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动画吧 关注:21,726贴子:1,235,762

【时空之隙】杏花弦外雨。(短篇/逍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们好,我是薇薇。
平生立志要好好当一个文手圈的小白,顺便抱一下大神的大腿。
本文短,cp逍狐。注意逍遥生人设严重OOC,但我想呈现逍遥生另一个动画没明显表现出来的人设。
二楼正文,手写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19 00:25
    (一)

    阳春三月,余寒未尽,细雨缠绵,氤氲的薄雾把繁华的长安城都笼罩在一片雨幕当中;长安城外,杏花几许,风过留痕,洁白而细碎的小花扑簌簌的落了一地;拂仙楼上,琴音铮铮,低回婉转的一曲不知撩动了多少人的情思;曲罢,人终作鸟散。但世间万物,依旧是一派欣欣向荣之象。

    无心人尚且不以为意,有心人却会因此而叹息。叹万物无情,叹悲欢离合,叹沧海桑田。殊不知万物自有规律轨迹,冬去春来,昼夜更替,亘古不变。而景易情移,变的不过是人的心境罢了,又何来无情一说?

    世间罕有无情之人,毕竟生于红尘沾染了人气便难以免俗。但也不是没有,化生寺逍遥生就是其中一个。

    他的“无情”并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表面上的冷心冷清,而是千般鹄雁掠过而不留心,正因为不留心,所以一切人和事在他眼里都云淡风轻。他的善恶观很分明,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甚至有些过分的极端。这便造就了他对所有人都温和有礼但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疏离,遇到大奸大恶之人能毫不留情的除之而后快的性格。这其实比真正的冷漠无心更要让人感觉到畏惧,因为你猜不透他温文表皮下那真正的心思,也许上一秒还和你言笑晏晏,保不准下一秒就会对你刀剑相向。

    逍遥生曾经杀过同门,不过是一个入了魔的同门,按理说作为昔日感情甚笃的师兄弟会犹豫下不了手也不奇怪,但他却能在他入魔的时候当机立断一击斩杀,不为七情六欲所束缚,虽然有些残忍,并且与他平日温雅的表象完全不相符,但这是参透了真正意义上的四大皆空才能做得到的事情。于是众人敬佩之余,也把他看作全化生寺最接近佛的人。

    而此刻,这个最接近佛的人正坐在拂仙楼角落的茶桌间,听着来自周围的八卦:

    “哎你听说了吗,最近的长安城可不太平呐。”

    “怎么就不太平了,这人来人往的,我瞧着没什么区别啊。”

    “嗳哟,外地来的吧?这都没听说?”

    “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那人看看四周,而后俯下头,压低了嗓子道:

    “最近啊,长安城出妖怪啦。”

    “怎么说怎么说?”

    “城南昌平街富商林员外的宝贝儿子,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怎么能不知道?林员外老来得子,宝贝他儿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事事都顺着他,有求必应,宠得这厮儿目中无人骄纵蛮横,不学无术又放浪不羁,整日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光天白日之下还敢公然调戏妇女。要不是碍于林员外跟朝廷官府有贸易往来,要卖他老爹个面子,把所有混事都压了下来,这桩桩件件的,就够他喝一壶了!”说罢犹不解恨,竟义愤填膺的把手中茶杯重重拍下,杯底的水不堪震动,哗啦一声泼洒开来。

    “嘿你还别说,这擢发难数的厮儿还真遭报应了,前儿个呀,他失踪了一段时间,临出门前他没说要去做什么,只对家人说出去办点事儿,他老爹只当他与平常一样上哪儿混玩儿去了,就没管他,但这一走居然就没回来,一家子都急疯了。后来你猜怎么着?他死啦。就死在春华苑通出城郊那条泡着不知多少残脂粉油的渠里。听说死状还蛮悲惨的,浑身上下没一处好,身体像是水分被吸干了一样干瘪,内脏外翻,眼珠子被生生挖走,皮肤上的肉连着血丝一起腐烂,嘴微微张着,好像还有人看到了隐隐约约的一小团紫气,连森森的白骨都露出来了。哎哟真是……不说还好,一说我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嘿!那还真是死的好啊,所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那到底是哪位英雄侠义相助,为民除害啊?”

