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4,567贴子:3,726,624

【原創】写在结局后/白夜CP未结婚的遗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实在是很喜欢這剧
也很舍不得这故事结束
老实讲我只看电视剧
没看过原著
對於最後的結局很有懸念之感
自行腦補了不少
便決定動筆寫個短篇来补足一点心理遗憾吧!
還想寫折顏和真真呢 哈
希望各位看得愉快!


回复
1楼2017-03-14 23:35
    -----------------------------------------正文---------------------------------------------
    恍惚之中,我透过轻薄的红帷幕看见遥远前方的他。
    他那一头长瀑般的黑发,今天显得格外黑亮,他头顶上梳得挺直的髻发,簪上了一只奔天咆啸的黑龙。
    那是天族太子才配拥有的,天上地下唯一一个,也是上古的法器之一,只有即将成婚的天族后裔方可承继。
    是了,夜华,你是天族太子,但,待今日过后,也便将是我青丘白浅的夫君。
    我的夜华。
    我的。
    思及此,尽管胃腹里翻滚不已,恶心得厉害,白浅心头却翻滚得更激烈,那是一种焦灼的喜悦。
    毕竟这一小段路,却是弯弯曲曲,走了三生三世,好长。
    迎婚的大红銮轿由四匹上古轩辕兽拖曳着,只为了迎向一个目的,那便是在尽头等待着的夜华君。
    他难得换下一身终年的玄衣,着起绸缎大红袍,英姿挺立,气宇非凡,迷煞了一票小仙娥。
    只不过,他目光灼灼,视线始终只往一个方向注视着。
    他的浅浅。
    他的。
    谁知,猛地,大红銮轿停止了。
    「嗯……停轿。」
    白浅颦起眉,再也忍不住,对着前方驾驭的天宫使者低喊出声。
    迷谷在銮轿旁,不由得紧张起来,眼看还差一小段距离就要到了天宫前,现在却要停轿,这是!
    「姑……姑姑,吉时不得担误,怎的突然要停轿呢?」
    急阿!
    只听得四周登时一片哗然,众仙开始低头交语起来。莫说他们,位列在首排的青丘狐帝、娘娘,及青丘兄长们,还有阿离、折颜、白凤九、连宋等人,皆不解的往銮轿的地方看去。


    回复
    2楼2017-03-14 23:3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4 23: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14 23:39
          继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3-14 23:40
            只听得四周登时一片哗然,众仙开始低头交语起来。莫说他们,位列在首排的青丘狐帝、娘娘,及青丘兄长们,还有阿离、折颜、白凤九、连宋等人,皆不解的往銮轿的地方看去。
            「我,我想吐阿!」白浅扶着头,一脸苍白如纸。
            「啊?姑姑,妳不会又有了吧!」迷谷大惊。
            「别胡说!」一抹绯红上了白浅的脸蛋。
            想起这段日子她为了照料元神甫归的夜华,的确几乎日夜往在洗梧宫,极可能会被误会。
            不过说到这误会倒也不全是误会,毕竟夜华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复原,的确下了不少「苦功」……
            「都怪这四头轩远兽,从青丘一路没命似地往天上奔,这左晃右晃的,我还不如自己飞来就成了呢!」
            白浅敲了敲自己的头,力图振作。忍不住咕哝着:「就说什么破天宫,一大堆破规矩……」
            就在此时,大殿外,位列首排的连宋拍了拍手中的玉扇,轻轻说句:「该不会又要退婚?」
            轰!彷佛那轩辕兽刚是撞上了宫柱,天地都开始摇晃了一般。
            大伙儿默契十足的挑起眉,往夜华的方向扫去。
            夜……嗯?夜华呢?
            只见他原本站的地方只留下虚线,他天子本人早已步下阶梯,急雷似地往銮轿走去。
            退婚?
            青筋微微跳动。
            退婚?
            手心发汗。
            退婚?
            她敢!
            「夜华!这于礼不合!」本坐在大殿主位上的天君站了起来,在后头大声叫喊着。
            可惜完全没人理他。
            一旁乐胥娘娘和她丈夫倒已看开,毕竟儿子为了那白浅所做出的出格之事还少过吗?
            眼见那天子殿下夜华三步并作两步,一副杀气腾腾的态势,迷谷这下急了,不顾还在晕眩的白浅,对驭夫叫道:「起轿!」
            「起你个头阿!给我停!」
            白浅又被晃起来,倒有些回过神。
            「姑姑!不成啊!起轿!」
            「迷谷你……给我停!」
            「姑姑!迷谷不能停,起轿!」
            「给我停!」
            这驭夫不知该听哪边,起了又停,停了又起,轩远兽已经不安的低吼,前方又有一个移形换位的太子殿下,哎呀!搞得他们好乱阿!


