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吧 关注:177,459贴子:1,282,763
  • 3回复贴,共1

【原创】倾天下*孤纱卷 凌言/浅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 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 你泪如雨下


男儿忠骨浸黄沙
金戈戎征天涯
身后狱下马灯故人算是家
清明霡霂阶下落雨花
骨伞青衣如画
隆冬新雪廿八 偿君青石黑瓦

君还记 新冢旧骨葬头七
宿醉朦胧故人归 来轻叹声 爱你
君还记 铁马将军哽如孩提


蛰伏着 再次相见
那次你我擦肩
凉薄茫茫 来时路难辨
后来你我分别
前程路不染
这盛世 要求
你和我选择
褪华服
周旋 太平共极乐
着戎装 上马
枪药见本色
连环易结不易解
美人在骨
岁月不湮灭
若凭锋剑
奔波几多轰烈
凭孤胆
不舍昼夜。

[倾尽天下x典狱司x凉薄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17 22:01
    一楼,赤焰军七万铁骨铮铮的男儿。

    林帅,林殊,晋阳,祁王,英王。

    还有,活着的人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17 22:02
      三楼,简介。
      沈羌辞(孤纱,沈辞安)x穆小王爷。

      这大概是个冷门,很心疼小王爷没有妹子于是给配一个。

      沈羌辞湖南郡守沈珂之女,与京城林家是表亲,其母为宸妃娘娘林乐瑶之妹林乐芙,沈芜安胞妹,林殊表妹,喜好男装,被诬陷杀害亲生父母,无良叔伯为夺家产买凶灭口,无奈之下进入琅琊山被蔺老阁主救下,改名辞安,号孤纱。




      我们的故事,从赤焰被宣布为叛军的第八年说起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7 22:08
        琅琊榜*倾天下*孤纱卷


        第一卷 美人骨

        第一节 云南大案

        不知何时,云南穆府多了个不苟言笑的浅衫少年,人称孤纱公子。

        不知来历不晓身份,带了个倾国倾城的俊俏小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云南,不仅郡主对他礼遇有加,穆小王爷和穆府管事老魏也对他礼让三分,当真奇哉怪也。

        可是这孤纱公子的名头却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缘起一桩惊天大案。

        人称美人骨。

        且说那日微风徐徐,天气晴朗初雪的降临预示着寒冬来临此时是赤焰旧案的第八年,今年的新年即将到来人们兴高采烈的在街上采买年礼,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加之有佛骨即将途经云南百姓们无不高兴盼望着,希望可以瞻仰佛骨祈求平安祥瑞。

        一辆不起眼的青蓬双辕的马车伴着人流走在街上,马车慢慢驶过长街,积雪在车轮下发出“吱呀”的微声。“还有多久才到?”
        “还要些时候呢,爷不若再歇歇?”赶车的莽汉憨厚一笑对着车里人说道,默了一默车里传出声音:“不必,周大哥尽管赶路吧,看着天色不早了早些到了才安心。”
        “是。”莽汉周大哥也不再迟疑扬鞭策马便又向着一处行去了。

        带到一处隐秘的客店的时候马车停靠,先是跳下个绝美小厮,拿了脚踏方才向里面伸手里面人似乎是笑了笑道:“无名,不用这样的,我自己可以。”无名却倔强的摇头也不说话手继续向里面伸着,这才伸出一只葱白玉手搭上他的手跳下个玄衣少年。
        “这里便是安排好的驿站了,爷您先歇歇,我把马拴上。”
        “一路劳烦周大哥了。”
        “小爷说的哪里话,我先去了,您先上去。”

        赶了一天的路少年深感疲乏,小二殷勤的上前领路,揉着眉心走上楼去。

        第二日,佛骨入云南境内,一坐早已修缮好的浮屠之中供人瞻仰三日便启程入京,一时间人头攒动待佛骨车驾一到百姓纷纷跪地虔诚祈祷,簇拥佛骨入浮屠之中,云南穆府霓凰郡主和穆小王爷自然站在首位恭敬地请佛骨入内。

        随着人流玄衣少年也赫然在列迎着阳光并不看的清楚他的样貌,那小厮紧紧地跟在身边寸步不离,随他们同来的周大哥早已被人挤了出去一脸无奈的站在外围伸长了脖子看者。

        待得道高僧取出佛骨的时候金灿灿的光芒让人肃然起敬,飘来的气味伴着浓郁的檀香散发在空中。

        似乎有点不对的味道…..

        百姓们都在闭眼祈祷无人看到那金色的佛骨露出了点点苍白,白色?!

        白色在佛教之中圣洁无比可是这佛骨明显是用玉石包裹镀上金边,真正的佛骨怎么会包的如此严实?

        还有那略微腐烂的气味。

        “那不是真的佛骨!”不知何时玄衣少年大喊一声震住了在场的所有百姓和即将伸手接过佛骨的霓凰郡主,抬头,顺着那声音看去一个白净的玄衣少年正信步而来:“这不是真正的佛骨。”他重复了一遍。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老魏怒斥。
        “诸位都知道佛骨乃是神佛坐化之后遗留下的骨骼经过多重佛家工艺制成的舍利子多为金色,以玉器或瓷器装了,金光熠熠,绝对不会露出一点点骨灰的颜色,而这个佛骨明显是做工粗糙还残留着腐烂的味道!若我没猜错只怕是三月之前才挖出来的人骨乔装打扮之后成了这个样子吧?”

        随着少年的一段话那得道高僧的额角慢慢的滴下汗水,霓凰郡主见状便知道少年说对了七八分:“那你是怎么知道这是人骨而非是动物的骨骼?”,穆青插嘴。

        “自是不同的。”少年说了句便不再理会穆青:“看这位大师袍子上的泥沙想必是从沙漠边城而来,若我所料没错,这佛骨应该在边城就被掉包了吧?”

        大师抖得越发厉害,竟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老魏吩咐身边的人把他架走,少年又插嘴道:“统领不必对他客气,一盆冷水就好了。”

        只见地上的大师抽搐了一下。

        “敢问公子是何人?”
        “在下无名小辈,郡主叫我孤纱便是了。我想这背后应该隐藏着一段凶案不知郡主可否允许我勘察一二也好早日追回佛骨?”
        “这有何不可,公子眼力过人若肯帮忙自是极好的,来人回府收拾个院子出来给孤纱公子住下,传我命令,孤纱公子调查佛骨一案任何单位都必须给予最方便的路径,不得违抗!”
        “住处就不必了,多谢郡主大开方便之门。不知最近三月有没有早夭的青年下葬?”
        “公子为何认定是青年而非老年?”
        “这骨头色泽鲜亮并不是老人的骨头而且是正常死亡而非下毒因为骨头并没有发黑的迹象,青年的骨质和老年还是有区别的。再看骨头长度也非是老者或孩童所有综上所述应当是弱冠之年的青年。”
        “诶,李员外的儿子不是两月前去世了吗?会不会这骨头是他的?”一个妇女对着一个阿婆咬耳朵:“李员外是何人?”
        “李员外就是我们这一个富豪乡绅年前捐了个官做,就通称是李员外了。”
        “他儿子葬在哪?”
        “还能在哪他家祖坟呗。”
        “带我去瞧瞧。”

        老魏看了一眼霓凰郡主见她点了点头这才来到他身边做出请的样子:“公子随我来。”
        孤纱点点头,对霓凰郡主颔首算是告辞抬腿跨出门去,无名上前拉住他的手他也并不反对,如此一幕当真让人浮想联翩这不,几个阿婆咬耳朵说:“活了这么久可算是见到一对活的断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8 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