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吧 关注:359,042贴子:5,785,339

【20170313 原創作品】原创小说《巨人岛》直播更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和一家影视公司合作,所以接了写这篇中短篇小说的任务,字数不会很长,大约20——30w字的短篇科幻故事
讲述的是在大洪水末日后幸存人类面对变异海底生物的故事
主题是人性,环保,自由
本来想自己偷偷存稿写的,但是还是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不算是很硬的科幻作品,如果有不足之处请大家不吝指点!


回复
1楼2017-03-13 19:52
    云淡风輕丶陌尘、714188389、cxccfy.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前排


    收起回复
    2楼2017-03-13 19:54
      一楼先自己占个座吧,主要是歌颂和讽刺人性,提倡环保,海洋生态和家园保卫的正能量作品,当然,我也希望能够以雪国列车、釜山行那样的探讨人性的作品为目标,写一点相对有点思想的东西


      收起回复
      3楼2017-03-13 19:54
        趁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3 19:58
          火前留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3-13 20:03
            深海。
            万物的伊始,恐惧的根源。
            ——沐风


            收起回复
            6楼2017-03-13 20:11
              火钳刘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13 20:14
                前排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3-13 20:18
                  序章 洪水

                  洪水。
                  洪水抹去了文明的印记,洪水也创造了全新的世界。
                  听老一辈的人说,那场来自地狱的暴雨,持续了整整四十八天,他们才推开扭曲变形的舱门外板,从混合着凋零的半圆叶杜鹃与腐烂的莨菪的粘稠泥浆中爬出诺亚方舟的运输舱,仰望如同银亮的瀑布般从云峰中丝丝洒落的阳光。
                  那是洪水纪后的第一个晴天。


                  收起回复
                  10楼2017-03-13 20:23
                    污秽的人们相拥着,痛哭着,嘶吼着,庆生着,长长的泪链一直延伸到下巴尖,晶莹闪烁,汇集成珠。他们满身泥浆,衣裙破烂,开线的布料袍角滴落着淅淅沥沥的水珠,地上满是践踏过的蓝罂粟的花瓣,就像是从沼泽里爬出的鸭嘴兽的肮脏羽毛。
                    “那时候,他们不是人,他们只是一群发狂的野兽。”住持如此对沐风说。
                    那是新时代的开始。
                    也是旧时代的结束。
                    而如今,新时代已经延续了半个世纪。


                    收起回复
                    11楼2017-03-13 20:32
                      诺亚方舟?人类为了应对洪水造的么,多大,几艘,有几个航母打,能告诉我们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3 20:32
                        当把第一百零八块石灰岩块填入海滩边时,沐风擦了擦下颌上的泥块和汗渍,他仰起头,长长喘气,倦乏的视线伴随着淡薄云缝中泻下的光棱,在碧蓝无尽青空之中缓缓游走。
                        一块小点在碧空之中拉出了一色白线,模糊的视线清晰时,沐风意识到,那是一只迷失的海鸥。
                        “又看见海鸥了……”
                        他喃喃地说,视线随着远去的海鸥渐渐下拉,层层前跃,最后定格在波澜壮阔的海平面尽头。
                        岛上的人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海鸥了。住持说过,上一次看见时,他是三十岁,还是四十岁?
                        沐风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在最近,沐风经常可以看见这样的海鸥,它们偶尔从天空的尽头飞来,像是来自天堂的信使般,在岛上徘徊一周,发出那让人心神荡漾的自由之曲,又或是洒下几片白羽,然后又匆匆远去,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那时候,沐风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一起飞向了远方,而不是留在这个面积不足五千平方公里的珠穆朗玛岛上。
                        他也讨厌自己的名字,沐风,来自于珠穆朗玛峰。虽然这个名字是那个捡到了他,并且收养了他十九年的住持所赐予,但是他觉得这个名字里带有宿命的味道,意味着他的一生都将被囚禁在这个狭小的岛上,永远无法跟随着海鸥的片羽,飞到大海尽头的可能世界。