            收起回复
            7楼2017-03-14 23:40
              这驭夫不知该听哪边,起了又停,停了又起,轩远兽已经不安的低吼,前方又有一个移形换位的太子殿下,哎呀!搞得他们好乱阿!
              「好……不停就不停!要坐这劳什子的东西,不如老身自己去!」
              不然等会儿到了殿上,就得把胃里的枇杷都吐出来了!
              白浅起身,拉开红帷幕,这就要一个腾脚之时……
              一缕仙气迸发在眼前。
              气尽后显出那高大伟岸的身形,正是天族太子,夜华君是也。
              白浅给愣住了,望进他那一双潭水似地眼睛里。一时之间,方才胃里翻滚搅动的感觉却是消失了大半。
              夜华则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
              天宫里有规矩是这样的,天族迎亲前七日,男女不得相见,直至迎婚这日方能一睹对方容颜。
              七日一般而言其实是不长的……但对这小两口来说那就是长如千秋万古了。
              毕竟他俩已习惯交颈而卧,互闻鼻息的日子了。
              「夜华你……你似乎不应该在这里……」白浅瞪着双眼。
              夜华的鼻头轻轻摩娑在白浅的鼻头上。
              「浅浅,怎么停轿了?」
              他一手揽在白浅的腰际,将两人再给拉近。
              「我,我头晕,想吐得紧……怪这四头巨兽,到底会不会走路,可有差这一时半刻……」
              她将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头上。
              夜华本来皱起的眉才给松开,心里那股焦虑也散去了,转而的是一声低笑。
              「牠们唯恐赶不上吉时,着急了些。」
              我也很急,一时半刻都等不了,浅浅。
              这句话夜华没有说出口。
              「况且……天族太子纳正妃,只此一次,没得练习。」
              他边调侃着,继而在她额间落在一吻。
              「所以我就想,我自个儿去,稳稳当当地肯定赶得上,结果,你就出现了……」
              白浅接受着他的柔情,扬起一抹绝美的微笑。
              「怕现在是赶不上了。」
              夜华将七日未见的白浅拢络进袍子里,轻声说。
              「夜华……」
              白浅认得这个眼神。
              再熟悉也不过了。
              这是夜华动情时的眼神……


