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吧 关注:30,970贴子:1,959,889

【原创】三部曲《风灭烛·花前落·夏雨雪》(古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篇文是《桃花酿·元宵贺文》的一个附加奖励文,总共有三篇,三篇各自不相联系。
完结见「END」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完,除了《风灭烛·一律·青衣善醒》剩下的大概一百天后才能继续。
@邂逅下一个自己 希望食用愉快
·目录

·《风灭烛》共三律

·《花前落》共三至四律

·《夏雨雪》三四律左右

·详细见下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18 01:17
    一部曲·《风灭烛》

    一律·<青衣善醒>

    艳红色衣着,女子端端正正的坐在床榻上面,头上盖着红色的盖头。

    外面是锣鼓喧天,爆竹的声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夹杂着着欢笑的声音,瓷杯碰撞而出的清脆声音,坛子摔碎的声音,祝贺的声音以及他的声音。

    女子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抬起手轻轻的掀起盖头的一角看着木门。

    “不知道他能不能顺利的过关。”

    …………

    “真是恭喜虹猫大少侠了!抱得美人归啊!”青衣男子搂着白衣少侠的肩膀,手中握着玉白色的酒杯,杯中呢佳酿洒出了不少,滴落在了青衣男子的身上,以及白衣少侠的身上。

    白衣少侠挂着一脸的傻笑呵呵的看着青衣男子,嗯,没错他开心。

    见佳酿洒地,他不禁有些心疼。这可是她亲手酿制的酒酿啊,着实可惜,便对着青衣男子说道:“跳跳,你小心一点,这酒可是蓝兔辛辛苦苦酿出的!”

    青衣男子瞬间内停住了笑容,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从上到下,自左向右的仔细的打量着这位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白衣少侠。“哟,怎么,心疼了?”他笑嘻嘻的看着白衣少侠,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等他解释又说:“还没和人家成一家呢就开始护娘子了?”他调侃着这位根本经不起调侃的少侠,这是他的乐趣之一。

    白衣少侠果真有些绯红上了脸颊,轻咳了几声以掩饰尴尬,正色道:“乱胡说什么?”

    青衣男子笑了笑,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不用装了,难道你不就是心疼蓝兔酿的酒吗?我说错了什么?”说罢便将一杯酒水递给了白衣少侠,“喏,你也别太得意了,想娶到江湖第一美人岂是这样容易的。”

    白衣少侠一脸不解的看着青衣男子脸上那一抹意味不明的诡异的微笑,看着手中的酒水,“怎么了吗?”

    青衣男子笑了笑,“我说你啊,在山上待了太久待得脑子坏掉了吧!”说罢,靠近他的耳畔,轻轻的道了三个字。

    闹洞房。

    白衣少侠愣了楞,随即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看着青衣男子,一脸的胜券在握,“没关系的,一群女子再利害也不能把我打到什么地步的,你放心吧,我对自己的武功至少还是自信的!”说完他拍了拍青衣男子的肩胛,轻松的笑着,“放心吧兄弟,不用那么担心我!”

    青衣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白衣少侠,一挑眉,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即出现了,他打开了手中的折扇挡在了唇旁边,轻轻的吟笑着,“对啊,可是重点是她们是女子,而你,”他将折扇娴熟的收起,抵住了白衣少侠的鼻尖,“是男子,并不是她们不敢对你怎么样,而是你,不敢对她们怎么样!”

    “……你别这样说得我有点……”白衣少侠有些动摇的看着青衣男子,经他这么一分析,他好像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且玉蟾宫的女子不都是温婉娴熟的,不会有什么事的!”

    青衣男子朗声大笑出来,“哈哈!温婉娴熟!你当玉蟾宫的柴火是谁劈的?你又有在门口看见守门不让人入宫的是男子?”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仔细想想,貌似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先前他不在的时候免不了有爱慕的公子哥会来找事,而蓝兔不会轻易出手,那么这些人听说回去免不了躺一个月……

    “好自为之,”青衣男子笑了笑,随即从白衣少侠身旁走过,“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白衣少侠木讷的看着自己手中多出来的一块厚的铁板……

    铁板……?用得着么……?

    【未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18 01:19
      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8 02: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8 06:50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18 06:5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18 14:03
              叫更!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18 23:53
                偷偷跑过来更新吧,毕竟这个不能拖太久的,嗯于是我又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25 16:15
                  二律·<忆话犹悔>

                  铁板这个东西对于打小练功长大的白衣少侠也许太过夸张了,但是见了青衣男子一脸笃定的样子,又死去活来的逼着自己必须收下,就不好再推脱了。一块厚铁板,不过多重,也并非碍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客人便也都吃饱喝足了。吃好的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同别人聊天唠嗑,谈笑风生,不过来此的大多是武林中人,所以便多数交流习武心得。也有少数的在哪儿八卦。吃饱没事干的就在一旁起哄,推推搡搡的让白衣少侠赶紧去洞房。这一切的始蛹者自然是闲的发慌的青衣男子。

                  众人一推一挤中白衣少侠便靠近了,他手足无措,对于这些比自己还要兴奋的人表示十分无奈,又不是他们洞房却个个打了鸡血一样,在一旁瞎嚷嚷。

                  “虹少侠赶紧点!别让美人等太久才是!”