                        收起回复
                        13楼2017-03-13 20:47

                          自由。
                          作为珠穆朗玛岛上的第三代子民,那是沐风最渴望的东西,有时候,甚至超过生命。
                          对于他来说,他脚下的世界是有限的,但是他眼里世界,却是无限的。每一天他到海边拾荒捞鱼时,他都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帆船,随波逐流,漂洋过海,追随着海鸥与飞鱼的影迹,在飞舞的阳光和粼粼的海波中,到达大洋彼岸,找到那只在老人口中才提到过的旧大陆。
                          可是沐风知道,那注定只是一个存在于自己心中的梦。大洪水时代结束五十年来,人类的远征队已经七次环球航行,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除了碧海蓝天,还是碧海蓝天。
                          远征队的人如此说。
                          沐风挽起了身上潮湿胡麻布汗衫的长袖,擦了擦额头上带着泥沙的汗珠,脸颊上多了一道半月形的污渍,但半天的劳累却稍稍消减。他将手臂上的尘土在腰间随意抹了抹,满意地看着地上的半月型石灰岩阵,这是沐风自己设置的简陋捕鱼机关,每当夜晚涨潮时,深海中的鱼群就有可能聚集到海滩边来,然后第二天退潮时,不慎陷进石阵里的小鱼就会被困陷,成为涸辙之鱼,那时候,沐风就会用他的麻布袋,在其他拾荒者到来之前把鱼群偷偷装上,回到圣庙后的小山沟里,将鱼群放养其中。


                          收起回复
                          14楼2017-03-13 21:03
                            大洪水时代之后,人类的文明从地球上抹去,鱼类迎来了它们的盛世。但是大多数鱼群都在深不见底的深海里,能够到海滩边来的鱼虾既小又糙,味道苦涩,并不鲜美。岛上没有足够的资源,联合政府又对山林管理严格,渔网和箩筐对于沐风是难以想象的奢侈品,他曾经在海边拾荒时见到过从海底冲刷而来的旧时代的破渔网,但是第二天就被联合政府的军官收缴,不但挨了一顿毒打,还被关了两天禁闭。


                            收起回复
                            15楼2017-03-13 21:09
                              从那一天起,沐风知道,渔网并不是他这种四等公民能够随便触碰的东西,作为比一等公民还要更为金贵的荣誉公民,政府里的精英统治者们有着剥夺他们一切粮食和工具的资格,这座小岛上的三十万子民,都必须看那些精英统治者们的脸色,因为他们掌握着粮食,枪杆子,医疗用品,还有知识。
                              当然,私自翻越拦海大坝,在海边打捞鱼类,设置鱼坑也是联合政府严格禁止的事情。但是规矩是人定的,人定的东西总是难免有漏洞,比如说像沐风这样的拾荒者。
                              当沐风将手中的一片圆扁粝的贝壳丢入海面时,海面上弹起了一圈又一圈完美的水纹,他嘴唇微张,亢奋起来,眼里泛着点点精光,孩童之心让他回头,躬身伏腰,四下里再次开始寻找相近的石头。
                              当他走到一片罕见的粉红色贝壳前时,一只玉白柔嫩的小手突然钻入了他的视野,率先拾起了那一片圆扁的扇贝,然后左右翻转着。



                              收起回复
                              16楼2017-03-13 21:21
                                占个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13 21:24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13 21:28
                                    “那是我先找到的。”沐风下意识地抬起头,有些不满地道。但是当他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影时,他的话语却顿住了。
                                    这是一个留着干爽黑色短发的娇俏女孩,一双稚气未脱的灵动黑瞳闪烁着大海般的清澈明丽,她穿着素色亚麻上衣、浅红色的带双扣长制服外套,腰间还搭配着黑色皮革制成的鱼骨腰封,下身更是有奢侈的麂皮外裙和黑色皮靴。这是二等公民中的军人的象征,眼前这个年龄看起来不到十五岁的女孩,居然已经是珠穆朗玛岛上的军人。