              回复
              8楼2017-03-14 23:43
                这是夜华动情时的眼神……
                白浅看着眼前七日未见的他,怀想着他的温度,他的身骨,他的言语……便像是受到法术蛊惑,情不自禁将唇瓣给开启了……
                迷谷焦急万分,只一秒大殿上的钟就要给敲响了!
                夜华和白浅却是旁若无人,比起吉时,不如以嘴唇落下誓言罢。
                咚!
                吉钟敲响了!
                那响声震慑了四海八荒,山林禽兽,几道虹光从殿后整片白云射照而出,夹杂着百余只的鹊鸟正冲天飞鸣着。
                诸神见证,直继父神骨血之天族太子夜华,正式与青丘白浅上神,定下盟约!
                这盟约要直到千秋万世,直到天地崩毁。
                「唉!我的好姑姑阿……」迷谷抱头,懊恼不已,看着这对像浸在蜜里似的两口子。
                狐帝千交代万交代,现下这两尊就偏不照戏折子演,老迷谷我能怎么办啊!
                「竟然在半途就……」天君看着满天异象,身体一颠,好颓然且好黯然的又坐了下来。
                他这天宫,设下了天规重重,只怕这四海八方唯一女上神白浅一入主,便要形同虚设了。
                这年头当天君,不容易啊!
                连宋擦擦眼睛,朦胧之间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鼓励了他什么……」说不上来,但感觉自己是帮凶……
                折颜和白真对视,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
                在大殿上享有自己一个席位,正安稳靠坐着的东华:道了句:「情根深重之人,终究是要耽误了。」听不出这语气里隐含着什么。
                在他一侧,也自有一席的墨渊,神色复杂,似噙着笑又未笑,只是遥望着两人所在的远方,没有说话。
                台阶下的新任女帝白凤九,闻言,把头给转了过来,瞅着东华,那眼神十分凄切,却也无语。
                只有阿离,脸上尽是盈满了笑容,毕竟是孩子阿,尚不识愁滋味。
                「夜华……」
                白浅敛下潋滟的双眼,殷红的唇吐出丝缕气息。
                「嗯?」
                夜华像是还没尝够,围绕着她的唇瓣缓慢游离着。


                回复
                9楼2017-03-14 23:46
                  夜华像是还没尝够,围绕着她的唇瓣缓慢游离着。
                  「我们……仪式还没完……」
                  「我知道。」
                  「让天君等,不好……」
                  「我知道。」
                  「让我阿爹阿娘等,也不妥……」
                  「我知道。」
                  夜华闷闷地笑了,喉头上下滚动。
                  「那我们赶快去吧,赶紧走完这一遭,这样便能……」
                  白浅话滚到了舌尖,却止住。
                  「便能如何?」
                  白浅这才抬起双眸,正巧和他浓情满载的双眼纠缠在一起。
                  「浅浅,妳说,便能如何?」
                  夜华眼角涌生一股酸意,却是极为甜蜜的。
                  白浅纤手抚上他刚强的脸庞,刻画着他奔腾之眉,鹰钩之鼻,有棱有角的唇线,继而扬起一抹剔透无比的笑。
                  「便能回到属于我们的一揽芳华。」她道。
                  夜华眼睛是湿润的,却含着一颗泪珠没有落下。
                  「求之不得。」他道。
                  他抱起白浅,他唯一的妻。
                  她系紧夜华,她唯一的夫。
                  两人身影朝着鹊鸟飞绕盘旋之处一登,徒留下一缕仙气。