    “这个问题问得好!但我也不知道。这种死法太残忍了,现场什么踪迹都没留下。林家天天哭着喊着要向官府告状讨回公道。林夫人更是一头撞向南墙想就这么跟自己的宝贝儿子去了,众人拼命拦着才没死成。官府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却连凶手对方一条毛毛都没找着,于是现在林员外就叫嚣着要是找不出凶手就要与官府断绝往来。然而到底后续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众人听罢,不禁各自唏嘘。

    突然又有一个人问:“那妖怪之说从何而来?”

    那人道:“因为以这种死法而死的人不止一个啊!除了林员外的儿子,还有张员外的孙子,还有李员外他大舅的媳妇的侄子……起初是大户人家的年轻公子,后来发展到那些平民家的老百姓,死相惨烈,又查不出凶手,死者嘴里无一不冒着一团紫气,于是城里谣言四起,说是妖魂鬼怪来索命呢!”

    “这么恐怖!看来回去要好好叮嘱我家大宝,最近不要出门耍了……”

    “是啊是啊……”

    ……

    逍遥生饶有兴趣的听着,伸手从旁拿起一个砂质茶壶,往面前一只瓷青色流云纹杯中倒水,琥珀色的茶水顺着壶嘴汩汩而下,落到杯里悉数沉淀,泛出一层层温润的华光。

    他低头拿起杯,轻轻在唇边抿了一口,再抬眼,身前的空椅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确切来说,是多了一个姑娘。

    那姑娘皮肤白皙鼻梁高挺,一双浮着清波的桃花眼连着眼睫微微上翘,勾出摄人心魄的媚色;一头长发用金枝步摇簪斜斜挽起,鬓边两缕碎发勾勒出精致似玉雕的脸型;穿一身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9 11:45
      红夹金齐胸襦裙,绸缎丝带随着脚步飞舞,灼灼若天边红霞,张扬又艳丽。

      世间女子那么多,但若论容貌和气质,竟都好似比眼前的女子要逊色了几分。让人不由得感叹一句:此人只应天上有。

      只有逍遥生第一感觉不是这姑娘真漂亮,而是好像有点脸熟,这念头一闪而过,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那姑娘开口道,声音软糯好听:

      “公子,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没位置了。”

      逍遥生闻言,手中折扇“啪”一声打开,答道:“既有美人作陪,小生深感荣幸。请坐吧。”

      少女施施然坐下,顺口又问:“公子贵姓?”

      逍遥生对这位姑娘的不拘小节颇有好感,只是她坐下来的时候忽地察觉到了什么,心神一动,只是又很快平息:

      “免贵,在下逍遥生。姑娘呢?”

      少女道:“免贵姓胡,单名一个梨。”

      而后她又补了一句:“梨花的梨。

      逍遥生道:“胡梨?”

      少女勾唇一笑:“正是。”

      那笑容很有几分耐人寻味,似是极度愉悦,又似要克制矜持,放到这张美艳绝伦的容貌上,竟没有半分不和谐,反而恰到好处。

      四周的讨论声还在继续,少女眼睛向旁边睨了一下,眼波随即泛起涟漪,说不出的风流婉转。

      “这位公子,关于城中发生的事,你怎么看?是某些死者报应不爽呢,还是有妖怪作崇,草菅人命呢?”

      逍遥生一愣,但还是照实说了:“报应不爽是真,草菅人命也是真,即便那林员外的儿子有多十恶不赦,那也是人界的事情,若是妖族参与,势必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如果放任不管,那么这个世间要秩序何用,要王法何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9 11:46
        “人界与妖族本应硌守着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原则,近几百年在也在两界各人的努力下取得了微妙的平衡。人类犯法自有人间的法律收拾,妖族也自有内部的惩戒方式。不知是谁打破了这个平衡,本该不应如此的。”

        狐美人想这个书生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就是没一句话中听。

        “是这样吗,既然如此,倘若真的是妖怪作崇,那也理应交由妖族处理,为何人界还要插手呢?”

        逍遥生闻言一征,而后笑了起来,也不想再解释那么多,一张俏脸凑过去,在她的耳廓边道:

        “姑娘,不是人吧?”

