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吧 关注:40,182贴子:1,416,534

回复:【东华凤九】三生三世之红尘诀(帝君小白的甜蜜日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喜欢这篇文文的设定 楼楼写得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7-03-20 16:43
    第十一章
    回到青丘,对于先生,我也想了通透,折颜说的对,报恩就应该让对方感到欢喜才对,先生平时喜欢制陶,经常做个泥炉香炉碗碟,我变作小狐狸趴在他怀里时,他摸我摸的也很是顺手,想来也有个泥炉暖炉之类的效用。如此这样,我应该多让他摸着才是。再仔细想想,我这身好皮毛,当个灵宠也算个上品,灵宠嘛,养着养着就有感情了,就像灰狼弟弟之前养过一只小鸭子,本来是为了养肥了吃,不过待真的养大之后,他便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杀掉,看那小鸭子眼神温柔的很,每次我去他家多看几眼他都防贼似的盯着我,十分的没出息。
    我是天地间唯一一只九尾红狐,怎么也比那小鸭子讨人喜欢点吧?我所求不多,只要我不在时先生会多少有点不习惯,在他心底能落下个小狐狸的影子,我便心满意足了。
    青丘今年的雪落得分外的早,只一晚便换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再见先生时,他正守着一个红泥小炉,在漫天飞舞的细雪中独坐,炉底下炭火正旺。先生并未撑仙障,雪落在他紫色的衣襟上,似是缀了片片梨花花瓣,皓皓银发与天地同色,与玄世同寂。许多日不见我竟有些怀念,我化作小狐狸跳上他膝头,蜷了起来,他顺手抚了抚我的毛,好像这些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茶烹好时他照例分了我一杯,我追着尾巴转了一圈,用头顶的绒毛在他手心蹭蹭,方才低下头用舌头舔着茶。先生采的是青丘的第一次冬雪来烹青山银针,夏日和初冬的味道全融在了茶里,甘中带甜,乍暖还冷的缠绵滋味顺着舌尖直通到心底。
    待那炉下的炭火变得暗红,
    他从袖中摸出一物,系在我颈上,我低头看,正是那日我丢在夫子处的铃铛。先生拍了拍我的头,道:“手腕上容易丢就绑脖子上罢。”我舔了舔他的手,觉得自己愈发的灵宠了。
    从此剑术课我十日里逃上一日二日出去打架,大部分时间安安静静陪在先生身边看他下棋钓鱼制陶种树,灵宠当得兢兢业业。每次我跑开,先生也从不向父王告状,任我来去。
    冬去夏来,转眼又是半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4楼2017-03-20 20:00
      好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3-20 22:05
        帝君怎么不教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7-03-20 22:09
          帝君这是放养小凤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7-03-20 22:23
            灵宠啊!养成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8楼2017-03-20 22:48
              这么少,不够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7-03-20 22:57
                多点!多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7-03-20 23:38
                  好看好看,楼主多更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7-03-20 23:59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2楼2017-03-21 07:55
                      萌化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3楼2017-03-21 15:29


                        收起回复
                        74楼2017-03-21 16:52
                          第十二章
                          冬去夏来,转眼又是半年。
                          当迷谷送来北海海君小儿子的战书时,我激动的手都哆嗦起来。因着青丘帝姬的身份,平日娉书接了不少,战书倒是两万余年来第一次见,我琢磨着过几日得找个能干的裱匠将它裱起来挂在床头。想我青丘白凤九,终于靠着手中的陶铸剑打出了自己的名号。
                          据迷谷给我的消息,北海水君的小儿子弥生年方三万岁,是水君五夫人所出,平日深得他爹宠爱,如今已自己开府,居于北海海底琉璃宫。
                          想着此人如此重视于我,应战之前我颇认真打扮了一下,着了蔓纱殊般大红的战袍,束了袖口,将一头青丝用一枚凤簪紧紧绾在头上。不知是不是用力过猛,出门的时候迷谷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迷离。
                          来到北海边,我捏了仙诀一路潜到了琉璃宫,宫门那里早有两位蟹将在等我,将我引进演武台。大约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约架,弥生拉了个大阵仗等我,他们阖宫上下都在看台上坐着,目光热烈的看着我们。
                          弥生此人生的唇红齿白,倒是一位俊俏少年。
                          见我飘然而入,抱剑立在他对面,弥生脸上先是红了一红,随后回头看向看台的上座。我随了他眼神观去,只见上面坐了位玄衣少年和黄衣少女。
                          那黄衣少女长相与弥生颇为相似,玄衣少年看形容比弥生大了一些,鹰钩鼻子,容貌精致,眼若寒星,举止颇为尊贵,只眉宇之中似乎有一层淡淡的戾气。
                          弥生道:“那两位是我的表哥聂豪天和妹妹弥夕,你我此番比试,由他们掠阵,做个见证。”随即拱了拱手道:“请。”
                          弥生的剑法不错,我们足足从正午战到太阳偏西,最后我一招挑开他的佩剑,剑尖停在他眉心正中,算是赢了这场比试。
                          弥生倒是很客气,看向我时脸上又红了红,道:“姑娘好身手,改日再请指教。”
                          我客气道:“兄台承让。”
                          回青丘的一路我极为愉悦,快到时我化了原身蹦蹦跳跳的穿过树林,想趁着太阳未落跑到先生身边睡个好觉。
                          一双暗纹黑靴挡在了我眼前,我向侧边挪了几步,想绕过去,那双暗纹黑靴再挡在了我眼前。抬头一看,黑靴的主人是一位比我年纪稍大一点的少年,玄衣黑发,容貌俊秀,鹰钩鼻子,眼若寒星,眉宇间透着一股戾气。正是弥生的那位表哥。
                          他低头俯视,盯着我,阴测测笑道:“小狐狸的皮毛很漂亮。”
                          我不做声,后退了两步。观察周围。这是进入青丘地界之前的最后一片树林,因地势偏远,平日少有人来,树木颇为繁茂,层层叠叠,几十步外便见不到人影,我每次偷跑都是从这里进出。
                          来者,似乎不善。
                          我化做人形,道:“尊驾尾随我至此,有何贵干?”
                          聂豪天又上前两步,正好封住了我的去路,他笑道:“小狐狸,方才在琉璃宫你不是挺能打吗?本少也想和你过几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5楼2017-03-21 18:06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6楼2017-03-21 18:28
                              哈哈哈哈,东华帝君要出来啦٩( 'ω' )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7-03-21 18:43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03-21 18:49
                                  敢欺负帝君媳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9楼2017-03-21 18:55
                                    突然觉得护内的帝君要登场了