                  收起回复
                  10楼2017-03-14 23:50
                    写得挺好,什么时候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3-14 23:52
                      这里也支持下,温暖的故事最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5 00:00
                        高手如云,楼楼大爱!好文,一百万次点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15 00:18
                          写的真好!有粮吃了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3-15 00:20
                            拍摄这个场景的成本比较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5 08:47
                              写的不错,楼主继续努力,期待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15 10:07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15 10:1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3-15 11:33
                                    ----------------------------------------折颜&白真短篇------------------------------------------
                                    茶凉了。
                                    「迷古,再给我沏壶茶来。」
                                    折颜摆弄着眼下的棋局,戴着好整以暇的笑容,心里揣度该怎么下,才能让真真少输点。
                                    迷古还在旁边扫地去灰,听到传唤赶忙放下手边事务。「是,上神!」
                                    他老迷古左脚才移动了一步,像想到什么,又转身过来,神色有些迟疑。
                                    「对了……折颜上神,天宫有一事您可听说……」
                                    折颜放下一颗白子,眼也没抬起来。
                                    「何事?」
                                    「听说近日天君老人家已有传位之意,姑姑和太子殿下,便要去受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的大业了。」
                                    「是不错。」
                                    折颜又放下一颗白子。
                                    嘴巴应着,却是分神在想这真真怎么还不出现?
                                    迷古闻言赶紧以小跑步之姿,奔到折颜旁边,睁着骨碌碌的双眼。
                                    「果然是真的!我方才听到市集那些小仙在传言,还有些怀疑,又许久未见姑姑回这狐狸洞……」
                                    折颜摆好的棋子,无奈的又啜了口冷茶。
                                    「有何怀疑?自他们俩口大婚后也过了近五十年,立妃的太子近五十年还未继任天君,已是闻所未闻。」
                                    「但那便是因为太子殿下元神复归,已去掉大半修为,怕是受不起大业才延宕的阿……」迷古颓然的站起来,接着说:「虽说太子天生异能,但再如何才过了五十年,这修为恐怕尚不能去受这大业。」
                                    折颜笑着说:「自然是不能……所以你那好姑姑,已在天君面前夸口要……」
                                    「要如何?」迷古吞了口口水。
                                    「要,代受。」
                                    「姑姑要代受!但……但要如何代受?她不本也得去受那大业吗?」迷古喊叫了出来,声音响彻狐狸洞。
                                    折颜叹了口气,正要应答……
                                    「所谓代受,是要小五除了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还得到西凉赤严山上的哭泉与天地恶鬼搏斗五个时辰。」
                                    只见白真上神单手背在后头走了进来,那一身白衣丝缕随着步伐悠悠飘飞着。
                                    折颜见来人,眼神都亮了起来。
                                    「这样也能成?」迷古改向白真巴过去。
                                    「这可是天君亲口所述,念在夜华封印擎仓有功,可免去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但……」白真还没说完。
                                    折颜接着说:「但……毕竟天宫嘛,一堆陈年天规,还是得意思意思一下,方以哭泉搏鬼取代。」继而自然的把白真拉到他棋盘对面的位置上,也顺势拨开了迷古搭在他身上的手。
                                    「唉,这可是小五自找的,护夫心切,连这也舍不得夜华君去受,居然在天君及诸仙面前说要代夫受业。」
                                    白真想起那一日自己也在现场,刚好是目击证人。
                                    「不论夜华君如何说,都要向天君下跪了,小五还是坚持得很。你没见到那一向沉稳的太子殿下……他那脸色……呵。」
                                    白真不由得低头笑了起来,秀气空灵的脸蛋好似开出一朵花。
                                    折颜瞧见他笑,也扬起了一抹轻浅的微笑。
                                    「唉!我这好姑姑,可最会逞能了……」迷古敲了敲自己的头,无奈地说。
                                    「迷古,茶凉了。」折颜又复嘱。
                                    「真真可不喜喝凉茶。」
                                    「是!是!上神!迷古胡涂,我这就去。」
                                    拿起了那壶茶,他便往后头匆匆走去。
                                    白真没听出那言外之音,倒是端详起眼下那盘棋,甚是不解。
                                    「这又是何古怪棋法?怎么四个白子围着一个黑子?」
                                    「我叫这棋法做,请君入瓮。」
                                    折颜把杯里最后一口凉茶一饮而尽。
                                    「请君入瓮?」白真挑起眉。
                                    「不错。」折颜表示你没听错。
                                    「这请的君莫非是?」白真再皱眉。
                                    「就是你,白真上神本尊。」折颜点点头。
                                    「折颜,我说你也太瞧不起我了!虽说你十有八赢……」
                                    白真这下不服气了!怎么每回见到这折颜,总要被他给贬损!
                                    「其实我能十有十赢的……」
                                    真真,那是因为我让着你。
                                    只是这句大实话折颜只是嘀咕给自己听,没敢大声说出来,怕是他家真真又要消失个几年,让他好等,让他好找,让他……起相思。
                                    「但是……我有预感,这回我能棋高一着!」白真自信地说道,那张嫩白的脸顿时都添了几分血色。
                                    「呵,真真,我的好真真。」折颜倾身往白真的方向挨过去,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他,同时好像能看进他的心。
                                    「你们狐族阿,天性便是爱逞能。」折颜边说,边伸出手来顺了顺白真起绉的衣领。
                                    这话,可是贬损?怎么听着倒觉宠溺有加。只可惜,不只是白浅,这白真也是不懂风月之事的大木头,自然听不出任何异色。
                                    「好!今日我便来试一试你这棋局!看是我们狐族逞能,还是你这老凤凰高明!」白真燃烧起了斗志,却也是乖乖的任由他顺好衣裳,才又端好正坐起来。
                                    折颜没答腔,只是噙着春风般的微笑,眼神如墨,首先拿起一个白子下了下去。
                                    「也许……我才是那一个在瓮里的。」
                                    当然,这句话,他也只敢嘀咕给自己听。