                                    收起回复
                                    19楼2017-03-13 21:33
                                      沐风开始心慌起来,上一次越墙拾荒时背上留下的毒打痕迹开始隐隐作痛,女孩却是欣喜地打量着手中的粉色贝壳,并没有对他的出现太过意外。
                                      “你喜欢,就送给你好了。”沐风迅速改口说,双手不安地在麻布裤的裤腰上上下搓揉着,粒粒的细沙从他干涩的指头剥落下来,无声落地。
                                      “谢了。”女孩显得非常随意爽朗,她欣然地收下沐风的贝壳,然后一张天真稚嫩的俏脸重新显现出了成人才有的严肃之色。
                                      “你不该在这里。”女孩严肃地说,“这里是禁捞区。”


                                      收起回复
                                      20楼2017-03-13 21:38
                                        沐风开始变得更加不安,他搓揉腰间的手指频率更快了几分,细密晶莹的汗珠在他的额头上片片浮现。
                                        “我知道……这里禁止捞鱼,因为近海的鱼打捞完了,岛上的富人们就会没有鱼吃……可是,我已经饿了三天了。”沐风撒谎道。这是个谎,但是距离事实并不远,因为他也的确有三天没有吃一顿像样的了。他正在青春期,食量比起以往多了很多,圣庙里分发给难民们的粮食,对他来说已经难以果腹了。
                                        女孩摇了摇头,和沐风错身而过,将右手搭在了额头上,举目远眺,道:
                                        “这并不是这一带禁止打捞的原因。难道你没有发现,这里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的拾荒者吗?”
                                        女孩的话说出了沐风心里深藏着的疑惑。虽然他对于军人发自内心地有着恐惧和不信任,但是此刻眼前的这个女孩,却并没有让他产生那种强烈的恐惧感。
                                        “那又是为什么?”沐风有些举足无措地问道。


                                        收起回复
                                        21楼2017-03-13 21: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13 21:54
                                            女孩后退了几步,海滩上留下了她浅浅的足印,她严肃地看着沐风,用纯正而悦耳动听的岛语道:
                                            “因为这一带有巨人出没。”
                                            “巨人?”沐风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女孩点了点头:
                                            “巨人。深海巨人。”
                                            沐风开始不安起来:
                                            “我在这里拾荒几年了……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巨人。”
                                            女孩双手叉腰,认真地摇了摇头,道:
                                            “最近几个月刚出现的,前阵子有几个凯尔特人见到过了,他们叫那些巨人‘弗莫尔’,说它们很高,很大,浑身青蓝,尖牙利嘴,还会哇哇大叫!就像这样——哇——哇!”说着,女孩还学着野兽的样子,张大了嘴,脸罩阴霾地冲着沐风吼了几声,最后大概是看到沐风紧张的面孔,连女孩自己都被逗笑了,她捂着肚子咯咯笑了几声。“吓到了?吓到了就赶紧离开这里吧。我就不把你上报了。”
                                            沐风狐疑地看着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
                                            “谢谢你的提醒……可是,既然这里没人来,为什么你在这里?”



                                            收起回复
                                            23楼2017-03-13 21:57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13 22:03
                                                如果世界被海水覆没,唯一的孤岛上,珠穆朗玛在北纬25度,会长期被湿润的东北风吹拂,应该是温和湿润的亚热带海洋性气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13 22:05

                                                  女孩挺起了薄平的胸,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晃了晃手中的一个马蹄状的金属仪器,喜滋滋解释道:
                                                  “喏,看到了没?海岸线测绘。预备兵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今天轮到我了。知道吗?过去一个月来,海平面下降了一米,这可是个好消息,这说明我们的土地又增长了。”
                                                  看到女孩脸上浮现出的欣然之色,沐风感觉自己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暖意。沐风见到过的女生并不多,从小能够经常见到面就是圣庙里那些和他一起被住持收养的被遗弃的女孩,但是她们一个个都面黄肌瘦,营养不良,头发枯燥,肮脏污浊,眼神浑浊。他从来没有见过像眼前这个女孩这样干洁清爽,明朗精神的女孩。


                                                  收起回复
                                                  26楼2017-03-13 22:07
                                                    十五岁少女的胸部?