        这次轮到狐美人愣住了。

        “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姑娘,收手吧。”

        逍遥生起身,折扇轻摇,往桌上拍下一颗碎银,扬声道:

        “这茶我请了,小二,结账!”

        ……

        待他走后,狐美人才后知后觉地眉头一跳,当场就炸了:

        “……这书生怀疑我?这书生敢怀疑本姑娘?!真是活腻歪了!信不信没弄出人命都弄出点给你看!真是……呼……气死我了。”

        她顿了顿,想起路人讨论的事情,定了定心神:

        “看来事态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我得尽快阻止才行……”

        狐美人转身,往楼下一跳,红裙金锻飘洒,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19 12:02
          跪拜11级大神...拍照留念


          收起回复
          6楼2017-03-19 12:07


            收起回复
            7楼2017-03-19 12:56
              胡梨?薇薇好脑洞!!!!完全避免了我家大美狐那写文时略显尴尬的名字!!!!!!!!


              收起回复
              8楼2017-03-19 13:03
                催更小天使我来也


                回复
                9楼2017-03-19 13:27
                  顶,大触好有幸遇见大触真是三生有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19 14:46
                    来迟了QAQ然而我还没看内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3-19 15:43
                      发一个修改版,第一章语病太多,可跳过。

                      (一)修改版

                      阳春三月,余寒未尽,细雨缠绵,氤氲的薄雾把繁华的长安城都笼罩在一片雨幕当中;长安城外,杏花几许,风过留痕,洁白而细碎的小花扑簌簌的落了一地;拂仙楼上,琴音铮铮,低回婉转的一曲不知撩动了多少人的情思;曲罢,人终作鸟散。但世间万物,依旧是一派欣欣向荣之象。

                      无心人尚且不以为意,有心人却会因此而叹息。叹万物无情,叹悲欢离合,叹沧海桑田。殊不知万物自有规律轨迹,冬去春来,昼夜更替,亘古不变。而景易情移,变的不过是人的心境罢了,又何来无情一说?

                      世间罕有无情之人,毕竟生于红尘沾染了人气便难以免俗。但也不是没有,化生寺逍遥生就是其中一个。

                      他的“无情”并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表面上的冷心冷清,而是千般鹄雁掠过而不留心,正因为不留心,所以一切人和事在他眼里都云淡风轻。他的善恶观很分明,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甚至有些过分的极端。这便造就了他对所有人都温和有礼但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疏离,遇到大奸大恶之人能毫不留情的除之而后快的性格。这其实比真正的冷漠无心更要让人感觉到畏惧,因为你猜不透他温文表皮下那真正的心思,也许上一秒还和你言笑晏晏,保不准下一秒就会对你刀剑相向。

                      逍遥生曾经杀过同门,不过是一个入了魔的同门,按理说作为昔日感情甚笃的师兄弟会犹豫下不了手也不奇怪,但他却能在他入魔的时候当机立断一击斩杀,不为七情六欲所束缚,虽然有些残忍,并且与他平日温雅的表象完全不相符,但这是参透了真正意义上的四大皆空才能做得到的事情。于是众人敬佩之余,也把他看作全化生寺最接近佛的人。

                      而此刻,这个最接近佛的人正坐在拂仙楼角落的茶桌间,听着来自周围的八卦:

                      “哎你听说了吗,最近的长安城可不太平呐。”

                      “怎么就不太平了,这人来人往的,我瞧着没什么区别啊。”

                      “嗳哟,外地来的吧?这都没听说?”

                      “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那人看看四周,而后俯下头,压低了嗓子道:

                      “最近啊,长安城出妖怪啦。”

                      “怎么说怎么说?”