                                    ----------------------------------------有兴趣的亲,下回短篇白夜CP见。------------------------------------------


                                    收起回复
                                    19楼2017-03-15 12:53
                                      灰常有兴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15 13:22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3-15 14:25
                                          什么时候更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03-15 21:52
                                            來更一篇囉!回到白夜CP。
                                            若沒有看前篇折顏&真真的人,請見以下對話,內容上有些相關。
                                            ------------------------------------------------------------------------------------------------------
                                            他老迷古左脚才移动了一步,像想到什么,又转身过来,神色有些迟疑。
                                            「对了……折颜上神,天宫有一事您可听说……」
                                            折颜放下一颗白子,眼也没抬起来。
                                            「何事?」
                                            「听说近日天君老人家已有传位之意,姑姑和太子殿下,便要去受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的大业了。」
                                            「是不错。」
                                            折颜又放下一颗白子。
                                            嘴巴应着,却是分神在想这真真怎么还不出现?
                                            迷古闻言赶紧以小跑步之姿,奔到折颜旁边,睁着骨碌碌的双眼。
                                            「果然是真的!我方才听到市集那些小仙在传言,还有些怀疑,又许久未见姑姑回这狐狸洞……」
                                            折颜摆好的棋子,无奈的又啜了口冷茶。
                                            「有何怀疑?自他们俩口大婚后也过了近五十年,立妃的太子近五十年还未继任天君,已是闻所未闻。」
                                            「但那便是因为太子殿下元神复归,已去掉大半修为,怕是受不起大业才延宕的阿……」迷古颓然的站起来,接着说:「虽说太子天生异能,但再如何才过了五十年,这修为恐怕尚不能去受这大业。」
                                            折颜笑着说:「自然是不能……所以你那好姑姑,已在天君面前夸口要……」
                                            「要如何?」迷古吞了口口水。
                                            「要,代受。」
                                            「姑姑要代受!但……但要如何代受?她不本也得去受那大业吗?」迷古喊叫了出来,声音响彻狐狸洞。
                                            折颜叹了口气,正要应答……
                                            「所谓代受,是要小五除了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还得到西凉赤严山上的哭泉与天地恶鬼搏斗五个时辰。」
                                            只见白真上神单手背在后头走了进来,那一身白衣丝缕随着步伐悠悠飘飞着。
                                            折颜见来人,眼神都亮了起来。
                                            --------------------------------------------------------------------------------------------------


