自己的爱情,你就不能给我撑伞了,我真的只能站在后面跟着你。
                                                        ——真狡猾啊,居然敢恋爱。
                                                        ——但我还是会很高兴吧。
                                                        ——因为我知道你曾经爱过我。
                                                        ——尽管只是无关爱情的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7-03-26 09:16
                                                          啊嘞,又更了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7-03-26 09:25
                                                            默默百科了一下前面薛定谔提到的书名……政治……哲学……宗教……
                                                            然而,我还是没有看出啥……看来我要开始啃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7-03-26 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