                      “城南昌平街富商林员外的宝贝儿子,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怎么能不知道?林员外老来得子,宝贝他儿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事事都顺着他,有求必应,宠得这厮儿目中无人骄纵蛮横,不学无术又放浪不羁,整日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光天白日之下还敢公然调戏妇女。要不是碍于林员外跟朝廷官府有贸易往来,要卖他老爹个面子,把所有混事都压了下来,这桩桩件件的,就够他喝一壶了!”说罢犹不解恨,竟义愤填膺的把手中茶杯重重拍下,杯底的水不堪震动,哗啦一声泼洒开来。

                      “嘿你还别说,这擢发难数的厮儿还真遭报应了,前儿个呀,他失踪了一段时间,临出门前他没说要去做什么,只对家人说出去办点事儿,他老爹只当他与平常一样上哪儿混玩儿去了,就没管他,但这一走居然就没回来,一家子都急疯了。后来你猜怎么着?他死啦。就死在春华苑通出城郊那条泡着不知多少残脂粉油的渠里。听说死状还蛮悲惨的,浑身上下没一处好,身体像是水分被吸干了一样干瘪,内脏外翻,眼珠子被生生挖走,皮肤上的肉连着血丝一起腐烂,嘴微微张着,好像还有人看到了隐隐约约的一小团紫气,连森森的白骨都露出来了。哎哟真是……不说还好,一说我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嘿!那还真是死的好啊,所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到底是哪位英雄侠义相助,为民除害啊?”

                      “这个问题问得好!但我也不知道。这种死法太残忍了,现场什么踪迹都没留下。林家天天哭着喊着要向官府告状讨回公道。林夫人更是一头撞向南墙想就这么跟自己的宝贝儿子去了,众人拼命拦着才没死成。官府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却连凶手对方一条毛毛都没找着,于是现在林员外就叫嚣着要是找不出凶手就要与官府断绝往来。然而到底后续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众人听罢,不禁各自唏嘘。

                      突然又有一个人问:“那妖怪之说从何而来?”

                      那人道:“因为以这种死法而死的人不止一个啊!除了林员外的儿子,还有张员外的孙子,还有李员外他大舅的媳妇的侄子……起初是大户人家的年轻公子,后来发展到那些平民家的老百姓,死相惨烈,又查不出凶手,死者嘴里无一不冒着一团紫气,于是城里谣言四起,说是妖魂鬼怪来索命呢!”

                      “这么恐怖!看来回去要好好叮嘱我家大宝,最近不要出门耍了……”

                      “是啊是啊……”

                      ……

                      逍遥生饶有兴趣的听着,伸手从旁拿起一个砂质茶壶,往面前一只瓷青色流云纹杯中倒水,琥珀色的茶水顺着壶嘴汩汩而下,落到杯里悉数沉淀,泛出一层层温润的华光。

                      他低头拿起杯,轻轻在唇边抿了一口,再抬眼,身前的空椅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确切来说,是多了一个姑娘。

                      那姑娘皮肤白皙鼻梁高挺,一双浮着清波的桃花眼连着眼睫微微上翘,勾出摄人心魄的媚色;一头长发用金枝步摇簪斜斜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19 16:41
                        起,鬓边两缕碎发勾勒出精致似玉雕的脸型;穿一身玫红夹金齐胸襦裙,绸缎丝带随着脚步飞舞,灼灼若天边红霞,张扬又艳丽。

                        世间女子那么多,但若论容貌和气质,竟都好似比眼前的女子要逊色了几分。让人不由得感叹一句:此人只应天上有。

                        只有逍遥生第一感觉不是这姑娘真漂亮,而是好像有点脸熟。但这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那姑娘开口道,声音软糯好听:

                        “公子,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没位置了。”

                        逍遥生闻言,手中折扇“啪”一声打开,答道:“既有美人作陪,小生深感荣幸。请坐吧。”

                        少女施施然坐下,顺口又问:“公子贵姓?”

                        逍遥生对这位姑娘的不拘小节颇有好感,只是她坐下来的时候忽地察觉到了什么,心神一动,又很快平息:

                        “免贵,在下逍遥生。姑娘呢?”

                        少女道:“免贵姓胡,单名一个梨。”

                        而后她又补了一句:“梨花的梨。

                        逍遥生道:“胡梨?”

                        少女勾唇一笑:“正是。”

                        那笑容很有几分耐人寻味,似是极度愉悦,又似要克制矜持,放到这张美艳绝伦的容貌上,竟没有半分不和谐,反而恰到好处。

                        四周的讨论声还在继续,少女眼睛向旁边睨了一下,眼波随即泛起涟漪,真是说不出的风流婉转。

                        “这位公子,关于城中发生的事,你怎么看?是某些死者报应不爽呢,还是有妖怪作崇,草菅人命呢?”