                                            回复
                                            23楼2017-03-15 22:36
                                              ---------------------------------------白夜CP正文---------------------------------------
                                              自娘娘在大殿上说要代君上受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后,这洗梧宫的气氛实在是僵硬得不得了。
                                              君上的脸实在是僵硬得不得了。
                                              连同她们这帮宫娥自然也是僵硬得不得了。
                                              娘娘和君上成婚以来,还是头一遭起嫌隙,更不用说是……分房数日!简直闻所未闻!
                                              奈奈把脸撇过去,想呼吸一点清新空气,不然都要给憋死了。
                                              「奈奈。」
                                              脸上带着淡漠神色的夜华,停下批改公文的笔,蓦然低喊了一声。
                                              「奈、奈奈在,君上有何事吩咐?」
                                              她这一口气差点没吸上来,赶忙顺了顺胸口应答道。
                                              夜华从几案一落书册下抽出一张折起的红纸,将它朝奈奈递了过去。
                                              「跟着上头的指示去做。」
                                              「是,奈奈即刻去。」
                                              她诚惶诚恐的接过红纸,快步穿过宫门,确定背对着君上的时候才敢快手打开来看。
                                              奈奈瞧清楚内容,愣了一下,接着掩嘴笑了起来。
                                              「何事使妳笑得如此傻愣?」
                                              一把清脆又冷情的嗓音劈了过来。
                                              正是身着粉色丝缕,满溢着素雅仙气的白浅上神是也。
                                              「没什么,娘娘,只是君上编派的一些琐碎事项。」
                                              奈奈回答得认真,白浅却是心不在焉。只见她一双眼睛若有似无的往书房里飘去,一颗心想必也已不在身上。
                                              「君上正在批折子,娘娘」奈奈相当识相,自动报告。
                                              「知道了。」白浅轻柔越过她,洒落了淡淡的桃花香。
                                              奈奈低着头,却也侧眼瞥见她淡然的神色里带有一丝紧张。若非于礼不合,她还真想大声给娘娘心战喊话,寄望着她把这几日君上可怕的沉默给打破。
                                              恐怕连她阿爹阿娘也不能料到,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青丘白浅,连天君都忌惮三分的天地间唯一女上神,今日竟有这般畏惧人的时刻。
                                              那人不是别人,便是她的夫,夜华君。
                                              「只是,那同一份折子,批了许久……」奈奈抓紧机会,悠悠地补充解说。
                                              这句话,白浅听到了。


                                              回复
                                              24楼2017-03-15 22:44
                                                这句话,白浅听到了。
                                                她往里边走去,只见夜华果真端坐在几案前,一头如瀑的黑发披在身后,像一尊雕像如如不动。
                                                没见我进门?
                                                还是……故意装不见我进门?
                                                白浅拢了拢自己的衣袖,缓缓靠近几案,
                                                其实,早在她步进这洗梧宫大门,夜华就知晓了。
                                                随着白浅靠近,他虽表面不做声色,却也下意识的往旁边挪动了一些,替她辟出了位置。
                                                这举动,白浅留意到了。
                                                终于,盘旋在心头的石头放了下来,这闷葫芦总也该是气消了。
                                                她坐了下来,轻靠于侧,手肘依住夜华肩膀,白指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手又在几案上敲打起来。
                                                那一袭粉色裙摆覆上他的玄衣,迭出了模模糊糊的紫色。
                                                「还生气?」
                                                「没有。」
                                                「真没有?」
                                                夜华不复应答。
                                                「夜华,当初,你为了救师父才失去一身的修为,等于替我偿了我所欠师父的,那大业,便该由我代受。」
                                                听到师父二字,夜华这下才停笔,飞扬的浓眉皱了起来。
                                                「再说,西凉赤严山上的哭泉还是我儿时常和阿爹游玩之地,那群恶鬼算不了什么。」
                                                白浅两臂交迭,干脆整个人倚在夜华肩头。
                                                「别担忧,夜华,无须担忧。」她低吟着,像有咒语,能使人安心。
                                                白浅悠然的伸出手,以指腹抚平他眉间几不可见的皱纹。
                                                「如何不担忧?」过了好一会,夜华总算开口,他叹了一口气,抓住白浅的手,牵握在掌中。「浅浅,我如何不担忧?」他复道。
                                                浅浅,若仅是哭泉恶鬼确是伤不到妳,但在历了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后呢?彼时妳必已元气大伤。
                                                浅浅,当初我便是不要妳记念我炼丹救墨渊一事,才要折颜隐瞒于妳,此时,却又因为我炼丹一事,使我丧失护全妳的资格。
                                                墨渊……或该称,大哥?我们总得和他搅缠在一块儿,是吗?
                                                夜华内心有着无数念头正乱窜着,使他心神不安,且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颓然之感。
                                                但他没有说出口,没有,他藏得极深。他徒以手指轻轻摩娑着白浅的手背。
                                                非常轻地。


