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杀吧 关注:554,822贴子:1,954,660

【转载】从各个地方找来的精品狼人杀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愿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狼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18 10:11
    我是狼人
    那天我和另外两匹狼偷偷地来到了一个村子。一个不大的村子,村里有7个人,一个老头、两个青年、一个小女孩、猎人、女巫还有她。
    看着猎人腰间的枪,我知道,他能带走我们狼人,而女巫身上传来的危险的气息,也让我们警惕。而她,是我进入村子遇见的第一个人。

    我化身为一介书生,在村外的溪边遇见了她,我上前:“姑娘,小生游学到此,不知此为何地?”正在洗衣服的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着说:“这是月儿湾。”那时的她,让我心中突的悸动。之后我询问能否留宿,于是就这样被带入村子住了下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18 10:11
      我的两个队友也在几天内潜入了进来,一个成为了村里的渔夫,一个装作是普通的中年妇女,在村子里安定了下来。过了一个月,村子风平浪静,其他人也都接受了我们的存在,于是我和我的狼人伙伴觉得是时候该动手了。

      在第一个夜晚,我们决定先从村中的青年动手,于是当晚传来了一阵狼嚎。第二天,村里的人都聚在了阿大的家门口(两个青年,一个叫阿大,一个叫阿二),这个夜里,阿大死了,胸口深深留下道道爪印。就在大家震惊于阿大的死亡时,她开口了:“神说有人来到了我们的村子,我们中有三个坏人。”这一刻,我们知道啦,她就是预言家,身上有种神秘的气息,也是我们几个狼人最怕的人。那一天晚上,我们待在神的火堆旁,那是用来守护村子,制裁坏人的火堆。每个人都变得沉默,看向别人的眼光也开始带着了怀疑。但对她除外,她是我们中唯一的预言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8 10:12
        一夜无言,当天晚上,我们几匹狼聚到了一起。“这次我们杀死她,她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狼一说。“不,还是小女孩吧!你不觉得小女孩杀起来会更有趣吗?”不知为何,我突然开口。“也行。”狼二舔了舔嘴唇,“我也想尝尝看小女孩的味道。”第二天,村中的小女孩失踪了,阿二愤怒地大吼,老人不停战栗,猎人擦了擦手中的枪,女巫开始念念叨叨,而她眼中透着忧虑。我走了上前:“没事,小生会保护你。”她看了看我,有了点笑容:“嗯,我相信你。”晚上火堆旁,她对着猎人说:“大叔,我知道你是好人。”猎人握着猎枪的手更紧了。气氛变得沉闷,突然大二或许是受不了这样的情形,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我要杀了你们!你们都是坏的!”这一夜神火没有惩罚一个人,但我们的心却更加的沉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8 10:12
          第三夜,狼一狼二决定不能留下她,我心中一阵抽搐,但只能无言跟上。天亮,看着她安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突然送了口气,是女巫救了她。我的两个队友心中焦虑不已,而我却还多了一丝庆幸。这天晚上,下起了雨,我们再一次聚在火堆旁,我撑着伞,在她旁边,她看了看狼二,咬了咬牙:“是她,大婶是坏人!”大家都相信她的话,火堆窜出一团火焰扑向了狼二,最后留下了烧焦的狼尸。是狼人!她吓得退了步,我在她身后扶着她,“没事,有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18 10:12
            第四夜了,我对狼一说,杀了猎人吧。在我的坚持下狼一同意了。然而气氛却更紧张了,这一晚死了三个人,阿二被女巫毒死了,猎人被我们杀了,但他死前用手里的枪带走了狼一。
            她看着阿二的尸体,说了句他是好人。女巫停止了念叨,她毒错了。晚上她看了看我和老人,老人惊恐地叫着不是我不是我,指着我和女巫,是你们,是你们!我静静地看着她:“小生一介书生。”她看着我沉默不语。这一夜,女巫和老人相互指认了对方。而我和她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18 10:13
              第五晚,我也不知道为何我居然活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我明知道这晚杀了她,我就能屠了这个村落,但是最后我杀了女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18 10:13
                这是最后一晚了,火堆边上,只剩下了老人,我还有她。老人毫不犹豫,指着我,“就是你!”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我一直在等你,高中功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18 10:15
                  这个故事是由知乎@潮鸣 原创。如果有人看我就继续找别的故事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18 10:15
                    我看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18 12:53
                      这种坑比队友我见一个刀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3-18 13:41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8 15:1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18 15:42
                            下面是一个新的故事,作者@沈璋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18 15:52
                              我第一百四十四次在夜里醒来。圆月高悬,若明若暗。
                              清冽的月光爬过我的身体,植下一层干净的灰色的绒毛。晚风拂过,绒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很快覆盖了我的身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18 15:52
                                我曾在第十三次夜里醒来时问狼王,为什么要藏起我们的身份?狼王的脸藏在月光照不见的阴影里,他的毛皮黑的发亮。“他们会杀了我们。”
                                我低头看着自己尖利的爪子。“可是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人类。”
                                人类,肮脏的人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18 15:52
                                  我还记得被圆月唤醒的第一夜。那年我刚满十岁。我看着自己小小的身体里爬出的灰色长毛,兴奋又恐惧。
                                  一股野性的力量在我的身体里左突右撞,我感觉我能一口气爬上村里最高的树,还能抱起小美一连转一百个圈。我攒足了劲想要大叫,喉管几乎要吼出血,可声音还没发出就先哑了。
                                  其他狼人发现了我。他们看我的眼神里充满爱怜和同情。
                                  狼王说,我的孩子,别怕。我会保护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18 15:52
                                    我也不会忘记第二十二次醒来的夜晚。我们在树林里追鹿逐兔,气氛却陡然凝重。一只身形巨大的狼人纵身跃入黑暗,紧接着响起女孩的哭喊。
                                    是小美。
                                    围在狼群中,她身形娇小,看起来楚楚可怜。
                                    小美大睁着惊恐的眼睛,眼泪扑簌,颤抖着环视一圈之后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紧盯着我。
                                    我问狼王,能不能放过她,小美她不会说出去的。
                                    狼王沉默了很久,说,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18 15:53
                                      所有的族人都瞪着小美,喉咙里呜呜作响。我看着小美连跑带爬越走越远,心里想着跟她一起跑去罢,两条腿却死死地定在原地。