                                    收起回复
                                    80楼2017-03-21 19:07
                                      小白养成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3-21 19:47
                                        又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03-21 19:56
                                          加油!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7-03-21 20:21
                                            再更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7-03-21 20:57
                                              帝君,快来救你媳妇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7-03-21 22:0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7-03-21 23:11
                                                  楼楼催更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3-22 16:20
                                                    这不怕死的从哪里冒出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8楼2017-03-22 17:46
                                                      第十三章
                                                      我作了个揖礼了一礼,手中化出陶铸剑,一剑刺了上去。
                                                      他顺着我的剑势退了几步,手中也化出一方三尺青锋,噌的一声两兵相接,火花四溅,他剑柄上的红锆石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弥生的这位表哥比他身手高了不止两层,无论剑力还是剑招,开阖之间颇为大气,一看便是高人所授,又常有出其不意的险着,实乃我比试过的对手中数一数二的强者。
                                                      我斜刺他下盘,他侧身避过,我剑尖向上一挑,直奔他眉间而去。
                                                      我们从日落打到了清晨,最后他一剑削掉我半个凤簪,剑尖堪堪停在我咽喉。
                                                      一滴冷汗从我额头落下来。
                                                      他把剑收回,淡笑道:“小狐狸,我们立个契约如何?十日内你若能胜我,我便日日与你喂招直到你厌倦。”我眼睛止不住一亮,此人剑术了得,堪称少年天纵,又想他是弥生表哥,也不知是天族哪脉世家子弟。若是能日日与我喂招,倒与我剑术精进大有裨益。
                                                      不过大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若是我输了呢?”
                                                      “输了”,他眼神中带了深意,看着我道:“你便随我回府,为奴婢为灵宠三年,如何?”
                                                      他仍是堵了我去路,剑尖拄地等我回答,眸中精光闪烁,颇有玩味。
                                                      我认真思考了很久,他身手虽不错,但剑招并未完全纯熟,剑锋回转间破绽亦有,兼之少年人剑力后劲不足,我若潜心琢磨,十日内赢个一招半式,也未可知。
                                                      若是输了……我思绪飘远,忽然想到这般情境若是换了东华帝君会怎样,读上古史时,除了东华帝君仗剑将群魔大败于麾下的英姿,我还极崇拜他老人家指挥的几场大战,真真堪称用兵如神,攻无不克。帝君他,常兵行险着,置死地而后生!
                                                      念及此我心中豪情顿起,有了破釜沉舟的打算,管他的,输了我就当提前历劫了。
                                                      我点头道:“成交。”
                                                      一道红光闪过——我有点愣。这不像神族的法术。倒像是…魔族?
                                                      我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忽然觉得这赌约似乎鲁莽了。
                                                      他神色中已压不住喜悦,让出一条通路。道:“十日内你可随时来此与本少主挑战。”
                                                      回青丘后,我想了一个晚上他的剑路,想出十几式破解的法子,
                                                      第二日下了族学我便跃跃欲试的来到树林,他果然正那里等我,见我来了,面上颇有得色,唇边勾了丝冷笑便扬手出剑,只过得二三十招,我手心内全是冷汗,他的招数和剑路与昨日完全不同,不到一百招,我便输了。
                                                      我心头掠过不祥的影子,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第三天我们过了二百招,最终他一剑挑飞我手中的陶铸剑。
                                                      第四天我们过了五百招。可是我还是输了。
                                                      第五天我们打了一千招。我的体力落了下乘。
                                                      第五日开始连着数日,我晚上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见自己还是一只尚不能化作人形幼狐,跑在荒无人烟的原野上,天昏地暗,风雪交加,我又冷又饿,战战兢兢听了听,后面追赶的脚步声似停了。我缓了缓心情,慢了下来,一抬头,便见到一双狐皮靴子正停在眼前,我哆嗦了一下,吓得回身便跑,跑得几十步,突然身子一陷,便落入了一个麻绳编的大网,紧接着身上一抬,那网吊了起来,我越挣扎,网收的越紧,网绳狠狠勒进肉里,浑身疼痛难忍。我哀哀叫着,眼看那穿狐皮靴子的猎人越走越近,他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背上背了只刚被剥了皮的狐狸,血肉模糊的身子还在抽动。那猎人冷眼看我翻腾挣扎,越走越近……
                                                      随即突然惊醒,冷汗涔涔……
                                                      计划固然不如我所料,但应该也不如他所料,我能感到他与日俱增的暴戾和怒气。
                                                      第九日我勉力战了两个时辰。离开时听得他在我身后冷笑道:“小狐狸,别再白费心机了,明日正午你便是我的了。”
                                                      我不想放弃,可是压抑不住心底处泛出的恐惧:自己无论如何也胜不了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9楼2017-03-22 19:21
                                                        帝君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03-22 19:2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03-22 19:29
                                                            这么好的文我竟然今天才发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7-03-22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