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吧 关注:902,024贴子:27,845,851
  • 0回复贴,共1

【py交易】一个冒险者的日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的名字叫伊葛尔,刚刚踏入艾欧泽亚不久,还是个不太行的冒险者。
种族猫魅,至少这里的人是这么称呼我们种族的。天性懒散,爱自由是我们的特点。特长嘛……还说不上来……总之论长相,我还算是中上的……这算是唯一的特长?
嗯……在想自己有什么特长感觉有点蠢,特长这种东西慢慢培养就好了。
这是一本记录着这么一名名叫伊葛尔的冒险者的冒险日记,偶尔记录一些重要的事情,和锁碎的日常生活,因为我还是个不太行的冒险者呢,总感觉来来去去都会是些今天干了什么,明天又干了什么的不怎么轰轰烈烈的小事情,所干的都是些打杂之类的工作。
但,不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就没有面包,没有面包就会饿肚子,最后在阴暗的角落里结束短暂的一生……啊……越想越沮丧的感觉,所以不工作是不行的!
就算是打杂也好,加油!
得到这本日记,是一个鲁加大叔的好意……如果我有记住他叫什么名字就好了呢……感觉有点对不起日记本的原主人……是一个非常高大又亲切的人。
在我带着从乌尔达哈的一个侍卫长官给巴德龙老板的口信回来的时候,沉溺海豚亭的服务生小伊正非常苦恼。一个客人的日记本在他喝醉酒后遗漏在了餐厅里。小伊盯着我半晌,接着紧紧地盯住了我的鼻子。本来我还在和老板说着话,她这么看着我,让我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
“请问有什么事吗?”在和老板说完话后,我走向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毕竟是被一个女孩子盯着。
“怎么办好呢?”她略带困扰的说:“一个客人的笔记本漏在桌子上了。”
我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当然,这段话绝对不能让小伊看到,直到传给孙子为止,我要一生把这本日记本带在身上!
“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还给他吧。”我微笑着说:“他叫什么名字?”
啊……对了,我有问过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怎么到最后还是忘了?
“他叫……大概现在正在利敏萨.罗敏萨的码头边上吧。客人渴醉酒后总是说海边甲板上的风实在是太棒了,有好几次他掉进海里,据说都是雷雷纳斯把他捞起来的,估计现在很有可能就在那里吧?”
“不过即使不在那里,我相信你也一定能找到他的。”她又盯着我的鼻子,笑容可掬的说:“因为鼻子……啊,不……巴德龙老板总是说,只要交给伊葛尔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呢。”
我讪笑着接过了她手里厚厚的日记本,心里默默地想着——啊……这本日记绝对一生都要带在身边!
我……又不是狗……
海浪晶莹的浪峰迷蒙了我的眼睛,我站在白色大理石建造的码头边出神地眺望远方……
远处是依傍着耸立在海面上的白色巨岩建造而成的灯塔,和一望无际平静的海洋。我不禁想起了那个问题:冒险者,你是为了什么而冒险?
那时候我答不出来,现在也……
一只暗蓝色的巨手拍上了我的肩膀。我回过头,有点懵懂地抬起头看向对方。
“你手上拿着的是我的日记本,对吧?”
对方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笑着说,一把像烈火一样浓密的胡子和稍稍有点卷曲的短发显得神采奕奕。
“你是……”我依然没有回过神来的说。心里想的则是,这家伙长得还真大啊。不过鲁加族的人一直都长得很大就是了,不超过两米,肩宽一米二,都不好意思称呼自己叫鲁加。
“……,你手里拿着的是我的日记本,对吧?”他再一次重复地说。
“哦……对,”我这时候才想了起来。“对不起,我忘了。”
我把日记本递给了他,依然有点闷闷不乐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鲁加大汉看着我耸了耸眉,他没有问我为什么会站在海边发呆,又为什么会手里拿着他那本红色包皮的日记本。大概是想也知道,自己又把重要的东西给遗漏在巴德龙老板的旅馆里了,他从背着的斜肩包里掏出一本新包皮的书,塞到了我的手上。
“你有记日记的习惯吗?”他开朗的说。“把每一天发生的事情都记在日记本里。开心的事情,不开心的事情,不想忘记的事情,想牢牢记住的某一个人,记录你曾经历过的每一个挑战,那些曾经的感想,和曾经说过的话。等你以后回过头来重新看,会有不一样的看法哦。”
“看法?”也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接过了他手上那本一个字也没有写,空白的日记本。他说完这句话后,就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我打开了那本蓝色包皮的日记本,空白的页面在呆滞目光的注视下,一页一页的从手中滑过……
现在想起来还真要感谢那个大叔啊,坐在阴暗墓穴的泥地上盘腿写着日记的现在,队友们都在催促着我不要再卖弄我那半桶水的文学了,要启程了,什么的。不过就是在休息的半小时里偶然在背包里翻到了这本日记本,又偶然有感而发。说起记日记的习惯大家都有不是吗?比起他们那一松懈就脏乱得不得了,需要花好长时间整理的行李来说,我的只是抽出了一本日记本的程度而已,先整理好他们的行囊再说吧……
啊……不好……这回真是一刻都不能离开身边了……
总而言之,我现在记下的现在只是漫长冒险的开始而已。
星2月13日


回复
1楼2017-03-13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