                                      狼王跟我说,她一定会说出去的。
                                      我不信。我相信她。

                                      月落日升时,窗外传来呼喊。是那个甜美的嗓音,也是此刻我最不愿听到的声音。
                                      “我看到了!我都看到了——”
                                      我冲出来时恰好面对着小美。小美看到我,转身毫不迟疑。
                                      “狼人!狼人!他是狼人!……”“嘭——!”
                                      狼王从旁边扑向小美,瞬间自爆。他的人类的衣服登时破碎,血雾弥漫。
                                      我静默着站立,看着一簇簇长毛慢慢落下,黑的发亮。

                                      我想,要是狼王没有自爆,那么小美说出的第一个名字,大概会是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18 15:53
                                        古老的预言应验了,人类和狼人的战争开始了。
                                        潘多拉的盒子原本一直都在,偏偏有人打开了还不允许再合上。
                                        神的血脉即将觉醒,狼人也将被迫磨牙砺爪,圆月再也不是浪漫的寄托。
                                        村子里笼罩着压抑的气氛,处处人心惶惶。

                                        狼王啊,现在你走了,没人保护我了,我只能用人类的鲜血来保护自己了。
                                        只有成为最凶猛的战士,才能不负你对我的恩情,才能稍微减轻一点我心里的歉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18 15:53
                                          我第一百四十四次在夜里醒来,看着从云后慢慢探出来的月亮,喉头一松,一声长嚎通天彻地。远远近近相继有其他应和,一声声源自孤独的呐喊叫醒了复仇的狂欢。
                                          为死去的族人复仇,为将死的我们狂欢。
                                          杀死人类,肮脏的人类。

                                          然而这夜的屠杀没有成功。天亮时,本该已经死掉的人完好无损地站在我们面前,身上隐隐透着魔法的痕迹。
                                          有人站出来说,我是预言家,我已经感知到了一个人的身份。殊有异样。
                                          听者有人微笑,有人蹙眉。
                                          “预言家已经觉醒,请其他神民和平民跟我一道,惩除狼人。”
                                          手指之处,面色苍白。
                                          然而又有人站出来。
                                          “我才是预言家。你是狼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18 15:53
                                            经过多日的争吵,多数票认为的狼人忽然坐地打滚,身上满披金辉,双脚离地悬浮而起。
                                            是白痴神。
                                            “是谁说验明了白痴神是狼人的!”
                                            假冒的预言家已经逃开了众人的视线。躲过了十五也躲不过初一,绞刑架他是上定了。
                                            “又是谁支持假预言家的!”
                                            “他!”“他!”“她!”