                  “就是就是?人家那个叫做什么词儿来着?”这人隐晦一笑,故意拖长音了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呐——!”

                  白衣少侠有些尴尬的扯动着嘴角,无奈的看着一群吃饱了撑的人,“你们都别闹了!”

                  众人见白衣少侠脸上有了些许愠色,便个个住了嘴,笑呵呵的准备回酒桌上继续嗑瓜子儿唠嗑那挑事的青衣男子躲在人群中,打开了折扇,戏谑的说:“哟,虹大少侠这个意思是兄弟们在闹?也就是不想和蓝兔宫主度过这个千金春宵?”

                  好事的人一听,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对呀!虹少侠这番话作何说!”

                  “没错!”

                  白衣少侠一听自然哑言,心中俺骂这群臭不要脸的,“好好好!我没有这个意思,那我自己走,你们都别推了!”

                  他们一听自然乖乖的跟在了白衣少侠的身后,怎么也赶不走,个个都想看看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够饱了眼福看看玉蟾宫主,也算三生有幸,不枉为男儿了。

                  又近了石拱门数百米,白衣少侠倏的停下了步子,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身看着一群两眼放光尾随的人迷惑不解:“你们怎么还跟着?”里面就不用光顾了吧?

                  是个聪明的人全权听出了白衣少侠正在下逐客令,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而不说话,正想散伙回去的时候那个青衣男子又说:“玉蟾宫向来有闹洞房的规律,兄弟们这不是怕你过不了关,给你助长一点威风?不用如此防备吧?”

                  听众人又在耳边吵吵嚷嚷起来,白衣少侠觉得耳躁,又因这些人延误了些许,便有些愠怒之色,不由得提了嗓门,有些不耐烦的喝道:“你们也该有个尺度把握!在这儿瞎闹什么!”

                  见众人闭嘴,又瞥见青衣男子想要开口,便制止:“跳跳,你别带头起哄!”

                  青衣男子清咳了几声,不在说什么,将手中的折扇收起,眼中露出了玩味的神色。一会儿便开口的试探性的问:“你,当真不让我们坐阵?”

                  白衣少侠楞了一会,随即笃定的拍拍胸脯说“不用,你们玩去……”

                  话音未落,便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似乎还夹杂着器仞敲打的声音。

                  白衣少侠转身想看看是什么,这一看便惊得他瞪大了眼珠子,惊诧的看着一群丫鬟面目不善,个个手中持有兵器,更有甚者拿着就行铁锤或者狼牙棒。平日乖巧温顺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身后的人咽了咽口水,义正凛然的说:“虹大少侠不愧武功绝世,这些喽啰自然也不在话下!我们先走了!”话音落下,先前死乞白赖不肯离开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青衣男子持着折扇笑盈盈的看着他。

                  白衣少侠当下感激涕零,恨不得真的落下几滴眼泪,这才是真兄弟!危难关头不离不弃!

                  “放心我就静静看你耍帅,不会抢你风头的!”他嘴角尽是戏谑的笑意,眼底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白衣少侠哑然,很好,这是亲兄弟!他脑中这是回想起青衣男子先前对他说的话:纵使你武功再高,你是男人,她们,则是女人……

                  此时他才明白这句话多么的亲兄弟,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块铁板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5 16:15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6 10:33
                      楼主等你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02 20:50
                        好看,是喜文吧,坐等楼楼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4-03 16:05
                          楼楼更新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03 19: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03 22: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4-03 23:46
                                三律·<以智胜勇>
                                ·分节一

                                那青衣男子摇着折扇退却到了一边去,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奇葩的阵势,“虹猫少侠,快出手解决了,莫误了千金春宵才是!”

                                白衣少侠不语,看着面前这个阵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打吧,显得自己太不够爷们了,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可以下手,虽然他有些不想承认手无缚鸡之力这个词;可是不打吧,又耽误时辰……

                                他看着面前的人,听着身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青衣男子的戏谑声音,倘若他此时长虹在手,定不指面前之敌,斩了这个说风凉话的人才快。

                                那群宫女摇晃着武器,“怎么了虹猫少侠?你这样可是误了时辰!”