                        逍遥生一愣,但还是照实说了:“报应不爽是真,草菅人命也是真,即便那林员外的儿子有多十恶不赦,那也是人界的事情,若是妖族参与,势必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如果放任不管,那么这个世间要秩序何用,要王法何用?”

                        “人界与妖族本应硌守着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原则,近几百年在也在两界各人的努力下取得了微妙的平衡。人类犯法自有人间的法律收拾,妖族也自有内部的惩戒方式。也不知是谁打破了这个平衡,识图将人界和妖族都扯入混沌中呢。”

                        狐美人想这个书生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就是没一句中听。

                        “是这样吗,既然如此,倘若真的是妖怪作崇,那也理应交由妖族处理,为何人界还要插手呢?”

                        逍遥生闻言一征,而后笑了起来,也不想再解释那么多,一张俏脸凑了过去,顺势附在她的耳边道:

                        “姑娘,不是人吧?”

                        这次轮到狐美人愣住了。

                        “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姑娘,收手吧。”

                        逍遥生起身,折扇轻摇,往桌上拍下一颗碎银,扬声道:

                        “这茶我请了,小二,结账!”

                        ……

                        待他走后,狐美人才后知后觉地眉头一跳,当场就炸了:

                        “……这书生怀疑我?这书生敢怀疑本姑娘?!真的是活腻歪了!信不信没弄出人命都拿你当试验弄出点人命给你看!真是……呼……气死我了。”

                        她顿了顿,想起路人讨论的事情,定了定心神:

                        “看来事态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我得尽快阻止才行……”

                        狐美人转身,往楼下一跳,红裙金锻飘洒,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9 16:44
                          沙发


                          收起回复
                          16楼2017-03-19 20:11
                            无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20 17:4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20 18:09
                                (二)1

                                逍遥生不远万里来到长安,确是为了调查妖怪吃人一事。而在茶楼听了几天零零碎碎的八卦后,他也渐渐的整理出一些头绪。

                                如果是人为作乱,官府却一直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倘若是妖怪作恶,传出去又会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所以既为了安抚民心,又为了解决问题,官府依旧对外声称正在调查当中,私底下却请出化生寺搜寻线索。这样朝廷在明,逍遥生在暗,如此折腾一番,不但可以防止死者家属不依不挠讨说法,又有化生寺全程兜着当盾牌。这一箭四五雕的周密计划,连他都不禁为朝廷拍手叫好。

                                只是这个“好”,在逍遥生看来,还稍微带了点讽刺。

                                假如这件事成功解决,功劳全归皇上,然后又是一片皇上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事败则是他们背锅,化生寺会给人一种明明庙里的人都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却连一只小小妖物都收拾不了的错觉,如果死人了,那也是他们自己活该,怨不了百姓,怨不了官府,更怨不了朝廷。

                                逍遥生当时听知命大师给自己解释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腹诽:泱泱大国,什么没有线索查不出凶手,都是为自己的窝囊无能找借口且拖延时间罢了。心不虚吗?

                                当然,这些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他事先跟官府打过招呼,入夜后要到林员外儿子死的地方调查。官府的人都心知逍遥生是朝廷拜托化生寺下派的了不起的人物。有多了不起不知道,但总归是惹不起的,于是便没有阻拦,由着他去查。

                                逍遥生不动声色地来到春华苑城郊外,回首望时春华苑依旧一片灯火通明,四角飞檐上的大红灯笼招摇碰撞,一如春华苑里那些凭栏挥帕卖弄风月的女子,想要引客人看她们一眼,再多看一眼。

                                夜色浓重,春华渠附近一片静寂。因为死过人,空气中飘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混合着渠里的残脂剩油,散发出一阵更为腥臭的味道,几欲令人作呕。

                                逍遥生循着四周查看,除却那阵恶臭,这里确实与往常没什么不同,也难怪那群中看不中用的官兵搜不出什么,要不是林家放话要与官府断绝往来,兼那妖物肆无忌惮弄得人心惶惶,估计这件案子只会草草收场,也不会闹的如今沸沸扬扬。