                                                回复
                                                25楼2017-03-15 22:45
                                                  非常轻地。
                                                  白浅抬颈望着他复杂的神色好一会儿,才道:「夜华……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我们的命是系在一起的,连天君、诛仙台、忘情药云云,皆不能将你我分离,记得吗?信我,我定会平安归来。」
                                                  夜华敛下了眼,直勾勾看她。
                                                  浅浅,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是吗?
                                                  我们的命是系在一起的,是吗?
                                                  夜华自问。
                                                  白浅缓缓将脸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信我,为了你,我定会平安归来。」尔后在他侧脸印下一吻,以为誓言。
                                                  夜华掠过脸,他亦在她额间落下轻吻,感受着白浅所吐出的气息,嗅闻那股清淡的桃花香味,手掌握得更紧切了。
                                                  浅浅,我会保护妳。
                                                  我必会找到法子去护妳。
                                                  他暗暗于心底暗忖了。
                                                  「我信妳。」夜华这才露出一丝微笑,这是多日所不见的。
                                                  妳也信我,他对自己说道。
                                                  白浅见他眉眼及脸色都舒缓了,便笑弯了眼,更肆无忌惮的往他怀里凑,两只手臂牢牢圈住在他腰际。
                                                  「浅浅……」
                                                  「嗯?」
                                                  「等会,奈奈会给妳送来一碗药。」
                                                  「什么药?」
                                                  「会有些苦。」
                                                  「夜华,什么药?」
                                                  「但良药总是苦口。」
                                                  「夜华,我说,是什么药?」
                                                  「所以妳一定得喝掉。」
                                                  白浅越听越不对劲,这人才离开他温暖的怀抱,眨着一双灵气的眼睛,第四次问道:「夜华,究竟是什么药?」
                                                  夜华双手抚着她的肩头,无风无波地道:「从药王那里讨来的,补药。」
                                                  轰!
                                                  白浅急急往后倒退了一些,脸色惊惶,苍白如纸:「我又没病,喝什么补药!」
                                                  夜华更进一步,神色镇定,面色红润:「妳要受大业,得补。」
                                                  「我不必!」继续退。
                                                  夜华本尊再进逼:「我确认过了,药王说那帖聚神汤有奇效,只要一日三帖……」
                                                  「聚、聚神汤!三、三帖!」白浅倒是停止了动作。
                                                  当然,是被吓得。
                                                  在她两万岁时,阿娘也曾给她找来这帖补药,那苦味,她光想起都会全身发抖……呜……我们狐族最怕苦了……
                                                  「夜华,我能不能……」不喝,话还未出口。
                                                  「不能。」就被他亲亲夫君劫杀。
                                                  夜华还顺势把呆楞的白浅捞回怀里。
                                                  「那……就一帖吧。」
                                                  「不行。」
                                                  白浅抬起头来,望着他炯炯且十分顽强的眼神,尚且妄想力挽狂澜。「夜华……」她这句叫得特别甜腻。
                                                  听到几日未见的妻子叫唤,夜华嘴角的笑容又扩大了一些。
                                                  「夜华……我怕苦。」尤其是那劳什子的聚神汤!
                                                  「浅浅,我知道。」
                                                  夜华笑得好温柔……可惜,没有妥协的意思。
                                                  「夜华……我真的,真的怕苦。」
                                                  白浅显示为不死心。
                                                  「我早有准备。」只见夜华从几案一侧拿出一小罐白瓷瓶。「这是我向棘林王要来的蜜胶,该能盖过那苦味。」
                                                  夜华显示为没得谈。
                                                  白浅看看白瓷瓶,再看看他。
                                                  「夜华……」
                                                  「浅浅……」他低下头,紧抱佳人在怀,于她耳畔低语:「我喂妳。」
                                                  接着闷闷低笑起来。
                                                  --------------------------------------------------短篇完----------------------------------------------------------


                                                  收起回复
                                                  26楼2017-03-15 22:47
                                                    还是想写得让他们轻松一些,希望各位读得开心!


                                                    收起回复
                                                    27楼2017-03-15 22:49
                                                      不错,写得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3-15 23:05
                                                        好温馨。


                                                        回复
                                                        30楼2017-03-15 23:21
                                                          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16 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