                                他便低垂下了眼睑,摸索着下巴似乎在思索什么似的,不出一会他便抬头,一改先前的轻笑便是作的了一副沉着的样子,开口道:“可以不打脸么?”那般正经的语气,当真奇葩。

                                宫女个个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这个未来的姑爷,一时之间愣是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什么。

                                身后的青衣男子见他正色,以为是要腥风血雨,确换来了这样一句不符合白衣少侠这个身份的话语,他踉跄,险些摔倒,不甚大怒,朝着面前的白衣少侠怒吼,“虹猫你臊不臊!?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他将手中的折扇收好,作势要将折扇当做利器插死这个不要脸的玩意。

                                白衣少侠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笑了笑,“我说笑的,别当真。”

                                青衣男子这才把手放下来,“你小心我一个不留神当真,飞一个扇子过去插死你可别怪我不是兄弟了!”他骂了一句,又在旁边默默的看戏了。

                                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白衣少侠心底大吼,看着这一群女子,问道,“有没有水……呃,或者相似的东西?”

                                一茬到一茬。她们险些跟不上白衣少侠的套路,也是愣了好久才把这句话给转过来,领头的宫女木讷的点点头,说了一句有。

                                白衣少侠喜极,却听见她又补了一句,“不过在刚刚的园宴有酒,少侠得自己去取。”

                                他此刻恨不得吐血三升,终于是接受了这个说法,“行,你们等着我去拿酒……”说完转身作势要走,才迈出不到一步这宫女又说。“少侠要拿酒,还得过我们这关。”说完几名宫女不知何时就到了回园的口上堵着。

                                “……”

                                “……”

                                这回不单是白衣少侠,即便是青衣男子这类看戏的也觉得这个回答有够新奇,理由充足,让人无法反驳却又是觉得那般的欠揍。

                                “我轻功过去,拿了几坛不过瞬息之事,你们又何苦拦我,待我将酒取回,我们再打,大不了我让你们三招?”

                                “让三招不必,取酒还得过关。”

                                不错,出来还带了脑子……

                                “少侠,又是过去不小时候了。”

                                白衣少侠有些无奈的揉揉眉心,也不知道蓝兔怎么训出来的人,玉蟾宫的人果然个个都与众不同,让人有这气急纳闷……不稍一会他便睁开眼睛,全是认真的神色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人,即便语调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你们既然执意如此,我便速战速决好了。”

                                青衣男子勾起唇角,轻轻扬扬的摇起折扇,一副庸闲的看戏模样。

                                终于有好戏看了,他心中想着,也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了一盏茶,自顾的倒了茶,悠闲的喝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06 14:0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06 14:3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06 15:31
                                      顶,期待下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5-06 21:26
                                        loul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06 23:50
                                          加油,继续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06 23:50
                                            三律•<以智胜勇>

                                            白衣少侠神色一沉,他刚刚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不想和她们打斗,以免伤了人,而今她们竟然如此固执,他也不好再同她们拖下去,速战速决得为好。

                                            这么一想,他握紧了手,轻轻动了手指,猛地抬手朝面前的宫女们一挥,偌大的内力如狂风袭来,一些植株也折了,宫女们连忙抬手护住自己,风太大什么也看不清。

                                            白衣少侠唇角微微上扬,他足尖轻点,轻轻松松的越过了一群宫女,踏着假山和绿叶飞速的向着宴席的地方去。

                                            等风小了些,眼尖的宫女就看见白衣少侠已经走的很远了,正想起步追上他,那领头的宫女拦住了她,沉稳的说:“随他去,我们的轻功根本不如他,去了也白费功夫,恐是调虎离山之计,他拿了东西定会经过这里,我们在这儿候着他就好!”

                                            那宫女点点头。

                                            不稍一会,几乎是神速一般,那白衣少侠便拿着几坛酒回来,轻轻落地,白衣飘散,如画中人一般让人看痴。

                                            领头宫女不禁心中赞叹他的轻功了得,如果方才她们去追她,恐怕是她们还没有到,他就已经回来了。

                                            “虹猫,你去拿了几坛酒是要给我喝着看戏吗?”青衣男子笑着看着那白衣少侠,他知道他会去拿酒,一定有他的目的。青衣男子摩挲着下颚,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们,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好戏。

                                            白衣少侠没有理会他,看着面前一群带有杀气的宫女,神色平淡,慢慢悠悠的放下了酒,笑着说“如若你们现在让我进去,我就不得罪了。”

                                            那群宫女轻蔑的笑了笑,“少侠,几坛酒能耐我们何?让你过去,恐是唬我们!”