                                            狼人夜举一刀,然而刀口有偏,女巫和守卫的魔法变幻莫测又配合默契,经常会让我们举刀无果。
                                            人类用一个月的时间讨论,处决一人。然而猜度有误,愚民和暴民的存在又使得狼人常常可以侥幸逃脱制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18 15:54
                                              随着预言家查验的信息越来越多,我们狼人的处境越来越不利。
                                              “昨夜查验的身份是好人。”
                                              这已经是第三次验到好人身份。
                                              所有人都在埋怨预言家浪费神职天赋,让村民白白牺牲却找不到凶手。
                                              “他已经很努力了,请相信他。”一个女孩站出来,“我们要相信他的判断。”
                                              是小倩。
                                              “谢谢你,小倩。”
                                              “不客气。”小倩莞尔一笑,倾城动人,“有我为你疗伤,你就不会倒下。我永远跟你站在一起。”
                                              有人下意识地轻哼一声,眉头微微皱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18 15:54
                                                “只是站在一起么?”
                                                小倩两颊飞红,羞涩不语。

                                                我都看在了眼里。
                                                “你……真的……”我偷偷抓住她的手,低声问她。
                                                小倩没有看我。
                                                “对不起。”

                                                经过三十天的斟酌考虑,预言家给出了他的判断。“我认为,她是狼人。”
                                                “可是,你没有查验过她的身份,你怎么知道……”
                                                “我觉得他才是狼人……”“她……”
                                                “够了!”预言家听得烦闷,“投票处决。我是唯一的天赐神职预言家,我认为她是狼人,请跟我一起投票。不投票给她的人,在我眼中将被视为潜在的狼人!”
                                                全场鸦雀无声,慢慢举起的号码牌像一面面小旗。方才那么多的意见,现在却都写了同样的数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18 15:54
                                                  只有一个意外。
                                                  被公投判处死刑的女人旁边,一个小男孩高举的牌子上赫然写着数字“5”。这是预言家的编号。
                                                  “你想造反吗?”
                                                  “妈妈不是狼人,你才是!还有你,你,你,你们都是狼人!坏人!”
                                                  小男孩声音里带着哭腔,却一滴泪也没有流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18 15:55
                                                    我第一百四十八次在夜里醒来,月光从未像今夜这样温柔。
                                                    越是温柔就越是清冷。
                                                    我站在山崖边上,看着小倩敲开预言家的家门,落满了月华的长发掩入门扉。
                                                    我一声又一声地长嚎,一声又一声地长嚎,爪子在山石上刻下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第二天有三个人没能睁开眼睛。小倩和预言家的尸体被发现在预言家的家里。预言家的预言池里悬着我的名字,旁边一堆象形文字已经没有人能看懂了。
                                                    白痴神憨憨地笑着,说,这小姑娘一定是狼人派来的小三,呵呵,呵呵。
                                                    我看着她那张安静的脸,耳边又想起她跟我说的“你是我们狼族的希望”。
                                                    竟要女子来为我舍身又送命,而我,我……我又做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18 15:55
                                                      我枉为男人。我枉为狼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18 15:55
                                                        我第一百四十九次在夜里醒来,听着外面的阵阵狼嚎,喉头滚动。
                                                        在这场杀戮的游戏里,我已经失去了太多。我无法选择停止,我只能拼尽全力地杀人,让这场游戏愈演愈烈,只有这样才能鼓舞族人胸中士气,让狼族残喘下去。
                                                        狼人们相继聚齐。他们看着我,突然一声接一声地嚎叫。
                                                        走过流血的黑暗,经历痛苦的失去,即便是皎皎月光敷在身上也再不能把我照亮。灰色的毛皮变成了通体的黑色,我成了狼族新的狼王。
                                                        我们与人类势不两立,他们从我们身边夺走的,我们既然无法夺回,那就要让他们失去更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18 15:55
                                                          一个月前目睹了母亲被绞死而变成狼人的小男孩舔着刚长出来的爪子出现在我们的队伍里。
                                                          他问我:“我的妈妈原本也是狼人吗?”
                                                          “她不是。你原本也不是。”
                                                          “他们害死了我妈妈……他们,他们……”他全身因为愤怒和害怕而颤抖,“他们也会杀死我吗?”
                                                          我抚摸着他的头,“我的孩子,别怕。我会保护你。”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身披长毛?”
                                                          “那是为了不让人类的血脏了我们的肤皮。”
                                                          走吧,孩子。咱们杀人去。
                                                          人类,肮脏的人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18 15:56
                                                            在我第一百五十二次睁眼看到圆月的夜里,我们发现了一个夜里跑出来偷看的小女孩。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泪水扑簌地流下,像极了当年的小美。
                                                            那个刚刚目睹了母亲的死亡而变成狼人的小男孩问我,能不能放过她,她不会说出去的。
                                                            族人们仰天长嚎。

                                                            我沉默了很久,说,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18 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