                                他又沿着春华渠的源头往回走,绕过春华苑后发现了一片树叶绿得有些黝黑以至于一眼望不到底的小树林,渠水到了这里还没有断,但一般人也不会随便到后苑来——所以是他们都误会了,他们以为春华渠的源头就在春华苑,林员外的这个败家子是在春华苑纵情声色招惹了仇家才会被杀然后顺着渠水抛尸到此的,而舆论最激烈的那几天甚至害的春华苑都没法正常营业,只是无论怎么走访,调查,把这儿里里外外几乎倒了个天翻地覆,都没有任何跟林员外他儿子有关的痕迹。虽然经过逍遥生的周旋春华苑已经可以照常揽客,各人依旧为生计奔波往来,但苑里的气氛却仍然有些微妙,只要有风吹草动,立马就又会推到风口浪尖上,春华苑还是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如此,为什么就不试着进去看一看呢?是害怕真相而欲盖弥章呢,还是另有原因呢?

                                他踏步往前,穿过树林后,发现那里是一片开阔的草地,因为三月的绵绵雨,嫩绿的新草被浸得松软。而渠水的源头正是这片草地,通往地面后的山坡。

                                逍遥生只往上看了一眼,心里瞬间就原谅了官府里那一群饭桶。

                                因为山上有结界,并且一般人发现不了。

                                法力不高的人,也破不了这个结界

                                真是一个狡猾的凶手。

                                他正思忖着要不要把结界破了上山去,也衡量着自己有没有本事把这个结界破掉。却在思考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背后的巨大威压。

                                他回头,是今日茶楼里那个自称“胡梨”的姑娘,眉眼精致,举手投足间媚色四溢,依旧是那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她就站在夜色里,被无边的空气包围,只是红裙似灼,裙带迎着夜风猎猎飞舞,那夺目的火焰般的颜色似乎连着周遭的景致都要燃烧起来。

                                再一次相遇,逍遥生心里对这个姑娘的熟悉感又浓烈了几分,他总感觉自己应当认识她。甚至于她只是静静站在那儿,也给他这样一种错觉:她一直在等待,只要他一出现,她便奋不顾身地踏破经年的辽阔天地,敲碎时光的重重厚墙,然后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并且一点都不显得沧桑——反而让自己那因为踏入佛门而早已化成一潭死水的记忆,又重新变得鲜活起来。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明明只是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

                                大概真的只是错觉罢了。这个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

                                狐美人觉得眼前这个白衣翩翩的俊美少年看她的眼神竟无比柔和。但他又不像是仅仅在看她,而是透过她看到某些更深、更远的东西,似乎充满了对某种早已泛黄不堪的事物的怀念

                                对立良久,她还未说话,便只听他先开口道:

                                “姑娘,你长的好像我的一位故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21 19:54
                                  想了想还是艾特一下亲友好了。@小艾and玖灵 @巷雨未终 @雨夜惊客 @会哭的蔷薇 @骞城pp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21 19:56
                                    一瞅自己的逍狐…算了我还是洗洗睡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03-21 20:05
                                      第一次见面就怀疑人家是凶手。
                                      第二次见面就跟人家说你的脸有点大众。
                                      真是一出好戏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21 20:33
                                        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21 20:41
                                          顶w


                                          收起回复
                                          26楼2017-03-21 20:56
                                            触得我泪流满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21 21:10
                                              看我一箭四五雕!!!!!!!加油更!!!!!!!别放弃!!!!!向前冲!!!


                                              收起回复
                                              28楼2017-03-21 23:12
                                                啊!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么棒的逍狐!文笔好棒!本来以为这个短篇是一次性扔出来的,结果看到一半断了老难受了!薇薇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22 12:42
                                                  哦?开始写新文了?加油哈
                                                  等我有空详细阅读 哈


                                                  收起回复
                                                  30楼2017-03-22 16:36
                                                    Up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23 12:1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3-23 17:11
                                                        半夜的催更


                                                        回复
                                                        35楼2017-03-24 00:24
                                                          回归的催更+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3-24 19:16
                                                            楼楼↖(^ω^)↗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3-24 20:42