                                            白衣少侠见她们一脸嘲讽的样子不免有些无奈,只好轻叹,问“你们是要一起上还是我一个一个的……”反正对他来说也没有差。

                                            话音未落,宫女们冲了过来,“等你说完话,难道我们是傻子吗!”说罢她们中有些人猛的跃起,翻到了他的身后,举起大砍刀朝他冲过来。

                                            白衣少侠目光一凛,用脚踢起一坛酒,又翻身而起,身后的几名宫女猛地把酒给打碎,酒液随着那破碎的声音散开,白衣少侠轻笑,聚了内力,那酒竟然形成了一个较大的球状。

                                            他轻轻落地,一手向外拉,一手支持着浮在空中的酒球,从酒球中慢慢拉出来了一支箭一样的酒液。

                                            “下手轻点。”从房内传来一个好听的女音。

                                            白衣少侠轻笑。“知道了。”

                                            说罢他那只手慢慢的往下降,那支酒箭也落了下来,他手指轻轻一扬,那酒箭竟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支冰箭,白衣少侠弹指,冰箭迅速的朝一名宫女打去。

                                            宫女冷笑,“一只冰箭,有什么可怕!”说罢,她伸出手想抓住那支冰箭。

                                            白衣少侠目光诡异,轻笑看着那个宫女,轻轻的挥动了手,冰箭在快要被宫女抓住的时候迅速的变成了酒液穿过她手中的缝隙里,直直的钻进了她惊愕而张来的口中。

                                            “对了,”白衣少侠像是想起什么,无害的笑了笑“那酒名为‘一杯醉’喝了一杯,可以睡到明天。”

                                            “什么…?”宫女感觉面前一片朦胧,意识不清,倒了下去。

                                            白衣少侠见那些宫女一副惊愕的模样,慢慢张来了那支支持着酒球的手,酒球散开,形成大小不一的水状,他的手翻转,那些水立马变成了一支支酒箭,白衣少侠抬手,那些箭立马朝着宫女们飞去。

                                            领头的宫女见不少人已经倒下,猛地抬起一块木板,想要挡住那变成冰的箭,白衣少侠不屑的笑了,那冰箭瞬间变成了水,分散开来改变了轨道打向了领头的宫女。

                                            领头的宫女紧紧闭着嘴巴,只要她不张嘴他又能奈她何。

                                            想到不张嘴倒是有些聪明,不过还是太蠢,白衣少侠笑了,那些散开的水凝成了冰珠,打向了宫女的穴道,她惊愕的看着,却一动也不能动了。

                                            兴许是觉得有些浪费时间,白衣少侠把剩下的酒也打碎了,把酒液凝在一起形成了偌大的球体。

                                            既然她们紧紧闭着嘴巴不喝酒,这样岂不是浪费他的时间,不如换一种方式,让她们不喝,也得喝!

                                            想到这里白衣少侠聚气,那偌大的酒球发出了“滋”“滋”的声音,慢慢的变成了气体,他把那些气体凝聚在一起,猛的发散开,向四周开始蔓延。

                                            “既然可以不喝酒,但总不能不呼吸吧?”说罢他笑了看着那些纷纷倒下的宫女,有种难以言表的得意。

                                            见宫女们应该倒下了,白衣少侠落地,慢慢的走向门口,不着痕迹的绕过一个个趟地的宫女,从怀中掏出了那块铁板,“这铁板也没有什么用啊。”

                                            话音落下,便感觉到身后一阵杀气,他轻笑,猛地抬起手中的铁板向后一敲,随即听见宫女的惨叫声。

                                            他扔掉了那铁板,“还是有些用处的。”

                                            ……

                                            房内一名男子坐在了女子身旁,拿起那玉如意轻轻的勾起了女子的红盖头。

                                            喝了交杯酒,那女子轻笑,面容绝色,“让你下手轻点,你怎么如此整她们?”

                                            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这……她们是女子我不便武力,这方法就是最简单有效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20 14:58
                                              女子轻笑,轻轻的覆上了他的唇,“今日你表现的不错,这是奖励。”

                                              男子愣住了,手不自觉的捧住女子,吻得缠绵悱恻,看着她红妆的样子,轻轻的理了理她的青丝,在她的脖颈轻轻一吻,“今日些许事情,我不想再浪费良宵……”

                                              红帐轻轻落下,屋内的红烛也被晚行的凉风吹灭,在烛芯处冒出缕缕青烟。

                                              良宵苦短,身有佳人,何苦错付良宵。

                                              「END」
                                              (白衣少侠是一个代名词,不是代表虹猫真的穿白衣成婚,自然是一番喜庆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20 14:59
                                                《风灭烛》完,下一律为《花前落》,在此
                                                @邂逅下一个自己

                                                以及求@处女座支持虹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20 15: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20 16: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0 19: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0-22 15:04
                                                        喜欢!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10-26 12:55
                                                          啊啊啊!!!我家虹蓝成亲自会是这般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0-26 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