                                                    收起回复
                                                    27楼2017-03-13 22:21
                                                      “好吧……”沐风有些气馁,面对眼前这个精神十足的女孩,他有些浑身不自在,虽然住持从小教导他文字,可他并不太擅长和女孩交流,“我这就走。”
                                                      沐风心急火燎,他加快了脚步,局促不安地想要远离这里。女孩在这里,就意味着附近可能有瞭望的军官,如果被他们发现,自己或许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一直走出了将近五十米时,沐风才意识到了什么,听到来自身后的滚滚奔涌翻卷浪潮声,他心跳加速,顿下了脚步,脚下的步子越走越慢,内心挣扎了三次,才鼓足了勇气,战战兢兢地回头。
                                                      回头的那一刻,宛如触电一般,他的身体霍然定格,整个人如同泥雕木塑一般,僵立当场。
                                                      一个高达五米的灰蓝色硕大人头,正自后方的浅海区域缓缓浮现而出,如同巨轮一般怔怔地面对着自己。
                                                      寸草不生的硕大人头冲他微微狞笑,唇角向着两侧上扬,一直裂开到尖锐的耳根,露出的灰色的唇缝中,是一排带血的利齿。
                                                      如同闸门般紧紧咬合的齿间,是那个短发的女孩仅剩在外的双腿。
                                                      沐风僵在那里,大脑空白,喉头蠕动,唇齿尚未问出的轻轻话语,在恐惧的本能驱使下,这才随潮声涌出:
                                                      “那个……我能问问你的名字吗?”


                                                      收起回复
                                                      28楼2017-03-13 22:21

                                                        这是沐风平生见过最恐怖的脸。
                                                        灰蓝色的皮肤,褶皱粗粝,坑坑洼洼,如同海底礁石一般凹凸不平、极不对称、毫不规则的头颅,头顶、额头、耳根后、颧骨上,统统布满了珊瑚草、海藻和腐烂的菌斑,黑森森的眼球向外土出,充斥了脸孔三分之一以上,却只有眼黑,没有一丝的眼白。如果不仔细看,一般人或许会把它当成海边的一块样貌特殊的岩石,而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头颅。
                                                        殷红色的血液顺着女孩柔嫩的双腿流淌而出,雪白纤细的玉足迅速被浸染成了蜡红色,像是沐风平生唯一一次吃到过的腊肠。
                                                        点点的鲜血,迅速地在地上形成了一个鲜红的小水潭。
                                                        啪。
                                                        有什么细脆的东西落在了地上,沐风下意识地低下了视线。
                                                        那是一枚粉红色的贝壳。
                                                        上面带着一抹浓郁的鲜血。
                                                        那一刻,沐风才如梦初醒,生存的本能驱动了他落地生根的双腿,他疯了般拔起了腿,如同一阵疾风一般向着拦海大坝的方向猛冲而去!
                                                        连串的警钟声在拦海大坝后的瞭望台上响起,沿着铁丝拦网上高挂的红绳迅速传播,海岸边垒起的石塔哨站上响起了让人心脏狂跳的牛角号声和连串哨声。
                                                        急骤的警钟声让沐风心惊肉跳,但是后方突然传来的野兽般的嘶吼长啸声更是让他骨寒毛竖,他没了命一般发疯地奔跑,粗糙的破布鞋踩在沙地上掀起了片片金黄色的沙浪。
                                                        在某个时刻,沐风忽然感到身后的嘶吼声消失了,他怵然回头,却看到了一堵蓝灰色的墙,正高高矗立在自己的身后。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然后看到了一双富有昆虫外壳般的光滑质地的黑色眼睛,正向下凝视着他。
                                                        这压根不是什么墙,而是巨人的脸。


                                                        收起回复
                                                        29楼2017-03-13 22:49
                                                          太监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13 23:21
                                                            东哥又开新坑了上帝们什么时候更完一战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3-14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